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攀枝花市 >> 朱忠富(朱宗富), 男, 6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7-10: 云南楚雄市朱忠富遭受的迫害
云南楚雄市法轮功学员朱忠富,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从云南第一监狱回到家中。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朱忠富开车到楚雄州大姚县七街赶集,一年轻人向他要了一张神韵光碟,那人看看光碟就要他到派出所。没想到警察在楚雄他家门外蹲坑,又绑架了去他家的那两名同修。

朱忠富被绑架到了七街派出所,被强行照相、体检等,他的手脚都被铐在铁椅上,被审问到晚上十一点。因他不配合,又被送到大姚金碧派出所,手脚铐在铁椅上审讯,直到第二天早上。又因不配合就强行到医院体检送看守所。看守所早已做好了准备,凶恶的五名武警给他换上囚服,又被剃了光头,进了二监室。

那天天气很冷,几名犯人事先准备好了,要强制朱忠富洗冷水澡,其中一名一盆冷水猛力泼向他的脸,他用手去抹水的时候,其他人就用脚猛力踢他,他疼痛难忍蹲了下去,气都喘不过来,右肋骨被踢断了,晚上睡觉疼痛难忍,一直到了五个月后才缓解了疼痛。几个月来,一直被他们辱骂,还骂大法、骂师父等。监视器、窃听器都有,警察能看到、听到,但无人管。九月份,又被绑架到南华县看守所,因第一次体检时他尽力抗争没抽到血样,体检表上这一栏是空白,不收。只好又返回大姚。国保警察和看守警察直接送大姚平安医院,戴着脚镣和手铐,五名特警把他按在床上强行抽血,导致过后左手抬不起来,二年以后才恢复正常。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早,朱忠富戴着脚镣手铐到楚雄州中级法院被非法开庭。法庭上他强调自己的律师和亲人没到不配合开庭,并几次指出法庭没有做到公开、公平、公正原则,应立即停止庭审,并释放非法扣押的法轮功学员。可审判长等根本不理睬,继续开庭。庭审结束时,审判长问他还有什么要说的?他说:你们这是在开黑庭!并要求重新庭审。

律师到二审法院交了相关手续,还未来得及交辩护材料,法院就不顾一切,对一审的一切违法现象熟视无睹,竟然也不顾法律程规,在律师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并在家属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匆忙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把朱忠富送云南第一监狱,车子没收后被拍卖。

在监狱,恶警潘林高等对他的迫害明里暗里都很邪恶,每天有六个包夹,简直就是牢中之牢,五个月才准出来放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0/云南楚雄市朱忠富遭受的迫害-350901.html

2015-10-26: 朱忠富妻子要求警察无条件退还私家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6/朱忠富妻子要求警察无条件退还私家车-318161.html

2015-02-15: 云南楚雄州法院秘密二审 朱忠富、何高琼、刘宜君被劫持入监

云南楚雄大姚县法院于2014年10月29日借楚雄州法院二审法庭,在无法律依据、无律师到庭、无当事人同意的三无状态下自导自演非法开庭,对法轮功学员朱忠富、何高琼、刘宜君分别非法判刑三年、二年和一年。家属们十分愤怒,联名写了控告信,律师也作了控告并交了开庭审理申请书。三位法轮功学员已上诉。

案件到了二审,律师到二审法院交了相关手续,还未来得及交辩护材料,法院就不顾一切,在律师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作出二审判决,非法维持原判,并于2月12日把三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5/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04643.html#1521423583-1

2014-12-20: 云南楚雄州法院对朱忠福、刘宜君、何高琼非法判刑

2014年10月29日,楚雄州法院对朱忠福、刘宜君、何高琼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在无法律依据、无律师辩护、无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自导自演非法开庭。现于2014年12月中旬作出非法判刑:朱忠富三年,刘宜君二年,何高琼一年。

