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孙廷辉(孙庭辉),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阿城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1-11
案例分类: 正念闯出  灌食/灌物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高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8-24:孙廷辉已于2011年8月15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245543.html#1182023311-13

2010-07-19: 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情况
(明慧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哈尔滨市阿城区几年来被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10人,仍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共有31人。其中11人在大庆监狱,7人在女子监狱,6人在呼兰监狱;有3人在长林子劳教所;5人在阿城看守所。

一、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1、孙庭辉,44岁,住阿城亚沟,农民。2004年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绑架,判刑7年,送到呼兰监狱迫害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9/227175.html

2009-10-26: 呼兰监狱恶警李友、李爽殴打并指使防暴队殴打大法弟子孙庭辉
2009 年10月22日晚上5:30,被呼兰监狱八监区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孙庭辉,在回监舍的途中,防暴队拦住强行搜身,孙庭辉不配合非法行为。当时狱侦科长李友、行罚执行科长李爽指使防暴队对其殴打,一名防暴队员将孙庭辉的头摁在墙上,恶警李爽煽了很多个耳光,又令多人对其殴打,打的很重,最后押入小号。当时在场的还有监狱纪检书记赵殿军、政治处主任曲海,殴打过程中有多名犯人围观,后被逐散。(地点:1号监舍楼的防暴队办公室门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6/211078.html#091025224355-2

2007-11-19: 呼兰监狱恶警裴德邻打伤大法弟子孙廷辉头部
哈尔滨市呼兰监狱看守人员经常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施以酷刑,有的大法弟子曾经被迫害的昏迷不醒。恶警强迫大法弟子和服刑人员从事各种苦役劳动。并用各种理由阻挠拒绝大法弟子家属及亲友接见,如不穿监服不准接见等等,强制大法弟子接受洗脑,这是中共恶党迫害人不讲人权的一贯伎俩。

最近呼兰监狱恶警裴德邻,用锁头把来自阿城的大法弟子孙廷辉头部打破,流了很多血。也许人们会说,警察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天下真是少有这样凶狠的警察,可是,在中国大陆却是司空见惯,尤其是对待法轮功学员,警察采用的手段更是狠毒,不要说下手,人们听说都会毛骨悚然。但这些监狱警察人员却自得其乐,因为他们本人也都麻木了,他们的基本人性在他们身上也都丧失殆尽。甚至连迫害死大法弟子也不在乎。

象最近阿城第一看守所出现的大法弟子黄富军,被关押的昏迷不醒,奄奄一息,回家仅三天就含冤离世。这里的公检法人员却毫无法律可言,更不要说有什么怜悯之心,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没了,家里的主要劳力,主要的经济支柱,从此消失了。人命关天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在此,严正警告呼兰监狱所有警务人员,必须停止迫害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为你们自己的将来想一想,你们有自己的头脑,不要再去充当中共恶党的凶器,开始你们是上当了,现在应该明白了。即使是为了工作有饭吃,也不要去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9/166809.html

2007-11-15: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恶警殴打大法弟子孙廷辉
十一月七日下午一点左右,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八大队的大法弟子孙廷辉看书时被恶警裴德林遇到,妄图抢走没得逞,便气急败坏的将孙廷辉头部右侧用锁头打坏,流血很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5/166607.html

2007-05-31: 孙廷辉在哈尔滨呼兰监狱遭酷刑迫害
2004年夏,黑龙江阿城大法弟子孙廷辉和其他大法弟子讲真相,发资料,遭恶人绑架,被非法关押阿城看守所。2005年3月,我们几个人又被非法判刑,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呼兰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一.长时间站立、酷刑折磨

