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浙江 >> 杭州市 >> 洪长(洪常), 男, 3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浙江杭州
有关恶人: 上城区清波门派出所所长、几个恶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2-2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27: 杭州48岁的法轮功学员洪常日前在家中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6/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1453.html
2015-06-19: 浙江法轮功学员洪常在家中被杭州警方绑架

浙江法轮功学员洪常,于6月16日晚,在家中被杭州警方绑架,现在还不知道带走他的是杨家村的警察或是国保大队的警察。

洪常,48岁,早年是杭州大学历史系的学生,在天津南开大学读的硕士,一直从事教师工作。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曾经历劳教所的酷刑迫害,多次被非法拘禁,此次带走原因不明,有知情者希望及时反馈给明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9/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1110.html
2013-05-26:浙江省第四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洪长的再次迫害
杭州法轮功学员洪长,一九九八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坚持修炼、讲真相,屡遭中共当局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至十一月洪长被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以所谓监视居住名义投入杭州市江干区巡特警大队二中队关押近两个月(关押地点在杭州市机场路机神村附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劳教一年;释放后因洪长曝光劳教所恶行等原因很快又被诬判四年,投入浙江省第四监狱,受到种种折磨,几致失去生命。

二零零九年五月,洪长因散发弘扬中华文化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碟片再次遭到绑架、诬判三年,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再次投入浙江省第四监狱。关于洪长以前遭受的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浙江学员洪长的声明与抗议》及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浙江省第四监狱对洪长的迫害》两篇文章。

下面是洪长自述再次遭浙江省第四监狱迫害的情况。

一、囚中囚

二零零九年五月我因散发《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碟片遭到抓捕,诬判三年,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再次投入浙江省第四监狱,再次遭到该监狱的迫害。

进监狱后,狱方第一时间就将我交给六名犯人(包夹犯)管制,利用犯人对我进行威逼利诱,逼我认罪,这是监狱多年来一贯的做法。从此我不能与人交往,不能跟别人讲话,不能走出监室,不能开帐购买食品,不能读书看报,更不能有任何娱乐活动,过着囚中囚的生活。

为抵制这种包夹政策,争取正当权益,我在书面、口头反映问题无效的情况下,决定在入监两个月后的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摘下胸牌,罢工罢课罢操,并将此决定提前几天告知所在小组组长(姓郁),请转告狱方。刚好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我被调到了五监区五分监区,而五监区五分监区也同样利用包夹犯逼迫我,所以就在调到五监区五分监区后的第二天我摘下了胸牌,开始罢工罢课罢操。

二、体罚、种种羞辱、折磨

从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起,包夹犯开始对我进行体罚,逼我一天到晚在监室内站着,往往是连续站立十五小时以上,一分钟都不能坐下,连吃饭都是站着吃的,有时甚至站到晚上十点(狱中作息时间是早六点打铃起床,晚九点熄灯睡觉。)他们还经常用录音机播放诬蔑大法的材料逼我听,甚至拿着录音机贴近我的耳朵放大音量刺激我,妄图在我一天到晚站立、站的很疲惫时对我洗脑。

在体罚的过程中,包夹犯还翻来覆去以各种方式折磨我,有时包夹犯把我高高托起,托举过头,驾着我转圈,转到极致突然把我放下,我在惯性作用下恶心想吐、头晕目眩、手忙脚乱的跌倒在地,他们在一旁看得拍手大笑;有时用夹子夹着我的耳朵将我提来提去;有时将我按倒在地用记号笔在我脸上描眉涂鸦;有时提着我的脚踝将我倒吊起来拎来拎去,致我头朝下、双手撑地前后爬行,他们一帮人围着我哄笑取乐……

种种羞辱折腾,不一而足。白天体罚,夜间则反复将我推醒,干扰我睡觉,少则每夜三四次,多则十几次二十几次的将我推醒,使我得不到正常休息,甚至将我推醒后,头枕着我,压我身上,不让我入睡。当我质问他们为什么干扰我睡觉时,包夹犯张义昌公开叫嚣说:“这是我的权力,我在履行职责,我有权检查你的睡眠情况,万一你死床上怎么办?……干扰你睡觉?谁看见了?”

