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 龙凤区(龙风区,厂西看守所,卧里屯,石化总厂,采油二厂,四厂) >> 安森彪(安森标), 男, 38

安森彪(安森标)
被绥化劳教所迫害的奄奄一息骨瘦如柴的大庆采油二厂职工安森彪,2005年7月由家人接出
个人情况: 采油二厂试验大队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大庆市图强村2—7—2—102
拘留时间: 2005年1月24日
迫害情况: 先被送到大庆劳教所,3月15日被送往绥化劳教所加重迫害,因绝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生命垂危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1-26

胸部被滚烫米饭烫伤留下的疤痕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7-18: 黑龙江李绍铁在两劳教所遭酷刑

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一中队,二零零五年五月收到从大庆劳教所转来的已绝食四个多月的安森彪。恶警们把安森彪的嘴用胶带缠住不让他出声,怕他喊,用两个手铐把两只手铐在床边,脚绑在床边角铁栏上,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换班折磨他:用暖瓶热水装在塑料袋里,放在安森彪肚子上烫他;把最辣的树椒塞进安森彪的肛门里,还把新出锅的大米饭装塑料袋里烫他;在他头上放了一个可以来回摆动的小动物玩具,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就用这个玩具打安森彪鼻子;绥化叫马涛的犯人用竹把的长毛刷子砍安森彪的小便…。

突然有一天监室的犯人都不让抽烟了,大家都预感到不好,听说是有打氧气的。我也看见有人抬一瓶氧气到安森彪监室,那天是曾令军和小刘管教当班。就听小刘管教问曾令军说:“曾哥啊,这彪子(安森彪)都这样了,怎么这氧气还不给用啊?”曾令军说:“用氧气不又活了吗?”

又过了一天,第三天曾令军对气若游丝的安森彪说:“现在中队正忙生产,没工夫管你了。”不一会儿来了一个叫马长林(哈尔滨人)的警察给安森彪找衬衣衬裤换上抬了出去。这时曾令军说:“现在安森彪还有一口气,抬到大门口这一折腾这口气咽下去就完了。零三年死了一个法轮功,零四年又死了一个,零五年死了一个正常死亡的(指安森彪即将死亡)。”这时一大队教导员高中海说:“零三年死的那个是我的班,零四年死那个也是我的班,今年这个(指安森彪)又是我的班。”

年仅30出头的安森彪在绥化劳教所每一秒钟都受着酷刑的折磨,他长的英俊魁梧,一米八零的个子,家中还有妻儿老小,仅仅因为坚持信仰做好人,被中共恶警们折磨成这样。安森彪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最后终于活着走出这个人间地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8/204764.html

2006-08-13:绥化劳教所的兽行——把嘴粘上用开水烫
2004年大庆法轮功学员安森彪,在绥化劳教所拒绝“转化”,绝食抗议迫害六个月之久,在绝食期间受尽非人折磨:长时间被用手铐铐在死人床上;鼻子上长时间插着食管;被四个没人性的包夹恶奴昼夜不停的折磨等。这四个恶奴是李万龙,韩富江,马涛,王国孝。他们的迫害手段实在太残忍,灌盐水、不给水喝、把嘴粘上用开水烫、用脚后跟刨,最残忍的是用辣椒皮套在小便头上,使小便肿的不能排尿。人们经常可以听到他的那种嘴被封住后发出的惨叫声。

还有一次包夹恶奴李万龙折磨安森彪,就连他的同伙韩富江都害怕了,说这能行吗?李万龙说没事,把安森彪折磨的只剩一口气了。劳教所怕人死了有责任,声称将安森彪送医院治疗,后听说把他送回当地了。恶人李万龙却因为他对大法弟子的残暴而被劳教所记“大功”一次,减刑十五天。

七年来,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始终没间断过。现把本人所经历的绥化劳教所恶人恶行揭露出来,将邪恶坏人恶行曝光。

2006年3月间,黑龙江劳教局把牡丹江劳教所、齐齐哈尔劳教所、大庆劳教所、鹤岗劳教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先后都集中到绥化劳教所进行“转化”关押。绥化劳教所二大队是法轮功大队(所谓“教育转化”大队)分两个中队,从以上4个劳教所集中来的法轮功学员被这两个队监管,当时有六十人左右,进所后,人人被“洗脑”过关。

