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七台河市 >> 鲁军, 男, 39

个人情况: 七台河市红兴隆管局老柞山金矿安全办主任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2-2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2-08: 黑龙江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鲁军被绑架后了无音讯
黑龙江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鲁军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在宝清县法轮功学员刘俊英家被当地恶警绑架,关进宝清县看守所。但至今再没音讯。请外界关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8/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6273.html

2012-03-21: 黑龙江七台河市优秀公务员鲁军三次遭迫害经历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上午八点多钟,黑龙江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鲁军在宝清县法轮功学员刘俊英家被当地恶警绑架,关进宝清县看守所。这次绑架从发生到现在,已经一个月过去了,鲁军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处境令人担忧。此前鲁军曾两次遭到绑架,被迫流离失所。

鲁军,男,四十七岁,原七台河市红兴隆管局老柞山金矿安全办主任,工作任劳任怨,认真负责,为人谦和、真诚善良,在朋友和同事眼中是一个公认的好人。他会武术,在当地文艺界也小有名气,会编、会演、会导,能歌善舞,当地人都称他为“鲁导”。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鲁军先后三次被绑架、关押,遭到暴力殴打,曾被三个电棍同时电击身体各个部位,直到电棍没电了才算完,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三日下午二时,鲁军正睡午觉,忽听有人叫他,睁眼一看,屋里黑压压的一片全是警察。当时来抓捕他的有北兴公安分局局长鲁自亭、副局长朱凤营、北兴中心派出所所长李辉,还有恶警赵莹光、赵文开和一个照相的(是个高个青年,不知叫什么),以及金矿恶警石立新等。恶警们不经询问,开始非法抄家,强行搜走了鲁军的炼功带、鞋和裤子。鲁军父母出来质问这是为什么?恶警们不说,强行把鲁军非法劫持到老柞山金矿派出所。

在金矿派出所,由恶警石立新、卢久东看管。北兴公安分局副局长朱凤营叫鲁军按手印,鲁军善意地跟他们讲“法轮功是清白的”,并告诉他 “法轮大法是正法,说真话、做好人没错”。朱凤营指使李辉、赵莹光、赵文开及照相的四个高大的恶警,开始暴力殴打鲁军。没有人性的赵莹光更是大打出手:打脸、眼睛、头部,用脚踹肚子。鲁军说:“我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打人?”恶警们根本就不讲理,还越打越来劲,将鲁军打倒在地,用穿棉皮鞋的脚踩住鲁军的头,把鲁军双手倒背反铐上,双脚戴上脚镣,并分别用脚踩住,还把鲁军的衣服和裤子扒开,开始用刑,专打鲁军脸部和头部。后来又强制鲁军按手印,连夜把鲁军关押在北兴拘留所。

三月二十九日,恶警们见鲁军伤势好了,又将他转入刑拘,劫持到红兴隆管局看守所,与死刑犯、杀人犯、强奸犯关押在一起。四月二十九日,恶警将鲁军秘密关押在北兴拘留所,没有任何手续,也不通知家属。管教说:“没有手续不收,这都是违法的。”公安局副局长朱凤营以“办洗脑班强制转化”相威胁,说办什么“一期班、二期班”的。朱凤营威胁鲁军说:“治你们不需要法律,打死白打。”

鲁军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开始绝食抗议。第三天,北兴公安分局副局长朱凤营等人怕担责任,伪善的来看鲁军,并威胁他吃饭。第五天早晨,北兴公安分局局长鲁自亭、政法委书记马××前来威胁鲁军,叫他吃饭,否则强制灌食,又说:“对待法轮功人员无需使用法律,打死白打,想关多久关多久,你不怕?”

鲁军连续六天绝食后,北兴公安分局怕出事,向他年迈的父母勒索五千元。因家里没有那么多钱,最后朱凤营勒索了两千元,于六月一日将鲁军释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四日,红兴隆管局老柞山金矿公安局恶警郑大波、陈福全把鲁军骗到公安局。政法委恶人秦元福对鲁军的父母说:“了解了解情况就没事了。”而后鲁军被公安局局长王××和恶警郑大波、陈福全绑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劫持到建三江管局七星农场洗脑转化基地(外面挂牌为“黑龙江省法制培训中心”,和拘留所在一起)非法关押。老柞山金矿给建三江管局七星农场洗脑转化基地一万元,作为对鲁军进行一年洗脑迫害的费用。

