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荆门 沙洋范家台监狱(男) >> 江中银(江忠银,江中林)(红安县), 男, 61

个人情况: 修鞋补破为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黄冈地区红安县
有关恶人: 红安县恶警姚学军、董方楚
个人近况: 2009年1月14日 迫害致死 (2009-04-0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12-1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9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8-21: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凌晨,大概两点多,监狱监区走廊的铁门响了一下,吵醒了我。一名值班狱警走进监区关押犯人的楼房,与值班的事务犯人马俊,嘀咕了几句。过了一会儿,事务犯人马俊以为我早已熟睡,便鬼鬼祟祟的溜进我的休息室内,拿出一小包粉状药物,悄悄的往我的水杯中倾倒,一会儿,他又拿出一种液体药物往我的水杯中喷射。当时目睹这一幕,躺在被子中的我,不禁大吃一惊……”

这一幕,发生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见证者是从该监狱有幸活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很早就有类似的传闻。

湖北襄樊市铝材加工厂法轮功学员邢光军,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去世,据悉,直接原因是二零零三年邢光军在范家台监狱里被严管迫害了几个月,其间被狱警施用不知名的药液强制注射进肌肉,导致他神经紊乱,两腿开始萎缩,后来不能下地行走。

湖北荆门市法轮功学员陈启季,原本身体很好,不知被下了什么药,身体突然出现心律衰竭、脑衰竭、肾衰竭。接着全身不能动,呕吐、头昏。送到沙洋总医院抢救,最后只到奄奄一息,恶警才将他送回家推卸责任。几天后,陈启季含冤去世。

湖北安陆法轮功学员朱大华,被非法判刑7年,30多岁,入狱前思维敏捷。2006年朱大华在四监区抵制迫害,绝食五天,监狱给他灌食,不知给他灌了什么药,灌药后的朱大华显得不对头了:思维反应迟钝,面目表情呆滞,说话不流畅,走路不稳,疑心很重,判若两人。

这次,见证者们详细的回忆了这一段恐怖的经历。从他们的回忆中,任何人都可以很清晰的了解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这种下毒药害人的恶行,不仅案情真实,而且有计划有预谋的实施。

见证者们说:“下毒主要罪犯马俊,很多被迫害致死学员与他有关。马俊是湖北仙桃人,家住湖北省仙桃龙华山办事处钱沟路,因过失杀人罪被判15年,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服刑,他是一个专业下药手,因他在部队服役时是专搞药物工作的。”

“马俊是一分监区王雄杰(现四监区教导员)的亲戚。监狱利用他下药多年。给很多法轮功学员下毒药,搞坏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身体。马俊靠下毒药居然获得减刑五年。” 下毒者为了减轻刑期作恶,暴露出另一个特点:谋利性。见证者们感慨道:“监狱生活困苦不堪,连开水都没有喝的,一杯水放置一会儿,就白融融的一层沉淀物,一个月一百多元的生活标准,经过盘剥和克扣,剩下的就是一点垃圾食物,即使有钱,出来让你买点方便面,日用品没有别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邪恶的狱警很轻易的用减刑为砝码,挟持常人罪犯参与迫害法轮功,搞垮一个法轮功学员就给他立功减刑。”

遭受下毒迫害的学员轻则住院,重则死亡,暴露出这种恶行的凶残性。见证者们说:“麻城有四人从这所监狱出来,熊建平脚出毛病,吴明安中风状态出来,曾献奇在里面被转化,出来一段时间后也中风。二零一零年前后入监的法轮功学员,有一半多住过医院;之前的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住医院,如朱大华、李周华、朱光娃、付姓学员、陈德永、熊绍绪、栾建军、刘建勇、郭春生、李昌荣、江中林、罗先、 何生生等等。郭春春被迫害成精神病关在铁笼里,栾建军不是精神病,也被当成精神病折磨。

红安县法轮功学员江中林,都是快七十岁的老人,他都很坚定修炼法轮功,分监区长肖天波对他下手,迫害致大便频繁,送进沙洋监狱医院三个月,越治越糟糕,九个月被迫害致死。

至二零一零年夏季,范家台监狱四监区关押了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绝大部份被迫害致身体出问题,有学员找狱警质问时,狱警叫嚣:“就是药摧残你们的身体,搞的就是法轮功,你们讲天灭中共,不管灭不灭先把你们灭掉。”最邪的狱警是刘沐阳、肖天波、祖剑等人。”

