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七台河市 >> 晏树斌(宴树斌,宴树彬), 男, 48

晏树斌(宴树斌,宴树彬)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大法弟子晏树斌,经营一家鞋店,7月19日再次被北兴公安分局非法抓捕
个人情况: 北兴农场经营一家鞋店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北兴农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1-1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3-07: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
二零零六年三月,我被劫持到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二年。在这个黑窝里,法轮功学员遭受了种种残酷折磨。绥化劳教所所长肖华玉,一大队教导员高宗海、龙奎斌,一中队教导员曾令军,一中队队长陈新龙,一中队副中队长刘伟,二中队队长刁雪峰(现在人员有变动),恶警廉兴、石剑、金庆富、李成春、李喜春、田之政等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迫害的方法也愈加卑鄙、凶残。刘伟是绥化劳教所的主要打手之一,很邪恶,他一说话就骂人,他公开对法轮功学员说:“我就叫你知道知道绥化劳教所邪恶到什么程度。”

下面是我知道的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部份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于勇涛身上携带有法轮功师父的经文,被普教看到,告发给恶警。恶警李喜春、李成春、田之政,石剑、黄中良把于勇涛的衣服扒掉,只剩下一条内裤,李喜春、石剑、田之政等人手里各拿一个五千到一万伏特的电棍,李喜春边用电棍电击边恶狠狠地说:“这是心脏”,随着话声,电棍向于勇涛的心脏电击,“这是脾、这是肝”,三个电棍一齐电向于勇涛脾、肝等各敏感部位,电击到于勇涛身上冒着火苗、夹着肉焦糊味和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恶警田之政小个不高,殴打法轮功学员蹿高往上猛打。于勇涛还多次被恶警上大挂酷刑。

二零零六年绥化劳教所承包牙签出口的活,法轮功学员们就把:法轮大法好、全球救援等字条封进了牙签盒里,后来被恶警发现了,查笔体,普犯关羽构陷说是法轮功学员晏树斌写的。恶警石剑、李喜春把晏树斌拽出去,把晏树斌衣服扒下,同时拿三个电棍往晏树斌身上电,恶警还使用开关坏了插上电就能电人的电棍电,晏树斌被打了一天,被电棍电击的浑身上下连巴掌大的一点好地方都没有了,满身电击的都是红点,红肿的肉皮象熟了一样。晏树斌三年始终便血,身体虚弱。这种情况下,恶警还逼迫晏树斌干活为他们挣钱,晏树斌抵制,恶警石剑、李喜春差点把晏树斌打死。

法轮功学员王德海被大队指导员高宗海、刁雪峰指使恶警打得大小便失禁、便血,卧床不起,还被逼迫干活,挑牙签。法轮功学员李树文抵制写“四书”,经常被恶警打,有时二、三个恶警一起打,有时三、四个恶警一起打,有时五、六恶警一起上来打。

法轮功学员白树林,赵德志因拒绝唱恶党歌,被恶警刘伟关小号迫害。白树林,赵德志被双手、双脚、两个膝盖用绳子捆在铁椅子上,又被从前胸用绳子紧紧的绑在铁椅子的后背上,二十多天耳朵上被插着耳机子,录音机放最大音量,放邪党歌等,强行洗脑。白树林,赵德志被在铁椅子上迫害了两个多月,不让上厕所,他俩有时被迫尿在裤子里。他俩绝食,又遭野蛮灌食迫害。

普犯关羽把给灌食的奶粉喝了,换成洗衣粉水给法轮功学员灌食。

恶警廉兴逼法轮功学员郑洪军唱邪党歌,郑洪军不配合,被廉兴用绳子绑上双手吊起来,双脚离地用黑色胶皮棍子猛打,打累了歇会再打,打了大半天,打的郑洪军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伊春的法轮功学员汪志谦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劳教三年,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加期一年。

安达法轮功学员盛彦芹给见到的每一个队长、干警都讲真相,每讲一次就被打得鼻口出血,“劈啪”“劈啪”地被打一顿。过几天盛彦芹还找队长、干警讲真相,又挨一顿打。就因为讲真相,全所上下从队长到干警没有没打过盛彦芹的。二零零八年初廉兴逼迫盛彦芹编坐垫子,盛彦芹不配合,被廉兴叫到办公室一顿暴打,盛彦芹脸立时肿很高。

