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保定市 >> 张荣杰(保定), 女

个人情况: 保定依棉厂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保定市
有关恶人: 保定新市区司法局局长高某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十二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2-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8-13: 河北省保定张荣杰支占民与8月7日结束冤狱12年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3/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2437.html#1781222480-63

2017-03-09: 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9/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344031.html

2012-04-08: 河北保定法轮功学员张荣杰再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因张荣杰被石家庄监狱迫害的身体极差,几乎不能自理,经省司法局批准让她回家,但保定新市区司法局局长高某不接收,导致张荣杰又被关进石家庄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8/二零一二年四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5359.html#1247235427-43

2011-05-14: 唐钢法轮功学员郭丽云遭迫害经历
郭丽云张荣杰和北京的法轮功学员白丽丽,三位法轮功学员被一个名叫陈瑞琴的沧州人(劳教人员)监控迫害。陈瑞琴多次打骂正在抵制迫害被迫绝食的郭丽云,法轮功学员向四大队管理科科长李维真反应陈的恶行,陈被迫回到四大队去干粗重的活,大伙都不愿理她,法轮功学员不嫌弃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使她明白了善恶必报的道理,后来诚恳的对郭丽云道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4/唐钢法轮功学员郭丽云遭迫害经历-240794.html

2010-03-11: 保定市六名法轮功学员被河北女监非法关押

河北省保定地区至少有六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后,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她们是:
......
3、张荣杰,女,保定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八月被绑架,二零零六年五月,张荣杰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六日,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1/219600.html

2009-02-08: 石家庄女子监狱的欺骗伎俩
二零零五年八月,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女学员张荣杰被邪党特务绑架。在其租住的地方,邪党特务用脚踹张荣杰,把张荣杰的胯骨神经踹坏了。从那以后,张荣杰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
二零零六年五月,张荣杰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按说张荣杰这种伤残程度应该送医院治疗,但是石家庄女子监狱不但把人留下、不送医院治疗,还逼迫张荣杰放弃信仰。

从二零零五年八月至今已经三年多过去了,不知张荣杰怎么熬过来的一千二百多个日日夜夜。

二零零九年前,张荣杰的家属去探监,张荣杰能扶着墙走路了,张荣杰告诉家人说:“监狱说了,让我好好养身体,七月份就让我回家。”家人气愤的说:“你怎么这么傻呀,他们是在骗你呢。他们想让你赶快好了,好让你给他们干活。”

其实家属只说对了一半,石家庄女子监狱欺骗张荣杰是想欺骗国际社会的调查。说张荣杰现在腿好多了,要放她回家,那在二零零六年那么严重时,为什么还要接收她?家人每年去监狱五、六次,要求接回家治疗,三年多了,监狱从来没有答应过,为什么不告诉家人七月份要放她回家?与保定市法轮功学员张荣杰同名同姓的石家庄地区大法弟子张荣杰,现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都快死了,他们怎么不放她回家?

邪党之邪毒,已经登峰造极,其欺骗和谎言无处不在。希望大法弟子和国际社会不要相信他们邪恶的谎言,认清邪党的真实面目,解体中共,还中国人以自由和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8/194932.html

2006-09-12: 大法弟子张荣杰、刘晓荣等在河北女子监狱被迫害

大法弟子张荣杰与同修利用电视插播《九评》被邪恶非法抓捕,张荣杰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为了反迫害,她自入监队一直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2006年五月中旬,大法弟子刘晓荣,被6个男女恶警从警车上连拉带拖,强行拉到女子监狱内,又被河北女子监狱的恶警和犯人用暴力手段强行拉入监队。刘晓荣与另3名女大法弟子,从五月中旬被强行关押到监队后,为了反迫害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

上述大法弟子均遭到女子监狱正、副狱长(张义女、韩某某)与恶警、犯人的残酷摧残迫害。每天恶警恶人们将大法弟子用暴力手段每天三次插鼻管强行灌食进行迫害,利用犯人每天24小时严密监控、限制人身自由,犹大兰其志、佘巧玲、倪春香、唐慧、周玉等强行从早7点—晚9点,对上述大法弟子洗脑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2/137660.html

2006-07-06: 保定中级法院无理维持对支占民等大法弟子的非法判刑

2006年5月11日,保定市安全局、保定市公安局、保定市新市区检察院、保定市新市区法院联合诬陷、栽赃,对保定四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决:支占民、张荣杰12年,刘永旺8年、魏海武4年。四位大法弟子均上诉到保定市中级法院。2006年6月13日,中级法院刑事庭庭长蒋海清下达刑事裁定书,以邪理歪说和可笑的理由维持原判。

保定市中级法院刑事庭庭长蒋海清2006年5月21日接到他们四人的上诉书后,曾明确告知律师,就是按着恶党的法律,也不至于把四位大法弟子判如此重刑,可是,他又以上面压力为理由,于2006年6月13日下达刑事裁定书,以邪理歪说和可笑的理由维持原判。

2006年6月16日,保定市看守所把四位大法弟子分别送到监狱:张荣杰被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支占民被送到保定监狱;刘永旺、魏海武被送到唐山冀东监狱。

刘永旺在上诉期间,抵制无理关押与迫害,从5月24日开始绝食至今,到现在已四十多天。没有一个单位正式通知刘永旺的家属把刘永旺送到何地,现在情况如何?

