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8-08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安徽 >> 宿州监狱(宿洲监狱,安徽省第三监狱,男,女) >> 柏明华的三女儿, 女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1-31
案例分类: 事业/学业被影响  家庭关系被影响/破裂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安徽 > 淮南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4-10-20: 柏明华,女,50多岁,淮南潘一矿大法弟子,2003年7月非法判9年,现在宿州监狱,家住碧海新村3栋2层楼3户,电话4972499。

2004-09-12: 安徽淮南市法轮功学员柏明华是位盲人,女,60余岁,生活不能自理,她被非法判刑9年,送進宿州监狱。柏明华家的地址:淮南潘集区碧海新村3号楼。她家电话号码:0554-4972499

2004-03-29: 我是一个双目失明的老年残疾妇女,只因修炼法轮功,和女儿胡雨一起遭受了残酷的非法迫害,自2002年9月28日被恶人无故投入监牢,我们母女为了抵制迫害遭到了非人的待遇。一次在提审时,我不愿穿囚服,他们就给我砸上了一个三十八斤的铁镣,当时我拖不动,恶警们就让两名外牢犯人架着我提审,提审结束后他们又把我拖回牢房,我的脚底磨出了血泡。善良的人们,你们想一想,我已经55岁了,而且双目失明,他们竟然动用暴力。

在2003年的6月20号,他们给我下了起诉书,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我们母女身上,我们不服,以绝食抗议,在绝食第三天的时候,他们把我女儿胡雨拉了出去,用最卑鄙的手段给她灌食,他们用开口器把她嘴巴撬开,导致她满嘴的牙都活动了,最不能容忍的是他们竟然让四个男犯如狼似虎的把我女儿按在地上,一起给她灌食,折腾一阵后,又给我女儿戴上麻花镣和手铐送回号房,走路都得由同监室的人架着,不然寸步难行,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就这样,还不能解他们的气,第二天给她灌食后,又给她戴上铺板镣,脚和手都锁在铺板上,让你动弹不得,就这样非人的折磨持续了一个礼拜。

其间有一个给我女儿灌食的管理员强制她来说服我,当时我女儿满头满脸都是面浆,被他们折磨得披头散发,我女儿一见我就哭了,说:“妈妈,你吃饭吧,你的年纪这麽大了,你承受不了的。”我忍住悲痛,就回了她一句:“没出息,我们一定要用正念抵制。”恶人们见此情景,知道说服不了我,就把女儿带走了。

一会儿,门打开了,他们把我拖了出去,此时我绝食三天,出了号房门,头一晕就倒在地上,什麽也不知道,四肢抽筋,就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们也没有放过我,让几名男犯把我拖到走道上扔在水泥地上,我的双腿被他们拖得鲜血直流,眉心被他们拍得流了血。等我刚缓过一口气来,几个恶人一起上来给我灌食,由四名男犯按住,用开口器把我嘴巴撬得麻木,失去知觉,就这样持续了近两个小时。当开口器拿下来时,我的嘴已合不拢,满口牙全松了,牙龈红肿,满口吐血。在这种情况下,恶人们下午又把我抬了出去,往冰冷的水泥地上一扔。当时就听到几个恶人在说:“看看就象抬死猪一样。”另一个声音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就在这种讥笑辱骂声中,恶人们又开始给我灌食,嘴巴被撬得张到了极限,成盒的面浆往我嘴巴里倒,我憋住气,不往喉咙里咽,他们又捏住我的鼻子,就这样一直憋到我四肢抽筋,他们才罢手,看着使用的手段失败后,无可奈何得又把我拖回去。

不管恶人们使用什麽卑鄙手段,我都没有屈服,一直用正念抵制,这时我已被他们折磨得奄奄一息,第二天他们又让四个男犯把我拖到医务室,也许她们是怕我死在牢房,才不得已给我打吊水,当时我拒绝打吊水,他们就气急败坏的说:“给我拿手铐来。”他们怕我挣扎,把我按在床上,把我的双脚分开铐在床架上,悬空分开挂起双手,仿佛要被五马分尸一样,他们就在我脚上强制挂上吊水,当一瓶吊水挂完时我的双脚已不是我的了,脚脖子上被手铐铐出两道深深的血痕,腿已肿得不象样了。四个犯人抓住我的四肢把我抬出去,当经过一个走道时,看守所一个恶警恶狠狠的说:“把这个老东西给我扔到塘里去。”就这样连续强制挂了三天吊水,他们一看还是不行,怕出人命,就把我们母女和另一同修拖到送货的大货车(送彩灯的货车)上,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要把我们送到蚌埠橡胶厂劳改医院。到医院后,我们仍然继续绝食,这时已经绝食11天了,医院的人员又劝我们吃饭,我们就向这些人讲真象,揭露邪恶,刚开始的两天,他们不能理解,冷言冷语对我们,后来经过我们再而三的对他们讲真象,慢慢的他们也能理解了,改变了他们的认识,对我们的态度也有了好转。

在医院我们过了十天,在后来的几天里,看守我们的几班人都竖起大拇指说我们了不起,女中豪杰,我能感受到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敬佩。

