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西 >> 南昌市 >> 余翠花(于翠花), 女, 6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17: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余翠花遭诬判后上诉

南昌市的法轮功学员余翠花2016年1月28日在南昌市新建区被绑架,同年3月4日被非法逮捕、同年12月22日被判刑五年六个月,并被罚款5000元。目前,余翠花及家人已向南昌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7/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1011.html

2017-01-10:被迫害家破人亡 南昌市余翠花又被判五年半

余翠花,现年六十七岁,南昌市江铃汽车集团的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她先后遭两次非法劳教(一次两年六个月、一次三年)、一次非法判刑(四年),经历了近十年的牢狱折磨。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余翠花在南昌市新建区发法轮功真相册子时遭警察绑架,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新建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

高龄的老伴在奔走呼救与无望等待中于同年七月离世,原位于迎宾大道的住房因抵债被出售,余翠花在近七十岁时再次承受家破人亡的人间苦难。

修炼法轮功获新生,坚持信仰遭近十年牢狱折磨

余翠花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患的头晕、头痛、关节炎、胃病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至今二十多年身心健康。

她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凡事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对丈夫与前妻的儿子视同己出,使复杂的家庭得到了和睦;在工作上兢兢业业,看淡利益得失。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余翠花坚定自己的信仰,多次被绑架、关押、抄家、罚款、关洗脑班,经受过近十年的牢狱折磨,遭受过毒打、上铐、吹冻、罚站、剥夺睡眠、野蛮灌食、奴工劳动、酷刑逼供等残忍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单位逼余翠花上交法轮功的书籍及资料,逼她写不再修炼的“保证书”并派人监视她及家人的行踪。

一九九九年十月,余翠花去北京向有关部门反映“法轮大法好”及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等事实。十一月,她被北京昌平警察绑架,后被送往江西省驻京办事处,由单位派人接回南昌,直接被送到南昌洪都看守所被关押迫害了四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日,余翠花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在劳教所,大年三十,外面下着大雪,余翠花被四个狱警强行将她双手反铐在北风口的窗子上吹冻十多个小时。狱警还唆使吸毒犯打骂她,用湿毛巾、硬本子抽打她的脸部和头部,逼她罚站,不准睡觉。余翠花绝食抵制迫害,狱警将她手脚绑在床上,死命殴打她的鼻子、后脑。狱医用长长的皮管插入她的胃部、强制野蛮灌食,她被灌得全身抽筋、发紫,生命垂危,输氧气抢救才缓过来。寒冷的冬天,狱医将米汤倒于她衣领内,还不准洗澡、换衣。

酷热的炎夏,在“四大火炉”的南昌,狱警强迫余翠花在烈日暴晒下进行所谓“军训”,不准洗澡,致使她全身长满疥疮,痛痒难忍,根本无法入睡。

一次在冬季大雪风天,狱警将余翠花双手双脚呈大字形绑在铁丝床上,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还有一次逼她站在打开的窗户前吹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晚上,南昌市青云谱区刑警大队徐大队长与江铃公安局警察闯入余翠花家,将她强行绑架到青云谱刑警大队的审讯室。她被双手悬空铐在墙上,警察把她铐紧的双手用力往墙上击打,铐子被卡进两手臂的皮肉里、血肉模糊;再用抽屉和摩托车头盔叠起来,垫放在她背后,造成全身的重量全压在被悬空铐紧的双手上,使余翠花剧烈疼痛,痛苦至极。

警察还死劲抠她腋下的筋,猛力击打她的脸部致满口冒血泡。警察扬言打死她象打死一只苍蝇,酷刑折磨她十多个小时,使她手脚完全失去了知觉,大小便失禁。

十二月中旬,余翠花又被劫持到江西警校的洗脑班继续强制洗脑迫害,警察并向她家人强行收取押金三千多元。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七日,余翠花在江西高安市发放真相资料,被高安市新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遭五、六个警察殴打。

五月二十六日,她被第二次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期间她被关小号,不准睡觉,强制洗脑,每天被逼奴工劳动十三、四个小时。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余翠花在南昌青云谱区麻坊“好又多”超市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蹲守的京山派出所的便衣警察绑架。