恶警先是对大法学员搞精神控制,每个学员都被“包夹”恶奴监控,上厕所,洗漱,喝水等都得报告,不准学员说话,不准谈论法轮功的事,学员之间不准问家庭住址和姓名。包夹恶奴可以随便打法轮功学员,狱方不但不给处分,还立功受奖。

一次法轮功学员廉涛喝水因干警不在没法报告,就被包夹恶奴一场毒打,一次在寝室说话也被包夹恶奴毒打,并且被告到了干警。干警与队长陈欣龙将廉涛叫到干警室,又一场殴打加电刑,当时廉涛的手脸全是伤痕,并且被加刑三个月,打人的包夹恶奴却一点事没有,更没有受任何处分。

2006年4月份,大庆法轮功学员曹景栋进所时因坚持自己信仰不接受“转化”,被关进小号残酷折磨,多次被队长陈欣龙,副队长曾某某,教导员高中海,同时用电棍电刑,曹景栋身受多处电伤,他被迫进行绝食抗议。

大庆学员李业泉,三十九岁,掌握先进射孔弹技术,大专文凭。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不“转化”,从2005年9月份开始至今始终在绝食维护自身权利,现已绝食九个月,人瘦的皮包骨头。家属来看望要人,劳教所不但不放,狱警还说:劳教所有死亡指标(注:李业泉现已正念闯出劳教所)

李绍铁是富锦法轮功学员,2004年被关进绥化劳教所的。因不“转化”,被几个恶警一起殴打,被副队长刁雪松打掉门牙,满口鲜血染红他的半边衣衫。教导员高中海,用穿皮鞋的脚狠踩李绍铁的脚,把脚趾甲都给踩掉了。高中海还叫嚣说,如果不偿命就打死你。

闫树彬是七台河市壮兴农场学员,因拒绝“转化”,多次被队长陈欣龙用电棍电击。有一次因说劳动任务完不成就被副队长刘伟叫出,打的鼻口出血。今年四月份全所吃两顿饭,早九点开饭,晚十五点开饭,十五点到早九点,这段时间十八个小时,主食有大米饭没有什么菜,一直吃冬天储备的萝卜咸菜,所谓的“咸菜”就是咸盐根本不能吃。法轮功学员还得坚持每天十二个小时以上的劳动,简直不把法轮功学员当人看。

以上劳教所邪恶之人的种种罪行,只是我个人所见,或者说只是冰山一角,希望知情的大法弟子能把自己经历和了解的恶警罪行都揭露出来,也恳请所有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士共同以各种方式制止绥化劳教所这种非人兽行的延续。今天这场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早让中共人心失尽,这场波及全国对千千万万人的迫害迟早也是要结束的。聪明的世人和恶党中明眼人早就心中有数了,所以才会有《九评》出世后掀起的退党大潮。如果此时仍有人在糊里糊涂的执行邪恶江泽民的命令去干那些丧尽天良的迫害行径,那可真是傻到头了。别忘了,到了清算的时候,谁干的恶事谁承担。人命关天,任何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的人请都为自己选一条退路吧!言尽于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3/135459.html

2005-09-10: 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及其犯罪事实

刁雪松部份犯罪事实:2003年4月,刁雪松、高宗海、陈新龙因大法弟子潘兴坤不打太极拳,将潘兴坤殴打致大小便失禁。2003年9月末某日早晨,刁雪松强迫大法弟子跑步,使50多岁有血压高的大法弟子刘在祥在被逼跑步的过程中,倒地死亡。2003年10月,刁雪松殴打大法弟子刘宇,强迫刘宇打针,指使两名犯人从二楼把刘宇拖到医院,刘宇的膝盖、脚背全被拖坏,鲜血直流。2004年9月刁雪松与高宗海、龙奎斌等人多次殴打大法弟子李绍铁,打掉一颗上切牙,将李绍铁打昏死过去。2005年3月对刁雪松大庆大法弟子安森彪实施了残酷迫害。

