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金昌 永昌县 >> 赵永秀, 女, 73

赵永秀
赵永秀临终前四个月照片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焦家庄水磨关七队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1年半
个人近况: 2014年9月28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12-2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胡尚学 赵永秀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0-23: 甘肃省永昌县赵永秀生前遭受的迫害

甘肃法轮功学员赵永秀,二零零一、零二年间被非法劳教,遭受种种凌辱和折磨,多年来,一家人始终遭受中共人员骚扰,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不堪重负的赵永秀老人含冤离世,享年七十三岁。

赵永秀,家住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焦家庄水磨关七队,于一九九六年幸得法轮大法后,原来的风湿关节炎好了,身体一身轻。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二年,赵永秀两次被非法劳教,共四年,在甘肃省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被强制洗脑转化、剥夺睡眠、强迫做奴工,经常被吸毒犯辱骂毒打,多次被抽大管的血,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

一天早上,洗脸重重摔倒,感觉肠子都被摔断了,颈椎摔伤,满身疥疮,奇痒难忍,最后左侧乳头化掉,左侧胳膊肿大麻木,失去知觉。

赵永秀回家后,多次被邪党人员骚扰,全家被迫害的没有经济来源,生活艰难。赵永秀左侧脖子脸歪肿大、腋窝流脓,成窟窿,左侧乳房溃烂呈平板状,摸上去象坚硬的砖块,在艰难痛苦中,含冤离世。

一、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凌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铺天盖地诽谤大法,二零零零年初,赵永秀和亲戚一起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关押到当地驻京办事处,被拘禁在狭小的铁笼子里,二十四小时,才允许上一次厕所。

赵永秀听到二十几岁的永昌县法轮功学员孙玉泉被打得凄厉惨叫,原来是办事处两个年轻人在发疯暴打孙玉泉,因为当时天气很冷,一个先打,等身体打热出汗了,另一个再接着打,然后再两人合起来打,两人打得“兴高采烈”,拿打人取乐,活像变态的虐待狂,只打得孙玉泉满口吐血才住手。赵永秀还看到被截访的其他民众三九寒天被剥光衣服关在铁笼子里。

赵永秀被永昌县邪党人员接回,被非法关押在永昌县拘留所十五天。因为坚持炼功,被恶警高军(音)一把揪住领口毒打。

二零零一年,赵永秀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被送到甘肃省安宁区第二劳教所女队,强制洗脑。白天高强度训操,齐步走,正步走,跑步,不停的左右前后转,越喊越快,赵永秀当时已五十七岁,被转的晕头转向,呕吐,到后来根本反应不过来,转不过来,就被吸毒犯人毒打,犯人上去就是拳打脚踢,多数时候用脚在要命处狠踹。赵永秀和李慧霞(甘肃庆阳法轮功学员,当时五十多岁)因为训操被毒打是家常便饭。

赵永秀晚上被强迫背监规,背不下去,被吸毒犯王文娟毒打,被打得胸口青紫,背不会就不许睡觉,天寒地冻在外面罚站,拖到一两点才允许睡觉。早上六点起床打被子,又被吸毒犯王文娟用脚狠踹,赵永秀被踹得一直后退,被逼到墙上王文娟还不住手,边踹嘴里不停地骂“老糊糊,老糊糊!”赵永秀被踹得满腿青紫。

监规背完了,又强迫背三字经。一直折腾两三个月,才让赵永秀正常睡觉。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背监规是表面形式,主要是消耗法轮功学员的精力和体力,白天高强度训操或体力劳动,晚上背监规不让睡觉,使法轮功学员身心疲惫到极点,强迫忘记法轮大法的东西,达到强制洗脑的目的。

五月开始,赵永秀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做奴工,修兰州滨河路平整土方,几十辆康明斯车不停地拉土,拉多少就得平整多少,汗流浃背,口干舌燥,没有喘息的机会,法轮功学员过去想喝水,恶警破口大骂,吸毒犯过去一脚把水桶踢翻。

