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5-3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遂宁市 >> 李世贤,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遂宁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3-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0-13:
四川省遂宁市88岁李世贤叙述遭迫害事实

按:八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李世贤老人,退休前是四川甘孜州炉霍县养路段的一名工人,他的妻子向昌素今年七十五岁,是遂宁市船山区龙坪乡的一位朴实的农民。夫妇俩为了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遭到当地中共人员的绑架、抄家、关押、强送洗脑班、勒索和脚踢,无理的迫害给这对老人的身心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以下是李世贤老人自述遭迫害经历:

学法炼功疾病消

我叫李世贤,年轻时就患上了浅表性胃炎、关节炎及风湿病。尤其是胃炎发作时剧痛难忍,走路都不敢走重了,感到胃从里到外都是冰凉的,若遇上一点儿风,好象风都会穿透胃似的。无奈,我只好用鸭绒捂到胃部,才稍稍感到有点暖意,长年累月被病痛折磨,感到生不如死。妻子向昌素也是一个身患重病的人,四十六岁患了黄疸性肝炎,后又得了胃下垂及严重的妇科病,致使她全身乏力,做什么事都没有劲,一天到晚无精打采,只想卧床休息。

我们夫妇一日三餐都得服用中、西药,常年没间断,煎熬时满屋子都充满了呛人的药味,倒掉的药渣滓都得用秤秤,我那时每月只有一百多元的工资,真是入不敷出啊!

一九九六年冬月十二日,经友人介绍我开始炼法轮功。炼了一个星期后,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都奇迹般的全愈了!现在已修炼二十多年了,既没有服过一次药,也没有找单位报过一分钱的医药费。现在近九十岁的人了,人家说我象七十多岁的人。我走哪里都喜欢骑自行车,而且眼不花、耳不聋、反应敏捷,走路健步如飞,很多比我年轻的人都比不上我。

妻子修炼大法不到两个月,身体也发生了可喜的变化,所有的症状都不药而愈了,从此无病一身轻,家里家外一把手,身心愉快。

如果不是遇到这么伟大、慈悲的师父对我们的救度,我和老伴早已不在人世了,我们发自内心诚挚感谢李洪志师父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

上访遭绑架、拘留、抢现金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三日,我与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坐火车到北京去上访,下午五点多钟到了天安门,遭到了北京警察的绑架,然后他们用一辆大客车将我与来自各地的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送到北京郊区平昌县拘留所。那里的警察不准法轮功学员炼功,其中有几个学员不配合开始炼功,警察就动手打人。我当时对大伙儿说:“大家都炼,看他打哪个?!”结果大家齐心协力,警察一看这阵式也就不管了。

隔了不久,警察就把我们一个个叫进办公室去登记,讯问姓名、住址,为什么要到北京?问到我时就坦然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好的,我们没有反对政府,我们身体都炼好了。希望政府让我们炼。” 警察说:“政府不准炼,就不能炼。”

我们在那里被关押了一夜,第二天就被遂宁驻京办的刘兰和一个杨姓警察、陈姓警察劫到驻京办关押了三天,之后他们将遂宁去上访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当地。期间我随身携带的八百九十元现金也被龙坪乡副书记王玉林(音)给抢走了。

一月二十七日,我被非法关押到吴家弯看守所,遭到治安拘留十五天。强送洗脑班遭辱骂、淋雨、脚踢、饿饭、罚巨款。

从看守所回家不久,我又被涪江村村书记黄勇(三十多岁)、南强镇综治办李姓男子绑架到龙坪洗脑班关押三十五天。期间,因我和其他学员炼功,遭到了南强派出所所长的辱骂:“你们去偷几个鸭,捉几个鸡,捉几个鹅,×××管你!你要去炼法轮功,整得我们过不好日子,奖金什么都没有了!”

接着打手吴金平(音)把我们拉到坝子里去淋雨,我抗议道:“我们犯了哪条法?要把我们拉出来淋雨?” 吴金平一听我不服,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抬起腿对着我的胸口一脚猛踢过来,将我踢出四、五米远,当时我痛的半天都缓不过气来。

洗脑班一共关押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里面的伙食极差,这么多人每顿就煮了半斤米,全都是一锅清水,根本吃不饱饭。后来据知情人讲,是洗脑班的人不准煮那么多,故意饿我们。

后来洗脑班的人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就放人,我没配合,最后他们只好叫我儿子代写。

