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德惠市 >> 白鹤(白瑞松女儿), 女, 1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德惠市东五道街长青小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2-26
家庭成员: 儿女: 白鹤(白瑞松女儿)
夫妻/父母: 白瑞松 刘凤云(刘风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7-18:在风雨中成长的白鹤

白鹤真是生在风雨里,长在魔难中,从五岁就遭到中共警察的迫害。她是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白瑞松、刘凤云夫妇的独生女儿,大家都叫她小鹤,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天真好学。这十余年来,小白鹤与父母离多聚少,过着这样漂泊不定的生活。

白鹤一家原来住吉林省德惠市东立交桥附近。妈妈刘凤云以前被北京医大医院诊断为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严重时吐血,需终生服药才能维持生命;一九九六年妈妈修炼法轮功后,疾病不翼而飞,迅速恢复了身体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白鹤一家多次遭受邪恶迫害。爸爸白瑞松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在九台劳教所及当地看守所遭受各种酷刑摧残,;妈妈被多次非法关押,被德惠市法院非法判刑。白鹤曾被跟踪、威胁,非法关押、关进封闭学校监视、居住。

警察绑架父母,留下五岁的她一人

白瑞松夫妻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来后,二零零零年被德惠市公安局一群恶警从家中绑架,五岁的白鹤被这群恶警的土匪流氓行为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哆嗦,惊呼着:“妈妈──爸爸──”可是警察置若罔闻,押着白鹤的爸爸妈妈扬长而去。

邻居们看了心如刀绞,但没人敢管,谁都害怕共产恶党株连九族的疯狂迫害。

父母被警察抓走,这对一个五岁的孩子意味着什么?她将被冻死、饿死。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一位法轮功学员悄悄把孩子接走抚养,可小白鹤仍未逃脱厄运。恶警查到了这位法轮功学员,就追到了她家,手指着她喊叫:“你赶快把孩子扔了,不然的话就抓你。”这位法轮功学员正义地说:“你们这么做还有人性吗!你们就是真的抓我,我也不扔孩子。”结果恶警察真的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抓走劳教,诬陷“扰乱社会秩序”。

爸爸白瑞松只因拒绝写所谓不修炼的“保证”,就被中共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十月,再一次被中绑架并非法劳教二年,就在这期间,恶警还把妈妈刘凤云绑架到派出所,后来还是在亲属交了一千元的保证金后,振兴派出所才把她放回。

上小学被跟踪,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白瑞松被德惠振兴派出所绑架送到九台劳教所已经半年多了,刘凤云带着孩子艰难的生活。警察为了再次绑架刘凤云,多次跟踪上小学的白鹤,小鹤发现后,哭着对妈妈说:“妈妈!我不能上学了,警察想抓你,老跟踪我,我不能没有妈妈。”从此失学。

三月十五日晚上八点多,白鹤正在睡觉,德惠市振兴派出所警长孙晓光带着一帮警察闯了进来,进屋二话不说就开始乱翻,翻出一张法轮大法师父的经文,孙晓光就要带走妈妈刘凤云。这时白鹤被吓醒了,看到一帮警察吓得大哭起来,孙晓光说:明天上午你到派出所来一趟。说完带着一帮警察走了。白鹤哭着说:妈妈咱们走吧!别在这住了,你要被他们抓走了,剩下我自己怎么办呢?

就这样,刘凤云带着孩子流离失所,到处租房住。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德惠市国保大队(恶警王铁军等)等二十多个恶警光天化日之下,撬门破锁,强行闯入白鹤一家三口在铁南铁路家属楼临时租住的家中,不出示任何手续和证件非法抄家并打人,当时一帮恶警围住白瑞松疯狂施暴,白瑞松的被眼睛打青了,恶警还将屋内值钱的物品全部抢走,包括四个手 机、一千五百多元现金、电话等,把白鹤吓得大哭。

之后恶人将一家三口劫持到公安局两天一夜不给吃一口东西,恐惧和伤痛笼罩着白鹤幼小的心灵。德惠市恶警将白鹤与妈妈刘凤云关押一天一夜才放回来,又非法劳教爸爸白瑞松二年。