龙奎斌部份犯罪事实:2003年3月伙同刘伟、高宗海把大法弟子孙嘉东关押进小号并电击、殴打。同时24小时播放高分贝噪音,不让大法弟子睡觉。孙嘉东被迫害得心脏出现问题。2004年9月龙奎斌、高宗海、刁雪松等人多次电击、殴打、体罚大法弟子李绍铁。有一次把李绍铁打昏并打掉一颗上切牙。多次迫害大法弟子于爽、杜柏阳,不让于爽、杜柏阳与任何人说话。于爽有严重心脏病,还被奴役超时、超体力的劳动,干完活回来还得坐小板凳。参与迫害的还有金庆富。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经常恶言恶语,恐吓、不让家属接见。大法弟子张海峰有严重的心脏病等病,其家属拿的很多东西大部份被他们扣留不给,邮寄的很多东西也被其带头吃掉、用掉,根本就不让张海峰本人知道。2005年3月15日起对大庆大法弟子安森彪进行严重的迫害,采用电击、殴打,唆使普教犯殴打、精神折磨、长期铐在床上、不让睡觉等手段进行长期迫害,还经常勒索财物。

丛汉东,男,生于1967年,二大队大队长。丛汉东部份犯罪事实:此人转业军人,做过司仪、善于“卖嘴”,经常外出学习迫害大法弟子的方法和邪恶经验,并写过一个怎样迫害大法弟子的小册子,经常给下属开会,研究、传授迫害大法弟子的方法;策划、布署、实施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多起事件和方案。如:2003年10月对由鸡西劳教所转至绥化劳教所的10名大法弟子的迫害;2004年1月对由大庆劳教所转至绥化劳教所的6名大法弟子的迫害;2005年3月对由大庆劳教所转至绥化劳教所的安森彪、张斌、战音阁三名大法弟子的迫害等;2004年7月绥化劳教所协同铁路系统对6名大法弟子进行强制洗脑迫害,由绥化劳教所出人迫害,铁路系统出钱,每名大法弟子一万元人民币,由副所长孟岩带头,丛汉东负责,参与的有:曾令军、高宗海、杨波、刁雪松、陈新龙、刘伟、龙奎斌等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0/110137.html

2005-07-16: 大庆安森彪遭折磨 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图)

安森彪,38岁,大庆采油二厂职工,法轮大法弟子。2005年1月24日在大庆八百垧公安分局讲大法真象,被不法人员绑架,在龙凤看守所禁闭室戴30多斤重的死刑犯脚镣与地环铐在一起、寒冷冬天棉衣棉裤被凉水浇灌透湿;在绥化劳教所被烧、烫、针扎、往嘴里塞洗衣粉、电棍电击、性虐待等酷刑折磨,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2005年7月13日,奄奄一息的安森彪由家人接出。昔日健康体重165斤的他如今仅85斤、骨瘦如柴。由于长期被捆、铐,双臂强直、不能弯曲。

安森彪,38岁,大庆采油二厂职工,2005年1月24日中午,安森彪来到大庆市八百垧公安分局(原胜利派出所),在大厅内他见到警察高玉峰,便心怀善意的向高讲大法的真象,并给高一本真象小册子。高玉峰高声对其他警察说:“安森彪过来宣传法轮功真象”。安森彪问高:你了解吗?高问:你身上还有多少?说着就动手摸他外衣兜,这时其他警察开始与之撕扯:“你还有多少都拿出来”,一警察迅速将大门锁上,他们将他拽到办公室,将他身上的资料全部扣留。

胜利派出所的警察们将安森彪双手反铐,强行将他推上警车送到八百垧公安分局,将他锁在铁椅子上。高玉峰点燃一支烟连续几次放在他鼻子处熏他,逼问资料来源。八百垧公安分局的刘延庆打电话将安森彪单位书记鄂金太找来,派打字员查电脑搜集迫害安森彪的黑材料。随即胜利派出所的刘延庆、采油二厂第七作业区大队书记鄂金太、小队书记王喜忠带着从安森彪身上搜出的钥匙来到他家,非法抄家两个小时,抄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讲法带等物品。

当夜近10点钟,八百垧公安分局将安森彪送到大庆市龙凤看守所,关入禁闭室。室内一处有一固定地环,恶警们给安森彪砸上30多斤的死刑犯脚镣,并固定在地环上。安森彪只能坐、卧或站立,不能移动,门口有犯人把守。安森彪日夜不停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恼怒的警察疯狂的踹铁门,谩骂不绝。

