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万州区(万盛经开区) >> 牟伦会(牟伦慧),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2-26
家庭成员: 儿女: 牟女儿
夫妻/父母: 张臣英(张正英) 牟伦会(牟伦慧)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02: 重庆市牟伦会和妻子理直气壮控告江泽民

重庆市万州区,到七月二十六日为止,已有八十六位大法弟子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控诉状,控告江泽民,他们把万州的血泪写进了控诉状里。下面介绍的牟伦会和张正英夫妇俩写的控诉书及被迫害情况。

牟伦会,男,农民,家住重庆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他在控诉状中写到:

一家人修大法后,出现很多奇迹。爱人的绝症不翼而飞,老人无病一身轻,家中万事如意,家庭红红火火,一片祥和状态。爱人身强体壮,行走如飞,有用不完的劲。人变地也变,他家田、地里种的菜,不用化肥,不打农药,不管天干雨沥,照样长的鲜嫩茂盛,荸荠多大的颗颗,蕹菜、莴苣青油油的。人家房前房后的竹子,被一种小虫捆满了,要死不活的,他家的竹子长的青翠嫩绿,好的很。

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利用手中权力,集古今中外的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一时央台、央报,各种宣传机器,邪党的职能部门制造假新闻,栽赃、陷害、诬蔑法轮功,大有天塌之势。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一大早,牟伦会和妻子(同修)就到这个城里最显眼人最多的地方去炼功, 这下气坏了公安,把他妻子弄去刑拘,他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妻子找他们要人,跟着恶警到关他的劳教所,恶警把她绑架回家,交给当地政府基层部门做她的“转化”。怎么“转化”?那些坏人,把他的三亲六戚,老的少的全找来了,共有八桌人。起初是几位老人跪在地下求情,软的不行,又来硬的,地方政府的坏人逼迫他的亲属打她,一直把她打倒在地,还不放手,地方的头儿还喊继续打,一直到打的人累的支持不住了,也倒在地上送进了医院才算罢休。

妻子发(大法真相)资料,惊动了公安局,四十多辆警车围住她。她抓了顶帽子戴在头上,又戴了一副墨镜,穿了一套那家小妹的花衣服,她比小妹胖得多,衣服把身体绷的紧紧的,还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高跟鞋,从楼上走了出去才摆脱恶警。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妻子和几个同修准备到北京去讲真相。才走到火车站,就被恶警发现,绑架回当地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的狱警非常毒辣,把她铐在劳教所大门的铁钎子门上七天七夜,恶人对他妻子施加的那些迫害,是触目惊心的。她的两个大腿的肉全是烂的,两腿肿的很粗,裤腿是剪破了穿的。后背、臀部上的皮全脱了。经常用手铐铐她,一铐就是铐多少天。身上的肉烂了,站坐一会,地下就流一滩黄水,臭的不得了,狱警、药娃不敢靠近她。队长还叫九个药娃一起上去撕烂身上的衣服,胡乱的打她。把她打昏倒在水泥地板上几个小时,肉烂了流出的血和黄水同烂的肉与水泥地板沾接在一起,待她醒来身体已动不了了,当药娃把她拉起来时,她是撕心裂肺的痛。

他妻子不配合穿牢服,恶人就把她吊起来。吊在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吊了三天三夜。第一天她瞪着眼睛背经文、读大法。第二天闭着眼不说话,狱警就来摸她的鼻子,看还有气没。第三天就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狱警来看到此情此景吓呆了,吊了七十二小时还在打呼噜,不得了,赶快把她放下来。放下来后,她已不省人事,下肢瘫痪,头脑昏迷,赶急送进医院抢救。医院用一个什么机器要检查她的身体,一装进那个机器里面,机器就象拉警报一样叫,吓的医生赶快又把她从机器里拉出来,换一个人上去又没事,再让她上去检查,机器又叫,结果没检查成,随意检查了一下,医生确诊为植物人,顶多还能活两个月,这样才把她放出来了。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上午,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的警察,借检查中巴车为由,在九池乡黄梅村公路上,将坐在中巴车上的,妻子张正英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随后又强行抄了他的家,抢走了一些私人财产。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八时,在万州区二法院二审秘密开庭,把已经被迫害致病危的妻子抬入法庭,非法宣判刑三年半。 他的妻子受到很残忍的迫害,牟伦会也同样遭受残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龙宝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一科科长付超、副科长张勇,伙同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八人闯到他家里,强行抄家。没有搜查证,就象一群发了疯的土匪满屋到处翻,抢走大法书五十七本,牟伦会跟着这些人到公安局去要书。这伙恶警非法拘留了他。

