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4-07-24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济南 莱芜区(莱芜市) >> 马清贤,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莱芜市黄庄镇仙人桥
个人近况: 2021年12月 迫害致死 (2024-03-0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01-11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505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齐庆信 马清贤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4-03-07: 山东济南市马清贤被迫流离失所二十年去世
济南钢城区黄庄镇齐家岭(仙人桥村)法轮功学员马清贤,被迫流离失所、非法追捕二十年,颠沛流离中身心遭受了难以言喻的苦难,每日的艰辛使她瘦得皮包骨,困苦中昏迷多日,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去世,终年60岁。丈夫齐庆信在不断的被骚扰威胁中,于二零二二年正月十五前夕离世。

马清贤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她疾病缠身,修炼法轮功后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知晓了生命的意义在于返本归真。年轻时,马清贤被附体搅扰得苦不堪言。山区多低灵,农村家家都供着“仙儿”的牌位,有的供好多“仙儿”,不供全家人得病,因惧怕不得不供。这里每个村庄几乎都有神婆,附体逼迫她当神婆,不当就整得她重病缠身、生不如死。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大法师父就把她身上的附体拿掉了,从此活得轻松自在。感恩的心使她下决心一定好好修炼,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因此即使亲属抡着棍棒逼迫她放弃修炼,让她重操旧业赚钱,棍子都给打折三段,她也不退缩、不放弃。

感恩于师父与大法的慈悲救度,马清贤加入到莱钢法轮功学员的晨炼中,即使当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江泽民团伙开始图谋迫害法轮功后,炼功场地不时的被破坏、被驱赶,她仍坚持着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团伙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为了给法轮功讨公道,为了还师父清白,马清贤毅然去北京上访,因此遭到黄庄镇610人员的迫害,两次被绑架送进莱芜看守所。在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出来后,她叙述到:在那个邪恶的地方,因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食,恶徒手执一整壶玉米糊(以前那种在煤炉子上烧水的大烧水壶)往嘴里、脸上不是灌,而是浇;浇的鼻孔、眼睛到处都是糊糊,几近窒息、呛死,一顿折腾下来,脖子、前胸、头发、满脸全是玉米糊。马清贤说,一进野蛮灌食的场地,满地的玉米糊糊,看着就令人窒息。

当时和马清贤一同被绑架的还有钢城区茶峪村法轮功学员尚庆岭。中共不法人员每次给尚庆岭灌完就给马清贤灌。尚庆岭是一个受村民称赞的好青年。因坚持修炼,受到不法人员的不公正待遇而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腊月初三中午被当地派出所将他绑架至莱芜看守所。尚庆岭绝食抗议,几天后遭野蛮灌食,中共恶警指使在押犯五六人摁住他的四肢、头部,捏住鼻子,手执烧水壶,把一整壶玉米粥从壶嘴里快速灌入他的嘴里。因为鼻子紧捏,无法吞咽,稀粥灌的满脸都是,并流入了气管、肺部。因为窒息,尚庆岭拼命挣扎,犯人使劲扇着他的脸,还继续往他脸上、嘴里浇着。直至脸被憋得乌紫,几次回不过气来,恶徒们才罢手。警察这样多次对绝食身体极度虚弱的尚庆岭野蛮灌食,更惨无人道的是,恶人们还失去人性的给尚庆岭灌大便。尚庆岭被折磨的生命垂危,在二零零一年农历新年前夕被送回了家。此时他的肺部已感染化脓,家人把他送进医院实施抢救,从他的肺部用针管抽出1000毫升脓血,抢救无效,尚庆岭于正月初九离开人世,撇下了孤儿寡母无人照料。

马清贤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归家才几个月,她与其丈夫齐庆信又被黄庄镇“六一零”绑架,关在镇政府(邪)党委大院。此时齐庆信因不放弃信仰被莱芜市潘西煤矿开除。中共恶人要劳教他们。为避免再被迫害,他们二人从黄庄镇中共党委逃了出来,躲到毗邻的新泰市。不久,齐庆信在散发真相资料时又被当地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

马清贤自此开始了长达二十年之久的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的艰难之路。二零零四年齐庆信劳教期满回家,当地恶人不时的骚扰他,并到他家搜查寻找马清贤

约七、八年前,新泰政法委、黄庄镇和齐家岭村委约七人又到家骚扰威胁齐庆信,让他交人。新泰来人说已在网上通缉马清贤,正在追踪抓捕她。并说,马清贤在哪里活动警察都知道,但是追踪抓人时总是抓不到。这次连着追了四、五个地点,总是晚一步。当他们追到北师店的时候,因为又给她跑了,警察气急败坏绑架了村里约五、六位法轮功学员,在邪恶的威逼下,她们说出是马清贤给她们送资料等。因为抓不到马清贤,新泰“610”就跑到莱芜市钢城区(那时还未划归济南市),纠合黄庄镇和齐家岭村委骚扰齐庆信。齐庆信义正词严把他们驳了回去。之后这伙人又跑去新泰追捕,最终满城扑愣了一阵没结果,这之后消停了许多。

