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邯郸 曲周县 >> 张清朝, 男

张清朝
张清朝
个人情况: 曲周县槐桥乡干部(原副书记)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邯郸曲周县槐桥乡
个人近况: 2012年3月7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1-2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6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1-17: 河北曲周县十四年迫害综述(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7/河北曲周县十四年迫害综述(1)-282735.html

2013-07-20: 河北曲周县槐桥乡好干部被迫害 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张清朝当时担任河北曲周县槐桥乡党委副书记,他向人们讲述着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遭邪党无理免职。在过去的十二年中,张清朝两次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曲周县槐桥乡拒绝给他恢复工作,使他身心遭到极大伤害,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在极大的痛苦和压力下,含冤离开人世。
修炼法轮大法 成为一个乐于助人的好干部

张清朝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患有各种顽固性疾病,神经衰弱折磨得他彻夜不能入眠,关节炎等毛病,用尽医院、民间偏方妙药,病都没治好,而且张清朝还是喜欢抽烟、打麻将,每天混混度日。

在一九九二年以后,张清朝经好心人介绍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修炼后,身心得到了净化,顽固病痛不治而愈,并且在学法后,抽烟喝酒、打麻将等各种不良嗜好全部戒掉,终于摆脱了折磨他长达二十三年的疾病痛苦。法轮大法的法理使张清朝从本质上得到了改变和升华,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张清朝严格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在工作中,淡泊名利、清正廉洁,是任劳任怨的好干部,在家里是孝子。

曾经有一次,他骑摩托回家,在路上看见一包棉花,他知道是刚刚碰到的那个三马车掉的包,他调回头,托着棉包,赶了三、四里路,撵上了三马车,交还失主。失主激动的说,我得给你多少钱啊?张清朝说:我是炼功人,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车主激动的说:现在这社会像你这样的好人不好找呀,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有一次,一个乡下朴实的老人给孩子办理上大学手续,老人说:我找了半天没人理我。张清朝便说:老人家,你先喝口水,在这稍等会,我帮你把手续办全。就这样,张清朝东奔西忙,过了好大一会,把手续给老人家办完了。老人及孩子都感激的说:我们怎样谢谢你呀?张清朝便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大法师父就是教俺做好人的,做事首先要考虑别人、多为他人着想。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修炼人的身影,一位平凡的践行着真善忍的乡政府好干部。

十年迫害 多次冤狱 仍做好人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张清朝时任曲周县槐桥乡党委副书记,在向人们讲述着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遭邪党无理免职。之后,遭其单位、当地派出所恶警多次绑架,强抢钱才,拒绝恢复工作,以及两次非法劳教,酷刑折磨。

1.派出所恶警铁杠碾压其小腿

二零零二年,张清朝在丘县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丘县梁二庄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用铁杠在他小腿上来回碾压、毒打,后将他劫持到丘县看守所。张清朝不配合恶警的迫害,绝食数天、身体极度虚弱,一个多月后,才被释放。后来丘县公安局、曲周县侯村镇派出所,多次到他家,欲再次绑架张,在邻居乡亲们的正义制止下都未得逞。

2.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四年夏天,侯村镇派出所到张清朝所在单位,槐桥乡政府强行绑架了张清朝,直接送往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张清朝遭受了各种摧残与折磨,每天每夜的被奴役订花圈。从早上六点起床,到晚上九点半,中午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完不成任务,还遭恶警和犯人的谩骂殴打。早上吃两个小馒头,一块咸菜,半瓢稀粥,中午一瓢白菜汤,两个馒头,菜汤里有时有树叶、虫子;晚饭两个馒头一瓢稀粥,每天在大厅里干活,在大厅里打饭吃,花粉、脏物乱飞,原料味道呛人,楼道厕所异味难闻,大法学员经常吃不饱忍饥挨饿。一天一口热水也喝不上,队长故意给普教多加饭菜馒头。

3.邯郸劳教所再次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张清朝仍做好人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张清朝从槐桥乡放假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又被曲周县侯村镇派出所恶警绑架,他身上带着刚发的半年工资六千三百元,被恶警抢去。

