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沧州市 >> 刘泽生(刘泽升), 男, 50

个人情况: 原沧州辅导站长,原沧州市房产管理局沧州市房地产经营开发总公司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沧州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2-07
家庭成员: 儿女: 刘紫璇
夫妻/父母: 刘泽生(刘泽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12: ◇2016年12月31日,因参加旁听北京通州法院非法庭审庆秀英、李业亮、夏红被绑架而非法关押于通州看守所和朝阳看守所的沧州市法轮功学员佳佳、王艳梅、王淑梅、刘泽生和他女儿刘紫璇五位法轮功学员全部获释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40605.html#17111225131-5

2015-11-24: 四年冤狱折磨 河北沧州市原高管控告首恶江泽民

刘泽升,男,五十岁,原河北省沧州市房产管理局下属沧州市房地产经营开发总公司经营科长、市场部经理。从一九九四开始,刘泽升及父母、岳父母相继得法修炼,全家平安祥和。九九年七月以后,刘泽升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冀东监狱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刘泽升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

首恶江泽民迫害良善,给全家造成巨大的伤害

1.沧州公安和看守所对我的迫害

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三点钟,被当地派出所薛振东所长骗开家门,一下涌进十几个警察和便衣,绑架了我,将我拉上汽车带到一个很偏远的像宾馆一样的房间里,听后来的警察让我看我们家被非法查抄的物品,并让我签字,有我师父的讲法录像带、讲法录音带、《转法轮》等正式出版的大法书籍、我参加师父面授班的学员证、部份学员与师父的合影照片、我们炼功的照片以及其它私人物品(后来还发现丢失了一个日本原装的随身听)。听我家人讲装了好几袋子、好几箱子,他们上下搬了好几趟才搬完。

当时我的女儿只有七岁,我的家被翻得像被匪徒抢劫的一样,对孩子幼小的心灵埋下了深深的创伤,我的父亲母亲也都受到惊吓,我妻子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因为做好人,因为向善,在江泽民的迫害政策淫威下被坏人们带走了。我父亲在我们单位做门卫的工作,也被解除了,在我爱人出门、我母亲不在家的情况下,当地公安竟然不顾家中只有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当着一个儿童的面,绑架了我的父亲,吓得孩子连她姨妈、姨父叫门,都不敢开了。后来有一次,我妻子起大早去外地购买商品进货,刚要出门,孩子就醒了,抱着她妈妈的腿不放,学也不上了,我妻子去哪儿,孩子就跟着去哪儿,在那个恐怖环境下,孩子都被惊吓了……

这是对我们一家人的精神、经济的迫害,并对我非法拘留、逮捕、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七月二十日凌晨三点多——二十四日夜间,我被非法关押在一个像宾馆的带卫生间的房间里,不让出屋,没有自由,让睡地板。在七月二十四日夜间,我被转移关押到沧州市第一看守所,有一个好心的狱警偷偷地告诉我们:上面要求让他们好好教训教训我们。他们就利用那些刑事犯和牢头狱霸来打我们,不让吃饱饭,勒索我们的钱物。

在看守所大约非法关押了我将近一年的时间。在此期间,吃着恶劣的食品,菠菜都是那种很老的带梗子的,根部都不洗,抖搂抖搂带着泥土炖大锅菜,吃到嘴里特别牙碜,每天被迫干活约十八至二十个小时(这一年来就是觉得总也睡不够,长时间缺觉),在羊毛衫上缝亮片、穿珠子,插塑料花,糊火柴盒、糊梨袋等手工活,给我及其他被关押的人员定任务数,有时有关部门来检查就把正干着的手工活收走藏到库房里,等检查的走了再发下来接着赶活,完不成不能睡觉。长时间的紧张干活把手指甲都磨得露着肉,冒着血渍,还要受着一些狱警和牢头狱霸的欺压打骂。

2.冀东监狱对我的残酷迫害

我在沧州市第一看守所被关押大约近一年时,被转到沧南监狱滞留了一个晚上,刚进沧南监狱就被脱光了所有的衣服搜身;第二天送到石家庄第二监狱,因为和关押在那儿的几个炼法轮功的认识,当天就转走了,赶到保定监狱在那儿被关押了一个晚上,第三天被转到冀东监狱继续迫害。开始在一支队,几天后被转到盐滩上的二支队七中队(以下简称七中队)关押迫害。

