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5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 安宁区 >> 路玉英, 女, 5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兰州市安宁区安宁堡街道居民路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1-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7-28: 七次遭绑架几度命危 女医生目睹杨小晶被迫害致死
兰州市安宁堡乡路玉英控告元凶江泽民

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堡乡女医生路玉英,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她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被绑架、关押,她曾七次被绑架,三次劫持到洗脑班,几次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她还曾经目睹法轮功学员杨小晶被迫害致死。

现年五十二岁的路玉英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路玉英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七次绑架 九死一生

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我曾先后七次被绑架,遭非法关押、劳教,警察抢劫了我的行医证件、诊所的所有药品以及各种医疗器械等物品。我是九死一生,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我去北京上访,被警察绑架回兰州市,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期间遭野蛮灌食、恐吓、审讯、严刑逼供等等。四十多天后被接回兰州,又被关押在沙井驿派出所十八天。

二零零二年二月,我被绑架、抄家,警察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因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二十七天,警察看我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承担责任,就将我送至劳改医院,将我双手双脚用绳子绑住输液。七天后勒索我家人一千元后才让我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日,我在自家商店里遭警察绑架,被劫持到兰州市洗脑班,关押、迫害三个多月,期间我曾绝食抗议。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晚,几十警察包围我的住所并非法抄家,抄走各类资料共六大箱,我又被警察劫持到兰州市洗脑班迫害四十九天,因我长期绝食出现高血压综合症,洗脑班让家人将我连夜接回。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因我拒绝写所谓的“三书”,银滩路派出所伙同安宁堡乡部分人员将我再一次劫持的进兰州市洗脑班。我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当时我身体各脏器均很脆弱,洗脑班还有人说:“不坏一两个脏器不让回家,”七十天后我被家人接回时,体重只有三十七公斤。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安宁国保大队史怀中指示安宁区卫生局、卫生稽查大队等部门人员闯到我的私人诊所,抢走了诊所内所有的证件及药品,敷料及各类医疗器械,共十九大箱,价值五十余万元。二零一三年,兰州市安宁卫生稽查大队又来非法抢走各种药品及敷料两箱,价值两万多元。

目睹杨小晶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一日晚,银滩路派出所十几个警察闯到我的私人诊所,进来就查身份证,翻住院病人的东西。当查到法轮功学员杨小晶时就如获至宝,当时还有陪护小晶的杨爸爸和一位自愿陪护的法轮功学员娜姐,警察对娜姐拳打脚踢,将她绑架去派出所,娜姐不去,僵持了三个小时。城关区“六一零”头目高丽娜等人来了,看到杨小晶确实病重,就极不情愿离开。派出所的几个警察直到十二点以后才离开。

杨小晶那天虽然病重,但本来不至于出现生命危险。被警察、“六一零”这样恐吓后,小晶的病情急剧恶化,急需氧气。当时我拿着氧气瓶,领着娜姐避开摄像头,将她送到出租车上先走,然后我再到兰空医院灌氧气,把氧气灌回来后,看到小晶的脉搏很急促,心跳也很快,就告诉杨伯伯说要去医院,我赶紧叫了救护车,到医院检查时,小晶在十月一日早晨六点十分停止了呼吸。

当时我悲愤痛苦,无奈到极点,杨伯伯站在那里泪流不止。当时杨小晶的丈夫曹东还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天水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8/七次遭绑架几度命危-女医生目睹杨小晶被迫害致死-331860.html

2016-05-26: 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法轮功学员路玉英家被绑架 已回家

2016年5月23日早晨10点多,有很多的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闯入学员路玉英家中,掠夺四台打印机、电脑主机一台、大法书籍、打印封面、各类周刊、双面打印纸、煤粉、墨水等私人财产,经济损失2万多元。他们将将路玉英绑架到银滩路派出所,路玉英给所有的参与的人讲真相;他们很不耐烦,听不进去。在经过了1个多小时的僵持下,在中午1点多时路玉英正念返回家中。参与的单位有兰州市国保、安宁区国保、银滩路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6/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9253.html#16525234724-12

