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茂名市 >> 李小明, 男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茂名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12-11
案例分类: 劳教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7-05: 广东三水劳教所的酷刑、奴工和洗脑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三水劳教所是广东省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之一。一九九九年以来,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曾在这里遭受精神上的迫害与肉体上的折磨。下面列举的迫害手段仅仅是三水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冰山一角。

1、电棍电击

电刑是恶警常用的迫害手段。一般分所的大队里没有电棍,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的办公室里经常备有几根电棍,可以随时拿出来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电击。一般同时使用二根电棍,多的时候四根,最多时八根电棍同时电击。平时在大队电击法轮功修炼人时,为掩人耳目,警察要放音乐来掩盖受害人被电击时的惨叫声。在禁闭室对炼功人电击更是家常便饭。

作恶最多的是狱警郭保思,他是广东梅州人,身高一米五多一点,因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现为一分所四大队分队长;他经常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几年来,在三水劳教所里,几乎所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他用电棍电过,他至少电过两名炼功人的生殖器。

当法轮功学员斥责他的禽兽行径时,郭保思公开叫嚣: “我就是流氓!”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禁闭时,郭保思常常赤膊上阵,每天三次充电施电击。除了使用电棍,该恶徒喜欢打,或者用脚踢,踩法轮功学员的头,而且言语极其下流肮脏。

2、不让睡觉

对坚定的不写放弃修炼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采取熬夜至半夜十二点,再加码至凌晨二点,凌晨四点,不让睡觉,早上六点起床,不让睡觉的时间不是几天,通常是几个星期,最长的连续三个多月。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绝食抗议。

狱警用连坐方法,逼迫临近解教的吸毒或刑事劳教人员包夹法轮功学员,发现他们睡觉或打盹马上叫醒,外面走廊里的值班(刑事劳教人员)监视各个监室的情况,值班的狱警不定时巡视,如果发现法轮功学员睡觉,包夹人员和值班就要被加期或者用电棍电击。

3、蹲

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常用的方法,经常以谈话的名义,叫学员出去然后叫你蹲着,他坐在椅子里和你谈话,一谈就是几个小时;不论是年轻的还是七十岁的老年人无一例外,如果不蹲,就是“顶撞干警”,这是狱警整人的罪名,然后就可以用电棍来“教育”你,甚至关禁闭,有时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蹲在角落里喂蚊子。

4、隔离恐吓和洗脑

法轮功学员被每人一间隔离开来,里面有二至四名包夹人员看管,修炼人互相之间不能见面,并且轮流上厕所,十几个房间轮流下来,每个人都要憋很长时间。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控制上厕所次数,一天两次,极不人道。开始奴工生产后,为了压缩时间,狱警甚至拿着秒表坐在厕所门口,掐算每个人上厕所、洗漱的时间,超过几分钟就在门外骂,叫包夹人员把法轮功学员拉出来,有的刚挤出牙膏还没来得及刷牙就被拉出来了。

洗脑的方式有谈话,同时也是体罚,因为谈话时,法轮功学员一直被逼要蹲着,当谎言面对真相,恶警讲不过法轮功学员时,就开始辱骂、使用暴力,当修炼人不理恶警时,就叫包夹人员拿着诋毁法轮大法的资料放在法轮功学员面前强迫他们看,或者放在地上强迫他们踩。

狱警还采用封闭式洗脑:即把房间的窗户、门全部用纸糊住,里面的墙壁上贴满诽谤大法的标语和文章,连续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从早上七点开始一直放到晚上十一点,有时延续到下半夜二点,时间最长的连续二至三个月天天播放,以至很多电视机承受不住高强度使用都坏了。外边的走廊里还用高功率音箱播放攻击法轮大法的录音,外墙上也有巨大的诽谤标语和横幅。