刚到七中队时,中队长讲过:信仰是个人问题,到你服刑满了出监狱时不改变,我们也不会强迫你改变,对我表现的还是比较温和,也照顾我干些轻些的活,如修补塑料苫布等。经过几个月的时间,有一天他跟我大发雷霆,因为一支队的几个队长转化了几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狱警队长被长了一级工资、获得很多的奖金、记功一次、晋升了警衔、戴大红花受到表彰,而他什么也没得到。从此对我开始了一系列的措施:

首先,态度不好了,开始由干轻活转成拉耙子的累活。后来还安排了一支队转化的昔日的同修做我的转化,过程中给我录像。给我造成精神上的压力。我发现一支队的那个昔日同修说话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有些过去我们经历的事情他明显的在撒谎。也开始了以谈话为由的变相罚站了,以前可以坐着谈话改为几个小时的站立了。

大约在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年期间,我被关了二十多天的小号。在关小号期间,我被连续三天三夜不让睡觉(监狱里俗称熬鹰)、连续站立三天三夜不让坐下,当问我:法轮功是不是邪教?我说真善忍要是邪的,这世上再没有任何正的了。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教育教育他!我就被四个人抻胳膊拽腿的架起来,另外几个人同时用几根电棍电击我的头部、颈部、肋部、腹背部等地方。电一段时间后,放下来。再问我:法轮功是不是×教?我说不是。他们就有说教育教育我,再架起来电击一段时间。如此反复电击,电的我身上出现了很多电击的斑点,经过一个夏天后,才看不出来了。

还强迫我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等,在我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诱导我放弃修炼和信仰。在关小号期间,每顿饭只给一个窝头,窝头还带着玉米瓤,玉米是粉碎用来做饲料的那种程度,再加上点面粉,不然和不成个。小号里面睡觉的地方就在水泥地板上加一个薄垫子,大小比一张单人床垫大不了多少,房间高度却有五米多高,在这样不合常理的居住环境,对我造成了极大的精神摧残。在关小号期间,强迫我写了“不炼功保证书”等。

关小号出来后,中队长对于我在小号里写的“四书”不满意,要求我重新写,我说在那种压力下、长时间不让睡觉的情况下写的东西并不是我写的,我不承认。负责迫害我的中队长又问我法轮功是不是×教的问题,我说不是,他在我正直站立、目视前方也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用右掌猛击打我的左脸部,我差一点没有摔倒,我不得不本能的右脚向右前方跨出半步。当我恢复立正站立姿势后,他又用右手背从左向右猛击打我的右脸部。打的我两耳轰鸣,眼睛都蒙蒙的。我的左上侧,从后数第三颗牙当时就活动了,过了两天,就自己掉下来了。而且我的牙被垫破了好几处。

我在关完小号和出来的那段时间,白天到盐滩高强度劳动,晚上在中队还经常遭受罚站、电击的刑罚。电击时让我蹲下,用细长的电棍身上带螺旋金属线的电我头部,我被剃成光头,电阻丝在头上点击就像拿刀刃割头皮似的感觉。那个短粗的电棍,电上力量特别大,能把肉电透,电流在肉里乱窜、乱撞的。直到中队安排对我包夹的刑事犯实在看不下眼去了,偷偷的告诉我,他们这样做违背了“狱警十不准”原则是在犯法。记得有一次,大队长在旁边看着,中队长拿着警棍命令我蹲下,我没蹲下,他就硬过来电我,我就开始反抗了,从此后中队长才停止了对我时不时的电击虐待行为。那段时间我每天看到太阳落山,就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来,极大的肉体虐待和高度的恐惧、压抑、精神紧张、睡眠严重不足、过度劳累造成对我身心的严重摧残,我的头发在二十多天里就白了一半多。

接下来就让我跟全队身体最棒的几个刑事犯编到一个组,干全中队最累的活,超强度劳动:在盐滩耙盐(盐耙子三米多长、约一米多高,沾上卤水一百几十斤重,一背就是一天)、挑池子、抬超重泥包(有时能抬断两根缸子、扁担,有一次我的腰扭伤了,忍着疼痛继续干活),在炎热的季节拉盐耙子,在寒冷的冬季挖卤沟、挖卤池,每天要完成坚硬土十立方米的土方量,完不成就是抗拒改造,要受到肉体惩罚。