自6月16日,魏海武被送到监狱后,一直绝食抵制迫害。7月2日,狱方才通知家属让到监狱去看他。保定监狱给家属的回信中,只说收到此人,并告知家属三个月以后才允许接见。

近期得知,保定监狱关押着大法弟子有七、八十人,恶警对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用各种方法迫害,有的大法弟子四年多都没有见过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6/132291.html

2006-06-07:  抗议迫害 张荣杰现已绝食一周多

近日得知消息,因天津电视插播于2006年5月11日被河北保定市新市区法院非法开庭并强行判刑12年的大法弟子张荣杰,为了抗议邪恶的非法判刑及无理关押,在上诉期间每天早晨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保定市看守所的看守人员指使在押嫌疑犯殴打张荣杰,致使张荣杰的脸肿胀没有知觉,张荣杰为了抵制这种侮辱与迫害,又一次進行绝食,现得知绝食已经一个多星期。

张荣杰曾数次被抓,两次被劳教。自去年7月8日被保定市国家安全局被抓后,先是关押在省安全局的看守所,去年10月份转到保定看守所,当时已经绝食三个多月,保定市安全局在提审期间曾对她刑讯逼供,熬夜并用脚踢其腰部。

保定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冯勇、保定市公安局新市区分局的张长林曾几次到看守所对张荣杰進行人格侮辱与恐吓,指使看守所的其他嫌疑犯对张荣杰打骂并对其羞辱,曾经把张荣杰的衣服脱光,把她拖到厕所里向她身上泼热水,说是给她洗澡,企图强迫张荣杰進食。张长林曾给真正的犯人下命令:谁让张荣杰吃了饭,就给谁减刑。致使那里的吸毒人员丧失人性,就没日没夜的折磨她,硬拖着她在号里行走。张荣杰一发正念,这些人就打她、掐她、并拧她胳膊,直到张荣杰喝了一点粥,这样号里的所有在押人员每人得到张长林给她们买的一双黑布平绒鞋。

看守所的一女管教极其恶毒,她数次指使犯人毒打张荣杰,说:“只要让她吃饭就行。”张荣杰不穿号服曾被打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直到张荣杰又要绝食才作罢。
  
保定市新市区法院非法开庭并强行判刑的四位大法弟子遭非法关押已近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7/129794.html

2006-05-14: 保定四位大法弟子分别被恶党非法判重刑
保定四位大法弟子分别被恶党非法判刑如下:支占民、张荣杰是12年、刘永旺8年、魏海武4年。这个结果是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直接做出的,河北省高院又受河北省政法委操控,而罗干亲手过问了此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4/127657.html

2006-05-12: 保定新市区法院对张荣杰等四名大法弟子第二次“开庭”

河北保定市新市区法院于5月11日(周四)上午,在新市区法院四楼对大法弟子支占民、张荣杰、刘永旺、魏海武就天津市电视插播事件進行第二次非法开庭。整个过程共计不到二十分钟,進行所谓“公开宣判”,然而大部份家属被阻挠,拒之门外。

5月11日上午8点40分,到法院门口时,法院门口两侧已经站满了警察,中间的伸缩门只留下一人能進去,并且入口处里面已经有大量的警察、国安特务、法院人员、610等几十人。大法弟子的家属要求進去,他们其中一人说:家属只能進去一人。当被问这是谁的规定?拿出相关文件,为什么说是公开宣判,却不让進去?他们说是法院规定,又说地方小,人多占不下等進行推辞。

当支占民的七十多岁的父母要求進去时,经过再三要求,才勉强让他们進去,经过一番检查,最后把两位老人挡在宣判现场外面,直到宣判结束也没让两位老人见儿子一面。魏海武的家属進去后,他们用监测器从上到下检查完,甚至让解开上衣扣子及脱掉鞋,故意拖延时间,等检查完后,让進去时却看到大法弟子被警察架着出来,当家属想跟自己的亲人说句话时,却被两个恶警推搡开,其他的家属也只是一人進去,并且都没听到全部过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2/127543.html

2006-05-10: 河北保定市新市区法院5月11日(周四)上午,在新市区法院四楼预谋对大法弟子支占民、张荣杰、刘永旺、魏海武就天津市电视插播進行第二次非法开庭。现得知张荣杰、刘永旺身体状况很不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0/127321.html

2006-04-12: 张荣杰等四名保定大法弟子仍面临被迫害
据确切消息,因涉嫌电视插播而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刘永旺、魏海武的案卷已被上交石家庄高等法院。

在四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开庭之后,保定大法弟子积极行动,收集相关人员信息,同时和世界大法弟子一道打电话、寄信等方式制止迫害、营救同修,使相关人员受到很大震动。再加上律师的有力辩护,因此保定中院没有判案,而是把案卷推到了高院,同时关押再延期一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2/124999.html

2006-03-19: 张荣杰与刘永旺生命危险 保定新市区法院上交“案卷”

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区法院自2月17日对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刘永旺、魏海武進行非法庭审后,依照法庭的辩护结果及相关证据,无法做出宣判结果。现得知他们已把“案卷”的相关内容报送上一级的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庭,然后由“审判委员会”做出结果。这个审判委员会由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导和各个庭的庭长组成。

现在,大法弟子张荣杰与刘永旺的身体非常虚弱,随时面临生命危险。内部有良知的人士说:“如果不是上面压的紧,他们二人早已不够关押的条件。”在2月17日非法开庭时,四位大法弟子是分别由两警察架着,当时张荣杰几乎没有力气说话,刘永旺不能正常行走,两人完全是由警察拖着上楼的。

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魏海武及刘永旺,自2005年8月被非法抓捕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遭受迫害。2006年2月17日非法审讯四位大法弟子时,张荣杰瘦的只剩皮包骨,站不住,坐不稳,整个非法审讯过程由法警把持才進行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9/123186.html

2006-03-06: 保定大法弟子张荣杰在看守所身体情况危急

据可靠消息,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张荣杰身体状况相当严重。3月1日,张荣杰要求会见律师,当律师到后,张荣杰又没有能力行走到会见室与律师见面,而看守所又不允许律师到监室去见她。据知情人士近日透露,张荣杰目前可能在医院,情况危急。

