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8-04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 武侯区(金花洗脑班) >> 刘真海(刘振海)(刘贞海), 男,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市武侯区机投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1-1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1-11: 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长达三年之久(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1/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长达三年之久(图)-232299.html

2009-02-02: 成都610洗脑班恶人刘晓康殴打大法弟子
四川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头目刘晓康,也就是所谓的武侯区邪恶“610法制学习班”的刘大队长,男,50-60岁,原成都浆洗街办事处干部。圈内人士说,这人心狠手辣,爱出风头、爱吹牛、爱喝酒。自2001年洗脑班成立以来,他更是魔性大发,一直残酷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这几年来,有上百人次的大法弟子被他毫无人性地摧残、殴打。下面就所见所闻仅举几例,即可见一斑。

1.刘真海,男,60 多岁,曾经是某农村生产队队长。一天,刘晓康等在洗脑班会上拍着桌子,声嘶竭力的大骂法轮功。刘真海听得很难受,喘着粗气。就喘气这点点事也惹恼了刘晓康,于是,刘晓康把刘真海叫出去,搧他耳光,打得他两耳通红。连呼吸也能治罪,这是刘晓康整人的“新发明”。似这样寻衅打人在洗脑班制造恐怖气氛的事,对刘晓康来说是家常便饭。又有一个冬夜刘真海在床上打坐被发现,竟被拖到附近田坝罚站冻了一夜,全身上下只准穿了一个裤头。

2.马林,女,40 多岁,成都第七人民医院的医务人员,因坚持信仰,被开除。一天,马林拒绝进洗脑班,被刘晓康打得口吐鲜血不止,刘晓康竟不顾其死活,硬将马林拖进洗脑班受折磨。

3.赵瑜,女 ,30 多岁,成都龙江路小学(重点小学)教师,她的家庭曾被某单位评为模范家庭。温文尔雅的她,口碑极好。刘晓康为了“转化”她,长期不准她回家,她8 岁的女儿和繁忙的丈夫不能得到她的照顾。刘晓康就以做这些缺德事为乐。还有一次,刘晓康就对她升级迫害,硬把她送往成都市看守所去关押,想用这一招来恐吓她、达到“转化”她的目的。结果赵瑜被关在看守所一个月,仍未被“转化”,又被再弄回洗脑班来继续迫害。

4.李力艺,女,60 多岁,一中学教师。因家人听信刘晓康的种种谎言,竟伙同办事处把李力艺送去洗脑班,家人以为只是思想上“教育”而已,并且还被勒索了八千元钱。当刘晓康让李力艺报姓名时,李力艺堂堂正正的回答:“大法弟子!”不可一世的刘晓康这时竟当着她丈夫和众人的面,用拳头猛击李力艺的脸颊。可怜李力艺的丈夫恐怕从没想到自己把亲人送来的“法制学习班”竟会有这么野蛮、像土匪似的“领导”,又气、又吓、又后悔,不敢吭声,站在那里,惶惶然。

5.罗小余,女,40 多岁,原某厂工人,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进了洗脑班,被刘晓康和他手下人暴打,还用烟头去烧罗小余的脚趾头。后来,罗小余被送往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受到残酷的迫害。

6.祝嘉林,女,60多岁,原四川大学图书馆职工,几次被关押在这里。一天,她不堪洗脑班的折磨,在两只狼狗守在大门的情况下,不顾一切翻墙逃走,不幸摔在地上,腿断成三节。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后回家炼功,全部复原,体现了大法的神奇。奥运会前,祝嘉林又被绑架,奥运会过去这么久了,还被关在里面不放人。

7.郑友梅,女,50 多岁,美丽、端庄的她看起来只有四十岁左右,现已被恶贯满盈的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致死。之前,郑友梅也因抵制刘的淫威,被刘晓康在这个洗脑班用拳头打她的头部几十拳,后来她绝食抗议曾昏死过去。郑友梅的儿子也是一位大法弟子,现被关在牢里受迫害,被非法判了五年。

恶徒刘晓康成天酒气冲天,不知是为了做坏事壮胆,还是上班喝酒是他的工作习惯。他的手打起人来比拿筷子吃饭还方便、而且出其不意。他不知做了多少坏事 、造了多大的罪业,他还自己到处说。本来是该退休的年龄了,只因他的工作“出色”(迫害法轮功),领导不让其退,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对其个人来讲,是祸不是福啊,天惩在后面。

除了用武力迫害外,刘晓康还经常放一些诽谤大法的东西,强迫大法弟子看。像刘晓康的这种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在全国各省市区比比皆是,他们和看守所、劳改所、劳教所等邪恶机构互相呼应、狼狈为奸、干着人神共愤的罪恶勾当。至今这种残酷惨烈的迫害还在阴暗角落里偷偷的继续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194700.html