在被非法拘留期间,牟伦会受尽折磨,副局长毛开新猛踢他下身,使他当场晕倒在地。全身到处都被打烂了,上不了床,走不了路。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证实法,又被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姓杨的恶警用警棒一气打他三十二棒,拳脚踢打多少次,无法计算,就象打沙包一样,打累了,停一会,又打,全身到处都被打青紫了,很多地方打烂了。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个人轮流下死手,毒打他。打的鼻口冒血,直打到休克倒地,不省人事,已死过去为止。医生抢救很长时间,才活过来。这帮警匪又非法劳教他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秉承万州区公安局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经常往死里打。有一次,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才拉到医院抢救。像这样,被打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就这样还被加刑三个月,才放回家。其实放回家也是因他的身体被他们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活不了多长时间,牢头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局全不管牟伦会的死活,不准回家,直接把他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他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被打的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大法弟子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他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他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公安局要强制“转化”牟伦会,而他拒绝配合,“转化”班的恶警、牌楼办事处的邪党副书记肖克健、熊律师等十多人轮番的毒打牟伦会,打昏死过去才罢休。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夜间十一点左右,牟伦会去朋友家办事回来,路经九池场镇时,正好碰上九池乡治安室的周世银、潘荣涵,张成茂等一伙人。这些人不问理由疯狂毒打,当时牟伦会被打昏死在地,尿湿透了裤子。然后又被刑拘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万州公安分局非法判牟伦会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月二日,他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迫害。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狱警不讲理由,首先将他乱打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打昏死在地,三天打昏死五次。一天只准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

江泽民所犯罪行;给牟伦会个人和家人造成了极大伤害,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合法权利,更为了免于中华民族沦陷于道德崩溃的泥潭,特对江泽民提起刑事诉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重庆市牟伦会和妻子理直气壮控告江泽民-313479.html

2014-11-25: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近期被迫害案例

......牟伦会给妻子送衣物遭劫持迫害

牟伦会,四十多岁,家住重庆万州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牟伦会的妻子张正英被绑架,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通知牟伦会,说天气有些冷了,叫他给关押的妻子送衣物。十月十四日上午,牟伦会按照这个通知到看守所,结果被蓄谋加害的万州公安绑架。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万州区公安分局没有停止过对牟伦会和妻子张正英的迫害,想抓就抓,想打就打。妻子张正英曾被非法劳教三年,牟伦会也曾经被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多。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证实法轮大法好,遭龙宝公安局绑架,非法刑拘半个月,之后,遭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牟伦会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月二日,牟伦会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后,遭管教毒打,打的他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牟伦会毒打昏死在地。三天,打得牟伦会昏死五次。

恶警一天只准牟伦会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西山坪劳教所秉承万州区公安分局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长期让他坐水牢,经常往死里打他。

有一次,牟伦会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才又拉到医院抢救。象这样,他还被打得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就这样,还加刑三个月,才放牟伦会回家。

其实,放牟伦会回家也是因他的身体被劳教所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他活不了多长时间,牢头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分局全不管牟伦会死活,不准他回家,直接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的牟伦会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牟伦会被打的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牟伦会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牟伦会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牟伦会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牟伦会这样遭迫害的人很多,如永川监狱12中队狱警用胶布将法轮功学员赖永(云)昌的嘴、眼、耳封住,把点燃的烟插进他的鼻孔,使他被烟子熏得死去活来,弄得赖永(云)昌眼睛失明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5/重庆市法轮功学员近期被迫害案例-300713.html

2014-10-23: 妻子被看守所关押 牟伦会送衣物亦遭劫持

十月十四日,牟伦会按照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通知,给正在被非法关押的妻子张正英送衣物。牟伦会没有想到这竟是一个骗局,刚到看守所,就被警察绑架,关到看守所里迫害。

二零零九年,牟伦会曾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在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