恶警还想到其家搜刮,就到张清朝的父母家行骗说:我们是张清朝单位的人,找他回去开会,不知道他家搬哪去了?忠厚老实的母亲信以为真,就带他们到儿子家去了,家中没人,派出所恶警先把老人骗走后,翻墙入室,非法抢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自带屏幕DVD一台及部份现金。

张清朝母亲知道后后悔的不行,是自己把一伙土匪带到儿子家的,老母去派出所要人时,被恶警赶了出来,并告知人已送邯郸劳教了。七八十岁的老母亲听到这一消息、一下病倒了,强烈的自责使善良的老人倒下了,并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在悔恨中离开了人世。此前,老人家身体很健康。

给老人办丧事时,劳教所都不叫张清朝回家送终,张清朝在劳教所这个黑窝里,听到母亲离开人世后,整整哭了三天三夜。

二零一零年的春天,一位普教人员因走楼梯腿扭伤,生活不能自理,张清朝主动提出照顾该人。张清朝默默无闻的始终如一的为该人叠铺盖、穿衣喂饭、端水端尿,喂药换药等,一直劳作到该人保外就医。该人临走时,感动的热泪盈眶,他给张清朝留下了一条感恩的话语:(大意是)我因一时的过错,来到了这个令人寒碜的地方,经历了地狱般的人间生活。可是最让我感激的是这辈子使我有机会认识上你们这些世上最好、最善良、最令人敬佩的人,忠心的祝愿好人都一生平安,后会有期。这位普教人员最终破解了心中对法轮功的误解。因恶警曾经给他灌输过不要亲密接触法轮功学员,要暗中监视汇报他们的行踪,防止法轮功学员“自杀”、“杀人”等谎言。

张清朝对同卧牢笼的法轮功学员同修也是生活上关心照顾。有个法轮功学员完不成被奴役的生产任务,他暗中帮助;在他疾病缠身的时候,他送一个鸡蛋、一包奶粉、一个苹果、一块鸡肉、一句温暖的话语,激励着同修挺住苦难,精进实修;张清朝时常用法理破除同修心中的迷雾,使他信师信法的程度在增强。他常用法理说:人想修成神,不难能行吗?就是在这样,邪恶的环境里,张清朝心里还始终想着别人,面对苦难,他总是乐呵呵的。

张清朝在痛苦压力下离世 乡亲讨公道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张清朝从非法劳教回家后,到槐桥乡政府找领导要求上班,并讲明真相,结果都被拒绝了。

一下断绝了生活经济来源张清朝还要照顾年迈的父亲生活,他的生活一度陷入困境。尽管如此,他还是无怨无恨的给县有关人员写信,希望他们明白真相、好给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好未来。可是这些中共地方官员,已完全受中共洗脑不分善恶是非,始终不让张清朝重新工作,连基本的生活费都不给他,断绝他的经济来源。

张清朝一家,上有老下有小,妻子儿女和年迈的父母全靠他的工资养活。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张清朝在极大的痛苦压力下,含冤离开了人世。

张清朝离世后,村民及亲朋到单位讨还公道,问现任书记为什么不叫上班?不给生活费?谁知这个邪党书记说:“因为他不写‘四书’,如果他今天写了‘四书’,明天我就叫他上班。”

江氏流氓集团靠欺世谎言蒙骗绑架毒害世人,利用中国人害中国人。可槐桥乡书记就是听从邪恶的‘六一零’幕后操控,做些伤天害理之事,给家乡的善良百姓带来了痛苦和灾难。

参与迫害的那些官员拍拍良心口,你们只为了眼前的一点利益,去伤害善良的无辜、一个好人,难道不觉得亏心坏良心吗?真能心安理得吗?古人云:“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邪党在迫害法轮功时使劲全能邪招数,使用古今中外酷刑,妄想扑灭这正义善良之火。