妈妈为了不再被警察骚扰、绑架,被迫带着白鹤流离失所,母女俩生活极度困难,吃、住都是同修帮助,本来中共邪党就不准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法轮功学员都在被迫害中,刘凤云不忍心给同修添负担,要去德惠老家求助自己的弟弟,被多次迫害的小白鹤机灵的说:“妈妈,你回老家不安全,叫我和舅姥爷去找舅舅吧。”

遭绑架、逼供

二零零六年七月八日上午八时,妈妈刘凤云在永青新村的临时住处被德惠市公安局伙同长春公安一处的恶警绑架,十二岁的白鹤也未能幸免。

当日上午八点多,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王铁军等一伙人撬开刘凤云家的窗户,跳进屋内,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当时把白鹤吓得浑身发抖。一次次的迫害,早已把孩子吓坏了,孩子抱着刘凤云发抖,喊着“妈妈!我怕!”两个警察强行将妈妈和白鹤按住,他们把她们拖到外边塞到一辆黑色的轿车里。其余的人开始抢劫,将家里值钱的东西抢走,其中有笔记本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二台、喷墨打印机一台、大切刀一台、压膜机一台等价值一万多元钱的东西被抢走,甚至衣 柜里孩子衣服兜里的260多元钱(亲友给的压岁钱),半年了孩子没舍得花,却被这些中共警察抢去,床边放着30多的零钱都被他们抢去。

洗劫一空之后,他们怕周围的邻居看见,一个叫杨某某的女警察用毛巾把白鹤和妈妈的头盖住送到原德惠市客运站大楼的一个叫恒天旅店的旅馆,到旅店门口有两个警察使劲把白鹤从妈妈刘凤云身边拽出来,白鹤吓得大哭不止,恶警们快速的把她拖到楼上。另一 个警察和女恶警杨某某把妈妈刘凤云连拖带架弄到三楼的一个房间,国保大队恶警葛旭全等人看管着,刘凤云说:你们把我的孩子弄哪去了,我要和孩子在一起!他们搪塞她:一会就让你见。

下午国保大队恶警王铁军和葛旭全等人开始非法审讯刘凤云,逼她说出资料点的情况,和谁联系,刘凤云不说,王铁军就用脚使劲踢她的脚踝骨,后来好几个月了刘凤云的脚踝骨都疼,肿了很长时间。葛旭全还骂骂咧咧的,并威胁刘凤云:你不说,照样判你八九年!后来王铁军欺骗她说: 你孩子都说了,我们什么都知道。刘凤云说: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

十二岁的白鹤被这帮恶警带到另一个房间里, 一群恶警对她诱供,软硬兼施,连哄带骗一直审讯到半夜,然后一恶警把她带到家里继续诱供,而且一个恶警竟然逼着孩子叫他干爸。

妈妈刘凤云被绑架后的第二天晚上,被国保大队警察送到德惠看守所非法关押,刘凤云在看守所每天心急如 焚,以泪洗面时时刻刻都在惦记着孩子,所以一次次的跟管教刘彩霞要求见白鹤,可是刘彩霞以给“反映上去了,等领导研究”等等,一直在拖延时间,直到刘凤云 被非法判刑,被关押到吉林省女子监狱之前,七个月了也没有见到孩子。

软禁、烧水、干杂活

几天后,德惠市公安局为了进一 步迫害刘凤云,把白鹤送到万兴封闭学校软禁,放暑假都不让回家,也不让家人见,并且欺骗家人说:学校在给孩子补课。其实是叫小白鹤和那里两个从农村顾来的夫妻给学校烧水,干杂活。

从此十一、二岁的小白鹤经常呆呆地望着窗外,盼着妈妈、爸爸回来接她,天黑了不见妈爸的身影,睡梦中惊醒了妈妈仍不在身边,到了白天,一群一群的小学生在操场上玩耍,小白鹤只能孤独的在屋里等着妈爸回来。

两年后的一天,白鹤的爸爸从九台劳教所回来了去学校水房子接白鹤,脏兮兮的小白鹤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爸爸,好半天才哭出声来,嚎啕大哭!心里的委屈、痛苦、孤伶全都溶在了哭声里!

那两个被学校雇来的小俩口知道了小白鹤的悲惨遭遇后也跟着哭,说:我们先前不知道这小丫头这么苦,要知道怎么能让她干活?

