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4-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依兰县 >> 李兰,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依兰县
拘留时间: 2006年9月29日
有关恶人: 恶警张小初, 双城公安局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4-24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10-15:黑龙江省依兰县大法弟子李兰已经释放
黑龙江省依兰县大法弟子李兰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已经闯出了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5/140244.html

2006-10-12: 黑龙江依兰县大法弟子李兰被非法关押
依兰县大法弟子李兰,于9月29日被双城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现李兰已经被送会依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据说李兰现在身体很弱,血压很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2/139959.html

2006-10-04: 双城王立群被看守所迫害致死,桑桂珍、李兰仍被关押
现已证实:2006年9月29日被黑龙江省双城国保绑架的大法弟子为:双城市大法弟子桑桂珍、贾俊杰、王立群、万美加,依兰大法弟子李兰。其中王立群已于2006年9月30日晚死于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内,据悉是在双城国保审问时被迫害致死的。邪恶迫于压力已将王的女儿万美加放了。但桑桂珍、李兰仍在看守所遭受迫害。

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尽自己所能为她们提供帮助,另外请知道详细情况的同修及时补充具体情况既具体责任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4/139376.html

2005-07-30: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二)
以下是万家劳教所恶警使用的部份酷刑手段:

(二)铁刑椅

强制坐上去,两腿被活动的铁门锁住,整个人就被固定住不能动。这种完全用铁做的刑具,极快地吸蚀着人体的热量,使人从心里往外发冷。再加上手脚被固定后阻碍血液循环,约一个小时后,小便次数增多。长时间罚坐,手脚腿全部肿胀起来,是一种慢性摧残人体的酷刑。具体有:

1、背铐式

两手背向背后,从铁椅靠背的缝隙处伸到外侧用手铐铐住坐在铁椅上,人不能动。数百名炼功者都被这样迫害过。

2001年8月,万家劳教所将法轮功学员分到各男队,采用各种刑罚逼迫修炼者写所谓的保证书,依兰县的李兰、虎林县的刘桂香在小号坐了一个多月的铁刑椅;2004年春节期间,哈尔滨的史玉芹老人因拒写“三书”被罚坐铁椅长达26天。

7、吹风式

在冰封雪地的冬季,室外温度在零下20多度,恶警队长刘涛还命令把窗户打开冲着人吹,一会就把人冻得瑟瑟发抖。

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61岁的刘秀清,冬季在楼梯口被逼坐铁椅子达一周的时间。吕适萍、李兰、林秀茹、李文俊、胡爱云、姜丽华等人,同样遭到此迫害。2001年11月末在12队因为炼功,女恶警周木琪、贾翠岩对铁刑椅上的大法弟子经常扒下棉衣棉鞋,然后打开所有的窗户白天黑夜的冻,全身都冻得麻木失去知觉。

8、光足式

坐在铁椅上,恶警们还要考问,当回答的问题不符合他们的意愿时,将炼功人的鞋脱掉,再不满意时就把袜子脱掉,光着脚板踏在冰一样的水泥地面上。

2001年11月末,在12队因为炼功,女恶警周木琪、贾翠岩对铁刑椅上的大法弟子李兰、林秀茹,哈尔滨的胡爱云、吕适萍经常扒下棉鞋,打开所有窗子,冻得脚直抽筋。

10、塞物式

12队恶警周木琪、贾翠岩为防止被关在小号禁闭室的人互相说话和跟干警们讲道理,就把她们的双手绑在背后,用她们换下未洗的内裤、袜子暴力塞進李兰、林秀茹、周雷、胡爱云、吕适萍的嘴里,再用宽胶带一圈圈的把嘴封上。李兰被憋得直流眼泪;林秀茹窝着脖子差点憋过气去,