过年时恶警组织节日逼法轮功学员宋文涛唱邪党歌,宋文涛背了一首师父《洪吟》中的诗,被恶警李喜春、廉兴,一顿猛打,用绳子绑住双手吊在空中,双脚离地,第一次吊了,二个小时,第二次吊六个小时,第三次吊了三个小时。

酷刑示意图:吊铐:这个行刑方式非常残酷,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双手用细绳绑住吊起,一吊几小时或几天。有的细绳崩断,有的勒入肉中,学员当场昏死过去。还有更多用手铐吊起,铐断筋骨。这种酷刑轻者手臂长时间不能活动,重者终身残废。
酷刑示意图:吊铐:这个行刑方式非常残酷,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双手用细绳绑住吊起,一吊几小时或几天。有的细绳崩断,有的勒入肉中,学员当场昏死过去。还有更多用手铐吊起,铐断筋骨。这种酷刑轻者手臂长时间不能活动,重者终身残废。

法轮功学员彭树权被高宗海、刁雪峰、龙奎斌、金庆副用烟头烧十个手指,指甲被烫熟并流水,吃饭、上工地都靠别人背着去,背着回来。彭树权后来十个手指甲都变黑了,脱掉了,被打的腿抬不起来,只能用手往上提着腿,也只能挪着蹭着走一点点,

恶警廉兴逼迫法轮功学员袁延明看污蔑师父的录像,袁延明说:都是假的。恶警李成春上来踢袁延明两脚,打一个大嘴巴子。曾令军,陈新龙把袁延明叫到办公室逼写“三书”袁延明不写,被陈新龙用电棍打,用脚踹,被曾全军用电棍电击,拳打脚踢,袁延明被暴打了两个多小时,被打的走不了路,大便差点拉在裤子里。

法轮功学员除了被酷刑折磨,被奴役,恶警还纵容普犯打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赵德志总被普教打,打的身体不行,还被逼迫干活。

在绥化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精神奴役、虐待、侮辱人格的上厕所报告,逼迫学员放弃信仰,还经常被逼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歌颂邪党的电影,听邪党歌曲,每天听恶警、普犯的叫骂声,被强行洗脑,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高压之下,身心遭到严重摧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都受到巨大伤害。法轮功学员袁延明二零零七年开始整个脸上、脖子上起满了一层疙瘩,掉一层皮还有,掉一层皮还有,一年没断,到二零零八年袁延明出了绥化劳教所再都没起过。

法轮功学员廉涛被恶警刘伟、廉兴、李成春打的两肩膀、胳膊、腰后背、臀部成紫色。廉兴、李成春、李喜春、石剑、刘伟把李绍铁打的说话都说不出来了。听到同修被恶警殴打,被关押在附近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这时就把各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叫到办公室挨着逼问过筛子,廉兴拿着一把大塑料凳子朝盛彦芹头砸去,凳子粉碎,盛彦芹的头立时鲜血直流。高宗海手里拿着电棍恐吓;廉涛用胶皮棒子打、拳打脚踢白树林等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程守祥被一中队的一群恶警打的口里流血,身上没好地方。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关押在一中队的一半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多数法轮功学员被刘伟、石剑等恶警打了,石剑把缪树军打残了。绥棱市八面通的缪树军被恶警石剑打成重度脑震荡。缪树军刚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时、一米八的个子,体重一百六十斤,身体非常健康,被绥化劳教所迫害折磨的变成七十来斤。靠别人喂,喂一口吃一点还吐,喝水也吐,被迫害得象一个植物人。大家干活时,几个人抬着缪树军去,大家干完活再抬回来,恶警石剑还说缪树军“装啥装”骂声不断。所长肖华玉说缪树军不干活泡蘑菇,泡一个月,加一个月期。最后劳教所看缪树军已奄奄一息,怕他死在里边,才被迫同意他保外就医。缪树军在绥化劳教所从来没吃过饱饭。