多次的迫害给白鹤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白鹤回家后,不爱说话,看见警车就吓得躲在大人身后。

不断的骚扰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五点左右,两个女人到白家敲门,后面跟着三个男人,其中一个穿着警服,因没敲开门,走了。有邻居认识他们是站前派出所的警察。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六点三十分左右,妈妈刘凤云又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和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闯进家中强行绑架。同时恶警抢走电脑一台,又抢走《转法轮》等大法书籍。刘凤云曾被非法判刑,刚从长春黑嘴子监狱出狱才几个月,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毫无人性的恶警就又一次将她绑架。刘凤云被折磨三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是从拘留所被抬回家的。就这样,站前派出所警察那两名恶警又去白家骚扰。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上午,德惠市站前派出所两警察又闯进白鹤家骚扰,当时爸爸白瑞松出去干活,恶警悻悻走掉。

如今,爸爸和妈妈虽然脱离牢狱回到她的身边, 德惠市恶警仍然不善罢甘休,经常的去骚扰恐吓。

无数小白鹤

中共邪党连一个小孩都不放过,这样的悲剧在当今的中国迫害法轮功以来,比比皆是,有多少人被逼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多少儿童生命无法保障?就德惠市来说中共当局给孩子造下的痛苦也不是这一例呀!

白鹤,不止是小白鹤,在中国大陆有多少同龄儿童与父母离多聚少?甚至于生出来就没见到过父亲或母亲的面?或是双亲还被中共邪党关押在黑监狱里?又有多少儿童失学?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四个年里,这些未成年的孩子,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非法关押、有的精神失常、有的遭暴打、遭逼供,有的孩子父母双亡,他们或被亲戚收留、或被强行关入孤儿院,不少孩子流落街头,还有两岁幼童身陷囹圄、四岁幼儿被劫作人质、更多未成年的孩子被劳教。

面对一个个活泼无暇、天真可爱的孩子,被中共当局肆无忌惮地迫害,面对中共系统残忍活摘法轮功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你的良知是否惊醒?是否还在保持沉默?即便感觉无力制止迫害,也应该远离邪恶、“三退”自救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8/在风雨中成长的白鹤-276761.html

2013-06-11: 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二)

......帮助抚养不满五岁的孤女 被诬为“扰乱社会秩序”非法劳教

白鹤,吉林德惠市法轮功学员白瑞松、刘凤云的女儿。二零零零年的一天,她的父母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来后被德惠市公安局一群恶警从家中绑架,屋里扔下一个当时不满五岁的她。小白鹤被这群土匪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哆嗦,惊呼着:“妈妈——爸爸——”,恶警置若罔闻,押着白鹤的爸爸妈妈扬长而去。

在邪恶疯狂至极的时刻,邻居们看了虽心如刀绞,但没人敢管。她的父母被恶警抓走,这对不满五岁的她来说意味着她将被冻死、饿死。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法轮功学员惠玉(化名)悄悄把她接走抚养,恶警得知后,追到惠玉家,手指着惠玉喊叫:“你赶快把孩子扔了,不然的话就抓你。”惠玉正义地说:“你们这么做还有人性吗!你们就是真的抓我,我也不扔孩子。”结果恶警真的把惠玉抓走劳教,荒诞无耻地诬陷其“扰乱社会秩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小白鹤一家遭到恶党的无休止的迫害。爸爸被多次劳教;妈妈被多次关押后,又曾被德惠市法院非法判刑。十余年来,小白鹤与父母聚少离多,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如今,爸爸妈妈虽然脱离牢狱回到女儿身边,可是,德惠市恶警仍然没有善罢甘休,还是经常的去骚扰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1/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二)-275078.html

2011-03-07: 吉林省德惠市公安局对刘凤云母女的迫害

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刘凤云和丈夫白瑞松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多次遭中共警察迫害,他们的女儿白鹤也饱受迫害和惊吓。二零零六年七月,刘凤云和当时只有十二岁的白鹤被德惠市公安局警察绑架,母女被恶警隔离逼供。刘凤云被非法判刑三年,七个月未能见到孩子。

