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徐水县 >> 高月英,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保定徐水县安肃镇东于庄
有关恶人: 保定法制教育中心:李明,李爱军,方全,保定劳教所:李大勇,闫庆芬,李秀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1-10
案例分类: 洗脑班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河北 > 石家庄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05: 河北徐水县当局骚扰法轮功学员

今年六月份以来,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法轮功学员不断遭到县“610”、公安局及乡镇干部、居委会的骚扰威胁,有的甚至公然入室抢劫。
六月二十多号,徐水县“八四”派出所协警刘双喜(小名刘蛋),与派出所长闯进安肃镇东于庄村法轮功学员高月英的租房处,高月英正和同修袁贺成在院中说话,刘蛋上去一把夺过袁贺成手里的大法真相资料,说:“这是什么?”袁向他索要,被刘蛋强行抢走。他们威胁高月英“如果再炼法轮功就劳教”,还打听高月英的小孙女是否炼法轮功。

八月初的一天下午,刘双喜这两人开着一辆大防暴车,又窜到东于庄村法轮功学员李正文家,当时家里没人,两人就在屋里乱翻,偷走几本真相小册子,然后在屋里坐下等,李正文推车进院,两个恶警从屋里出来,刘蛋说:“这不是回来了吗?车筐包里装的什么?打开看看。”过来就抢,李正文护着并质问他们:“你们是谁,敢报名字吗?”刘蛋不知羞耻的说“我叫刘双喜,怎么地?”李正文说:“我这是救人的,你们不能拿走。”两恶警不听,继续抢夺,并威胁要绑架李正文,从院里拉扯到街上,李不断反抗,被恶警抢走大法书《转法轮》一本、神韵光盘两张、小册子十来本及其他法轮功资料。

八月十四日下午五点钟左右,恶警又来到安肃镇菱角桥村法轮功学员袁贺成家,袁贺成干完活儿正在洗澡,两人进屋就翻东西,东屋、北屋翻了个遍,袁贺成听到动静急忙穿衣追出来,恶警已将抢到的大法资料搬上车,他们手上拿着一张纸,上面有派出所辖区内四名法轮功学员的名字。法轮功学员向他们索要,并讲真相,刘蛋无耻的说:“要不是跟你挺熟的,就把你抓走劳教了!”后经清点被恶警抢走《转法轮》一本、大法经文、部分真相不干胶、传单、师父法像一幅。

徐水县老年法轮功学员郭德瑞八十一岁了,最近家人接连三次接到居委会的骚扰电话,询问郭德瑞是否炼法轮功,为什么控告江泽民,说是县公安局告诉的,这段时间不许外出等等。

漕河镇东白亭法轮功学员杨敏,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自称是徐水县公安局的,问她是不是向最高检察院寄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了,要杨敏带身份证到公安局一趟。

徐水县北下关老年法轮功学员冯继芬用顺丰快递送出诉江状,第二天她的女儿接到一个老头的电话,此人不敢说出自己是哪个单位的,也不敢报姓名,自称是“徐水县政治局”(恶人想以此名称威胁、愚弄人)的,威胁说不要再告“江总书记”,要不就劳教,但口气非常虚弱,她女儿郑重告诉对方:“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的,是修佛的大法,根本不是邪教,我妈修炼法轮功以前的所有病症都好了,现在身心健康,江泽民非要发动迫害法轮功,迫害好人,把她迫害的多惨啊,不该告它吗?”那人无言以对,挂了电话。

八月初,徐水县法轮功学员韩凤荣、谢瑞芬到石油物探局邮寄韩凤荣的诉江状,工作人员拒绝邮寄,并偷偷打电话通知公安局,两人刚一出门,就被守在门外的一帮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国保大队恶警赵保利等人破口大骂,威逼她们说出谁帮着写的诉状、谁“组织的”、为什么告江,恶警抢走诉状,强迫两人写下“不再控告”的所谓“保证”,并叫嚣要对两人判刑劳教,后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放入。

八月二十七日,徐水县大王店镇政府因“诉江”及邪党“阅兵”,派人骚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贺丽红、梅艳昌等,恐吓贺丽红的丈夫说贺丽红是“头儿”,威胁梅艳昌的家人“出了事受连带责任”,使一家老小陷入巨大恐慌之中。