赵永秀还被强迫剥娃娃菜、剥大豆、做一次性筷子、掏大粪。剥大豆时不分白天黑夜,大豆车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分任务剥,剥不完就不许睡觉,整晚上剥,来不及用牙咬着剥,剥完后,满手满脸都是黑的。剥完的大豆用关押人员的洗脚盆、洗下身盆、洗衣盆等浸泡后,运到厂家做成油炸大豆在市上买。

赵永秀等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掏大粪,吸毒犯人把吃剩的馒头,剥不完的百合偷扔到水泥粪池中,赵永秀等几人用小盆舀粪,倒入塑料桶中,再倒入一人多高的拉粪桶中,倒粪时,馒头、百合“咚咚”往起溅,溅得满脸、脖子、身上都是,几人强忍着闭上眼睛,闭上嘴掏粪,还要强迫推着粪车跑,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赵永秀等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在耳朵上采血,在胳膊上用大粗管抽血,恶警欺骗说是给检查身体验血。

甘肃省第二劳教所政委王德昌,管理科长田力多次组织污蔑诽谤法轮大法的揭批会,赵永秀等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身后都有一个强悍且凶狠的人,按住肩旁,时时准备捂住嘴,害怕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赵永秀被包夹犯人刘霞珍捂得差点上不来气。

王德昌、田力公开叫嚣怂恿吸毒犯人:“对法轮功怎么折磨,怎么打都不过分!”刚开完会走出会场,吸毒犯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骂骂咧咧,找茬,刚进女队大门,有些吸毒犯就迫不及待地毒打法轮功学员,恶警视而不见,毫无表情。

劳教所强制剥夺法轮功学员的基本生存权利,吃饭、上厕所都限制时间,恶警心情好时,一百多人排队打饭吃饭勉强给半小时,大多数时候只给十几二十分钟,排在后面的人根本没时间吃饭,吃不完不许带回监室。法轮功学员不浪费粮食,不敢多打饭,吸毒犯人吃不完就往厕所扔。赵永秀常常饿肚子。

上厕所来回都是跑步。回家很长时间后,上厕所还是来回急匆匆地跑,吃饭还是狼吞虎咽,不知道夹菜,只知道急忙吃饭。

二零零二年初,赵永秀刚回家不久,三月六日又被绑架,抄家时被盗走一千三百多元。赵永秀和胡尚学、张延荣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挂牌游街侮辱,后在甘肃兰州平安台第一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受尽折磨凌虐,满身疥疮,全身奇痒难忍,在太阳下晒。一天值班恶警给赵永秀药膏,让她抹上,在恶警房间里烤。不久,赵永秀左侧乳头不知不觉就化掉了,左侧胳膊肿大麻木,失去知觉。身体极度虚弱,一天早上洗脸重重摔倒,感觉肠子都摔断了,颈椎摔伤。

二、回家后艰难度日

二零零五年,赵永秀回家后,老伴胡尚学还在监狱被迫害,兰州的儿子把赵永秀接到兰州生活了五年多。

老伴胡尚学出狱后,胡尚学前妻的儿子一方面受邪党毒害,另一方面还想让胡尚学开药店给他挣钱,胡尚学不同意,所以胡尚学前妻的儿子坚决不许赵永秀回家。胡尚学说:“撇开她是老伴不说,因为她是炼法轮功的,我一定要把她接回来。”开始前妻儿子不让老俩口进门,天下着雨,深夜十二点了,老俩口还在儿子楼下转悠。老俩口的平房被儿子出租,钥匙儿子拿着,不给老俩口。后被儿子的朋友看到,怒斥了儿子一顿,才将平房钥匙归还老俩口。