2001年5月28日9队男恶警李民酒气熏天的到12队小号,把一块极脏的湿抹布塞進正被绑吊着的大法弟子李兰的嘴里。

4、滴水蹲

2002年冬,男5队副队长薜红波对拒绝回答诽谤法轮功试卷的7队5班学员進行折磨。在罚蹲时,用灌满水的大塑料瓶往学员脖子、头上滴水,水顺着脖子流進前胸和后背,手段极其恶毒。宋琦香、李兰、唐淑英等遭受此凌辱。

全身电

对法轮功学员的整个身体从头到脚不断地电击。2002年9月,陈国栋等恶警强制学员“转化”,拿着电棍对吊挂在7队小号的学员崔秀琴、李兰、曹玉娥、吕士平、孙淑云从头到脚电击一遍,过几分钟后,又采取同样的方法电击一遍。李兰、孙淑云的袜子被电击无数个小洞。

薅拽式

2001年12月初,12队的李兰在禁闭室盘腿,恶警周木棋用双手恶狠狠的抓起她的头发,将其提起后又放下,然后又拽着头发脸朝上往外拖,拖了一半又突然松手,李兰的头咣当一下摔在地上,重重的响声把其它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而恶警周的手里、地上都是头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306.html

2005-05-09: 万家劳教所卢振山、赵余庆等凶犯对大法弟子的野蛮折磨

......
之后,七队大量進住男干警,当时七队7个班,每班15人左右,每班四个男干警负责夜里不分何时,随时查看。男干警手拿电棍不离手,不管是在寝室,或是走廊外,揪过来全身不分捅电棍,万家恶行特色是,电棍专往脸上电,一天到晚电棍声丝丝啦啦的不绝于耳,空气中弥漫着皮肤烧焦的气味,先逼迫戴胸签,穿队服,走队列,继而逼迫写“三书”。这是它们独创的“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遭到法轮功学员的誓死抵制,恶警们就每天揪出去几个单独迫害,拖到小号,吊上大挂。大挂:把人用手铐或绳子铐住手腕,吊在二张床上铺,床栏杆上,有的是背铐的资式,双脚离地,然后把两张床使劲往两边伸,象把人撕裂一般,或是一伸一合如同五马分尸,普通人能挺几分钟就不错了,而法轮功学员有的被吊了30多个小时,很多时候是上大挂,或用电棍在全身乱电,往脚心上电,即使这样,一个50出头的女学员以坚定的正念,大挂和电棍都不能使她屈服,最后恶警无计可施,恶人疯狂,竟要破她的身。对于有心脏病,高血压的学员,则在上刑的时候旁边站着大夫,恶警则得意的叫嚣,你死不了,我就让你生不如死,有时被铐在铁骑上,用电棍电,再把窗户打开,在深秋的夜里,把人放在窗口,有的脸,脖子都被烧焦,有的头部肿胀,脸象在锅里煮熟了一样,一个叫史立芹的老太太,被铐在铁椅子上26个日夜,不许睡觉,为防止睡觉,犹大用绳子系在她的头发上,编成一根大辫子,在犹大睡着的时候只要史立芹打瞌睡,她手的绳子就会动,从而达到不准睡觉的目地,数次用电刑,把袜子脱掉,电脚心,连上厕所都用绳子索着,极尽侮辱之下流,上大挂和各种下流的手段等等,使58岁的老太太一下老了十多岁,白发潸然,背也微驼,凄凉绝望的眼神,令人心酸泪下。而第二次進来的潘宣华,(当年万家惨案幸存者之一)又经过无数次的酷刑迫害,早已神志不清,站立不稳,生活不能自理。单玉芹(原本小脑有微疾,一点不影响健康)進来时好好的一个45岁的一个人,经过长期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已小脑萎缩,站立不住,象傻子一样,只是傻笑,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然而迫害到这种程度,只因腿脚不好使,碰翻了便桶,便被赵,姚二人恶人锁在铁椅子上几天不放。冬天的晚上不给被盖,使只会傻笑的人号啕大哭不止。然而这还不算,最痛苦的还是精神摧残,被逼迫写“三书”后,还要写“揭批、思想认识、背手则”,邪恶愚蠢的姚福昌,加了下流的三条“宣誓”。从早上5点到晚上上10点,最早9点码小板凳,不许放垫子,手放在膝盖上,看各种漏洞百出的录像,然后每人必须发言,谁正面说真象,谁被拉出去打,即使这样,大法弟子也从不屈服,每次的抵制,都让邪恶惊慌,从而更加疯狂,所以蹲着,坐铁椅子,电棍,大挂,成了万家长年不撤的“宴席”,三楼一间镶着花边的屋,挡住外边的视线,里边成了刑房,电棍烧皮肤的声音和气味,经长充斥着弥漫着,于桂芝,姚国清,郝佩杰,李玉华,丁常萍,李兰,朱春荣等,都是被反复多次酷刑迫害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9/101456.html