青云谱区法院就凭几张“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及一副对联,对她非法判刑四年。

在江西女子监狱,狱警和“包夹”刑事犯人逼她背监规、罚站,不准睡觉;逼看诬蔑法轮功的构陷资料;每天逼干时间长达十四~十五个小时的奴工劳动。由于她的手被铐伤了,拿针都痛,手伸不直只能歪着身子做工,视力下降不能完成定额而被扣分。

有一次搬产品材料时,余翠花右手严重受伤,伤痛导致晚上无法入睡,却还被逼着用右手一针一针的抽线,十分痛苦的完成生产定额。最后还被延期十一天才被释放回家。

在劳教所和监狱里,余翠花都被强行以“体检”名义抽过血。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南昌市江铃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四名刑警强行闯入余翠花位于南昌县莲塘镇安居小区的租住房,在出示了搜查证后,入室四处拍照、抄家,抄走了七本《转法轮》书、四十余本大法经书、一部手机、两张法轮功师父法像、余翠花与丈夫邮寄起诉江泽民的草稿和回执,及其他法轮功学员邮寄诉江的回执。

由于在家中没有抓捕到余翠花,警察于中午十二点将余翠花的丈夫老杨从租住房中劫持到江铃公安分局做审讯笔录,讯问邮寄诉江控告书的地址是从哪儿来的?写诉江控告书的格式模板是从哪儿来的等等问题。直至下午三点警察才将她丈夫送回家。

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半,丈夫悲伤离世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余翠花在南昌市新建区发放法轮功真相册子时遭绑架。在经过长时期的超期羁押后,于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收到新建区法院送达的五年半刑期的判决书。

余翠花的老伴老杨,现年七十多岁,是江铃汽车集团的退休职工。在余翠花被绑架后,老杨曾亲自到新建区国保大队要求释放余翠花回家。当时老杨身体状况尚佳,但在几个月的焦虑、牵挂与奔波无望后,他身体渐渐不支,于二零一六年五月份住进医院,经检查是晚期胃癌。

临终前的老杨悲叹道:“要是余翠花回来了,我就可以多活两年!”老杨于七月份不幸去世。家人至今不敢将此噩耗告知余翠花,担心身陷牢狱的她承受不住这意外而又沉重的打击。

余翠花的两个儿子本热切盼望母亲出狱为他们操办婚礼,在等待无果的情况下,只好于二零一六年下半年草草完婚。小儿子在电话中失声痛哭:“我妈妈何时能回来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0/被迫害家破人亡-南昌市余翠花又被判五年半-340681.html

2016-12-30: 江西南昌余翠花、袁国香被非法判刑

十二月二十六日,南昌市江铃汽车集团的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余翠花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余翠花,女,江铃汽车集团公司的退休职工,现年六十多岁。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七年的残酷迫害中,余翠花遭受过多次绑架,两次非法劳教(一次两年六个月、一次三年),一次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余翠花在南昌市新建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当地警察绑架,被关押在新建区看守所,后被转入南昌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如今在被非法关押十一个月后,于十二月二十六日又被非法重判五年半刑期,年迈的丈夫在身心伤痛和牵挂中于几月前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30/江西南昌余翠花、袁国香被非法判刑-339800.html

2016-10-18: 梁美华被劫入江西女子监狱 余翠花被超期羁押

一、梁美华被送往江西女子监狱、家人被剥夺探视权

南昌市法轮功学员梁美华、原南昌市华侨友谊公司退休干部,现年六十七岁。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遭不明真相者恶告,被广润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梁美华在家中再次遭广润门派出所警察绑架,五月四日在西湖区法院被非法庭审。

中秋节前夕,梁美华的家人被告知梁美华已被送往省女子监狱关押,当家人要求探视梁美华时,才得知梁美华因身体虚弱已被送往监狱医院,狱方以梁美华不“转化”为由剥夺家人的探视权。

二、余翠花被超期非法羁押,仍被关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

南昌市法轮功学员余翠花,江铃集团公司的退休职工,现年六十多岁。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余翠花在南昌市新建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当地警察绑架,被关押在新建区看守所,后被转入南昌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已被非法关押近十个月,超过七个月的最长关押期限。