二零零二年母女被迫流亡

二零零二年,刘凤云的丈夫白瑞松被德惠振兴派出所绑架送到九台劳教所已经半年多了,刘凤云带着孩子艰难的生活。三月十五日晚上八点多,孩子正在睡觉,德惠市振兴派出所警长孙晓光带着一帮警察闯了进来,进屋二话不说就开始乱翻,翻出一张法轮大法师父的经文,孙晓光就要带走刘凤云,这时孩子被吓醒了,看到一帮警察吓的大哭起来,孙晓光说:明天上午你到派出所来一趟。说完带着一帮警察走了。孩子哭着说:妈妈咱们走吧!别在这住了。你要被他们抓走了,剩下我自己怎么办呢?就这样刘凤云带着孩子流离失所,到处租房住。

二零零六年被警察绑架抢劫

二零零六年七月八日上午八时,刘凤云在永青新村的临时住处被德惠市公安局伙同长春公安一处的恶警绑架,连十二岁的女儿白鹤也未能幸免。

当日上午八点多,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王铁军等一伙人撬开刘凤云家的窗户,跳进屋内,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当时把她的女儿吓的浑身发抖。一次次的迫害,早已把孩子吓坏了,孩子抱着刘凤云发抖,喊着“妈妈!我怕!”两个警察强行将刘凤云和孩子按住,他们把刘凤云和孩子拖到外边塞到一辆黑色的轿车里。其余的人开始抢劫,将家里值钱的东西抢走,其中有笔记本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二台、喷墨打印机一台、大切刀一台、压膜机一台等价值一万多元钱的东西被抢走,甚至衣柜里孩子衣服兜里的260多元钱(都是亲友在过年时送给孩子的压岁钱),半年了孩子没舍得花,今天却也被这些强盗抢去,床边放着30多的零钱都被他们抢去。

母女被隔离逼供

洗劫一空之后,他们怕周围的邻居看见,一个叫杨某某的女警察用毛巾把刘凤云和孩子的头盖住送到原德惠市客运站大楼的一个叫恒天旅店的旅馆,到旅店门口有两个警察使劲把孩子从刘凤云身边拽出来,孩子吓的大哭不止,他们快速的把孩子拖到楼上。另一个警察和女恶警杨某某把刘凤云连拖带架弄到三楼的一个房间,国保大队恶警葛旭全等人看着刘凤云,刘说:你们把我的孩子弄哪去了,我要和孩子在一起!他们搪塞她:一会就让你见。

下午国保大队恶警王铁军和葛旭全等人开始非法审讯刘凤云,要刘说出资料点的情况,和谁联系,刘不说,王铁军就用脚使劲踢刘凤云的脚踝骨,后来好几个月了六凤云的脚踝骨都疼,肿了很长时间。葛旭全还骂骂咧咧的,并威胁刘凤云:你不说,照样判你八九年!后来王铁军欺骗她说:你孩子都说,我们什么都知道。刘凤云说: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

孩子被这帮恶警带到另一个房间里,对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子非法审讯,一群恶警对她诱供,软硬兼施,连哄带骗一直审讯到半夜,然后一恶警把她带到家里继续诱供,而且一个恶警竟然逼着孩子叫他干爸,几天后德惠市公安局为了进一步迫害刘凤云,把孩子送到万兴封闭学校软禁,放暑假都不让回家,也不让家人见,并且欺骗家人说:学校在给孩子补课,后来家人找了几次才见到孩子,原来孩子被放在一个看门人家里,根本就不是什么补课,他们就是不想让孩子回家和亲人团聚。家人把孩子带回家,孩子眼神呆滞,不爱说话,看见警车就吓的躲在大人身后,多次的迫害给孩子早成了很大的伤害!

