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孝感 应城市 >> 詹炜, 男, 32

詹炜
湖北省应城市邮电职工詹炜,军大毕业,被应城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詹炜的洞房成了他的灵堂,他的未婚妻至今(2003-05)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

出生时间: 1970年生
个人情况: 毕业于某海军学院, 原湖北省应城市邮电局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应城市
拘留时间: 2001年国庆期间去北京上访
有关恶人: 公安局长──周尚志 恶警程兆贵政 保科何建设
个人近况: 2002年1月23日 迫害致死 (2003-05-0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5-0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0(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恋人: 杨艳红(未婚夫詹炜) 詹炜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8-21: 湖北应城市詹炜生前遭受的迫害

湖北省应城市法轮功学员詹炜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说真话的权利,1999年7月20日以后,被绑架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次,被骚扰多次,2002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

当时的应城公安局长周尚志在一次吃喝行乐时对他的手下说:“你们对法轮功只管抓,只管往死里打,出了问题我担着。”当时的城中派出所恶警李京波曾得意洋洋的说:“詹炜就是我们整死的。”

詹炜,男,1970年出生,海军工程学院毕业,生前是湖北省应城市邮电职工。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体有多种疾病,再加上失恋,身心终日在痛苦中煎熬。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他身体健康了,心情舒畅了,心胸宽广了,正气十足了,明确了人生的目标是做高境界中的好人、返本归真。

他处处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领导分配工作从来不挑,工作尽职尽责;他乐于助人,一次,他把投稿的稿费和报社给他的奖金中的两千元捐给了灾区;他在家孝敬父母,尊敬兄长;处处替他人着想:平时走在路上看见路上有石头,他便把石头弄到路边去,以免别人骑车摔到。就是这样一个有口皆碑的好人,1999年7月20日以后却屡遭迫害。

1999年7月20日,詹炜到应城市政府上访,被应城市城中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好几天。上访无门后,他张贴法轮功真相粘贴,被恶人告发,公安局政保科、居委会、派出所经常到他家骚扰(特别是他们认为的“敏感日”),搅得他全家不得安宁;公安局政保科的恶警三天两头的找他单位的麻烦,一去就是大吃大喝。单位领导说:“不到半年就花去了一万多元的招待费(招待政保科的人)”;他们经常逼詹炜写违心的“认识”和“三书”。

后来,城中派出所恶警李京波无缘无故将他抓到派出所,逼他写诬蔑法轮功的材料。他不写,就被非法拘留15天,拘留所勒索“生活费”300元(没开收据)。

1999年10月19日,恶警李京波和政保科恶警徐国华无故将他从单位先后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和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接着他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先后被劫持到孝感劳教所和沙洋劳教所迫害。

刚入孝感劳教所,恶徒罚他双膝跪地十几小时,逼迫他放弃修炼,他决不放弃,以致第二天家人接见,双腿红肿不能行走。恶警为了阻止他炼功,大冬天强迫他在地上睡觉,唆使犯人用烟头将他的一个手指甲烙掉,用铁丝刺他的手指,不让他吃饱饭。

又一次,詹炜绝食抗议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绝食三天后,牢头王银祥与徐进兵喝完酒后,在恶警马强的授意下,当着三、四十名犯人的面,从床上抽出一米多长、四方形有拳头粗的木棍,强迫詹炜赤膊跪在地上,徐进兵审问,王银祥用棒子狠狠的抽打他的背部,边打边问他有关法轮功的问题。詹炜一边忍受剧痛,一边坚定的慈悲的向在场的人讲真相。在场的所有犯人都不忍心看,有的捂着眼睛,有的说太残忍了。他的整个后背都印着棒子粗的血痕。