牟伦会,四十多岁,家住重庆万州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牟伦会的妻子张正英被绑架,到现在已经关押十个多月了。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通知牟伦会,说天气有些冷了,叫他给关押在周家坝看守所的妻子张正英送衣物。十月十四日上午,牟伦会按照这个通知到看守所,结果,没有任何理由,被万州公安绑架。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万州区公安分局没有停止过对牟伦会和妻子张正英的迫害,不讲什么理由,不管什么事情,想抓就抓,想打就打。妻子张正英曾被非法劳教三年,牟伦会也曾经被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多。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证实法轮大法好,遭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之后,遭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牟伦法又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零零九年二月二日,牟伦会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迫害。

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管教先不讲理由,首先将牟伦会乱打,牟伦会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牟伦会打昏死在地,三天,打得牟伦会昏死五次。

恶警一天只准牟伦会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西山坪劳教所秉承万州区公安分局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长期让他坐水牢,经常往死里打他。

有一次,牟伦会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又才拉到医院抢救。象这样,他还被打得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

就这样,还加刑三个月,才放牟伦会回家。

其实,放牟伦会回家也是因他的身体被劳教所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他活不了多长时间,牢头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分局全不管牟伦会死活,不准他回家,直接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的牟伦会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牟伦会被打的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大法弟子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牟伦会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牟伦会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牟伦会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3/妻子被看守所关押-牟伦会送衣物亦遭劫持-299342.html

2014-01-22: 重庆万州区仍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八一宾馆洗脑班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和十日,重庆万州区中共不法人员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一月九日,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正英,一月十日一天,绑架十五人,其中一名常人。重庆万州区非法私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月十五日上午,张成(臣)英、邝良、牟伦会被带出洗脑班,再没回来,现在不知人在何处被迫害。何一芳、谭定玉、吴明珍三人,已被放回家。其余九人还在万州区周家坝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的洗脑班被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86041.html

2014-01-14: 探视被劫持的同修 重庆张臣英等被非法关押

2014年1月9日上午,重庆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警察将九池乡法轮功学员牟伦会及张臣英夫妻俩绑架。据悉,几天前,重庆万州区各个区域大面积出现大法真相条幅及真相资料,中共不法人员怀疑牟伦会及张正英参与。

1月10日上午,万州区法轮功学员张臣英和谭定玉(女,60多岁)、魏芝碧、何一芳(女,60多岁)、李凤儿、孙继兰、邝良、二妈(女,70多岁)等到观音岩派出所去探望被绑架的两位同修,要求派出所放人。派出所恶警将他们绑架到公安局国保支队迫害,据悉现非法关押在万州区周家坝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洗脑班迫害。

1月12日晚上,万州区国保支队伙同居委会等十几个人非法到张臣英的住处进行抄家,搜走一些条幅真相资料和大法书籍并全程录像,而当张臣英的丈夫准备拍照时国保的警察却阻止他拍照,并要去了张臣英儿子向有为(在外地工作)的电话。

张正英女士与丈夫牟伦会遭受的迫害

张正英女士,四十多岁,居住在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家境贫寒,丈夫牟伦会全靠自己在山上捡石头,用肩挑背扛,垒起一座房屋,房子建起来了,人却累垮了,得了绝症。从此,一家五口人,父母年迈,孩子很小,全靠张正英种的菜卖,维持生活,日子过的很艰苦。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张正英和她的丈夫牟伦会一起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三个月,牟伦会的疾病不翼而飞,这个家得救了。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龙宝公安局副局伙同牌楼办事处等七、八人闯到牟伦会家里,强行抄家,非法拘留了牟伦会。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给民众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又遭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后,这帮警匪又非法劳教牟伦会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张正英被非法劳教三年,曾经被吊在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吊了三天三夜,被折磨得生命垂危,医生确诊为植物人,顶多还能活两个月。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恶警又偷偷将牟伦会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上午,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警察撞进她家,将张正英与她丈夫牟伦会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迫害。

张臣英女士多次遭受迫害

张臣英女士自从1998年修炼大法后,身体的各种顽病不翼而飞,身心受到了极大的升华。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张臣英因坚持自己信仰,揭露邪恶的谎言,屡次遭到中共邪党的疯狂迫害,被劫持到看守所、洗脑班,两次被劫持到劳教所迫害。