2012-04-01: 甘肃兰州市安宁区警察韩桂玲恶行
(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韩桂玲,女,49岁,皋兰县人。银滩路派出所指导员。在她任副所长时,曾多次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骚扰,尤其是所谓的“敏感日”,更是毫无顾忌。

2008年10月左右,韩桂玲就到刚从龚家湾洗脑班回来的路玉英医生家里来骚扰,此后就进行了多次骚扰。

在2009年9月30日晚8点多,韩桂玲带领七、八个人到法轮功学员路大夫的诊所检查就诊病人和家属的身份证件及随身携带物品。强行让照看病人的好心人到派出所问话,这个好心人坚决不去,她就指使手下人拳脚相加,且给城关“反邪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打电话,让他们过来。这时法轮功学员路大夫一直在给所有在场的人讲真相。这样他们一直等到午夜十二点多,城关区“反邪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人来,他们看到病人确实病重需要有人照顾,他们才走了。

在深夜两点多钟,病人在韩桂玲等人的恐吓中出现呼吸急促。这时,赶快将病人送入医院,到医院时病人已经停止了呼吸。第二天她又数次到路大夫诊所询问病人的下落。

2011年7月兰州市举办全世界马拉松比赛期间,韩桂玲又派人守候在诊所门口,并且跟踪路大夫。路大夫多次给她讲真相,她不但不听,反而迫害更严重。

2011年10月份左右,韩桂玲多次到路大夫诊所非法骚扰,并且要求路大夫写所谓的“三书”。 路大夫坚决不写,就在多次骚扰未果下,勾结安宁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史怀忠、兰州 市“反邪办”李书记、安宁区政法委书记俞书记、安宁区“反邪办”(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主任“盖世太保”(自称)、安宁堡街道综治办主任俞武孝等30余人,于2011年11月21日早上10点半左右打电话,以“急诊”为名,把外出办事的路大夫叫到诊所,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及手续的情况下,非法从诊所中绑架到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湾洗脑班”,进行迫害。

2012年1月9日和2月16日,韩桂玲勾结沙井驿派出所和安宁堡街道到法轮功学员租住的地方,给房主施压:“限法轮功学员3天之内搬走,否则就罚款或者抓人。”这个法轮功学员家中的老人(未修炼法轮功)大病初愈,才从医院动完手术到家不到五、六天的时间,排肺部体液的两公分长的手术伤口不仅张着,还有流脓现象。

2012年3月14日下午4点,韩桂玲又到陆大夫家骚扰,没有碰到。晚上9点,不死心的她又带人以看望路大夫为由骚扰路大夫。路大夫及家人非常严肃的指出她的罪恶,并规劝她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为邪党当马前卒。

以上这些情况就是近期韩桂玲利用手中权力,违背自己的良知所干出的一系列恶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甘肃兰州市安宁区警察韩桂玲恶行-255007.html

2011-12-20: 兰州“六一零”谎称急诊 绑架善良女医生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半左右,路玉英医生正在外面办事,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一个烧伤病人等待救治,要她赶快回来。她听到后,立刻返回诊所。当路玉英赶到诊所时,兰州市安宁区“六一零”办的史怀忠,带着安宁区银滩派出所、安宁国保大队、安宁堡街道办事处几个单位共十五人左右一拥而上,将她绑架。

四十八岁的路玉英是烧伤专科医生,家住兰州市安宁区安宁堡街道居民路,心地善良,关爱患者。十一月二十二日,家人到处找人,才得知路玉英已被绑架至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据悉,路玉英为了抗拒非法关押,自十二月八日开始至今一直绝食抗议,洗脑班恶警已经将路玉英从一个健康的身体迫害成高血压、心脏病的症状,现在身体非常虚弱。

现在家人万分着急。每天慕名来找路大夫看烫伤的病人络绎不绝,还有许多外地病人,病人满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愤恨之心而去,痛斥公安的流氓行径,质问这些绑架路玉英的公安们,是谁在制造不稳定!一个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何罪之有!