2001年10月2日,詹炜到北京天安门去为法轮功鸣冤,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北京警察向他单位来接他的人勒索了一万元。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等人将他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看守所恶警给他戴脚镣、手铐不让他炼功。他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的情况下,经常在号子里喊“法轮大法好”,以救度身边不明真相的警察和在押人员。他每喊一次就被恶警拖到空闲监室去,用拳脚打,或棍棒抽打,或吊起来打。恶警不仅自己打,还唆使刑事犯人将他往死里打。数不清他被打了多少次。这一切都是在看守所所长汤竹青、看守所指导员宋江、看守所副所长何么年、政保科科长聂么山、恶警何建设的授意或直接参与下进行的。程兆贵是看守所打他的恶警之一。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三个多月里,詹炜三次长时间绝食绝水抗议迫害,最后一次绝食绝水八天后严重脱水。恶警多次将他按在木板上对他进行野蛮灌食迫害,致使他内脏受损。据悉,看守所警察不但不闻不问,反而将他进行毒打,当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才送往医院。在送往医院的前一刻,应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大队长何建设还疯狂地毒打詹炜,用脚猛踢其腰部、背部,在送医院的路上还不断地用拳殴打,口口声声要将其打死。到医院时,当他们看到詹炜已有生命危险时,才叫其家人来接。

家人于2002年元月20日晚8点将他接回家。回家后他拉的尿里带血,而且是血块,两手指甲瘀紫。原来身强体壮的他,如今瘦得只剩一副骨架,身上遍是伤痕,双眼深陷。他对家人说他的胃痛得厉害。回家后的第三天(2002年元月23日),他含冤离开了人世。

詹炜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几次到市610和公安局去要求放人,恶人说詹炜上北京影响了他们的“政绩”。

公安局和610恶人害怕他们的罪行暴露,封锁了整个殡仪馆,里面全是便衣、特务,不准开追悼会;不准炼法轮功的人进殡仪馆去看他最后一眼,还绑架了不少法轮功学员;跟踪、监控许多法轮功学员;抢走现场给詹炜拍下的照片,不准家人、亲友及照相馆存放他的照片。詹炜的亲人行动受到限制,连詹炜的墓地还天天有警察值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21/湖北应城市詹炜生前遭受的迫害-296269.html

2006-12-03:湖北应城市大法弟子严三明遭绑架

大法弟子严三明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在应城市郎君镇龚集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遭到郎君镇派出所恶警李京波、刘超、徐汉鹏绑架,严三明正念抵制,恶警李京波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电棍电严三明,严三明的皮带被恶警扯断。

大法弟子赶往郎君派出所讲真相,恶警刘超用手机拍照,当大法弟子正告刘超侵犯公民肖像权时,刘超厚颜无耻地说:“你去告!”恶警李京波当着大法弟子的面叫嚣:“詹炜我知道,詹炜的死与我有关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43773.html

2004-04-02: 我和詹炜在孝感劳教所遭受的毒打折磨
1999年7月,江氏迫害大法,詹炜因贴大法真象传单被送進孝感劳教所劳教一年。刚進所,恶徒罚他双膝跪地十几小时,逼迫他放弃修炼,他决不放弃,以致第二天家人接见,双腿红肿不能行走。

我因准备上访,也被送進此劳教所,進所第一天,狂风呼啸,大雨倾盆。办理入所手续时,牢头朝我脸上左右开弓,双脸被打木。又踢一脚,满脸盆的物品撒落一地。到了监室,一牢头命我跪到地上,对我拳打脚踢。另一刑事犯拿起小方凳砸我脸,边砸边骂:法轮功好不好?我说:炼功使我身体变好了。这时同监室的一个很威武的小伙子示意我看他的笔记本,上面有一句话:主意识要强。他就是大法弟子詹炜

2000年4月初八,天下着小雨,5名大法弟子在球场炼功,震惊了劳教所的犯人与恶警。我被三、四个犯人从一楼撕扯到三楼。一恶警问我干啥呢,我说:炼法轮功呢。我说完,恶警一拳打在我左鼻孔,血直往下流,然后将我抱起,双手按住我两肩,用膝直往我胸口上擂,直撞得我头昏眼花。全大队开紧急会议要迫害我们几个炼功的人。晚7时,牢头在恶警的授意下,扒光我的衣服,强迫我只穿一短裤头跪在地上,用细细的扫帚抽打我后背、臀部,每抽打一下,就火辣剧痛,鲜血渗出。整个后半身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折磨我近半个多小时才住手。又命一刑事犯监视,强迫我双膝跪地打赤膊任蚊虫叮咬,直至深夜12点才能上床休息。