余翠花遭受过多次绑架,两次非法劳教(一次两年六个月、一次三年),一次非法判刑(四年),丈夫在巨大的身心伤痛和牵挂中于几月前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8/梁美华被劫入江西女子监狱-余翠花被超期羁押-336469.html

2016-05-05: 江西省南昌市的余翠花已遭非法起诉

余翠花,现年六十多岁,江西南昌市“江铃”汽车集团的退休职工。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南昌市新建区发放法轮功真相册子时遭绑架,后被关押在新建区看守所。目前,已遭非法起诉,余翠花想请律师做无罪辩护,但儿子在外地打工,丈夫因身心承受伤害而住院治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5/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6992.html

2016-01-30: 江西南昌法轮功学员余翠花被绑架

2016年1月28日上午,江西省南昌法轮功学员余翠花(60余岁)与当地一位80余岁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在江西南昌新建县向当地有缘人直面发放真相大册子,遭当地警察绑架,老年法轮功学员当晚回家。余翠花至今仍然被拘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30/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2912.html

2015-08-01: 江西省南昌大法弟子余翠花被抄家 丈夫遭绑架已回家

2015年7月29日上午10点半,南昌市江铃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四名刑警(其中有一名姓李),闯入大法弟子余翠花位于莲塘镇安居小区住房,在出示了搜查证后,入室四处拍照、抄家,抄走了七本《转法轮》、四十余本经文、一部手机、二张师父法像、余翠花与丈夫邮寄“诉江”的底稿和回执,及其他同修邮寄“诉江”的回执。

当天中午12点钟,江铃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刑警将余翠花的丈夫老杨劫持到江铃公安分局做审讯笔录,讯问邮寄“诉江”控告书的地址是从哪儿来的?写“诉江”控告书的底板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写的是一个模式?是谁叫写“诉江”控告书的?由于问不出什么结果,当天下午3点钟,国保警察送老杨回家,其目的是想非法抓捕余翠花。对外向四周居民谎言散布是抓“搞传销的”,以掩盖非法抓捕炼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1/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3360.html

2015-07-30: 江西省南昌大法弟子余翠花被江铃公安分局抄家、丈夫遭绑架

2015年7月29日早上,南昌市江铃公安分局一些不法人员,非法闯入大法弟子余翠花位于莲塘镇安民小区住房,非法抄家,绑架了余翠花不炼法轮功的丈夫,其目的是为了非法抓捕余翠花。扬言:不抓到余翠花,就不放她的丈夫。家中抄走的物品有余翠花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诉江”信和邮寄“诉江”的回执及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物品。详情待查清后再报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0/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13353.html#157300956-1

2015-07-26: 遭劳教、判刑 江西省南昌市余翠花控告首恶江泽民

“大年三十,外面下着大雪,四个警察强行把我双手反铐在北风口的窗子上十多个小时。然后关小号,我身上生疥疮,痒痛难忍。”——这是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余翠花叙述自己在狱中遭迫害的情景。