二天后,两个犯人不顾北方的刺骨严寒,竟于凌晨2-3点钟连续2次在安森彪脖子处向他身上灌凉水,他的棉衣棉裤及水泥地均湿透,几天后棉衣棉裤靠自己体温烘干。待早上所长、警察们巡视时,他质问他们:“在你们的规定中有给被监管人员灌水这一说吗?”所长假惺惺的问手下:“谁灌的?”不久恶警又将他调到反省室,强迫他与几个犯人一同反省。安森彪不从,被强行按坐下,他坚决抵制,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又将他送回禁闭室。

一个月后,安森彪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迫害,在二大队由两个犯人包夹,第2天他开始绝食抗议。不法人员们每天3次将他抬到一室,由犯人按着强行给他下胃管。因他晃动头部抗议,犯人就使劲拽他耳朵按脑袋,使他耳朵后的皮肤淤血、破皮。

20多天后,也就是3月15日恶警用狼牙铐将他反铐,将他及大庆法轮功学员战音阁、张斌一同绑架到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安森彪腕上的铐子嵌入肉里,一路疼痛难忍,痛苦不堪。

安森彪被送到绥化劳教所2大队,始终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每天遭遇野蛮灌食。恶警们强迫他穿号服,他拒穿,绥化劳教所610恶徒石建(音)及犯人们蜂拥而上对他拳打脚踢,使劲踹他腹部、拽着他头撞墙;恶徒石建用特制的针扎他的脚,(他的脚至今还有疤痕)每天早上灌食时强行给他穿号服,将号服勒住拉入医务室强行灌食,因他抗议野蛮灌食,为防止他拔胃管,他们将安森彪长期铐在床铺上直接下胃管,始终不拔,直至释放。

610恶徒石建,30出头,阴毒、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叫嚣:“你们法轮功还告我呢,能告倒我吗?我不还这样吗?”每当值班,石建就用仙人掌的长刺在安森彪胸部、乳头、脖子等处不停的乱扎,共扎3次,每次持续20多分钟;石建还用布将他眼睛勒住往他嘴里塞洗衣粉,一犯人也往他嘴里塞洗衣粉,致使他心口烧灼、疼痛。610黄恶警逼安森彪吃饭曾用电棍电他;恶警刘伟指使犯人将大法师父法像塞到安森彪的臀部底下、放入裤子里。犯人李文龙积极参与迫害,包括迫害不属于他包夹的法轮功学员,并扬言:“我代表政府专门惩治法轮功”,整日谩骂,污言秽语不绝于耳,一天夜里,李文龙用盛沸水的塑料袋烫安森彪小便处、侮辱他;犯人马涛用手砍他脖子,至今留有疤痕;犯人还将水滴入安森彪眼睛不让他睡觉;将盛有滚烫米饭的塑料袋烫他腹部;强迫他看诬蔑大法的录像、逼他转化。每次拔胃管,犯人们就用拳头猛击安森彪的胸部、头部,还用打火机烧他的脚。

安森彪年逾8旬的老母、姐姐、妻子四处奔波,要求释放,办案单位八百垧公安分局局长李大明侮辱八旬老人说:他犯法了,判的轻,老的不正,儿子也不会好;还骂安森彪妻子说: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并给二厂厂部领导打电话:安森彪家人来闹事,你们还留着安森彪干啥?开除安森彪。恶警以家人闹事妨碍公务为由哄撵家人。

安森彪被不法人员们迫害的极度虚弱生命垂危,连续两次将他送到外医院检查身体,检查后恶警们极力隐瞒病情,后来家人了解到安森彪身体处于离子紊乱状态、患多种病症。

2005年7月13日下午3时,在安森彪的家人、海内外大法弟子及正义人士的声援呼吁下,经过长达半年之久的非法囚禁,绥化劳教所才将奄奄一息的安森彪释放……如今,安森彪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原来体重165斤现只剩85斤;因他双臂长期上铐,至今双臂强直,不能弯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51.html

2005-07-13: 绥化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对大庆转去的大法弟子安森彪、张彬進行残酷迫害。
安森彪目前已绝食四个月,每天被强迫灌食,恶警还指使其它劳教人员不让其睡觉,方法之一是用刷子刷眼睛,一闭眼睛就刷。
大法弟子张彬、李少铁不报数、不唱歌,恶警刘伟、曾令军对他们拳脚相加,打骂是家常便饭。尤其张彬的手心、脚心都被电棍电糊了。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陈新龙、刘伟、曾令军,还有几个刚上班的警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3/106061.html