在所谓的“集训队”第二天早饭后,在车间有一犯人(杂工组长)滋事骂人,跟他讲理不听,还把一大法弟子打倒在地。孙廷辉就喊:“打人犯法。”没见警察出来制止,却冲上来一帮犯人,对他拳打脚踢,把他打倒在地。事后,恶警还强制大法弟子们罚站。从早上5点起床,站到晚上9点30,四个犯人换班,看着一个人,不让动弹,逼迫“转化”,写“悔过书”四书。从这之后,我们被强迫站了一个多月。有时,还站到过半夜,超体能罚站使孙廷辉腿都肿了。

有一次,孙廷辉两眼发黑,头眩晕,昏了过去。这才休息了几天。可刚好点,恶人又逼罚站。组长还把他叫到一小屋,强迫他在伪造的“悔过书”上按手印,被他拒绝。他们就上来一帮人把孙廷辉胳膊拧过去,强按手印,还说要拿去欺骗其他大法弟子。还有一次,他们逼孙廷辉按手印,他不按。就上来一帮人把他的头按到床底下撅着,两腿立直胳膊翘起来,身上还有人压。杂工组长唆使一帮人按住孙廷辉的身体,两只胳膊从后面抬上来推,两小腿铲起来掰、推、掰、撅,酷刑折磨。

又一次,恶徒们威胁孙廷辉,拿来“四书”,强迫按手印,孙廷辉不接。又上来一帮罪犯把住他,把胳膊拧到后边去,上来一个罪犯拿钳子掐住孙廷辉手指头,按手印,迫害他。当时一屋子犯人在场,有的看不下去了。第二天,一个犯人表示同情,对这件事愤慨。孙廷辉告诉他法轮功好,善恶必有报。由于罚站时间太长了,肿胀的腿上又生了疥疮,烂了几个洞,淌出血来流到脚上。

二.生活上虐待

刚到集训队时,没有拖鞋穿,下午点号前,鞋都收上去了,只能光着脚,上厕所时脏水带尿沾脚也不让洗。孙廷辉有50元钱,想买几双拖鞋穿,让定菜吃,给了两个菜:酸菜粉、牛肥,也没做熟,在外边不值几个钱,可在集训队50元钱就这样没了。

晚上,恶人逼大法弟子们听“四勤五不准”如:勤洗衣服、洗澡、无蝨子等。可刚到集训队,没几天,都染上了蝨子,一个月也没让洗一回衣服,别说洗澡,就是洗脸,洗手都不让,总挨骂。集体上厕所时,刚蹲下,看厕所的就恨不得骂起来,起来晚了,要挨打。有大小便时,不到规定时间,憋着不让去。犯人头打骂人是常事。

三. 强迫奴工劳动

“五一”以后,孙廷辉被强迫扒蒜,从早上5点起床,扒到晚上9点30分,完不成任务的甚至要扒到过半夜。有时8-9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睡觉(1.4米宽的床)。开始扒蒜,没过三天,手辣的受不了,就用塑料布包上了,才好受些。

后来大法弟子们反迫害,跟他们讲我们没罪不是犯人,以后不给定任务了。到七月份他们在黑板上诬陷大法与师尊,有同修去讲真相、制止,他们不听,大法弟子们就集体绝食抗议,孙廷辉绝食到第5天下午和几名同修被灌食。他们也怕出问题摊责任,没过几天就把大法弟子们分开到其他队了。

四.遭殴打、家属会见难

孙廷辉被分到了8-2监区,第二天下午干部找人谈话,孙廷辉因不承认自己犯罪,就被拳脚相加,打了一顿。之后孙廷辉胸部里一咳嗽就疼,一个月才好。

2006年元旦,孙廷辉又被分到8-1监区。2007年过年时,家里亲人来看他,说:去年11月9日来过一回,恶人没让接见,家人们给留了两大包东西,有吃穿用的,跟接见室的警察说好了把东西给他。孙廷辉根本就不知道,两个月了也没人告诉他,东西也没给他。其他大法弟子家属来看,常不让见。有一个监区大法弟子近两年恶警不让会见。

五.关“小号”