家属要人 洗脑班当面迫害

近一个多月了,路玉英的丈夫(汽车司机)因此无法正常上班;儿子(中专学生)为此无法学习、生活;烧伤的病人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更严重的是时至今日,无任何个人和组织告知路玉英为何被抓,也没有见到任何抓人的司法手续。

十二月五日早,当路玉英的家人到银滩派出所要人,指出他们抓人是违法的,要求无条件放人时,派出所副所长韩桂玲(女)说:“我们没有绑架、抓人,我们只是‘送她’到教育转化学习班学习”。路的家人说:“她是妻子需要照顾家庭,她是母亲需要照顾孩子、她是大夫许多病人需要治疗。你们违背本人意愿,不通知家属,强制的让她失去自由、给她强制洗脑,你们不是绑架是什么?她在家里做饭、洗衣、操持家务、给病人尽心地送医送药,犯了哪条法?”韩桂玲回答说:“路玉英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是×教,所以我们要给她办学习班,强制转变她的思想,不转化不行。”家属说:“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你说法轮功是×教,请拿出法律文件来!中国现行法律法规中哪儿写了法轮功是×教?”韩副所长回答不上,气急败坏地说:“你也是法轮功,你走!你走!我不跟你说。”就这样连推带搡将家属从二楼推到一楼。

路玉英的家属只好又去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去要人,十二月十三日上午十一点,正碰上恶警剡永生、祈瑞军、杨东晨、医生马欣(音)等多人,将路玉英绑在椅子上用塑料管给灌食。路玉英当时身体非常虚弱,她对家人说:“帮我请律师,将我被迫害的事实上告法院!”当时家属追问恶人们为什么把人整成这个样子,医生马欣却说:“她都是装的,你请律师上告,我是医生,如果出现任何事情,我能承担任何责任。”

中共公安、政府部门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情况下,随便私闯民宅、随便绑架抓人、非法关押、强行洗脑,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家属的面强行灌食迫害。

善良的“法轮功大夫”多次遭迫害

路玉英医生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身心受益,从本质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修炼前她是一个性情暴躁,大大咧咧的人。修炼大法后,她决心要做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她开的专治烫伤、烧伤诊所里,每天都有不同程度烫烧伤的病人,有些病人烫伤面积大,烫伤程度深,给这些病人每天换药是件很头痛的事,由于剧痛,病人根本都不让接触创面,哭喊叫嚎什么样的都有。在没有修炼法轮大法前,她根本不管这些,直接用力猛的一下就将创面上的敷料纱布撕下,痛的病人屏住呼吸,半天喘不过气来,头上豆大的汗珠往出冒。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常说:作为一个医生要有端正的品性和良好的医德,要能感知病人的痛苦。以后她给病人换药时先用药水浸泡敷料纱布,再用镊子一点一点的轻轻的剥离,一边剥离一边安慰病人,有时给病人放一些如同天籁之音一般的歌曲,来减轻病人的疼痛。病人对这个时时为自己着想,工作认真,态度和蔼可亲的大夫,亲切的称她为“法轮功大夫”。

修炼大法后,路玉英事事按“真、善、忍”做好人,她对人对事的热心非同一般。谁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心结她都会及时帮助排除。由于烫伤很突然,往往让人措手不及,外来打工的人根本没钱,烫伤又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路大夫都是会说:先治病,看好病了再说。现在医院费用高,烫伤面积稍微大一点的,在医院要花费二、三万,而且会留下疤痕。而在路大夫那里只花一、二千元,且不会留疤。就是这一、二千元,有些人也是拿不出来。路大夫经常免费诊治,对于病人的千恩万谢,她总是真诚的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病人在她那里看病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方便,随意。