胡尚学(胡尚学被迫害经历详见《甘肃省永昌县兽医胡尚学遭迫害事实》)原来是永昌县焦家庄乡兽医站退休职工。自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二年间,先后四次被中共邪党绑架,二零零二年第四次被绑架后,被永昌县法院冤判十二年重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胡尚学被假释回家,邪党一直持续对老俩口的经济迫害,导致老俩口没有生活来源,生活非常艰难,夏天捡树枝烧火做饭,冬天从焦家庄乡政府和学校倒出的炉灰中捡煤渣度日。

胡尚学近照
胡尚学近照

胡尚学多次到永昌县人事局、县政法委、“六一零”要退休工资,始终没有要上,胡尚学给县长蒲友文写信,也没有结果,浦友文对胡尚学女婿说:“你老丈人给我写信了,生活过不下去了,你给解决吧。”在二零零二年时胡尚学的退休工资就有四千多元,十几年来因为迫害被克扣的退休工资六十多万元。

酒泉监狱、永昌县、焦家庄乡邪党人员十几人两次上门骚扰,威胁恐吓,赵永秀一方面生活艰难,另一方面被高压恐吓,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左侧脖子、腋窝、胸部流脓,脖子、腋窝成窟窿,左侧乳房溃烂,摸上去象坚硬的砖块,在艰难痛苦中,赵永秀老人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3/甘肃省永昌县赵永秀生前遭受的迫害-299343.html

2011-06-16: 甘肃省永昌县兽医胡尚学遭迫害事实

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法轮功学员胡尚学,自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二年,先后四次被中共人员绑架,在第四次被绑架后,被永昌县法院冤判十二年重刑。

胡尚学,男,今年七十二岁,是永昌县焦家庄乡兽医站退休职工。于一九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经过学法、炼功、修心性,精神状况变得很好,身体变化也大,走路一身轻。不久,胡尚学的妻子赵永秀也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通过学法炼功,赵永秀类风湿关节炎也好了。胡尚学夫妻把自己从法轮功中受益的亲身体会告诉给左邻右舍,慢慢的学法炼功的人多了起来。

就在胡尚学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四处奔走,向乡亲们弘扬这万古难遇的大法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使上亿人受益的法轮大法却遭到了铺天盖地的诬陷、诽谤和打压。

文革式精神迫害

二零零零年,胡尚学因修炼法轮功被永昌县公安绑架,绳捆索绑游街。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多名,指挥绑架、强迫游街示众的是永昌县公安局长刘富海、彭卫平和国保科的李国玉,永昌县城的所有公、检、法、司的全部车辆都参与了此次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和游街,然后把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焦家庄乡的河滩村村委会大院开所谓的批斗会。紧接着是沿河滩、李树庄、北泉、双磨街,对被非法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强迫再次非法游街。在这期间,法轮功学员张延荣(已被迫害致死)因头抬高了点,被公安局长刘富海一拳打在头上,刘的口中大声吼叫着:“低下你的头。”所谓的批斗会期间,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戴着手铐。

此后,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永昌县拘留所,二十天后才陆续放了出来。这是胡尚学受到的第一次非法拘留。

公检法司在践踏法律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永昌县公安第二次绑架了胡尚学和其他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此次,胡尚学又被拘留一百三十七天。第三次被绑架是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仅仅因胡尚学给他人讲了法轮功的真相,永昌县公安从胡尚学女儿家将他绑架,又被拘留二十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胡尚学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永昌县城内悬挂和张贴真相横幅和标语时,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永昌县公安绑架、拘留。其中被非法劳教十八名、非法判刑十三名。

警察在犯法

在公安局,从局长到一般警察,他们从不把国家法律看在眼里。一次恶警局长刘富海找胡尚学问话,当胡尚学讲到自己的真实情况时,刘顺手打了胡尚学一个耳光,意思是没有顺他的意思说他想听的。

拘留所所长恶警程掖生对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不分老少一律让做俯卧撑。胡尚学说:“我做不了。”程掖生说:“你做不了,就爬在冰地上。”西北的寒冬腊月很冷,胡尚学爬在冰上,不一会手和臂就冻得失去知觉,当把手从冰上扯下来时,手掌、手指肚已皮肉分家.