零七年正月十四,孙廷辉在床上打坐。教改科陈维强不知啥时来了,叫他下来,孙没听他的,陈维强就喊两个防联队员,把孙廷辉拽進了小号,戴上手铐脚镣,锁在铺环上非法押了两个星期,大小便都要别人伺候。

这个陈维强多次迫害大法弟子。有一次,陈维强翻铺搜大法资料,孙廷辉跟他说大法好!他就搧嘴巴子,还狂言道“看你大法厉害,还是我厉害。”恶警陈维强(绰号“地瓜”) 从2002年上任以来,不遗馀力的迫害大法弟子,不断的给各监区下达“转化”任务,用各种暴力手段强制“转化”大法弟子。期间,一百几十名大法弟子在此受到不同程度的残酷迫害。

迫害大法弟子的杂工组长犯人头叫何岩、李茂全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1/155950.html

2007-03-27: 呼兰监狱恶警利用禁闭室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是一个集中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教改科恶警陈维强(绰号“地瓜”)从2002年上任以来,不遗馀力的迫害大法弟子,不断的给各监区下达“转化”任务,用各种暴力手段强制“转化”大法弟子。期间,一百几十名大法弟子在此受到不同程度的残酷迫害。2005年4月,大法弟子刘宇被邪恶迫害致死。

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极为残忍,关禁闭(也称“押小号”)、戴刑具,是其中的手段之一。大法弟子钱厚民、李广厚、谷云鹏、刘国良、张策、赵洪武、张志国、张健、孙庭辉等多人都因为坚持修炼和反迫害而被关禁闭迫害。现将呼兰监狱的“禁闭室”这人间地狱的邪恶揭露出来,告知天下。

呼兰监狱“禁闭室”被称为“牢中牢”,也叫“狱中狱”。大小约4-5平方米,没有窗,只有一扇铁门,里面没有床铺,只有一个蹲便器,墙上却安装了监视监听器。长年累月只有一盏昏暗的长明灯而见不到任何阳光。地面(也是铺面)上成对角线固定着5个直径约10厘米的铁圈,用来把人铐在上面。由于长年没有阳光,室内又没有暖气,十分阴冷,一般人穿着棉衣棉裤在里面呆上一、两天就冷的难以忍受,会出现尿频。

一个成年男士,每餐最少也要四两左右才可吃饱,可被非法关禁闭的大法弟子他们每天只给两个很小的馒头(每个大约一两)。没有饮用水,只能从唯一的一个蹲便器里接水喝。没有任何的洗漱用品和餐具。晚上睡觉,两、三个人只给一套很薄的行李,只能铺在地上,没有盖的,夜里常常冻醒,甚至整晚冻得睡不了。由于长期不见阳光、阴暗潮湿、寒冷、吃不饱、营养不良而患上各种疾病。凡是从里面出来的人瘦的吓人,一般要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恢复体力。大法弟子被关禁闭时间长短不同,一般都在十五天以上。大法弟子李广厚被关押时间最长--68天!

“锁地环”,就是将人的手、脚带上镣铐,并用很短的钢链连在一起,然后锁在地面上的铁环上。这样人只能弯着腰站着,或佝偻着身侧躺着。被锁地环的人,大小便都得别人帮助,无法自理。这种酷刑被呼兰监狱的恶警用来随意迫害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人一般都被锁十五天,甚至更长。大法弟子赵洪武、张志国、张健、孙庭辉等都先后被用此方法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7/151632.html

2005-04-07: 05年3月16日,黑龙江省阿城市第一看守所将大法弟子杨丽霞、陶红梅转往臭名昭着的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由于二人身上长满疥疮,监狱拒收。返回阿城看守所,恶警不放人继续迫害。

05年3月17日,黑龙江省阿城市法院将大法弟子王洪文、张广利、孙庭辉、齐凤臣非法判重刑(均为6-7年)送往呼兰监狱继续迫害。其中王洪文六十来岁,齐凤臣便血、身体浮肿,极度虚弱。孙庭辉、张广利原来是棒小伙,现在瘦得跟原来判若两人。