下毒药的恶人一般是在下半夜动手,见证者们道出了这种行径的隐蔽性。“湖北枣阳法轮功学员熊绍绪,六十多岁,十分坚强,在看守所时,已经被折磨得眼睛,耳朵不好用。熊绍绪到监狱两个月,不配合邪恶,有一天,包夹罪犯叫嚣‘把他搞傻,把他搞傻’。果然,夜深两点多,值班事务犯张新龙,向他水杯中下毒,有学员不想让他们的迫害得逞,早晨就告诉了他,不要喝水。后来又发现夜深,值班事务犯金双星、包夹罪犯高正早,联合向熊绍绪的咸菜瓶中下毒,早餐时,该学员将熊绍绪的菜踢到床底下去了,阴谋没有得逞。恶警恶徒发现该学员知道了,就将该学员调换了监室,一年后,熊绍绪就住进了医院。”

在利益的驱动下,监狱的恶警和恶徒成天琢磨转化法轮功的事情,在下毒药上又具有频繁性。一见证者说:“我被调换到新监室后,里面的三名法轮功学员都在吃药,身体问题严重,都是高血压、心衰竭、肾衰竭、发冷、出虚汗、小便失禁、唾沫不断,我感到事态严重。他们不断地对我下毒,将所有的东西不断的投毒,床上垫的,盖的,床边上,床里墙上,床顶上,穿的,用的,鞋,碗,卫生纸,等无孔不入。特别过节时,恶人更猖獗,向很多学员下毒,他们的药物有粉剂、水剂,有黑色、白色、乳白色的;有颗粒状的;有的有气味很刺人,有的没什么气味;药物破坏人们五脏六腑、神经系统、排污系统、血液系统等等,他们不择手段,以搞垮学员身体为目的。”

这名见证者接着说:“有一天深夜两点多,值班事务犯郑旭辉将手伸到我被子里投毒,碰到我的身体,弄醒了我,我向他劝善,讲善恶有报,他说不是他要搞,是干部祖剑要他这样做。 马俊毒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每天晚上深夜就是做这种事情。几乎所有的值班事务犯都参与做这件事情,特别是监号内有值班事务犯的,定会对法轮功学员下毒的,他们有让你出点小毛病,有让你出现大毛病,强拉你吃药,打针,住医院缓解的,有让你越治越糟糕,直至保外或死了的。”凡是法轮功学员,在范家台监狱都有被下毒药的可能,这个事实,更进一步揭露了这桩骇人罪行的普遍性。

当见证者们依法检举下毒药的恶行时,行恶者的流氓性暴露无遗。这名见证者说:“用消极防御的办法,一学员看不管用,就将人证和物证递到恶警的办公室,恶警们哪里肯管。该学员写举报信,约见检察官,恶警们便造谣说该学员是精神病。该学员找他们讲真相,恶警肖天波说:‘你们是反共产党的,我们是反法轮功的,我们对所谓顽固的死硬分子,给予坚决的打击。’ 该学员讲应该依法办事,恶警们说,‘对法轮功是政治斗争,’恶警们设下圈套,找来精神病医生,想证明该学员是精神病,该学员没有给恶警们钻空子,马上揭穿了它们的流氓把戏。”

“那年,我的大便、小便、心、肾、脚蹬等出现过问题。冬天恶徒在我床上投了很重的毒,我多次发晕,有天晚上,我感到人在逐渐失去知觉,晕过一会儿,又清醒过来,满身冷汗,我看到他们邪恶透顶。”一亲历者这样说道。

见证者们断言:这种下毒药的恶行,现在,还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不断的悄悄上演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1/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261832.html

2010-12-05: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
......江中银:冤狱八年,老年人,二零零五年十月三日,胡红生和刘全坤带领红安第二派出所一帮恶警,身着便衣,谎称收自来水费骗开大门后闯入法轮功学员江中银家中,将其绑架。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江中银被非法抓捕,二零零八年江中银被非法重判八年。不久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5/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的迫害纪实(三)-233239.html

2009-05-25: 湖北沙洋范家台、武汉女子监狱迫害黄冈大法弟子

由于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径在国际上曝光,湖北劳改局分批将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琴断口监狱的大法弟子,全部转入到地处偏僻的范家台监狱。范家台监狱里的生活条件非常恶劣,法轮功学员每月最多只能购买100元的生活物资,价格昂贵并且很多东西没有,有些家里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去接见,2008年5月又取消了邮寄邮包。作为湖北省发生迫害较重的黄冈市,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武汉女子监狱等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数量也很多。