在恶警刘伟唆使下,王树山、韩某、侯某等四个普犯象疯狗一样扑向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把很多法轮功学员打倒了,把双城的李昌新肋骨打折了两根,脚被迫害的不能正常走路,恢复好后才能踮脚走,恶警还罚李昌新每天晚上坐在小凳子上,不到半夜不让上床睡觉,持续了三个来月。刘伟贪占法轮功学员的钱。大庆的一个姓董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身体很虚弱,二零零七年秋天解教后钱卡上五百元钱,到期卡上钱不给退,被刘伟揣入自己腰包。

恶警刘伟多次洋洋自得地说:“我打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埋在劳教所后面砖厂坑里头。”

恶警高宗海走到哪里哪里就遭殃。高宗海每次来二中队就开始哇啦哇啦的骂法轮功学员,开始找事,要不就来个安检,看谁不顺眼拎出来打一顿。有一次以高宗海、刁雪峰、金庆副为首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郭树德用手铐吊起来,手铐紧紧地镶在肉里,勒到了骨头,鲜血直流。高宗海说:“你们法轮功不打人,我就欺负不还手的。”

绥化劳教所给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规定干活任务——高强度、超负荷工作量,完不成扣分、加期、不让睡觉、打骂、长时间地所谓队列训练。法轮功学员吃的菜汤里有小虫、沙子、小石头;篜的发糕生不生熟不熟的很粘,这样的干粮不够想吃,也不给,饭吃不饱。

二零零七年夏天打雷把绥化劳教所前楼的邪党旗上的大红五星打没了,旗上只剩下一个洞。院子里挂着邪党旗的旗杆,底下是三寸粗,上面二寸粗的铁旗杆,一次打雷被劈倒,折的齐唰唰。天在警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上天的严惩。恶警李喜春打完法轮功学员于勇涛、晏树斌后,在干警训练时,膝盖摔坏了,住了两个多月院,不能干重活了。二零零七年高宗海被他自己家亲戚把腿剁折,后来在医院住了五个月院,腿才被接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7/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237271.html

2007-04-05: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2007年1月10日晚5时左右,恶警廉兴将大法弟子李绍铁、张行带到恶警室毒打,二大队一中队各寝室大法弟子缪树军、白树林 、赵德志、董向辉、盛彦芹、廉涛分别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殴打,恶人(犯人)侯仕臣打缪树军;恶警石剑打白树林;二大队大队长郑友良打董向辉;廉兴打赵德志。用电棍、警棍、拳脚打了两个多小时未停,导致缪树军吃啥吐啥,生活不能自理,李绍铁被打休克后,生活不能自理,当晚盛彦芹被关九天,廉涛被七天,白树林被关23天,赵德志被关一个月。

在2005年过年前后,晏树斌(七台河)被刘伟(二大队副大队长)打成重伤,天天便血至今一直未愈,如今骨瘦如柴,生命危在旦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152211.html

2006-12-08: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高压电棍迫害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邪恶势力的黑窝之一,目前仍非法关押着八十名大法弟子。恶警们丧心病狂,失去人性与理性,使用高压电棍、用冷水浇等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七月份,该所二大队的龙奎斌(副教导员)开恶党的会回来后,安排唱歌颂恶党的歌。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恶之要求,拒绝参加唱歌,七月十二日,恶警便将我们的双手用铁铐吊扣在暖气管上,把师父的法像强行放到我的内裤里,紧贴生殖器官,而后用有压力的深井自来水(手放進水里一会感觉刺骨的痛)浇大法弟子的后脑杓部,时间不长,李昌新等几人被冰至休克倒地。同时恶警廉兴用警棍击打我的头部。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高中良(教导员),龙奎斌,刘伟(副大队长),廉兴(一中队长),刁某(中队长)。

七月九日晚,廉清炼功,被恶警带到值班室,遭到电棍电,警棍打,左手被划破,身上青紫色。七月二十四日,晏树斌因往牙签盒内写真相文字,恶警将他双手用铁铐吊起,并把师尊法像放于晏树斌脚旁,用电棍电击脚背血管,企图达到踏踩师父法像的目地。电棍触到身上不拿开,直至没电了,或出现反电现象。晏树斌周身均是电棍触点痕迹。恶警施恶长达四~五小时。