2004-11-13: 2001年5月24日,在(万家劳教所)所长卢振山的指示下(让学员写保证书),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又進行了一次全面迫害。12 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被分成八、九个人一组,分别被拉到男大队進行疯狂打骂、体罚,学员谢金贤(现在万家劳教所)被打昏过去用水泼醒后再打,李小燕被吊的直翻白眼扔到床上好半天才缓过气来,曹莲娣被恶警打残(整个右大腿外侧大腿肌肉坏死),郭宏宇、张宏、谭桂珍、李兰、林秀如、刘桂香被拖入小号,刘桂香被当时九队队长和另一男恶警扣在刑椅上拳脚相加,顿时鼻子流血不止,另外几个学员分别被男恶警拳打脚踢。

5月27日,我看到恶警刘春刚让李兰坐到小号的地中间去,李兰拒绝,他咣当一下打开铁门,双手握拳,左右开弓打李兰的脸,不知打了多少下,累的他直喘,然后用绳子把李兰捆绑起来扔到小号外大屋的水泥地上,并说:“看一会我怎么收拾你。”他出去办事回来后,把李兰塞到刑椅上(刑椅全部由铁制成,扣在上面后,双腿双脚及身体都不能动,双手用手铐子铐上,有时铐在前边,有时铐在后背),后来又把李兰挂到小号的门上。

5月28日,恶警李民用绳子把李兰绑上后吊起,狰狞的面目瞪着血红的眼珠子往李兰嘴里塞進极脏的臭湿抹布,恶警刘仑用电棍电李兰的脖子、嘴唇、电手,电完后把李兰弄到另一个屋子,由满嘴酒气的李民恶狠狠的把李兰绑上继续吊,因为绑的太紧了,李兰身上胳膊上勒得一道道的沟,不一会儿手和身体都发紫失去了知觉。最后恶警李民又把李兰塞到刑椅上双手背铐,铐的太紧卡到了肉里,有人说给松松,他却说:“我看这样挺好。”李民、刘春刚等人经常这样绑吊打骂法轮功学员,李民还抓大飞蛾子往刘桂香嘴里塞,然后哈哈大笑,恶警大梁子打骂谭桂珍并将其吓成精神病,他还说:“谁是法,我就是法。”

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狭小昏暗的小号里仿佛与世隔绝一样,每天都会遭到男警察的打骂恐吓或坐刑椅或被绑吊,晚上十点以后睡在地板上,有时不给被子盖,不知明天还会遭到怎样的折磨,精神上、肉体上的双重迫害,痛苦的心情真是生不如死,有的学员一百多斤的体重瘦成不足八十斤了。

在极度疯狂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王文莲、李兰、林秀如等绝食要求无罪释放,恶警关杰、李长杰、周木琪、贾翠岩和劳教人员(男)便把她们几人先后拖出小号按在刑椅上,有拽头发的,有拽胳膊的,有按腿的,四五个人强行灌食,由于鼻腔肿胀,有时插不進去,他们就用带铁头的管往里插,灌完后往外拽管时铁头把鼻腔又刮出血,每天灌食两遍,灌的是玉米粥,放入大把的盐,每人用特大号针管灌20管(故意多灌)胃里装不下那么多,有时就吐了出来,吐出的粥咸的发苦,胃里胀得极其难受,给她们灌完后把棉衣棉鞋扒下扔掉,打开窗户冻着。

