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延边 汪清县 >> 丁海清(丁海青), 女, 41

个人情况: 吉林省汪清县天桥岭林业局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汪清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2-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08-25: 丁海清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吉林省延边地区大法弟子丁海清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而屡遭迫害。目前丁海清被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劫持迫害。

吉林省延边地区汪清天桥岭林业局职工丁海清,女,1965年出生。修炼法轮大法前她身患多种疾病,好多次被疾病折磨的都不想活了,但因为孩子还太小,才一次次打消了“轻生”的念头。更因为常年在疾病中煎熬,使得她脾气暴躁,因而和婆婆的关系也处得很糟,曾对丈夫说过这辈子都不再跟婆婆说话、就算婆婆死了都不去。

97年,她修炼了法轮大法,不但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而且整个人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她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哪儿做不好,下次一定做好,不争不斗,与婆婆的关系也融洽了。婆婆逢人就说“法轮功就是好,我儿媳妇要不是学了法轮功,这辈子都不会再跟我说话了。”单位里和周围的邻居也都看到了丁海清学法轮功后的巨大变化。

99年7.20,江泽民违反国家宪法、法律、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意孤行,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夜之间,电视、报纸、广播、媒体全面开始了对大法的诬陷、造谣和栽赃,警察抄家、抓人、打人、拘留、劳教、判刑,仿佛天都塌了一般。

作为大法的受益者,丁海清知道国家的一切栽赃、诬陷都是假的,更知道大法是好的、是正的。于是她开始向人们讲清真相,揭露大法被迫害的事实。并于2000年年末,毅然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希望能用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来履行作为公民的合法职责――上访。原准备到北京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但人还没到信访办就被警察给抓捕了。后来被天桥岭林业公安局、610办公室把丁海清从北京劫持回来。几天后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送入吉林省黑嘴子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家中只有年幼的儿子和忠厚老实的丈夫艰难度日。

当时的公安局长蒋治安、政保科长李艳春、局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610办公室主任张太植等充当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打手,疯狂的到处抓捕迫害大法弟子,想置大法弟子于死地。丁海清在看守所被关押半个月,理应算在劳教期内,但它们不算。在劳教所经历了一年的精神与肉体的迫害之后,她于2002年1月回到家里。很快,她又投入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之中。

丁海清利用生活中的一切条件,向她碰到的每一个人讲真相和揭露迫害、曝光邪恶。因此邪恶非常害怕,当地的恶人也极力想找机会再继续迫害她。2003年7月,在公安局局长蒋治安直接授意、指挥下,政保科长李艳春(李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疯狂抓捕迫害大法弟子,将几十人送劳教,更多大法弟子被抓)与多名恶警再次将丁海清强行绑架,并带其回家去非法抄家。由于丁海清坚决不配合邪恶,大声向过往行人讲真相。十几个恶警拳脚齐上,几乎将丁海清打倒在地。当时围观的很多群众都气愤的目睹了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恶警行凶的暴行。后来丁海清正念走脱,从此有家不能回,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而她未成年的儿子只能靠着她那个善良厚道的丈夫又当爹又当妈的艰难度日。

在流离失所期间,丁海清一直不忘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认真的做着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工作。她常常一个人整宿整宿的只身在外,一晚上走一百多里路,脚都磨破了;有时一天吃不上一顿饭。北方冬天气温有时在零下二、三十度,她经常手被冻得不好使,耳朵被冻得僵硬了,缓和过来后肿的老高;夏天在山区树林中过夜,晚上被蚊虫叮咬,可周围的村村落落不知跑了多少。无数善良的百姓叮嘱她多加小心;许多有缘人通过她得了法,多人在她的帮助下从新走回大法中。

2004年12月28 日晚,丁海清在天桥岭住宅楼中印“法轮大法好”的印章时,被恶人发现,并被绑架到第二派出所。在政保科长李艳春的指挥下,所长郝维良、副所长姜涛、恶警李文东等九名恶警直接参与了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两个恶警抓住丁海清的头骑在她身上凶狠的毒打她,酷刑毒打中丁海清的眼睛险些被打失明,羽绒面包服被打破多处,恶人用拳脚打她不死心,还把她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椅子的靠背上,她的前胸铐在椅背上,恶警们用缠上布的铁棒子对准丁海清的后背猛力击打,丁海清痛得心就象要破碎了一样,在恶警逼她签字时她在上面写下了“法轮大法好”,又遭到了更为残暴的毒打和虐待,把她往凳子下面的四个凳脚中塞,塞不进去就用脚在后背上猛踹,并且不给她饭吃,给她灌芥末油。在打晕她后往她身上浇冷水(大冬天),一个恶警甚至还提议将她身上衣物扒光,扔到外面冻着。在29日晚恶警把丁海清送到看守所时,浑身被打成了血葫芦。丁海清被迫害后的情形,使看守所的警察看了都觉得惨不忍睹,恶警怕她满身伤痕曝光,硬让她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20天左右,等伤差不多好了之后,才将她再次送入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七大队进一步遭受迫害。