七月二十六日恶警高中良、龙奎斌、李春喜等将我衣服强行剥光,带到洗漱间,他们把十个水盆都放满了深井凉水,往大法弟子身上泼,另一人从头顶往下浇,把人打倒地后,往脸上泼水。这样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李恶警取来三只电棍(其中一只大电棍触点较多),同时使用,施暴于我一人,专找身体大动脉部位电,在敏感部位电棍不离身,连续触击。

李恶警将电棍击到我身体不同地方时说:这是胃,这是肝,……,这样行凶施恶长达八小时。李恶警在做恶时,出现过电棍反电自己。他说,电普教人员一电一个跟头,电法轮功学员时电棍怎么不好使。我又因向驻劳教所检察机关反映大法弟子廉清被打、李业泉绝食五个多月生命危急之事又遭毒打。

二零零六年春节前十天,恶警刘伟(主恶)、龙奎斌、高中良、廉兴和曾某将大法弟子晏树斌置于墙边,用脚踹其腹部,用电棍电,致使晏树斌身体出现便血,多时便一小碗的血,至今仍在便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8/144179.html

2006-06-24: 黑龙江大法弟子鲁军被恶警绑架的经历
2004年11月14日黑龙江省老柞山金矿公安局干警郑大波、陈福全把大法学员鲁军骗到公安局政法委:秦元福对家里的老父老母说“了解了解情况就没事了”。而后大法学员鲁军被公安局局长王××,干警郑大波,陈福全绑架,在没有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劫持到建三江管局、七星农场洗脑转化基地 [外面挂牌黑龙江省法制培训中心和拘留所在一起]强行关押。黑龙江省柞山金矿并给建三江管局、七星农场洗脑转化基地一万元[一年的费用]对鲁军進行迫害。

鲁军12月后正念走脱至今在外流离失所。而后老柞山金矿公安局和北兴农场公安局抓捕鲁军的同时,对北兴农场大法学员宴树彬家進行多次搜捕骚扰,致使宴树彬,齐秀春离家出走。

2005年9月,北兴农场公安局将大法学员宴树彬在山东省非法抓捕,关押在北兴农场拘留所,大法学员宴树彬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后,邪恶不得不放人回家。回家后调养,刚有好转便被非法劫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而后邪恶又暗中抓捕大法学员程桂香[不得不离家出走]。程桂香现流离失所在外。

北兴农场公安局和老柞山金矿公安局,暗中到各地打探,预抓捕流离失所在外的大法弟子齐秀春、程桂香、鲁军。

邮政地址:黑龙江七台河市老柞山金矿(公安局)
邮政编码:154625
电 话:0464—8867114(查号台)
公安局:局长:王××,副局长:王长波
政法委:秦元福
干  警:卢久东,菜百松,石立新,郑大波,陈福全,常宝霞
电视台:李德员
金  矿:书记:王跃,郭福杰。

家,办,手机
局长:鲁自亭、0464--8863168,8860818,13946534210
副局长:张春华,0464--8861000,13846401000
政法委:周胜俊,0464--8860699,8866985,13304677607
场书记:吴森友,0464--8863888,8860066,13946520384
政法书记:杨景平,8860477,8868898,13946520578
治安科:刘春山,8860448,8863820
中心所长:李辉,8860677,8860116
刘晓东,8860938,13384645003
柳亚洲,8860563
赵文开,8860826
赵荧光,886096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4/131249.html

2005-12-03: 黑龙江七台河市恶警撬门绑架晏树斌
八月一日,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北兴公安分局四恶警撬门入室,将刚刚从看守所放出、已被迫害极度虚弱的大法弟子晏树斌劫持到绥化劳教所。晏树斌目前情况不明。

晏树斌因修炼法轮功,曾数度遭恶警绑架迫害。晏树斌与妻子齐秀春在北兴开了一家小齐鞋店,晏树斌曾患有严重结肠炎,看到妻子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好了,自己也于2003年8月随妻修炼起法轮功。

2004年5月14日,晏树斌到北兴拘留所接被非法超期关押两个月并正在绝食的妻子,看到妻子被迫害的身体虚弱状况,树斌由于当场指控公安分局的知法犯法,也被非法关押,绝食三天后,才被放回家。以后夫妻二人的鞋店经常遭公安上门骚扰。