在我的检举揭发下,到三月底四月初,白天公开的严重的虐待行为缓解了,但是夜间的干扰持续了下来,一直持续到九月三日为止,前后长达六个多月,夜夜干扰,只在六月份停过两三天,因为在六月六日,我在“思想汇报”里反映了夜里干扰我睡眠的情况(狱方规定我每周写一篇所谓“思想汇报”)。

包夹犯收敛了两三天,但那两三天后,他们开始对我进行报复,因为上面对他们不做任何处分,他们开始嚣张起来,甚至在深更半夜突然托起(端起)我的头将我猛然立起来,我在睡梦中惊醒过来,觉的浑身开裂,睁眼一看,自己在床上坐着呢,周围死一般的沉寂,在阴暗的灯光下,包夹犯正冷冷的看着我。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逼我认罪,一旦我认罪了,周围的六个包夹犯就会获得各种好处,特别是有机会获得监狱的奖励加分,可以多减刑、早出狱。所以他们经常对我说这样的话:“你不想减刑,我们可是想减刑的,上面把你交给我们,我们完不成任务,不但得不到奖励减刑,还要挨骂,能让你好过吗?只要你改变一下,你在监狱就好过了,你就帮了我们六个,你一帮六,我们就指望你了。”

三、面壁、剥夺生理需求权

二零一一年一月,新来了一个中队长,接管了所谓“转化”。不久,在二月二十一日,该中队长指使包夹犯开始对我体罚,逼我每天到谈话室面壁,谈话室门窗关着,窗帘拉下,门外贴着告示说“未经警官批准,闲人不得入内”,在这样相对封闭的环境里对我进行威胁恐吓。我每天要从早上六点被强制站着,站到晚上九点,连续站立十五个小时,一分钟都不能坐下,连吃饭都是站着吃的,时间长了,血液循环不畅,我手脚都肿胀起来。恶徒一边体罚我,一边刁难我。我要上厕所,包夹犯叫我等着,让我难受难受;我要喝水,包夹犯说等会儿,有时一等一个上午没水喝,到了中午开饭了,菜里有汤,渴了,想喝汤,包夹犯将菜碗拿走,说:“汤里有泥沙,不卫生”,不给喝汤。

这样到了三月八日,晚上九点时,中队长走进谈话室,问我“想通了没有”,我说想法跟以前一样,中队长咆哮起来:“我有的是办法叫你认罪,你以前在劳教所认过罪,劳教所有什么办法,我也有什么办法,你等着!”他准备实施更加极端的手段。第二天,当时的裘副监狱长意外踱进五·五监室,见整个中队空荡荡的(因别人都出工了),只我一人在谈话室面壁,旁边有人看着,他就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转过身来跟他反映实际情况,跟他讲真相,结果他叫停了这种体罚政策。

两个月后,五月九日,中队又开始对我体罚,只是程度比以前有所减轻,有时让我坐下来看看新闻联播,算是让我休息了,有时上午让我坐五分钟,下午坐五分钟,也算是让我休息过了,上级领导来检查工作时叫我坐下,领导一走又强制我站。夏天到了,天气炎热,也不能正常洗澡搞个人卫生。

到十月三日,我碰到中队长,向他提出要求,要写信给监狱长信箱、检察信箱反映我的遭遇。中队长勃然大怒,对我进行威胁恐吓,扬言要“弄弄”我,在他们的包夹下,我无法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中队长调走了,新来了一个指导员接管了相关工作,通过讲真相,我渐渐改善了一点环境,到最后两三个月时,能够有限的看看书报,开帐时购买点食品。

二零一二年五月非法的刑期满了,我走出了监狱。

四、真相终会大白

在整个非法关押期间,监狱一方面对我威胁恐吓施加暴力,另一方面妄图对我洗脑,逼我学习诬蔑法轮功的材料,其中有一本是浙江省第二监狱教改科编的歪曲法轮功的,这个二监也非法关押了一批法轮功学员,暴力强迫写违心材料,又拿出去骗人,这是中共多少年来惯用的伎俩。对此,我严正指出:一个人只有在自由环境下作出的选择才代表他的思想,在监狱这种暴力场所的言论并不代表他真正的抉择。