2005-07-11:多名大庆大法弟子正在遭迫害:大庆监狱虐杀石化总厂大法弟子许基善,并极力掩盖杀人真象,妄图平息罪恶,逍遥法外;采油二厂大法弟子安森彪被绥化劳教所迫害得骨瘦如柴,肾脏衰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大庆监狱、大庆劳教所、大庆看守所对众多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酷刑折磨等等;

建议大庆大法弟子从即日起整点高密度
2005-07-09: 安森标被非法关押在绥化监狱或看守所,已绝食4个月,现生命垂危。恶人要将此人置于死地,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9/105765.html

2005-07-05: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绥化劳教所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使用电棍、向眼睛里抹辣椒水、肛门中塞辣椒、灌食、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等迫害手段。下面是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况。

大庆大法弟子战音阁(60岁),张斌(38岁),安森彪(38岁)于3月15日被送進绥化劳教所,他们坚定正念,不向邪恶妥协,邪恶对他们施行“攻坚战”,持续三、四天,每天晚上九点多劳教人员都睡觉以后,将他们提出去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战音阁、张斌、安森彪被恶警们拳打脚踢,战音阁的皮肤被电棍烧焦。但他们对大法的正信丝毫没有动摇。

安森彪在進绥化劳教所之前就一直绝食反迫害,绥化劳教所对安森彪插胃管灌食,一直不拔,又几乎24小时把安森彪的手铐在铁床上不得动弹,安森彪被折磨得皮包骨、极度虚弱躺在床上。6月1日开始,恶警们暗中授意包夹普教人员对安森彪進行摧残、折磨,阴谋将其虐杀致死。劳教人员李云龙心狠手辣,对大法弟子迫害从不手软。李云龙对安森彪用力踢打、用脚后跟猛刨安森彪胸口,致使安森彪吐血,又往安森彪的眼睛上抹辣椒水,安森彪被辣得睁不开眼睛,李还极其邪恶的往安森彪的肛门里塞辣椒。安森彪至今已绝食一百多天,情况十分紧急。

七台河大法弟子刘贵臣,60岁,2004年月11月被送至绥化劳教所,为了让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石剑等人对他拳打脚踢,极尽折磨,刘贵臣被打得很长时间胸痛得不敢喘气,至今仍胸疼,走路不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5/105473.html

2005-06-25: 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安森彪,农历新年前被绑架关押迫害一个多月后,先后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绥化劳教所加重迫害,因安森彪一直绝食,目前被铐在床上骨瘦如柴,打点滴都找不到血管,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绥化劳教所恶警叫嚣:死劳教所里也不放人。安森彪的亲人们正准备到黑龙江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104819.html

2005-06-24: 现年38岁的大法弟子安森彪,是大庆采油二厂的一名职工,于2005年1月24去原胜利派出所(现归到大庆市八百垧分局)讲清真象时,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安森彪被绑架后,先被送到大庆市龙凤看守所,历经一个多月的非法迫害后(他一直被关押在小号,并戴着脚镣)。

2005年3月初,安森彪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二大队。3月15日连同另两位大法弟子张斌、战音阁一同被送往绥化劳教所加重迫害。安森彪自从被抓之日起一直绝食抗议迫害至今,已有半年时间。现在人已经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躺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肾脏衰竭,点滴也打不進去,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4/104810.html

2005-06-19:绥化劳教所目前仍关押百几十名各地的大法弟子。其中有一名大庆大法弟子,名叫安森彪,已绝食100多天,生命垂危。劳教所方面坐等其死,也不放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9/104392.html

2005-06-12: 大庆大法弟子安森彪三十八岁,于2005年3月15日被邪恶之徒绑架,先被关押在大庆,后被送至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安森彪对师尊对大法的正信始终没有动摇,至今已绝食一百多天,瘦成皮包骨,生命垂危。可恶警仍然惨无人道的将安森彪双手长期反扣,原先还给安森彪输一些营养液,现在已经什么都不管了,只等着他死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2/103876.html