2000年9月万州区当地出现大法真相后,万州区邪党恶人怀疑张臣英有参与,第一次将她绑架,后在敲诈其丈夫向学明三万元后才以取保候审的形式放张臣英出去,没过半年又以她“态度不好”为由绑架到看当时的环城路看守所(现已经拆迁)進行迫害;在看守所,里面恶警为了阻止张臣英炼功,派专人看守,曾将她关在固定的铁椅子上三天三夜,不管恶人怎么打骂迫害,她坚持炼功讲真相,后又绝食抗议十几天,最后里面的警察不得不妥协,允许她随便修炼和讲真相,她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到2001年。

2001年至2004年间,当地的中共不法人员以张臣英是当地“顽固分子”为由多次监视及骚扰她家人。2004年,中共邪党恶人怀疑张臣英及儿子向有为在当地做大法真相资料,于7月又将张臣英绑架,她儿子当时还在重庆三峡学院读书被迫流离失所(当时明慧都有报道)。张臣英被非法关押在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没过多久又转入万州区洗脑班(原万州区国税招待所)進行迫害。在万州区洗脑班的五个月中,不管洗脑班的恶徒如何打骂和转到戒毒所加重迫害,她坚持背法炼功,走到哪里都高喊:“法轮大法好”!而且还带动洗脑班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反迫害,万州区洗脑班在2005年年初的时候解体。最后万州区国保支队的邪恶仍不甘心,2005年2月又将张臣英及没有被所谓“转化”的同修送到重庆市井口洗脑班继续迫害,她依然不为所动,一路高喊大法好!没过一个月井口洗脑班就叫当地政府派人接她回家了。

2006年6月,法轮功学员张臣英和赵兴美在万州区庐山乡讲真相时被当地恶人诬告绑架,她们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更加严酷迫害。劳教所逼迫张臣英所谓的“转化”,先后不准她睡觉,吃饭都是很少;除了包夹人员打骂之外,关小间体罚等各种劳教所的毒辣手段长时间用在她身上,在里面她牙根上的门牙都被打得往外翘,身体一度瘦成皮包骨。她同样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无论怎样迫害,依然坚持背法炼功,每次遭受严重的迫害后,她身体恢复都非常快!里面狱警对她又恨又怕。

张臣英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是在2009年10月1日前夕,当地中共不法人员为了完成薄熙来在重庆下达迫害法轮功的指标,张臣英去了解刚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时,被蹲点在法轮功学员家里的恶警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第二次劳教中,里面的恶警知道她“转化”不了,除了维持那套系统的迫害外,就没有进一步逼迫她。张臣英2010年3月从劳教所回家。那时她儿子向有为被非法判刑,遭四年冤狱后刚回家半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4/探视被劫持的同修-重庆张臣英等被非法关押-285725.html

2014-01-13: 重庆万州区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上午,重庆万州区法轮功学员谭定玉等人到观音岩派出所去营救张正英,找派出所要人。派出所以“围攻警察”为由,将他们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预备役高炮四团的八一宾馆六楼洗脑班迫害。

谭定玉,女,60多岁,家住万州区九池乡庙子岭,菜农。
二 妈,女,70多岁, 家住万州区九池乡。
何一芳,女,60多岁,家住万州区九池乡太白岩。
李风儿,女,50多岁,家住万州区九池乡太白岩。
邝 良,男,52岁, 家住万里城墙92号。
孙继兰,女,50多岁,家住万州区太白岩
魏芝碧,女,50多岁,家住万州区太白岩
赵兴梅,女,40岁, 家住万州区林家湾幼儿园
张孝云,女,60多岁,家住万州区双河口
常光兴,男,40多岁,家住万州区高粱镇香梁村,
龚一柜,女,40多岁,家住万州区高粱镇香梁村,
张成英,女,50多岁,家住万州区王牌路
文启惠,女,六十岁,家住万州区甘家院水电局宿舍。
牟伦会,男,40多岁 家住在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张正英的丈夫。
牟女儿,女,18岁 家住在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常人,张正英的女儿

据知情人士透露,近日万州区六一零的头目刘平,赤膊上阵,亲自出马。他走到哪儿就带着哪儿的居委会的人找法轮功学员,一个个的所谓谈话,其实就是逼迫“转化”。他还强行给每个法轮功学员照像,不知他还要耍什么花招。不少法轮功学员家门前房后出现了陌生人或警车,有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政法委、六一零和派出所、办事处的电话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3/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5628.html

2014-01-11: 重庆市万州区张正英被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

法轮功学员牟伦会、张正英夫妇居住在重庆市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上午,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警察撞进牟伦会家,将他的妻子张正英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迫害。