詹炜从这天开始绝食炼功,抵制对我们几个大法弟子的迫害。绝食三天后,牢头王银祥与牢头徐進兵喝完酒后,在恶警马强的授意下,当着三、四十名犯人的面,从床上抽出一米多长、四方形有拳头粗的木棍,强迫詹炜赤膊跪在地上,徐進兵审问记录,王银祥打,边打边问: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法轮功最终结局如何?詹炜坚定地回答了每一个问题,同时看出他在剧痛中忍受着每一棒子。所有的犯人不忍心看,有的捂着眼睛,有的犯人说太残忍了。整个后背都印着棒子粗的血痕。后来,马强也曾威胁我,再炼功就用棒子“伺候”。

后来,我也被牢头借故命我“挖墙”,就是身子呈90多度弯腰,前额顶着窗棱站立。用行军床上四方形同样的棒子打我的背部,每一棒子都钻心痛,而且直往肩胛骨上打。

再接下来,对我们進行苦役折磨。每天早晨吃一个馒头、一碗稀饭。吃的菜是一桶水上漂满了青虫。搬石头、打夯做房子、挖沟。打赤膊在太阳下和石灰,皮一层层往下掉,手上脚上都是老茧。


湖北省应城市大法弟子詹炜被迫害致死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6/49730p.html
詹炜,男,1970年生人,军大毕业,生前是湖北省应城市邮电职工。2002年1月23日被湖北省应城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明慧网曾报道过)。詹炜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体上有多种疾病。后又失恋,心灵上受到更大的打击。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走上修炼之路,从此身体健康了,精神振作,心胸宽广了。他从小胆子小,不敢走夜路,可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正气足了,不怕走夜路了。
修炼法轮大法后,詹炜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对不认识他的人都好。领导分配什么工作从来不挑,对工作尽职尽责,乐于助人。他把自己投稿的稿费连同报社奖给他的两千元钱都捐献给了受灾的农民。只要是谁有困难他都乐于帮助,从不背后说别人的坏话。九八年全国性的大水灾,上级领导号召捐款,他当时就将自己身上带的钱都捐给了灾区。在家孝敬父母,尊敬兄长。平时走路遇到路中有石头,他就把石头搬到路边去,怕别人骑车被摔倒。他每天都坚持写修炼体会,回顾一天自己是否按照大法的要求在做,遇到矛盾找自己,争取让自己尽早达到无私无我的标准。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惨遭迫害。自1999年7月20日因江xx从个人的私利出发,不顾老百姓身心受益的事实,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镇压,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抄家,电话监控。他因此去当地政府上访,讲真相被非法拘留几天,后他家人找人说情才放回家。当他从电视上看到恶人对师父的诽谤时,他难过得哭了,于是他就自己写了证实大法的材料自己出去张贴,他说,他要证实法。因被恶人告发,从此他家里人就没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每天都有公、检、法的人开着小车在他家的门前穿行,公安政保科不断来人到他们家骚扰,电话被监控,一家人整天沉浸在恐怖之中。他父亲怕儿子被抓走,怕他母亲在外面被抓走,整天坐立不安,心如刀割一般。还有居委会也经常有人到他家骚扰。他母亲的身份证也被他们收走了。每到邪恶认为敏感的日子,派出所、居委会就轮番到他家干扰人的正常生活,还不让他母亲串门,走亲戚。他父亲不是修炼人,他父亲本来就胆子小,这下可吓坏了,只要听到电话铃,他父亲就心情紧张,不敢去接。

