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宿迁 泗洪县 洪泽湖监狱(男 ) >> 展兴茂, 男, 50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扬州市江都区真武镇蒙套村展庄
迫害情况: 目前正被610追捕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2-1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1-31: 江苏扬州市法轮功学员展兴茂下落不明

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法轮功学员展兴茂,被非法判刑五年,于2010年10月被劫持到泗洪监狱。2014年1月,展兴茂被迫害病危,保外就医。今年1月19日,泗洪监狱及当地司法部门多人,因展兴茂不肯在“转化书”上签名,在展兴茂身体仍很虚弱,且医院诊断病情仍很危险的情况下,将他强行带走。现展兴茂现下落不明,家人和亲朋非常焦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31/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03848.html

2015-01-21:展兴茂已被江苏省洪泽湖监狱人员带走

江苏省扬州市法轮功学员展兴茂,在洪泽湖监狱遭受迫害两年多,被药物迫害命危,紧急抢救后被强制“保外就医”回家。当时展兴茂表示家里没有能力负担医药费,要求留在监狱治疗。现展兴茂已被江苏省洪泽湖监狱人员带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03440.html

2014-06-18: 展兴茂在洪泽湖监狱遭受的迫害
江苏省扬州市法轮功学员展兴茂,在洪泽湖监狱遭受迫害两年多,被药物迫害命危,紧急抢救后被强制“保外就医”回家。当时展兴茂表示家里没有能力负担医药费,要求留在监狱治疗。
下面是展兴茂自述在洪泽湖监狱遭受的一些迫害。

我是扬州的法轮功学员,家住扬州市江都区真武镇蒙套村展庄,今年五十一岁。二零零七年十月,我因不忍江苏江都610副主任王敏等恶警经常骚扰再次出走,在云贵高原流浪讲真相,整整四年。到二零一一年,我想该回家乡扬州了,我准备了些真相资料,搭车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抵达扬州,因为还早,再加上行李太重,就在扬州汽车东站发真相材料,有人诬告了,我没注意,很快就被拦截、关押了。

江都610恶警王敏见我被抓乐坏了,喝得醉醺醺地把我劫持回江都看守所关押。江都法院恶法官张焱非法判了我四年,我自己据理力争上诉到扬州中院、扬州中院的恶法官维持原判。中共的法律全是骗人的!

我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被关进了江苏洪泽湖监狱。我打坐炼功,洪泽湖监狱十一监区(入监队)二组组长(固定犯)白勇健和董玲玲就把我架到大厅反背着手抵住墙,我就连续喊:“法轮大法好!”白勇健就连续抽我的耳光、折磨我;后来董玲玲连续打了我三拳。我就把该情况反映给了恶警陈伟伟(现任洪泽湖监狱信息中心副主任),因为中共《监狱法》规定“不准打人、骂人”,可是陈伟伟理都不理我,说我是“罪犯”。

我就于五月十八日(或者十九日)早上八点多钟在洪泽湖监狱十一监区的操场上炼法轮功第三套动作单手冲灌,很快大组长(固定犯)刘超等几个恶犯就来狠命的压着我,几个犯人七手八脚地乱踹乱踩,把我的头狠命地压到地,恶警张元盛就指使着犯人们在操场探头的死角整我。

折磨了我大约半个小时,张元盛又指使着犯人架着我到了二组门口边(探头死角)、反架着狠狠地压着我的头。恶警王晖就狠狠连续抽打我的脸,折磨了大约有半个多小时,就把我架到五楼没有探头的房间轮流两个班次的固定犯(一班3、4个犯人)来整我。

一开始一天只让我睡二、三个小时的觉,三、四天后就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一合眼就有犯人揍我、甚至于站立着就突然一头栽下来。其中犯人出手最重最狠的就是扬州宝应的杨正尧。恶警张元盛再次出手,用他的右手握成拳鼓起中指(应该练过)连续的“笃”我的手背,我的手背很快地就肿起来了。洪监十一监区书记王志强、教导员郭龙、副教导员吴章宏、陈伟伟轮班上,指使犯人连续地整我、不让睡觉来折磨我。期间我曾向恶警郭龙要求见洪泽湖监狱狱政科长周生财,周没有来。他们连续折磨了我约二十天。

二零一四年一月因心脏衰竭而“保外就医”、生命危险,我现在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8/展兴茂在洪泽湖监狱遭受的迫害-293629.html

2014-06-02: 在洪泽湖监狱遭迫害命危 展兴茂被强制“保外”
扬州市现年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展兴茂,在洪泽湖监狱遭受迫害两年多,被药物迫害命危,紧急抢救后被强制“保外就医”回家。当时展兴茂表示家里没有能力负担医药费,要求留在监狱治疗。