臭名昭彰的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是一座人间的地狱,那里的警察大多已被金钱腐蚀的失去了人性,到了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如不转化,就成了恶警的眼中钉肉中刺,因为那会让这些恶警的奖金缩水,换句话说挡住了恶警们的发财路。而整个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又属七大队最邪恶、黑暗。

七大队虽是2000年末才成立的新生大队,但里面的恶警却是从其它大队抽出的最邪恶之人组成。大队长刘湖和周扒皮相差无几,为了多给自己腰包里赚些钱,就差没把所有法轮功学员的骨髓榨干卖了。逼迫所有法轮功学员长期、长时间、大量奴役劳动,若学员完不成任务时,不是打便是骂。不把学员当人看。

另一个大队长侯志红更是阴险、毒辣,满肚坏水。经常用各种酷刑折磨坚定的大法弟子。

干事李曼是一个笑面虎,表面挺温柔的,可是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下毒手时一点都不手软。

而其他恶警也都一样,恨不得将坚定的大法弟子除去而后快。

邪恶的七大队在数九严冬里恶警不让大法学员关寝室的门,还说是所里的规章制度,把学员的手脚冻的都不好使了,根本不管这些人的死活。而且不让随便上厕所,上厕所必须请假,遇到恶警高兴时就让你去,不高兴时就让你憋着,有的人都憋坏了,有的憋的尿裤子,这些恶警就是变法儿整这些好人。

丁海清到七大队后,因为一直坚定信仰拒不“转化”,所以也遭受了酷刑迫害。

有一次恶人侯志红找丁海清谈话,逼她转化,丁海清拒不配合,恶人侯志红就毒打她、体罚她,让她做“燕儿飞”的姿势,并且头必须碰到脚,碰不到就用皮鞋踹她,用电棍电她,拿钉子往她颈椎上扎,拉着她的手往窗台的水泥上使劲摔,摔的手都不好使了。恶警还随便动用她的钱,给她订了好多草稿纸和笔,并罚她每天写一本 “大法好”,不写完不让睡觉。而且每天罚站17个小时(早7点-晚12点),一动不准动。

一天早晨丁海清利用到食堂吃饭途中高喊“法轮大法好”,当时就被几个恶警连踢带打的给拉回屋里并把她绑在了“死人床”上,长达一星期。当从“死人床”下来时整个人都瘦的脱了相,回到小队时,屋里的人都认不出她是谁了。长期的手脚固定,使手脚都不好使了,就这样还逼她干活,不干活就给她加期,为此丁海清被加期一个多月。

但身心已经遭受巨大摧残的丁海清在劳教所坚定正念,坚决不向邪恶妥协,为此劳教所里对她进行了更加严重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家人几次前去看望,每次所方只允许恶人们认为对转化她有利的家人和她见面,而且还要受到百般刁难、盘查,态度蛮横。见面时,大队长、管教左右跟随、寸步不离。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丁海清已与从前判若两人,原本140多斤的人现在骨瘦如柴、双眼红肿、步履蹒跚,前胸、心脏、肺等部位疼痛难忍,生命垂危。劳教所的恶警完全不顾人的死活,对前去看望的亲人说丁海清表现不好,要给加期,送监狱,她们已经完全失去人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5/136396.html

2006-08-02: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可疑的抽血化验
2004年末至2005年期间,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恶警的强制下進行了一次严格的内脏透视检查、抽血化验、定期量血压等。根据劳教所的邪恶程度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忍手段来看,这次大检查绝非出于人道的关心,不排除政府为倒卖法轮功学员脏器的准备程序,因为检查对象只限法轮功学员,不包括刑事犯。当时劳教所七大队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姚淑清、张淑华拒绝任何检查,结果七、八个恶警蜂拥而上强行抽取血样。

七大队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张淑华,丁海清,刘文文,赵丽君、孙举萍她们的教期都在2006-2007年。姚淑清的教期已被加期至2008年,因不配合所谓的“决裂”,受尽非人折磨,面临转监过院。

请海内外关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34630.html

2006-05-20: 在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遭迫害的大法弟子申诉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0/128311.html