5、奴工与体罚

开始奴工生产后,狱警为了增加收入和消磨法轮功学员意志,每天强迫他们高强度劳动,而且层层加码,如不完成任务就面临加期,遭电棍电击和体罚。体罚的手段是,烈日下强迫法轮功学员站军姿、操练,围着操场转圈,当法轮功学员拒绝操练时,直接拉到办公室电击。

6、摧残性灌食

当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生不如死,被迫绝食抗议时,灌食迫害登场了。受害人的手脚被固定在死人床上,狱警和包夹人员一齐上阵,撬开嘴巴硬往里灌,一天一次,一次一大盘糊糊。法轮功学员抵制时就被殴打,直接用电棍电;直到受害者无力反抗时再灌。在去灌食的路上,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自己走,绝食多天的人举步维艰,狱警就在旁边骂是装的,再叫包夹人员人员拖着法轮功学员跑。有时故意让四个包夹人员,拎着法轮功学员的手脚,包夹人员抬累了,就叫包夹人员把法轮功学员放在太阳暴晒的水泥路面上“休息”。灌食抬回来后直接放在监室的地板上,不让睡床任凭蚊子叮咬,不准包夹人员人员驱赶蚊子。每隔五分钟要试一下受害者的鼻息。

7、群体施暴和高压恐吓

除了恶警单独迫害外,也经常几个人甚至十几个人一起集体施暴。李晓明是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制止迫害,有一次,他摆脱四个包夹人员的控制,从一楼顺着水管子爬到二楼,将恶警诽谤法轮功师父的巨大横幅撕成两半,同时高呼法轮大法好。两个大队的几百名劳教人员正在操场上吃饭,他们被法轮功学员的壮举震撼了,私下里无不表示佩服,恶警被震慑了,反应过来的狱警像疯了一样,围着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后李晓明被多次禁闭,多根电棍同时电击,吊铐在铁床上三天三夜,加期半年,包夹人员也都被加期。恶警也收敛很多,不敢再挂露骨的横幅。

法轮功学员李圣瑜因为声明在高压下所写的“三书”(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等)作废,从新开始修炼,遭到大队十多个恶警联手迫害,轮流电击,电棍的噼啪声从办公室旁边的房间里传出来,从上午八点一直响到下午三点,除了狱警中午吃饭短暂的停歇,电棍整整响了五个多小时,每隔几分钟一次,每次持续时间一分钟左右,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见证了那天恶警的疯狂。

每到敏感日,或者省 “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下来布置任务后,就要搞“纪律整顿”,实际是高压恐吓,二三十个恶警,几十名包夹人员,围着法轮功学员,手里拿着手铐,胶布(他们害怕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把锈迹斑斑、血痕累累的死人床放在乒乓球桌子上展览,制造恐怖气氛。

8、精神迫害

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每月写个人总结,看录像后的心得体会,每周一次的表态,等等,其目的就是必须要法轮功学员诋毁法轮功,从而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制造迫害理由,给所谓“转化”的学员制造心理压力和精神分裂。有的法轮功学员因此出现了精神问题,当包夹人员向狱警反映时,狱警说:“过几天就解教了,看着不让他自杀就行了。”尽管面对邪恶的高压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是能不断地走回修炼中来,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前,几乎所有写过所谓 “转化”书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都写了严正声明,声明“转化”作废,令邪恶惊恐万分,事实再次证明没有一个法轮功修炼人内心里真正的转化过,恶警心里也明白法轮功学员是转化不了的。

十年来,在广东三水劳教所,法轮功学员和恶警之间正与邪的较量也一直进行着。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和海外法轮功学员真相电话的震慑下,有的干警收敛了,有的主动调离了,有的接到真相电话后惊恐地问修炼人,他们怎么知道我电话的;有的私下和法轮功学员讲因为“六一零”和所里给他们压力大而作恶的,有的因为上了恶人榜而惶惶不可终日。也有一些不可救要的恶警为了升官发财,昧着良心一味疯狂地迫害着法轮功学员。