在此严正警告这些还替江魔头卖命的恶人、恶警,你们必须认清形势,无论你是主动接受上级命令还是被动参与迫害法轮功,都已经构成犯罪事实,法轮功学员是慈悲的,可以暂不追究,但绝不等于对你们恶行的惧怕或无可奈何。你们必须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监控、电话骚扰、上门骚扰、跟踪、窃听、威胁恐吓、偷抢财物、绑架抄家等等)。你们必须明白:善者会得到神佛护佑;知错即改、挽回损失者,也会给自己保有一份未来;恶者就会得到上天的惩处──疾病、灾祸、或假以世间常人之手的整肃。

法轮功学员在受迫害下还在给众多迷失的人讲真相,将首恶的罪行公告天下、绳之以法,是要给所有受其迷惑者尤其是公职人员再一次机会,重新选择自己的路。这样的机会不会多,明慧网公布的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案例到二零一二年为止已超8571条记录,近三年来更是层出不穷。保有自己的良知才能保有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5/河北徐水县当局骚扰法轮功学员-315216.html

2012-01-15: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高月英被迫害事实
高月英,女,六十二岁,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东于庄村人。炼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之前,他的身体多病,炼功时间不久,成为一名思想纯净、身心健康、真诚、宽容与善良的好人。“七·二零”后,因坚持修炼大法,遭中共打手的非法抄家及各种酷刑折磨,被长期非法拘禁,两次非法劳教。

其实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就开始迫害法轮功了。例如,徐水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袁建国,就指使其手下用自来水龙头对着几十名在清晨炼功的法轮功学员喷水,并抢走了炼功音乐带、录音机等。在“七·二零”后,高月英被县政法委书记李金龙等人绑架到安肃镇政府,镇综治办崔洪学等不法人员打她嘴巴子,拽头发,拿大棍子把她的臀部打得青紫,发肿,一个月才消肿;被恶徒打耳光打得耳鸣一年多才好。

到北京上访是公民拥有的基本权利。可当高月英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去北京后,燕山公安分局恶警却对她施暴迫害。后她被徐水县当局劫持回徐水县拘留所继续迫害。在那里,恶徒不让她吃饱饭,逼她长时间的做剧烈运动如跑步等,胡长青、李国海等恶警对高月英施以各种暴行,如打嘴巴子、用打火机烧手指、狼牙棒打全身、罚跪、拳打脚踢,等等。他们还抢走了她的二百七十元现金。

十二月二十九日,在县政府礼堂召开有各村、镇、县直机关参加的全县的镇压法轮功会议,其中几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会场,在县政法委书记李金龙所谓宣判时,高月英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两名不法人员拉到礼堂外面拳打脚踢,打得高月英弯腰向前跑了几米远,差点被汽车撞上。

之后她又被绑架到拘留所,刚下车,公安局政保股股长袁建国对她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将她的脸都打肿了(打肿的脸过了一个多月才恢复)。高月英被非法拘禁两个多月后,于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劳教迫害两年。

二零零二年七月,高月英又被绑架到徐水县大寺各庄洗脑班,每天都被强制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强迫所谓的“转化”,经常被拳打脚踢,遭受各种酷刑。洗脑班的恶徒不让她吃饱饭,每天只让吃剩饭,大夏天,过夜饭不给加热;严寒的冬季,住的屋子冷得像冰窖,不让挂门帘,屋子里的墙面上都是霜雪;大小便都要在屋里,整天锁门不让和外界接触。大雪过后,不让法轮功学员进屋,强迫学员在外面冷冻。高月英在这里被非法拘禁一年多后,因拒绝“转化”,又被劫持到保定市小白楼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徐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文斌、指导员贾贵和、副大队长赵宝利、县“六一零”魏文进、安肃镇综治办等七、八个人非法闯入高月英家里非法抄家,抢走私人财物:大法书籍、一台复印机、切割机和五百五十元现金等,被抢劫的财物价值五千元以上,而后又对高月英非法劳教一年半。

经两次非法劳教、多次迫害,高月英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且造成她的家庭破裂。中共恶党徒的邪恶行径,激起全村的民愤。

迫害高月英的相关恶人:

徐水县委原副书记朱三臣
原县政法委书记李金龙
现政法委书记汪学卫
县公安局原政保股股长袁建国,李年生
现国保大队王文斌,贾贵和、赵宝利
县“六一零”原主任任德申、张成旺
县“六一零”刘贺群、卢民(此人极其邪恶,是个打人凶手)、魏文进、许
金霞、何红利
安肃镇综治办崔红学
县拘留所胡长清、李国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3/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高月英被迫害事实-251768.html

2007-08-02: 保定徐水大法弟子冯继秀、高月英被非法关押
河北保定徐水大法弟子冯继秀、高月英现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160009.html