2006-03-29: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杨丽娟等大法弟子
其他大法弟子近期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迫害情况:姚淑清被罚站27天,每天站17个小时,导致她坐立站卧不能,疼痛难忍;张淑华牙被打掉;丁海青被绑死人床十天;吴雪梅被上电棍;邵阳红自二月起绝食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9/123946.html

2006-03-25: 揭露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事实

2005年2月2日晚,我和另一大法弟子一起出去发资料和贴“法轮大法好”,被恶人非法跟踪,被卫星路派出所的恶警非法抓捕。当时我们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说不管你们说不说,都能给你送進劳教所。当晚,我们被送到看守所。“610”提审我们让我们说真相资料的来源,我们不说。3月8日,恶人非法送我们俩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恶警不仅迫害大法弟子,还要公然造假。2005年夏天,大法弟子姚淑清被三名恶警用电棍电,电的浑身都是一条条的红印,还被罚站二十七天,最后她的脚都肿了,走路都费劲。姚淑清开始绝食。

大法弟子丁海清也经常挨打。在姚淑清绝食的第四天上午,做操时,丁海清看见所长田某,她就跑过去,找田某说她被打的事,田所长问她是那个队的,她说是七大队的。丁海清说,她们都快打死我了。所长田某说:你先回去吧。丁海清回来后又挨了一顿毒打。当天晚上,田某来到七大队不知说了什么,从那以后丁海清不再挨打,姚淑清也不被体罚了。

从2005年5月份开始,劳教所里让我们开门睡觉,夏天蚊子咬,冬天也一直开门睡觉。11月份,丁海清又找到所长说要关门睡觉,否则我就不干活。所长当时没有办法。第二天,丁海清饭堂上喊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遭到恶警的迫害,被绑在死人床上,从11月4日一直到14日才放,还不让她睡觉。中途,大法弟子王玉莲跟所长马某说放人,马某说所里有这个规定,就没有放。丁海清被放回来以后,就开始不干活了,告诉大家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5/123676.html

2006-01-27: 营救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望同修积极正念支援现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营救被残酷迫害的七大队三小队不向邪恶屈服的大法弟子姚淑清、丁海清、刘文文、张淑华、朱凤兰、赵立君、李伟、孙举萍、她们的处境很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7/119608.html

2006-01-07: 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仍在迫害大法弟子
根据从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回来的大法弟子介绍,现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仍很邪恶,每天强迫大法弟子劳动14小时左右。

7大队侯大队长曾经命人把大法弟子丁海青绑在死人床上9天9夜,大小便都不放下来,回来后人瘦了许多。

大法弟子李伟被迫害得不能说话,曾经被送精神病院進行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7/118224.html

2005-04-24:丁海清,女,现年41岁,家住吉林省汪清县天桥岭林业局。1997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修炼前丁海清全身是病,多次被病痛折磨得想一死了之,由于孩子太小无人照顾才一次次的打消了轻生的念头。修炼大法后,丁海清很快身体健康起来,严格按照“真善忍”修炼原则作人。原来与婆婆见面不说话,修炼后与婆婆和睦相处。婆婆时常对人讲:多亏了法轮大法,我儿媳妇要不学法轮大法,这辈子不会跟我说话了。同事和街坊邻居也都看到了丁海清的变化。

1999年7月,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开始了对法轮大法全面疯狂的镇压。一时间诽谤、造谣、诬陷铺天盖地而来。丁海清从大法中受益,对江氏集团的造谣诽谤不能听之任之,决定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政府说明大法是正的,是好的,所有对大法的反面宣传都是毫无根据的栽赃诬陷。2000年年底,她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哪曾想到,人还没到信访办就被警察非法抓捕,送回天桥岭林业局并被毫无理由的以所谓“扰乱社会治安”强行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2002年初,丁海清经历了一年的迫害后回到了家里,很快投入到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洪流当中。就连天桥岭林业局的许多办公室,公安局都是她经常去讲真象的地方。丁海清多次受到恶警的威胁、恐吓,甚至被人监视。警方一直想找到迫害她的机会,但每次都没得逞。

2003年6月末,天桥岭林业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艳春(李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疯狂抓捕迫害大法弟子,将几十人送劳教,更多大法弟子被抓)与多名恶警到丁海清家欲绑架她。恶警们当着过往行人的面对丁海清施暴,几次险些将她打倒在地。丁海清利用这个机会向过往行人和左右邻居高声讲述大法的真象,许多人目睹了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暴行。后来丁海清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家中撇下忠厚老实的丈夫和年幼的儿子。