一、在范家台监狱遭迫害的黄冈大法弟子

先后有数百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沙洋范家台监狱受到残酷的迫害。有一些迫害在网上揭露出来了,然而更多的迫害还没有被揭露出来。特别是在2002年4月之前,大法弟子们是被分开迫害的,这些迫害,本人不揭露出来,其他人是很难知道的。

黄冈大法弟子郑智洪,市盐业公司职工 非法判刑5年,被关押在四监区一分监区2号囚舍,本应2009年5月20期满,家人去接却空手而回,详情待查实。其父为大法学员郑忠,湖北黄冈市外贸退休干部,年已七旬,被劫持五次,在长期流离失所的苦难中,郑忠于2004年3月9日不幸含冤离开人世。明慧网上有相关文章“联合国工作组关于中共对郑智洪迫害的回应”,参见【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联合国“非法拘捕工作组”向法轮功人权转交了联合国关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郑智洪迫害的答复书。
 
黄冈武穴大法弟子张庆明(非法判刑10年)、于2003年4月和2003年8月两次非法庭审,被非法判重刑十年。当年仅20余岁,对他的非法庭审及判刑,是当权者以权代法的铁证。2003年4月8日非法开庭,4月12日即非法判决刑期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整个庭审采取秘密而封闭的非法形式。开庭前1日才接到开庭传票,没有通知亲属;没有辩护律师;没有旁听人员;无任何亲属到场;大门窗户紧闭;没有说明不公开审理的理由。2003年8月1日,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非法二审,即换汤不换药,虽然公开庭审,但并未允许张庆明进行法庭辩护,一开口即遭无理阻止,使其无法行使辩护。而且法庭法官与“指定律师”一个鼻孔出气,只许按中共的政治口径回答,问一些与本案定性毫无意义的问题,诸如讲清真相所用的物品问题。

红安大法弟子王业余,范家台监狱,4年。
红安大法弟子江中银, 从沙洋放回后已于2008年腊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
蕲春大法弟子郑捍东,2002年下旬,郑捍东被绑架,非法判刑7年,被劫持到进武汉市琴断口监狱,于2006年转入沙洋范家台监狱,于2007年8月8日被范家台监狱迫害致死。
麻城大法弟子曾宪其(非法判刑3年半)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七分监区。
麻城大法弟子:姚晓安十年、罗立腾十年、刘新六年、白子健四年、罗先豹四年(罗先豹被迫害致半瘫 监狱拒不放人)、余学伦三年。其中麻城罗立藤的经历尤其惨烈。罗立藤的父亲罗开军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麻城公安迫害致死。罗开军曾被麻城公安长时间残酷迫害,手段令人发指。2001年4月罗开军在麻城市中驿镇派出所被警察打得全身浮肿,口鼻流血,接连三天水、米不进,不能动弹。当时虽经医院抢救保住性命,但致命毒打导致的内伤和因长期折磨,使罗开军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于2002年9月23日去世。罗立藤的父亲去世时,母亲吴燕文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吴燕文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4月 27日被麻城公安局非法处以劳教2年,2003年才从沙洋劳教所释放回家。罗立藤2008年6月被非法判刑10年,劫持往武汉市洪山监狱遣送站,后被送往沙洋范家台监狱。其母探访不让接见。

2008年非法送进范家台监狱的浠水大法弟子有:李正文、郭春六、杨云华、张跃进(周绮的丈夫,周绮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现况不详)、钟长奎、南小青、饶望来、禹细球等。2009年浠水蔡应球被非法送进范家台监狱,刑期三年。

二、在武汉女子监狱遭迫害的黄冈大法弟子

麻城大法弟子:李春梅七年、谢琼英七年、胡丽萍七年、(谢琼英与胡丽萍是母女俩)、罗田县的李平、浠水学员杨淑芬、周绮(其丈夫张跃进,2008年被非法送进范家台监狱迫害)。武穴法轮功学员龚月明被武汉市女子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后放回。

