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2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德阳 什邡市(什方县) >> 林世华, 男, 7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什邡市
个人近况: 2018年4月4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3-0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227(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陆胜会 林世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6-15:四川德阳市什邡市林世华含冤离世
四川省德阳市什邡市法轮功学员林世华,被非法劳教、关洗脑班、看守所、拘留所、非法拘传、监视居住,被迫流离失所,直到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晚十点左右,七十岁的他还被骚扰、监控,被劫持一天,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含冤离世。

林世华是一九九七年三月经朋友夏品华(已被邪党迫害致死)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炼功前,他身患多种疾病:经常头痛、严重的高血压、皮气暴躁、好与别人争斗。修炼法轮功后,他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升华自己的思想和道德,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他改掉了当常人时的很多不良习惯和陋习,人也逐渐变的善良、宽容了。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电视台开始疯狂污蔑、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后,林世华的家就无一日安宁的日子。

夫妻俩多次被非法关押,儿子被迫辍学、老母亲含冤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林世华走在什邡万安桥头,被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她妻子卢胜会为了师父和大法的清白,上北京去向政府证实大法是被冤枉的,被北京警察绑架后劫持回什邡,二零零一年一月五号非法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什邡市“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超越于公、检、法、司的非法组织)在马井镇(大碑村)办的非法洗脑班。

当时家中九十多岁的母亲眼见儿子、媳妇无辜被抓、坐牢,惊吓过度,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正月初二)不幸含冤离世。林世华找到国保大队要他们放妻子回家办丧事,他们不放人,林当时气急了就说:不放人我就把我母亲的尸体抬到县委门上去,让大家来看一看,国保大队怕把事情闹大了,那天晚上派罗镇长到他家来看老母是否离世,随后才把他妻子放回来。

丧事办完不久,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妻子又被他们绑架到什邡市马井洗脑班迫害。没过多久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又把林世华绑架,同时抄了家,随后把林世华劫持到什邡市看守所关押。

当时林世华十几岁的儿子上学、吃饭都成问题。林世华本来是买、卖水果维生,进在家里的水果没人卖,全部烂了。由于这一次的迫害,使林世华儿子没有办法再读书,十几岁的他流落街头。别人看到他儿子可怜,给了他一点米,叫他回家煮点饭吃。由于儿子小,差点引发火灾,救火车都到了场。

在这惨不忍睹的情况下,街坊邻居和一些善良的人就向国保大队的人说:“这样不行,要是真的引发火灾,我们都得遭殃。那时谁承担这个责任。”他们才把林的妻子卢胜会从洗脑班放回来。

非法劳教

林世华老母被吓死、儿子被迫辍学、妻子被关洗脑班,他本人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接下来,不法警察以“故意扰乱社会罪”构陷,上边不批;他们又以“参加法轮功、会道门罪上报”上边还是不批;改成“防害公务罪”上报上边还是不批。最后总计关了他六个月,什么罪名都扣不上,才把他释放。

刚走出看守所,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马祥云和周汉顺、叶祥伟他们又把他绑架到拘留所,多次威胁他说:“别人某某举报你,还有某某检举你”然而在他家里找到了两张法轮功的传单。就这样他们在什么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非法劳教他两年半。

在看守所期间林世华病了,马祥云说:“死不了,不给医。”马祥云等把他劫持到绵阳市臭名昭著的新华劳教所,这时他已病的很严重了,送他的警察说他装病,并且威胁说,如果你装病,看我怎么收拾你。劳教所经过体检,以身体不合格拒收。国保大队的马祥云找到劳教所的有关人员说:“他是装病,这个人在什邡影响大,无论如何都要收下。”劳教所免强把他收下。

就在到劳教所的当天晚上,林世华的病情加重,劳教所的警察把他弄到劳教所医院,经过劳教所医院再次检查,医院检查的结果:“病情特别严重不能收”。第二天又把他弄到绵阳市人民医院、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等几家大医院检查,都说他血压太高,引起轻微脑血栓症状。还有其他的病。三天后劳教所只好让他回家治病。