2004年12月6日,北兴农场恶警以非法搜查曾在他家住过的大法弟子鲁军为由,闯入夫妻两人经营的小齐鞋店,在搜不到人的情况下,强行抢走了他家的大法书籍及资料,还有刚买回家仅仅四天的电脑。夫妻二人被迫离家出走,由亲戚朋友代经营鞋店。

2005年5月18日晏树斌在外地因被发现身上有大法真像资料,被非法抓捕。6月6日被非法关押在管局看守所,遭狱警殴打,两腮内被打烂,肿胀,,后又遭电棍电击。在管局被非法关押25天,因没有足够证据劳教,7月1日被接回北兴农场,

北兴农场公安分局副局长朱凤营、治安科长刘春山等人在分局门口众目睽睽之下将晏树斌连拉带打拖進车内,关進北兴拘留所。第七日,恶警看到晏树斌连续六天没有吃饭,身体极度虚弱,瘦如皮包骨,走路不稳,怕出人命担责任,不得不将其放回家中。

北兴公安分局局长鲁自亭、副局长朱凤营、治安科长刘春山命令110巡警队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晏树斌,并派两名警察轮流住他家走一步跟一步。因晏树斌的住房和商业用房是上下楼,下楼必须经过商业房,严重影响商户正常经营。在商户提出抗议的情况下,110把警车停在商店附近進行二十四小时监视。一次晏树斌应邀参加老师同学聚会,拘留所一恶警跟進宾馆餐厅,令在场的人十分反感,大倒胃口。

正当晏树斌身体正在逐渐恢复时,恶警又以110监视太辛苦为由,再次把他抓進拘留所。四天后的早上,绝食抗议的晏树斌没起来,恶人怕担人命案,又将晏树斌放回家。

然而第二天,也就是八月一日,恶警刘春山与刘立颖、柳亚洲、王世杰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撬锁,撬坏一道卷帘门,一道铝合金门,由四个人抬着,硬是将衰弱的晏树斌拖入警车,劫持到绥化劳教所。

目前晏树斌状况不详,望知情者揭露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3/115676.html

2005-08-06: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北兴农场大法弟子宴树斌遭迫害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北兴农场大法弟子宴树斌,从山东省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农垦红兴隆分局看守所,非法关押25天后,转到北兴农场拘留所迫害,宴树斌绝食6天后,被送回家中進行监视居住,由北兴恶警汪世杰、柳亚洲等110中队,轮流昼夜监视、不得随意出门,由于宴树斌不配合邪恶的迫害于7月22日再次非法拘留。宴树斌身体极度虚弱,610头子吴深友怕担责任,又送回家继续迫害。25日下午2点多钟将宴树斌家防盗门撬开,由四名恶警抬着强行将宴树斌带上车,后送到绥化劳教所劳教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6/107827.html

2005-07-27: 七台河市晏树斌被昼夜监视十馀日后遭劫持(图)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北兴农场大法弟子晏树斌,2005年7月19日晚19点多,在农场中心路被恶警王世杰、朱凤营强行再次抓捕,非法关進拘留所。此前晏树斌被绑架关押了近两个月身体虚弱,走路不稳,才于7月7日放回家。

晏树斌7月7日回家后,北兴公安分局局长鲁自亭、副局长朱凤营、治安科长刘春山亲自出马,命令110巡警队每天昼夜24小时监视,派两名干警住在他家,走一步跟一步。晏树斌的住房和商业用房是上下楼,下楼必须经过商业房,严重影响了晏树斌与另一租用他柜台的商户的经济效益,顾客不敢临门。
7月9日晚,两名恶警甚至爬楼闯入晏树斌的卧室。晏树斌指控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恶警们说这是局长鲁自亭的指令,晏树斌让他们写出证明,并马上离开。

后来,不法警察们虽然离开晏树斌的住房,但天天还是把巡逻车停在他商店附近進行24小时监视,夜间楼后又增加一辆恶警王士杰本人自己的车進行监视,严重干扰了正常经营、正常生活。