三月二十三日,他们逼我儿子交罚款八千元、生活费一百八十元后才同意放人,临走时还威胁我回去后不准去上访、不准炼功。

再遭绑架拘留、灌食

二零零五年五月,村书记黄勇叫我和老伴去乡里开会,在那里我们夫妇遭到了有关人员的非法讯问,问我们还在炼功没有?我答道:“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那人一听就恶狠狠地说:“给我弄到灵泉寺(看守所)去,关你一个月,你在里面去炼嘛!”随后我和老伴被非法关押到灵泉寺看守所。

在里面我绝食十二天,以此抗议中共对我的这种无理迫害,狱警指使牢头周林通(音)和另一个在押人员按住我的手、脚,往我鼻子里强行插塑料管灌米汤。尤其插管时,只觉得胃里象翻江倒海一般,返胃难受,我被强行灌食两次,遭非法关押一个月。

被抄家、关戒毒所

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我和老伴正在家中看宝书《转法轮》,乡里吴吉(音)、唐胜明等七、八个人突然闯入我家,吴吉大声说道:“你们还在看书?”只见这伙人进屋后就开始肆无忌惮的翻箱倒柜找东西,他们抢走了我们的所有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明慧周刊》、录音机、mp3等一大口袋私人物品。之后又将我绑架到北门戒毒所,非法关押四十二天。

期间,里面的人不准我炼功,乡里还指派包夹唐胜明和邓某轮流看守我,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离左右,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准我迈出大门半步。

有天晚上,我正在席地打坐炼功,被邓某发现了,他将我从地上抱起来重重的扔到床上。

遭骚扰、偷拍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富源路派出所的副所长杨林带着一个警察与龙坪街道办涪江社区的网格员张佳到我家骚扰,在我与杨所长谈话时,遭到张佳对我们夫妇的偷拍,警察在面对百姓被侵犯人权的事实面前,竟然视若无睹,可见这些所谓的“执法者”与社区人员都是沆瀣一气的。

老伴向昌素遭到的迫害

因老伴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去北京上访,被当地相关人员知道了,当时邪党部门纠集了南强镇、龙坪乡等三十多个人闯进我家,问我知不知道老伴去北京上访的事?我说不知道。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人员对我们非法抄家,然后又将我和老伴绑架到龙坪乡洗脑班关押三十多天,由于我没有配合转化,他们又把我劫持到南强镇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因为没给他们钱,他们就逼我骂师父,才让吃饭。我坚决不骂,因为我师父教我做好人,是最正、最伟大、最慈悲的,有什么错?

自从我与老伴遭绑架后,家中孙女无人照顾(因儿、媳都在外打工),我请求他们放我回家,但遭到拒绝,最后逼老伴交了一千元保证金、勒索了五百一十元生活费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二日,南强镇派出所将我和老伴绑架到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逼交生活费一百二十元。

另外,乡里的康加亮、翟昌彪和村书记黄勇还经常晚上带人到我住处多次抄家,搞得村子鸡犬不宁、村民怨声载道,给百姓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九年里,我和老伴所遭受的迫害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中国大陆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遭受当局的迫害还没有完全曝光出来。希望大陆所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看清形势,中共以血腥、谎言和暴力建立的大厦已经摇摇欲坠。中共气数已尽,天灭中共已成定局,上天对其清算指日可待,你是它的一份子,不危险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3/四川省遂宁市88岁李世贤叙述遭迫害事实-375719.html

2010-08-30: 遂宁市法轮功学员李世贤、李庭芳夫妇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李世贤,男,72岁,老伴李庭芳,于8月18日下午被龙坪镇派出所刘所长带领龙坪镇各村村长和二派人员闯入家中绑架,并抄家。抄走刚买回家的影碟机2台,真相光盘和大法书籍。8月25日李世贤的同乡(也是法轮功学员)陈福普也被绑架。现李世贤被非法关押在遂宁市收教所,李庭芳被非法关押在遂宁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30/229002.html#10829235750-14

2010-08-22: 遂宁市龙坪镇法轮功学员李世贤、李庭芳被绑架

遂宁市法轮功学员李世贤、李庭芳于八月十八日从家里被绑架,当时抄家,抄走不少大法书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28635.html

2005-03-07: 四川遂宁射洪610办公室周渊与恶警谢胜等开着警车于2005年2月1日在大街上将大法弟子李世贤(女,45岁)和任群(女,30岁)绑架并抄家。

2005-03-07: 四川遂宁市两位老人自述遭受的迫害 文/李世贤、向昌素

我俩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家住四川省遂宁市。未得法前两人都是药罐子,我有严重胃炎、痔疮、头痛等多种疾病;老伴1972年得肝炎一直未好,后来又是得胃下垂、妇科病,我家是有名的药罐罐家庭,吃药比吃饭还重要。我们也曾经多方求医问药,也都无效;求神佛也不好使,反正是病魔缠身。