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魏海武及北京市大法弟子刘永旺,自2005年8月7日被邪恶非法抓捕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遭受迫害。张荣杰一直断断续续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曾一度出现危险,在保定市法医院一个月左右。

2006年2月17日保定市法院借用天津电视插播事件非法开庭审讯四位大法弟子时,张荣杰瘦的只剩皮包骨,不能行走,邪恶之徒一直是拖着她走,站不住,坐不稳。整个非法审讯过程都是靠法警的扶持才進行完。

据法律人士讲,如果依照法律,法院就不能给大法弟子定罪,而保定市政法委、保定市新市区政法委、保定市新市区610就插手此事。保定市政法委、保定市新市区政法委、保定市新市区610六年多来,一直配合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保定市新市区610,不断阴谋干坏事,在大法弟子不断给讲真相的情况下,依然行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6/122208.html

2006-02-19: 请继续关注保定被非法审判四名大法弟子的情况

保定新市区法院于2006年2月17日上午8点45分,几辆警车满载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呼叫着疾驶至法院门口,两恶警将身体几度虚弱的大法弟子张荣杰拖下车,拖到四楼审判厅,又将另一名大法弟子拖走。三名大法弟子是刘永旺、支占民、魏海武,他们都戴着手铐。

法庭上支占民要念申诉书,邪恶之徒不让念。他的姐姐举手问:“为什么不让申诉?为什么不让念?”一恶警将她踢打出法庭。恶党最怕揭露它们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欺世谎言,为此而不让申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9/121190.html

2006-02-18: 2006年1月17日,保定市新市区伪法院对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刘永旺、魏海武進行非法庭审。从上午9点30分到下午1点10分,四位大法弟子分别由两警察架着,被迫害最严重的是张荣杰,几乎没有力气说话,完全是由警察拖着地上的楼,大法弟子刘永旺由于双下肢麻木,不能正常行走被拖到四楼,三位男大法弟子的头发几乎都是灰白。整个过程中由保定市新市区检察院恶人张月龙作为公诉人,念的证词语无伦次,所举的证据与证词无推理关系,只是空喊着“合理”“合法”,却又拿不出真凭实据。

在最后的陈述过程中,律师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沉着而冷静,用大量事实说明恶党给大法弟子起诉的罪名不成立。例1:公诉人开始说到天津插播事件,开始说插播的内容是“法轮功真相”,但又反复的说插播的内容是《九评共产党》,那么法庭不在当庭播放插播内容,怎么说是反动言论呢?又有哪一级别的法定机关证明《九评共产党》是危害社会的?又有哪一机关有资格作出这样的鉴定?退一步讲《九评共产党》是有危害,那危害的客体是什么?“政党”,那危害到什么程度?如果没有法定的鉴定,就不存在危害的客体,有害的行为就不存在。再退一步讲,即使《九评共产党》危害到共产党,那是对一个政党的危害,与本案公诉人对被告人所指控的没有关系。

例2 :从当庭律师问及支占民:“你搞电视插播是个人行为还是有什么组织让你这么做?”回答说“是个人行为。”律师针对此事向法官陈述:既然是个人行为,那么就谈不上利用什么组织,对支占民的指控就不成立。最后律师依据法律有力的证词说明刘永旺与魏海武与插播事件无关。

大法弟子在陈述时,张荣杰使出最大的力气(听起来也是很微弱的声音):“法轮功在任何时候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修炼的最高宗旨就是真、善、忍”……(被恶人打断)。大法弟子支占民在法庭上几次都想为大法做辩护,都被恶党的法官蛮横的制止,在他自己做最后的陈述中说:“我的辩护词是:揭穿谎言,讲清真相”刚念了几句,被恶人打断。大法弟子刘永旺为自己做辩护时说:“通过法庭的当庭调查,张荣杰、支占民也说前两次插播与我无关,而我本人也没有参与,那么又有谁能证明我做过这种事,显然,是有人想害我,对大法弟子下黑手是有罪的……”(被恶人打断)

最后恶党审判长宣布:经过以上庭审,经合议庭合议,判决另行通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8/121103.html

2006-02-13: 保定市恶党人员借天津电视插播事件迫害大法弟子

河北省保定市恶党不法人员阴谋在2月17日(星期五)上午8点30分,在保定市新市区恶党法院对大法弟子魏海武、刘永旺、张荣杰、支占民進行非法审判。这些大法弟子是去年8月份被恶党人员以天津电视插播事件为名绑架的。其中刘永旺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2005 年8月初,恶党不法人员怀疑有保定大法弟子参与插播天津电视,在保定市成立了所谓的“专案组”,8月7日上午9点左右,保定市东郊大法弟子杨金英在蹬着三轮去菜市场送货的路上,光天化日之下被保定市国安局邪恶之徒绑架;8月8日深夜1点左右,大法弟子支占民、魏海武等在保定市区与满城中间某地又被保定市国安局邪恶之徒绑架;8月24日又绑架了大法弟子刘永旺。

目前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遭到邪恶残酷刑讯逼供迫害,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大法弟子魏海武身体一直呈高血压等症状;杨金英于不久前从医院正念走脱。大法弟子刘永旺对邪恶的非法指控一直坚决否认,自绑架后绝食抗议迫害70 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双下肢由于以前在劳教所受的迫害一直没有恢复,持续疼痛与麻木。在家属的要求下,看守所给他在保定市二医院诊断与X光拍片,结果被北京301医院专家下结论:尾椎部位有一肿瘤,随时有使下肢瘫痪的危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3/120683.html

