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1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广州 天河区 >> 徐赛英, 女, 69

个人情况: 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退休工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州市天河区
有关恶人: 信息产业部五所保卫处 处长李和平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12-1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2-01: 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
——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纪实(二)
(接上文)
....
附录:部份遭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41. 徐赛英(女,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退休工程师,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被绑架,十月二十五日被劫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八)-232942.html

2007-01-21: 广州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恶人迫害法轮功的事实
广州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职工在一九九九年恶党迫害法轮功之前,全所有数十位知识份子、家属炼法轮功,人人身心受益,处处修心性,每年为研究所节约大笔医疗费用,在五所广大职工心目中,修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炼功方面得到所领导的大力支持,专门提供学法炼功场地、开法会的大礼堂。

随着恶党打压法轮功,五所领导迫于上面压力,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昧着良心盲目执行中共恶党的邪恶政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凡是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的学员,在职职工受到下岗开除的威胁,退休人员则被扣发退休金,三个月没有一分钱,九个月只发二百~三百八十元,远远低于广州市居民最低生活水平。

五所保卫处处长李和平积极配合天河公安分局六一零率先在天河区自办洗脑班,先后办了两期洗脑班,第二期洗脑班长达五十多天,非法关押,并强制每天每人交八十元住宿费。将坚定的大法弟子倪宏政、徐赛英、李惠航等绑架软禁在招待所洗脑班里,找所里不明真相的群众、政工干部、天河公安分局、五山派出所的干警用亲情、开除公职、没收住房、取消退休金等手段威逼、利诱,强制灌输邪党诬蔑法轮功的各种歪理邪说进行洗脑“转化”。

同时,他们与天河五山派出所的恶警狼狈为奸,非法对上访的学员进行抄家、高额罚款,少则几千元,有的上万元。二零零一年两会召开前夕,五所党委保卫处为了配合天河公安分局的行动把全所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抓到洗脑班。当时大法弟子倪宏政夫妇回家乡探望病危的亲人,保卫处处长李和平和老干办负责人通过省公安厅开证明,到揭阳市把刚到家的倪宏政抓回五所,还要倪宏政负责他们往返汽油费五百多元。

五所不法领导以开除工职、停发、扣退休金、收回住房等,胁迫每一位炼过法轮功的职工家属写保证书,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之后,他们将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多次非法绑架到天河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一年,全所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三年,他们是倪宏政、邢萍珍、李小辉、徐菊华等;徐赛英被送精神病院迫害,精神病院院长拒不接收,李和平硬要医院接受下来;李惠航、林作英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到天河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所党委强制全所职工签名反对法轮功,当时在邪党党办负责人母春民积极动员下,全所职工有二百多人签了名。几年来,五所邪党党委在所内工作区、生活区、五一小学的宣传栏经常诽谤攻击破坏大法,毒害世人。他们对国内大法弟子讲真相、寄真相资料、国外大法弟子打的真相电话,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还要追查来源,威胁所里的大法弟子,干扰救度众生。

五所生活区公共场所到处都装有监控器摄像头,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住家附近、门口都装有监控器。还包括电话监听、录音。五山派出所在五所天一广场设警务室、派专警负责迫害。有一段时间,他们派几个保安贴身跟踪大法弟子徐赛英徐赛英外出、上街买菜、跟熟人讲话,旁边都站着保安,实行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以来,五所党委保卫处与天河六一零“专案组”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对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违法犯罪行为姑息养奸,包庇、支持,提供场地、电力、设备、人力、物力。保卫处派人参与协同监控,保安队配合。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大法弟子徐赛英遭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公安分局、五山派出所的十几名恶警非法入屋绑架,五所保卫处在其出事之前,参与了布控。将徐赛英送洗脑班迫害,是五所党委、保卫处和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公安分局共同商定的。徐赛英受迫害的遭遇在明慧网上曝光后,五所党委、保卫处不思悔改,反而采取一系列的报复行动。十一月初以来故意在宣传栏张贴诽谤、破坏大法的画报,还张贴二零零三年五所入团宣誓重温誓言的丑照,还派保安队每天二十四小时看守着。还对被抓去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人(反对大法的)挑拨离间,煽动对大法的仇恨,对其他大法弟子施压……

我们再来看看五所迫害法轮功最卖力的都是些什么人,前所长兼书记叶玉青在五所捞了一大把,退休后跑到国外办厂去了;前保卫处处长李和平被部下揭发贪污公款六十万被告上法庭。由于五所党委、保卫处顽固执行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与中共为伍,而与普世价值和人类良知为敌,给五所广大民众带来深重的灾难:

以前所长兼书记叶玉青为首的所领导,贪污腐败、中饱私囊,生活区新建的住宅大楼成了豆腐渣工程,频频爆水管,给居民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近几年来五所职工家属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无论是个人还是公费医疗费用骤然增多。尤其是一批曾修炼过法轮功的职工家属,被强迫洗脑转化,放弃信仰“真善忍”,身心备受摧残,旧病复发,涂彩秀、杜志文、马希文等相继含冤离世。

五一小学的师生更是难于幸免,天灾人祸频频降临。二零零六年全校流感肆虐横行,各个班发烧感冒咳嗽的学生达百分之五十至百分之六十,个别班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上课学生寥寥无几。平时,学生教师出车祸,意外事故经常发生。害苦了家长,更摧残了幼小的心灵。

中共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是一场扼杀善良人性与良知的全民性的精神迫害,将中国人民拖入一场毁灭性的精神浩劫。这场运动煎熬着人的良心和善念,为了生存与利益,有的人主动接受中共灌输各种歪理邪说的洗脑,跨越道德底线而违心表态,甚至自觉或不自觉地充当迫害工具,只要能苟延残喘活命,什么良心、正义、人格、道德、信仰统统搁置一边。有的人以“不参与政治”为借口而“心安理得”地漠视虐杀,把人扭曲到为生存而生存的地步。

在这里正告五所当权者,破坏大法是宇宙中最大的罪。信息产业部部长王旭东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在美国被法轮功学员以“种类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告上法庭,成为“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重点追查对象。绝对不是一句“执行公务”就可以为自己开脱的。

人都是有良知和人性的,中共在暴虐中给自己挖好了坟墓,解体指日可待。随着“九评”的更广泛传播,“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已经超过一千七百万。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留给人做选择的机会不多了,希望你们能立即清醒,抓住这最后的机缘与机会吧,站在正义一边,将功补过,避免遭受给中共做陪葬的厄运,给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的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147102.html

2006-12-26: 有几位老年大法学员如梁雪芳、陈雪馨、陈雪卿、陈爱玉、林秀金、徐赛英都过六十岁了,仍被劫持到洗脑班。李素珍已七十多岁,走路都有些不便,高低不平的路还要人扶着走,却也被强行关入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6/145499.html

2006-12-10: 广州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恶人恶行
广东广州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党委、保卫处自99年7.20以来,迫害大法弟子,率先在天河区自办洗脑班,将坚定的大法弟子绑架软禁在招待所洗脑班里,强制“转化”,以开除工职、停发、扣退休金、收回住房等,胁迫每一位炼过法轮功的职工家属写保证书,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人利用宣传栏诽谤大法、毒害世人。对国内大法弟子讲真相、寄真相资料、国外大法弟子打的真相电话,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还要追查来源,威胁所里的大法弟子,干扰救度众生。

2006年10月10日,大法弟子徐赛英遭绑架,五所保卫处在其出事之前,参与了布控。将徐赛英送洗脑班迫害,是五所党委、保卫处和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公安分局共同商定的。徐赛英受迫害的遭遇在明慧网上曝光后,五所党委、保卫处不思悔改,反而采取一系列的报复行动。11月初以来故意在宣传栏张贴诽谤、破坏大法的画报、2003年五所共青团组织青年入团宣誓重温誓言的活动照片,还派保安队每天24小时看守着。

五所职工家属、居民很多人由于受长期灌输的党文化影响,恶党造谣媒体谎言的蒙骗,大法弟子给他们讲真相不听、听不進去,国外大法弟子经常打来的真相电话、《九评》录音听了也不相信,有的甚至不听,还诽谤大法。在天一广场居民区里,住着省直属机关610头子恶人李琼扬、天河区610天河洗脑班恶人陈长毅、五所居民区里还有迫害大法弟子的广州天河610“专案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0/144356.html

2006-11-16: 恶警赖监锋、杨永成指挥几个保安迫害学员,刚开始时每天只让学员睡二、三个小时,几天或一、二星期下来,就把好些人整得精神不振,面色憔悴,深夜了就私设公堂,指挥几个保安来,把想炼功的大法学员的脚或手绑住、体罚学员。等学员身心疲惫时,召集几个人深夜把学员的双腿交叉叠放,捆绑与一起,脖子上套绳绑到腿上,这样绑一阵,腰部、脖子、双腿都剧烈的疼痛,难以忍受。很多学员承受不了疼痛就被迫违心地写了“三书”,恶警还要学员交待经常和谁联系,炼功的历史等,还要求揭发自己和他人。曾被捆绑迫害的学员有王铿、汪宏发、邓怡、李建忠、吴秀花、陈雪馨、张利等等。晚上深更半夜经常传来惨叫声。