在中共监狱里,包夹犯可以违规违纪而不受处分,相反还经常拿到奖励多减刑。那个长期对我进行打骂、体罚、刁难、干扰我睡觉的包夹犯张义昌,不但不受处分反倒被评上了二零一一年度改造积极分子。监狱有个政策,评定改造积极分子时要经过全体服刑人员的评议,这是一项重要指标,用以“证明”监狱的工作公正透明,评议的结果是,全中队多达三分之一的人投了反对票,反对张义昌当选,张义昌照样当上了改积分子,获得了监狱的减刑奖励。

二零一二年大年过后的某一天,大约在二三月间,我五名大学同学来监狱看我(也许是被狱方请来做洗脑转化的),我当场揭露狱内打骂体罚不让睡觉等黑暗内幕,当时教改科做“转化”的警察高某问:“那是你上次在这儿坐牢的事,这次也这样吗?”我说:“是的。”高问:“我怎么不知道?”我当场说:“你是知道的,大体情况我跟你讲过。”高无言以对。当时在场的还有教改科的洪科长及我所在中队的警察李某。

这个监狱里多数警察和犯人是不明真相的,因为这个环境很封闭,“六一零”系统在推行这套迫害政策时有专职警察在做,其他警察很少过问甚至不能过问,所以多数人不明真相,就连做所谓“转化”的很多警察也是不明真相的,所以还得善意的智慧的讲真相。

在此也奉劝极少数明知法轮功是被迫害却还要推行错误政策的人:不要为了转眼即逝的蝇头小利而出卖良知,不要利用职务之便、利用封闭环境欺骗周围的人,真相早晚会大白于天下,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6/浙江省第四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洪长的再次迫害-274491.html

2010-03-27: 杭州大法弟子洪长第三次被非法判刑,现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
2009年6月5日,杭州大法弟子洪长在街上发真相光盘时被恶人举报遭杭州上城区警方绑架 ,关押在杭州转塘看守所,后无音讯。
近期经多方了解,洪长已在2009年被上城区伪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现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五大队五中队。
洪长这是第三次被绑架判刑。第一次2000年被劳教一年;第二次2001年被绑架判刑5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7/220490.html

2009-07-07: 杭州大法弟子洪长于六月六日被绑架

杭州清波派出所于六月六日将大法弟子洪长绑架,并反铐洪长双手强行推押至其住所,进行非法抄家。过程中并未出示任何合法的搜查文件,并且在推押过程中谎言洪长是小偷,直到周围认识洪长的人都替他说话,说这么老实善良的人怎么会偷东西?于是派出所的所长继续编造谎言说是炼法轮功入迷了,以此迷惑周围群众对他们暴行的抗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7/204047.html

2009-07-05: 杭州大法弟子洪长被绑架

五月下旬,杭州大法弟子洪长被上城区清波门派出所绑架,派出所的所长伙同几个恶警将洪长反背双手,绑架到其租所进行非法抄家。

过程中,洪长拒不配合,周围的人询问,恶警向周围的人谎称是抓小偷,可见其心虚之甚。

洪长被非法关押在杭州市转塘镇象山村上城区公安分局看守所2狱201室,邮编310024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5/204007.html

2006-10-13: 浙江省第四监狱对洪长的迫害

浙江大法学员洪长,1999年7月后屡遭迫害,先后被监视居住两个月(在杭州江干区巡特警大队二中队)、劳教一年(在浙江龙游十里坪劳教所)。在劳教所他曾经遭受酷刑折磨,后来因邪悟转化了,走了很大的弯路。解教后,他向世人重新声明了信仰立场,并给邪恶曝了光,为此洪长在2001年5月再次遭到绑架,被判刑四年,于2002年2月投入浙江省第四监狱。

洪长刚进监狱就被5名包夹人员不分昼夜地看管起来,此后最大限度的失去了自由,被剥夺了种种正当权利,过着囚中囚的生活。

在这种情况下,监狱反复逼迫洪长学习所谓揭批材料。监狱给洪长看的第一篇材料就是一篇造谣文章,该文题目是《社会主义法制神圣不可侵犯》,它编造了两句话、打上双引号冒充法轮功书上的原话,并以此为据攻击法轮功。洪长马上在思想汇报中加以揭露,要求监狱机关翻开法轮功书籍加以对照,澄清事实,结果时任入监队指导员的周苗忠说:“文章的真假我们不管,上面让我们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