因为炼功,十月中旬到一月初,学员林秀茹、李兰、吕士平等被强行坐了两个半月的刑椅,晚上有时候十点多钟被从刑椅上放下来,有时不放下来。十一月初,林秀茹、李兰、周雷(现在万家)、胡爱云、吕士平都被强行坐在小号外大屋的刑椅上,恶警周木琪(女)、贾翠岩(女)为了防止她们说话或讲道理,将她们双手绑在后背,把她们脱下没来得及洗的裤头、袜子分别用暴力的手段塞入她们的嘴里,塞的过程中李兰被憋的直流眼泪,林秀如窝着脖子差点憋过气去,然后用宽胶带封上嘴并在头上绕几圈。

十一月末,天已经很冷了,坐在刑椅上,恶警周木琪、贾翠岩经常把林秀如、李兰、胡爱云、吕士平的棉衣、棉鞋扒下后扔掉或藏起来,然后打开所有的窗户,把她们放在窗户边或门口通风的地方,白天黑夜冻着,有时人冻得实在坚持不住了,感觉就要冻死了。有一次恶警周木琪和贾翠岩把刑椅塞進小号中的铁笼子里,然后又将林秀如塞進去坐在刑椅上(铁笼子高约1.5米,长约1.3米,宽0.5米),要把李兰关入另一个铁笼子,因为没打开锁就用绳子把李兰绑上塞進刑椅里。恶警周木琪长的象男人一样壮,经常用拳头背面打学员的脸,拳头后背的骨头打在脸上,鼻子、牙床打得直流血,周木琪还把窗户、门关上,抡圆了胳膊打一下问一句谁打你了,再打再问,打的学员头晕,眼前冒金星。恶警王中华、张力、胡某等还经常骂法轮功学员,说是因为法轮功她们要加班等等。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3/89084.html

2004-08-1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成立集训队专门强制洗脑坚定的大法弟子和刚被非法关入的大法弟子。不配合者就被逼迫从早5点至半夜12点蹲在一块250mmX250mm地砖内、坐铁椅子、上大挂、用电棍电、不让睡觉。不法人员将诬蔑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话编成守则,强迫大法弟子每天早晚背,还强迫看“焦点谎谈”的诬蔑录像。

2003年11月,万家劳教所办严管班,强迫每天要背数次胡乱编的所谓“守则”,看谎言录像,并且要讨论及考试。一旦说真话,没有按照不法人员灌输的谎言说,就要遭受体罚蹲着。

大法弟子李兰于2000年11月被劳教三年。因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在小号被铐在铁椅子三个月,经常被用电棍电,2003年11月到期不放,被无理加期,其家人将万家劳教所告上法庭。2004年2月因家人接见时不踩法轮功创始人的像,邪恶之徒迫害李兰坐铁椅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4/81754.html

2004-01-15: 有一次因大法弟子背法,恶警把两位大法弟子拽到房外大山头上(人看不见的地方)扣在铁椅子上。铁椅子是一种刑具,形状类似普通椅子,靠背比正常椅子高出30公分左右,完全是铁的(在座位对着前胸处,是一块铁板制的平放的小桌可以开关,脚下是铁焊的固定脚镣,打开铁平板桌子样的门,人坐进去后,脚伸进固定的铁镣后关上桌子样式的平板门),锁住再把铁板桌上的双手戴平铐。马丽达个子小,恶警在她屁股底下垫一块红砖腿放在平板桌子上一只手用手铐靠在铁靠背上的另一端,就在那脚朝上佝偻着,痛苦极了。下午我们从车库被放出来时,发现她俩在那铐着,就过去向看守讲理,要求马上放人,恶所长郑君(现被提到县公安局政保科任科长,很邪恶)大骂我们,还说我们起哄,并抬手把法轮功学员李兰(现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被迫害)打倒在地,还接着骂很难听的话,他们没有一点人性,就这样对待这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5/六旬老人被迫害经历-65741.html