自从1999年7月17日开始,楚雄州“610”和各级公检法司以及各相关单位参与对50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绑架、抄家、劳教、判刑、洗脑班、单位私设监狱强制劳动、罚款等)。其中参与迫害的恶人有的遭到了报应:如杨红卫(州长,吸毒、贪腐被抓捕)案牵连的几十人;胡有兰(政法委副书记,传已上吊自杀)等。有的还在行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9/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1711.html

2014-12-05:云南法院自导自演非法开庭 家属控告
云南楚雄大姚县法院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非法借用楚雄州法院二审法庭,对三位法轮功学员朱忠富、何高琼、刘宜君非法开庭。

所谓的“开庭”是大姚县法院在无法律依据、无律师到庭、无当事人同意的三无状态下,自导自演的闹剧。家属们对执法人员的严重违法行径十分愤怒,他们联名写了控告信,递交各级相关部门,并到各部门要求放人。

朱忠富家属到大姚看守所:所长声称他们也不愿意关人,也愿意放人,只要有文件、有通知马上就放。当问到是否打了人,回答说里面从未打过人,也没给他戴过手铐脚镣。可他本人对律师说过,因为他进去的时候不愿穿黄马褂,几个犯人按着打他,武力强制穿上;在开庭那天,出来的时候是戴着手铐脚镣的,亲人看到了,后来取下了。象这样的情况都说谎,就更让人不放心了!

家属到了大姚公安局:找到了案子负责人陆文辉,他是国保的。家属问他收到控告信没有?他说收到了。并威胁说,朱忠富的女儿不听他的话,不配合,还请了律师,否则就可以判轻一点。

家属到大姚法院信访室:法官余平说已收到控告信,并已转交人大。当家属问什么时候放人?回答说:九月二十七日案子才转过来,正在调查。当要求赔还非法抄走的车子时,他们便以势压人,家属就说,都什么时候了,还用文革那一套来压人。接着家属问了一些问题,回答都是敷衍了事的。

十一月三十日,家属收到了云南省公安厅对控告信的回告函,说“来信收悉,已按管辖于十一月二十日转云南省省高院处理,请直接与他们联系。”

家属又于十二月一日到云南省高院控告科。法官说,不管公检法人员违法不违法,等判决下来不服了再来反映。又说,律师是因为不配合“安检”才放弃辩护。家属说,安检违法问题有法律依据,控告信上已说清楚了。既然没有法律文件给法轮功定罪,我们的家人没有犯法,应该放人。法官回答说:法轮功问题是个敏感的问题,并说:你们什么法不好犯,非要去犯这个?家属请问法官姓名,他说:知道我姓吴就行了,你们不要把我说的话拿去告状,我要是丢了饭碗,我可要找你们。

家属听后无语了:我们满腹沉重来找他解决问题,比丢了饭碗还要沉重的心情,他不仅解决不了,还怕丢了饭碗要来找我们!到底是谁该找谁呀?这么大一个政府,到底谁应该依赖谁呀?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判、被开除公职、丢了饭碗,原来都是为了保住他们的饭碗!这样的社会老百姓还有活路吗?还有申冤的地方吗?

朱忠富现年五十九岁,四川攀枝花市规划建筑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中午一点左右,朱忠富在大姚七街送神韵晚会光碟遭绑架。当晚楚雄市公安局、大姚县公安局、楚雄市610、片警、消防队、小区保安等人员来到朱忠富家所在小区(楚雄市鹿港一号),把小区内全部灯关闭后,躲在小区四处及楼下。当朱忠富的妻子李卫萍、女儿、女婿、朱忠富的四弟和朋友何高琼、刘宜君下楼后,恶人就将他们绑架、构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5/云南法院自导自演非法开庭-家属控告-301106.html

2014-11-03: 云南法院“自导、自演”的开庭

十月二十九日,云南楚雄市大姚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朱忠富、何高琼、刘宜君非法开庭。在刁难律师使得律师无法到庭、当事人因律师不在拒绝开庭的情况下,庭审三个多小时,被称作“自导、自演”的开庭。