65岁法轮功学员余翠花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将《刑事控告状》寄到最高检察院,要求追究迫害元凶江泽民的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余翠花女士叙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经历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我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一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我原有的病不治而愈,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无比美妙,修炼后十九年来没吃过一片药,亲人同事朋友无不感到惊奇。我处处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凡事“先他后我”为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因此我家庭和睦;对利益得失看淡,工作上兢兢业业。我对大法给我及家人带来的美好的感激之心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集团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不让炼功,强迫交大法书、写不炼功的保证,长期被监视,人身失去自由,受歧视,我被下岗,儿子没了工作,连临时工也不给,生活严重受到影响。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上北京向有关部门反映“法轮大法好”及自己修炼后身心健康等事实。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昌平警察绑架,后送往江西省驻京办事处,由单位派人接回南昌,直接送到洪都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因我要求学法炼功,大年三十,外面下着大雪,四个警察强行把我双手反铐在北风口的窗子上十多个小时。然后关小号,我身上生疥疮,痒痛难忍。警察还利用吸毒犯人折磨、殴打我,逼我罚站,不准睡觉。为坚持信仰反迫害,我开始绝食。警察将我手脚绑在床上,死命打我的鼻子、后脑。警察医生用长长的皮管插入我的胃,我被灌得全身抽筋、发紫,生命垂危,吊氧气才缓过来。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底的一个晚上,南昌青云谱刑警队徐大队长伙同江铃公安局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青云谱刑警队的审讯室。我被双手悬空铐在墙上,警察把我铐紧的双手用力往墙上打,铐子被打到肉里了。再用抽屉和摩托车帽子叠起来,放在我背上,整个重量全在双手上,痛苦至极。还死劲抠我腋下的筋,猛打我的脸,打得我满口血泡。警察扬言打死我象打死一只苍蝇。酷刑折磨我十多个小时,我手脚全失去了知觉,大小便失禁。十二月中旬,我又被劫持到江西警校的洗脑班继续迫害,并强制我家人交了押金三千多元。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七日,我在江西高安市发真相资料,被高安市新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遭五六个警察殴打,五月二十六日非法劳教我三年。期间我被关小号,不准睡觉,洗脑,每天劳动十三、四个小时。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我在南昌麻坊贴真相资料,被京山派出所警察绑架。法院就凭几张“法轮大法好”等真相标语以及一副对联,对我非法判刑四年。在江西女子监狱,看守和“包夹”逼我背监规、让我罚站,不准睡觉,逼看诬蔑法轮功的资料,整天不停的劳动,早上六点出工,晚上九或十点收工,有时要加班,劳动时间长达十四-十五个小时。由于我的手被铐伤了,拿针都痛,手伸不直歪着身子做,视力下降不能完成定额而被扣分。在劳教所和监狱里,我都被抽过血,美其名曰体检。多年来我的经济损失多达五十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6/遭劳教、判刑-江西省南昌市余翠花控告首恶江泽民-313016.html

2013-03-18:江西南昌法轮功学员余翠花遭迫害事实

余翠花,现年六十三岁,江西五十铃汽车制造公司的退休职工,因修炼法轮功,多年来屡遭中共人员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两年半、非法判刑四年。

余翠花于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患的头晕、头痛、关节炎、胃病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还戒掉赌瘾不良习气,至今十六年多身心健康,性情祥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单位逼余翠花上交法轮功的书籍及资料,逼她写出不再修炼的“保证书”,并派人非法监视她及家人的行踪。江西女子劳教所迫害:严冬吹冻、酷暑暴晒、野蛮灌食……

一九九九年十月,余翠花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单位有关人员绑架回江西后,直接劫持到南昌市洪都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了四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元月,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余翠花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

二零零零年黄历大年三十那一天,恶警将余翠花铐在位于北风口的窗户上,吹、冻长达十多个小时。后来,还唆使吸毒犯打骂她,用湿毛巾、硬本子抽打她的脸部和头部,并且长时间的罚站。

余翠花绝食抵制迫害,恶警狱医野蛮插管灌食,致使余翠花全身发紫、抽搐,被紧急吸氧抢救。寒冷的冬天,恶狱医将米汤倒于她衣领内,还不准洗澡、换衣。她还目睹很多其他的法轮功学在灌食时被折磨的口鼻鲜血直流!

在酷热的炎夏,在“四大火炉”的南昌,劳教所恶警强迫余翠花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在暴晒下所谓“军训”,不准洗澡,致使她全身长满疥疮,痛痒难受,根本无法入睡。

一次在冬季大雪大风之天,劳教所恶警将余翠花双手双脚呈大字形绑在铁丝床上,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还有一次将逼她站在打开的窗户前吹、冻。

二、恶警咆哮:打死你就象打死一只蚊子……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江铃派出所的警察将余翠花骗至江铃派出所,随后将她绑架并抄家。青云谱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徐大队长、潘队长、两个胡姓警察(其中一个戴眼镜)对她进行非法的严讯逼供。恶警将门窗紧闭,将她整个人靠墙壁悬空吊铐,用桌子的抽屉加上摩托车的头盔将后背垫离墙壁,再抓住双手使劲往墙壁上击打。一会儿,手铐就卡进了手臂的肉里,血肉模糊。接着,恶警两手用力,狠命抠她的两肋;往脸上使劲打,满口血泡直冒,大小便失控。