回家后林世华加紧学法炼功,只几天时间,就恢复了健康。国保大队马祥云见他又可以卖水果了,他的心里很是不安,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四号又把他劫持到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林世华以前的病症更为严重了,这一次是找人把他背进劳教所医院的。人算入监队的,后来又被转到三大队(也叫严管队,专门迫害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际人在医院,医生说他的血压太高(190/230mmHg),叫他行走都要缓,绝对不能摔跤,还有脑血栓,并找来两个劳教人员护理(实为包夹)。经一段时间的医治,血压还是居高不下,主治医生说:我什么药都给你用了,你的血压怎么就不下来。林世华告诉他说:“只要我炼功,血压就会正常。”医生不信,林世华说:你把那个护理调走(指不准他说法轮功的那个人),今晚我炼功,明天血压就下来。医生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叫走了那个包夹,晚上他就炼了功。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医生来查血压,他的血压基本正常了,医生无话可说,亲眼见证了修炼法轮功的神奇。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二日医生为他办了保外就医。

持续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有可靠消息告诉他,国保大队又要抓他,林世华被迫流离失所,到彭州市利春镇卖水果维持生活。后来又把他爱人卢胜会叫去和他一起卖水果维持生活,后被该镇派出所迫害。三月十二晚,恶警把他和妻子锁在一个套房内,妻子被锁在里屋,他被用手铐锁在外屋的铁窗子的圆条上。十三号早晨大约四点左右,他正念走脱。什邡市国保大队找到他儿子问到了他的电话,打电活告诉他:“你有胆量你就回来,我们好好谈一谈,不然的话我就把你妻子送楠木寺劳教。”林世华回家了,找到国保大队刘教导员谈了他家里的实际情况,他本人的身体情况,后来他们又把他妻子非法劳教一年改为劳动教养所外执行。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什邡市“610”、方亭镇罗代富(镇长)、综治办主任陈超等人把林世华绑架到德阳东湖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之前,国保大队和方亭镇综治办陈超以及城东派出所的片警杨某等人把林世华强行按到车上,被绑架到广汉市和兴镇所谓“法制教育学校”(德阳市“610”非法办的强制洗脑班,实为非法关押、残害善良人的黒监狱)迫害。当时他病得很严重,洗脑班的人看他病得不轻,不愿意收。什邡市“610”的一个女的说:“他是装的,不要管那么多,把他弄上去关起来再说,把他关到楼上一间屋里。”。当天晚上十二点左右,他出现了严重的病状,呼吸很困难,他们看实在不行了,怕出人命,才打120把他送到广汉市人民医院,经医院抢救,次日上午十点过才脱离危险,后经检查,医生说他有心肿大、高血压、肺气肿、严重的支气管炎。洗脑班怕他死在那里,他们要承担责任,第二天下午通知什邡市综治办的人员把他从医院接出来,综治办的人员把他丢在他所住的小区门口,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晚十点左右,有两个穿制服警察和几个便衣大约七、八人敲林世华的门。林世华问他们:“干啥子的?”警察说:“你开门我们说两句话就走,问个问题。”林世华说:“有啥事明天来。”他们说:“不行!开门!”接下就是打门踢门,林世华说:“你把姓名警号报给我,核实了就开门。”有一个警察说:“我姓杨,认识你。”林世华说:“我炼法轮功,做一个好人,犯了啥子罪了。”一个警察说:“是×教”。林世华说:“是哪个法律、哪一条、哪一款写的?”他们不答话了。林世华又说:“江泽民都垮杆了,你们还死抱住不放。”居委会主任又来喊开门,林世华也不开。他们下楼去了,在居委会办公室内守了一夜。(办公室离林的住处很近)