2005-03-04: 我叫刘真海, 因我坚修大法,不向恶人低头,自99年12月至2005年元月31日,长达5年多的时间,被执法机关非法拘留和关押。在被关押期间,失去人身自由,被毒打、被施以暴行和各种折磨。现在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控诉执法机关执法犯法、残暴折磨大法弟子的罪行。
成都市武侯区金花镇610刘小康(音)(原任保安组长)一次在台上诬蔑大法,我在下面发正念。恶人就将我衣服脱光毒打,还推我靠墙,对我肚子重击,很痛,将我打得全身青紫。我请老师帮助,情况就好多了。一次,我背大法出了声,两个恶人把我抬起摔在巷道中间,就像摔东西一样那么用力摔。
一次我发正念被刘小康发现,他叫金花镇联防队员用胶木棒打我膝盖,又把我送去非法关押。我在那里继续发正念,很多同修看见了就齐发正念声援我。恶人没法,就把我从三楼拖下,背上的皮都被刮掉了。因我坚决不配合恶人,数次被拖,恶人也没办法制止我。冬季睡觉时,恶人把我从被窝里拉出来,连内裤都给我脱光了,让我睡在水泥地上,将门打开吹寒风。
恶人对大法弟子的残忍手段可以说是数不胜数。恶人曾经使劲掰我手的拇指长达半小时左右,由于有师父保护我不觉得痛,恶人反倒被吓着了。恶人刘小康还把燃烧着的烟头从我领口塞進去,把我的内衣烧了个洞;用清凉油涂抹我的双眼;用荨麻搓我的胸口(荨麻是一种带刺的野生植物,从人的皮肤上轻轻抹过就可以让皮肤连片红肿)等等,他能使的恶毒手段都使了。
在狱中,大法弟子只要发正念、打坐,就要遭到恶人的毒打,有的同修太阳穴被打得肿起老高;有同修被打得气都喘不过来;我被他们从床上打到地上……。一天中午,我们三个同修发正念,恶人看见后把我们的饭碗给摔在地上,碗中只剩下一点点饭,我们还是吃了那一点。
后来,我们开始绝食,抗议恶人的疯狂迫害。由于我们正念很强,以后恶人再也不敢动我们了。可以说恶人使尽了他们的招数,妄图让大法弟子屈服。可是他们都失败了。

2004-08-25: 被绑架到洗脑班最初只有6人,蒋珍梅(74岁),郑妙君(70岁)、刘振海(52岁)、罗辉顺(60岁)、李发蓉(51岁)、赵渝(30岁),在那里每位大法弟子都有一个所谓的“帮教”24小时监控。另外还有5、6名保安,实为打手。他们不准大法弟子互相来往讲话,不许学法轮功。只要被发现炼功,就拉出去罚站或脱光衣服在阳台上让刺骨寒风吹冻。蒋珍梅就被拉出去罚,还被保安打了十几个耳光。当同修们指责保安打人时,他还死不承认。罗辉顺被脱掉外衣只穿内裤强迫在阳台上受冻;刘振海被拉到院子里脱光衣服,几个保安把他吊起来,并对他又打又踢,冻了一个晚上,早上还叫他打扫卫生。刘振海抵制邪恶的一切命令,刘小康就经常对他又打又骂。李发蓉扯掉洗脑班诽谤大法的标语,被王翼民关到黑屋子里毒打。青年优秀教师赵渝在被迫观看诽谤师父的图片展时喊了口号,被送進成都市看守所关了一个月,而后被送回洗脑班继续关押。罗小玉一到洗脑班就拒绝遵守邪恶的规定,被刘小康和保安轮番毒打。

大法弟子为了抵制洗脑班的非法关押和残酷迫害,集体和个人多次绝食。无人性的高明亮、刘小康等邪恶之徒不但不理不采,反而变本加厉,更加丧心病狂的迫害。刘小康指使保安把大法弟子卢心平的手吊起来,头往下按,嘴里塞上塑料布,几个人轮番的打他,打昏过去几次,打了几个小时。直到打手们打累了才住手。随后又把卢心平拉到院子里赤脚丫在寒风中受冻,半天时间才将卢心平拖到屋里,此时卢心平已经腿不能走,全身都不能动了。

邪恶之徒刘小康和王翼民还规定帮教24小时对大法弟子进行监控,保安随时到每个房间查看,限制大法弟子的一切自由。有一次强迫大家看傅怡彬杀人案的电视节目,看后强迫大家座谈。每个大法弟子都说:傅怡彬不是大法弟子,是个精神病人,大法弟子是不杀生的,怎么会杀人呢?刘小康听后气得暴跳起来,就在伙食上整大法弟子,顿顿饭让大家吃白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5/82566.html