这时,也就是我们绝食的第二十一天,这天上午市里又来了两个恶警,给我们办了取保手续,我当时拒绝签字、按手印,我说:“我没有罪,为什麽要按手印?我要求无罪释放。”实在没有办法,他们就要求家人代签,就这样,我们被取保回了家。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在回家的第四天,市公安一处又去了两个人,由当地派出所的恶警带着闯进了我的家门,他们用伪善的口气对我说:“我们是来看看你的身体恢复得怎麽样。”这时我正在喝面汤,因长期绝食,还没有吃一顿饱饭,当时一恶警说:“身体恢复得很快吗。”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匆匆地走了。

就在第三天的上午,也就是七月十七号上午,天上正下着大雨,去了一群恶警不由分说,把我们带到派出所,结果到了派出所,里面停了两辆警车,把我们母女分别塞入车内,又重新带进了看守所,进了看守所的第四天(七月二十一日),连我们母女在内共七名大法弟子被带入田家庵区法院对我们非法开庭审判,当时我们母女只有一个信念,不能让邪恶得逞,不能让这个非法审判顺利地进行下去,由于我身体非常虚弱,坐的时间太长,再加上长时间的绝食,我一头栽在地上,这个时候我的女儿就大喊:“休庭!休庭!你们还有一点点人性吗?”这个时候我缓过气来,心想是时候了,不能让这个庭开下去了,可笑的是他们此时居然还在问我,对他们的指控有没有异议,我和女儿同时说:“有异议,我们没有罪,我们只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这时恶警打断了我们母女的话,因为邪恶心虚,他害怕我们当场揭露邪恶,紧接着又问其他的大法弟子,当他们提出异议时,恶警又打断他们的话,根本就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这个时候我的心一动,我和女儿同时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没有罪,我们学的是正法,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们要坚决抵制邪恶强加给我们的罪名。”

这时法庭内外围观的人很多,恶警们一看情形不妙,只好草草收场,然后让我们在开庭笔录上签字、按手印,我们绝不配合,恶警没有办法,气急败坏地又把我们抓进警车,带回了看守所。回去之后,我们仍继续绝食,他们又对我女儿下毒手,给她灌食时,把她的牙齿也崩掉了一颗,但我女儿并没有向邪恶屈服,我女儿趁他们不注意,把开口器扔到了下水道里。

第二天灌食时,他们找不到开口器,恶警气急败坏的把我女儿又加上脚镣和手铐,一戴又是几天,后来邪恶之徒搞了秘密判决,在开庭后的第七天下午,区法院来人给我们发了判决书,我被判了九年,我女儿判了七年,邪恶之徒问我们上不上诉,我说:“上诉?你们给我们讲话的机会了吗?这只是你们在逢场作戏罢了,对你们强加给我们的罪名我们不会屈服的。”过后我又一想,我要上诉,这又是一次揭露邪恶,讲清真象的机会,我们上诉还不到一个礼拜,法院就给我们下了二审判决,维持原判,邪恶的政治流氓对法轮功根本就没有讲过法律,发判决书的第三天,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把我们送到宿县监狱。因我双目失明,监狱不收,他们就又把我带回了看守所关押,我女儿和其他大法弟子都被送进了监狱,回到看守所后,他们仍不死心,又带我到医院检查眼睛,当时检查结果是双目彻底失明,而邪恶之徒却说我眼睛能看得见。

过了几天,他们又把我送往宿县监狱,结果又被送了回来,回来后我又以绝食抗议,邪恶之徒就给我上铺板镣,把手和脚都锁在大铺板上,紧接着就撬嘴、灌食,钉了八天的铺板镣,我又被他们折磨得奄奄一息,铺板镣下了之后又戴了八天的脚镣,现在我的身体非常虚弱,上厕所都要别人搀着,象我这样一个盲老太太究竟犯了什麽法,被他们这样折磨,我呼吁国际人权组织为我主持正义。

我是一个双目失明的老年残疾妇女,只因修炼法轮功,和女儿胡雨一起遭受了残酷的非法迫害,自2002年9月28日被恶人无故投入监牢,我们母女为了抵制迫害遭到了非人的待遇。一次在提审时,我不愿穿囚服,他们就给我砸上了一个三十八斤的铁镣,当时我拖不动,恶警们就让两名外牢犯人架着我提审,提审结束后他们又把我拖回牢房,我的脚底磨出了血泡。善良的人们,你们想一想,我已经55岁了,而且双目失明,他们竟然动用暴力。


2004-03-15:安徽淮南市双目失明的残疾人、大法弟子柏明华女士被非法判重刑后,三次被送宿州监狱,被狱方拒收。柏明华女士完全符合刑期监外执行的法规条件,但因其家庭多人修炼法轮功,淮南市“610”及公安局给上级打了专题报告要求省领导出面向宿州监狱施压,致使柏明华女士被非法绑架进宿州监狱。
2001-12-01天寒地冻 祖孙三代被迫流离失所
—— 盲人柏明华的三女儿近期又遭迫害
安徽省淮南大法弟子柏明华的三女儿口述受迫害的遭遇如下:

安徽淮南市潘集区街道办的王主任,三番五次地找到我的丈夫谈话,并通过其单位领导对他施加压力,让我全家生活在不安和恐怖的阴影里。2001年11月,王主任及其从犯再次找到他,以给孩子报户口作为条件,逼他送我去“洗脑班”,否则就给他下岗。11月23日早晨,丈夫不在家,天蒙蒙亮,我坐在床上正在给孩子喂奶,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没理会,接着电话又响了,我一接,对方说:“我们是派出所和街道的,你开开门!”我知道他们来者不善,就没给开,他们就拼命地砸门。不一会儿我听到他们欺骗邻居说:“找她没什么恶意,只是谈谈话。”并企图从邻居家屋顶翻墙进我家!我看情形危机,马上从被窝里抱起还没穿衣服的女儿,翻过邻居家院墙请求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他很同情我,从我手里接过了孩子。我立即回屋穿件衣服,拿点钱准备走。就在这时,恶人们已经翻墙到了卧室门口,我一看走不了了,就坐在床上发正念除恶,任凭他们疯狂砸门敲窗,我也不理会。过了一会,派出所一恶警,拼命拉窗户,把窗户拉开了。我一下跳下床,关上窗户,并责问他们说:“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这些披着警服的强盗,大白天无任何法律手续强行入室,知法犯法,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法,谁指使你们这们干的?谁给你们这个权力?!我告诉你们,我不会跟你们走,就是死也要死在这个屋里!”他们一下被镇住了,就没敢再强行拉窗户。只是派两个联防民警守住门,轮流敲,门锁都快被他们拧坏了。

他们的行为引来了一些邻居的围观,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却无耻地说:“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只是找她谈谈话,组织上关心她,来做做她的思想工作。”我坐在门旁边继续念正法口诀除恶,心想:我决不能落入魔掌,一定要走出去。过了一会,街道王主任带着区里的两个妇女上来,(其中一人姓夏),在门口假意地劝我说“洗脑班”里如何如何好,说什么今天来找我谈话,是完全为了我好。我在屋里高声说道:“收起你那一套虚伪的东西吧,带一帮强盗闯进我家,又要撬门、撬窗强行带我走。还说是为我好,我知道你们的卑鄙,用谎言、欺骗把我带到洗脑班,进行进一步的迫害,强行我背叛‘真善忍’信仰,否则就送去劳教、判刑,这就是你们的伎俩!”这时他们怕我揭露真相,就说:“我们没有强迫你去‘洗脑班’,我们今天是来关心你。”我大声说:“不想带走我为什么带一帮强盗闯进我家?就因为我炼功吗?炼功是我的权利,信仰什么那是我的自由,任何人无权干涉,如果一个人连这点做人的权利都没有,那和死有什么区别?我告诉你们听好了,我今天就是死在这也绝不会跟你们走。”说完坐在地上继续发正念除恶。就这样僵持1个多小时后,天大亮了,他们一看没有办法,商量一下就撤走了。走时派出所恶警跟邻居说:“告诉她,别想跑,路口都有我们的人把守。”我知道他们不会对我善罢甘休的。后来我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摆脱了他们的魔爪,带着年仅六个月的女儿开始了在外流离失所的生活。我的母亲是个盲人,也被迫和我们一起流落在外。我不知道在这天寒地冻的日子里我们祖孙三代(眼盲的母亲、年仅六个月的女儿和我一个弱女子)将如何过。

宿州监狱(宿洲监狱,安徽省第三监狱,男,女)联系资料(区号: 557)

2016-10-23: 安徽省宿州监狱洗脑班
洗脑班电话:0557-3723253头目黄启俊

2012-08-16:安徽宿州监狱主要实施迫害人:唐传友、黄启俊。
安徽宿州监狱洗脑基地监区长唐传友:0557-303968713305576300(手机)
安徽省宿州第三监狱:0557-3060631 0557-3033003
监狱长:冯家宝0557-3061826
政委:吕勇0557-3061517教导员:夏良民0557-3052363
副监区长:刘家忠0557-3059980
分监区长:黄启俊0557-3043062
指导员:姚松0557-3061373
办公室:0557-3040379
机械厂副教导员:武玉东0557-31668113063379
监管监区副教导员:赵永顺0557-3032300
监管监区办公室:0557-3060935
墉桥监区教导员:郑太平0557-3049175(宅)
恶警:李敏0557-3035506(宅)

2007-10-30:
安徽省宿州第三监狱:0557-3060631 0557-3033003
监狱长:冯家宝 0557-3061826
政委:  吕勇   0557-3061517
洗脑基地监区长 唐传友:0557-303968713305576300(手机)
教导员:  夏良民 0557-3052363
副监区长:刘家忠 0557-3059980
分监区长:黄启俊 0557-3043062
指导员:  姚松   0557-3061373
办公室:  0557-3040379
机械厂副教导员:  武玉东 0557-31668113063379
监管监区副教导员:赵永顺 0557-3032300
监管监区办公室:0557-3060935
墉桥监区教导员:郑太平 0557-3049175(宅)
恶警:李敏 0557-3035506(宅)

宿州市监狱(区号0577)

宿州市监狱 0557-304037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