2006-02-13:保定市大法弟子注意
邪恶定于2006年2月17日上午8点30分在保定市新市区法院(在五四西路)对张荣杰、支占民、魏海武、刘永旺進行非法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3/120715.html

2006-02-10: 河北保定不法之徒企图非法审判大法弟子张荣杰
保定公、检、法、司邪恶之徒在下周要对大法弟子张荣杰、刘永旺、支占民、威海武“开厅”审判迫害,具体哪一天邪恶另行通知。望见到此消息的同修相互转告,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参与审判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邪恶之徒空间场中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恶党邪教组织,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正告那些为江氏流氓集团效力的邪恶之徒决没有好下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0/120524.html

2006-01-11: 保定公安局欲对四大法弟子非法起诉

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支占民、张荣杰、魏海武及北京市大法弟子刘永旺,自2005年8月7日被警察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遭受迫害。现得知案子已移交到了保定市新市区检察院起诉科,邪恶之徒打算在农历新年前后向法院非法起诉四名大法弟子,欲对他们非法判刑。

目前了解的情况,大法弟子刘永旺身体状况相当不好,他自绑架后绝食抗议70多天,身体极度虚弱,双下肢由于以前在劳教所受的迫害一直没有恢复,持续疼痛与麻木。在家属的要求下,看守所给他在保定市二医院诊断与X光拍片,结果被北京301医院专家下结论:尾椎部位有一肿瘤,随时有使下肢瘫痪的危险。即使这样,保定市公安局在没有任何证据、零口供的情况下,仍拒不放人,并且搜罗材料把案子推到新市区检察院。

大法弟子魏海武身体身体一直呈高血压等症状,在新生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又被关押到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18447.html

2005-12-21: 保定市恶警借电视插播事件迫害大法弟子

8月初,因有保定大法弟子参与插播天津电视,保定市恶人成立了所谓专案组。8月7、8两天绑架了大法弟子张荣杰、支占民、杨金英。8月24日又绑架了刘永旺。邪恶从□占民处非法搜出电视插播器材。他们四人一直绝食抵制迫害。杨金英于不久前从医院正念走脱。望知情同修提供详细情况,揭露迫害、曝光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1/117018.html

2005-11-10: 邪恶之徒企图对五名被绑架的保定大法弟子判刑

保定大法弟子支占民、魏海武、张荣杰、杨金英、刘永旺5人,仍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11月2日,保定市公安局对他们下发了逮捕令,已移交保定市检察院,妄图对他们五人判刑。自发稿之日起,刘永旺已绝食74天。现刘永旺仍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0/114257.html

2005-10-10: 保定大法弟子支占民、魏海武、张荣杰、杨金英、刘永旺5人,仍被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刘永旺、魏海武等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抗议非法迫害,并得知魏海武、刘永旺身体状况比较严重。刘永旺自发稿之日起已绝食44天,双下肢又出现持续疼痛与麻木,走路须用人搀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0/112126.html

2005-09-26: 保定大法弟子支占民、魏海武、张荣杰、小杜等四人,由河北省安全厅转移到保定市看守所;大法弟子刘永旺,现在保定市法医医院。刘永旺、支占民等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抗议非法迫害,魏海武身体状况比较严重,有糖尿病症状出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6/111257.html

2005-08-27: 近期,保定大法弟子张荣杰保定国安绑架,保定国安邪恶之徒还到张荣杰的家中录象,威胁、恐吓她的家人,并且欺骗家人劝张荣杰“转化”,还说如果张荣杰给他们提供大法弟子的线索就会被放回等等谎言。张荣杰被非法关押的地点尚且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7/109270.html

2004-06-21: 5月底,河北省保定满城一资料点被恶警破坏,损失一台一体机、一辆机动三轮车和两辆摩托车,价值约4万元左右。孟庆莲、陈凤珍、孙长林、张荣杰、支占民等五名大法弟子被保定市新市区南奇乡派出所绑架;满城大法弟子张彦武在家中被绑架。六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保定看守所后,现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六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一直绝食抵制迫害。

2002-05-08: 河北保依棉厂迫害大法弟子记实

4月24日晚保依棉厂保卫处将住在依棉宿舍的大法弟子张荣杰家包围,企图非法抓捕。于25日晨以谈话的名义强行把她带到依棉保卫处,限制她的人身自由,恶人要把她送走,此大法弟子坚决不配合迫害,从厂保卫处2楼跳下走脱,不幸胯骨等几处骨折,现住在依棉医院外科。

张荣杰因坚定修炼被依棉厂于1999年开除,无分文生活费,丈夫也没工作,依棉厂从没过问过,今天却又以厂子的名义抓捕她。2001年因她不放弃修炼,被送劳教期间受尽了非人的酷刑,遍体是伤,死里逃生。

保依棉集团电话:厂长汪丽娟 0312-3099616 0312-3099018
副厂长:张宁 0312-3099017 绍兵 0312-3099020
张宝龙副处长 0312-3061715 刘志安正处长 0312-3017791
主管法轮功:韩学嫌 钟书奇

2001-04-26: 夜幕下充满罪恶迫害的高阳劳教所
—— 河北省“红旗”单位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纪实
张荣杰,38岁,保定市人。

孔慧娟,30岁左右,保定市某县人。

2000年12月1日,为制止邪恶滥施酷刑,给后来的同修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她俩以死抗争,在后窗户上吊。当人发现时两人均已眼球突出,舌头外吐,经过20多分钟紧急抢救才得以生还。丧失人性的恶警们对他们逼人赴死的罪恶行径毫不在乎,还给张荣杰起了个“吊死鬼”的绰号加以讥笑。2001年2月9日,张因不背所谓“守则”,被拉到刑讯室“坐飞机”,用高压电棍电击其手、脚,脸、嘴,之后她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正常行走,腿总是一拐一拐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6/10328.html