2003-04-24: 在2002年8月末,万家劳教所進行强制洗脑迫害中,被吊在小号里毒打折磨的还有张军、李洪梅、李兰、周华、曹玉娥、孙淑云、刘桂香、孙爱华、王凤英、朱纯荣、黄静、赵喜华、白淑荣等大法弟子。

2003-02-18: 大法弟子李兰因拒绝第二次写”三书”,被恶警锁在泼水的铁椅子上用电棍电,还有很多大法弟子因拒绝答卷,或在卷上说出了真话,均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罚蹲绑吊,腿都被勒起泡了,不答卷的大法弟子,每天从早上五点坐小凳到深夜12点,中间一动不让动,现遭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周华、吕造平、孙丽芝、孙锐、王淑花、王淑荣、刘淑清、吕慧文(已到期,现加期1─3月不等)。恶警张小初把大法弟子铐在铁椅子上,扒下棉衣,打开窗户叫嚣:冻死你,爱哪告哪告,有国家撑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8/44774.html

2001-12-31: 大法弟子因为坚修大法,因为坚定对大法的正念,遭到邪恶残酷的折磨。恶警们为了发泄私愤,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用最下流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打骂、挨饿是常事。其中以贾春岩、周牧奇(音)、吴波、李常荣等女恶警最为邪恶。

有一次,李兰吃不饱饭,泡了一袋方便面,被贾春岩等恶警发现,扔了出去。恶警们还抢走了大法弟子的棉衣,东北的冬天很冷,零下10℃─20℃。恶警们就把门窗打开,把穿着单薄衣服的大法弟子放到窗口冻。

2001-12-31: 万家劳教所12队小号一直非法关押着大法弟子。阴冷、潮湿的小号(宽1.3、长2.2米)通常是严厉惩罚刑事犯的"狱中之狱",万家却把这里用做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基地,凡是劳教所认为有影响力的大法弟子都关押在小号。按规定:关押在小号的时间不得超过15天(根据常人承受力的极限而定,其实小号本身就是极不人道的,违反国际准则的)。刑事犯在这里关押15天之后通常是被抬出去的。而大法弟子林秀如被关在这里10个多月了,李兰被关在这里7个多月,胡爱云、周雷、吕适平也有两个多月了。在这里,不允许大法弟子洗澡、不允许洗衣服、不允许说话、不允许见家人,有时被迫睡在冰冷的地板上,经常吃不饱饭,甚至家人送来的食品也被他们拒收……在这里大法弟子被剥夺了人生存的最基本权利,更有甚者,大法弟子还经常遭受恶警们的打骂。

为了维护大法,为了抗议非人的迫害,大法弟子从10月20日开始绝食,并集体炼功,结果恶警们把大法弟子拖到铁椅子上。大法弟子反抗,恶警们就开始毒打,其中表现最邪恶的就是贾春岩、周木奇(警号2341189)、吴波、李常荣一班恶警。11月4日早晨,她们找来男恶警李民,把正在炼功的周雷踢到墙上,她的头顿时鲜血直流,后被缝了两针,就是这样,她还和另外两名大法弟子李兰和吕适平被强迫灌食。11月5日又来了几个男恶警踢她们的胸口。周雷被打得右肩和胳膊疼痛不止,至今不好使。

