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市 >> 李颖(陈淑兰女儿,张家口市), 女, 13

李颖(陈淑兰女儿,张家口市)
河北省张家口市大法弟子陈淑兰的女儿李颖,在母亲、外公外婆相继被非法关押、两位舅舅一位小姨被迫害致死后,小颖被北京昌平“610”送入敬老院。小颖作为该敬老院中唯一的儿童生活已历时两年。在敬老院,小颖基本没有人身自由。
个人情况: 北京昌平三中初一三班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张家口市
迫害情况: 两位舅舅一位小姨被迫害致死,被北京昌平“610”送入敬老院,基本没有人身自由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2-07
家庭成员: 儿女: 陈爱利(陈爱立,陈爱力) 陈爱忠 陈淑兰 陈洪平(陈红平,陈洪萍)
夫妻/父母: 陈运川 王连荣(王连英)
孙子/孙女: 李颖(陈淑兰女儿,张家口市)

其它照片:自妈妈遭绑架后,李颖便无家可归。2003年1月9日-2005年2月4日,在这里度过了两年零一个月的时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1-27: 曾是十岁小囚徒 李颖救母再遭绑架
她曾是十岁小“囚徒”,遭过洗脑、“熬鹰”的折磨;她曾是“养老院”里的唯一儿童,不是被“养”,而是被监控,没有自由;她曾有六位亲人,五人被中共迫害致死,唯一的亲人妈妈又被中共迫害致瘫……北京市昌平区女孩李颖,为了营救母亲陈淑兰,现在也被中共绑架,非法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

营救母亲遭绑架

李颖的母亲陈淑兰被非法开庭的时候,造成腰、胸椎多处骨折,生活不能自理,无人员照顾,公安医院又没有医疗条件,至今已经卧床九十天。第二看守所还以各种理由拒绝律师会见其母亲,李颖和律师向北京市公安局多个主管部门及市政府投诉控告,才得以解决会见。

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北京市第二看守所约谈李颖,说关于会见母亲陈淑兰的事宜。会谈时,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做了笔录,由一石姓“领导”介绍陈淑兰的情况,并询问李颖家里情况。李颖告知母亲一家六口人被迫害致死五人,母亲是自己世上唯一的亲人。这个石某人却说李颖向他们宣传法轮功了,并报警。

于是朝阳区豆各庄派出所带走李颖进行所谓“调查”,在派出所内,由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徐勇及该所值班的副所长马某问讯,后以“×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将李颖劫持到朝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据分析,这是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因律师得以会见陈淑兰,而对故意陷害李颖,进行打击报复之举。

十一月六日,黎雄兵与董前勇两位律师办理会见李颖时,朝阳区看守所以各种理由阻挠会见,两位律师并被警察约谈话施压。

李颖的母亲陈淑兰,娘家六口人——父母兄弟姐妹,因修炼法轮功,先后被中共迫害致死五人,仅剩陈淑兰一人。陈淑兰一家的惨案成为联合国人权典型案例。

陈淑兰本人于二零零二年被中共非法判刑七年半,当时她的女儿李颖才十岁。陈淑兰二零一零年出狱后,经历各种魔难才找到离别快八年的女儿。母女俩人相逢仅一年半,陈淑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再次被昌平松园派出所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北京第一看守所。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昌平法院对陈淑兰非法判刑四年。

昌平法院非法宣判后,法警将陈淑兰押上警车,途中故意高速行驶后猛踩刹车,陈淑兰被戴脚镣、双手被反铐背上的坐在后排,被颠簸甩脱摔倒,呼喊“腰疼,腰被颠折了”,请求降低车速帮助坐立起来。但是,法警非但不理睬不处置,陈淑兰疼痛难忍,满头大汗,不停呼救。法警却置若罔闻,仍然驱车高速行驶。后陈淑兰被送到南口医院、昌平区医院,经检查她的胸、腰椎多处压缩性骨折,当日下午即被送到北京公安医院,可她在公安医院并没有得到有效治疗,且无人护理。

以下是李颖一家遭迫害的悲惨经历:

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有一个普通的善良人家,陈运川、王连荣夫妇俩和长女陈淑兰、两个孪生的儿子陈爱忠、陈爱立和小女儿陈洪平,过着平凡的日子。