展兴茂,扬州市江都区真武镇蒙套村展庄人,在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因多次进京上访讲法轮功真相,先后被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劳教,回来后又被“610”非法关押在扬州市五台山医院(精神病医院)、江都市脑科医院(精神病医院)三年多,期间多次被强迫吃精神病药物和被电击。

二零零四年六月展兴茂从精神病院走脱,遭“610”恶人追捕;在四川再次遭劳教迫害后流离失所;二零一一年十月底回到扬州,遭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洪泽湖监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在洪泽湖监狱遭迫害命危-展兴茂被强制“保外”-292907.html
2014-04-09: 疑遭药物迫害 展兴茂狱中求救

扬州市法轮功学员展兴茂,在洪泽湖监狱遭受迫害二年多,疑遭药物迫害 展兴茂狱中求救。

现年50岁的展兴茂在1999年、2000年因多次进京上访讲法轮功真相,先后被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劳教,回来后又被“六一零”非法关押在扬州市五台山医院(精神病医院)、江都市脑科医院(精神病医院)长达三年多,期间多次被强迫吃精神病药物和被电击。

2004年6月展兴茂从精神病院走脱,遭“六一零”恶人追捕;在四川再次遭劳教迫害后,流离失所;2011年10月底回到扬州,遭绑架、判刑4年。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1999年6月10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下面是展兴茂自述其遭受的迫害,呼吁海内外善良人士关注。

在洪泽湖监狱疑遭药物迫害

我叫展兴茂,现年50岁,中专文化,扬州市江都区真武镇蒙套村展庄人,被非法判刑,现在洪泽湖监狱遭受迫害。

自从我于2012年12月25日因脸部略有浮肿去洪监医院看病,后当晚8点被“紧急”送往泗洪县人民医院ICU抢救,两次发“病危通知”,差点死掉。此后,我的思想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首先我当天是正常去看病的,医生让我住院后,也是我自己回来十一监区三楼拿东西,再自己走回医院监区二楼住院,无任何生命必须急救的状况。然而在吊了洪监医院医生潘勇所开的药水的一半后,心脏突然出现不由自主的频率间隔在30秒至60秒之间的不断的抽搐,痛苦的生不如死,脸色由来时的红润变得死灰、无血压、浑身像“抽掉筋”一样瘫软无力。后来ICU的医生告诉我是“氯化钾(kcl)”中毒,同时也查出“戊肝”。

敢问:药是洪监医生潘勇所开、所有饭食、水、大帐食物等全是监狱专供,氯化钾(kcl)中毒和戊肝病毒从何而来?与洪泽湖监狱有无直接责任和直接关系?我于2013年元月10日在泗洪县人民医院写信向监狱狱政科周科长提出此两疑问后,周科长除了在“保外就医”问题上直接与我家人联系外并未正面、全面地回答我的两个问题,而且史恒明(副主任医师)还在监狱《洪新报》发表了“阵发性胸闷、心悸半年、加重半天”的偏离事实的病因病情。由此我开始对监狱产生了怀疑,注射的药物和服用的药物有问题。出于信仰,我不会自杀。

我于2013年7月25日出院回到十一监区,8月29日吴副教导员在一楼大帐室找我让我吃药,因我出院后病情比较平稳,所以不需吃药(再加上吃药后胃部向两肋一阵阵放射性疼痛,监狱医生都知道)。后来吴教在和我谈到“保外”时骂我是“臭狗屎”!《监狱法》、新《刑诉法》关于公民、关于人权、关于狱警、狱医的法律要求、法律形象、法律责任又体现在哪里呢?

我于2012年4月25日来洪监十一监区后,监区领导为了叫我写“四书”等等,于当年5月把我架到五楼没有监控探头的室内进行“转化”,整天整夜的不让睡觉,使我思想混乱,并采取打骂等手段逼迫。其间十一监区狱警张元盛把我的手直击打肿,原十一监区现调十监区狱警王晖出手打我的头和耳光等,在他们的带领怂恿下,罪犯杨正尧、白勇健、董玲玲等对我大打出手。当时我因此事向陈伟伟(原十一监区现调教改科副科长)反映董玲玲重拳打我的实情,陈竟置之不理!