道理没有了,就看暴力,他们开始对洪长体罚。2002年3月4日~4月7日期间除周日外,他们强迫洪长立正静站,每天从早上7时许一直站到晚上8点正(只有吃中饭晚饭时可以坐下),每天要立正12个小时,在洪长站得双脚浮肿非常痛苦时,他们在洪长身边反复朗读那篇造谣文章强行灌输。4月7日洪长叉开双脚拒不立正,他们一拥而上,反拧洪长的手臂,踩住洪长的双脚,强迫洪长两脚保持立正姿势,如此折磨两天,(在入监队三组监室。)

后来洪长被送到校务中队。2002年8月28日~12月1日他们又对洪长进行了三个月的体罚(每天从早上6:20~晚上8:30)。

2003年5、6月间洪长开始罢工罢课,以此抵制监狱的不法行为,争取正当权利。6月10日洪长因为炼功(是一种权利也是一种抗议),被戴上20多斤重的脚镣,直至7月20日方才下掉。(此时洪长已被移送到入监队老残组。)

2003年7月19日,全监召开所谓揭批大会,强迫转化了的学员上台悔过,并组织全监犯人观看录象转播,洪长拒不观看,翌日,他们再次逼迫洪长洪长驳斥警察: “你们暴力逼迫他们转化,又逼他们上台悔过,这算什么教育?他们讲的都是违心话。”警察无言以对,就将洪长投入禁闭室禁闭半月,8月4日放出。

十大队当时的教导员鲁××、副大队长章继光、入监队老残组中队长杨珠文等对洪长进行威胁失败后,决定暴力折磨。自2003年12月10日起他们胁迫犯人开始在夜里骚扰洪长睡觉,(用泼冷水、掀被子、殴打等方式。)两三天后他们将洪长同监室的其他犯人清理走(害怕看到的人太多),专门腾出一间屋子关上门窗秘密迫害,(为此老残组其他监室大规模调整床铺,监室拥挤不堪,折腾了好一阵。)此后开始通宵不让洪长睡觉,直至12月26日一连十几天不让洪长睡觉。老残组中队长杨珠文扬言说:监狱已决定把洪长当成精神病处理,死了白死,因为狱方曾给洪长做过心理分析,鉴定洪长有精神问题(这是恶人的谎言)。12月10日~26日这十几天中,一开始还允许洪长夜间躺在床上,后来不许上床了,允许坐,后来坐也不太让坐了,因为刚一坐下就会睡着,在几秒钟内睡着,一睡过去就翻倒在地,连人带凳子一起翻倒,那就叫洪长来回走动,看到洪长走路的人说:洪长没魂了。生死关头洪长没有任何妥协,邪恶未能得逞,12月26日狱方开始给洪长少量睡眠时间,后来睡眠时间慢慢延长,至2004年1月农历大年初一那天开始允许洪长通宵正常睡眠。此后被清理出去的其他犯人又搬回了监室。

从 2004年3月29日起,新一轮迫害开始了。他们从新犯组调来一批包夹人员,将原来那批包夹人员撤下,换一批人逼迫洪长,又大动干戈腾空了一间屋子专事迫害。他们怕人看见,大白天也关上门窗,门上贴着布告:“未经警官批准,闲人不得入内”。3月29、30、31一连三天三夜不让洪长睡觉,4月1、2日夜里分别让洪长睡了5个多小时,从4月3日起又不让睡了,此后直至4月11日一连9天9夜不让洪长睡觉,不但不能睡,这前后十几天他们一直逼洪长站着,每天要站20个小时以上(4月1、2日除外),如若不站就是拳打脚踢,每天从早站到晚,再站到第二天天亮,只一日三餐允许坐下(吃),(有时夜里12点左右允许坐片刻)。他们在折磨洪长的时候,还每天对着他放碟片,逼他看所谓揭批材料,强行洗脑。

这期间他们还在老残组活动大厅专门针对洪长开了个批斗大会,(他们开过两次专门针对洪长的批斗大会),黑板上是现场批斗大会几个大字,章继光、杨珠文等在上面坐着,下面是一百六七十、七八十号犯人,中队长一声令下,两包夹人员架着洪长押到主席台前,他们当场播放洪长以前在劳教所认罪时被拍的录象,然后安排几个犯人上台发言,编造出洪长的“反改造言论”,与洪长划清界限,洪长在主席台前大声抗议,警察恼羞成怒,当场反铐住洪长的双手,并用电警棍顶住洪长的脖子电击。形同文革批斗会。