詹炜的工作单位也是不得安宁。公安政保科的人三天两头去找麻烦,一去就是吃喝,单位领导说:“不到半年单位就花去了一万多元的招待费。”公安政保科的人今天找他写“认识”、写什么“三书”,明天又是问他要法轮功还是要党员,他说:如果二者只能选择一个,那就要法轮功,这下就更麻烦。有一次,他未婚妻陪他一起到单位去加班,詹炜写材料,他未婚妻(她不是他单位的职工)看书,城关派出所的所长无任何理由把他抓到派出所,要詹炜写诬蔑法轮功的材料,他不写,就将他非法拘留了15天,经家人保释才回家,还交了300元钱,也没开收据。没过多久,恶警又不知为什么把詹炜从单位非法抓走,关進了第二看守所。在第二看守所里他绝食抗议,他们又把他从二看守所转到第一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判处劳教一年。这时正值他父母为他办结婚之事,因他被非法判处劳教,结婚之事没办成。

在劳教所里,因他坚持炼功,管教指使牢头不让他睡床上,要他睡地上。这时已是冬天了,他手都冻烂了。邪恶管教还用铁丝刺他的手指头,还不让他吃饱。每逢家人探视时,進门还要检查,如家人给他带好吃的就没收。他未婚妻因他被非法判处劳教心里难受,她觉得做好人不应该被关押,她就去北京上访,结果他未婚妻也被关押了。这一下家里就更不得安宁了,他父亲的精神压力更大了,这哪是人过的日子。他父亲说:“我们一家人都是好人,没有人做坏事,如今来往于公安、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这是为哪般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他父亲整天想从电视中看到法轮功能有一天平反了他们才有好日子过。

2001年10月2日,詹炜为了证实大法,他登上天安门城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北京天安门警察抓捕。应城市公安和他单位去北京领人,北京警察向他单位要了一万元钱才让他们把人接回当地。回当地后,公安又非法拘留他,他绝食抗议。家里人多次去看他,他们不让见。家里人找到610头子,要求放人回家调养身体,他们不同意。他母亲也曾多次去公安局要人,他们就是不放人,理由是:詹炜上北京影响了他们的政绩。这些邪恶的人根本不把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当人,而是当死囚犯一样的对待。他们按照江氏流氓集团的密令:把法轮功弟子“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他们对詹炜百般折磨,用脚镣、手铐铐手脚不让他炼功。詹炜不配合邪恶,不穿号服、不签字。在看守所里喊“法轮大法好”,每喊一声就被恶警拖出去毒打一顿。他在看守所里关押的3个多月时间里3次绝食绝水抗议。最后一次绝食8天,因他一進看守所就绝食,身体已经很虚弱,再加上在看守所里伙食极差,又绝食绝水,警察见此情况就强行将他按在木板上灌食,致使他的内脏受到损伤,回家时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晚上8点钟突然通知他家里人去接他),2002年元月23日,他终因身体受到残酷摧残而含冤离开人世。他回到家时拉的尿里带血,而且是血块,他对家里人说他胃疼。在殡仪馆里,有认识詹炜的人说:“这样一个好人都被迫害致死,这是什么世道啊?”

詹炜的洞房成了他的灵堂,他的未婚妻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一个完好的家庭就这样被江氏邪恶集团搞得家破人亡。这是江泽民邪恶集团对大法弟子施行灭绝政策[注]的又一铁证。

[注]江泽民亲自策划和推行的灭绝政策之一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
洞房变成了灵堂
詹炜,男,70年出生。毕业于某海军学院。原湖北省应城市邮电局职工,为人善良,正直,在单位深受领导、同事好评,都认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詹炜96年得法并坚定修炼。99年10月因张贴揭露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传单和传递法轮功资料遭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10月去北京,在天安门打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好”,后被非法押送回应城,关押在应城第一看守所。由于詹炜在看守所坚持炼功,高呼“法轮大法好”,要求无罪释放,并绝食抗议,经常遭到吊打,棍棒板抽打,并野蛮灌食。他的未婚妻因他被非法劳教心里难受,觉得做好人不应该被关押,她就去北京上访,结果他未婚妻也被非法关押了。詹炜的父亲精神压力更大了,说:“我们一家人都是好人,没有人做坏事,如今来往于公安、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这是为哪般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他父亲整天想从电视中看到法轮功能有一天平反了他们才有好日子过。由于被长时间折磨,詹炜生命极度危险,看守所和公安局为了推卸责任,把詹炜交给了他的家里,经医院抢救无效,2002年元月23日詹炜惨死于应城市人民医院。