这场持续十四年对亿万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是中华民族的巨难与耻辱。中共作恶多端、必遭天谴,任何狂妄势力只能逞凶一时。人类的舞台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善恶有报这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常言道:人算不如天算、人不治天治。天要变谁能挡得住?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不久的将来迫害必然会被终结。迫害的元凶江魔头、周永康等恶人和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一定会被清算,也一定要被清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0/河北曲周县槐桥乡好干部被迫害-含冤离世-276904.html

2012-08-05:邯郸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5/邯郸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上)-261179.html

2012-06-21:被迫害致死的河北邯郸法轮功学员生前遭遇综述
.......
曲周清廉干部张清朝被迫害致死

张清朝,河北曲周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全面疯狂迫害。正担任曲周县槐桥乡党委副书记。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恶党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得法后身心健康 践行“真善忍”的理念

张清朝曾经患有各种顽固性疾病,神经衰弱折磨的他整夜不能入睡,苦不堪言,还有关节炎等毛病。医院、民间偏方妙药病都没治好。即使是这样,张清朝还是喜欢抽烟、饮酒、打麻将,每天浑浑度日,病痛折磨的他苦不堪言。

一九九二年以后,法轮大法洪传于中国,“真、善、忍”的法理唤醒了有着五千年文明根基的炎黄子孙,许多上下求索的仁人志士看到了生命的意义,看到了医治末世堕落的良药,看到了世人得救的希望。张清朝经人介绍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修炼后,身体得到净化,病痛不治而愈,并且在学法后抽烟、饮酒、打麻将等各种不好的嗜好全部戒掉。终于摆脱了折磨他长达二十三年的疾病痛苦,法轮大法的“真、善、忍”使张清朝从本质上得到了改变和升华,身心健康了,道德高尚。他淡泊名利、清正廉洁,以自己的所能为他人无私奉献。

张清朝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在家是孝子,在单位任劳任怨。在社会上是好人。有一次他骑摩托回家,在路上看见一包棉花,他知道是碰到的那个三马车掉的包,他调回头赶了三、四里路,撵上了三马车。车主激动的说:我得给你多少钱呀。张清朝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你记住“法轮 大法好”就行了。车主说:现在这社会象你这样的好人不好找呀,我要叫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张清朝修炼大法后,在单位同样严格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一次一个乡下朴实的老人给孩子办理上大学手续,他说我找了半天没人理我,当找到清朝后,张清朝便说:“老人家你喝口水,在这等着,我帮你把手续办全。”就这样他东跑西跑,忙了好大一会把手续给老人家办完了。老人及孩子都感激并说:我怎样谢谢你呀,张清朝却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师父就是这样教俺做好人的,做事要考虑别人,要多为他人着想。”

·讲述法轮功真相,多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全面疯狂迫害。当时担任曲周县槐桥乡党委副书记的张清朝,向人们讲述大法真相,遭迫害被无理免职。在过去的十二年中,张清朝多次遭中共恶党迫害。

二零零二年,张清朝在丘县讲大法被迫害真相时,被丘县梁二庄派出狱绑架,警察用铁杠在他小腿上来回碾压、毒打,后将他劫持到丘县看守所。在不认可这种违反宪法的迫害中,张清朝绝食数天,身体极度虚弱,一个多月后才被释放。后丘县公安局、曲周县侯村镇派出狱,多次到他家欲再次绑架张清朝,在邻居的正义制止下,都未得逞。