张正英,女,四十多岁。修炼法轮大法之前,牟伦会和张正英夫妇家境贫寒,牟伦会全靠自己在山上捡石头,用肩挑背扛,垒起一座房屋。房子建起来了,牟伦会却累垮了,得了绝症。从此,一家五口人,父母年迈,孩子很小,全靠张正英种的菜卖,维持生活,日子过的很艰苦。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张正英和她的丈夫牟伦会一起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三个月,牟伦会的疾病不翼而飞,这个家得救了。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龙宝公安局副局伙同牌楼办事处等七、八人闯到牟伦会家里,强行抄家,非法拘留了牟伦会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给民众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又遭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后,这帮警匪又非法劳教牟伦会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张正英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恶警又偷偷将牟伦会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5542.html

2009-02-16: 牟伦会遭重庆恶警毒打、劳教迫害

重庆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四十岁的大法弟子牟伦会,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半夜被九池乡治安室恶警绑架毒打昏死;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被劫持入万州区李家河拘留所非法拘留;一月十四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在万州区塘坊劳教所遭到恶警毒打致牟昏死,被偷偷转送到重庆的人和转运站,二月二日被劫持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夜间十一点左右,牟伦会去朋友家办事回来,路经九池场镇时,正好碰上九池乡治安室的周世银、潘荣涵,张成茂等一伙人抓盗贼。周潘多次迫害过牟伦会,他俩十分眼熟。一见是牟伦会,不抓贼了,调头就来绑架他。牟伦会不配合邪警,周潘张等四人一起疯狂毒打牟伦会,当时打昏死在地,尿湿透了裤子。周潘一伙见此情景吓坏了,忙抬上车送到观音岩派出所。所长余红松、副所长向佑君委派恶警谭世文、陈谷办案。他们见牟伦会被打成那个样子,放回家去怕有问题,和正副所长商定,索性定了刑拘十五天,便送往李家河拘留所非法拘留。

在拘留所里,恶警每天要他做脏活,下苦力,无故的折磨他。家里送去的230元钱,只买了一支牙刷和一支牙膏钱,就没了。非法刑拘期满,邪党公安仍不罢休,还要继续迫害。

一月十四日,万州公安分局非法决定对牟伦会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偷偷送往万州区塘坊劳教所迫害。劳教所管教十分恶毒,此时牟伦会身体已是非常虚弱,恶警不分青红皂白,胡乱毒打,直打昏死倒地才罢休。他们抢走他的新棉被,让他和衣睡在钢丝床上,故意让他受冻挨饿。十多天下来,牟伦会骨瘦如柴,人都站不稳了。

因塘坊劳教所在万州城区内,他们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很害怕其他大法弟子知道他们迫害牟伦会的真相,不准家属接见。接着,公安又偷偷把牟伦会从塘坊劳教所转送到重庆的人和转运站,又从人和转运站转送到重庆西山坪联管队。

二月二日,牟伦会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迫害。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管教先不讲理由,首先将牟伦会乱打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牟打昏死在地,三天打得牟伦会昏死五次。一天只准牟伦会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万州区公安局没有停止过对牟伦会的迫害,不讲什么理由,不管什么事情,想抓就抓,想打就打。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遭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姓杨的恶警用警棒打了他三十二棒,拳脚踢打多少次,无法计算,打累了,停一会又打。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个人轮流下死手,毒打他。牟伦会被打的鼻口冒血,直打到休克倒地,不省人事,已死过去为止。医生抢救很长时间,牟伦会才活过来。这帮邪党人员又非法劳教牟伦会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继续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在所谓“转化”班,恶警、牌楼办事处的邪党副书记肖克健、熊律师等十多人轮番的毒打他,又打昏死过去才罢休。

这回牟伦会因夜间走路,又非法将他劳教一年零九个月。牟伦会是菜农,很多买他菜的市民听到他又遭迫害,都愤愤不平,咒骂邪党太坏。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6/195573.html