揭露这里的迫害是为了制止迫害,把他们的恶行告诉他们的亲人朋友和乡亲,让中国人看看这些拿着百姓纳税钱的狱警,每天在干着什么勾当。

正在作恶的恶警名单:童朝银,何晓东,郭保思,吴涛,苏家视,夏仕申,柯玉坚,温志光,江焊青,蓝远航。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5/226504.html

2009-05-25: 被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的大法弟子
看了明慧网被迫害同修的名单,被三水劳教严重所迫害的大法弟子有许多还没有名单上,如:李小明、吴先金、黄伟、巫日锋、曾流明等都是多次被禁闭,多次被多支电棍长时间电刑的,还被其它很多酷刑严重的迫害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5/201563.html

2009-04-06: 三水劳教所08年“迎奥运”掀迫害高潮
二零零八年,由于北京奥运会,中共恶党掀起了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从零八年一月中旬开始,广东省六一零多次到三水劳教所操控加重迫害大法弟子,打着“迎奥运,掀起转化新高潮”的口号。作为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的我,亲身经历了这一年的迫害,同时亲身见证了这一年被劫持在三水劳教所的其他大法弟子的遭遇。

(一)我遭受的迫害

我是二零零七年被中共邪恶之徒劫持到三水劳教所的,开始是受到恶警的所谓强制转化迫害:

一、长期关在阴暗潮湿、蚊子特别多、高度只有二米的楼梯间。本不应住人的杂物间,连门牌都没有的。为了迫害我们,劳教所就把它叫作一零零仓,其实它的条件和环境则比禁闭室还恶劣。还不管天气多热,就是不给你电风扇。零八年开始还不给挂蚊帐。

二、不给正常的睡眠,不给睡中午觉、只能到晚上十一点后才给冲凉睡觉、其余时间则要坐在矮小的塑料凳上,还一天二十四小时叫夹控人员看着,不准靠墙或床等他们认为不准做的事。

三、每天上午和下午上班时间,甚至晚上、偶尔还在下半夜被单独叫到办公室或厕所等地方被几个恶警围攻,同时长时间罚蹲,甚至打骂等。

就这样迫害了我近三个月后,就放我出去跟其他大法弟子一起看电视和操练等。后来,恶警为了让我们帮他们赚点钱,就到处去找活给我们做,从而对我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转向以劳动迫害为主。

到了二零零八年一月中旬开始,广东省六一零的邪恶之徒多次到三水劳教所操控、部署和指挥对我们的加重迫害。三水劳教所的恶警像打了强心针一样,成立了由六个恶警组成的所谓攻坚组:何晓东为头子、郭保思为组长(此恶警的警号是4406187,梅州市大埔县人,特别阴毒、没人性,所以亦为主要策划人、实施人等。)此外还有江焊清、蓝守、李锋、吴滔等四人为组员。办公室设在二楼,墙上挂着“迎奥运,树新风,掀起转化的新高潮”的邪恶标语,这很显然是为了北京奥运才对我们采取的加重迫害。还专门搞了二个所谓的隔离室,分别是前面提到的一零零仓和最偏僻的二零七仓,墙上都贴满了邪恶的标语,二零七仓就连上铺的床板底下都贴满了邪恶的标语,还把恶警办公用的桌凳搬到二零七仓,说是现场办公。