二零零四年夏天,侯村镇派出狱到张清朝所在单位槐桥乡政府,强行绑架了张清朝,直接送往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张清朝在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摧残及折磨。每天早上6点 起床后洗漱,开始奴役劳动--订 花圈,一直到晚上九点半点名,中午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早上吃两个小馒头一块咸菜一瓢稀粥;中午一瓢白菜汤两个馒头有时菜里还有树叶、虫 子;下午两个馒头一瓢稀粥。在大厅里干活,在大厅里打饭吃,原料味道呛人,法轮功学员在邯郸劳教所根本吃不饱,每次到开饭时间,普犯就抢着跑去,有的抢舀瓢,有的抢馒头。晚一点去的就什么都没有了,法轮功学员只好忍饥挨饿。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张清朝从槐桥乡放假,在回家的路上,被曲周县侯村派出狱绑架。身上带着刚发的半年工资6300元 被侯村镇派出狱抢去。他们还想到其家搜刮。就到张清朝父母家行骗说:“我们是张清朝单位的,找他回去开会,不知他家搬哪儿了?”忠厚老实的母亲信以为真,就带他们几个到了张清朝家。当时家中没人,派出狱把老人家骗走后,就翻墙入室非法抢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自带屏幕DVD一台、及部份现金。张清朝的母亲知道后后悔得不行,这不是把一帮强盗带到儿子家去了吗?后来老母亲去派出狱要人时,被恶警赶了出来,并告知已送邯郸劳教了。七、八十岁的老母亲听到这一消息,一下病倒了,强烈的自责使善良的老人倒下了,于十一月15日在无限的悔恨中离开了人世。此前老人家身体很健康了。给老人办丧事时劳教所都不让张清朝回家。张清朝听到母亲离开人世后,整整哭了三天三夜。

·讨回公道未果 含冤离世

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张清朝到槐桥乡政府找领导,要求上班并讲明事实真相,结果都被拒绝了。因为一下子没有了经济来源,还要照顾年迈的父亲生活,张清朝的生活陷入困境。尽管如此,他还是无怨无恨,给县有关人写信,希望他们明白大法真相,好给自己及他们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可是这些中共地方官员已经完全受邪党洗脑,分不清善恶,始终不让张清朝重新工作,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不给他。在极大的痛苦及压力下,张清朝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1/被迫害致死的河北邯郸法轮功学员生前遭遇综述-259173.html

2012-05-13: 河北曲周县公认的好乡干部张清朝生前遭受的迫害
在河北省邯郸曲周县槐桥乡几十个村,只要提起张清朝,都会说这人真好。

当清朝被无理免职后,村民及亲朋到槐桥乡政府讨还公道,问现任书记为什么当初不叫他上班,书记便说“因为他不写‘四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如果他今天写了‘四书’,明天我就叫他上班”。所谓“四书”就是逼迫他污蔑自己的信仰,污蔑自己的师父,践踏自己的良知。

张清朝
张清朝

张清朝,原槐桥乡中共副书记,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多次被迫害、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张清朝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在家是孝子,在单位任劳任怨,在社会上是好人。有一次他骑摩托回家,在路上看见一包棉花,他知道是碰到的那个三马车掉的包,他调回头赶了三、四里路,撵上了三马车。车主激动的说:我得给你多少钱呀。张清朝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车主说:现在这社会象你这样的好人不好找呀,我要叫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张清朝修炼大法后,在单位同样严格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一次一个乡下朴实的老人给孩子办理上大学手续,他说我找了半天没人理我,当找到清朝后,清朝便说:老人家你喝口水,在这等着,我帮你把手续办全。就这样东跑西跑,忙了好大一会把手续给老人家办完了。老人及孩子都感激并说:我怎样谢谢你呀,清朝却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师父就是教俺做好人的,做事要考虑别人,多为他人着想。要谢你就谢谢俺师父吧!那你回去就多念“法轮大法好”吧。

张清朝是曲周县侯村镇马村人,曾患有各种顽固性疾病,神经衰弱折磨的他整夜不能入睡,苦不堪言,还有关节炎等,各个医院去了不少,民间偏方妙药也用了不少,病也没好。修炼法轮大法后,他的病痛不治而愈,并且在学法后抽烟、饮酒、打麻将等各种不好的嗜好全部去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全面疯狂迫害。当时担任曲周县槐桥乡中共党委副书记的张清朝,走出来向乡亲们讲述大法真相,遭迫害被无理免职。在过去的十二年中,张清朝多次遭中共恶党迫害。