刘凤云被绑架后的第二天晚上,被国保大队警察送到德惠看守所非法关押,刘凤云在看守所每天心急如焚,以泪洗面时时刻刻都在惦记着孩子,所以一次次的跟管教刘彩霞要求见孩子,可是刘彩霞以给“反映上去了,等领导研究”等等,一直在拖延时间,直到刘凤云被非法判刑,被关押到吉林省女子监狱之前,七个月了也没有见到孩子。

刘凤云被非法判刑三年

德惠市公安局于二零零六年七月末将刘凤云非法批捕,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德惠市法院将刘凤云非法判刑三年。而且在非法开庭时,德惠市公检法机关害怕恶行曝光,拒不通知刘凤云亲属,又不让亲属到庭旁听。零七年二月五日德惠市看守所把刘凤云关入吉林省女子监狱。


吉林省女子监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7/吉林省德惠市公安局对刘凤云母女的迫害-237273.html
2011-02-10: 德惠市公检法迫害法轮功纪实(二)
......
5. 白鹤,女,当时十多岁,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白瑞松、刘凤云的女儿。

2000年的一天,她的爸妈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来后被德惠市公安局一群恶警从家中绑架,屋里扔下一个不满五岁的她,被这群恶警的土匪流氓行为吓的脸色苍白,浑身哆嗦,惊呼着:“妈妈──爸爸 ──”可是警察置若罔闻,押着白鹤的爸爸妈妈扬长而去。

在邪恶疯狂至极的时刻,邻居们虽看了心如刀绞,但没人敢管。她的父母被恶警抓走,这对不满五岁的她意味着她将被冻死、饿死。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法轮功学员W悄悄把她接走抚养,可小白鹤仍未逃脱厄运。恶警查到了W接走了白鹤,就追到了 W家,手指着W喊叫:“你赶快把孩子扔了,不然的话就抓你。”W正气十足地说:“你们这么做还有人性吗!你们就是真的抓我,我也不扔孩子。”结果恶警察真的把W抓走劳教,诬陷“扰乱社会秩序”。

2004年12月14日,吉林省德惠市公安局二十多个恶警,在德惠市铁路家属楼6单元一楼,把法轮功学员白瑞松家的前后窗户团团围住,用铁棒子撬开房门,将她爸爸白瑞松、妈妈刘凤云和她绑架。当时一帮恶警围住她爸爸疯狂施暴,她爸爸的被眼睛打青了,她吓得失声大哭。恶警还将屋内值钱的物品全部抢走,包括四个手机、1500多元现金、电话等。一家三口都被劫持到公安局进行迫害,两天一夜不给吃一口东西,可怜的她,恐惧和伤痛笼罩着幼小的心灵。德惠市恶警将刘凤云及女儿关押一天一夜才放回来,而对刘凤云的丈夫又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六年七月九日上午,德惠市国保大队伙同长春公安一处恶警包围刘凤云和女儿白鹤在东五道街永青新村的住处,并破窗而入,再一次把母女绑架。恶警对她们一直非法审问到后半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小白鹤一家遭到恶党的无休止的迫害。爸爸被多次劳教;妈妈被多次关押后,又被德惠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并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送进吉林黑嘴子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如今,爸爸和妈妈虽然脱离牢狱回到女儿的身边,可是,德惠市恶警仍然不善罢甘休,隔三差五地就去骚扰。

白鹤真是生活在风雨里,成长在磨难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0/德惠市公检法迫害法轮功纪实(二)-236075.html

2011-01-02:吉林德惠市“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
在风雨磨难中成长的小白鹤

白鹤,法轮功学员白瑞松、刘凤云的女儿。二零零零年的一天,她的爸妈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来后被德惠市公安局一群恶警从家中绑架,屋里扔下一个当时不满五岁的她,小白鹤被这群恶警的土匪流氓行为吓的脸色苍白,浑身哆嗦,惊呼着:“妈妈 --爸爸--”可是警察置若罔闻,押着白鹤的爸爸妈妈扬长而去。

在邪恶疯狂至极的时刻,邻居们虽看了心如刀绞,但没人敢管。她的父母被恶警抓走,这对不满五岁的她意味着她将被冻死、饿死。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法轮功学员W悄悄把她接走抚养,可小白鹤仍未逃脱厄运。恶警查到了W接走了白鹤,就追到了W家,手指着W喊叫:“你赶快把孩子扔了,不然的话就抓你。”W正义地说:“你们这么做还有人性吗!你们就是真的抓我,我也不扔孩子。”结果恶警真的把W抓走劳教,竟荒诞无耻地诬陷其“扰乱社会秩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小白鹤一家遭到恶党的无休止的迫害。爸爸被多次劳教;妈妈被多次关押后,又曾被德惠市法院非法判刑。这十余年来,小白鹤与父母离多聚少,过着这样漂泊不定的生活。如今,爸爸和妈妈虽然脱离牢狱回到女儿的身边,可是,德惠市恶警仍然不善罢甘休,还是经常的就去骚扰迫害。