(二)对高国元、麦任明的迫害

恶警首先拿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高国元(零七年八月份在东莞遭绑架,十一月份劫持到劳教所)下手,长期高密度的出动多个恶警围攻、打骂、电击、铐手脚等,同时要他在半夜二点半后才给冲凉睡觉,早晨六点半叫他起床。搞了一段时间后则层层升级、加码,要他在凌晨四点后才给冲凉睡觉,然后是早上六点,最后是一分一秒都不给睡了。恶警郭保思对高国元说:“在不给你睡的情况下,你能挺过十五天就放过你” 。结果搞了十五天后,恶警郭保思则说话不算数,继续不给高国元睡。再过了几天,恶警郭保思还拿着电棍和手铐到二零七仓去折磨高国元。前后经过二个多月的残酷折磨,高国元被迫违心的抄写了所谓的转化材料。纵使这样,恶警还不肯放过高国元,继续对他单独关押、打骂、不给睡中午觉、不准打瞌睡、不准靠墙和床等、更不准坐在床上、不给看电视、不给体育活动等,除了上厕所、冲凉、恶警叫去谈话等外,连仓门都不准出(这显然是变相的长期禁闭,甚至比一般的禁闭还难过)。直到十一月二十日搬到新建的劳教所后,才把他转到几个法轮功学员一起住的房间里。后来又还因“作业”问题受到类似的单独迫害,并一直遭到恶警蓝守的恐吓,给他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直到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才放他回家。

在疯狂迫害高国元的同时,还在一月二十日开始对大法弟子麦任明(零七年二月十五日在佛山南海遭绑架,当年四月份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下手。原来是跟大法弟子李卓忠一起关在二零五仓,一月二十日下午就把他单独关在一零零仓,还把他的头发剃光,不给睡午觉,到半夜二点半后才给冲凉睡觉等,跟迫害高国元的形式差不多(此后,这种迫害形式一直用在刚到黑窝的大法弟子和所有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是恶警惯用的迫害手段),造成本来身体相当健康的他二次因低烧送去留医部留医。第一次是四月底到五月中旬一共二十多天,第二次是八月初开始一直到零九年一月二日回家,前后共五个月左右都在留医部。

(三)对李卓忠的迫害

恶警紧接着就对李卓忠(零六年十二月初在兴宁市的某中学上课时遭绑架,零七年二月初被劫持到三水劳教所)下手。在一月二十五日下午,恶警把李卓忠和其他部份法轮功学员叫去活动室上课,恶警则纠集一大帮人进行抄仓。结果以在当时只有李卓忠一个大法弟子住的二零五仓被恶警郭保思抄出经文为由,乘全国冰雪灾害最严重、最寒冷之时,恶警认为最有利的时机,在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开始对李卓忠禁闭折磨。

在禁闭室,三十一日上午,恶警郭保思和李锋就开始动手对李卓忠折磨了。先不给李卓忠衣服和袜子穿,并拉到外面寒风中蹲着吹冻。恶警郭保思看见李卓忠穿着拖鞋,马上骂夹控人员怎么还给他鞋穿,并命令他们立即把李卓忠的拖鞋收起来不再给穿。然后恶警郭保思用手去沾上冰冷的自来水抛到李卓忠的颈上。恶警李锋觉得“好玩”,依样画葫芦去搞李卓忠。当天早上下过雨,恶警郭保思看见地上积有泥水,就又拉李卓忠到积水中蹲着吹冻。郭保思觉得还不过瘾,穿着沾满泥水的皮鞋来踢李卓忠。

当天下午,两个恶警故伎重演,又拉李卓忠到寒风口上吹冻。两恶警看搞了好长时间都无效,就又拉李卓忠到酷刑室,手脚和身体都绑在老虎凳上恐吓。

恶警看还不奏效,第二天上午开始就拿来三支电棍对李卓忠电刑折磨。首先动手的是恶警蓝守,接着动手的是恶警吴滔,最后是恶警郭保思两只手各拿一支电压特高的电棍同时在李卓忠的头上猛电,然后还扒开绑在胸脯的绑带,在两个乳头处、腹部、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猛电,就这样连续酷刑折磨了李卓忠三天,把李卓忠勒的手脚多处出血、全身乌黑、酸痛(后来过了二个多月才消去)。恶警郭保思还不死心,二月三日上午还命令夹控人员造假,罗织罪名,说要延李卓忠三天禁闭。无奈二月六日就是年三十,要放假了,迫使恶警郭保思的阴谋破产了,到二月四日下午由恶警蓝守和吴滔接回去。