96年喜得大法,李老师给我们净化了身体,我俩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了,走路一身轻,那种舒服感无法言表。

99年7.20后不准修炼法轮功,我们炼功人都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很多功友就到北京上访。我也是为了说句心里话才到了北京的。

2000年2月4日晚上天安门广场炼功人很多,抓了一批又一批。当时就把我们关到昌平看守所冻了一天一夜,5号就押送到遂宁驻京办关押6天,后由四川省遂宁市南强镇龙坪党委正副书记王玉林、徐敏(已遭报,被山石打死)押到南强派出所冻了两天两夜。数九寒天,家里送来的棉絮都不给盖。后又被押到吴家湾看守所关了十七天,后由村社层层担保接回来看管。农历正月初三,南强派出所二十九人来抄了我家。我的电视机、收录机、VCD、蒲团、亲家的摩托车都抢走了。当时只有老伴带三个孙女在家。

当年3月初,由村长黄勇、贺平押我到龙坪转化班进行迫害。我们善意的给他们讲,我们老师教我们做好人,你们真是好坏不分。恶人说,你们去偷几个鸡、偷几个鸭,没人管你们呀!我们被关的有二十多人,他们每顿就只给煮一斤米的米汤喝,饿了我们几天。那些打手每天喝酒喝得醉醺醺的,李祥、贺平、吴金平、周桂松、康加亮、翟昌彪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提出去审问:还炼不炼?我们都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他们就拳打脚踢,杨思珍年轻,法学得好,讲得出来法理,她就被打得遍体鳞伤,把下巴打得错了位。二十多个功友都不同程度遭到拳打脚踢。我被吴金平抓出去打耳光,被他一脚踢出去两米多远,还找黑社会上的肖六娃来打我,强行转化我。他们还逼我儿子交八千元罚款、180元生活费才放人。

在北京收去我890元,是王玉林签字收的,2001年1月22日,康加亮、翟昌彪带着七、八个人又非法抄我家。他们找到一本《转法轮》,老伴说是她的,就把老伴绑架到龙坪转化站关押一个多月,逼交了630元生活费,1000元保证金,还强迫说不炼了才放人。

2002年4月底又叫去问,因我们说还炼!又把我们老两口押到灵泉寺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家里还有一个6岁孙女无人看管,还逼交500元生活费才放我们回家。在关押期间,上告无门,我绝食12天。回家后我们经常受到骚扰,多次来人非法抄家。

2004年9月22日晚9点过后有人敲门,小孙女开了门,由村长黄勇带六、七人到家乱翻一通。这些不法分子还在为非作歹。我们今后要坚决抵制,用我们公民权利投诉他们!

那些强迫我们说的错话、写的保证书和签字一律作废!做好我们该做的三件事。

遂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20-04-30: 嘉禾派出所:电话:0825—2311362 邮编:629000
地址:滨江北路865井
正所长:邓选宾 137 7872 2778
副所长:银瑞义 13882570345 --2310396
副所长:向 俊 13458156962
警察:
严俊峰:15882500981邹家宇:15982500630胡倩:13882558199谢蒂:15982573335魏云甫:13508213583奉光国:13882598002刘平:13002830038
文安强:13568701152熊雅鹭:13909061355胡宇:13982588858肖敏 :18282571806范泳志:15196912388王利刚:13982578511张宇:18096326028
杨运忠:13808262008杨建生:18982807853方朝 :15082539010
何灏霖 :15982528822刘梁:18728532584钟钊 :13982562070
张裕尧 :18782594932王鲜凯 :13440001300杨鹏 :15882526331

2020-04-30: 遂宁市南津路派出所(原天宫路派出所)
所 长:何长兵
副所长:王旭
副所长:谭龙 警号:036572 手机:13518368589
副所长:蒋兵 警号:036466
指导员:刘雪松
警察:陈勇 警号:102170
警察:但平、女警号:082387 电话:08252623782 、手机:13458166937
警察:蒲雪睛 警号:102087
警察:张 静 警号:102987
警察:李 欣 警号:
辅警:唐 艳 警号:100123 手机:13882508825
电话:0825—2623728
南津路执法大队举报电话:0825---8888525、2623782
地址:遂宁市开善东路101号
邮政编码:629000

2020-04-15: 安居区横山镇红花村:
陈小陈 村主任 电话:1788319168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