二零零二年,张清朝在邱县讲大法被迫害真相时,被邱县梁二庄派出所绑架,警察用铁杠在他小腿上来回碾压、毒打,后将他劫持到邱县看守所。在不认可这种违反宪法的迫害中,张清朝绝食数天,身体极度虚弱,一个多月后才被释放。后邱县公安局、曲周县侯村镇派出所,多次到他家欲再次绑架张清朝,在邻居的正义制止下,都未得逞,但警察始终都没有放弃对他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夏天,侯村镇派出所到张清朝所在单位槐桥乡政府,强行绑架了张清朝,直接送往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张清朝在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折磨。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后洗漱,开始奴役劳动——订花圈,一直到晚上九点半点名,中午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早上吃两个小馒头一块咸菜一瓢稀粥;中午一瓢白菜汤两个馒头有时菜里还有树叶、虫子;下午两个馒头一瓢稀粥。在大厅里干活,在大厅里打饭吃,原料味道呛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吃不饱,忍饥挨饿,普犯一听说加饭,抢着跑去,晚一点的没有加上,加菜有的抢舀瓢,有的抢馒头。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张清朝从槐桥乡放假,在回家的路上,被曲周县侯村派出所绑架,身上带着刚发的半年工资6300元被侯村镇派出所抢去。恶警们还想到其家搜刮,就到张清朝父母家行骗说,我们是张清朝单位的,找他回去开会,不知他家搬哪儿了?忠厚老实的母亲信以为真,就带他们几个到了张清朝家。家中没人,派出所就又把老人家骗走后,翻墙入室抢劫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自带屏幕DVD一台、及部份现金。张清朝年迈的母亲知道后后悔得不行,这不是把一帮强盗带到儿子家去了吗?

后来老母亲去派出所要人时,被恶警赶了出来,并告知已送邯郸劳教了。七、八十岁的老母亲听到这一消息,一下病倒了,强烈的自责使善良的母亲倒下了,回家后吃不下饭,整日以泪洗面,于十一月十五日在无限的悔恨中离开了人世。此前老人家身体可健康了,下地摘棉花什么活都能干。给老人办丧事时,劳教所都不让张清朝回家看母亲最后一眼。张清朝听到母亲离世的消息后,整整哭了三天三夜。

从非法劳教回家后,张清朝到槐桥乡找他们,要求上班并讲明事实真相,都被拒绝了,因还要照顾年迈的父亲生活,因此在经济上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尽管如此,清朝无怨无恨,又给县有关人写信,总想让他们明白大法真相,好给自己及他们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能同情善良、善待好人。可是由于他们受中共邪党毒害太深,始终没有合理的给清朝安排工作,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不给他。在极大的痛苦及压力下,张清朝身心伤痛,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含冤离开了人世。共产恶党就是这样不叫人做好人的。

当该乡村民知道清朝被迫害离世后,村民都说这人太好了,真该找他们说说理。

善恶有报是天理: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不要再迫害了,大法弟子抱着一颗无怨无恨的心,让大家明白真相,选择未来,就是要救您。珍惜吧,机会真的不多了,只有明白大法真相,认清邪党真面目,才能在大劫中自救。一旦错过这稍纵即逝的历史机缘,失去的将是生命的永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4/河北曲周县公认的好乡干部张清朝生前遭受的迫害-257506.html

2009-12-14: 河北邯郸市劳教所野蛮奴役被关押者
(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邯郸市劳教所特教大队现非法关押大法学员张金如、田信昌、李水庭、李中海、张练军、马保国、张清朝、马修元、张区山、白莲何、李秋明、何世国、靳殿隆等。

参与迫害的有普教刘亚哲、陈晨,24小时监视,不许谈法轮功问题,不许随便走动,打水时、上厕所时他们常跟着。帮教郑保卫、刘天增,队长恶警葛庆习,王志明,曾毅伟现在和他们逼迫做转化工作。

每天早上6点起床后洗漱,开始奴役劳动--订花圈,一直到晚上九点半点名,中午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早上吃两个小馒头一块咸菜一瓢稀粥;中午一瓢白菜汤两个馒头有时菜里还有树叶、虫子;下午两个馒头一瓢稀粥。在大厅里干活,在大厅里打饭吃,原料味道呛人,学员吃不饱,忍饥挨饿,普犯一听说加饭,抢着跑去,晚一点的没有加上,加菜有的抢舀瓢,有的抢馒头。