这只小白鹤真是生活在风雨里,成长在磨难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吉林德惠市“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234435.html

2010-03-20: 德惠市恶警持续骚扰白瑞松一家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上午,吉林省德惠市站前派出所两警察又闯进大法弟子白瑞松家骚扰,当时白瑞松出去干活,只有妻子,恶警悻悻走掉。几年来,德惠市振兴派出所及站前派出所恶警持续骚扰迫害白瑞松一家。
二零零六年七月末,白瑞松刚从九台劳教所出狱回家几天,振兴派出所指导员王在先和片警许凤伟去他家采双手指纹,为建立所谓的重点迫害档案,白拒不配合,从那以后他家就经常遭到骚扰。不久一天,恶警王在先、许凤伟又闯到白家,当时白瑞松上街买菜,恶警向房东打探白的日常活动,房东证实白瑞松每天在家里干木工活 ,恶警陷害没有得逞。

不久,白瑞松家搬到铁南,站前派出所恶警又继续去白家骚扰。

二零零八年夏的一天中午,振兴所辖区的清华社区委主任于秀凡和另一个女人到白瑞松家,说社区主任顾成刚要找白谈话,白瑞松不去,并向她们讲述自己这几年所遭受的陷害和迫害。她们走后,白瑞松出门刚几分钟,三个早就等在大道上的“六一零”人员就闯进他家,扑了空。又过了一天站前所所长又领着几人到他家骚扰,翻箱倒柜并抄走了座机号码和手机号码。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五点左右,两个女人到白家敲门,后面跟着三个男人,其中一个穿着警服,因没敲开门,走了。有邻居认识他们是站前派出所的警察。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晚六点,站前派出所警察伙同国保大队警察再一次抄了白瑞松的家,并绑架了他的妻子刘凤云。刘凤云被折磨三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是从拘留所被抬回家的。就这样,站前派出所警察那两名恶警又去白家骚扰。站前派出所黄姓片警还让邻居监视白瑞松一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0/220116.html

2006-08-10: 吉林德惠市被非法绑架的五名同修的近况
2006年6月23日,大法弟子张桂云因做真相被德惠市光明派出所绑架,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据悉,她现在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6年7月8日,大法弟子刘凤云、女儿小白鹤,以及于淑芬、王乃华被长春国保大队和德惠国保大队非法绑架,王乃华已被放回家,小白鹤被当地610送到一处封闭学校,现被她的父亲接回家中,大法弟子刘凤云和于淑芬被非法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当地不法之徒封锁消息并拒绝家属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0/135122.html

2006-07-29: 揭露长春、德惠国保恶警疯狂绑架大法弟子罪行

吉林省长春市及德惠市国保大队于2006年7月8日在德惠市進行了一次疯狂绑架大法弟子的罪恶活动。

7月8日,恶警在德惠市东五道街永清新村小区内绑架了暂住在那的大法弟子刘凤云和其12岁的女儿白鹤,并非法抄家。目击者称绑架时他们将刘凤云的头上罩上黑袋,劫持到车上,小白鹤不上车,他们推打着给劫持到车上。

刘凤云,女,50多岁,因修炼法轮功曾几次被绑架進拘留所。白鹤,刘的女儿,12岁,从8岁起就被迫辍学,她本应是阳光灿烂的少年学生,却遭受着恶警的跟踪迫害,不能上学,如今又被绑架迫害。王乃华、于淑芬、张桂云都是好母亲,在邻里都是众口皆碑的好人,现如今都被关進了关押坏人的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9/134255.html

2006-07-11: 长春国保大队绑架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

2006年7月8日上午,长春国保大队在德惠市东五道街长青小区将暂住那的大法弟子刘凤云和女儿小白鹤绑架。目击者称绑架时他们将刘凤云的头上罩上塑料袋,劫持到车上。并对其住处進行了非法抄家,抄走三台机器和相关物品等。同时他们将住在同一小区的大法弟子王乃华也绑架,并非法翻抄,当时王乃华的女儿制止他们的不法行为,结果他们连王乃华的女儿也强行带走。随后他们又将附近大市场批发水果的大法弟子于姐在水果店非法劫持,据说当时去了五六个警察。紧接着他们又到德惠市大华厂家属区,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将某大法弟子家的房门撬开,强行入室,非法抄家,抄走钱物用品,有待调查。