大法学员李建忠炼功,不写所谓的三书,恶人就晚上不让他睡觉,一个星期下来,就把好些人整得精神不振,面色憔悴。保安龙某就叫来邓新军、李波、孙涌林等人,对李建忠拳打脚踢,打得 “咚咚”响,隔着房门站在走廊很远的人都听得到,都知道里面在打人,外面值班的恶警邓权、赖监锋都不管。

恶警赖监锋真是像鬼一样,十一、十二点,大家都睡了,他就出来,睁着布满血丝的眼,出来训斥人。有时是深更半夜出来假惺惺跟人谈心,其实是利诱,欺骗、恐吓学员。

李建忠站了几天脚都肿起来了,就不想再站了,孙涌林过来拳打脚踢,龙丁泊朝脸上打,打得李建忠鼻血直流。龙某叫来几个保安用很宽的胶带把李建忠的双腿捆绑缠绕在一起,让他不能弯腰和下蹲,只能被动地站着,李建忠站不住,差点就整个人摔在水泥地板上,这回把李建忠折磨了两个星期多。

大法学员汪宏发和邓怡被非法判劳教两年,期满后就又劫持到洗脑班。邓怡不写三书,绝食抗议,被恶警指挥“助教员”强制灌食,恶人杨永成领头,用筷子、钢勺等来撬邓怡的牙齿,找人来捏鼻子,抓住手脚,紧摁两颊,撬的邓怡满口是血,撬开后,就使劲灌,邓怡绝食三、四个月,被灌食很多次,时常因为呛,都被喷到脖子里,衣服上,或顺着脖子流進了身上,嘴里的牙齿都撬松了,并忍受全身窒息般的痛苦。邓怡有个五岁儿子,正需要父母的照顾,只好放在武汉老家中的让老人来照顾了。

有几位奶奶辈儿的大法学员如梁雪芳、陈雪馨、陈雪卿、陈爱玉、林秀金、徐赛英都过六十岁了,仍被劫持到洗脑班。李素珍奶奶已七十多岁,走路都有些不便,高低不平的路还要人扶着走,却也被强行关入洗脑班。

谁向邪恶妥协了,就让睡床铺,睡有窗户的房间,让到室外活动,到外边的食堂吃饭,让见家人。

洗脑班有时伪善给写了“三书”的人过生日,让原单位领导或家属来参加,吃水果,唱歌,关键是拍拍照片,向外宣传,并把这些照片贴到宣传栏上。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被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有:

男大法学员:潘燮飞、施雷、李建忠、范威、王铿、李琼光、汪宏发、周敏桐、赵敬安、冯璜。

女大法学员:赵睿宇、李侠、严槿、覃彩荣、梁雪芳、梁雪英、李红霞、苑明、林秀金、卢慧敏、范海琴、陈爱玉、黄敏庄、 庾瑞君、张利、邓怡、陈雪馨、陈雪卿、陆羡明、吴碧云、李青、李素珍、李秀琳、张晓云、陈穗玲、司兵、吴秀花、徐赛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6/142535.html

2006-11-10: 广州市“六一零”利用洗脑中心迫害法轮功学员(图)(二)
曾被迫害过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
徐赛英、邓怡、陆羡明、唐乙文、王铿、司兵、施雷、周敏桐、赵敬安、范海琴、陈穗玲、范威、卢惠敏、吴秀花、李国娥、陈华、苑明、蔡志刚及其妻子林娟、施萱荣、吴碧云、李琼光、朱丽、庚瑞君、冯璜、邹丹宇夫妇、姜文艺、周贵婵、汪宇清、李芬、陆海云、饶卓元、李妙莲、罗江英、卢怡蓉、谭少维、黄敏庄、廖元梅,戴永梅、庞丽辉、邹玉韵、刘毅、王家芳、李俏玲、罗宇杰、严槿、张莉、王霞、李健中、林秀金、汪宏发及其妻子、高单荻、陈春莉、覃彩容、丁满菊、毛璟娴、唐军、王惠敏、王梅馨、杜震京、刘晓晶、彭玲、罗慕兰、番禺的关姨和一位男学员、军医大的小彭(护士)、海南岛铁路系统的一位男学员、湖南铁路系统的老周、陈君永、许来莉、黄菊香、范小凤、周衡利、付明艳、汤建英、何燕云、钟家文、熊彩芳、乔光清、王旺、陈穗昌、卜水发、苏梅、陈东玲、何翠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0/142067.