在永昌拘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是常有的事。胡尚学被非法拘留期间曾遭受过恶警郜江的拳打脚踢。

警察最恶毒的是逼迫法轮功学员踩踏师父的法像。当时几乎每个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都要过这一毒招。有一次一个姓陈的恶警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办公室地上,两个恶警在身后推胡尚学,胡尚学往后刚一用力就把两个恶警甩了出去。

在同一时间段,法轮功学员诸大义被绑架在永昌拘留所时,在恶警局长刘富海的指挥下,诸大义曾被恶警用绳子吊起来两脚尖勉强着地,脖子上挂个装了水的水桶,满身的汗水不大一会儿就湿透了衣服。就这样,折磨到昏死状态时用凉水泼醒,再用橡胶棒继续暴打。警察强迫诸大义踩踏师父的法像时,诸大义坚决不踩,刘富海吼叫着其余恶警:狠狠的打、往死里打!恶警用木棍猛打诸大义的脚踝骨,当时腿被打到紫青、肿胀,数月后都不能走路。十年后的现在我们看到诸大义的脚踝骨已经畸形变大。在这之前,恶警做“笔录”时,一女警轻率的把诸大义的“诸”写为“初”时,诸大义说:你这样的素养,我的姓怎么乱写呢?第二天这个女恶警找机会把准备好的螺丝刀用力扎在诸大义的手腕虎口处,一个高个头的男性警察看到此情此景时惊诧的望着她说:你怎么能这样呢?

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在恶警李国玉操控、参与下,胡尚学和妻子被绑架,抄家时被盗走一千三百多元。在胡尚学遭受多次绑架、抄家时,先后被盗走三千八百多元的物品。

从江泽民及邪党集团非法疯狂打压法轮功以来,在永昌县所有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非法抄家、非法罚款(有时无据非法罚款)的对大法的犯罪活动几乎都是恶警李国玉直接参与操办的。

恶警局长刘富海不仅极力追随邪党使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日常社会行为中也是品行极差的。社会上人们这样传:有一年中秋节,刘打发两个手下给他弄只羊,这两个手下在晚间偷来一只羊给了他,第二天刘富海的战友跑来请他帮忙给找一只丢失的羊,他怎么也想不到偷羊贼就在自己对面。

永昌县法院石多英冤判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永昌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冤判重刑:张延荣、秦德新、樊永成、胡尚学十二年;王泽兴、岳培福、秦吉昌十年;诸大义、王泽芳(女)八年;王永芳(女)七年;严生杰三年。

当时参与非法审判的部份人员是:审判长石多英、审判员周瑞荣、代理审判员张永儒、书记员马冬梅、检察院的公诉人是何正仲。审判地点是当时的法院审判庭,庭审时间长达两天,属公开审判,让家属旁听。在邪党法庭上石多英为争得法院院长职务,极力迎合邪党组织捞取政治资本,以种种借口超越邪党法律坚持对法轮功学员重判。在事前已经通知法轮功学员准备辩护词届时做自我辩护,当程序进程到自我辩护时,石多英却说:不能叙述实事过程,只能留下书面辩护词。显然石多英清楚这是枉判。

当时法轮功学员站在台前,胡尚学认为自己没有犯法,不应该被审判,席地而坐以示抗议。石多英拍着桌子叫道:“胡尚学你老实点,这是法庭,不是你的家庭。”胡尚学说:“我们是好人,没犯什么法。法庭有什么了不起,是你们在迫害我们修炼者。我们是在向世人讲真相,叫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证实大法,救度世人,我们是一群好人。”石多英气急败坏的说:“这在过去要给你判死刑的。”面对石多英的蛮横无理和胡搅蛮缠,张延荣张口道:“石多英,这是法庭,不是你家私设的公堂!”至此,石多英象泄了气的皮球再没张口。