据长春国保人员说,他们已跟踪了很长时间,但具体出事原因有待核实。据说当时绑架抄家时,从长春过来最少有两辆警车。

次日,当家属得知消息后,打电话给德惠市光明派出所(辖区)询问时,他们说不知道。问德惠市政保科,接电话的一个女警说不太清楚,可见他们在掩盖事实,欺瞒家属。而且长春国保大队绑架后,24小时内没有给家属任何通知和手续。

上述五名大法弟子很可能已被劫持到长春,進行关押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132760.html

2005-11-22: 德惠市被恶党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孩子们

五岁的白鹤望着父母被抓的背影哭喊

2000年的一天,吉林省德惠市大法弟子白瑞松夫妻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来后被德惠市公安局一群恶警从家中绑架,屋里扔下一个不满五岁的小女孩白鹤,被这群恶警的土匪流氓行为吓的脸色苍白,浑身哆嗦,惊呼着:“妈妈──爸爸──”可是警察置若罔闻,押着白鹤的爸爸妈妈扬长而去。

在邪恶疯狂至极的时刻,邻居们虽看了心如刀绞,但没人敢管。谁还不知道共产恶党的暴政!

白鹤的父母被警察抓走,这对一个不满五岁的孩子意味着什么?她将被冻死、饿死。就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大法弟子W悄悄把孩子接走抚养,可小白鹤仍未逃脱厄运。恶警查到了W接走了白鹤,就追到了W家,手指着W喊叫:“你赶快把孩子扔了,不然的话就抓你。”W正义的说:“你们这么做还有人性吗!你们就是真的抓我,我也不扔孩子。”结果恶警察真的把W抓走劳教,诬陷“扰乱社会秩序”。救人之命却成了“扰乱社会秩序”,这是什么社会!

中共邪党连一个小孩的生命都不放过,这样的悲剧在当今的中国迫害法轮功以来,比比皆是。有多少人被逼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多少儿童生命无法保障。就德惠市来说政府给孩子造下的痛苦也不是这一例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2/115014.html

2005-06-19: 2004年12月14日,由于购买耗财的大法弟子被邪恶跟踪导致资料点被破坏、大法弟子马春丽、孙大为、白瑞松、刘风云、白鹤、苏丹、孙长胜、朱国友、于淑华被绑架。

迫害发生后,德惠市大法弟子没有被邪恶吓倒,自觉形成强大整体,有揭露邪恶、有人讲真象,有和家属一起到公安局要人的,有继续传递资料的,撒传单的。整体每天都连续发出了强大的正念。有一个大法弟子三天三夜没合眼发正念,由于师尊的加持和整体配合,解体了邪恶因素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

苏丹、孙长胜被绑架后,正念坚定,绝食反迫害20多天闯出看守所。
白鹤、刘凤云绑架的第二天被释放。于淑华被绑架20来天释放。
孙大为营救资料点同修时被绑架,送九台劳教所教养于4月22日正念闯出魔窟。
白瑞松被绑架半个多月后,送九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马春丽被绑架后多次遭受酷刑、金刚不动、一句话也不配合邪恶,现在被迫害得不能進食,几乎成了植物人,至今已半年多,生命危在旦夕,邪恶仍不放人。
朱国友被绑架后,邪恶对其使用酷刑折磨,朱没有屈服,现被关押在德惠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9/104392.html

2005-02-12: 吉林德惠市大法弟子朱国友、于淑华、马春丽、苏丹、孙大为、白瑞松、刘凤云、小白鹤、孙长胜等人,2004年12 月14日被恶警跟踪、蹲坑、破门等手段绑架。610办公室头目恶徒李玉柯指着头部套着塑料袋的朱国友,又指了指身旁不法警察腰中的枪,邪恶的说:“对他,可以用这个。”

孙大为、白瑞松已经被非法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受迫害;朱国友面临非法判刑。马春丽绝食抗议两个月,情况十分危急。其他五名大法弟子遭受残酷迫害后相继获释。