2005-04-26: 2005年农历新年前,大法弟子安森彪为了救度世人,到大庆市原胜利派出所(现归八百垧分局)讲真象,被八百垧分局警察绑架。他在龙凤看守所带着脚镣被关在小号里被迫害一个多月后,于三月初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二大队。他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每天遭两次强行灌食,给身体造成很大伤害。大庆劳教所不法人员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于三月中旬将他转到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加重迫害,此为大庆劳教所惯用伎俩。目前安森彪仍在被迫害中。

2005-03-27: 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安森彪,农历新年前被绑架关押迫害一个多月后,先后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绥化劳教所加重迫害,目前被迫害得昏迷不醒,只有微弱的呼吸。

农历新年前,大法弟子安森彪到大庆市原胜利派出所(现归到大庆市八百垧分局)讲真象,被八百垧分局的警察绑架,先被送到大庆市龙凤看守所,一直被关押在小号,并戴着脚镣。历经一个多月的非法迫害后,2005年3月初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二大队。

安森彪到大庆劳教所二大队后,即开始绝食抗议非法迫害。邪恶之徒每天给他灌食、加重迫害,甚至在他绝食近十天的时候,每天灌食两次,给他的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但他仍以强大的正念抵制邪恶的非法迫害。大庆劳教所不法人员为了达到它们的邪恶目的,于3月中旬将安森彪转到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加重迫害。这是大庆劳教所的邪恶的惯用伎俩。

目前安森彪已被转到绥化劳教所十多天了,已被迫害得昏迷不醒,只有微弱的呼吸。绥化劳教所的邪恶之徒仍不放人,据说是黑龙江省的有关单位介入此事,不让放人,每天电话遥控。绥化劳教所的邪恶之徒怕承担责任,每天给他录像。

2005-03-21: 现知,大庆大法弟子韩乃秀、张淑云、张维霞、张淑芝仍在看守所被邪恶迫害之中;被送往大庆劳教所的安森彪和另外两名大法弟子(暂不知姓名),3月15日被送往绥化劳教所加重迫害,安森彪因绝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2005-03-20: 农历新年前,到大庆市原胜利派出所(现归到大庆市八百垧分局)讲真象的大庆大法弟子安森彪,被八百垧分局的警察绑架后,先被送到大庆市龙凤看守所,历经一个多月的非法迫害后(他一直被关押在小号,并戴着脚镣),2005年3月初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二大队。他到大庆劳教所二大队后即开始绝食抗议非法迫害,邪恶之徒每天给他灌食加重迫害,甚至在他绝食近十天的时候,每天灌食两次,给他的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但他仍以强大的正念抵制邪恶的非法迫害。大庆劳教所的邪恶之徒就把安森彪转到黑龙江省绥化劳教加重迫害。(这是大庆劳教所的邪恶之的惯用伎俩)。

2005-03-08: 农历新年前到大庆市原胜利派出所(现归到大庆市八百垧分局)讲真象的大庆大法弟子安森彪,被八百垧分局的警察绑架后,先被送到大庆市龙凤看守所,历经一个多月的非法迫害后(他一直被关押在小号,并戴着脚镣),近日又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二大队。据说他到大庆劳教所二大队后即开始绝食抗议非法迫害。

2005-02-19: 农历新年前(2005年1月24日)被绑架的大庆大法弟子安森彪,一直绝食抗议非法迫害。他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龙凤看守所。据说他被强行戴着手铐、脚镣,即使新年期间也不给摘下来,身体非常虚弱。

过年本是合家团圆的日子,而安森彪却因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因坚持向不明真象的人说明大法被迫害的真象、救度被邪恶蒙蔽的人而被绑架,承受残酷迫害。

2005-01-27: 2005年1月24日中午,大法弟子安森彪去原胜利派出所讲清真象,并当面发放大法真象资料被扣留。当日下午4点原胜利派出所恶警刘延庆(音)伙同另一恶警及采油二厂试验大队书记鄂金太、小队书记王喜中用在安森彪身上搜到的钥匙,强行打开安森彪家的房门(当时安森彪的爱人在家)非法抄家。抄走师父法像、部份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带等大法资料。目前安森彪被非法关押在龙凤拘留所。