4、5月,鸡泽大法学员李敬军由于长期奴役劳动,营养不良,患白血病,面部脱像,四肢无力,每天上卫生队回来后还要粘花,最后保外就医。衡水深县大法学员靳殿隆,60岁,长时间的粘花,血压220,两眼熬得通红,有时还要加班到十点左右,每天服用降压片维持生命。

衡水大法学员宋纪普,5月初调特教队逼迫他转化,以前在一大队,做花圈拉丝,长时间的奴役劳动,睡觉很少,夜晚还要值班,车间里空中塑料沫满是,吸入肺部,造成严重的尘肺病,一周后肺部高烧不退,住院治疗未好,保外就医。大法学员马修元被非法强制加期6个月,每天长时间订花圈,早则到夜间12点,最晚干到凌晨3点钟。

鸡泽大法学员安青海,37岁左右,5月份生产任务剧增,班长尚林恐吓,恐吓,精神压力过大,原料反光刺眼,散发化学毒素,长时间的劳作,双眼看不清,几乎失明,队长只问情况,一直没给治疗。

大法学员张润生,邯钢工人,31岁,4月份,生产任务增加,在班长尚林的恐吓高压下情绪沮丧,精神失常,说话颠三倒四,理智不清,每天尿铺,有大法学员陈文景看护,照料日常生活。后来保外就医。

大法学员耿三欢,残疾,今年夏天他洗痰盂,遭到张学刚的殴打;08年夏天,晚上雷电交加,耿三欢散坐在地上,普教黄章年(音同)看见后,一阵毒打,许多人麻木不仁,使打人凶手逍遥法外。大法学员张区山,在3月份,帮教尤玉芳以吃饭时唱邪党歌曲,报数,声音不洪亮为由,报告恶警葛庆习,晚上,葛庆习带打人凶手王满屯,张建强,邢登科等人在5楼,毒打张区山,上厕所蹲下扶着墙才能站起来,脱衣服后,后背满是通红,肋骨疼痛难忍,有骨折现象。7、8月间,多个恶警做洗脑,张建强拒绝放弃信仰,遭到恶警高金利、左涛、贾英斌手拿两根电棍电击肋部。

邢台县大法学员张秋根,三月份早上起床,嘴鼻子歪斜,半身麻木去医院检查,回来后上卫生队打针拿药,向医生说出病情,遭到恶警的阻止,每天还要做限量任务,他的病得不到痊愈。梁福祥,大法学员武安人,今年春天,一天晚上,心脏病又突发,疼痛难忍,没有药物治疗,向值班人员求救没人搭理。

大法学员何世国,遭到长期罚站,打耳光,手,腿,肩膀,被恶警葛庆习、恶人张学刚打得青紫,上下床非常吃力。大法学员张宏图,70岁左右,长时间罚站,遭到左涛、高金利、高飞的侮辱,他多次讲真相被左涛打耳光,脚踢。大法学员张孟国,在四班不听帮教高金柱的对大法的诽谤之言,遭到其毒打,一颗牙被打掉。08年夏天,大法学员聂秉正,在楼上,遭恶警左涛毒打,双耳穿孔,听不清对方的说话声音。

7、8月份,酷热难忍,劳教人员刘俊宝、李国军、李彦刚、邢恒生等人从早上大厅开门,一直干到第二天9点点名报数,满身臭汗味,没有人愿挨近他们。近半个月的苦役,刘俊宝顶不住了,住在大厅的角落,戴着口罩,坐在铺上患有严重的肺病,最后连吃饭的力气快没了,保外就医出去了。

5至9月份,教育处长李颇勇强制灌输诽谤言论。副处长沈迎军,长期参与对大法学员的强制洗脑。劳教所干警好克扣大法学员的工资、洗衣粉、肥皂,致使有的学员长期不洗衣服,不洗澡,手上染上红、绿、蓝各种颜色的化工毒素,有的只用水冲洗,有的也没时间洗漱,就拿馒头吃饭。

直接参与迫害的恶人还有高金利、左涛、贾英斌,以及教育处崔文燕、王丽霞、王明婷。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4/214407.html