此外,2009年1月14日,大法弟子杜子国在黄梅被黄梅县法院非法重判八年,被非法关押在何处不详。2009年4月13日,杜子国亲属委托聘请的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中国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北京安汇律师事务所中国著名人权律师唐吉田作为二审律师,到黄梅为杜子国作无罪辩护。4月14日,黄冈中院知道是著名的北京人权律师为杜子国作二审无罪辩护,就急忙将裁定书送到黄梅县看守所,并于当天偷偷摸摸秘密将杜子国押走,严密封锁消息,不准任何人泄露杜子国关押在何处,更谈不上通知杜子国家人或单位。至今家人及单位都不知杜子国被关押在何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5/201483.html

2009-04-06: 湖北红安县大法弟子江忠银在被迫害中离世

2008年腊月二十七日,湖北省红安县大法弟子江忠银,因承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含冤离世。

湖北省红安县大法弟子江忠银,男,60多岁,孤老。于2006年6月23日深夜遭红安县610恶警绑架到县第一看守所。

为抗议恶警的非法关押迫害,江忠银老人绝食四十多天,这期间多次被红安县看守所的恶警野蛮灌食,导致肛门便血(直肠癌),尽管如此,还被邪恶的红安县610 送到湖北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在长期的残酷非法劳教迫害下,江忠银老人便血越来越严重(夜晚不能休息,一晚上数次上厕所)。沙洋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要求当地接回。

2008年9月左右(具体时间不清),红安县邪恶的610公安局,将他送到农村老家,让其侄媳看管,并恐江忠银老人和他侄媳:不准外出,不准与法轮功学员接触。骨瘦如柴的江忠银老人承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在2008年腊月二十七日离开了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6/198445.html

2008-08-12: 红安县单位领导被胁迫参与绑架
......2007年6月20日,红安县邪党不法人员计划绑架10名大法弟子,翻墙砸屋,非法抓了7名,后来在外面蹲坑非法抓了另三名,2007年年底陆续放了4人,2008年初夏,李三女、秦红专、刘红苏(男)三人被非法判刑四年缓期三年执行,并说他们再有什么事马上收监。出来的七人都被不同程度的遭经济勒索,大多上万元。还有武素华、李长荣、江中银三人被非法重判,分别是7年、7年、8年。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2/183935.html

2007-07-01: 湖北红安县邪党出动一百多警察半夜绑架法轮功学员

6月22日午夜零点左右,湖北红安县邪恶之徒在黄冈市公安、610的驱使下出动一百多警察四处骚扰法轮功学员。共有9位学员家遭到野蛮抄家,法轮功学员刘红苏(男)、李三女(女)、武素华(女)、小任(女)、秦红娟(女)、李长荣(男)、小李(男)共七名学员遭绑架,江中银(男)、李艳荣(女)下落不明。

这次在同一时间发生的涉及到黄冈、麻城、红安、新洲、武汉的非法抓捕行动,据传由公安部直接来人督办,所以表现的极其邪恶。恶警闯入刘红苏家中,毒打刘红苏及其妻子,并翻箱倒柜,把电脑等物品抢走。劫后家中一片狼藉,门锁撬坏,惨不忍睹。有两个恶警警号为:75739、75719。

当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艳荣家时,几个孩子被他们的暴劣行径吓得高声尖叫,并大呼“救人啦”,将恶警当场吓跑。第二天早上,恶警再度闯入李家,抢走了笔记本电脑等物品。

在县城西南方,恶警们拆了学员李三女家的院墙,破门而入,将只穿短裤内衣的李三女强行抬走,恶警还非法抄家并毒打李的两个女儿。

在县城北部,法轮功学员李长荣被恶警翻墙破门而入强行绑走。当晚被绑架的还有小任、小李、武素华、秦红娟。这几个学员均遭非法抄家。

法轮功学员江中银,目前下落不明,有可能当晚也被绑架。目前被绑架的学员被非法关在红安县看守所。

邪党不法人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抓人,是因为他们所干的一切都是非法的,怕曝光的。请大家加大力度揭露迫害,曝光邪恶之徒。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157960.html

2006-01-05: 湖北红安县刘辉耀等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大法弟子刘辉耀、李齐兵、江忠银三人于2005年12月下旬前去河南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并抓捕,现在被关進红安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5/118098.html

2005-11-03: 湖北红安恶警姚学军、董方楚仍在行恶

9月28日晚上7点多钟,湖北省红安县当地恶警董方楚等骗开大法学员江忠银的房门,非法闯入抄家,并把江忠银强行用车拖到第二派出所。

在第二派出所,姚学军、董方楚、刘全坤等恶警对江忠银非法审讯,拳打脚踢,江忠银在被折磨了三四个小时后,被拉到中医院,虽然被检查出血压偏高,但恶警仍将他关入看守所。

到看守所后,江忠银绝食抗议迫害,七天后被五、六个恶人暴力灌食,用塑料管子往江忠银两个鼻孔里乱插,恶警用手猛捏江忠银两边的腮帮子,把口腔里的肉都挤烂了。几天后,江忠银喉咙里还吐血出来,两边的脸肿得老高。