陈运川在十岁左右时,一生敬佛的父亲在离世时告诉他:“将来会有佛祖来传大法,你等五十年,到时候,一定不能错过啊!”一九九七年七月,陈运川老人幸得法轮大法,修炼后多年的腰腿痛不治而愈。陈运川对儿女们说这就是祖父当年所说的大法。随后,陈家儿女也相继修炼了大法;一九九九年老伴王连荣也开始修炼,几个月后三十多年的关节炎、咳喘病奇迹般的好了,暴躁脾气也好多了。就连六岁的外孙女小李颖,常年吃药的药篓子,无法上幼儿园,一九九八年学大法后,身体也好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祥和美好。家里经营着果园,正忙活着要给两个儿子娶媳妇。然而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大法修炼的血腥运动象天塌一样压向人间,一下搅乱了这家善良人的生活。

痛失五亲人

陈运川一家人和平上访、炼功,被中共恶警骚扰、抓捕、酷刑毒打、罚款、跟踪、监控、直至被迫害致死五人。

李颖的大舅陈爱忠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二日被送到河北省唐山第一劳教所,八天后即被杀害,享年三十三岁。
小姨陈洪平被怀来县东花园派出所非法抓捕毒打,双腿被打断,后在河北高阳劳教所遭受一年半的折磨,回家时大脑已被迫害的痴呆,连父母都不认识,见人就害怕。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在家去世,享年三十二岁。

小舅陈爱立遭迫害,冀东监狱恶警用开水烫脑袋,经常遭受毒打,身体已被摧残得尚存活命时,才放回家。流离失所中,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含冤离世。享年三十六岁。

姥姥王连荣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上午十一时,在异地他乡,停止了微弱的呼吸、含冤离世。享年六十五岁。

孤苦伶仃的姥爷陈运川,常年被恶人跟踪,在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下午六点多,在110国道(位于怀来县狼山乡三营村的地方)被不明车辆轧死,肇事后逃逸,案件充满疑团。

唯一活下来的陈淑兰,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迫害。

母亲被非法判刑之时,才十岁的李颖,就遭到成年人都无法想象的洗脑、“转化”、威胁、恐吓、剥夺人身自由等迫害。

十岁小囚犯

李颖六岁时,因身体不好,还无法上幼儿园,小小年纪就是常年吃药的药篓子。一九九八年学大法后,她跟随亲人们炼功,所有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好了。所以小李颖自小就感激大法。

一九九九年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大法修炼后,陈家老少到北京和平上访,证实大法的美好,遭到非人的酷刑、关押、洗脑迫害,小李颖也被关入怀柔看守所。

陈淑兰于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遭绑架后,被无理判刑七年六个月,被关押在北京大兴女子监狱迫害。

陈淑兰被绑架后,北京昌平恶人对幼小的李颖也不放过,对她进行洗脑、熬鹰、剥夺自由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上午,李颖正在学校(北京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学)上第三节课,教导处的王姓男老师,把她骗出去,说是“你去学习学习”, 然后她就被“610”及国保警察劫持到了北京昌平朝凤庵的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

当天晚上,恶警们就轮流对李颖灌输诬蔑法轮功的东西,并威胁说:不“转化”就不让上学。他们逼迫李颖看诬蔑法轮大法的造假录像,逼迫写与法轮大法的“决裂书”,李颖不写,他们就写了一个,逼李颖抄写。不抄就不让睡觉,到半夜一、两点钟都不让睡。他们把李颖反锁在一间小屋里,四、五个人进行围攻。八天后,为了能去上学,小李颖被迫签了字。可是恶徒们并没有放过她,仍然把她留在朝凤庵住,每天由学校用车接送上下学,没有任何人身自由。

大约有三个星期左右,恶徒们才允许李颖自己上学,李颖向他们提出来要去小饭桌住,(注:为那些父母工作忙而临时代管孩子的营利场所),因为她妈妈被绑架的前一天帮她办了一个私人的全托小饭桌,管吃管住,小李颖亲人都被绑架,她已无处可去。

就在离开洗脑班的前一天晚上,一对男女又把李颖叫去关到一间屋子里,逼她再做一次不炼法轮功的口头保证,不说就在这儿熬鹰,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才许睡觉,然后才可以去上学。直到后半夜了,李颖困的实在不行了,就又一次违背了自己的意愿做了所谓的“口头保证”,然后才把她放了。