常年如此的生活环境,对马清贤来说,其中的压力、困顿可想而知。有十多年的时间,她都是在这种居无定所、颠沛流离中度过每一天。据她说经常是刚在某地住一天,晚上就突然决定躲避它处,有几次都晚上十点了,正准备休息,突然马清贤说:走,不能在这里!立刻收拾好随身包,迅速消失在沉沉黑夜中。往往在他们走后数小时,恶人就扑了过来。

每遇中共邪党有什么“大事件”,新泰、黄庄镇、潘西、棋山管委会等政法委、610人员轮番跑到齐庆信家骚扰,或逼他签字放弃修炼。他们污蔑马清贤炼法轮功不要家,每次都被齐庆信怼回。有一次齐庆信对他们说:我们四十年夫妻,只共同生活二十年,这二十年被迫害得有家不能回。如果共产党停止迫害,她马上就回来。恶人为了追踪抓捕马清贤,多次对齐庆信说,快让马清贤离开新泰吧,回你们莱芜地儿,别在我们新泰了。

潘西煤矿多次骚扰齐庆信,要他把户口迁回黄庄老家,他们也焦头烂额,不愿再管法轮功的事;黄庄又要求齐庆信把马清贤户口随夫迁潘西去。就这样轮番的搅扰,弄得他们全家不得安宁。对此,齐庆信一概拒绝。

马清贤不足1.55米的个头,每日的艰辛使她瘦得皮包骨,瘦小得像个未成年的身型,见了让人心疼。冬季,贫困的山村特别寒冷,农舍里没有取暖设备,冷得他们透心凉,只能抱着热水杯不断的喝热水以取暖,久之就落下了尿频的毛病。而且饮食也非常的不足、清淡。即便如此困苦,马清贤仍然不停下讲真相的脚步,始终奔波在山岭里救度着被谎言蒙骗的可贵中国人,因为她知道人类将有大劫难,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人将被神淘汰。

经受了人们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马清贤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去世。

在长期的骚扰、迫害中,丈夫齐庆信也在二零二二年正月十五前夕在迫害中离世。两人同年生,离世相差不足一百天。

在生命最后的两年中,齐庆信全身浮肿、并长期便血,整个人就像一张白纸。又牵挂着骨瘦如柴的马清贤,心情抑郁。因在劳教期间被迫害的身体浮肿、便血,多年来多次短暂复发,而这次拖延很久,没能过得去,终随马清贤而去。

只为做一个好人,只为说一句真话,就被酷刑折磨,就被迫害的有家不能回!马清贤有家不能回,还要时时躲避着恶人的追踪,儿子结婚生子她全然帮不上忙。有乡亲们对马清贤常年不归家很不理解,但有谁能体会得到她的艰辛。

“太难了!”她有时会重复着这句话。父老乡亲们,你可知这有多么难吗?可知道她是为了谁?一首法轮功学员创作的歌曲中唱到:“为了你,为了你,他们承受着折磨。”天地可鉴。

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修炼法轮功,拥有法轮功资料,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是完全合法的,没有破坏哪一条法律实施。相反,这些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暴力干涉法轮功的信仰自由,非法剥夺他们的合法权益,这才是真正的在破坏法律实施。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中共本性假、恶、斗,自篡权以来,杀戮不断,通过周期性的各种政治运动,迫害了中国一半以上的家庭,害死了8000万无辜的中国民众。这个死亡数字,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中国之所以出现今天如此之乱象,完全是由于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所引发。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4/3/7/山东济南市马清贤被迫流离失所二十年去世-473974.html

2005-01-11: 在莱芜看守所同样遭受迫害的还有黄庄镇仙人桥女大法弟子马清贤,在非法拘留20多天后归家未及数月又遭迫害。马清贤不得不离家出走,流离失所至今。

济南 莱芜区(莱芜市)联系资料(区号: 634)

2023-11-02:山东省济南市莱芜区公安分局:
国保大队副队长秦立刚19863487123

花园派出所:
电话:053175668422

2023-07-27: (以下人员职位、电话可能有变化,请了解的同修补充)
山东济南市莱芜区法院领导层
胡世涛(法院院长)
王琳 (刑事审判庭庭长)(0531)76252085
柳俊海(刑事审判庭副庭长)(0531)76213005
赵景来 0531—76236508 13616347777
孟凡云(0531)76235639
许光国(0531)76215539
吕 华 (0531)76218109
卜庆勇(0531)76228286
燕丽新(0531)76226276
毕玉生(0531)76220089
委员
孙凤军(0531)76221226
李 伟 (0531)76213008
办公室
高宗军(0531)76123299
戴建华(0531)76210116
胥 玲 (0531)76213168
张秀云(0531)76213168
李 红(0531)76232387
时俊峰(0531)76211079
张洪斌(0531)76216219
任伟建(0531)76216219
汪涵 (0531)75215526
政工科
张海红(0531)76216255
张义民(0531)76219108
李 达 (0531)76219108
亓 升(0531)76211716
于小红(0531)76216253
朱立新(0531)76252308
任启动(0531)76227586
立案厅
冯丽伯(0531)76210482
张月娟(0531)76212919
吴 建 (0531)76216029
王建本(0531)76212879
何爱屋(0531)76252105
陈可俊(0531)76212919
吴建博(0531)76215057
田 勇(0531)76252221
韩英 (0531)76232018
刘俊海王秀霞(0531)7621300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3-12-05, 9:57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