江忠银一直被关到10月11日,才由永河派出所三、四个人和村里的书记将他拖回家。几天后,江忠银去找恶警姚学军要回被非法抄走的物品,恶警姚学军、董方楚暴跳如雷,把江忠银的双手扳到背后,从六楼连拖带打,拳打脚踢一直打到一楼外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3/113634.html

2005-10-07: 2005年10月3日,胡红生和刘全坤带领红安第二派出所一帮恶警,身着便衣,谎称收自来水费骗开大门后闯入大法弟子江中银家中,将其绑架。现今下落不明。电磁线厂一姓李副厂长配合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据说还有刘,吴二人举报,此二人是夫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7/111906.html

2004-12-14: 我叫江中银,今年58岁,未炼功之前是一个全身是病的病汉,大小六种病磨得我生不如死。99年5月份喜得大法。经过学法炼功,在一年时间内身上的病都没了。这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重获新生。感谢师父的佛恩,无法用言语表达。

99年7月,江泽民发动了全国上下对法轮功残酷的迫害,大法遭到极端的破坏,师父受到邪恶的诽谤诬蔑。鉴于此种情况,我于2000年4月7日独自一人去北京,要为大法师父说句公道话。由于初次来北京,人地两生,身上的钱也用完了,我就在火车站出口炼功,因下火车出站的人很多,我想通过炼功看有外地功友带我去信访局或天安门。哪知第一套功法没炼完就被车站保安抓到派出所,他们问我是哪里人,我没说。后来他们从我身上搜到了一张麻城站的火车票,他们查到我是湖北黄冈地区人,马上打电话到黄冈驻京招待所来辆车把我拉去了。

在招待所他们问我是哪个县市的人,我没说,四五个人打我,把我的口鼻打得放血不止,我还是不说。结果这几个坏人走了,又来了两个四五十岁的人做圈套让我说出了真地址湖北省红安县。于是就打电话到红安驻北京办事处,一个姓姚的恶警将我铐起来吊在厕所的水管子上,坐站不得的七天七夜没睡觉。时常有个坏人总是打我问我炼不炼。第八天红安县永河派出所来两人把我押回县公安局,卢早林马上叫永河派出所抄我的家,把身份证和其它一些东西拿去了。下午把我送到火连畈看守所非法拘留迫害15天,又送县第一看守所非法迫害10天后又送三里岗拘留所非法洗脑18天后放回,还勒索生活费一百元钱。

第二次,遭受绑架迫害是2000年八月八日。因610邪恶之徒和和一虎派出所的坏人相互勾结做圈套,叫一所的女恶警穿便衣以修鞋为名来找我(我以修鞋补破为生),她说自己有颈椎病要炼法轮功,听说炼法轮功能治病。我说光炼功治不了病,要学法看书再炼功才能好病。她又向我要书看。过了两天我把《转法轮》手抄本一套共四本给了她。八月八日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我就认出那个女恶警,才知道中了她们的诡计。他们将我身上的钥匙拿去抄我的家,抄走一些大法书和一些资料,还有单放机等。

当天晚上八点钟开始,六人分三班连续审我打我,问我书及资料的来源。我没说。她们象虎狼一样向我扑来拳打脚踢。手打痛了,脱下他们的皮鞋在我的头上脸上到处乱抽。之后两人一班,一人审问一人打,另外专人拿根电棍电我全身各个部位,电池用完了换新电池继续电我,电棍电得我痛得满地滚,滚到谁面前就是一脚,我被象踢球似的踢来踢去,邪恶之徒一直折磨我到十二点才罢手。那天晚上我也是舍了老命承受着这非人的迫害。

八月九日我被送到三里岗拘留所,恶警强行要我跪在地上一个多小时,痛得我汗水直流。八月十日下午恶警强行把我拉到外面晒一下午太阳。最后卢早林问我在监号里炼功没有,我说我是炼功人当然要炼。就在他们下班后,卢早林叫他的司机小朱用细铜丝把我的两个拇指和两个手腕反捆起来,铜丝捆進肉里几分深,并将我关在一个拘留犯人的监号里。开始的时候我忍痛背诵《洪吟》,后来痛得我不能背了,突然眼睛一黑我痛得昏倒了,当我醒来后他们假惺惺的说是他们把我救活的。