2000-09-16: 危难之中的生命的呼唤

王大领,女,廊坊市文安县苏桥镇民主村人,家庭电话:3016—5311275。因修炼法轮功,两次進京上访而被劳教三年,现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第四大队二中队四班。

通过修炼不断地提高心性,王大领深深体悟到了佛法的博大慈悲:折磨她多年的顽疾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家庭关系更加融洽和睦,生活美满幸福;邻里之间更加互助友爱,从未与人红过脸。为此,街道乡亲都说她是个好人。王姐也自知身心受益无穷,可在99年7月,政府中一些人完全违背政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突然疯狂地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顾一切地将亿万好人定为自己假想中的敌人,一时间谎言漫天卷地,恐怖阴云笼罩着中华大地。作为一名佛门弟子,她再也坐不住了,真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善良的人之本性就此被邪恶所主宰……

1999年9月9日上午,她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草坪边坐地休息时。被抓,关在天安门派出所,被本地派出所接回后,当晚戴了一夜手铐。9月10日关進看守所,拘留15天。到期后不放人,说怕她去北京,超期关押至第34天才释放。

1999年10月16日下午,王姐再次進京。当晚8时许,在西长安街长椅上休息时被抓,同时被抓的还有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她被警察凶狠地一把拽倒,拖在地上,之后被扔進车里。她俩人被关在天安门派出所。10月17日下午给王姐带背铐(过去只有死刑犯才带的),还用绳子捆住,在地上打。18日清晨5点左右,押回本地,关進看守所,拘留15天。1999年11月18日把她押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不准学法炼功,没有通信自由,同屋的大法弟子之间不能说话,坐在一起都不行,有时连去厕所也遭到“监控员”们的打骂。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她们每天都被强制劳动,从早晨6点半直到晚上11、12点,每天超强度劳动达十七、八个小时。有一次让她们连续干活3天,每天仅休息1小时。在这里,人就象一架高速运转的机器,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由于不能炼功,再这样下去,身体得不到很好的休息,只能越来越糟,大家按照《劳动法》规定,提出要八小时工作制的合理要求,不料大队长公然宣称,根本不可能!这是“执法犯法”的典型例子啊!

2000年3月12日,开始罚大法弟子们站墙根,每天从早晨6点到半夜12点(有时到零晨1、2点,一直以立正姿势站着,一动也不准动。十几天过去了,一排排大法弟子的腿都浮肿了。3月28日,又加上强迫练队,每天没完没了的走正步、跑步、做体操,每个大法弟子随时都会遭到打骂,随时都有可能被叫到办公室“询问”,辱骂、煽耳光、打警棍、上电棍、上绳……

有几次因练队时大家一起背法、炼功,许多人遭到毒打,王姐被揪住头发在地上拖着走,头发被一把一把地揪下来;郑宝华几次被打得鼻子出了血;白莉莉被打得昏死过去,有人见状高喊:不许打人!也招来一顿拳打脚踢……有一次,王姐被叫到办公室,这边给她上绳,那边同时就用警棍猛抽,疼得她死去活来,屁股都打成了黑色,而众多队长却在旁边看着无动于衷……当绳子松开时,她的胳膊已经麻木,根本毫无知觉,她感到心慌、气短、恶心,几乎就要晕厥……可它们见此毫不动心,还强迫她去练队列,当天晚上睡觉时,疼痛难忍,睡觉不能翻身,只能趴着睡……没过几天,王姐又被叫到办公室,问接不接受劳动改造,她刚说了个“不”字,警棍就劈头盖脸地落在身上还煽耳光,用脚踹……有一次竟用铁锤子击打她!

劳教所对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是极尽所能地殴打,往往每次都是将人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真是生不如死。2000年4月28日清晨,从隔壁号里传来阵阵揪人心肠的凄惨的哭声,原来是功友白莉莉遭犯人一阵毒打,头昏目眩,耳朵都听不到声音了,相邻几个班的同修们听了忍不住地落泪……为什么对无辜的修炼者们如此狠毒?论家规、论国法、论天理、论人心都决不能容忍人世间的残暴和如此横行,决不!大法弟子们再也不能坐视邪恶耀武扬威了,她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向世人讲明真象、证实大法,哪怕舍弃生命——也护法。

2000年4月28日(也就是白莉莉被打的同日)52名大法弟子开始集体绝食,希望能有一个合理的不受干扰的修炼环境。5月1日,他们把18名大法弟子(其中就有王大领)押送到劳教所三大队,严密监控。这里不准她们炼功,她们就高声的背《洪吟》,大家盘腿坐着都被拉开并撕打,每天背法每天被折磨着。一次因炼功,王姐被许多人殴打,几个人抬着王姐就往床上撞,然后把她摁在床上,用衣服捂住鼻子和嘴,不论她怎么拼死挣扎,都无济于事,差点昏过去,过了一会儿队长制止才放开,这时王姐已呼吸急促,脸被憋得都发青,浑身无力,她感觉自己已无力支撑再一次的摧残,这时她想到了死——猛地一头向墙上撞去,有人抱住了她,过来几个人把她按在地上,按住她的两只脚就拖,一直拖到一个僻静的小屋,扔下她后给她戴上了手铐。由于拉力过猛,王姐的腰部严重受伤,连站立行走都特别困难,每走一步都心慌,浑身乏力。