次日(十五日)上午,林世华开三轮车出去了(他是搞客运的),出门就拉了一个学生上学。跟踪他的人喊了一个三轮车,同时喊来了几个警车把林世华劫持回小区居委会办公室,派了四个便衣把林世华守着,直到下午六点才放人。

一个近似于五毒具全的人,在大法慈悲的教化下,改掉了很多恶习,学会了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却遭到了政府多次非法关押、各种迫害,直至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5/四川德阳市什邡市林世华含冤离世-369829.html

2017-10-03: 四川什邡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堵截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晚,四川什邡市公安局出动大量的特警、警察汇同各镇派出所警察、社区干部、村干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抓捕、抄家、堵截,当晚带走八人,十五日又带走两人,堵在家中十五人,非法对九位法轮功学员抄家抢劫(抢走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法像,真相资料,炼功用点播机等等),共有二十八人直接受害。

......九月十四日晚十点左右,有两个穿制服警察和便衣大约七、八人敲法轮功学员林世华的门,林世华问他们:“干啥子的?”警察说:“你开门我们说两句话就走,问个问题。”林世华说:“有啥事明天来。”他们说:“不行!开门!”接下就是打门踢门,林世华说:“你把姓名警号报给我,核实了就开门。”有一个警察说:“我姓杨,认识你。”林世华说:“我炼法轮功,做一个好人,犯了啥子罪了?”一个警察说:“是X教。”林世华说:“是哪个法律、哪一条、哪一款写的?”他们不答话了。林世华又说:“江泽民都垮了,你们还死抱住不放” 。居委会主任又来喊开门,林世华也不开。他们下楼去了,在居委会办公室内守了一夜。(办公室离林的住处很近)

十五日上午,林世华开三轮车出去了(他是搞客走的),出门就拉了一个学生上学,那些警察喊了一个三轮车跟踪,同时喊来了几辆警车把林世华劫持回小区居委会办公室,派了四个便衣把林世华守着,直到下午六点才撤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3/四川什邡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堵截-354748.html

2011-05-28: 四川什邡大法弟子林世华被迫害事实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二日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前我有很多不良习惯。修炼后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我改掉了这些当常人时的陋习,想从新做一个真正的善良人。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泽民出于对大法师父和大法的妒忌,利用巴结哄骗得到的权力,在全国掀起了一场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我作为大法弟子一员,也成了我市邪党人员的迫害对象。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某一天我走在什邡万安桥头,被城关派出所一警察叫住,要我回家谈一下,我问谈什么。他不说,当时他和我争吵起来,由于在街上争吵,招来路人围观,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不违法,与你无关,围观的群众中有一年轻人就说了一句:“他不就是炼法轮功嘛,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警察见有人为我说话,当即恼羞成怒,打手机叫来一辆警车,从车内下来几个警察。把那年轻人连推带打弄上警车带走了(后来听说那年轻人有点来头,第二天给人家赔礼道歉请回家)。大约过了几天,什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教导员马国祥(此人仇视大法,先后把二十多个大法弟子绑架送去劳教、拘留、洗脑班迫害。在二零零二年遭报应,车祸丧命。他们几个人开车外出与拉钢筋的车相撞,其于人员轻伤,而马国祥被钢筋穿入大脑,立即送什邡人民医院抢救,刚上手术台,没有电了,后查出电源保险故障,真是上天有眼,在他死前难受极了,喊天叫地的也无济于事)、周汉顺、叶祥伟等几人到我家,绑架我,并非法拘留我十五天,同时非法抄了我的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妻子(同修)上北京去证实法,被警察绑架回什邡,非法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后我去看守所接人,看守所说人昨天就被国保大队接走了,我到国保大队,他们说送“学习班”(洗脑班)了,我又来到洗脑班要人,他们不准见,我只说了一句“炼法轮功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就被洗脑班的一群打手连推带打的赶了出来。我九十多岁的母亲眼见儿子、媳妇无辜被抓、坐牢,惊吓过度,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正月初二)不幸离世。当时我妻子被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在什邡市马井洗脑班,我找到国保大队要他们放我妻子回家办丧事。他们不放人,我当时气急了,就说∶不放人我就把我母亲的尸体抬到县委门上去,让大家来看一看,国保大队怕把事情闹大了,派人到我家看老母是否离世,随后才把我妻子放回来。我们把丧事办完不久,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三日,我妻子又被他们绑架到什邡市马井洗脑班迫害。没过几天又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老母刚谢世,本已很悲伤的心,又把妻子绑架了,现在我又被绑架,我十几岁的儿子到哪去吃饭,怎么上学,看到眼前的这一切,真是欲哭无泪,苦不堪言。我四天四夜水米未沾,昼思夜想,也想不出一个道理来。当今社会怎么做好人就要被迫害。修炼前做恶人反而自在,就在我极度痛苦的时候,我想到师父教我按真、善、忍做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没有错,学法轮功没有错,是邪党迫害我们错了。接下来邪恶非法逮捕、起诉。三个月后因邪恶拿不出任何有法律效应的法律条款,只好将我妻子无罪释放。