12日下午,商户发现卷连门锁竟然在恶警全天24小时的监视下被砸坏,经商几年来还从未出现这种情况。7月19日晚19点多,晏树斌再次被非法抓捕,关進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7/107089.html

2005-07-20:  黑龙江北兴农场迫害大法弟子晏树斌的更多事实
2005年5月18日晚10点多晏树斌在帝王宫十字路口被高经区巡警非法搜查,因被发现包内有传单而被非法抓捕;于19日被送威海看守所,同杀人犯与盗窃犯关押在一起,并被强制劳动。北兴农场610头目、农场书记吴森友得到消息后,由农场拿钱派公安局局长鲁自亭带赵文开、庄党生、杨洪军几名恶警及政法委副书记周胜军6月3日到威海。其中赵文开、庄党生绑架晏树斌回北兴(其馀人员旅遊去了)途经大连把晏树斌关押在他们一战友的铁路煤场宿舍,晏树斌被一群不明真像的装卸工戏弄嘲笑,而他们却同战友到饭店喝酒取乐去了。

被接回的第二天(6月6日),晏树斌被送到红兴隆管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并被强制劳动。13日因在看守所7天得不到纯净的饮用水,晏树斌要求喝到卫生的饮用水,并停止劳动被狱霸殴打,同时遭恶警王殿亮(据牢内犯人讲此人得过甚么散打冠军,有一套强有力的打人本领)拳头猛击晏树斌的两腮,晏树斌两腮内被打烂,并肿胀,几天内吃饭困难,后又遭电棍电击,才获得以后每天一至半瓶不等的饮用水,并被再次强制劳动,同被关押在一起的还有一死刑犯。

在管局被非法关押25天后,7月1日晏树斌被北兴农场公安分局押回农场。但是北兴农场公安分局没有停止对他的迫害,到北兴后副局长朱凤营、治安科长刘春山及赵文开、连柏生四人在分局门前众目睽睽之下,连打带拉把晏树斌拖進车内,再次非法关押于北兴拘留所。

在拘留所晏树斌绝食6整天抗议非法关押,并要求只有回到自己家才能進食,在这6天内治安科长刘春山、教导员马宝云到拘留所威胁他不吃饭不放人,其中绝食第五天时恶警刘春山、赵文开晚上把晏树斌从拘留所拉出,送到他亲属家让他吃饭,说是吃完饭放他,但他们并不走,没有放他的意思,只是骗他進食后再送他回拘留所進行迫害。晏树斌识破了他们的阴谋,这样晏树斌再次被非法关進拘留所。第7日,他们看到晏树斌连续6天没有進食,身体虚弱,瘦如皮包骨,走路不稳,怕出人命担责任,不得不放他回家。

然而,北兴公安分局并没有罢休,而是变本加厉迫害他。局长鲁自亭、副局长朱凤营、治安科长刘春山亲自出马,命令 110巡警队每天昼夜24小时监视,派两名干警住在他家,走一步跟一步。他的住房和商业用房是上下楼,下楼必须经过商业房。他们的步步跟踪,严重影响了晏树斌与另一租用他柜台的商户的经济效益,顾客不敢临门,真是彻头彻尾的执行了江氏集团的“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精神上搞垮”的政策。

到9 日晚,商户关门后,晏树斌在楼上,但110两名恶警还是爬楼進入他的卧室,严重干扰了他的正常生活,他指控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他们讲这是局长鲁自亭的指令,晏树斌让他们写出证明,并马上离开。到目前为止,他们虽然离开晏树斌的住房,但天天还是把巡逻车停在他商店附近進行24小时监视,夜间楼后又增加一辆王士杰本人自己的车。严重干扰了正常经营、正常生活。12日下午,商户发现卷连门锁竟然在恶警全天24小时的监视下被砸坏。经商几年来还从未出现这种情况。

截止到现在,晏树斌多次向朱凤营、刘春山催要2004年被抢去的电脑等物品,但他们一直也未归还。

晏树斌坚持修炼“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却因此遭受牢狱之灾,亲人无法相见,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0/106553.html

2005-07-06: 被非法关押在红兴隆管局看守所的大法弟子晏树斌,现被非法关押在北兴农场拘留所。北兴农场以监视居住的名义仍拒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6/105556.html