大姚县法院原定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对法轮功学员朱忠富、何高琼、刘宜君开庭。但律师要求延期,理由是楚雄市大姚县公检法人员在阅卷宗等一系列问题上违法,在律师与大姚法院交涉后决定延期到二十九号开庭,但大姚法院一审还没开始,就选定了二审法庭——楚雄州法院开庭。

朱忠富现年五十九岁,四川攀枝花市规划建筑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中午十三点左右,朱忠富在大姚七街送神韵晚会光碟遭绑架。当晚楚雄市公安局、大姚县公安局、楚雄市610、片警、消防队、小区保安等人员来到朱忠富家所在小区(楚雄市鹿港一号),把小区内全部灯关闭后,躲在小区四处及楼下。当朱忠富的妻子李卫萍、女儿、女婿、朱忠富的四弟和朋友何高琼、刘宜君下楼后,恶人就将他们劫住、构陷迫害。

十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楚雄州大姚县法院、大姚县检察院在楚雄州法院的刑事法庭,对法轮功学员朱忠富、何高琼、刘宜君非法开庭。

当天上午八点二十,楚雄州法院门外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亲戚朋友们等候参加今天的公开庭审,按法院程序验明身份后,又进行搜身,搜完身,一个法院人员却说:要有旁听证才能进去旁听,并拿着几张旁听证分给家属,三家亲属朋友四十多人却只得到九张旁听证,再经过一次安检验明身份后才能进庭。而法庭内,许多座位却被早已安排好的内部人员占据(只见他们相互握手问候),而众多家属和朋友不准进去,还拉了一条警戒线不准超过。

九点左右,朱忠富、何高琼、刘宜君被分别带进法庭。大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陆文辉等多名警察从车上下来,朱忠富从警车里被带出,他的双脚分别被脚镣铐着,脚上的脚镣连着两条铁链铐在他双手的手铐上,沉重的脚镣手铐,使得他拖着脚镣手铐蹒跚地走着,人消瘦了许多,头发变得花白。

刘宜君家人为她请了一位省外律师做辩护,朱忠富家人为他请了一位本地律师和一位省外律师做辩护,但省外律师八点四十就来到法院,法院却迟迟不让律师进法庭,当法院准备开庭时,家属要求省外律师到场才能开庭,律师做正义辩护,朱忠富的本地律师说本来想给当事人求求情不重判,你们家却这态度,家属当即与本地律师签了解除委托协议,等待省外律师到庭,但省外律师却一直进不了法庭。

家属问法官,那么多座位我们三家的亲属一共只有九张旁听证,后面三排却坐得满满的,请问法官后面三排坐的是些什么人?怎么我们三家的亲属一个都不认识这些人,我们三家的直系亲属却不准进来,还说什么坐不下。法官默不作声不回答。

家属问为什么不准省外律师进来,法官让家属自己与律师联系,让律师进来开庭,家属说我没有义务联系律师,我们不懂法,你们执法人员相互联系更合适。之后得知楚雄州法院在律师入庭前要对律师进行非法安全检查,最高法院有规定,律师在开庭进入法庭时不接受安检,两位律师把这个规定告诉安检人员,楚雄州法院安检队的一个队长说,那个规定我们不管,你来到我们这里就得按照我们的规定进行安检后才能进去。律师认为法院本来是执法机关,是维护法律尊严的地方,他们却不执行最高法院的规定,私自制定规定以阻挠律师到庭辩护,也是对律师的一种侮辱。律师为了抵制这种违法行为,不接受安检,他们就不让律师进去,一直到开完庭都没让律师进去。

法官在律师不在场的情况下对当事人非法庭审,朱忠富和刘宜君分别对法官说,我的律师不在,不能开庭,要等我的律师来了才能开庭。但法官不理,继续开庭。家属也向法庭提出抗议,要等当事人的律师来了才能开庭,法官也不予理睬,还是继续开庭。家属愤然退出法庭,以抗议大姚法院的违法。

家属在法庭外质问法院执勤人员,不让家属进去旁听,又不让律师入场开庭,律师还没到场就非法开庭,那你们法院还要公开开庭干什么?你们不用公开开庭了,不如和“天安门自焚”一样自编、自导、自演算了,这还是什么“依法治国”?家属们的义正辞严的质问,问的他们哑口无言,个别的法院人员大声吼叫你们小声点,影响别的开庭了。大家不断的发出抗议,抵制这种非法开庭。