2003-04-11: 机投镇派出所将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刘真海、彭亮等人以办学习班为由,关押在废弃的供电站内达8个月之久。男女混关一室,每天24小时不得离开,房内没有厕所和一切卫生设施,整个房间臭气熏天。

2002-10-20: 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头目的犯罪记录
成都市武侯区洗脑班犯罪头目高明亮、刘晓康、王冀民自2001年9月以来,对被劫持在洗脑班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他们以每月450元的工资雇佣打手,对不接受洗脑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连70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

74岁的蒋真梅老人就曾被他们从楼梯上拖下来,拳打脚踢。大法弟子张世清,女,50多岁,2001年10月被楠木寺放回,12月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张世清坚决抵制迫害。凶残的刘晓康、王冀民指使打手保安对她进行毒打。张世清被身强力壮的打手一口气踢了几十脚,踢得满地打滚,小便失禁。而年近60的大法弟子刘真海坚决抵制邪恶的一切要求、命令与指使,也经常遭到毒打与折磨。在寒冷的冬天被邪恶之徒脱光衣服在阳台上冻,绝食几天后还被强迫跑步,跑不动了就由保安拖着跑。2002年2月他被暴徒用砖头砸坏了腿,至今还瘸着腿走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0/38353.html

2002-06-20: 四川成都武侯区洗脑班位于机投镇通江法院内,是江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这个非法的秘密监狱从2001年9月开始长期迫害折磨大法弟子,至今先后劫持了约20多名大法弟子。为了抵制迫害,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但邪恶之徒不但不停止迫害,反而变本加厉。它们对绝食的大法弟子先是不管不问,继而插管迫害。插管是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种手段,它们将灌食管从鼻腔强行插入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的胃中,长期不取出,导致大法弟子鼻腔喉咙疼痛难忍。另外,在洗脑班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还有:
赵玉,女,32岁,龙江路小学教师,
郑友梅,女,55岁,
倪月华,女,60岁,
刘真海,男,59岁,
罗辉顺,男,64岁,成都11厂退休职工,
卢心平,男,40多岁,成都塑料厂职工。

2002-04-19: 成都市机投镇派出所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
成都市武侯区机投镇辅导员老刘去年被恶警长期关押,多次更换地方,以掩人耳目。辅导员郑友梅被非法劳教,出狱后不久,春节前又被派出所非法抓進洗脑班。被抓進去的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遭到了残酷的折磨。冬天,恶警给年龄较大的老刘脱光衣服,拉到寒风刺骨的走廊里冷冻。学员们用绝食進行抗议,恶人对此气急败坏,对学员们進行野蛮的灌食。平时,一旦发现有学员学法炼功,或者是不守他们的“规矩”,他们马上拉出去毒打,其中一个恶人还说:“你们不给我面子,我就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他们自己善恶不分,助纣为虐迫害好人,还反咬法轮功学员不给他“面子”。多么没有理智的生命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9/28755.html

2002-03-18: 由四川成都武侯区政法委书记高明亮亲自督办,在机投马家寺同江镇原老法院院内的“法制”学习班实为践踏法律的私设监狱。里边的人都是因炼法轮功被从家中强行抓(拖)来的。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转眼间变为阶下囚。在里面的一切行为均被三比一的恶警、保安和监陪所控制。要是与其探讨法律、人权就会遭到拳打脚踢。为了基本的人权,学员已多次绝食。其中绝大多数已被非法关押四个月以上(2001年国庆前抓的)。请社会正义之士关注这一严重的违法行为。

以下是部份被关押学员名单:
成都市浆洗街:赵渝
晋阳:张盛荣,女,62岁 王富英,女,60岁
郑友梅,女,56岁 刘真海,男,58岁
双楠:卢新民,男,50多岁 张世清,女,53岁
簇桥:罗辉顺,男,62岁

2000-10-18: 成都市迫害大法弟子恶人榜
成都市法轮功学员提供了几个迫害大法弟子最残忍的人物和单位,以便中国政府中的有识之士和国内外有关机构或个人在调查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时提供一下线索。

1。冯久伟:成都市公安局一处副处长,成都市法轮功专案组组长。
此人性格异常冷漠,整人凶狠歹毒。他亲手把数以百计的大法弟子送进劳改营。在他的直接指挥下,成都市各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综治办、7.16办、各单位保卫部门借机对大法弟子敲诈勒索和疯狂迫害,许多人被抄家、没收家产、被处以巨额罚款,遭受严刑拷打。

张艾黎女士,仅因在营门口派出所学习班看《转法轮》,就被他判一年劳教,现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监狱。