2005-06-22: 黑龙江省北兴农场大法弟子晏树斌被绑架
家住北兴农场的大法弟子晏树斌(48岁)与妻子(大法弟子)在北兴农场经营一家鞋店,夫妻二人心地善良,被当地民众堪称为“少有的好人”。2005年1月恶警张建平、连柏生、张立国、王国生等以非法搜查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鲁军为藉口(鲁军详情已在明慧网报导)非法抄大法弟子晏树斌的家,劫走新买了4天的电脑、复印机等设备,夫妻二人被迫流离失所。2005年5月大法弟子晏树斌在山东省威海市遭恶警绑架,被当地恶警鲁自亭、赵文开、庄党生、周胜军、杨红军接回,现关押在红兴隆管局看守所(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2/104636.html

2005-06-05:黑龙江省北兴农场大法弟子晏树斌,在流离失所期间,在山东省威海市被恶警抓捕(原因不详),并通知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公安分局。现北兴公安分局已派出五人去山东威海接人。他们是局长鲁自亭、秘书庄党生、政法委副书记周胜军、警察杨洪军和赵文开。

2005-01-12: 元月六日上午,北兴中心派出所恶警李辉等人,以搜查金矿法轮功学员鲁军为名,非法强行進入本场法轮功学员晏树斌家,当时主人不在家,不听晏树斌家属的劝阻,而且不让其進入现场,進行非法搜查。在未查获鲁军的情况下,强行拿走了晏树斌家刚刚买回几天的一部电脑及附属设备,并且不给出据所拿物品清单。后经晏树斌多次索要,仍未归还。

在此晏树斌及全体法轮功学员强烈要求李辉等人返还所抢全部物品。同时要求农场公安 ,司法,检查等机关对此案進行立案调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的规定:李辉等恶警严重违反了第245条,构成了非法侵入住宅罪。违反第263条,构成了抢劫罪;违反了第397条,构成了滥用职权罪。

2005-05-26: 5月18日晚,大法弟子宴树斌于威海高区发放真像资料被抓,至今下落不明。

七台河市联系资料(区号: 464)

2017-08-20:
城西派出所
孙玉峰 13846442222
张伟 13945573158
张群生 13945591030
刘桂滨 15804655558
沈鑫 13846495333
刘永 13946552000
王文斌 13359791567
王玉鹏 18746497007
鲁磊 18945597299
杨晓峰 15845490301
孙文宇 15904646764
杨威帜 13069812229
郭江萍 13314640990


2017-08-06: 七台河市中级法院
地址:七台河市桃山区学府路93号
邮编: 154600 区号:0464
郭 霞 8684001(办) 13945500866
关长仁8684003(办) 8668777(宅)13304671800
聂鹏程 8684005(办) 8797237(宅)13504881777
魏 国 8684002(办) 6102177(宅)13846467979
张晓冬 8684099(办) 13846485999
周家有8684007(办) 15804645557
王少华 8684006(办) 8267245(宅)13704577245
赵伟东 8684090(办) 13946583377
刘宇光8684155(办) 13384644566
刑一庭
汪 军8684031(办) 8264609(宅)13904671861
张峻义8684032(办) 13019794466
13019794416
汤文光 8684033(办) 8282837(宅)13039793288
纪 萱 8684034(办) 8261683(宅)130197977577932
金刚 8684036(办) 8281851(宅)139455908517932
韩树春8684035(办) 8264589(宅)13069857589
李欢(女)0464-8684128

2017-03-08: 七台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610毕树庆13946550880 13314640880 8297021(办)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64)

2011-03-07: 劳教所地址:黑龙江绥化市北林区中直北路962号电话:0455-8355907
邮政编码:152054
乘车路线:由火车站乘10路车在绥化劳教所下车,路费为一元人民币。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部份恶警电话:
范晓东(副大队长)13763755898
薛 波(副教导员)13199022588
李成春(中队长) 13846775599
李喜春(中队长) 13904851250
王晓斌(副中队长)13836499779
田之政(副中队长)0455-8888152
金庆富(副中队长)0455-655239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