2009-01-31: 牟伦会数次遭重庆万州恶警毒打昏死

牟伦会,男,40多岁,家住重庆万州九池乡。在过去的九年中,牟伦会数次被万州区公安绑架,在拘留所、西山坪劳教所遭恶警数次毒打致昏死。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晚十一点左右,牟伦会去朋友家办事回家,路经九池场镇时,被九池乡治安室的周世银、潘荣涵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然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此次,牟伦会被观音岩派出所拘留期满时,家属去李家河拘留所接人,不见人影,托人四处打听,也不知去向。原来公安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心虚,怕人去找他们,偷偷从李家河拘留所把牟伦会转送到塘坊劳教所,并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又偷偷强行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既无文件,又不告知家属。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龙宝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一科科长付超、副科长张勇,伙同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八人闯到牟伦会家里,强行抄家。没有搜查证,就象一群发了疯的土匪满屋到处翻,抢走大法书五十七本,这是救牟伦会命的宝书。牟伦会跟着这些人到公安局去要书。这伙恶警非法拘留了牟伦会

在拘留期间,牟伦会受尽折磨,副局长毛开新猛踢他的下身,牟伦会当场晕倒在地。那些恶警经常来打他,全身到处都打烂了,牟伦会上不了床,走不了路。任凭邪恶怎么疯狂迫害,牟伦会就是不写“三书”。

十五天满后,公安又把他交给牌楼办事处继续迫害。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十分阴险,唆使和强迫牟的亲属毒打牟伦会,陈红军在一旁督战,直到把他打昏倒在地,陈还不放手,喊继续打。最后,打他的亲属都支持不住了,送进了医院,才算罢休。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证实法,又遭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姓杨的恶警用警棒一气打了牟伦会三十二棒,拳脚踢打多少次,无法计算,就象打沙包一样,打累了,停一会,又打,牟伦会全身到处都被打青紫了,很多地方打烂了。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个人轮流下死手,毒打他。牟伦会被打的鼻口冒血,直打到休克倒地,不省人事,已死过去为止。医生抢救很长时间,牟伦会才活过来。这帮警匪又非法劳教牟伦会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继续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秉承万州区公安局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长期让他坐水牢,经常往死里打他。有一次,牟伦会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又才拉到医院抢救。像这样,他还被打得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就这样还加刑三个月,才放牟伦会回家。其实放他回家也是因牟伦会的身体被他们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他活不了多长时间,牢头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局全不管牟伦会死活,不准他回家,直接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的牟伦会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牟伦会被打的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大法弟子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牟伦会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牟伦会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牟伦会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公安局要强制“转化”牟伦会,而他拒绝配合,坚修到底。“转化”班的恶警、牌楼办事处的邪党副书记肖克健、熊律师等十多人轮番的毒打他,又打昏死过去才罢休。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万州区公安局没有停止过对牟伦会的迫害,不讲什么理由,不管什么事情,想抓就抓,想打就打。这回牟伦会因夜间走路,又非法将他劳教一年零九个月。牟伦会是菜农,很多买他菜的市民听到他又遭迫害,都愤愤不平,咒骂邪党太坏。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31/194582.html

2009-01-22: 重庆万州区公安怪事多

重庆万州区公安分局最近做的丑事,引起各界人士的极大关注,那些丑事,在当地群众中广为流传。甚至有的公安人员也来询问事实真相,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来打听详情。为什么?他们做的事情太荒唐了,下面介绍几件群众传播最起劲的事。

一、走夜路罪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晚上,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农民牟伦会,属种菜的菜农到朋友家办事回来。当走到九池乡场镇时,已是十一点钟了,正好碰上九池治安室的周世银、潘荣涵,张成茂一伙人一窝蜂地跑出来抓盗贼。周世银、潘荣涵曾多次迫害过牟伦会,十分眼熟。他俩一见是炼法轮功的,暗想发财的机会到了,抓个法轮功修炼者,不仅可捞笔奖金还会升官晋级,于是,矛头一转,还去抓什么盗贼哟!调过头来抓捕绑架牟伦会。同他俩一起抓贼的其他人都持反对意见,指责他们,人家过路也没惹着你,平白无故抓人家做什么?而周世银、潘荣涵就是不听,强调炼法轮功的人夜间行走必有不端,一意孤行将牟伦会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九池乡治安室凭什么抓捕牟伦会?难道夜间走路也有罪吗?真是荒唐透顶。