同年十二月十四日,鲁军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念闯出洗脑班。

自此,鲁军一直有家不能归,被迫流落他乡。期间北兴农场公安分局和老柞山金矿公安局,经常非法监控(包括电话)和骚扰鲁军家人,还暗中到北京、苏州、七台河、宝清、山东等地鲁军的亲属家非法骚扰和监控,企图抓捕鲁军。年迈的父母为儿子忧心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日以泪洗面。年近七旬的母亲身患乳腺癌,病倒在炕上,期盼着儿子能早日回家团聚。特别是老人已经知道自己身患绝症,非常希望能见到儿子。二零零八年鲁军的母亲在悲痛中离开了人世,最终也没有看到儿子最后一眼。家中只剩年迈的父亲,孤苦伶仃,整日以泪洗面。对老父亲来说,老伴的离世简直就象天塌了一样,他更加思念多年不见的儿子,经常流着眼泪诉说: “儿呀你在哪里?你妈走了,你哥哥、妹妹都不在我身边,没人管我了!谁也不管我了,他们(公安局)还天天看着我。他们到处在抓你呀!上你妹妹(北京)那儿、上你女儿(苏州)那儿去抓你!他们还哄骗我,让我说出你在哪……”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上午八点多钟,鲁军在宝清县法轮功学员刘俊英家被宝清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铁奇、东城派出所所长沙少良等恶警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宝清县法轮功学员刘俊英和王丽敏。刘俊英的家当时被抄,恶警抢走笔记本电脑一部、4500打印机一台,还有光盘等一些私人物品。三人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宝清县看守所,期间遭受多次非法提审。至今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宝清县公安局仍拒不放人。鲁军等三名法轮功学员状况如何,不得而知,令人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1/黑龙江七台河市优秀公务员鲁军三次遭迫害经历-254510.html


2008-08-23: 母子间隔五载 竟成永诀

黑龙江省大法弟子鲁军被迫流落在外五年多,母亲去世也没能看上最后一眼,家中只有年迈的父亲孤苦伶仃。老人哭诉着说:“儿呀你在哪?你妈走了,你哥哥妹妹都不在我身边,没人管我了!谁也不管我了,他们(公安局)还天天看着我,他们还在到处抓你呀!上你妹妹(北京)那、上你女儿(苏州)那儿去抓你!他们还哄骗我让我说出你在哪……”

鲁军在七台河市红兴隆管局老柞山金矿工作,担任金矿安全办主任,工作中任劳任怨、认真出色、为人谦和、真诚善良,在朋友和同事眼中是一个公认的好人,他会武术,在当地文艺界也小有名气,会编、会演、会导、能歌善舞,当地人都称他为鲁导。

然而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鲁军先后两次被非法关押,遭到暴力殴打、三个电棍电击身体的各个部位,直到电棍没电了,精神上、肉体上造成极大伤害。2004年3月13日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在北兴农场看守所和红兴隆管局看守所,三个月后家属被北兴农场公安局勒索2千元释放。2004年11月第二次后被非法关押建三江法制培训中心(实际上是七星泡洗脑转化基地和看守所在一起)。29天后走脱,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2004年3月13日下午二时,鲁军(39岁)正睡午觉,忽听有人叫他,睁眼一看,屋里黑压压的一片全是警察。当时来抓捕他的有北兴公安分局局长鲁自亭,副局长朱凤营,北兴中心派出所所长李辉,刑警赵莹光,赵文开,照相的(是个高个青年不知叫什么)及金矿干警石立新等。警察们不经询问,开始非法抄家,强行搜走了鲁军的炼功带,鞋和裤子。鲁军父母出来质问这是为什么?警察们不说,强行把鲁军拉到老柞山金矿派出所。

在金矿派出所,由恶警石立新、卢久东看管,后来北兴公安局副局长朱凤营叫鲁军按手印。鲁军善意的和他们讲“法轮功是清白的”,并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说真话、做好人没错”。朱凤营指使李辉、赵莹光、赵文开及照相的四个高大的干警,开始暴力殴打鲁军,没有人性的赵莹光大打出手:打脸、眼睛、头部,用脚踹肚子。鲁军说:我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打人。干警们根本就不讲理,还越打越来劲,将鲁军打倒在地用穿棉皮鞋的脚踩住头,把双手倒背反扣上,双脚戴上脚镣,分别用脚踩住,把衣服和裤子扒开,开始用刑,打脸部和头,后来又强行按手印,连夜非法关押在北兴拘留所。