2000年5月5日开始灌食。几个人上来就拽着王姐往灌食房间里推,然后强行把她按在床上灌,这时才给王姐松开手铐,管教在一边说灌完不吃就再灌;由于被灌食的大法弟子太多,以至于他们都搞不清哪个该灌哪个不该灌。一次,功友郑宝华早上明明吃了饭,不到中午就给她灌食,胃管插了几次都没進去,相反却插到了气管里,吃的早饭都喷出去了,并开始大量吐血,生命出现了危机,犯人们都害怕了,不敢灌,管教还唆使他们,说没事,死不了就灌。

在这里,半夜起来打坐那就是挨打,修炼者什么时候不能放弃修炼原则,大法弟子们每天打坐炼功,那么便每天被人打耳光、用鞋底抽、揪头发、骑在身上被人拳打脚踢,都是家常便饭。王姐的手指被人往相反方向掰,都已经换位了;郑宝华的眼睛被打得直向下淌血。但无论怎样用蛮力震慑,大法弟子一颗真修向善的心永远不变,大家顶着压力,照旧每天学法炼功。后来它们一看不起作用,就换了一种折磨方式,以达到不让大法弟子学法炼功的目的——带手铐:有的24小时被铐在桌子腿上,只能蹲着;有的带着手铐吊在窗户上。规定只要炼功就连铐7天,在几天绝食绝水的情况下,功友范立新从中午一直吊到第二天8点多;功友朱红被吊铐在铁门上,脚尖仅能点地。

一次刚吃完晚饭,王姐和白莉莉挨了一顿打,之后把她俩吊铐在窗户上还接着打。大法弟子便一齐背《洪吟》,这些人就疯狂镇压:从厕所里拿来用过的卫生纸往白莉莉嘴里塞,往她们嘴里塞牙膏、香皂,这还不够,并用流氓手段侮辱学员,真是一群无耻之徒!对纯洁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用如此下流的手段污辱,丧尽天良啊!

2000年7月3日,这饱经磨难的18位大法弟子终于活着回来了,但邪恶并未放弃恶毒之手。一天,她们十几人背《洪吟》,队长叫来一帮犯人们上来就用毛巾捂嘴、勒脖子,有的功友被憋得出不了气,几乎窒息;然后往嘴里、眼里塞辣椒面,疼得功友张荣杰直蹦,好几位功友眼睛直流泪。王姐高喊救命时,队长根本不管,还说对她们太仁慈了。

种种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罪恶事件,这丑恶的一幕幕,还在这里上演,而且是愈演愈烈,劳教所里80多个无辜的大法弟子,正在用生命企盼!

这里需要阳光。
生命正处在极其危难之中,急切期盼!

大陆大法学员
2000年9月10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16/2000.html

2000-09-12:脚下万丈悬崖,依旧青松品质—— 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的大法学员

她叫郭立芸,女,33岁,家住河北省唐山市三益楼208-1-103,原唐钢二炼钢厂职工(已因炼功被开除),因坚持真理,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于1999年10月30日被劳教三年,关押在唐山开平劳教所,于1999年11月15日被转移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

她98年3月开始修炼,当时年仅6岁的儿子同她一道得法,孩子变化很大,按照师父教诲,做事总是先考虑别人,于是从小就爱得病的身体逐渐强壮了,长达半年多的咳嗽、气喘竟然好了;而发生在她身上的奇迹就更多,通过修心,道德升华后,家庭和睦了,工作积极了,并得了自87年入厂以来第一个“先進”且奖励100元,更不可思议的是,折磨她6年多的腰痛、腿痛,长达11年之久的头痛、失眠、耳鸣等症状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

她自知身心受到巨大的福益,是任何语言任何形式都报答不了的,于是在99年那个灾难性的黑色七月,她也挺身而出──
1999年7月21日,她進京上访,半路被拦回;
1999年7月22日,她進京上访,后被单位软禁一个多星期办“学习班”;
1999年9月6日,再次進京上访,被抓回唐山后关進唐山市看守所,处以行政拘留;
1999年9月13日,又進京上访,9月29日因在天安门广场公开炼功而被抓回,处刑事拘留30天,30天后,被处劳教三年,关進唐山市开平劳教所。

在那里,只要炼功,就被双手背铐在大树上经受日晒雨淋之苦;只要背法,劳教学员(犯人们)就不停地骂、煽耳光、掐脸,嘴被掐破了,脸被打肿了,甚至用脏抹布、臭袜子、带经血的裤衩强行往大法弟子嘴里塞……尽管这样,但劳教所里高声背诵经文的声音始终不断!

为了争取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她们被迫绝食,却招致强制性下胃管灌食的噩运,有的鼻子出血,有的嘴里吐血;立芸被灌食两次,每次都被几个彪形大汉强行摁倒,然后插胃管……

由于灌食的人手不够,他们将大法弟子们分流。1999年11月15日,刘彩华、刘菊华、梁淑香还有她,被押送到石市劳教所四大队。

在这里,从早晨6点30分,到午夜12点,除了午休十分钟之外,全是工作时间,几乎天天工作十七、八个小时以上。大家提出要恢复8小时工作日,遭到拒绝。2000年3月11日,她们被罚站墙根,每天从早晨6点30分至午夜12点,连续15天,当天由于立芸在罚站时炼功,被队长连推带打,臭骂一顿。第二天,她和另外5名大法弟子集体炼功,队长问她是不是你带的头,立芸点点头,冷不丁“啪啪”两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落在她的脸上,她顿时觉得耳朵轰鸣,眼冒金星,天旋地转……隐约听见队长说去办公室给她上绳,在办公室里,四五个人围着她,一边骂,一边抽耳光,同时又上绳,还用脚踹她双腿,一边问她还炼不炼,她从容地回答:炼。第一绳上了20分钟后,紧接着又上了第二次。尽管上绳后胳膊的骨头疼得像快要被折断似的,脸打得发烧,腿已根本不听使唤,当队长拿起警棍问她还炼不炼时,她还是说炼,队长便抡起警棍狠狠地打她,直到他们打累了,才把她赶出门。第三天,因为她坚持炼功,又被叫去上绳,这次上绳下来,她的双肩已被细绳勒進了肉里,解下绳子后,双肩便鲜血淋漓,血水顺着肩头直往下淌;大手指根本不听使唤,竟麻木了三个月之久。