2009-12-03: 河北曲周县槐桥乡干部张清朝再被非法劳教
(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省曲周县槐桥乡干部(原副书记)张清朝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迫害。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张清朝被曲周县侯村派出所绑架抄家,之后被送往邯郸非法劳教。此前,张清朝二零零四年曾被劫入邯郸市劳教所摧残。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大法弟子张清朝从槐桥乡放假,在回家的路上,被曲周县侯村派出所绑架。身上带着刚发的半年工资6300元被扣留在侯村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后欲抄家,就到张清朝父母家行骗说,我们是张清朝单位的,找他回去开会,不知他家搬哪儿了?忠厚老实的母亲信以为真,就带他们几个到了张清朝家。家中没人,派出所就又把老人家骗走后。翻墙入室非法抄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自带电视DVD一台、及部份现金。张清朝年迈的母亲知道后后悔得不行,不该带他们几个去。

张清朝的母亲后来去派出所要人时,被恶警赶了出来。并告知已送邯郸劳教了。七、八十岁的老母亲再也承受不了这种打击,被侯村派出所欺骗后又被抄了儿子的家,那种被欺骗的滋味可想而知,难受得不行。前些时候老人家身体可健康了,下地摘棉花什么活都能干。自从儿子被再次送到邯郸劳教了,回家后成天吃不下饭,身体一天比一天衰弱,思儿心切郁闷成疾,于11月15日郁郁而终。给老人办丧事时劳教所都不能让张清朝回家一趟。对于张清朝老母亲的去世,侯村派出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这场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迫害造成的。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213761.html

2009-09-29: 河北邯郸曲周县张清朝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河北邯郸曲周县槐桥乡大法学员张清朝,在回家的路上被侯村镇派出所警察堵截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曲周县看守所。张清朝年迈的父母去派出所要人时,被警察赶了出去。

张清朝在过去十年中,经常遭中共恶警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全面疯狂迫害。当时担任乡干部(副书记)的张清朝,走出来向乡亲们讲述着大法真相,被无理免职。

二零零二年,张清朝在去丘县讲真相时,被丘县梁二庄派出所绑架,警察用铁杠在他小腿上来回辗压、毒打,后将他劫持到丘县看守所。在不认可这种违反宪法的迫害中,张清朝绝食数天,身体极度虚弱,一个多月后才被释放。后丘县公安分局、曲周县侯村镇派出所,多次到家欲再绑架张清朝,在邻居的正义制止下,每次都未得逞,但恶警始终都没有放弃对他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夏天,侯村镇派出所到张清朝所在单位,槐桥乡政府强行绑架了张清朝,直接送往邯郸市劳教所,劳教─年半。张清朝在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摧残及折磨。

张清朝得法前曾患有各种顽固性疾病,神经衰弱折磨的他整夜不能入睡,苦不堪言,还有关节炎等。各个医院去了不少,民间妙药也用了不少,病也没好。得法修炼后病痛不治而愈,随着学法深入,抽烟、饮酒、打麻将各种不好的嗜好全部去掉。

张清朝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有一次他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包棉花,他知道是那个开三马车掉的包,他调回头赶了三、四里路,撵上了三马车。车主激动的说:我得给你多少钱呀。张清朝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按“真善忍”做人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车主说:现在这社会象你这样的好人不好找呀,我要叫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9/209247.html

2009-09-14: 河北曲周县大法弟子张清朝家被侯村镇派出所非法抄家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上午,曲周县大法弟子张清朝家被侯村镇派出所非法抄家。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非法抄走了dvd一台、另有部份法轮大法书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4/208315.html

2005-11-21: 邯郸市劳教所特教队的卑劣行径
10月6日,法轮功学员张清朝、黄运章闲谈,被恶警姚建明发现,姚问你们说什么呢?因黄运章已声明自己的所谓“四书”作废,姚大怒,随打了黄几耳光,踹了两脚,并让两人面壁罚站,张被罚站了六个多小时,黄运章被罚站了二天一夜。到了10月8日上班,恶警李海明又把黄运章叫到办公室,拳打脚踢,打的黄鼻子出了血,李沾了满手血还在打,并说:“允许你们犯罪,就不允许干警犯错误?”等。姚在开会时曾说:“虽说打了你两下,但都是为你好,为了国家好,你们不清醒,有叫你们清醒的办法,劳教所就是暴力专政机构,电棒、橡胶棒给谁准备的?就是给你们准备的。”恶警高飞在04年上侮蔑大法的课时说:“你们知道军队是干什么的?军队就是杀人的,警察就是打人的,不转化行不行,你们试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1/114963.html