2013年8月27日,十一监区全体犯人在操场看过殃视新闻联播后,把一个在监室可能是打架的一个四、五十岁的人押上台,旁边一个固定犯故意挑了他一句话,然后两个人开始互相拌嘴,接着就一起上来四个固定犯,把那个人使劲狠命的反架按贴在地面喘不上气。在场的三百号人个个都看到了。“文革”时的批斗场景在洪监处处都能使人唤起恐怖的记忆。当时狱警张元盛就在现场站着,无声的指使着。这是继4月27日六监区犯人陈平章把七十岁的张福民肠子踢断后,在陈平章加刑三年半,且江苏省监狱管理局于8月来洪监整顿后发生的实例。他们的原则是闯祸的犯人加刑,与主管狱警、监区领导毫无关系。

关精神病院三年,两次劳教共三年

我于1999年7月1日起为法轮功遭受不公平待遇而上访。99年7·20之后,于99年12月17日在北京八达岭长城,和来自江苏、安徽、四川、辽宁、广东等地的六十余名法轮功学员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横幅,并通过集体炼功方式证实法轮大法好,后被非法抓捕。

2000年3月27日,我骑自行车途经江都、高邮、淮阴、山东(在山东境内偶遇一位骑自行车去北京为大法鸣冤的烟台法轮功学员),于2000年4月4日抵京,后被绑架,因此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江苏方强劳教所遭迫害期间,曾被四根电棍同时电击,一天超过12、3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大田农活,人被折磨的又黑又瘦。

因自己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一年后被江都恶警、江都610副主任王敏、真武派出所指导员邵有照等三、四人直接强制押送到扬州市五台山精神病院。在那里,他们强制给我吃药、打针、足部“电疗”,十分痛苦。后我被转至江都(淮阳路)精神病院,那里的恶医孙元庆、孙广厚、卞有明、恶护士长王梅等强制给我打针、吃药、头部太阳穴“电针”,苦不堪言。

三年后,2004年6月25日,我成功翻过了三米高的围墙,逃出了江都精神病院,历尽艰辛。

2005年4月在四川宜宾市屏山县被非法逮捕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在绵阳四川新华劳教所劳教期间,经历了不让睡觉,不打报告不让上厕所等等恐怖经历。

2007年大年前,我回到了家,在江都呆了约九个月,期间扬州610江都610恶警王敏等经常来家骚扰。不堪其扰,我于2007年10月1日离家出走,再去云南、贵州等地流离失所。

2011年10月24日,由云南回到扬州,并在扬州汽车东站附近发放资料的过程中被诬告,再次被绑架,被江都法院张炎等恶法官判刑,上诉至扬州中院维持原判,至此,我被非法判四年徒刑:2011年10月24日至2015年10月23日。

自1999年7·20之后至今,在家的时间只有大约一年。由于不能及时照顾家庭,现在的我妻离子散,耄耋之年的老父老母也在弟弟的蛊惑和经济要挟下,不愿也不敢理我。我在狱中两次病危,经抢救可以“保外”的条件下,家人不予签字接收我保外回家。因此,请求国际社会与善良人们给予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9/疑遭药物迫害-展兴茂狱中求救-289811.html

2012-08-20: 江苏省扬州市展兴茂被非法判刑5年 关押在洪泽监狱(补充)

江苏省扬州市江都法轮功学员展兴茂,于2011年秋天,在扬州市汽车东站附近向过往行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中共恶警绑架至车站派出所。在非法审讯期间,展兴茂不与中共恶警配合,拒绝回答问题。恶警恼羞成怒,国保大队和中共610机构又分别从附近的市、区、街道等调集多名恶警对展兴茂进行非法审讯、辨认和迫害,并对展兴茂进行非法关押。后来中共政法委系统又指使江都市法院和扬州市中级法院对展兴茂进行非法审判,使展兴茂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5年。目前展兴茂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洪泽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0/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61784.html#12819222254-1

2012-07-21: 江苏洪泽湖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展兴茂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江苏洪泽湖监狱狱警因法轮功学员展兴茂在训练场上公开炼功,指挥一群犯人往死里殴打展兴茂
五月十九日上午八点二十分左右,法轮功学员展兴茂在训练场上公开炼功。狱警指使犯人对展兴茂施暴。犯人孙恒祥第一个从后边急忙冲上前去使劲勒住法轮功学员展兴茂的脖子,展被勒得喘不过气来;另一个犯人董林林也急忙加入狠命地勒住展的腰部反向猛力下压;犯人李明又冲上前来把展兴茂的头重重的往地上按;第四个冲上来的犯人徐曾闲按住展兴茂的双腿……这四个罪犯死死地将展兴茂按在水泥地上。

整个过程,值班狱警双手叉着腰站在操场一旁观看,并指挥着一群罪犯说:“把他按在地上,给我死死的按住了!不准他动!”这样,展兴茂又再一次被死死按倒在地,罪犯孙恒祥双手勒住展兴茂的双腿反方向向头部狠压,这种手段随时有生命危险。这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邪恶一幕,训练场上的一百多号犯人都不敢作声。