到三月份对李卓忠的迫害又升级,要他到半夜二点半后才给冲凉睡觉,有些恶警还以太晚为由不给李卓忠去冲凉。到三月底,恶警郭保思当面向李卓忠宣布要他凌晨四点后才给冲凉睡觉,并恐吓说还不妥协的话,就要到六点后,最后一分一秒都不给睡。李卓忠当天就绝食反迫害,吴滔知道后就说还是给你半夜二点半后睡吧。李卓忠不知道吴滔话中有话,答应了不绝食。结果还是要李卓忠凌晨四点才给冲凉,摆明要他冲不了凉。

在七月份就又开始对李卓忠加重迫害,叫夹控人员收走蚊帐,要到零时以后才给睡觉,还不给购物、加菜。恶警郭保思还经常来骚扰和恐吓,使夹控人员和楼层值班劳教学员精神高度紧张,更加过份的限制李卓忠的自由,使李卓忠长期承受着很重的精神压力。后来李卓忠就这样一直被单独关押在仓里,到十一月二十日从破旧的黑窝搬到新建的黑窝都还要单独关在仓里面,直到十二月二十二日,攻坚组解体,才给李卓忠出去跟其他同修一起。到一月十五日,来了三十多个吸毒或偷抢的劳教人员,由于房间不够,才不得不把李卓忠调到三零一仓跟另外七个同修一起生活和奴役劳动等。

恶警还以李卓忠私藏经文为由在四月十二日延期二个月。恶警因为做贼心虚,一直不敢把延期通知书拿给李卓忠看。在李卓忠的多次强烈要求下,直到十二月二十日,恶警郭保思才拿给李卓忠看,还要李卓忠签名。李卓忠则拒绝签名并要他们拿出延期的有关法律条文,恶警则一直拿不出来。后来恶警还恐吓李卓忠说你不但要延期二个月,另外还有三百八十分的罚分,按十分就延一天,还要多延三十八天,即是说加起来要到零九年三月十五日才能回家。最后,恶警还是怕他们的违法犯罪事实败露,延期四十八天后,于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放李卓忠回家。

(四)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同时被恶警加重迫害的还有大法弟子宣立强,被非法延期一个月。还有零八年劫持到三水劳教所的杨盛国、梁圣强、曹建山、丁磊、张谋、杨仲平、叶文新、范飞海、李晓敏、温天宣、李庆文、刘尚礼、张飞荣、谭德民、陈志勇、李鉴强、罗少聪、黎斯聪、张家平、汤平元、张汝良等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特别是六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刘尚礼,他是被兴宁市邪恶之徒第四次绑架并劫持到三水劳教所迫害。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到现在就已经被非法关押了近六年时间,受尽了折磨,使他苍老了许多,跟他的实际年龄很不相符。这次受到的迫害比前三次都重,一开始就要他零时以后才给冲凉睡觉,很快就对他层层加码,搞到他连坐都坐不稳,老是倒在地上,头上碰的到处都是瘤子。恶警还把负责夹控他的劳教学员叫去打骂和恐吓,使他们更加卖力的帮恶警折磨刘尚礼:一看到刘尚礼闭眼,就两手拿很厚的纸皮拍打他或在他耳边猛敲口杯盖,造成气氛相当紧张、恐怖。恶警还经常利用他们下半夜值班的时间来折磨刘尚礼。就这样折磨了刘尚礼八十多天。

以上只是我知道的部份的迫害情况,由于恶警不准我们交流切磋,使我不能详细全面的记述所有的迫害情况,希望知情者作出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6/198457.html