到了后来洪长生命极度危险,有时站着站着闭上了眼睛直挺挺一跟头栽倒在地。到了4月11日,监狱里出了一件事,关押在仓库中队的一名法轮功学员非正常死亡了,狱方有所顾忌,当天夜里,让洪长完整地睡了一宿,第二天晚又让他睡了一宿,至4月13日,监狱将洪长的睡眠时间缩短至6小时,后来很快缩至3小时,还是每天逼他站着,从早站到晚,从晚站到翌日凌晨3点,然后让他睡3个小时至早上6点将他弄醒继续站立,如此直至2004年5月23日,洪长始终不曾屈服,监狱最终放弃了对他的“转化”。

那位死去的学员名叫陈乃法,福建人,捕前系浙江瑞安交警,后来监狱给他定了性,开大会时诬蔑说他是为了“追求圆满自杀”的。

2005年5月9日,洪长刑满释放了,4年中,他不认罪不“转化”,不背监规,堂堂正正走出了监狱。

洪长在四监遭受迫害的情况,狱中很多人都知道,甚至那些参与迫害的犯人也有良心发现的,其中有个人给洪长下跪过求得他的原谅,还有两人因不愿参与迫害遭到了狱方的威胁,其中一人被撤离了岗位撤消了奖励。利诱威逼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是文明社会所不齿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3/140092.html

2001-12-27: 浙江十里坪劳教所的恶警李洪青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直属中队的负责人,他在不法所长薛永兴的带领下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恶警在大冬天的情况下把学员衣服扒下来,只剩内衣内裤,手脚扎在座位上不让上厕所不让睡。一天只让吃二三口饭,还把门窗打开通风,有的学员被折磨得晕过去后,就给打上吊瓶接着折磨,致使有几位学员残废。有的学员不放弃修炼就一直被邪恶之徒们关在小号里,受着非人的折磨。

2000年7月,省劳教局的郭晓明处长立了军令状来十里坪蹲点,十里坪开始了更邪恶的一轮迫害。首先抄走了劳教所内所有学员的纸、笔、墨水等,并说其他被劳教人员给我们纸笔都要增加刑期,指派其他被劳教人员全天监视限制我们的行为。一次在大热天里强迫一个学员待在作细纱的电动机旁,另一次把其双手铐在车间大门内,只能脚尖着地,门还不时地开关。缙云县的学员樊中庄双手双脚被绑在铁栅门上,象一个“大”字,后来又被强制坐“控制椅”,即双手双脚被捆在椅子上,叫两个犯人轮流看着,不准睡觉、進食、解手、闷热的天气还被迫穿着厚劳教服。杭州的洪长被灌辣椒水、被打火机烫身体、口渴只能喝盐水。这些披着管教外衣的邪恶势力的走卒还用钢管专门制作了一把椅子,手脚固定后,身体无法坐实。后来杭州的洪长和汪大伍关禁闭就被捆在这种椅子上达四五天,不准穿衣服。衢化的学员祝宏万曾被罚站在太阳底下,面对太阳不准合眼。祝宏万和舒敏被强迫坐控制椅长达七八天,祝宏万在一天早上起床时突然口喷淤血一大滩,他才大学毕业后工作不久啊。凡是在劳教中声明坚定修炼的人一律被强制坐控制椅,直到数次昏死后才被人背出禁闭室,手脚伤处裹着厚厚的纱布。龙泉的舒伟民被吊了九天九夜,手上印痕深可及骨,几乎残废。缙云县的学员李建成被吊的手指都伸不直了,还在被迫做打火机。还有任意延长坚定的学员的劳教刑期的等等违法罪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7/22127.html

2001-08-04: 洪长已判刑一年半,被放出。现在又因传递真相被抓。

2001-05-11: 浙江大法弟子洪长在宁波普陀被抓。

2001-04-15: 浙江省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浙江省大部份大法男学员被关押在十里坪劳教所(地址:浙江龙游,邮编324402 电话0570-7066002),下面是部份被关押男学员的名单:

汪大伍(杭州)30多岁 研究生 因在网上发表澄清事实的声明而被劳教
王剑军(杭州)
李冠凯(瑞安)
徐绿海(温岭)
樊中庄(缙云)40岁左右 舒保民(缙云) 李建成(缙云)
熊伟(金华)26岁 律师 朱利民(金华)30多岁 朱作新(金华)30多岁 洪长(金华)32岁研究生
邵小山(兰溪)40岁左右
戴洪伟(江山)20多岁
舒敏 陈廷卫 孙小军 林以华 祝宏万 金子华 陈武勇 蒋孝秋 夏正清 金建南 付越
韩平 华建豪 张怀军 彭晓东 陈贞洪 江家林 朱广朝 戴伟勇

浙江省大部份大法女学员被关押在莫干山劳教所,下面是部份被关押女学员的名单:

周丽(26岁 原中科院) 方雪英(浦江) 叶敏 俞雅敏 吴燕云 陈益民 赵爱玲 项进英 陈碎花 沈筱萍 周爱女 徐坚薇 陈枝仙 梁何妹 张湘英 田伟华 王丽君 俞丽英 俞桂英 姚红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5/9943.html

2000-09-22: 洪常,硕士研究生毕业,在去年年底被非法关押3个月后,后又被判劳动教养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2/1632.html

杭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71)

2019-11-11: 1、杭州市中级法院法官高强曾多次参与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区号 0571)
高强 电话:87393132
杭州市中级法院刑庭其他电话:
87393134、87393129、87393131、87393132、87393128、87393105、87393127、87393135、87393130、87393133、87393104、87393123、87393126、87393103、87393079、87393069、87393072、87393073、87393071、87393073、87393076、87393077、87393078、87393101、87393102、87393080、87393081、87393085、87393108、87393112、87393115、87393113、87393109、87393107、87393117、87393116
杭州市中级法院审管办电话:
87393320、87393319、87393321、87393058

2、直接参与迫害单位及人员信息(区号 0571)
(1)、杭州市西湖区法院
地址:杭州市文二西路9号 邮编:310012
主审法官:朱冠琳 周燕芳 电话:88497959
刑庭其他办公电话:88497959、88497960、88497870、88497957、88497958
审判管理办公室:88497923、88497842、88497930、88497924
法院办公室:88497866、88497967、88497850、88497898、88497931、88497992
(2)、杭州市西湖区检察院
地址:杭州市西湖街道梅灵北路8号 邮编:310007
办案人员:
检察员:金宏 电话:87933713
检察员助理:季青伟 电话:87933726
西湖区检察院其他办公电话:87933718、87933732、87933734、87933704、87933757、8793370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71)

2009-07-14: 杭州市上城区公安分局清波派出所(杭州市上城区四宜路61号 邮编310002)
相关人员电话(区号0571)
办公室    手机
黄 凡  所长   87780282  13905819929
刘玲玲  指导员  87780215  13588190725
赵 俊  副所长  87780281  13858191857
金一飞  副所长  87780237  13605809491
陈卫国  副所长  87780237  13588806110
江 铁       87780216  13588421938
韩绕星       87780216  13738038825
杨成东       81530502  13805729387
余 冰       87780215  13858091203
李光伟       87818089  13957153350
李小明       87780216  13906529900

杭州市上城区公安分局相关人员电话(区号0571)
办公室    手机
刘一民 局长    87281001  13805770588
吴志平 政委    87281006  13958029003
何国新 副局长   87281010  13906506533

浙江省杭州大法弟子潘峰6月被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分局浦沿派出所绑架的信息补充。

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分局(区号0571 邮编310051):
办公室     手机
朱伟静 局长   87702118   13806507667
马根强 政委   87702199   13806504777
陈宪章 副局长  87702192   13805722495
吴士毅 副局长  87702296   13805722497
陆 钧 副局长  87702202
田少华 副局长  87702528

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分局浦沿派出所(区号0571 邮编310051)
办公室     手机
所长   86617445   13806816189
指导员  86618990   13858010011
钟如圣  86612367   13588435305

2009-07-07: 参与绑架的清波派出所副所长 赵俊
所长 黄凡,电话0571-87780213 0571-87780283

2009-07-05:
上城区清波门派出所:杭州市上城区四宜路61号
电话:0571-87780213、0571-87780283
副所长,金一飞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