在流离失所期间,丁海清一直不忘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认真的做着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工作。她常常一个人整宿整宿的只身在外,一晚上走一百多里路,脚都磨破了;有时一天吃不上一顿饭。北方冬天气温有时在零下二、三十度,她经常手被冻得不好使,耳朵被冻得僵硬了,缓和过来后肿的老高;夏天在山区树林中过夜,晚上被蚊虫叮咬,可周围的村村落落不知跑了多少。无数善良的百姓叮嘱她多加小心;许多有缘人通过她得了法,多人在她的帮助下从新走回大法中。

2004年12月28日晚,丁海清在天桥岭林业局被地区二派副所长姜涛与另一恶警绑架。恶警们在当天晚上对手无寸铁的丁海清实施了灭绝人性的疯狂迫害。由于丁海清不配合恶警,在所长郝玉良,副所长姜涛的直接指使与亲自参与下,多名恶警使用恶招狠毒的打她:恶人们将丁海清前胸抵住椅子的靠背,把棒子缠上厚报纸,对准丁海清的后背用力击打,这样人被打的内脏受伤、巨痛难忍,而外表却看不出伤痕来。丁海清几次被打得昏死过去,几次又被恶警用冰冷的水激醒过来接着打,面包服都被打破了。到第二天下午,当恶人们将她送到看守所时,她已被打得双腿几乎不能行走;眼睛险些被打瞎,眼眶肿老高;前胸内脏疼痛难忍。恶人们对丁海清还使用了哪些酷刑迫害目前无从知道。

丁海清在天桥岭林业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后,再次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七大队。

身心已经遭受巨大摧残的丁海清在劳教所坚定正念,坚决不向邪恶妥协,在劳教所受到了更加严重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家人几次前去看望,每次所方只允许恶人们认为对转化她有利的家人和她见面,而且还要受到百般刁难、盘查,态度蛮横。见面时,大队长、管教左右跟随、寸步不离。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丁海清已与从前判若两人,原本140多斤的人现在骨瘦如柴、 双眼红肿、步履蹒跚,前胸、心脏、肺等部位疼痛难忍,生命垂危。劳教所的警察完全不顾人的死活,对前去看望的亲人说丁海清表现不好,要给加期,送监狱。完全失去人性。

2005-02-07: 2004年12月28日晚8点,吉林省汪清县天桥岭林业局地区一所副所长姜涛与恶警李文东勾结,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非法将本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丁海清强行绑架,将其送到地区一所。在所长郝维良、副所长姜涛与恶警李文东的直接参与指挥下,共有九个恶警直接参与了对大法弟子丁海清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

丁海清,女,1965年出生。97年前她身患多种疾病,好多次被疾病折磨的都不想活了,但因为孩子还太小,才一次次打消了“轻生”的念头。更因为常年在疾病中煎熬,使得她脾气暴躁,因而和婆婆的关系也处得很糟,曾对丈夫说过这辈子都不再跟婆婆说话、就算婆婆死了都不去。

97年,她修炼了法轮大法,不但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而且整个人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她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哪儿做不好,下次一定做好,不争不斗,与婆婆的关系也融洽了。婆婆逢人就说“法轮功就是好,我儿媳妇要不是学了法轮功,这辈子都不会再跟我说话了。”单位里和周围的邻居也都看到了丁海清学法轮功后的巨大变化。

99年7.20,江泽民违反国家宪法、法律、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意孤行,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一夜之间,电视、报纸、广播、媒体全面开始了对大法的诬陷、造谣和栽赃,警察抄家、抓人、打人、拘留、劳教、判刑,仿佛天都塌了一般。

作为大法的受益者,丁海清知道国家的一切栽赃都是假的,更知道大法是好的、是正的。于是她开始向人们讲清真象,揭露大法被迫害的事实。并于2000年年末,毅然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希望能用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来履行作为公民的合法职责──上访。原准备到北京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但人还没到信访办就被警察给抓捕了。后来被天桥岭林业公安局、610办公室把丁海清从北京劫持回来。几天后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送入吉林省黑嘴子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家中只有年幼的儿子和忠厚老实的丈夫艰难度日。

当时的公安局长蒋治安、政保科长李艳春、局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610办公室主任张太植等充当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先锋,疯狂的到处抓捕迫害大法弟子,想治大法弟子于死地。丁海清在看守所被关押半个月,理应算在劳教期内,但它们不算。在劳教所经历了一年的精神与肉体的迫害之后,她于2002年1月回到家里。很快,她又投入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之中。