这时,法轮功学员翁洪武上前大声制止:“你们这些人想干啥?把腿搞断了,出了生命危险你能承担的了这个责任吗?”罪犯孙恒祥当即拔腿就跑走了。指使犯人殴打展兴茂的狱警张元胜见一帮罪犯被翁洪武大声制止住了,便叫来十一监区邪党书记王志强。王志强恶狠狠地命令犯人董林林、曹勇把展兴茂反绑着双手成九十度状,强行野蛮拖拉到十一监区五楼。此处是专门 “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狱警叫 “攻坚组”。

恶警从这天起开始对展兴茂进行全范围迫害,控制如厕、行动、说话、睡觉,逼坐塑料小板凳,每天都要坐到下半夜才能睡上两到三个小时。吴章宏等恶警见展兴茂不“转化”,从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起开始二十四小时都不让他睡觉,期间有三波犯人轮番监视进行迫害展兴茂

展兴茂,扬州江都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加期一年,非法劳教期满后,被劫持进扬州市五台山医院(精神病医院)江都市脑科医院(精神病医院)三年多,后从江都市精神病院走脱。展兴茂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经历待查,请知情者补充。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1/江苏洪泽湖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展兴茂-260487.html

2005-04-21: 大法学员展兴茂,江苏扬州人,男,41岁,家住江都市滨湖镇(属扬州市辖管)。展兴茂于2004年下半年从被非法关押的江都市脑科医院(精神病医院)正念走脱后,再未有任何消息。

2005-02-06: 据悉,江都市(属扬州市)真武镇大法学员戴加文目前被江都市公安局绑架。江都市滨湖镇大法学员展兴茂从江都市脑科医院正念走脱,目前正被610追捕。

戴加文长期被非法关押(无任何法律手续)在江都市看守所、扬州市五台山医院(精神病医院)、江都市脑科医院(精神病医院)达三年多,2004年春走了弯路放回来之后又从新修炼。

展兴茂因多次進京上访,先后被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劳教2年(其中被非法延期1年),劳教回来后又被610非法关押在扬州市五台山医院(精神病医院)、江都市脑科医院(精神病医院)长达三年多,在这期间多次被强迫吃精神病药、电疗。

多年来扬州地区广大大法弟子遭受了残酷的迫害,邪恶的迫害手段令人发指。迫害手段有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抄家、强迫洗脑、单位除名、开除党籍、经济搞垮、恐吓威胁、株连家人。

2001-04-12:江苏方强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
在江苏方强劳教所为折磨坚定的大法弟子,每天除了干十来个小时的活外,每天晚上还罚站,有的到10点,有的到晚上12点,甚至到凌晨2~3点,鲍顺源、曹治云、展兴茂就是被迫害的典型例子。他们都没有罪却非要他们认罪,由于曹治云是第一个要出狱的,他们见折磨无用就给加期了三个月,可还是没能动得了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2/9853.html

宿迁 泗洪县 洪泽湖监狱(男 )联系资料(区号: )

2019-04-16: 洪泽湖监狱: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洪泽湖农场,邮编223932

对外咨询电话:0527-86478501、86478502、
0527-86478504、0527-86478059、0527-86478070、0527-86478123、0527-86478041
传真:0527-86471044

监狱长兼书记周高逊
副监狱长:顾杰、毛长河、于子龙
副书记:田文忠
副政委:姜要文
政治处副主任:葛勇
纪检监察室主任:周永波
邪党委员:吴建军 郑治 余可信 李运光 陆道顺 裴兆庭
狱政科科长:周生才 13852835916
教育矫正科(610)科长:翟洪举13511790345
教育矫正支队支队长:朱永清
教育矫正支队指导员:张更久
二监区教导员:张斌

2019-04-25: 江苏省洪泽湖监狱:
地址:江苏省泗洪县洪泽湖农场,邮编223932
对外咨询电话:0527-86478023或0527-86478021
监狱长周高逊
教改科副科长翟洪举(警号3207123)
十一监区教导员:叶至春、纪庆军(警号3207200)张理选、李晓波、穆孝成
十一监区狱警:张元盛

2019-01-10: 洪泽湖监狱地址: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洪泽湖农场

邮编:223932

对外咨询电话:0527-86478501 86478502
0527-86478504 0527-86478059 0527-86478070 0527-86478123 0527-86478041

传真:0527-86471044

监狱长、党委书记:周高逊
党委副书记:田文忠
副监狱长:顾杰 毛长河 于子龙
副政委:姜要文
政治处副主任:葛勇
纪检监察室主任:周永波
狱政科科长:周生才 13852835916
党委成员:吴建军 郑治 余可信 李运光 陆道顺 裴兆庭
其他:李荣学 杨国才 赵士军 王飞 陈延华 杜红军等

2018-07-14江苏省洪泽湖监狱信息补充
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入监队(十一监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