路玉英这样一个时时、事事、处处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好人,却在修炼大法后,多次遭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因说句真话,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市天地派出所送到海淀区看守所关押了四十多天,然后返送到兰州市安宁区沙井驿派出所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五月底被兰州市安宁区分局恶警韩明绑架到七里河西果园看守所(关押在十四大队十号监舍,迫害人:石所长、孙队长、田队长),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才告知家属把人接回。二零零二年被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

路玉英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被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绑架,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兰州市安宁区银滩路派出所吴所长、程片警等到桃海市场大法弟子路玉英家进行骚扰,逼迫她搬家。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被兰州市“六一零”人员、警察、街道人员联合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0/兰州“六一零”谎称急诊-绑架善良女医生-250798.html

2011-12-12: 兰州女医生路玉英遭绑架 亲人吁停止迫害

甘肃兰州烧伤专科医生、法轮功学员路玉英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被兰州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警察、街道人员联合绑架到洗脑班,至今未归。路玉英的儿子日前致信参与迫害者,呼吁他们以良知而为准则,不要执行中共迫害命令而为自己种下恶果。

路玉英,女,四十八岁,烧伤专科医生,家住兰州市安宁区安宁堡街道居民路。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半左右,路玉英正在外面办事,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一个烧伤病人等待救治,要她赶快回来。她听到后,立刻返回诊所。当路玉英赶到诊所时,兰州市安宁区“六一零”办的史怀忠,带着安宁区银滩派出所、安宁国保大队、安宁堡街道办事处几个单位共十五人左右一拥而上,将她绑架。十一月二十二日,家人到处找人,才得知路玉英已被绑架至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

据了解,从七月份开始,路玉英曾遭到史怀忠及以上单位恶徒的多次骚扰。路玉英也曾多次向他们讲过真相。这次当家人质问那些人为什么要迫害路玉英时,他们说:“我们也不想送她,但是没办法,中央来人了,给安宁区分配了四个名额,她是其中之一。”

路玉英的儿子王嘉欣近日致信给参与迫害其母亲的相关人员,他在信中指出:他的母亲路玉英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给别人讲过她炼功受益的事实等,都是符合国家法律,实际上,在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修炼法轮功是违法的。参与迫害者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依法处理”是违法的。

路玉英的儿子说,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包括律师、警察、检察官和法官,也都认清了这一点。尽管司法部下达的通知不允许律师未经允许为法轮功辩护(此行为本身就违反法律),但还是陆续有正义的律师不断地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就是因为律师知法,为了维护法律,这些律师才会顶着压力站出来。

路玉英的儿子王嘉欣以一个国际知名案例提醒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一九九二年二月,统一后的德国柏林法庭审判一名前东德守卫柏林墙的卫兵赛德尔,赛德尔曾枪杀了一名越墙逃往西德的青年。赛德尔的辩护称他当时只是执行命令,所以他是无罪的。不过法官指出,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纽伦堡审判法西斯战犯时已有先例,当时各国政府的立场不约而同:不道德的行为不能借口他们是奉政府的命令干出来的而求得宽恕。柏林法庭审最终的判决是:作为警察不执行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承担的良心义务。任何人都不能以服从命令为借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伦理底线。”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执行准则,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从这个意义来说,良知既是法律的最高准则。“作为一名检察官或警察,你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警察或士兵。”亨里奇案作为“最高良知准则”的案例早已广为传扬。

王嘉欣分析说,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是靠行政指令,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完全违法的,那么各级执行者,特别是直接执行者,一定要承担法律责任,这是难以逃脱的。何况,中国的《公务员法》第九章和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所以作为执法人员该清醒的知道,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相关人员,将来是罪责难逃的。而你说是执行上级的命令,上级的命令和驱使能成为你们开脱罪责的借口吗?执行命令时又有正式的文件吗?符合哪条法律?“上边”为啥都是口头密令,不准记录?以前的书面文件都要收回或命令你们全部销毁?将来清算时,你说上边叫我干的,你能拿出证据吗?有谁能替你承担那些罪责?为了自保,你的同伙或许会成为你所有罪行的直接指证人,出来指证你。“善恶有报”是古训,人不治天治。不要为了个人的一时私欲名利,而让自己及家人尝到报应的苦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2/兰州女医生路玉英遭绑架-亲人吁停止迫害-250465.html