后来周一至周五,李颖住在张阿姨开设的辅导佳饭桌,但周六周日,李颖又无处可去。后来经过学校决定,由几个老师轮流带李颖到老师家吃住。李颖心里很难过,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她似乎是个多余的人。每当放学的时候别的孩子都有父母来接,而只有她孤苦伶仃的一人,无处可去。特别是到周末别人总是问她:怎么没人来接你?她无法回答。这时就会更想妈妈,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总被当成宝贝似的爱着,可现在没有人再像妈妈那样爱自己,自己好可怜,想哭,但又怕别人看见,就只好忍着……

“养老院”里的儿童

大概三个多月,二零零三年一月九日下午,“610”人员在没经过李颖同意就把她强行送到了“昌平养老院”。那地方离学校很远。很偏僻,是在一个山底下,每天步行上学,很害怕,特别是冬天放学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那边没有一个路灯,又人烟稀少,走在那条路上心里直哆嗦,有时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风一吹树就摇晃,好象鬼一样,心里直发怵。从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学到城北街道养老院,大概有2.5~3公里的路程,每天小李颖都要往返四次。

李颖多次向养老院副院长凌国军及“610”副主任康丽反应过,说自己害怕,想骑自行车或坐公交车上下学,但他们不同意也根本不理。李颖只能每天这样提心吊胆的走在那个恐怖的路上。每到冬天晚上一放学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恐惧,李颖不知道还要在那段恐怖的路上走多长时间。

李颖在养老院里过了三个大年了,和一群没有共同语言的老人在一起很孤独,很无奈。因老年人牙不好,所以饭菜都是烂烂的,很难吃。养老院里就李颖一个小孩儿,两年多没有人来看过她。李颖好像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样。有时放学晚了,饭凉了,李颖就得凉着吃,没人给热。李颖要求买保温饭盒,也没人管。饭不够吃时,就得饿着;菜不够吃,就用水泡饭;有时人家忘了给她打饭,也无话可说。遇到嘴厉害的阿姨还得老实的听着,象个受气包似的。没有人知道小李颖心里的苦楚,也没有人在乎她的想法。

在“养老院”里,李颖享受不到在这个年龄里的孩子应该享受的那份关爱,不如一个乞丐。那些老人还有自由,李颖却连自由都没有。住在养老院里的人,不管是长时间还是短时间的都有亲属去看望,而李颖没人看望,还被“610”管住,李颖要求去姥姥家,他们不允许。

除了上学,李颖基本没有人身自由,生活方面是由副院长来管,出门必须由他同意,限制自由。可李颖有事时,找他们却拖着不给办,都要找好多次,实在拖不过去了才给办。有些事情他们还得再请示“610”办公室。李颖需要买什么东西,必须先提出申请由养老院副院长审批同意后,再带她去买。不给买好的,什么东西都是买最便宜的。她没有零花钱,只有每天的早点钱1.5元。开家长会时,别的同学的家长都去了,而李颖却没有。还有需要家长签字什么的,她只能去养老院扣公章。同学都问她妈妈呢?她没法回答。还有很多事情小李颖也无法去面对,因此受到他人的歧视。

中共把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的人印在红皮金字的光荣榜小册子里,标榜为“先进积极分子”,其中就有副院长的名字,还有昌平区区长的名字。

李颖经辗转离开了“养老院”,但北京昌平“610”限小李颖在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五日前必需返回“养老院”。

李颖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孤苦求生的日子。学习成绩很不错的小李颖被迫辍学。据知情人说,小李颖大部份时间是自己照料自己的生活,曾做过饭店服务员、保姆,遇到突发情况时,曾在北京四月的寒夜独自一人在户外过夜。

才团圆又被拆散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是李颖的妈妈陈淑兰出狱的日子,但陈淑兰被劫持到北京昌平洗脑班继续迫害,李颖得知后几次到那里要求见妈妈,可直到在洗脑班迫害陈淑兰达七十多天后,才释放陈淑兰,但却欺骗她们,说对方在老家,把母女都从北京骗到河北老家农村去,互相寻找,在那里一直奔波找到晚上,母女才得以相见。