2007-07-28: 河北保定徐水冯继秀、高月英被非法判刑
河北保定徐水冯继秀、高月英被非法判刑劳教,于七月二十六日送往石家庄,具体地点不详,待查。其中高月英两次由于检查身体不合格被拒收,恶人第三次强行把人判刑送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8/159661.html

2007-07-11: 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两位大法学员被非法拘捕
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上午,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大法学员李正文,高月英在家中被恶人非法拘捕,现已被非法关在徐水县拘留所内。在李正文家非法抄家时,搜走了卫星天线、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等物品。

主要行恶者:徐水县公安局政保股长(国安大队长)王文彬等恶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158640.html

2007-07-10: 河北徐水县大法学员李正文、高月英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上午,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六一零和安肃镇政府、徐水县公安局恶警、恶徒到家中绑架了大法学员李正文。恶徒在非法搜走了卫星天线、大法书等物品。在同一天被非法拘捕的还有本村的大法学员高月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0/158592.html

2005-01-09: 河北省保定徐水县安肃镇东于庄大法弟子高月英,女,50多岁。在1999年7月19日早晨,被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本县政法委、公安人员在炼功点上施行暴力行为,抢走录音机,边骂边用水管向高月英和其他大法弟子喷水。

这种无理的迫害使高月英无法理解。为了将她身心受益和炼功后的巨大变化告诉政府,并希望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于是她行使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合法权利,去北京上访要说句公道话,就这样被非法关押到镇政府,遭受拳打脚踢,打嘴巴子,打得她耳朵嗡嗡叫一年才恢复。

在2000年12月5日高月英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在那里受尽了各种迫害。此后当地政法委、公安人员把她劫持到徐水镇政府所在地关押,期间高月英受尽各种虐待,遭到恶人的打骂、罚跪、双臂托棍子、用硬木铁锹柄打,打得身上青紫红肿胖,揪头发、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等迫害。

此后高月英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被强行搜身。不法人员把她所带的现金全部搜去,强制体罚、打嘴巴子、猛踢猛打、用打火机烧手、用狼牙棒打全身、挑拨她的家属打她。

2001年3月2日,高月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在保定劳教期间,不法人员施行欺骗恐吓、体罚、不许睡觉、连夜干活等等迫害。

在2002年7月,当地610恐怖组织不法人员把高月英从家中绑架到徐水八四庄洗脑班,对她進行体罚、打骂、用木棍子、用鞋底子打、用蜂窝煤的铁夹子打,把脸都打破,打得她都全身是伤、胖肿、不能翻身。不法人员在下过大雪的寒冷夜间,把她和大法弟子梁永凤打过后,强迫在外面冻着她们。

在寒冷的冬天,高月英在洗脑班所住的房门都是坏的,也不让挂门帘。住小号,不让和别人说话、大小便在屋里;不让吃饱饭,吃的是剩饭、剩菜,每天吃咸菜。610不法人员又把她送往所谓的“保定法制教育中心”继续進行法西斯式暴行迫害。

保定 徐水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5-09-05: http://pkg2.minghui.org/mh/2015/9/4/phone-hebei-xushui-police.zip

2014-06-25: 徐水县

高林村镇派出所电话 0312--8552204
安肃镇派出所 0312--8903919
徐水县公安局总机 0312--8601655
办公室 0312--8696319--25318
政治处 0312--8696319--25320
0312--8601654
0312--8601653
0312--8601651
0312-- 8601656
治安警察大队 0312--8696319--25331
0312--8696319--25337
国保大队 0312--8696319--25335

2008-12-06: 袁建国 原徐水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现高林村镇派出所所长袁建国 办0312-8596565、宅0312-8670333
袁建国父亲袁吉如 宅0312-8670333 徐水县安肃镇盛源大街隆宝胡同一巷三楼四门

徐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徐水县拘留所
王文斌(彬) 徐水县公安局第三家属院(3号楼)3单元306(三层东门)
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国保大队长0312--8668256(宅)

2008-12-01:
主要参与单位:

徐水县公安局王文斌(彬),徐水县公安局第三家属院(3号楼)3单元306(三层东门)
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国保大队长 0312--8668256(宅)
王文斌 原籍,徐水县大因乡范马庄村,父亲王荣浩 电话:15933126806
徐水县检察院
安肃镇政府
综合治理办公室:0312—8666137,书记:8685651
徐水县民族宗教事务局 城内北大街23号,办公室:8683692
安肃镇派出所:8683375
徐水县人民政府 城内北大街23号,办公室:8683977 8661538
法制办:8681260,地方志办公室:8660979,保卫科:8688973,人防办:868697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