2011-11-26: 兰州法轮功学员路玉英被六一零非法抓捕

兰州法轮功学员路玉英于2011年11月21日被兰州市六一零非法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5/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9784.html

2011-11-24: 甘肃兰州路玉英被六一零绑架

2011年11月21日,兰州法轮功学员路玉英被兰州市“六一零”、“安宁区国保大队”、银滩派出所、安宁堡街道联合绑架。当天下午即送至七里河区龚家湾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4/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9763.html

2010-01-23: 兰州市银滩路派出所恶警骚扰大法弟子路玉英
2010年1月19日兰州市安宁区银滩路派出所吴所长、程片警等到桃海市场大法弟子路玉英家进行骚扰,并要求该大法弟子搬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216752.html

2008-10-20: 甘肃省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加紧迫害大法弟子
甘肃省兰州市所谓的“法制培训学校”(龚家湾洗脑班)现正在加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现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牛万江,关东山,包剑峰,许建平,路玉英,张剑华,苏锦秀,刘晚秋,张春连,候燕青,张桂兰,杜文慧,杜兰萍,胡月梅,董秀兰,陈桂芳,张明海,杨丽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0/188093.html

2008-08-19: “法轮功大夫”路玉英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晚八点,兰州安宁大法弟子路玉英在家中,被非法入室的城关分局的十个公安强行带走,恶警还抢走她儿子学习用的电脑。家人四处打听其下落,不知道人被非法关押在什么地方。

路玉英,女,四十五岁,二零零零年得法,法轮大法使她从本质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路玉英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是一个性情暴躁,大大咧咧的人。修炼大法后,她决心要做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她开的专治烫伤、烧伤诊所里,每天都有不同程度烫烧伤的病人,有些病人烫伤面积大,烫伤程度深,给这些病人每天换药是件很头痛的事,由于剧痛,病人根本都不让接触创面。哭喊叫嚎什么样的都有。在没有修炼法轮大法前,她根本不管这些,直接用力猛的一下就将创面上的敷料纱布撕下,痛的病人屏住呼吸,半天喘不过气来,头上豆大的汗珠往出冒。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常说:作为一个医生要有端正的品性和良好的医德,要能感知病人的痛苦。以后她给病人换药时先用药水浸泡敷料纱布,再用镊子一点一点的轻轻的剥离,一边剥离一边安慰病人,有时给病人放一些如同天籁之音一般的歌曲,来减轻病人的疼痛。病人对这个时时为自己着想,工作认真,态度和蔼可亲的大夫,亲切的称她为“法轮功大夫”。

修炼大法后,路玉英事事按“真、善、忍”做好人,她对人对事的热心非同一般。谁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心结她都会及时帮助排除。由于烫伤很突然,往往让人措手不及,外来打工的人根本没钱,烫伤又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路大夫都是会说:先治病,看好病了再说。现在医院费用高,烫伤面积稍微大一点的,在医院要花费二、三万,而且会留下疤痕。而在路大夫那里只花一、二千元,且不会留疤。就是这一、二千元,有些人也是拿不出来。路大夫经常免费诊治,对于病人的千恩万谢,她总是真诚的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病人在她那里看病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方便,随意。

路玉英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性情暴烈,最初在安宁市场做鸡蛋生意。由于性情暴烈,经常跟顾客吵架,要说她是市场“一霸”真不为过。和男人打架时,别人拿菜刀她拿斧头和人对着干。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时常为当时的所作所为而懊悔。现在她真正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大法要求的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这样一个时时、事事、处处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好人,却在修炼大法后,多次遭非法关押,八月八日再次被公安非法绑架,家人四处打听她的下落,至今还是没有她的确切消息,家人万分着急。每天慕名来找路大夫看烫伤的病人络绎不绝,还有许多外地病人,病人满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愤恨之心而去,痛斥公安的流氓行径。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9/184377.html