3月底,开始罚大法弟子们练队列。每天练正步、跑步;有时借口纠正动作,长时间让她们单腿站着;有时让她们跳个不停。那段时间,随时都有人被叫到办公室,用警棍、板子打脸,皮带抽、上绳、电棍,都用来惩罚这些无辜的人,声声撕心裂肺、揪人心肠的惨叫不时从办公室里传出来,令听者无不震惊、无不牵念……

4月初的一天,正在练队列,队长叫立芸去办公室,一个男队长(耿行军,男,1.78米,圆胖脸,较黑,41、42岁左右,其孩子是男孩,15、16岁左右,赞皇县人,经常穿便衣,现在劳教所宿舍住),手持警棍,问她干不干活,她坚决不服从强制性劳动,于是这个膀大腰圆的干警把警棍举得高高的,狠狠地向她身上打去,“嘭嘭”的声音落在身上,听上去是那么恐怖,但她却咬紧牙关,始终一声也不吭。打完后问她还干不干活,尽管她浑身上下如同万箭穿心般疼痛难熬,但她还是抬起头来,微笑着回答:不同意干活。话刚一出口,两个男队长上来就拳脚相加,对她残忍地大打出手,但她一直连吭都不吭,只听见“咚咚、啪啪”的击打声及队长不堪入耳的吼叫声……打完后,接着问她,立芸只觉得头昏目眩,心里发慌,憋气,脆弱的生命此时仿佛已无力支撑肉体的重量,眼看就要倒下去,但她还是坚强地摇了摇头!他们见状这才吓坏了,连忙叫她坐在地上,一会儿又叫她起来问话,但她已感觉天旋地转,根本无法站立,队长只好又叫她坐下,过了一会儿,他们不耐烦地叫她出去,立芸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手扶着墙,一步一移地艰难地走出办公室,这每一步,都如同千斤顶一般重重压在在场的每个人心上,真担心她会倒下去……但她忍着,终于走出了办公室!走到了阳光下!两个学员赶忙扶起她,想让她在凳子上休息一会,但队长马上叫她去站墙根,头上的烈日火辣辣地晒着,立芸站不住了,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

那段时间,洗澡时,好多修炼者的身上都是黑紫色,有的腰都肿起来老高,肩、胳膊到处都是上绳后留下的深深的血红色的印记,但就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大法弟子们每天都堂堂正正地炼功,用生命去实践着修炼者庄严神圣的诺言。如同山中那棵棵翠柏青松,尽管山石遍地,环境险恶,但他们无声地坚挺着,忍受着,用尽所有的力气与环境抗争,伸展出一片片难能可贵耀眼夺目的绿色,无论春与夏、秋与冬,那么努力地挺立于苍穹之下。

4月28日,52名大法弟子开始绝食、绝水,脱下区别服,拒绝强制劳动。5月1日,她们中的18名大法弟子被秘密送往第三大队,其中就有郭立芸。由于她们每天炼功,“监控”无视她们早已开始的绝食,对她们随便打骂、污辱,极尽所能──揪头发、用手抠得手上鲜血直流、煽耳光、用木拖鞋砍手、拳打脚踢(监控人是陈瑞芹,女;唐维兰,女)。大法弟子张荣杰在吃饭的情况下被强制灌食,引起剧烈咳嗽,吐出大量血块,令目睹者心惊。陈瑞芹竟以制止炼功为名,对立芸、张荣杰、白丽丽做流氓动作。那种下流、卑鄙,真是令人发指。然而,尽管脚下是万丈悬崖,黑浪滚滚,青松依旧不为所动,一心向往那晴空万里的碧海蓝天!大法弟子心比玉清,志比钢坚。

6月9日从四大队又送来一批大法弟子,她和大法弟子易增燕(女,28岁)、贾玉霞(女,45岁)调到了一起。监控(季艺霞)对她们随意打骂、煽耳光、揪头发、拳打脚踢、用手抓胸脯、用脚踹下身要害。那时,掀起衣服,她们身上都是一片片青紫、红肿、到处血迹斑斑。一天因早晨炼功,郭立芸、贾玉霞等几名大法弟子被吊铐在高高的铁栅栏门上,脚尖点地;立芸和贾玉霞后来一阵阵头晕、心慌、全身出汗、差点休克……一次,立芸被几个“监控”驾起来往窗栏杆上铐,垫着卫生纸就清楚地感到有人抓自己下身(那个“监控”叫陈容),铐上后仅能脚尖点地,“监控”何小平边破口大骂,边猛踢她,“监控”季艺霞还使劲踹其下身;后来把她吊铐在高高的暖气管上,从早晨4点直到晚上5点,整整十二、三个小时。然后把她铐在挨地的暖气管上,她全身乏力,刚想坐在地上休息,被队长(耿行军)发现,马上又将她吊铐起来,晚上耿问她只要不闹了就给她放低,她善意地说我们只是炼功,不是闹。耿便说铐着吧,就走了。第二天早上才被放下来,这样,她几乎被吊铐起来长达二十八、九小时之久!以后,他们把她白天吊着,晚上铐在桌子腿上,就这样,在立芸绝食情况下竟将她连铐三天。