陈淑兰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底回家后,仍然一直被中共人员监控。经历各种魔难,母女俩人仅相处两年多。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陈淑兰发放真相资料时,二零一二年十二月,陈淑兰被昌平松园派出所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北京第一看守所。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八月一日两次非法开庭,经正义律师辩护,一审法官等人却仍一意孤行,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上午九点,在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开始时,法警不断喝斥陈淑兰,不让她扭头往法庭门口看她的女儿一眼。庭审结束后,恶法警又把陈淑兰从法庭一路拖到电梯口,陈淑兰的家属在电梯口等电梯,恶警怕陈淑兰和家属说话,狠命往电梯里推搡陈淑兰,几个壮实恶警使劲往下按陈淑兰的头和肩,使她不能和女儿说上一句话。家属们悲愤的目睹了这残忍的一幕。

八月二日昌平法院对陈淑兰宣判完毕后,昌平法院法警将陈淑兰押上警车,回昌平看守所。途中押解的法警故意高速行驶后猛踩刹车,陈淑兰戴了脚镣,双手被反铐背上,动不了,坐在后排,被颠簸甩脱摔倒,呼喊“腰疼,腰被颠折了”,请求降低车速帮助坐立起来。但是,法警不理睬不处置,陈淑兰疼痛难忍,满头大汗,不停呼救央求减速停车。法警却置若罔闻,仍然驱车高速行驶,对陈淑兰的伤情不予理睬,导致陈淑兰重度伤残。陈淑兰被送到南口医院、昌平区医院,经检查陈淑兰胸、腰椎多处压缩性骨折,当日下午即被送到北京公安医院,可她在公安医院并没有得到有效治疗,且无人护理。

李颖向昌平法院院长、党组组长卢尔平、分管开庭的院长翟永峰质询,政府部门对此事互相推诿、拖沓,耽误治疗,置人生命安危于不顾。李颖要求给陈淑兰做伤残鉴定、提供病历和治疗方案也一直无果,当局也不让她会见。律师历经周折于八月十九日会见到被平车推出来的陈淑兰,了解到当时她已经六天没大便,除吃饭时间没法正常喝到水,多天没洗脸、没刷牙,没有人护理,没有有效治疗措施,只是躺着,每天只吃一片钙片……

李颖为了营救母亲,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也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

七口之家只剩两口人,这个在苦难中长大的孩子,从精神到肉体造成的伤害是难以用语言表述的。李颖全家的惨案被联合国人权专员列为典型申诉案例。陈运川一家的遭遇,是中国大陆千百万法轮功修炼者十四年来遭中共迫害的一个缩影,是中共恶党容不下善良人的真实写照。有良知正信的人都能从陈家的遭遇看到,与中共为伍的人将得到上天的何等惩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7/曾是十岁小囚徒-李颖救母再遭绑架-283205.html


2013-11-06: 请关注并寻找陈淑兰的唯一亲人--女儿李颖的下落

李颖,陈淑兰之女,本有一个幸福的七口修炼人之家,其中有五位亲人先后被邪党迫害致死,妈妈陈淑兰在2013年5月23被非法开庭一审时,被昌平法院致脊椎多处骨折,被送公安医院,至今卧瘫不能自理。

李颖为了营救唯一幸存于世的至亲--妈妈陈淑兰,四处奔波,至今没有人知道她是何时失踪的,她的微博截止至10月21日就没有更新过。

据悉,北京豆各庄派出所警察在她失踪后曾见到过她,目前,李颖可能被非法刑拘于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希望知道详情的人士继续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6/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2279.html

2013-11-04: 陈淑兰女儿李颖于近日失踪

陈淑兰女儿李颖于近日失踪,怀疑和其母亲被迫害,受伤骨折有关,因其不断投诉和申诉,怀疑被610国保陷害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4/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82215.html#1311321040-1

2010-03-07: 请关注陈淑兰、李颖母女的近况
北京市昌平区大法弟子陈淑兰,2002年9月16日被北京市昌平区公安非法绑架,后被非法重判七年半,关在北京市天堂河女子监狱。按被非法关押的时间推算,到2010年3月16日满七年半时间。再有几天就应该释放了。