大概是二零零二年的冬季,那是一个最寒冷的一天,当我在几米深的卤池子里干活正大汗淋漓时,中队长把我叫到岸上,他穿着棉大衣坐在背风的掩体里面,让我站在风口上,脚底下还有一洼卤水,我虽然穿了个小棉袄,但是寒风一吹就透了,被汗水湿透了的贴身汗衫,就像一层冰一样,冻得我身体发抖,中队长不让我回去,在问完一个问题后,就不说话了,就那么让我冻了一个上午。我嘴唇都冻青了。

还曾经强迫我每周写“思想汇报”材料,别人休息娱乐时,不允许我休息娱乐。对我还采取长期包夹,利用刑事犯立功减刑的心理,对我寸步不离的监视,在狱中本来就已经失去了自由,可对我及其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又制造了狱中狱,不允许其他刑事犯跟我们说话,每天包夹我们的刑事犯要写详细汇报材料,跟谁接触了,狱警队长就找谁谈话,吓得其他人都不敢跟我接触。

3.出狱后沧州610、单位领导对我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四日结束了长达四年零四天的牢狱迫害,我还天真的想重新开始我的生活,可是社会变化太大了,公司股份制改革了,我工作那么多年为之作出很大贡献的公司根本没有我的股份,我回原单位上班后,沧州610办公室要求我们公司每月只能给我八百元/30天的工资,休一天扣一天的工资,国家法定节假日要求我加班,也不给加班工资。还限制我的自由,要求我出沧州市区必须向公司请假得到允许后才可出市区。

当时我在监狱被迫害时,我们公司几个领导去看过我,监狱跟他们说不让我干活、吃的伙食特别好,在里面就是看看电视、报纸什么的,原公司那几个领导回来后和公司职工这么说的,我回原公司上班后,同事们问我是不是这么回事?我将在监狱怎么被迫害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点点,就令同事们非常震惊。没想到很快公司领导就找我谈话,叫我不要说被迫害的情况。我这才意识到,迫害并没有结束,它以更加隐晦的方式继续存在在我的身旁,江泽民的迫害政策还是阴魂不散!在经济上也对我迫害,同工不同酬,我被迫离开我热爱的工作岗位和打拼过的公司,离开家乡去到全国各地打工糊口。

4.我家人被殃及遭到的迫害

我的女儿当时上小学二年级,学校校长、教务处主任等学校领导也是在江泽民的这种迫害政策下,对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进行恐吓:你再信仰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就不能上学了。对孩子连续两次谈话、恐吓,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却对一个孩子进行这种卑劣的行为。没有父亲的呵护,孩子的心是残缺不全的,何况在那种江氏发动的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下呢?她们班上的同学们就嘲笑孩子,说她爸爸是犯人、是坏人,直到有一个良知未泯的老师站出来说,她爸爸不是坏人,是世上最好的人,是被冤枉的,那种嘲笑才平息下去。

那年过八月十五,我妻子带着孩子去监狱看望我,我岳父被劳教关押在保定劳教所,我妻子分身乏术,只能顾一头。对我岳母来说:丈夫被劳教、女婿被判刑、女儿备受煎熬,这老人自己还经常受到骚扰,心里也是吓得够呛,也不敢公开炼功了,老太太不识字,有问题也没办法找其他学员交流了,弄的大家人人自危,那年中秋节老太太蒸了一大锅包子,可我妻子没有回去,老太太和着泪水吃包子,心里憋囚,家里又没冰箱,又舍不得扔了那些变坏的包子,都吃得长了毛,变了质,还是忍着吃完了。吃完后不长时间就病了,越来越严重,最后就含冤去世了。去世时,我岳父都没能回来与老伴见上最后一面。我岳父在劳教所里也被迫害的高血压手脚疼痛,直到突然昏迷了,才放回家。

由于我被迫害的丢失了原本很优越的工作,抛下妻儿老小到处去找活打工、养家糊口。多年的漂泊打工,不光我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我妻子工作也丢失了,为我担惊受怕不说,居委会、派出所多次到家里敲门骚扰,还扬言要把她弄进去。

大概零六年,我正在打工的单位上班,我妻子打来电话,说我们家楼下来了两辆警车,下来六、七个人在楼下按门铃,我妻子吓得够呛,也不敢应声。我赶紧找附近的亲戚、朋友,让他们快到家里看看。