刚办完妻子无罪释放的手续,他们又把我抓进拘留所,并非法劳教我两年六个月。送到劳教所时,我出现较重的病业症状,送我的警察说我装病,并且威胁说,如果你装病,看我怎么收拾你。劳教所经过体检,以身体不合格拒收。送我的国保人员找到劳教所的有关人员,用尽各种方法把我送进劳教所,经过劳教所医院、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等几家大医院检查,都说我血压太高,引起轻微脑血栓症状。还有其他的病。三天后劳教所只好让我回家治病。

回家后因为要生活,我又开始卖水果,国保大队见我可以工作了,半个月后他们又把我劫持到劳教所。到了劳教所,以前的病症更为严重了,这一次是找人把我背进劳教所医院的。人算入监队的,后来又被转到三大队(也叫特管队,专门迫害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实际人在医院,主治医生说我的血压太高(190/230mmHg),要我行走都要缓,绝对不能摔跤,还有脑血栓,并找来两个劳教人员护理(实为包夹)。我适时的给包夹讲学法轮功没错,其中一个不反对,另一个被邪党毒害较深的,不准我说,他要争表现。经一段时间的医治,我的血压还是居高不下,主治医生说:我什么药都给你用了,连进口的都用了,你的血压怎么就不下来。我说:“只要我炼功,血压就会正常。”医生不信,我说你把那个护理调走(指不准我说法轮功的那个人)今晚我炼功,明天血压就下来。医生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叫走了那个包夹,晚上我也炼了功。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医生来查血压,我的血压基本正常了,医生无话可说,亲眼见证了修炼法轮功的神奇。随后医生为我办了保外就医。我再次体验到了师父的呵护。

二零零三年有可靠消息告诉我,国保大队又要抓我,我就弃家流离失所,到彭州市利春镇卖水果维持生活。后被该镇派出所迫害。三月十二晚,恶警把我和我妻子锁在一个套房内,妻子被锁在里屋,我被用手铐锁在外屋的铁窗子的圆条上。当时我只有一念,我要出去,要通知同修,以免再受损失。十三号早晨大约四点左右,我在窗子上摸到一棵很大的铁钉子, 我用铁钉子拨手铐,连锁孔都放不进,在我左翻右弄的时候,手铐就开了。两个看守我们的警察各端一个沙发横挡在门前睡,睡得很沉,我从他俩身边翻出去,从厕所翻出去上了隔壁农民的房子,爬上三楼顶上,当时下起了小雨,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当时也没什么怕的,心里想着要走脱,就从上跳了下去。走脱。第二天什邡市国保大队来人要绑架我回去迫害(后来听说的),利春镇派出所的人不敢说实话,就谎说我趁乱跑了。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什邡市“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超越于公、检、法、司的非法组织)把我绑架到德阳东湖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八年,迎奥运,国保大队把我绑架到广汉市和兴洗脑班迫害(德阳市”六一零”办的洗脑班)。绑架进去的第一个晚上,我出现了严重的病状,呼吸很困难。经医院抢救,才脱离危险,后经检查,医生说我有心肿大、高血压、肺气肿、严重的支气管炎。洗脑班怕我死在那里,他们要承担责任,第二天下午通知什邡市综治办的人员把我从医院接出来,综治办的人员把我丢在我所住的小区门口,他们就走了。