在 2007年夏,陈淑兰的父亲陈运川曾经去北京市天堂河女子监狱看望女儿,狱方以老人没有身份证和村委会证明拒绝接见,老人给女儿买了几件衣服也不让留,想给女儿留点钱也遭到无理拒绝。老人回来后在年底突遇车祸离世了,最终也未见上女儿一面。目前陈运川老人一家七口就只剩下陈淑兰和她的下落不明的女儿李颖了。

2002年9月17日,就是陈淑兰被绑架的第二天,当时刚刚十岁的女儿李颖正在北京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学上课,突然被北京市昌平区公安非法劫持到了昌平朝凤庵的一个度假村洗脑班,2003年1月9日上午,转送到了昌平敬老院。

据陈运川老人生前说,陈淑兰的女儿李颖已被同修从北京市昌平区敬老院营救出去,他曾经和外孙女见过面,后来就失去了联系。当时知情的同修也失去了联系,因此小李颖至今下落不明。请知情的同修把李颖的近况在明慧网上发一条消息,哪怕只说一句:“李颖还健在,请放心”也行。

据说陈淑兰的丈夫已与她离婚,在昌平陈淑兰已经无家可归,在怀来县可能还有几个远亲。希望同修们能够帮助把陈淑兰安置好。

陈运川老人一家所遭受的邪恶迫害,是世界上目前屈指可数的几个最惨烈的迫害案例之一,已经引起了全世界和联合国的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7/219388.html

2006-08-10: 河北张家口市一个家庭的悲惨遭遇(图)
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有一家姓陈的大法弟子,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全家人一次又一次的遭到江氏强权的迫害。

2001年元月,他们全家七口: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大女儿陈淑兰、小女儿陈洪平及大女儿之女李颖,因为再一次到北京上访申诉,在这几年多时间里,被邪恶江氏集团残酷迫害。陈家大儿陈爱忠、二儿陈爱立、小女陈洪平先后被虐杀。大女儿陈淑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大兴监狱,其女儿小李颖下落不明。陈家老父老母在儿女们先后被非法关押和虐杀的痛苦中老俩口也遭到非人的迫害,现在老俩口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0/135247.html

2005-03-05: 一个女童的苦难遭遇(图)
—— 采访陈淑兰之女李颖手记

李颖(女,13岁)是河北省张家口市大法弟子陈淑兰的女儿。在母亲、外公外婆相继被非法关押、两位舅舅一位小姨被迫害致死后,小颖被北京昌平“610”送入敬老院。小颖作为该敬老院中唯一的儿童生活已历时两年。在敬老院,小颖基本没有人身自由。

李颖大舅陈爱忠于2001年9月12日被送到河北省唐山第一劳教所,8天后即被虐杀。小姨陈洪平被怀来县东花园派出所非法抓捕毒打,双腿被打断,后在高阳劳教所遭受一年半的折磨,于2003年3月5日去世。小舅陈爱立遭迫害身体极度虚弱,于2004年11月5日含冤离世。

2005年农历新年前夕,我们见到了处境十分艰难的李颖,虽然年仅十三岁,但从她那过于成熟和忧郁的目光里,我们深深的感到,艰难和不幸的生活,给李颖内心深处留下了无尽的伤痛。

明慧特约记者:孩子,你叫什么?多大了?
李颖:我叫李颖,十三岁。

记者:听说你一直在北京昌平的一个敬老院生活是吗?你这么小的年纪怎么去了敬老院,你的妈妈呢?
李颖:是那些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恐怖机构)和警察强行把我和妈妈拆散,是那些坏人,把我送到北京昌平城北街道敬老院的。我妈妈被他们(610)绑架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5/96633.html

2005-02-07: 李颖(女,13岁)是河北省张家口市大法弟子陈淑兰的女儿。在母亲、外公外婆相继被非法关押、两位舅舅一位小姨被迫害致死后,小颖被北京昌平“610”送入敬老院。至今小颖作为该敬老院中唯一的儿童生活已历时两年,基本没有人身自由。

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镇蚕房营村的一法轮功修炼人家:父陈运川,母王连英,大姐陈淑兰,大哥陈爱忠,二弟陈爱立,小妹陈洪平和大姐的女儿李影全都修炼法轮大法。全家人受益,父亲多年的腰腿痛不治而愈;母亲30多年的关节炎、咳喘病好了,脾气也不再火暴了。