十六年的迫害,我们修炼“真、善、忍”的一家人被江氏集团迫害的家破人亡,始终没有正常的环境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4/四年冤狱折磨-河北沧州市原高管控告首恶江泽民-319305.html

2008-07-07: 冀东监狱利用地理隐蔽猖獗迫害河北大法弟子

河北省冀东监狱位于唐山东南丰南区的海滩盐场,方圆约百里内分布九个支队,总队设在岸边的尖坨子。一、二、五支队离总队较近,一、二十里;四支队最远,位于离尖坨子七十里的南堡,离渤海只有十来里。道路和各支队的监舍都是斜向的,就是晴天也很难辨别方向。冀东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是一、二、四、五几个支队。二零零二年时,冀东监狱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六十来人,现在仅四支队就非法关押一百多人,都是全河北各地区劫持来的大法学员。

二零零八年,冀东监狱又从广东、北京转来很多。由于地理位置偏僻,一眼望去几十里都是盐滩,而且消息封锁非常严密。这里的恶党人员倚仗着地理位置特殊和消息的闭塞等诸多因素,继续猖獗的迫害大法弟子。

据不完全统计,被冀东监狱迫害致死的有: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大法弟子陈爱立、河北省冀州市小寨乡辛庄村大法弟子李会民。被迫害致残的有:廊坊市杨建坡、北京市刘永旺,被迫害的唐山大法弟子有:市区:孟凡全、张云平、李国才;丰润区:孙建忠、韩学禹、安振杰、李相杰;玉田:边长学;滦南:刘宗勇丰南:曹顺亭;迁安:宋耐文、刘伍权;迁西:陈百合;唐海:吴俊士。

被迫害的河北大法弟子有:保定市大法弟子魏海武、王刚、鞠志恭、张秀忠;秦皇岛市山海关大法弟子吴文章、陈奇江、秦皇岛市昌黎马坨店乡后马坨村周向党;石家庄市王新中、段荣欣、谢军校、焦梅山、刘记廷;沧州东光县戴建功、李志法、刘泽升、蔡国增;河北定州张强;河北南部农村赵长余;河北雄县崔志强;正定县范宝森;涞水县王村乡祖各庄村石文水;衡水地区武强县豆村乡李马村韩国锋、衡水彭景涛;河间市顾幸昌;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乡大法弟子丁玉明、张家口市温宽;三河市燕郊大法弟子杜缚苍、张连存、周再田、狄文柱、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任丘市陈凤雷;高碑店张德明;辛集市陈西健;涿州董汉杰。还有武士虎、张瑞峰、郑志成等大法弟子。

因消息闭塞,对冀东监狱的迫害手段知之甚少,以下只是凤毛麟角。

一、关禁闭

所有的学员被非法关进监狱后,恶警不间断的找学员“谈话”、施压、和洗脑,给学员灌输中共流氓集团蓄意编造的种种谎言。过一段时间后,一看达不到她们的企图,就撕下伪装,露出狰狞的面目,强行将学员关进禁闭室。夏天遭受闷热、潮湿、蚊虫的叮咬;冬天遭受凛冽寒风的侵袭,无任何取暖设备。在禁闭室,它们强迫大法学员学念诬陷、诽谤大法的黑材料,稍有不从,恶警就指使罪犯对大法学员进行殴打。如被非法关押在冀东监狱二支队的大法学员张强,就被二支队狱侦科副科长陈开强行关进禁闭室,因张强不放弃信仰,陈开就指使罪犯马俊等对张强拳打脚踢。

二、不让睡觉

恶警们几天几夜都不让学员睡觉,有四天四夜不让学员睡觉,还有更长时间不让睡觉。而所有的这一切卑鄙行径,最终目的就是要摧毁学员的修炼意志,放弃修炼,背离大法。

三、身体上折磨大法学员

恶警对于坚信大法、不配合恶人要求的学员,就安排他们干最重最累的奴役活,从身体上折磨大法学员,借此发泄自己的私愤。

四、限制大法学员交谈

在冀东监狱,恶警不让大法学员和其他人交谈,就是一些家常话也不允许说。当问及这样做的理由时,回答是:“这是上边规定的。”