丁海清利用一切生活中的条件,向她碰到的每一个人讲真象和揭露迫害、曝光邪恶。因此邪恶非常害怕,当地的恶人也极力想找机会再继续迫害她。2003年7月,在公安局局长蒋治安、政保科长李艳春的直接授意、指挥下,多名恶警再次将丁海清强行绑架,并带其回家去非法抄家。由于丁海清坚决不配合邪恶,大声向过往行人讲真象。十几个恶警拳脚齐上,几乎将丁海清打倒在地。当时围观的很多群众都目睹了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恶警行凶的暴行。后来丁海清正念走脱,从此有家不能回,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而她未成年的儿子只能靠着她那个善良厚道的丈夫,又当爹又当妈的艰难度日。

2004年12月28日晚,丁海清在天桥岭住宅楼中印“法轮大法好”的印章时,被恶人发现,并被绑架到第一派出所。从她被抓之日起,无法确知她到底遭受了何种酷刑与迫害。在政保科长李艳春的指挥下,所长郝维良、副所长姜涛、恶警李文东等九名恶警直接参与了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的惨无人道的迫害。酷刑毒打中丁海清的眼睛险些被打失明,羽绒面包服被打碎多处,恶人用拳脚打她不死心,还把她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椅子的靠背上,她的前胸铐在椅背上,恶警们用缠上布的铁棒子对准丁海清的后背猛力击打,丁海清痛得心就象要破碎了一样,在恶警逼她签字时她在上面写下了“法轮大法好”,又遭到了更为残暴的毒打和虐待,并且不给她饭吃。在29日晚恶警把丁海清送到看守所时,丁海清被迫害后的情形,使看守所的警察看了都觉得惨不忍睹,她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20天后,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三年。

延边 汪清县联系资料(区号: 433)

2017-04-05: 一伙人绑架。现腾可梅被法院冤判三年。

汪清县政法委
罗红峰政法委书记
王照发 副书记、综治办主任0433--8817888监督电话0433--8839320
金 明 副书记、610主任0433--8813163、0433--8839320
崔云哲,纪工委书记0433--8812192、0433--8839320
李 宝,纪工委副书记0433--8812192、0433-8839320
汪清县公安局
元龙哲,局长0433-8557501监督电话0433-8811004
金瑛,副局长0433-8557503、0433-8811004
高峰,副局长0433-8557505、0433-8811004
高波,副局长0433- 8557506、0433-8811004
靳鹏,副书记、政委0433-8905002、0433-8557502监督电话0433-8811004

管清友,国保大队大队长0433-8557701、0433-8811004
金昌龙,国保大队教导员0433-8557704、0433-8811004
崔贤,刑警大队教导员0433-8557566、0433-8811004
毛威,刑警大队大队长0433-8557566、0433-8811004
卢志刚,纪检书记0433-8557507、0433-8811004
朴哲,政工监督室主任0433-8557508、0433-8811004
汪喜海,交警大队大队长0433-8557739、0433-8811004
金春华,交警大队教导员0433-8557739、0433-8811004

汪清县检察院
金华检察长0433-8836441转6201、6207监督电话0433-8812000、8811104
王春明副检察长0433-8836441-6203、0433-8812000
金东权副检察长0433-8836441-6205、0433-8812000
闫巨波副检察长0433-8836441-6202、0433-88120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3)

参与迫害的部分人员名单、单位与电话号码:
吉林省汪清县天桥领地区 (区号:0433)
张太植 : 天桥领林业局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610办公室主任
8413266、8414613(办公室) 8412483(家) 13804432199(手机)
吕晓平: 天桥领林业局局长兼党委书记 8414666(办公室)
政法委办公室: 8412114
杜德春: 公安局长 8417586(办)
王俊德: 公安局办公室主任 8413695(办公室) 8415798(家)
公安局政委: 8414188(办公室)
申哲范: 公安局副局长 、直接主管迫害法轮功、
8417585 (办公室) 8412573(家)、 8416888(家)
副局长: 8417585(办公室) 8419072(办公室) 8419073(办公室)
李艳春: 公安局政保科长 五年来疯狂迫害法轮功
8412662(家) 13500912982(手机)
刘焕善: 法制科科长 8412883(家)
吴大海: 原法制科科长 8415530(家)
郝维良: 地区一所所长 8414758 (办公室) 8413193(家)
姜涛: 副所长 8413016(家)
李文东: 8416777(家)
隋显江: 看守所所长 8419065 (办公室) 8415389(家)
教导员: 8414304(办公室)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