2005-01-26: 2005年1月24日,大庆大法弟子安森彪带着真象资料,到位于大庆采油二厂楼区的胜利派出所讲真象,被胜利派出所的警察绑架。恶人还到他的家中抄家,抄走物品详情待查。
2002-01-17:安森彪,男,34岁,采油二厂试验大队职工,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图强村2—7—2—102。2000年3月5日进京上访,在北京的太阳岛宾馆(大庆驻京办事处)我身上带的一千元钱被他们搜走,后来综治办的张主任答应给我,但到现在也没有给。后来被局综治办从从家属处勒索一千元。接回后非法关押在让区看守所35天,后又转到萨区拘留所信访收容二个月。在此期间我进行二次绝食抗议,他们给我强行灌食。非法关押期间,伙食费自付。2000年6月18日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关在萨区拘留所二个半月。我绝食抗议。他们又是强行灌食。在此期间不让学法炼功,炼功就打。2000年11月10日我在家,胜利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来说我发真相材料,让我到派出所去。我认为我没有犯法,拒绝去派出所。结果他们在我没穿外衣只穿线裤的情况下,强行把我抬上车,给我拘留半个月。2001年月元旦前一天,我在家吃饭,建华派出所来我家让我到派出所去。到那后宋警官说要劳教我。我说凭什么劳教我?一名警察说共产党不讲理的。因当时我身上长满疥疮,拘留所拒绝收留我。第二天就把我领回来了。单位给我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二年的处分。工资只给开一半,没有奖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7/23308.html

大庆 龙凤区(龙风区,厂西看守所,卧里屯,石化总厂,采油二厂,四厂)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9-06-13: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
地址:让胡路区西苑南路西苑街301号门,邮编163453
院长白景权 0459-5509009、13936708080
原院长李卓琳0459-5994066、13359596123
副院长魏文斌0459-5997575、13359596118 (主管刑庭)
张书琦0459-5977552、13359596011
刑庭庭长施洪斌13359596012、0459-5509001
纪检组长张旭光 0459-5990640
法官:李晨勇 13359596120
法官王广明18145999201、13359594008
法 官:张新乐13359596629
书记员周涵:13199099298
大庆市让胡路区检察院:
地址:大庆市让胡区玉门街139号,邮编163453
检察长刘振魁 0459-5974999、13359590901
检察长阮之华0459-5974999
副检察长赵岩松13359590310(主管侦察监督科)
侦察监督科:
科长朱赤红0459-5974401、13359590355
刘笑臣18104592167
公诉人封光0459 5974201、13089060016(办案人)
公诉人朱璇13936702396(办案人)
公诉人林娟5951202转8215(办案人)
公诉人郝文涛13359590365
公诉人丁宁15904596306
公诉人刘超
公诉科其他人员:
朱赤红0459-5974401、13359590355
孙学才13359590317
张成相 13359590319
刘晓丽15845800382
于淑平15845924989
朱玉旋13936702396
韩雪冬18345518106
邓兵13359590360
王欣15845800337
李凯 13039830789
张文坤 15845800327
邹海燕 13359590326
熊洋 13936822875李晓培 1335959310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9)

黑龙江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汉广街,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4371 0451-86334371
局长 张治安 b-0451-82726600(b-0451-82726608) w-0451-86245607
副局长 邹贤宝b-0451-82728756 w-0451-86312209
向副局长 b-0451-82708756
马副局长 b-0451-82726341
李副局长b-0451-82703748
王副局长 b-0451-82703940
史副局长 b-0451-82703959
陈玉茹 b-0451-82728749 w-0451-84617051
马在民 b-0451-82726341 w-0451-82647148
管理处长 刘志孝 b-0451-82703961 w-0451-82549898
教育处长 贾士忠 b-0451-82706503
绥化劳教所邮编:152054  区号0455
地址:黑龙江省绥化市直北路192号劳教所
有关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们的姓名、职务作一概括:
1、绥化劳教所是省直单位,隶属黑龙江省劳教局。
2、绥化劳教所由行政机关、管教大院、企业三部份组成。
3、绥化劳教所总机是:8353860 8355907
所长分机是:8001
副所长及副政委分机是:
8002 8003 8004 8005
二大队(分机号)
8043 8004
政治处:8008 8009
纪检:8007
管理科:8031
教育科:8033