2006-09-23: 在广东三水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
以下是部份遭迫害大法弟子的名单及遭迫害情况。
李小明,化州人,禁闭四次,2006年3月17日期满,到期不放延期半年。
耿冬,天津人,绝食禁闭,延期三个月。
吴先金,高州人,禁闭四次,今年四月以来,在里面坚持炼功,被恶人用手铐吊起来几次。
黄伟,化州人,禁闭四次,今年四月在办公室,被警察剥光衣服用8支电棍电了2个小时,然后送禁闭,禁闭之后去留医部,后来又调回专管队,又绝食,又禁闭,后又去留医部,至今还在留医部绝食抗议。
巫日峰,南海人,禁闭一次。在三水劳教了两次,第一次是2000年7月到2002年农历新年,第二次是2004年8月到2006月8月。
钟启荣,罗定人,劳教两年,2003年6月到2006年1月,延期七个月,被打过。
卢里宋,郁南人,被禁闭过,延期三个月。
余辉军,因看一本书普通书而禁闭。
冯玉辉,中山人,被禁闭过,2004年9月至2005年9月,连续绝食几个月才放回家。
陈礼宾,潮汕人,禁闭四次,延期七个月,2005年5月已释放。
刘常理,兴宁人,六十多岁,到三分所后不久调到一分所二大队。他是第三次在三水被劳教了。
张涛,甘肃人,禁闭过。
赖珍贤,云浮人,被电过,劳教三年,延期半年。
陈文元,湛江人。
陈喜春,不详。
赖家文,云浮人,2005年9月被劳教两年,被电过。
陈志光,东莞人。
吴枝松,湖北人。
阮羡俦,台山人,现在是第二次劳教。
高雪君,进入办公室都要戴手铐,2006年6月,绝食六天后晕倒送医院灌食。
钟家文,广州人,广梅汕铁路工程师,在惠州被绑架,至今还在绝食抗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3/138502.html

2005-07-30: 大法弟子在三水劳教所正念反迫害
在三水劳教所邪恶环境中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有许多,由于本人所知有限,除了以下我知道的同修,还有很多一直都没有转化、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都没有计入这里。

李小明,茂名人,现在三分所一大队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297.html

2004-12-11: 广东三水劳教所专管队设在二分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禁闭,不给睡,轮流对学员谈话,强迫学员写所谓转化书。但有学员很坚定的,都不配合邪恶,目前还有14学员在二分所受到迫害。

大法学员陈礼宾,因不配合邪恶,已被非法禁闭6次。学员李小明因绝食被延期三个月,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1/91157.html

茂名市联系资料(区号: 668)

2019-04-13:官渡街道办事处:
副主任郭昆庚13727808913
办公室主任杜李艳13929709193
官渡街道干部李坤13432388833

石挞居委会:
主任许月娥18718638012
副主任许亚秋13592989682
副主任梁亚妹13432328012
居委委员邓金莲13927554198
居委委员张连娣13592953006
居委委员阮月泳13692609312
居委委员罗清颜13686763288
居委委员黄红辉15818942758
居委计生专干叶海清13535927839
驻点律师罗洁15813065582
驻点律师梁月瑛18926718411

官渡派出所:罗军13692575333

2018-08-02:参与迫害凌秀的相关单位和负责人:

坡心镇长罗曾13727808993
坡心镇邪党书记崔显东 13702897333
坡心镇法委书记潘康强 13423536008
坡心镇牛云架村委会副书记潘洪13432354079

坡心镇派出所:
地址:广东省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派出所,邮编525031
电话:0668-2653600、0668-2650310
所长 杨鹏常:13828672255

电白区国保大队:
地址:茂名市电白区水东镇三角圩广南路190好,邮编525400
大队长陆尚辉13902511787
指导员曾超平13542390907
副队长梁子辉13927566999
副队长陈勃13902517986
潘清13702896018
施兆书13809786650
指导员吴伟强
蒋耀葵、冯卫强、麦蔓、潘概、朱娟、黄海斌、王健

电白区610办公室:
陈昌兴(主任):13580098668
冯翠云(股长):06685115308/13929787669
陈福海:13509912088
地址:茂名市电白区向洋大道向阳路区政府人大办公楼(610办公室)邮编:525400

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
地址:双山四路13号大院 ,邮编525000
电话:(0668)295206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