2006-11-03: 广州市天河区部份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恶行记录
3、徐赛英,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广州)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进京上访被抓,押送回广州后被广州天河五山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并被公安罚款九百元,无任何单据。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下午,被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公安分局、五山派出所十几个恶警冲进广州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的家中,将其强行绑架、抄家、拍照、将复印机和大法资料、刚印的一批真相资料抄走。直接参与人:片警:陈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3/141655.html

2006-10-28: 大法弟子徐赛英被劫持到广州洗脑班遭迫害
2006年10月10日,广州大法弟子徐赛英被绑架到广州天河看守所,15天非法行政拘留。10月25日,又被广州610劫持到广州洗脑班继续迫害。

徐赛英,69岁,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退休工程师,法轮功学员。1994年12月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修心性做好人,心胸变得开阔,改变了长期以来夫妻关系紧张的状态,各种疾病不药而愈。修炼十二年来,为国家节约医疗费好几万元。这在五所职工、左邻右舍中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99年7.20后江泽民出于小人之心和个人的妒忌,利用中共恶党,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一场残酷迫害。徐赛英多次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遭到绑架,关押在广州天河看守所。

五山派出所从北京接回一次,要扣罚款5-7千元,甚至更多。徐赛英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研究所开除党籍,扣发退休金;三个月没有一分钱,九个月只发200-380元,远远低于广州市居民最低生活水平。

徐赛英为国家服务几十年,退休后理应享受自己一辈子辛勤劳动得来的成果。研究所这种随意剥夺退休职工血汗钱的行为,于理于法都不符啊。这是对公民生存权的侵犯!

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研究所在所招待所办了“法制学习班”(又称“洗脑班”),由当时的保卫处长李和平负责。将徐赛英等多名所里的法轮功学员从家中劫持,软禁隔离起来。用亲情、开除公职、没收住房、取消退休金等手段威逼、利诱,强制灌输邪党诬蔑法轮功的各种歪理邪说。在淫威高压下面,徐赛英仍坚信大法,拒不“转化”。 五山派出所、研究所党委决定将徐赛英送精神病院迫害。精神病院院长拒不接收,李和平硬要医院接受下来。

徐赛英回家后,五山派出所派专警负责、几个保安贴身跟踪。徐赛英外出、上街买菜、跟熟人讲话,旁边都站着保安,实行24小时严密监控。还包括电话监听、录音。五所生活区公共场所到处都装有监控器摄像头,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住家附近、门口都装有监控器。没过多久,天河公安分局、五山派出所、五所党委保卫处妄图送徐赛英到广州“洗脑班” “转化”。徐赛英被迫离家出走,在外面流离失所几个月。

2003年12月24日,广州天河公安分局迫害法轮功的“610”“专案组”進驻五所生活区32栋一单元704房和附近住房,他们每天24小时重点监视一名法轮功学员。同时也监控五所其他法轮功学员徐赛英等。他们利用高科技手段设备伤害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曾造成一名老年法轮功学员胃出血、晕倒,送医院抢救。最近几个月来,在徐赛英住家附近有几名保安、便衣布控。

10月10日上午十点钟,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公安分局、五山派出所的十几名恶警到大法弟子徐赛英的住处,发现徐赛英在新套房里。他们想找钥匙偷偷進入。就到五所小学找她的外孙子要钥匙。她的外孙子没带钥匙。他们只好在附近埋伏。将电话线剪断,切断与外界联系。徐赛英当时身边没带手机。公安告诉她的女儿的同事转告她女儿立刻回家(她女儿出差到外地),公安要找她母亲。

下午四点,她女儿回来。徐赛英和她女儿都不知道将要发生的绑架事件。她女儿刚开门,躲在附近的恶警马上冲入家中,徐赛英察觉不对,退到一间房间里反锁住。僵持好长时间,恶警打不开门。后来她女儿叫开门后,徐赛英就被绑架了。恶警用摄像机将新房拍摄一番,乱翻折腾一阵。再到旧的套房里去抄家,将大法资料全部抄走。晚上将人非法带走。

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公安分局的恶警第二天到她女儿单位,说徐赛英被行政拘留15天,还要送去“洗脑班”。她女儿等他们的电话等了一周,仍无消息。她女儿打电话到五山派出所,了解徐赛英被关在哪里,派出所说不知道。后来通过朋友关系,得知徐赛英被关在天河看守所。10月25日徐赛英被广州610转送广州洗脑班继续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8/141230.html