这五名法轮功学员是2004年12月6日被黑龙江阿城法院秘密审判的,他们均被非法判以重刑,因他们五人不服,绝食抗议争取上诉权,邪恶的阿城第一看守所只把杨丽霞、陶红梅的上诉书转到阿城法院、孙庭辉的上诉书被工作人员撕毁,被家人捡到,五位学员的家属知道这件事后,都非常气愤,决定一起讨回公道。

12月28日,家属替这五人递交了上诉请求,阿城法院1月3日转交哈尔滨中级法院,后杳无音信。经家属多次询问,终于在1个月后阿城法院让家属去哈市中级法院刑事二庭去问,就在这时传来齐凤臣被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头项长癣,便血尿血,胃从外往里硬,不能吃东西,被插管强行灌食,嗓子红肿,不能進食的消息,经多方努力,家属终于见到了齐凤臣。而阿城第一看守所不但不放人,还勒索家属200元钱。

3月2日,五位学员的家属到哈尔滨中级法院立案厅刑事二厅找吴丽茹询问上诉情况,家属和吴丽茹见面后,吴丽茹不听家属为法轮功学员诉说真实情况,谎称工作忙,应付应付告诉家属一个星期后到阿城法院去听信,匆匆就走了。

3月7日下午1点半,家属给吴丽茹打电话,问上诉案的進展情况,吴丽茹说3月10日你们到阿城法院听信,就在3月7日下午6点多钟,听到阿城一看通知家属给五个法轮功学员送东西。告知3月9日他们被发往监狱。

哈中级法院立案厅,刑事二厅,吴丽茹侵犯家属知情权,无视国法,执法犯法,查遍中国所有的刑法、宪法也没有炼法轮功犯法这一条,中级法院吴丽茹紧随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充当替罪羊,维持了原判。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不服,将继续上诉高级法院同时包括上诉吴丽茹。恳请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伸出正义之手,给予支持和帮助。

2005-01-11: 阿城市第一看守所关押着七名大法弟子,他们是:王洪文、杨丽霞、陶红梅、齐凤臣、张广力、金海兰,孙廷辉,至今他们已关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10-19: 兴和社区分管主任:邢春霞 13846490051
七台河市政法委副书记顾英群:13039793568
北岸派出所警察:刘永发 15045917062 17604648179
七台河市公安局法制支队:支队长祁凯 13339322237 、王清凯 13846436777
七台河市新兴区纪检委:0464—8357018
七台河市新兴区民政局:0464—8304911
七台河市公安局:0464—8297042
七台河市民政局:0464—8293899
七台河市扫黑办:0464—8667110

2020-02-04: 阿城区法院
副院长 邵春明 13945688884
副院长 张小文 15945128166
副院长 张静涛 13603613888
副院长 李丹 13351707766
政治处主任 李春耀 13895837555
执行局局长 张国旗 13836048888
审管办主任 郭彦东 13019700908
孙艳英 刑庭法官 13604848169
刑庭庭长 王伟臣 13136761541

阿城区检察院
检察长 仲昭祥 13069887633
副检察长 李洪君 13796170777
副检察长 李建军 13796783666
专职委员 马慧 13054276622
专职委员 王崇峰 13936071087
综合业务部
主任 邵明辉 13039988187

阿城区政府
林雪楠 副区长兼区公安局局长 13503650100

2019-10-17: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8-03: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07-11-15:
八大队部份警察电话 :13100911871 ;13986158189 :13104601647 ; 13945141234

2007-05-31:
哈尔滨呼兰监狱教改科科长陈维强宅电:0451-57304797 手机:13136764116
家住呼兰师范专科学院附近的监狱人员家属楼区,205栋2单元5楼。或是5单元2楼。

教改科另一科室科长赵卫东:电话57307740
九监区办公室电话:0451─5730710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