暂住在铁南铁路家属楼的大法弟子白瑞松、妻子刘凤云、女儿白鹤一家人。恶警将前后窗户堵住后,强行破门而入,并多人围打白瑞松,将年幼的小女孩白鹤吓得大声痛哭。接着恶警们将室内的物品几乎洗劫一空。大法弟子白瑞松被非法劳教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2/95341.html

2005-02-03: 2004年12月14日,在吉林德惠市铁南等处,德惠市公安局的不法之徒采取跟踪、蹲坑、破门、抄家等手段绑架了九名当地的大法弟子。经过海内外大法弟子的积极营救和各方努力,以及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现已有五名大法弟子相继获释,他们是:刘凤云、小白鹤、于淑华、苏丹、孙长胜。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3/94751.html

2004-12-26:2004年12月14日下午2:30分左右,吉林德惠市公安局出动20多名警察,将大法弟子白瑞松家团团围住,在后窗户处就围了十多个,然后用小偷做的万能钥匙开门,开了半天门没开,就用铁器把门撬开。

不法警察们闯進屋后,不问青红皂白就抓人、打人,把白瑞松的眼睛打青。四五个人一起蜂拥而上把白瑞松打倒反扣住。恶警们用毛衣把白瑞松的头套上,推上车,随后把他的家洗劫一空,其中有四部手机连固定电话也被拽走,还有1500多元现金、摩托车头盔,就连女儿学习用的三个本子和一个空书包也抢走。大法弟子白瑞松被劫持到公安局。

2004-12-17: 2004年12月14日下午2点左右,暂住在德惠市铁南铁路家属楼的大法弟子白瑞松一家被当地多名恶警围困,恶警破门而入,将大法弟子白瑞松、其妻子刘凤云、女儿小白鹤绑架。此后不久,大法弟子孙大卫又在附近被蹲坑的恶警强行绑架。

2004-12-16: 2004年12月14日,吉林德惠市一伙破坏大法的邪恶之徒,在大街上将大法弟子孙大为劫持,然后又将他去过的地方,白瑞松、刘凤云夫妇一家破门而入,将人绑架,并抢走全部家产,同时又闯入大法弟子杜雪莲(化名)家,将人绑架并把家产全部抢走,还有一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

这是德惠市公安局新任局长、江氏流氓爪牙张某某上台后在德惠犯下的破坏大法的罪恶。

长春 德惠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2-02:德惠市看守所:
电话:43187385529

2018-12-22: 吉林省女子监狱: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兰家镇郭家村(吉林省女子监狱已从黑嘴子搬到兰家)
通讯地址:吉林省长春市1048信箱(邮信时建议写此地址),邮编130114
总机:0431-85375038
总值班室:85375099
现任监狱长安彤宇 0431-85375001
副监狱长魏丽慧 85375006、15312692195
副监狱长王立军 13424483338、85375004,副监狱长王某(男)85375005
刘铁海 18751778168
高明雅 15065919887、金宇菲 18686465320 吉林省女子监狱党委
狱政科:0431-85375021
科长朱晓艳 0431-81234733
狱政男值班室:85375029
狱政女值班室:85375017
政委王某 85375002
总经理刘某 85375003
纪委书记张某 85375007
办公室主任周某 85375008
监控室 85375061
八监区:
电话:0431-85375045、0431-85375107
副监区长倪笑虹 13943036094
三楼狱警室:85375089
四楼狱警室:85375098
监舍2号楼
3楼:85375048
4楼:85375049
狱警张树玲
狱警刘明华 15252297762
狱警高扬
狱警张莹:八监区二小队311监室
狱警沙丽
狱警屠强:八监区一楼严管队, 姓陈的小队长
大楼收发室 85375099
大门收发室 85375011考核办 85375109
卫生科 85375039
刑罚科 85375031
刑罚科院内值班室 85375050
驻监检察室 85375087
狱侦科 85375032
狱侦科院内值班室 85375091
教育科 305 ,303 85375035
教育科狱警室 85375036
心理咨询室 85375037
教育科长室 8537503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12-28:  人权何在?──王茵被国安绑架 父母苦苦寻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8/11744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