詹炜的洞房成了他的灵堂,他的未婚妻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一个完好的家庭就这样被江氏集团搞得家破人亡。

当亲人给他整理遗体时,原来身强体壮的他,已瘦得只剩副骨架,身上遍是伤痕,双眼深陷。警察封锁了整个殡仪馆,里面全部是便衣、特务,除仅有的几个亲属能入内外,其他来悼念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不让见,还非法抓捕了不少人。市610头子害怕消息传出去,动用几乎应城市全部的警察跟踪、监控应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还不断地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用最流氓、最恐怖的手段抢走法轮功学员拍下的詹炜受迫害的照片。詹炜亲人的行动受到限制,处处有便衣。更令人愤怒的是,连詹炜的坟头还天天有警察值班,亡者入土都得不到安宁。听闻詹炜遇难这一消息的人,无不落泪、悲伤,都说:“这么好的人,竟如此遭迫害,冤哪!”应城市610已激起广大群众的愤怒。
----------------------------
湖北省应城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建桥,男,42岁,曾任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所长,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的直接指挥参与下,应城市大法弟子詹炜和宋华平先后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71318.html

2002-04-04:詹炜
詹炜,湖北应城大法弟子,因坚修大法被应城610恐怖组织迫害致死。

清明近,倍思亲,忆同修,更精進。
敬同修:法理明,冒天胆,兑誓约,邪恶惊。
敬同修:浩气正,感天地,泣鬼神。
敬同修:正念纯,惜大法,胜生命。
敬同修:苦海尽,正果临,同庆日,显光明。

大法弟子詹炜被虐杀前后实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0/24063.html
同修的伟大──忆詹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0/24064.html
湖北应城市大法弟子詹炜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9/24004.html

詹炜(Zhan, Wei),男,32岁,湖北应城市法轮功学员。于2001年国庆期间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于湖北应城市第一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詹炜于2002年1月开始绝食抗议。绝食八天后严重脱水,于2002年1月23日去世。

詹炜生前是湖北省应城市城关人,在应城市邮政局办公室工作。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10月因张贴揭露江泽民集团谎言的传单和传递法轮功真相资料遭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10月他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打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好”后被非法押送回应城,关押在应城第一看守所。由于詹炜拒不配合邪恶,在看守所坚持炼功,高呼“法轮大法好!”要求无罪释放,经常遭到警察的吊打,棍棒板抽打,他以绝食抗议看守所的非法关押和残酷迫害,被野蛮灌食。由于长时间受到折磨,致使他生命垂危,看守所和公安局为了推卸责任,把詹炜交给了他的家里,经医院抢救无效,三天后于2002年元月23日惨死于应城市人民医院。

应城市公安局为了封锁消息,强行把詹炜的遗体送入应城市火葬场,并派警察把守,当天有部份学员想给詹炜守夜,都遭到警察无理的驱赶,之后警察企图抓捕到过火葬场探视的学员,迫使部份学员被迫离家出走。
应城大法弟子詹炜2002年元月23日下午被应城公安局和应城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临死前,守候在他身边的大法弟子说当时他非常难受,可以看得出他处于极度痛苦中,但他都默默地承受着。詹炜亲口告诉身边的功友:我在看守所里经常遭到看守所的干部和公安局政保科的警察毒打,我今天之所以这样,全是它们迫害的。在看守所里毒打我的有看守所的恶警程兆贵,还有政保科的何建设与另一个恶警,它们对我拳打脚踢,往死里打。另外还经常遭到其它恶警的毒打。