八月十一日,我被送到火连畈第二次非法拘留迫害十五天后,又被送到三里岗迫害。他们事先把我侄媳妇(常人)抓来,要她劝我放弃修炼,如果做不了我的工作就不放她回家。当时她家里正要刨花生,侄孙子又要上学,我侄子又不在家,孩子无人照料,我侄媳妇急得哭起来,就这样被非法拘禁三天才让她回家。最后邪恶之徒将我转到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80多天,以至我奄奄一息才放我回家。

第三次被抓是2001年十一月十二日晚上,我散发真象资料被县公安局刑侦的恶警发现。我被带到公安局先是刑侦的恶警一顿毒打,身上不到二十元钱也被他们搜去了。后来他们又把我交给卢早林、徐盛、程敬浩三个魔头继续毒打我。卢早林又带着一所的罗红星和司机小朱第三次抄了我的家。准备借给别人的480元钱也被他们抄去了。再后来我被交给永河派出所一个姓李一个姓梅的恶警审问我,要我交代资料的来源和其它问题,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就用警棍拼命的打我,打得我全身到处是伤,还用椅子脚使劲的压我的脚趾,脚趾都被压扁变形了。两条腿被打得肿的穿不上裤子。就在这天晚上我一直被迫害到十二点钟,再又用手铐铐在墙上的铁杠子上,姓梅的恶警上到我的手腕上往下踩手铐,铐子的齿牙钉進肉里钻心的疼痛,真让人痛不欲生。

十三日上午十点钟,我被送到看守所第三次非法关押迫害。在看守所里我两次绝食抗议迫害,一次持续七天,一次持续九天。后来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送武汉狮子山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在那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精神和肉体都受到极大的伤害。具体迫害行为有:罚蹲、罚站、面壁;犯人打,包夹打,不准睡觉,超负荷的长时间劳动;播放诽谤师父、大法的电视录像强迫观看,如不配合将受到更残酷的手段迫害。

我从劳教所放回后,写了揭露县610邪恶之徒非法迫害我的罪行。事后被他们知道了又要抓我去迫害,幸亏有好心人给我送信,让我避免了邪恶之徒的又一次抓捕。从2003年三月三日起,我离家出走了,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至今有家不能归。

荆门 沙洋范家台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724)

2019-06-09: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电话:07248570016 07248570067 07248562210
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
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
纪委书记谢毅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
副监狱长简尚荣
警察:曹滨、刘华
出入监区:区长石立宾、教导员丁成河(警号4244543)支委陈武、警察:黄洋、龚友松(帮教) 教育科:吴光权、刘悟刚
狱侦科:科长沈建军
集训队监区:区长何凯
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
特警队:队长陈兵(音)
一监区:杨千隆
二监区:程浩
三监区:区长肖正法、范俊儒、副教导员李勇、狱警吴伟
四监区:区长徐宏、教导员陈珍明、警察罗炎山、韩舒华
五监区:区长祖剑、王亚、陈亮、成可斌
六监区:区长刘博文、警察黄晓涛
七监区:桂豪、钟源
八监区:付存国、陈祥
九监区:陈建华、胡浦高、孙志坚、汤锐
医院:胡成
禁闭室:陈春华、王科松

2018-11-24: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及狱警信息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洪岭大道,邮编448200
电话:0724-8570016、8570067、8562210
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庄广陵(警号4244000)
政委马智勇(警号4244004)
纪委书记:谢毅
政治处主任:陈贻洲 (警号:4244007)
政治处副主任:唐亚峰
邪党委委员:向迎
副监狱长:简尚荣
狱警 :刘华
教育改造科:吴光权、刘悟刚(警号:4244597)
服刑指导办公室:吕凡琪
禁闭室邪支部书记:陈春华
出入监区:
区长石立宾(警号:4244569)
教导员丁成河(警号4244543)
支委:陈武
狱警 :黄洋、龚友松、黄光敏(警号:4244339)、(其中丁成河、龚友松是帮教能手)

狱侦科:科长沈建军

集训队分监区:区长何凯
生活卫生科科长:肖天波
特警队队长:陈兵(音)
特警队教导员:史华平
一监区:杨千隆、刘晨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