2006-10-17: 广州大法弟子徐赛英被绑架的经过
10月10日上午十点钟,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公安分局、五山派出所的十几名恶警到大法弟子徐赛英的住处,广州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生活区,发现徐赛英在新套房里。他们想找钥匙偷偷進入。就到五所小学找她的外孙子要钥匙。她的外孙子没带钥匙。他们只好在附近埋伏。将电话线剪断,切断与外界联系。徐赛英当时身边没带手机。公安告诉她的女儿的同事转告她女儿立刻回家(她女儿出差到外地),公安要找她母亲。

下午四点,她女儿回来。徐赛英和她女儿都不知道将要发生的绑架事件。她女儿刚开门,躲在附近的恶警马上冲入家中,徐赛英察觉不对,退到一间房间里反锁住。僵持好长时间,恶警打不开门。后来她女儿(一直反对她修炼的)叫开门后,徐赛英就被绑架了。

恶警用摄像机将新房拍摄一番,乱翻折腾一阵。再到旧的套房里去抄家,将复印机、大法资料、真相资料等全部抄走。晚上将人带走。

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公安分局的恶警第二天到她女儿单位,说徐赛英被行政拘留15天,还要送去洗脑班。她女儿等他们的电话等了一周,至今仍无消息。她女儿打电话到五山派出所了解徐赛英被关在哪里,派出所说不知道。后来通过朋友关系,得知徐赛英被关在天河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7/140427.html

2006-10-16: 广州大法弟子徐赛英被绑架
10月10日下午5点钟左右,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公安分局、五山派出所十几个恶警冲進广州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大法弟子徐赛英(已退休工程师)的家中,将徐赛英强行绑架、抄家、拍照、将复印机和大法资料、刚印的一批真相资料抄走。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公安分局的恶警第二天到她女儿单位,说徐赛英被行政拘留15 天,还要送去洗脑班。

据了解,广州邪恶之徒已经跟踪监控她一段时间了。9月初,五山派出所打电话给一位学员,他们正在对徐赛英及她的家庭资料点和另一位学员進行取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6/140361.html

2002-06-01: 信息产业部五所保卫处的处长李和平在1999年7.20以后紧跟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千方百计迫害大法弟子。李和平向610打报告,带人抄了赵桂珍、仉宏政的家,并且强行送他们去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徐赛英2001年初行使公民的权利,去北京上访,被公安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回到所里,李和平就强行把徐赛英送入精神病院;刑萍珍因去关押徐赛英的招待所看望徐赛英,被恶人发现了,李和平就抄了她的家,还把刑萍珍强行送去劳教所劳教两年。

2000-05-31: 信息产业部第五研究所(广州)的法轮功学员徐赛英99年12月進京上访被抓,押送回广州后被广州天河五山派出所非法拘留15天,并被公安罚款900元,无任何单据。
第五研究所保卫处长无任何法律依据说徐赛英欠罚款4300元,现每月强行从工资里扣500元。徐赛英现已被单位党内除名。

今年4月,第五研究所另两名大法弟子因進京上访,赵桂珍被五山派出所非法拘留15天,并被罚款3000元,均无任何单据,同时倪宏政被第五研究所党内除名。五所领导无视国家法律,擅自决定扣发上述两位学员三个月的全部工资,从第四个月开始,每月只给20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31/3442.html

广州 天河区联系资料(区号: 20)

2019-02-02: 荔湾区检察院
地址:广州市荔湾区花地大道中20号
邮编:510370
检察员:张惠

荔湾区法院
地址:广州市荔湾区龙溪大道273号
邮编:510375
法官: 蔡正尧 020-83006078
书记员:钟健涛 020-83006077

2018-06-02: 广州市天河区法院: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东圃明镜路一号,邮编510660
刑庭:020-83008514
庭长:梁皓 020-83008502
主审法官:曹之华 020-83008708
天河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部份)
张坚雄,院长
陈淡卿,副院长
郑楚镐,副院长
赵飞龙,执行局局长,020-83008807
李云芳,副局长,020-83008698
苏国生,民三庭长,020-83008599
林文谦,庭长,020-83008632
戴子兵,庭长,020-83008810
汪 翔,庭长,020-83008536
田天宝,民二庭庭长,020-83008561
梁 皓,刑庭庭长,020-83008502
苏杰威,立案庭庭长,020-83008668
梁夏生,少年庭庭长,020-83008648
李 植,民四庭庭长,020-83008603
张瑞平,庭长,020-83008662
陈宗桢,庭长,020-83008996

2017-10-28:广州市天河区法院: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东圃明镜路一号,邮编510660
刑庭:020-83008514

广州市天河区法院公交线路:
东圃石溪村站(公交站):218路、261路、43路、495路、50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