2005-01-26: 邯郸曲周县大法弟子张清朝,于2001年法轮大法日,在邯郸邱县梁二庄粘贴真象标语时被恶警非法绑架。梁二庄派出所的恶警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用铁槓压小腿,这种酷刑厉害的能够使人致残。恶警强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张清朝坚决不配合,恶警没有得逞,就又把他送到邱县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看守所,张清朝绝食抗议对他的无理迫害。恶警就用灌食的方式残酷折磨他,妄图摧毁他对大法的正信。十二天后仍无任何结果,邱县公安局怕担责任,只好把他放了。

人虽放出,可邱县公安局并没有停止对他的迫害。不久,邱县公安局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给张清朝判劳教,以此名义勒索金钱。并勾结曲周县公安局侯村镇派出所对张清朝及家属进行长期骚扰。所采取的手段都是非法的,如私闯民宅,强行绑架,蹲坑盯梢等。有一次,都深夜了,县公安局和侯村镇派出所出动了好几辆警车,恶警强行闯入张清朝的家中,把张清朝从被窝里拖上警车,要强行绑架他。张清朝坚决抵制邪恶。在师父的加持下,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还有一次,侯村镇派出所的恶警闯到张清朝家,把门砸坏,闯入家中,发现人没在家,就心虚的逃之夭夭。为抗议邪恶的迫害,不给邪恶迫害大法的机会,张清朝流离失所了。

2003年6月,张清朝到乡里要求恢复工作,(他是乡干部)被不明真象的恶人举报,遭到绑架,被邱县公安局伙同曲周县侯村镇派出所恶警直接送到邯郸劳教所,至今还被非法关押着。

邯郸 曲周县联系资料(区号: 310)

2019-09-15:
屯庄营乡派出所:
所长李新江15231883118
2018-09-17:四疃乡派出所:
所长邱文勇13513200806

2015-05-13: 丘城镇派出所:
电话:8286164
所长马士平15315062989

2015-05-13: 曲周县“610”头子李爱民 13930063583

2012-09-04:
绑架河北省曲周县法轮功学员李美莲责任人
槐桥乡派出所负责人沈俊峰13363095298

2012-09-01: 曲周县防范(六一零)
0310-8858610
主任段玉玺15932031828、办8858598、宅8897960
副主任袁桂峰13932022881、办8858609
国保大队陈士峰13315069756
国保大队杨有刚13303003987

2012-06-21:迫害责任单位及个人:
槐桥乡现任书记王晓伟手机:15830028288
副书记李连江手机:15188802608
前任书记王坤忠手机:13932076698

侯村派出所电话:0310-8798330
侯村派出所所长吉少春手机:15303267868 15530072999
副所长关利民手机:13931061388
侯村派出所所长吉少春父亲吉国臣手机:13333202078
侯村派出所所长吉少春三兄弟手机:15303267329
曲周县公安局长王春风手机:13293039999
副局长老韩手机:13463066699
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310-8892334
看守所电话0310-8892689
曲周县“610”主任段玉玺 手机13031988506 段玉玺妻子张秀英手机13930061260

2011-12-18: 陈世峰手机号:13315069756
陈妻号码:13832000099
杨友刚手机:13303003987 13131029996
李友民手机:18931603785

2011-09-24: 曲周县国保大队队长:陈世峰 手机13315069756 其妻手机1383200009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0)

绑架张清朝的责任人:
侯村派出所:0310-8798330
所长   吉少春 15303267868、15530072999
副所长 关利民 13931061388
吉少春父亲 吉国臣 13333202078
吉少春兄弟 1530326732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