没过几月,石多英这个给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的审判长遭了恶报──被摩托车碰撞死亡。

监狱中骇人的酷刑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胡尚学和其他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兰州监狱入监队三个多月。在此期间,不定期有狱警叫谈话时,法轮功学员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

有一天,入监队新调来一名狱警在开会时讲起诽谤大法的话。一开始,张延荣站起来以示抗议,随后胡尚学也站了起来,紧跟着在场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都站了起来。这名狱警立即把会散了,留下的是各号室的犯人组长。不一会儿,号室组长过来说: “姓张的,警察叫你。去好好说,不然你们几个蹲禁闭。蹲禁闭的手铐都拿来了。”胡尚学去给他讲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修炼真善忍的真实意义,并且告诉他给他讲这些的目的是为了他的未来。最后他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你就回去吧。”从此,这名警察再不提大法的事了。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胡尚学从兰州监狱又被转到武威监狱。好多犯人、狱警通过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相互交谈,知道了大法的真实情况。一位监狱长找胡尚学谈话劝他“转化”,每次胡尚学都给他讲真相。到最后胡尚学说:“你们应该好好转化,我们法轮功学员都转化好了,都是好人,是无私无我的好人。”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胡尚学从武威监狱又被转到酒泉监狱,同车去的有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中,其中二名已被酒泉监狱的恶警迫害死了(年仅四十八岁张延荣和五十六岁的刘永春)。还有一位四十六岁的王泽兴,被迫害的神智不清。

法轮功学员在从武威监狱到酒泉监狱的路途中,每到一个路口就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车刚开到酒泉监狱,狱警根据拟定的计划把胡尚学、王泽兴和樊永成份到一监区,两个狱警拉了胡尚学一把说:“你站在这边。”事后才知道其中一个叫王东风,另一个叫刘建明,还有一个叫马强。王东风是一监区教导员,长期紧随邪党迫害法轮功。事先安排好的三个犯人包夹把法轮功学员的用具、被褥用架子车拉到三楼所住的号室。当晚搜身,胡尚学在车上同修给的一本师父的《加拿大法会上的讲法》、在武威监狱抄写的十二本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和新经文全部都被抢走了。第二天早晨,来了五个狱警把胡尚学所带物品和全身又搜一遍,监区院内到处是诽谤大法的邪恶资料。

在酒泉监狱黑窝里,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强制“转化”。迫害方法有:烟头烫、暴打、火棍烫、关禁闭、将人绑起来,再把野兔子塞到裤裆里、“绷”刑、坐狗头小凳(熬鹰)。

酒泉法轮功学员王晓东、马勇被关在禁闭室,手铐上挂一根铁链子拉紧,连在暖气管上,刚好蹲不下又站不起来。法轮功学员刘永春、张延荣,被绑起来后把野兔子塞到裤裆里,然后用脚踢兔子,迫其乱抓乱咬。张延荣被酒泉监狱恶警迫害死之后,家人给换衣服时发现小便头及周围大面积范围都是黑色的。

恶警指使包夹强迫胡尚学和樊永成坐狗头小凳,每天二十四小时只有吃饭时屁股离开凳子,其余时间屁股不能离开凳子,眼睛不能闭上,眼睛稍有迷糊就要遭到暴打。尽管这样,那些包夹还轮流不停的念栽赃、诬陷、诋毁法轮功的邪书。胡尚学四昼夜没睡,樊永成十三天(三百个小时)没合一眼,不让脱鞋、不让换鞋,到后来脚底有两毫米厚的皮肤呈乳化状。自此以后,樊永成因为恶警使用“狗头小凳”的迫害留下的剧烈病痛在监狱内无法再坐下来,坐时只能用双膝跪在小马扎登上,这种状况持续四年半,直到离开黑窝。