五、接见、通讯、通信受到严格限制

恶警为了达到他们毁掉大法学员的目地,不让学员接收到任何外界信息,尤其是关于大法修炼方面的信息。为此,他们就采取了对坚持信仰的学员不让接见亲属,或缩短接见时间,限制谈话内容等无理手段。同时,他们也非法剥夺了学员与亲属电话交谈的权利,那些真正的罪犯们随时都可以打电话与亲属交谈,而对于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它们却常常以各种借口不让学员给亲属打电话。另外,更为恶劣的是,他们经常无辜扣压大法学员给家属的信或家属写来的信,而且扣压了信件也不承认。

六、从外边找来犹大误导、欺骗学员

七、用橡胶的三角棒毒打

这种三角棒外面是橡胶,里面是铁。打人皮肤表面看不见伤,却能伤到骨肉。被打的大法弟子有被非法关押在四支队的杨建坡。

八、野蛮灌食

九、死人床

十、老虎凳

十一、趟脚镣、戴手铐

十二、长期不给热水,包括冬天只能用凉水洗澡。

请知情人把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姓名、照片及详细情况发到明慧网。让我们共同解体冀东监狱的邪恶,营救在里面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7/181604.html

2007-03-04: 曝光河北冀东监狱的罪恶

冀东监狱位于唐山东南丰南区的海滩盐场,方圆约百里内分布九个支队,总队设在岸边的尖坨子。一、二、五支队离总队较近,一二十里;四支队最远,位于离尖坨子七十里的南堡,离渤海只有十来里。道路和各支队的监舍都是斜向的,就是晴天也很难辨别方向。冀东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是一、二、四、五几个支队。二零零二年时,冀东监狱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六十来人,现在光四支队就非法关押一百多人,都是全河北各地区劫持来的大法学员。

部份迫害案例:刘泽升,沧州人,在二支队,因拒不“转化”,被强制下盐池做奴工,超负荷重劳役,夜间不让休息,加上包管恶警队长指使犯人残酷折磨他,使刘痛不欲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4/150139.html

2007-02-06: 河北冀东监狱恶警的犯罪事实
......在2002年底,沧州同修刘泽升,被一中队长打的顺嘴流血,安排在中队最累的岗位扒盐,长时间无人替换。在劳教所长期的迫害下,许多人承受不住达到了恶警们认为的表面转化。在2003年的8月下旬,冀东监狱把一、二、五支队所有的所谓转化的,全部转送到四支队,集中分成两个支队。在四支队狱警们也都知道,这些人都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才所谓的转化,所以它们就找每人谈话,找出它们认为转化好的人来对其他人的进一步洗脑。做帮教的人可多一些自由,很少出工干活,单同样有犯人一天24小时看管,干什么和谁在一起,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监控,记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6/148404.html

2001-12-06: 明慧网上的被非法判刑名单中,第90名刘泽生(原河北沧州辅导站长),因传播揭露公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份明传电报,被以所谓的“泄密罪”非法判刑4年,沧州市孟村县公安局长曹兴华也是因这份电报被非法判刑4年。

沧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317)

2019-01-07: 常郭镇派出所:
所长万善达 13315786157

2018-12-13: 运河区国保大队
唐国利 大队长 13603271866
办公室 3175309879
李毅 指导员 13383079711

运河区公安分局 3175523700
局长:史忠义 3175523701
政委:张旭光 3175523702;【待确认】13831040059
副政委:郭 键 3175523741
副局长:张殿臣 31753092013172180508 13930798388

河北省沧州市看守所 3175523136

2017-12-20: 万东分局局长:0317--2551305
万东分局副局长:0317--25515200317--2552757.
万东分局办公室:0317--2551580
万东分局刑侦组:0317--2551821
万东分局治安组:0317--2551822
处长:0317--2551803
书记:0317--2551708
纪委书记:0317--2554406
党办主任:03172551240
宣传部:0317--2551644
测井公司经理、书记:0317--2551033
测井公司退休办公室:0317--2552543
北艾派出所:0317--2511679

2017-04-30: 沧县捷地派出所: 3174043165 3174705110
所长:田小国

沧州市运河分局
副局长 唐中山:13803251919 3175523705(管迫害)
国保大队长 刘坎华:13930711999 3175523758
国保教导员 唐国利:13603271866 3175309879
副队长 李毅:13383079711
刘姓:13833716089

沧州市运河分局
李国栋 局 长:317552370113603175596
李兰舟 政 委:317552370231720566681393175666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