二、节假日罪

九池乡只设一个治安室,没有行使处罚的权力,因而周潘把牟伦会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这个派出所接到这个案子,所长余红松,副所长向佑君一看,啥证据没有,如何处理定罪?赶紧派了一个什么周警官带队一行三人,于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十点钟左右赶往牟伦会家里非法抄家。未出示任何手续,只看到周警官穿了身黑色警服皮皮,好似一伙土匪在那里翻箱倒柜一个多小时,一张纸也没找着,啥也没有,灰溜溜的回到派出所。证据没找着,可专门整好人的所谓“公安”是整好人整红了眼的,那能放手罢休呢,别说是已把人抓来了,就是公安认为的那些在家安分守己的大法弟子,他们还经常搞突然袭击,去抢劫他们要的所谓证据搞迫害,没有材料编材料,又临近过年,就是恐吓老百姓的时候。

这些年来都是这样,是凡节假日、敏感日,为了社会稳定,邪党公安就要制造紧张空气、骚扰、跟踪、监控迫害大法弟子,蓄意让大法弟子受罪,就在这种邪恶思想的支配下,当然这些人造假、栽赃、诬陷、编造都是他们的看家本领,恶警谭世文、陈谷二人按照所长们的意图,炮制出一个什么材料,认定“牟伦会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危害社会”的罪行,“公安机关决定对其行政拘留十五日”(重庆市万州区公安分局被拘留人家属通知书),是何等的荒唐呀!在节假日的夜间行走,这和“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危害社会”能有什么联系?怪不得二零零九年一月十日,公安局又把一名70多岁,孤身一人居住的大法弟子何远莲,也绑架到周家坝看守所迫害。

公安对牟伦会拘留十五天满后,家属去拘留所接人,却不见牟伦会的人影。托人到处打听,不见其人。周家坝看守所没有,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也没有,到哪儿去了,下落不明。近日从公安人员口中得知,说牟伦会身上有个手提包,说是犯法了,要判劳教,有的说要判一年,有的说已判了一年零九个月。

万州区的公安就是这么缺德,尽出些怪事。公安局是给家属许下承诺的,十五天满后去拘留所领人,而现在人不见了,谁都不说人的去向,公理何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193944.html

2009-01-11: 重庆万州区公安局的又一件恶事丑事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晚十一点钟左右,重庆万州区九池乡八场镇上一家居民被盗,九池乡治安室的潘荣涵、周世银、张成茂一窝蜂的跑出来抓盗贼。此时,九池乡的农民牟伦会到朋友家办事回来,途经九池场镇。周世银和潘荣涵二人都认识牟伦会,曾多次迫害过牟,他俩一见是炼法轮功的,暗想发财的机会到了,于是,矛头一转,还撵什么盗贼哟!不管那些了,调过头来绑架了牟伦会。同他俩一起抓贼的其他人都持反对意见,而周潘一意孤行,强行将牟伦会绑架到观音岩派出所。经观音岩派出所恶警谭世文、陈谷两人的所谓办案的造假,就定为刑拘十五天,非法关押在李家河拘留所。牟伦会家人去看他也不让见人!

一个农民晚间走路,就被刑拘十五天,真是荒唐可笑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193317.html

2009-01-01: 重庆万州区大法弟子牟伦会被绑架更改事宜
大法弟子牟伦会被恶警徐海权等人绑架改为被恶警潘云韩、张成梦、周某某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92737.html

2009-01-01: 重庆市万州区大法弟子牟伦会被绑架
万州区大法弟子牟伦会,男,约40多岁,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晚10点20分左右,走亲戚家回家时路过九池乡场上时,因场上抓强盗时,刚好路过此地,被恶警徐海权等人抓走,现绑架后关押到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望相关人员,知情者有条件的同修关注,了解情况及时上网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92737.html

2004-10-29: 法轮功学员牟能慧,男,35岁,万州区九池镇煤炉村人。2000年7月20日他和妻子张正英(法轮功学员)回娘家时在万州区广场时被龙宝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夫妻二人在拘留所被付超等一伙恶警连续打了4个多小时,牟能慧被打得当场晕死,然后这群不法之徒又从他身上搜出钱后才送去抢救,在医院好转时,二人均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在西山坪劳教所牟能慧被多次迫害得生命垂危。

解教后,2002年4月份不法之徒仍不放过他们,又非法将他们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刚到洗脑班时,牟能慧生活不能自理,在洗脑班吐血一个多月,610还强行他的妻子张正英料理生活,但610仍强行关押不放,又继续殴打。