11月13日,又是贾春岩一伙当班,晚上没让大法弟子们拿被子,大法弟子就在凉地上躺了一夜,第二天凌晨,大法弟子林秀如炼功,被拖到铁椅子上毒打,恶警周木奇按着林秀如的头往铁椅子上撞,并用绳子捆住她的手。大法弟子反抗,贾和周就扒下大法弟子的棉袄和棉鞋,扔到了窗外,并在背后用手铐铐住了她的双手,手铐深陷在肉中,疼得她大叫,接着又找来男恶警打她的脸……11月16日,因为大法弟子说话,暴徒把李兰和吕适平的嘴用胶带封起来,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又遭毒打。李兰被女恶警周某及男恶警李民打得满嘴是血。第二天早晨(11月17日),因李兰默背经文,嘴唇在动,周就大叫:"你敢大声背!"伸手就打耳光,李兰就背出声来,周开始大打出手。这时其余4个大法弟子一起背《论语》。恶警们气得更加疯狂,用拳头挨个打大法弟子的脸。吕适平的耳朵被打出血;胡爱云被打封了眼。更灭绝人性的是,她们竟把一条脏裤头塞進了林秀如的嘴里!在林秀如挣扎时,贾恶警竟捏住她的鼻子使她背过气去,等她醒来后又继续塞。李兰、胡爱云嘴里也被塞進了臭袜子!周还疯狂地叫嚣:"就是要把你们都整疯了,满大街跑!"当大法弟子质问恶警:"我们犯了什么法?"恶警们公然说:"你们就是违反了我们4个人的法!"

现在,大法弟子坐在冰冷的铁椅子上,每天14、15个小时已有两个多月了,即使这样大法弟子仍坚定不移!当电视播放恶毒的诽谤大法的内容时,有的大法弟子不看,恶警们就揪着头发强迫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1/22331.html

2001-11-18: 万家劳教所恶警张波队长管辖的12大队的女大法弟子目前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现有5~6人仍关在9队小号里,晚上不给被褥,有的被冻得缩成一团。只要一炼功,就强制坐铁椅子长达15小时之久,双手反绑,想要上厕所也不放下来,想喝水也不给,一天当中,只是早上让她们在自己号内便桶里大小便。万家还严重违反规定,在迫害她们时,动用男干警李民和男刑事犯林刚,他们对女大法弟子有时还动手动脚,大法弟子受到的凌辱真是无以言表。女干警贾翠岩是小号值班中最邪恶的,她迫害大法弟子是变本加厉。大法弟子告诉她“善恶必报”的天理也不听,甘当邪恶势力的帮凶,甘当这个流氓政治集团的替罪羊、打人棍子。姓周的恶警打骂大法弟子李兰李兰绝食抗议。有的管教要把李兰绝食原因记在值班日记上,别的管教不让记,说:“政委说了,不要什么都往值班日记上记。”看来她们也怕恶行暴露,将来受到法律制裁。

哈尔滨 依兰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1-04-16:依兰县政法委:孙玉昆 13114612345
公安局:司东波,局长 0451-57235201 18903605806
孙伟, 副局长 57235206 138451498988 13796675555
齐宝安, 副局长 13936659828
李子臣, 副局长 18945011888

六一零:杨维兴 13936231122
好剑飞 13074567999
于文铎 13244508333
董晓玮 看守所所长 13796808666
孙成林 拘留所所长 57281227 13945641000

2020-04-11: 依兰县法院地址:依兰县通河街295号,邮编:154800
刑庭庭长:张安克:13351817678,办公:57226583
副庭长:刘艳红:13251518800
审判员:吕守方:13904640390
审判员:齐莹:15084609211
书记员:汤梓赫:15546426089
书记员:杨宇光:15776652228
书记员:崔明龙:15755116345
法院院长:孔庆春:13303607168,办公:57239229
副院长:史锦田:13845028828,办公:57222378
副院长:陈佰新:18104509997,办公:57223862
副院长:熊双龙:15203617373,办公:57223469
专委:郎继娟:13604815363,办公:57223531
专委:王勇:13263617999,办公:57221788
立案庭和诉讼服务中心
庭长:郭利:13845028818,办公:57222467
书记员(立案):侯玉丰:13796790939
书记员(立案):李禹慧:18246603684
书记员(立案):卢庆玲:15045865374
书记员(立案):贾井丽:13654539453

2020-02-02: 哈尔滨市政府 副市长 郑大泉 13329390111
副市长 张万平 1390466218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1-17: 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7/146997.html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7/10702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