酒泉监狱用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绷”刑在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的《甘肃酒泉监狱的酷刑“绷”》一文中有详细叙述请阅读。

当时的酒泉监狱长是梁秋明,现职为甘肃省监狱管理局企业经理。

经济迫害还在继续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胡尚学终于走出了酒泉监狱这个人间地狱的大门,可邪恶在经济上对他的非法迫害却还在继续。

二零一零年六月初,胡尚学根据有关规定到县人事局去要退休工资,去了三次,每次局长佘文龙都说在研究,可是几个月过去了还是不给答复。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胡尚学又到县政法委去要,办公室一位姓何的说:“书记不在,你回去吧,我给他汇报。”第二次去时,姓何的却说让找“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办公室去要。当找到“六一零”的书记李正(李正手机号:13830590962)时,他却说这事还得研究。就这样前后跑了十多趟,直到快过年了,退休工资还是没要上。

二零一一年三月初,胡尚学又去找李正。一天他却把胡尚学领到另一个办公室,交给了另外一个叫李书记的人,这个李书记直接告诉胡尚学:“我们已研究了,给你恢复工资不可能,给你个低保吧。”面对无理的经济迫害,胡尚学又去找县长,结果去了六次,每次都见不到。在保安的建议下,一天早上,胡尚学又去找信访局的侯局长,他说你的情况我知道,你写个东西给我,胡尚学说:“我不会写,我要找县长。”他说:“县长不在。”下午两点半,胡尚学又去找县长,刚到政府大门口,两个保安告诉胡尚学:“这个不是吕局长嘛!”胡尚学话还没来得及说,信访局的侯局长就顺门口出来,指使两个保安,把胡尚学赶出了县政府。

胡尚学妻子赵永秀因赴北京依法上访,为师父、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先后被非法劳教两次。胡尚学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走出魔窟,回到家中。但为了要退休金,老人不辞辛劳,东奔西走,尚无结果,仍遭受着经济上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6/甘肃省永昌县兽医胡尚学遭迫害事实-242475.html

2002-06-08: 永昌县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名单:
张延荣:2年
王泽兴:1年半
孙玉全:2年
李玉强:1年
秦德兴:1年半 
秦德武:1年半
黄智秀:1年半
严某:1年半
席金兰:1年  
徐桂兰:1年
张菊芳:1年
孙彩云:1年
赵永秀:1年半

金昌 永昌县联系资料(区号: 937)

2018-01-02: 金昌市看守所相关电话
所 长:张祥军 0935-839628013993580578
教导员:单学军 0935-839628113830565117
副教导:曾祥军 0935-839628213830588157
狱 警:邹 斌 (女)13884510841
王永忠 13689457587
赵多鹏 13993578963
韦福林 13830561861
马永国 13993578926
李文锁 13993597368
盛海龙 13993587825
颜 耀 15101912162
朱自轩 15094455171
张继平13830567630
王春花 13993596568
张万祺 13689452025
蔡建军 13830598595
朱战峰 15809459824

2015-07-02: 永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田世忠,电话13993562936

2015-06-02:
金昌市公安局
◎副局长张永生【追查】
(主管国保处):13993569598、宅 93582116899358396035
◎国保支队长王奎文(或原副局长 王永东):13993580580
◎国保支队 李新华:935821229313993578855
◎金昌市“610办公室”主任陈永锋【追查】:935822130913830588137
金昌市龙首分局
◎副局长田昆山:9358811651,宅 935833567813830579915
龙首分局国安科
◎代宝吉【追查】:138305668629358811323 ,宅 9358336258
◎安来寅:13830576942,宅 9358230469
◎王群:13519466070,宅 9358229112

金昌市金川区金川路派出所:93583963549358396383
◎所长 赵多鹏 13993578963,副所长 刘震
金昌市金川区北京路派出所:9358396366935839635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