在严刑逼供的十多个小时中,恶警咆哮道:“打死你就象打死一只蚊子,什么都不算!” 江西省女监迫害:暴力洗脑、逼做奴工……

二零零八年,余翠花因为贴法轮功真相粘贴再次被绑架,中共控制的法院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及法律程序的情况下,非法判她四年刑期。二零零九年元月她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在那里遭受了地狱般的迫害和折磨。

在女子监狱,余翠花被包夹的刑事犯人逼着背监规,不背就被罚站,中午站两个小时,晚上站两个小时;而且包夹的犯人还不停的侮辱、谩骂大法。恶警还逼她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经常用关小号、扣分等卑鄙手段强逼法轮功学员答诽谤法轮功的试题,进行暴力洗脑。此外,还不让睡觉,不让购生活用品等小货,从事长达十四个多小时的强制劳动。

有一次搬材料时,余翠花右手严重受伤,伤痛导致晚上无法入睡,却还被逼着用右手一针一针的抽线,十分痛苦的完成生产定额。最后还被延期十一天才被释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8/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3月18日发表)-271013.html#13317205138-8

2008-05-26: 江西南昌地区余翠花被抓
2008年5月17日余翠花在好又多超市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守在那的便衣抓住,现被劫持于女子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6/179155.html

2005-02-06: 江西南昌市大法弟子近期受迫害的情况
1、05年1月底,几名南昌法轮大法弟子在南昌八一大桥悬挂真象横幅时被恶人举报后遭绑架,至今情况不明。
2、青云谱区江联集团公司大法弟子葛某某,女,约40多岁,约半年前遭绑架后被打得头破血流神志不清,于05年1月底离开人世。
3、青云谱区江铃集团公司大法弟子于翠花(音),女,约50多岁,2004年到老家发真象资料时被恶人跟踪举报,遭绑架后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可能被非法关押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至今情况不明。

2001-11-11:余翠花是江西南昌江铃汽车制造厂的职工,曾在2000年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劳教,2001年曾违心地暂时放弃了修炼,回家所外执行,回到家认识到自己错了,又重新回到正法中来。今年10月30日被邪恶之徒非法抄家,抄到了大法真象材料,现在她被非法关押在南昌市青云谱分局行政二队。邪恶之徒非法提审余翠花时,把她吊起来3天3夜,余翠花的手被吊得发黑。

南昌市联系资料(区号: 791)

2019-08-14: 参与对曹域成迫害的人员信息:

南昌西湖公安分局十字街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三月参与对曹域成迫害)
江拖保卫科负责人兼厂“610”头目唐方明,王绘治
南昌市青云谱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徐家坊派出所恶警
江西省女子劳教所所长及分管警察。
进贤县国保大队张大队长(女)与青云谱国保大队章大队长
蛟桥派出所恶警
徐家坊派出所邓副所长及警察

2018-10-30: 南昌市青山湖区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赵初金0791-8225128宅0791-8866042、15979103838
具体经办人王喆 13576953318

南昌市西湖区检察院:
地址:西湖区孺子路168号,邮编330003
电话:0791-87234750转控告申诉科
公诉人刘杰0791-86273009

南昌市青山湖区公安局:
长:何华新0791-88866001、13907915520
地址:南昌市南京东路649号,邮编330029)

南昌市青山湖区政府区长王强0791-88106831
南昌市青山湖区政法委书记秦三友0791-88106883
南昌市青山湖区纪检委书记喻慧平0791-88102653

南昌市政法委:
书记刘家富 13677919558、0791-83885628
书记欧阳海泉 0791-83880669、15907095555

南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陈文革13907050073
徐连根13879524598
卢显明13879514919

2018-09-08: 南昌市青山湖公安分局:
国保大队长赵初金0791-8866042宅0791-8225128、15979103838
刑警大队:
大队长王军13907917688
教导员徐辉13607065006宅86350217
副大队长罗建敏13803546798宅88113031
副大队长施凯13803541209宅88106671
副大队长陈堃13803541209宅8811313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