但7.20非法镇压法轮功后,大哥陈爱忠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判三年劳教,于2001年9月12日被送到河北省唐山第一劳教所,8天后即被虐杀。小妹陈洪平被怀来县东花园派出所非法抓捕毒打,双腿被打断,后在高阳劳教所遭受一年半的折磨,于2003年3月5日去世,享年32岁。

2004年2月28日,父陈运川、母王连英和二子陈爱立被非法绑架到张家口市沙岭子洗脑班遭受迫害,三人绝食抗议,两个月后父子被放回反锁在家中,北辛堡乡派出所派人日夜看守,陈爱立身体已被摧残得极差。7月9日陈爱立摆脱监控,流离失所,但身体一直极度虚弱并日趋严重,于2004年11月5日含冤离世,享年33岁。

陈运川7月26日再次被绑架到沙岭子洗脑班遭受迫害,10月19日王连英因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而被放回,同日陈运川也被放回。二老回家不久,再次经历失子之痛。

现在四个子女只剩大女儿陈淑兰(04年37岁)被非法关押。陈淑兰于2002年9月17日遭绑架后,被无理判刑7年半,现被关押在在北京大兴女子监狱(原称天堂河女子劳教所,位于北京市大兴县)。

自妈妈陈淑兰、外公陈运川(04年65岁)、外婆王连英(04年62岁)等三位至亲相继遭到绑架,舅舅陈爱忠、陈爱立(双胞胎)、小姨陈洪平等三位亲人被迫害致死后,小颖便无家可归,在北京昌平城北中心正在上小学的六街小学附近一家张阿姨开设的私人“小饭桌”(注:为那些父母工作忙而临时代管孩子的赢利场所),度过了近4个月的孤独时光。

2003年1月9日,小颖被北京昌平“610”送到“北京昌平区敬老院”(昌平没有孤儿院),整个敬老院只有小颖一名儿童。2004年9月1日,小颖升入北京昌平三中初一三班,生活费用由政府、教委和“610”共同承担。除上学外,小颖進出需由昌平610和敬老院副院长审批,基本没有人身自由。

目前小颖经辗转暂时出了“敬老院”,但北京昌平“610”限小颖在2005年2月15日前必需返回敬老院。

张家口市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18-07-21:河北省张家口市东辛庄派出所警察近期骚扰行径
2018年7月8日晚七点,河北省张家口市桥西区沈家屯乡东辛庄派出所警察赵亮带人上门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利用各种借口欺骗学员,偷拍照相,录音。12日晚九点,东辛庄派出所协警王志兵开的车到法轮功学员家敲门,又喊又叫,特别疯狂。15日号晚上六点,王志兵又开警车到处乱窜,村民和他讲不要这样做,他不听。

东辛庄派出所:
赵亮13730430978、13643236155
王志兵13932389522

2018-07-18: 河北省赤城县样田乡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自2018年7月初至今,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样田乡派出所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及家人打电话,上门骚扰,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不说姓名,带着照相机到家里就拍照,不仅照法轮功学员,还在房间里乱照,有的还问:问还炼不炼功? 搜集各类信息。
样田乡派出所:电话:8687935
所长王江18730302888
高振宇15930317920
李向峰15033631111
郭启18731366587
郭伟13933751903
白杨19531326321
冯萱15075432030

2018-06-28: 张家口新车站派出所
3134011548
3134010087
值班:3138686917

张家口市拘留所
3134068152
3134061385
3134105213
所长:3134105767

经开区分局
李更新 局长 宅 3137583999 13831351699
李春彬 政委 宅 3136523579 13703139360

2018-06-27:迫害责人:
怀来县公安局局长:郝燕飞
住址:河北省怀来县沙城镇府前东街
怀来县存瑞镇派出所所长 赵富军:电话 13931307377
副所长:田志昌

2018-04-07: 阳原县公安局:
局长杨卫军13831338166
副局长周进喜13373039111
副局长3137388138
副局长马向辉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3)

昌平区委副书记、昌平政法委书记:王书合(主抓迫害法轮功) 电话:010-89703046

北京市昌平区610办公室
主任:梁士强 010-89741645(办)
副主任:康丽 010-89741539(办)

北京昌平城北街道敬老院
地址:北京昌平中山路甲2号 邮编:102200
值班室电话:69708904
凌国军(办公室)电话:6974126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