一天早晨,立芸在床上坐着,耿一進门就吼:你又闹了(炼功了)!还没等她说清楚,耳光便左右开弓如雨点般落在脸上,之后耿用穿着皮鞋的脚狠狠地跺了一下立芸的左脚,便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只剩下她痛苦地蜷曲着……

2000年7月3日,她们全部被押回四大队。

现在她们宿舍13名大法弟子,12名“监控”,她们一炼功学法便照样打骂。

一次,她们集体背《洪吟》,队长又从车间叫来好多犯人堵她们的嘴、鼻子,使好多人出不来气,憋得脸通红,还对她们又打又骂;又一次,因为背《洪吟》,一帮人对她们又是煽耳光,又是揪头发,拳打脚踢,用毛巾堵嘴、堵鼻子、勒嘴、勒脖子、拽头发撞墙……立芸被摁倒在地上,用脚踩在她身上,对她又打又骂,用毛巾勒住脖子,她差点窒息,脸都青了;白丽丽被“监控”马玉连勒嘴,最后眼都成了红色,嘴被勒破,鲜血直流;后来,“监控”陈瑞芹突然扳住立芸的头,就往她嘴里塞辣椒面,她奋力挣扎,滚在地上,眼睛、脸、脖子、胸脯、胳膊、腿等处弄得火辣辣的,眼睛都睁不开,浑身象火烧似地疼,红色的辣椒面洒了一地;功友张素霞、乔云霞、张荣杰也被强行塞辣椒面……满宿舍打骂声、惨叫声不断,却无人来制止。无奈,一个大法弟子大喊“救命”,队长只是在窗外看着,神情冷漠,无动于衷;大法弟子乔云霞鼓励大家说:“如果今天晚上谁被打死了,就可能是圆满形式,让我们用生命捍卫大法!”……

这一棵棵顶天立地的苍松翠柏,尽管历尽酷暑严寒,尽管身边到处陡峭山岩,但她们依然用生命来捍卫心中的绿色,来守护贞洁的誓言。

古人云,“秋后算帐”,这一笔笔的明细帐,血泪帐,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记载在无情的史册上。人啊,愿你走好每一步!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丧心病狂的虐待狂们,你们因为迫害正法修炼者而造下的罪孽终将得到彻底清算。

(知情者 2000年8月整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12/2222.html

2000-05-17: 河北保定十四位大法弟子被秘密劳教

四月份以来,河北保定已有十四位大法弟子被送往石家庄鹿泉(原怀鹿)劳教所等处秘密劳教,期限为三年。这十四位中只有一、二位的家人被通知。他们是:(4月13日)李慧茹、李淑英、陈慧然、张荣杰、徐秀芝、吕春莲、贾春荣、吴婷、王术军;(5月10日)张桂婷、王秀兰、刘玉婷、张金英、刘红玉。

张桂婷是学校高级教师,她和王秀兰都年近花甲,居然要被劳教三年。另有十几位大法弟子被关在看守所,他们有的是去北京上访,有的是从家中叫去的。有更多的大法弟子被关在各县城里“转化”,转化班门口栓着狼狗,一些穿迷彩服的不明身份者拎着电棍站岗。这些学员如不能被“转化”,同样面临劳教。一位叫刘凤英的大法弟子家里是开面粉厂的,被罚款一万,麦子被用车拉走,好几个人跟土匪一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17/3688.html

保定市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20-10-21: 河北省保定市第一中学:
校长 李保雪 13931291798
副校长
王立锁13903120309
戎建伟13903321566
胡海滨13832299976

学生管理处主任 吴静13731201928
艺术中心主任 戈文秀13091246120
教务处主任 马彩谦13082365000
科研处主任 谢惠13731660615
安全法规处主任 王宏13930200807
高三年级主任 顾瑞兴13931289760
高二年级主任 刘永和13933288099
高一年级主任 刘潜13785255837
体卫处主任 王宏志13831295225
德育处主任 苏勇15933776336 刘中秀13933228667
办公室主任 问娟 13303121299
总务处主任 贾进考13102916865
财务处主任 赵秀梅13833011706
张炜13930898378
王路明13930241752

2020-10-15:徐水区 漕河乡派出所的电话:0312-8561525

2020-09-21: 大辛庄村干部电话:
李同新15176301111 党支部书记兼主任,现受留党查看处分。
赵建立15930293049党支部副书记
李惠忠13503369920曾多次监控李文和之近邻
李铁柱13931257771前时3月7日夜李文和父子突遭国保大队绑架时之带路人
李峰 13400367217
商红旗18134125333
李洪胜15130356521

2020-09-04: 高阳检察院:侯智勇, 电话:0312-6655018
高阳县法院:刑庭庭李志勇, 电话:0312-6699703

2020-07-26: 白龙所
值班室  7133147
所长 刘全河 15103123036
副所长 李云龙 13930881599
刘卫东 13831257666
王云亮 13733361683
辅警 刘超 13582097375
田宇航 1771322081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05-11-10: 保定市公安局 相关负责人:
保定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董元(第一负责人)
保定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冯永
保定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干警:侯瑞伟: 7560258、孙立
保定市公安局 地址: 071000 保定市东风中路10号
保定市公安局 总机: 0312-3071100 办公室 3026139 纪检委 3062256
政治部 3056687  三处 3027039   国保大队电话:由总机转
计算机管理监察处 3095102  打黑除恶办公室 3018185  技防办 2014681
保定市看守所 5027634 5015804 5028774

保依棉集团电话:厂长 :汪丽娟 0312─3099616 0312--3099018
副厂长:张宁 0312--3099017 绍兵 0312--3099020
张宝龙副处长 0312--3061715 刘志安正处长 0312--3017791
主管法轮功:韩学嫌 钟书奇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10-03: 河北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部份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16382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