应城公安局和看守所之所以敢这样逞凶,是因为有一个极其邪恶的公安局长──周尚志。它曾在一次吃喝行乐时鼓动它的一帮爪牙说:“你们对法轮功只管抓,只管往死里打,出了问题我担着。”

詹炜死后,应城公安局唯恐走漏消息,暴露罪行,一边强行把詹炜的遗体送入火葬场,派警察封锁,不准大法弟子進去,一边向外造谣说詹炜是死于喉癌,以推卸它们杀人的罪恶。

当天有部份大法弟子到火葬场想见詹炜最后一面,都被恶警无理驱赶出来。有位五十来岁的女学员刚到火葬场,就被一恶警一掌打倒在地。然后它们又打电话给这功友的爱人,反说她在火葬场闹事。

当天晚上,警察还逐个的威胁学员,说如果明天谁敢去火葬场,就抓谁。还追查透露消息的学员。其中东马坊派出所的指导员、恶警徐国华带领另二个恶警到一位去过火葬场的学员家威胁说:你不交出传递消息的人,就封了你的门面店(此学员在街上开有一家门面店做生意,曾被应城公安多次关押罚款、绑架,经济损失达七、八万之巨),把你抓走;他们动手去抓这位学员时,他用正念和智慧顺利走脱,现在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应城公安局唯恐落下犯罪的把柄,暗中调查所有的照相馆,是否在詹炜死前给其照过相,不幸的是詹炜被迫害的证据被邪恶之徒查出,几张相片都被它们销毁。

元月24日,由应城市公安局统一布置,所有的大法学员都被几个人跟踪监视,严防走露消息和到火葬场。还威胁学员说,谁敢把詹炜的死上到明慧网上去,就把炼法轮功的人都抓起来。

虽然邪恶之势如此嚣张,但隐藏不住对正义审判的极度恐惧,当天还是有学员突破封锁,到火葬场向所有在场的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使更多的人认清了应城公安局及江泽民流氓政府的邪恶,明白了法轮大法弟子的伟大。同时詹炜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也顺利通过明慧网传到世界各地,有力地揭露了邪恶。

正告应城公安:你们所犯的罪行全世界人民都已知道,正义的审判马上就要来到。

2002-01-27:湖北应城市大法弟子詹炜被迫害致死案的责任单位及电话
詹炜,男,70年出生。湖北应城市邮电局职工。于2001年国庆期间上北京正法,后被非法关押于湖北应城市第一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詹炜于今年一月开始绝食抗议。绝食八天后严重脱水,于2002年1月23日13:39时去世。

犯罪恶人榜:

汤竹青——湖北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712─3229-088(家)
宋 江——湖北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指导员:712─323-8953(家)
应城市公安局总机: 712─322-2123
周尚志——公安局局长(恶人): 138-7291-888(手)
程俊杰——公安局副局长(恶人):警号082688,712─322-8428(家)
詹华学——公安局恶 警: 712─322-0900(家)
聂幺山——公安局恶 警:警号082657,139-71940-576(手)
何霞江——恶人,市委书记,多次在省、地市级会上“表功受奖”
周尚志——恶人,市公安局长
程俊杰——公安局副局长,是2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主犯
刘江烈——市政法委书记主抓“610”办公室
徐学明——“610”办公室主任,不断加强迫害力度。
聂幺山——政保科,为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手
詹华学——政保科,为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手
周 涛——政保科,为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凶手,恶人周涛因此而升职。
汤竹清——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积极配合邪恶,
宋 江——恶徒在强迫洗脑班上还“因功受奖”。
刘红烈——市政法委书记: 712─322-2239
徐学明——“610”办公室主任
应城市邮电局邮票公司门市部:712-322-2190
湖北省应城市人民医院:712-322-2436
地 址:应城市城中西大街34号
邮政编码:43240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7/23884.html