2003-12-19: 牟伦会 男34岁 2001—2002年被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2002-02-09: 牟能慧,男,33岁,农民,因不愿唱为邪恶歌功颂德的歌,在烈日下曝晒罚站直至休克。

2002-01-01: 大法弟子曹雪涛2000年在严管中队坚持炼功,被恶警用锤子把其左手砸残废(至今左手连饭碗都端不稳)送到劳教所医院,医生不负责任在打针时伤及坐骨神经使其左半身瘫痪。今年三伏天由于他不能跑操,被恶警李忠权弄到烈日下暴晒,一起被暴晒的还有大法弟子唐德良、张勇军、牟伦会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22369.html

2001-12-24: 大法弟子曹雪涛2000年在严管中队坚持炼功,被恶警用锤子把左手砸残废(至今左手连饭碗都端不稳)送到劳教所医院,医生不负责任在打针时伤及坐骨神经使其左半身瘫痪。今年三伏天由于他不能跑操,被恶警李忠权弄到烈日下暴晒,和一起被暴晒的还有大法弟子唐德良、张勇军、牟伦会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4/21946.html

2000-12-26: 重庆市万州区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牟伦慧,男,30多岁。农民,2000年7月22日在广场被抓,在龙宝看守所刑拘期间多次被毒打,致使右眼暂时失明。9月被判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6/5974.html

万州区(万盛经开区)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06-06:莫某某,万州区区委书记 023-58230566(办)
邓绪学,万州区政法委书记023-58155201(办)13908263188
高宗林,副书记,023-58155301(办)023-58546999(宅)13709459758
陈明,副书记、610办主任023-58155203(办)13896993628
刘平,副书记,023-58155206(办)13908260259
邓荣,副书记,023-58520186(办)13908262167
王功华,副书记023-58155205(办)023-58249820(宅)13609458558
唐艳,副书记,023-58520186(办)13509435266
张平,综治办主任023-58155303(办)023-58121886(宅)13908269820
张详富,610办副主任023-58155303(办)023-58231978(宅)13509435778
龚元建,政治处副主任023-58155205(办)13251122343
闵和龙,办公室主任023-58133080(办)13896219955
二,万州区公安局
李永成,党委书记,023-58293001(办)13908263188
张骏,副书记,023-58293002(办)023-58293888(宅)13908261888
向家洪,副书记,023-58293003(办)023-58129638(宅)1331025889913908261382
吴永全,副局长,023-58293004(办)58227351(宅)13310266688
杨滔,副局长(分管法轮功)023-58293006(办)023-58215189(宅)13709459288
沈立新,副局长,023-58293007(办)023-58135680(宅)13908268161
周君,副政委,023-58293008(办)023-58236692(宅)1350943125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3)

2009-01-22:
迫害牟伦会、何远莲的相关单位、部门和人员:
一, 九池乡政府:
杨文之,书记,023─8768990(办),13996656806
李亨禄,副书记、乡长,023─87688986(办)023─64887389(宅),15923802288
谢家玺,人大主任,023─87688982(办)13896208388
李勇,纪委书记,023─87688982(办)13509431231
谭宜双,副乡长 ,023─87688979(办)023─58130738(宅)13896211683
牟剑侠,宣传委员,023─87688980(办)023─58982616(宅)13896322263
晏建国,人武部长,023─87688980(办)13896946015
二, 万州区政法委
邓绪学,书记、公安局长,023─58155201(办)13908263188
高宗林,副书记,023─58155301(办)023─58546999(宅)13709459758
陈 明,副书记,610办主任,023─58155203(办)13896993628
刘 平,副书记,023─58155206(办)13908260259
张 平,综治办主任,023─58155303(办)023─58121886(宅)13908269820
三,万州区公安局:
张 骏,副书记,023─58293002(办)023─58293888(宅)13908261888
向家洪,副书记,023─58293003(办)023─58129638(宅)13310258899,13908261382
杨 滔,副局长、(分管法轮功)023─58293006(办)023─58215188(宅)13709459288
四,万州国安局
张成春,书记、局长023─58961831(办)023─58965678(宅)13709450288
李 华,副局长,023─58962218(办)023─58963258(宅)13908372365
赵红伟,副局长,023─58962133(办)023─58963258(宅)13908330594

五,派出所:
观音岩派出所023──58966110
龙都派出所023──58810110
双河口派出所023──857810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