2008-08-17: 兰州大法弟子陆玉英等几人(具体人数不详),于8月8日左右被无端抓捕,具体情况请知情同修尽快将详细信息公布出来,便于营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7/184225.html

2008-08-12: 甘肃兰州安宁大法弟子路玉英等三人被绑架

甘肃兰州安宁大法弟子路玉英和其他两名大法弟子(情况不详),八月八日被公安绑架。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2/183905.html

2002-06-29: 兰州市安宁公安分局以韩明为首的一帮恶警,于2002年6月4日把大法弟子路玉英从桃海市场的家中绑架到了龚家湾洗脑班。韩明是安宁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作恶多端,曾数次上过明慧网的恶人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29/32532.html

2002-06-16: 6月13日一群恶警窜至兰州大法弟子苏兰州夫妇家中,将苏兰州的妻子逼迫从六楼上跳下,迫害致死。目前这群恶警昼夜潜伏在苏兰州家楼下周围,企图继续抓捕前去的大法弟子。

2002年6月3日,在安宁分局韩明的带领下,恶警以欺骗的手段将大法弟子路玉英从工作处骗出,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

2002年6月13日,安宁分局和七里河分局的恶警对大法弟子何影国家進行了抄家,并绑架了其妻子聂影(音)和其他约10余名大法弟子。并在其家附近蹲坑。

2002-03-07: 兰州弟子路玉英于2月5日夜间在家中遭安宁公安分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至今。因拒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已绝食近一月抗议非法关押。2月28日,其家属向公安要人,公安竟无耻地勒索2000元钱,说是因绝食送医院治疗的费用。此举遭家属严词拒绝。路玉英家属并当面正告公安:若再不放人,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安宁公安分局政保科负责。兰州大法弟子陆玉英等又被抓。

兰州 安宁区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9-07-22: 刘家堡街道综治员甲15349314164、15095313166
刘家堡居民社区综治员杨某13893387213

2012-12-08: 安宁分局总机:09317666110
安宁分局国保大队长办公室电话:09317303705
安宁分局国保大队长石怀忠手机:13399315846
以下是培黎派出所所有成员手机号码:
培黎派出所所长史君峰手机:13399315971
培黎派出所副所长赵岗手机:13399311858
培黎派出所教导员赵晖手机:13399315912
培黎派出所副所长魏晓鸿手机:13399315886
培黎派出所刑警马婷邦手机:15294202392
培黎派出所警察李玉娇手机:13399315853
培黎派出所警察吉亚丽手机:13399319833
培黎派出所警察薛慧手机:13399315850
培黎派出所警察刘军林手机:13399315869
培黎派出所警察白风国手机:13399316256
培黎派出所警察马靖手机:13399315863
培黎派出所警察程麟手机:13399315871
培黎派出所警察杨红娟手机:13399315851

2009-07-04: 兰州市安宁区委政法委
联系电话:0931-7676008 7666572 办公地址 :兰州市安宁西路500号(安宁区统办大楼四楼)
区政法委书记:宋锦荣

兰州市安宁区人民法院:
区号(0931)
院领导 贾忠南7754520(办)手机13909461103
聂耀忠7750377(办)手机13321212521
罗学祯7750397(办)手机13321201669
王子山7750390(办)
政工科7757201
刑庭:庭长:朱宗胜:13893334241
王乃成13893334262
赵莉13893125860
王文杰13893334212
王学军13893334264
高恒3902921
区检察院:7750324、办公室:7679576 政工科7679511 传真:847226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931)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
邮编:730050  联系电话 0931-2868792
校长:剡永生  副校长:赵剑  书记:祁瑞军  医生:马欣
值班警察:许志红(女) 杨东晨 13399315065
陪员:孔庆英(兰州504厂退休工人)
银滩派出所报案电话:09317671319
安宁堡乡街道综治员:朱宗军 朱佛祖 豆明德一直参与迫害路玉英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