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带出法庭,作个别审问,带出来时他们三位都高呼“法轮大法好”。

三个多小时后,何高琼、刘宜君分别被戴上手铐上了警车,家属质问为什么给朱忠富戴脚镣手铐,法警说,谁?谁说戴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警察都不承认自己做的事,那从朱忠富被非法抓捕至今是否遭到虐待、是否遭受酷刑那就不得而知了。法警说你们快走,快走,已经结束了,再不走就赶你们出去。家属说要见见亲人,遭到拒绝,家属只好到门外等着拉自己亲人的警车经过时见一面,只见朱忠富的手却被铐在警车的栏杆上押走。

下午三点十五分,大姚县法院和检察院人员,到楚雄州看守所一起提审刘宜君,两种不同性质的机构串通违法。刘宜君说大姚县法院和检察院的人是来要求她承认早上的非法开庭,并要求她在庭审记录上签字。刘宜君对大姚县法院和检察院的人说,我早上就说过多少次了,我的律师不在,不能开庭,要等我的律师来才能开庭,你们不理睬,整个开庭过程都是你们在自编自导的演戏,和我没有关系,我不承认你们的非法开庭,更不会签字。

刘宜君告诉律师,整个开庭过程,她和朱忠富都分别和法官说,我的律师不在,我们不开庭,要等我们的律师来了才开庭。其它就什么都没说。

就这样,在无法律依据、无律师到庭、无当事人同意的三无状态下,楚雄市大姚县法院做了三个多小时的非法开庭,庭后又非法逼迫当事人认可,公开在今天“依法治国”的大旗下,全体执法人员聚集的形势下践踏法律,无视公民的合法权利。据悉,此前一天(十月二十八日)楚雄州九县一市的610头目集中在楚雄市开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3/云南法院“自导、自演”的开庭-299819.html

2014-11-01: 云南楚雄朱忠富等被非法开庭

云南楚雄法轮功学员朱忠富,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在大姚县七街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当晚警察闯到他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当晚去他家的法轮功学员何高琼、刘宜君。

朱忠富被非法关在大姚县看守所;何高琼、刘宜君被非法关在楚雄州看守所。大姚县法院欲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对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后延至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

朱忠富朱宗富),男,籍贯安徽省庐江县,现年五十九岁,四川攀枝花市规划建筑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

二零零四年,朱忠富在发真相资料时被诬陷,被非法关押至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并且延期半年。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中午十三点左右,朱忠富在大姚七街送神韵晚会光碟遭绑架。当晚楚雄市公安局、大姚县公安局、楚雄市610、片警、消防队、小区保安等人员来到朱忠富家所在小区(楚雄市鹿港一号),把小区内全部灯关闭后,躲在小区四处及楼下。当朱忠富的妻子李卫萍、女儿、女婿、朱忠富的四弟和朋友何高琼、刘宜君下楼后,恶人就将他们劫住。

恶人对朱忠富家非法抄家,还趁其家人不注意时将一块“真、善、忍”牌匾偷走,车库里的空白光盘、旧打印机、等私人物品被抄走,开到大姚的私家车也被非法查抄,被扣押至今。

当晚,除朱忠富的女儿还在哺乳期外,其余五个人全部被绑架至市公安局,骗说是要履行一下手续。朱忠富女婿、四弟凌晨三点后才回家。妻子李卫萍于当晚遭到市公安局非法提审,警察刘强、姓杨的男警、姓龙的女警、还有不知姓名的女警共四人轮番审讯,因是非法逼供,恶警根本不敢报姓名。李卫萍第二天下午十六点左右回的家,据说是担保回来的。