17天后,3月29日,邪党恶人见鲁军伤势好了,又转入刑拘,送往红兴隆管局看守所,与死刑犯、杀人犯、强奸犯关押在一起。30天后,4月29日,恶警将鲁军秘密关押在北兴拘留所,不通知家属,没有任何手续,管教说:没有手续不收,这都是违法的(被劫持在这的还有两名大法弟子齐秀春、于友)。公安局副局长朱凤营还以办洗脑班、强制转化相威胁,办什么一期班,二期班的。朱凤营还说:“治你们不需要法律,打死白打。”

鲁军在无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开始绝食,第三天公安局副局长朱凤营等人怕担责任,伪善的来看鲁军并威胁他吃饭,第五天早晨北兴公安分局局长鲁自亭,政法委书记马××威胁鲁军叫他吃饭,否则强制灌食,又说:“对待法轮功人员无需使用法律,打死白打,想关多久关多久,你不怕?!”

鲁军连续六天绝食后,北兴公安分局怕出事,向他年迈的父母勒索五千元,因没有那么多钱,最后朱凤营勒索了两千元,于6月1日,将鲁军释放回家。

2004年11月14日红兴隆管局老柞山金矿公安局干警郑大波、陈福全把大法弟子鲁军骗到公安局政法委:秦元福对鲁军的老父老母说“了解了解情况就没事了”。而后大法弟子鲁军被公安局局长王××、干警郑大波、陈福全绑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劫持到建三江管局、七星农场洗脑转化基地(外面挂牌黑龙江省法制培训中心和拘留所在一起)强行关押。黑龙江省柞山金矿并给建三江管局、七星农场洗脑转化基地一万元作为对鲁军进行一年迫害的费用。

鲁军12月后走脱至今,五年来有家不能归,被迫流落在外。期间北兴农场公安局和老柞山金矿公安局,经常非法监控(包括电话)和骚扰家里亲人,还暗中到北京、苏州、七台河、宝清、山东的亲属家骚扰和监控,企图抓捕鲁军。年迈的父母为儿子忧心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日以泪洗面,致使年近七旬的母亲身患乳腺癌,病倒在炕上;期盼着儿子能早日回家团聚。特别是老人已经知道自己身患绝症,非常希望能见到儿子。

鲁军的母亲在悲痛、愤怒和不解中离开了人世,最终也没有看到儿子最后一眼。留下了年迈的父亲整日以泪洗面。对老父亲来说简直是“天塌了”一样。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3/184608.html

2004-12-19: 黑龙江省老柞山金矿大法弟子鲁军在2004年3月17日因讲真象被北兴农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动用电刑、殴打,被非法关押在北兴农场拘留所。3月29日,他被非法转到红兴隆看守所。4月30日,他又被秘密转押回北兴农场拘留所,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進行非法关押。6月1日当地公安局向家人要了2千元钱后放人。

同年11月15日,他向当地老柞山公安局写了一封真象信,说明大法的清白和好处,被非法抓捕。邪恶之徒告诉家人说是拘留却把他秘密押送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设立的建三江管局七星农场教育转化基地,由单位往基地交钱 [每人每年由所在单位交一万三千元],進行非法关押迫害。

鲁军于同年12月14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整体大法弟子长期正念加持下和另一名大法弟子一起正念闯出。

七台河市联系资料(区号: 464)

2017-08-20:
城西派出所
孙玉峰 13846442222
张伟 13945573158
张群生 13945591030
刘桂滨 15804655558
沈鑫 13846495333
刘永 13946552000
王文斌 13359791567
王玉鹏 18746497007
鲁磊 18945597299
杨晓峰 15845490301
孙文宇 15904646764
杨威帜 13069812229
郭江萍 13314640990


2017-08-06: 七台河市中级法院
地址:七台河市桃山区学府路93号
邮编: 154600 区号:0464
郭 霞 8684001(办) 13945500866
关长仁8684003(办) 8668777(宅)13304671800
聂鹏程 8684005(办) 8797237(宅)13504881777
魏 国 8684002(办) 6102177(宅)13846467979
张晓冬 8684099(办) 13846485999
周家有8684007(办) 15804645557
王少华 8684006(办) 8267245(宅)13704577245
赵伟东 8684090(办) 13946583377
刘宇光8684155(办) 13384644566
刑一庭
汪 军8684031(办) 8264609(宅)13904671861
张峻义8684032(办) 13019794466
13019794416
汤文光 8684033(办) 8282837(宅)13039793288
纪 萱 8684034(办) 8261683(宅)130197977577932
金刚 8684036(办) 8281851(宅)139455908517932
韩树春8684035(办) 8264589(宅)13069857589
李欢(女)0464-8684128

2017-03-08: 七台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610毕树庆13946550880 13314640880 8297021(办)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