上述事实,充份体现了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的残酷,我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从我的痛苦经历中看穿邪党的伪善,了解邪党的本质,顺应历史的潮流,极早脱离邪党的一切组织,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8/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5月28日发表)-241469.html

2008-08-08: 德阳什邡市法轮功学员林世华被城东派出所恶警绑架

2008年7月底,四川德阳什邡市城东派出所警察杨兵(音)徐超(音)等伙同小区两保安、在光天化日下把正在做小生意的法轮功学员林世华绑架至广汉禾兴洗脑班,公安称是因为要开奥运了。

当晚林世华出现心脏衰竭症状,恶人怕承担医药费和怕出人命才第二天将林世华送回家、但仍然派居委会的人在家监视。

林世华,男,50多岁,97年开始修大法,各种疾病痊愈、道德回升、正正派派做好人、因坚持信仰,99年以来,林世华被邪党人员多次绑架关押迫害,曾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被迫害得保外就医。其妻子陆胜会也曾被关押洗脑班迫害。

据说这次什邡恶警绑架了三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8/183619.html

2001-09-11: 目前,被关在此的大法弟子绝大多数都非常坚定,曾绝食表示对邪恶的抗议。态度强硬者会被关禁闭,直至送劳教所。在德阳市还有一些地方关押大法弟子,邪恶更甚,详情不知,请知情者揭露。

另:还了解到什邡地区有部分被非法关押和劳教的弟子:他们是:
陈维义 林世华(关押于什邡市看守所,逮捕罪名:妨碍国家法律实施)
陈文琼(劳教,已获释,被监视居住)
陈玉琼 (劳教,被保外就医)
曾小成 陈碧 (夫妻)(劳教)
李维清 (劳教)
刁开云 (劳教)
吴世翠 (劳教,其丈夫被“某些人”诱劝已和其离婚)
刘XX (劳教,其丈夫被“某些人”诱劝已和其离婚)

德阳 什邡市(什方县)联系资料(区号: 838)

2018-07-12: 什邡市政法委、法院、检察院、公安局、什邡市拘留所、什邡市看守所、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金堂监狱部份信息:

政法委(市委维稳办、市委防邪办、市综治办)0838-8204184(办、传)8208270(值班)
职 务 姓名 办公电话 移动电话 住宅电话
书记 刘光乐 8215949 13908105880 18608105880
副书记 何渝 8199666 13908108678 8261266
防邪办主任 刘兴全 8220610 13908105448 8261255
市综治办主任 严朝国 8102656 13980114378
防邪办副主任 黄朝勇 8220610 13909025007 8201226
综治办副主任 谭丽亚 8108686 13990209190
市法院:8109056、8109057 (办)8109077 (传真)8109056(值班)8109059(夜班)
职 务 姓名 办公电话 移动电话 住宅电话
党组书记院长 陈红 8109051 13980100038 8261716
副院长 郭伟 8109053 13808105787 8266036
副院长 罗亚军 8109052 13981025618 8266028
副院长(主管迫害法轮功) 毛仕荣 8109054 13508006676 8268987
执行局局长 代强 8102292 13608105610 8266056
政治处主任 谭本葵 8109058 13990257773 8262181
纪检组长 张磊 8109057 13881091817
审判专职委员 郑巧 8109076 13700915271 8266239
审判专职委员 王大顺 8109065 13981064833 8266006
刑事审判庭庭长:李开鲜;法官:刘激光;书记员:闵汉中、办公8109060
市检察院:8261857 (办、传真) 8261966(办、值班)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