2002-01-26:湖北应城大法弟子詹炜被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2002年1月23日,湖北应城市大法弟子詹炜被邪恶迫害致死。
詹炜,男,70年出生,今年满31岁,湖北应城市邮电局职工。96年得法,于2001年国庆期间上北京正法,后被非法关押于湖北应城市第一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詹炜于今年一月开始绝食抗议。绝食八天后严重脱水,生命垂危才被恶警送到医院强行打点滴。恶警眼看他不行了才让他家人接回。他回家第三天,即2002年1月23日13:39时去世。

詹炜去世前亲口对身边守候的大法弟子说自己是被迫害致死。据守候的大法弟子说,詹炜的死与正常的死亡不一样,有类似中毒症状,两手指甲瘀紫,左手(打点滴之手)最严重,右手次之。

请全体大法弟子齐发正念,清除邪恶。

犯罪恶人榜:
湖北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汤竹青
湖北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指导员:宋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6/23843.html

孝感 应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712)

2018-12-06: 湖北省孝感市中级法院: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0号,邮编432100
电话:0712-2323021
刑二庭主审法官李菁 0712-2326274、18727515007
刑二庭庭长李晓庆 0712-2322055、18727515606
院长王秋隆 0712- 2313961、18807290678
副院长王洁 0712- 232300213807294026
副院长罗锦骏 0712- 2323015、13871865217
邪党副院长雷超 18807291998
邪党副书记赵友华 15171224923
许志耕 0712-2312956、13907290592
刘学刚 0712-2323909、13871886333
罗亚东 18727510606
叶艾文 0712-2313690
张立新 0712-2320675

湖北省孝感市委政法委:
维稳办主任张忠胜 2280405、13907290116
防范办主任汪兴田 2280406、18071797688、13507295668
综治办主任陈显 2280403、18607293555
政治部主任杨泽堂 2280412、15907295678
调研员郭远鹏 2280420、13986509157
综治办副主任艾继武 2280412、18907290168
维稳办副主任丁忠训 2280413、13397279999

2018-10-17: 湖北省孝感市中级法院地址: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0号 邮编:432100
电话:0712-2323021 党委副书记:赵友华
院长:王秋隆18807290678
副院长:雷超、许志耕、罗锦骏
政委:窦志祥
刑事庭:罗亚东、鲁莉、黎艳平、张乐、叶艾文(0712-2313690)、张立新(0712-2320675)、董琳、李晓庆(0712-2322055)、黄康、李晓燕、彭建新、蒋春龙、李菁(0712-2326274)、陈涛(0712-232754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12)

汤竹青——湖北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712─3229-088(家)
宋 江——湖北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指导员:712─323-8953(家)
应城市公安局总机: 712─322-2123
周尚志——公安局局长(恶人): 138-7291-888(手)
程俊杰——公安局副局长(恶人):警号082688,712─322-8428(家)
詹华学——公安局警察: 712─322-0900(家)
聂么山——公安局警察:警号082657,139-71940-576(手)
何霞江——市委书记,多次在省、地市级会上“表功受奖”
周尚志——市公安局长
程俊杰——公安局副局长,是2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主犯
刘江烈——市政法委书记主抓“610”办公室
徐学明——“610”办公室主任,不断加强迫害力度。
聂么山——政保科,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
詹华学——政保科,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
周 涛——政保科,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周涛因此而升职。
汤竹清——应城市第一看守所所长
宋 江——在强迫洗脑班上“因功受奖”。
刘红烈——市政法委书记: 712─322-2239
徐学明——“610”办公室主任
应城市邮电局邮票公司门市部:712-322-2190
湖北省应城市人民医院:712-322-2436
地 址:应城市城中西大街34号
邮政编码:432400
东马坊派出所指导员:徐国华电话:0712-3511128;警察:祝继东,张司机。

犯罪责任单位及责任人:
政保科副科长:何建设
警察:程兆贵


应城市邮政编码:43240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