回来后,大姚县公安局办案警察朱华等人,多次到朱忠富家找李卫萍做笔录,女儿、女婿常常被叫到市公安局做调查,六个月的婴儿照顾不好,四弟的车后备箱被人撬开,一个装香水的盒子被偷走,还留了几张有关法轮功的纸条。之后车子被人跟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云南楚雄朱忠富等被非法开庭-299739.html

2014-10-19: 云南大姚县法院欲对朱忠富等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云南楚雄法轮功学员朱忠富,2014年4月27日在大姚县七街讲真相救众生时被警察绑架。当晚警察闯到他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当晚去他家的法轮功学员何高琼、刘宜君。现朱忠富被非法关在大姚县看守所;何高琼、刘宜君被非法关在楚雄州看守所。大姚县法院欲于2014年10月22日对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9/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9177.html#141018231328-1

2014-10-19: 云南大姚县法院欲对朱忠富等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云南楚雄法轮功学员朱忠富,2014年4月27日在大姚县七街讲真相救众生时被警察绑架。当晚警察闯到他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当晚去他家的法轮功学员何高琼、刘宜君。现朱忠富被非法关在大姚县看守所;何高琼、刘宜君被非法关在楚雄州看守所。大姚县法院欲于2014年10月22日对这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9/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9177.html

2014-05-01: 云南省楚雄州楚雄市朱宗富遭绑架 刘燕和何姓法轮功学员失踪
2014年4月27日下午,云南省楚雄市六巷1号法轮功学员朱宗富在七街被绑架。另有刘燕和一何姓法轮功学员前去找朱宗富,也被失踪。详情请知情者帮助了解提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0732.html

2014-04-30: 楚雄市朱宗富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

2014年4月27日,楚雄市法轮功学员朱宗富,在大姚七街讲真相救众生,被恶警绑架。

当晚,他们家院子里停了多辆警车,恶人非法抄家。同时,当晚去他们家的何贵芹(音)、刘燕被绑架,朱宗富的妻子李卫平(音)可能也被绑架(待落实)。请知情同修补充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30/-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0738.html

2010-04-05: 十年来云南省楚雄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当局开始迫害法轮功,云南省楚雄州地区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遭受到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等迫害。他们当中有被迫害而中年离世的,也有年轻的孕妇,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强迫堕胎,还有年逾八旬的老人被判刑、监禁甚至殴打致伤。本文简短记述了十年来,云南省楚雄州部份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
......
朱宗富:今年五十多岁,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并且延期半年,云南省第二劳教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5/221031.html

2005-03-02: 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朱忠富,农历新年回云南楚雄探亲讲真象被人举报。请能了解到具体情况的楚雄大法弟子帮助查清参与了此事的派出所和警察情况。请提供电话、传真给恶人曝光。

攀枝花市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19-09-28: 攀枝花市弄弄坪派出所:
电话:8123315555、8123318678
所长杨绍辉13908141227
黄明坤13037731705

东区公安分局:
电话:8122222232
副局长熊中伟13882383669
副局长江雪艳13882394567
巡警大队大队长刘刚13882365466
治安大队大队长李德钢13980344336
网路安保和情资大队大队长涂航13458111616
国保大队大队长石磊8122226390、13808142910
国保大队教导员王希斌8122233456、15984575386
攀枝花市看守所:8122512589

2018-04-12: 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
所在科室 职 务 姓 名 V网小号 手机号码
国保支队支队长 贺建川 611001 13808149648
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蒋州银 13808143622
610办 副主任 刘华云 611005 13808142956
安宝成 611002 13808140999
610办 张柏林 611004 13808147396
610办 罗勇智 611019 13982376062
610办 郑 渊 18908141108
610办 袁 斌 13320710882
综合大队大队长 熊中伟 611999 13882383669
综合大队 廖红兵 13808142225
综合大队 邹 红 13980351499
综合大队 郭 祥 18982348566
一大队 教导员 孙支文 611011 13882315396
一大队 张崇贵 611012 13882311200
二大队 大队长 段 青 611222 13508232266
二大队 张 璞 611333 13982358383
机动大队大队长 陈 岗 611022 1388239394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邹勇军 611015 1398236699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曹 鹏 611016 139823680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