采油二厂试验大队书记:鄂金太 办0459─52816229  5106099 手13704668500

采油二厂试验大队小队书记:王喜中 办0459─5291543 家0459─5763772 手13836740661

绥化劳教所所级领导:
许建生:手机:13945503188 电话:0455-8359618
张智慧:手机:13704551999 电话:0455-8313718
孟 岩:手机:13804868771 电话:0455-8221861
纪 枫:手机:13359911117 电话:0455-8322498
张忠山:手机:13199002602 电话:0455-8221861
呼 生:手机:13504552418 电话:0455-8221861

以下四名是绥化劳教所、教育科、生活科等的科长:
康贵新:手机:13845580786 电话;0455-8310786
杨 臣;手机:13945531962 电话:0455-8263501
石宝泰:电话:0455-8880398 0455-8367601
孔繁东:手机:13091556763 电话:0455-8367604
丛汉东:手机:13339457444

警察:
杨波:黑龙江省主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徒。手机号:13089960004
高忠海:现任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的教导员。电话0455-8323562
陈新龙 :现任一个中队的队长 电话:0455-8221587
范晓东:副队长 电话;0455-8261026
曾另军:中队长。 电话:0455-8262904
刁雪松:中队长。 电话:13845540772
龙奎斌:中队长。 电话:13836411082
刘 伟:中队长。 电话:0455-8322484
金庆富:电话:0455-8866278
贾王鹏:手机:13836434820 电话:0455-8354764

大庆劳教所相关电话 区号:0459
职务(或部门)姓名  办公室电话  住宅电话    手机
所长     应成礼  4326808   6369698   13329390528
政委     宋会东  4326800   6378169   1332939055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发生在您身边的迫害:写给安森彪的乡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3/106732.html

2005-07-01:安森彪被迫害至肾脏衰竭 妻子提申诉状

申诉状

申诉人:李蓉(安森彪妻子)
住址:大庆市让胡路区
申诉人李蓉对安森彪被判劳动教养三年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1、依法撤消对安森彪的判决,无罪释放安森彪。
2、依法赔偿经济和精神损失。
3、依法追究相关责任单位及个人法律责任。

起诉的事实依据:

安森彪,现年38岁,是大庆采油二厂的一名职工,于2005年1月24去原胜利派出所(现归到大庆市八百垧分局)讲清真象时,被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刘延庆(音)伙同另一恶警及采油二厂试验大队书记鄂金太、小队书记王喜中在安森彪身上搜出钥匙,到家中非法抄家。

安森彪被绑架后,先被劫持到大庆市龙凤看守所,戴着脚镣被关在小号里被迫害一个多月后,于三月初又劫持到大庆劳教所二大队。安森彪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每天遭两次强行灌食迫害,给身体造成很大伤害。3月15日,安森彪与另两位大法弟子一同被劫往绥化劳教所加重迫害。

法轮功教人以 “真、善、忍”为指导,修心向善,使修炼人达到身体健康、道德升华。所以短短几年内通过“人传人、心传心”的形式使修炼人数在被非法镇压前就达到上亿(官方统计七千万)。人们都是经过亲身修炼的实践,受益良多,有的人是在病痛折磨、死亡的边缘上,通过修炼获得了新生,有的人是因为法轮大法启悟了先天善良的本性,明白了自己得到的是值得用生命来捍卫的真正的真理,有了深刻修炼体会的修炼人不会因为镇压者愚蠢的造谣、栽赃陷害、疯狂打压就放弃屈服的。法轮大法的精深法理还深深吸引了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走入修炼的行列,至今有78个国家和地区的人修炼大法,《转法轮》被翻译成二十五种文字,各国政府和人民给予大法的褒奖达一千三百项。

99年7.20以来,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所引发的是一场空前的浩劫,把全中国善良的民众置于巨大的灾难之中,人们深受其害可能还全然不知。国家财力的四分之一被用于迫害法轮功,所有的媒体被操控,对全民洗脑,“自焚、自杀、修炼会导致精神失常”的谎言铺天盖地,曾迷惑了中国大量善良的民众,致使有的人在无知中助纣为虐。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法修炼,迫害佛法,迫害修炼的人,迫害者在不久的将来要承受自己所作所为所带来的一切恶果。特别是有关执法部门的警察执法犯法,肆意凌辱、迫害善良的修炼人,在无知中作恶,毁灭着自己的未来。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