2。翟永川:成都市保和镇派出所所长,99年成都市十大杰出青年。
他率领派出所公安干警对不愿写保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严刑拷打和各种非人的折磨(关铁笼等),被迫害学员中许多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查封学员的商店,到学员家中抢夺财物。此人在当地横行霸道,民愤极大。

3。郝伟圆:成都市成华区政法委书记
他要求区内公安部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常严厉的迫害,只要不写保证,就要在拘留所反复关押(治安拘留最长不得超过15天)。

参加过朝鲜战争的老战士、原国光子弟校校长、法轮功学员刘灿女士,被他反复关押十多次,180多天。翟永川是他的得力打手。

4。金世成:双流县县委书记。
此人在成都市各区县领导中,对学员的迫害最坚决、最狠毒,他的口头语是:只要坚持炼,就要在政治上整垮,经济上搞垮,精神上逼垮。

在他的领导下,双流县各级政府对学员采取了非常严厉的迫害措施。一些交不起罚款的学员,干部跑到家里拿走彩电、冰箱,牵走肥猪。

在双流县,许多学员被长期软禁在学习班,关押在拘留所,不少学员被判刑。

5。机投镇派出所:属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
机投镇派出所将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刘真海、彭亮等人以办学习班为由,关押在废弃的供电站内达8个月之久。男女混关一室,每天24小时不得离开,房内没有厕所和一切卫生设施,整个房间臭气熏天。

彭亮一次翻窗逃出,回了一趟重庆老家,机投镇派出所就以逃避教育转化为由,把他送往九如村拘留所关押15天。

以上人物和事件,《明慧网》均有报导,详情可查询 http://minghui.ca 的时事参
考栏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18/884.html

2000-06-30: 成都市武侯区机投镇派出所对辖区内的法轮大法学员采取了办封闭式学习班的方式。从去年12月开始即将拒不写保证、坚持要修炼、要上访的法轮大法学员在学习班和拘留所之间来回倒,至今从未让回过家。甚至在学习班期间也不准回家。这种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事情发生在法制不断健全完善的今天的中国,真让人难以理解,真不知这些执法者们依据的是哪条法律如此任意妄为。现在已知的法轮大法学员有:彭亮、陶渊、刘真海、张女士(陶渊的母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30/1789.html

2000-06-15:家住成都中央花园的法轮功学员陶渊、张国荣、刘真海(老年人)等人,因成都市机投镇派出所公安认为他们可能赴京上访,去向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从去年12月起,把他们强行送到学习班,遇到公安的休假日和法定节假日,就把他们送到成都九如村拘留所,拘留期满后,又把他们送回学习班,这样反复不断,已达7次之多,半年之久,他们没有被允许回过一次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15/8381.html

2000-04-20: 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
成都市部份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拘留情况(至4月13日)

成都刘振海、陶渊、张盛云、田瑜等学员,因赴京上访,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现仍关押在成都莲花村监狱进行刑事拘留,等待重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0/3839.html

成都 武侯区(金花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7-02: 骚扰人员
倪家桥社区:毛新洲(男)主管:综治 征兵 流动人口
成都市关爱中心巡视组:高某(女)
成都市政法委人员:包某(女)

倪家桥社区
电话:028-85599592
书记:陈英(正)、陈雪梅(副)
主任:涂静(正)、孙卫华(副)
成员:
郭永忠 13541056982
陈德金 13548042966
王义清 13408473404
杨绍建 18328562880
魏宝珍 18048581967
王雪 13086611012
高秀坤 15308069918
李远明 13628011075
兰春第 13684025778
吴永强 黄梅 吴茜 王作康

2020-06-27: 成都市武侯区玉林街道办倪家桥社区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
骚扰人员:倪家桥社区,毛某(男)
成都市政法委人员:包某(女)
打电话的是玉林街道办人员:刘某(男)
其他人情况不详
倪家桥社区 028-85599592
书记:陈英(正)、陈雪梅(副)
主任:涂静(正)、孙卫华(副)
成员:郭永忠13541056982、吴永强、黄梅、吴茜、陈德金13548042966、王义清13408473404、杨绍建18328562880、王作康1355037679、魏宝珍18048581967、王雪13086611012、高秀坤15308069918、李远明13628011075、兰春第13684025778

2020-06-18: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玉林街道办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黄某(男):13086675373 黄志林(音)成都市玉林社区街道办
包某(女):18981700882 所谓市里巡视组的,自称是学心理学的
冯莉(女):18981926985 未表明身份

2018-06-05: 成都市武侯区政法委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祠大街264号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31041 传真:02885558685
武侯区政法委书记 陈智 1380801300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7-26: 成都武侯金花洗脑班迫害郑友梅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6/15958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