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贵州 >> 遵义 桐梓县 >> 王良均(王良军), 男,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原籍贵州遵义桐梓县,现住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凤凰乡松树坪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2-08
案例分类: 农民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注射/吞食有害物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8-04: 贵州省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三)
贵州监狱还制订了许多专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重侵犯人权的邪恶“规定”,强行推行,如:每星期一、三、五许小解,二、四、六许大解。而且不等解完,强行拉回号房。

7、贵州省都匀监狱,2004年5月20日左右在监狱内贴有污蔑大法、污蔑大法师父的文章,法轮功学员将其撕下,引来邪恶之徒进行疯狂的迫害,将关押在都匀监狱的多位法轮功学员长期时间吊铐。

8、王良均,中国贵州农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只因为要为自己的信仰说句真话,就遭冤狱两年。在贵州都匀监狱那人间地狱里,王良均经历的非人折磨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法之徒犯罪的铁证。那一道道伤疤、那红肿流血的脚趾、那失聪了的耳朵,还有那睁大了却看不清字的眼睛,让人们真切的看清了二十一世纪“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血腥,看清了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

王良均,男,今年50岁,原籍贵州遵义桐梓县,现住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凤凰乡松树坪村。王良均因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9月11日至2004年9月11日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桐梓看守所、六盘水看守所、贵阳分流中心、贵州都匀看守所,历时三年。期间,受尽毒打、灌药等酷刑折磨,身体受到严重摧残,释放回家近3个月,至今只能卧床,头、耳、眼、脚多处受伤。现眼不能看,耳不能听,四肢麻木,脚趾仍在流血。

2002年8月至2004年9月,王良均一直被关押在都匀看守所。在都匀看守所,他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年。2004年9月被六盘水公安拖回扔在家中,至今卧床不起。他听不见亲戚朋友们讲的话,看字要手指大才看得清。他一句又一句的告诉周围的人:“我被拖怕了,我被拖怕了。他们拖我走,拖老火(严重)了。”颈部至今还有戴枷锁受伤留下的伤痕。他说话也不太清楚,从他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我们得知他在都匀监狱里经历了地狱般的残酷折磨。

在江氏流氓集团“打死算自杀”的命令下,监狱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还可以减刑。王良均颈部被犯人抓伤、打肿,后来严重化脓。犯人们拿来剪刀强迫要给他剪脓包,王良均听到自己的肉被剪开的声音,痛得昏死过去。他们又拿来酒精给他洗感染了的伤口,王良均痛得撕心裂肺,叫他们不要用酒精,那些人“听不见”,他又痛得昏死过去。洗完后又用针缝,缝完后又缠纱布,时至今日,两年前针缝的线还在他肉中。王良均右臂腋窝处有一个两寸长的伤口,现在伤口还很清晰。

接下来的日子是残酷的灌药。他被铐上四肢,犯人压在身上,用金属之类的物体来撬牙,不张嘴就猛打。一次恶警把他打昏,他自己都不知道昏死多长时间,嘴被撬开,牙被撬开,捏着他的鼻子,血和药水一起灌进去。这样做的结果是王良均的伤口越来越严重。

由于伤太重,无法站立行走,王良均被犯人和恶警们扔在地上拖来拖去,脚上的趾甲被拖掉,血肉模糊,全身缠满了胶布,动不了,甚至连饭也吃不了。由于被犯人拖怕了(比如有时拖他出去上厕所,把他扔在厕所就不管了)王良均不敢吃饭,他曾被饿过十五天,身体垮了。

他颈部的伤刚好一点,犯人们就来撕胶布,揭伤疤,于是鲜血又流出来;等伤刚好一点,犯人们又来揭伤疤。就这样,在两年的时间,他的伤始终都没有好,人也站不起来,在狱中躺了两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255.html

2006-11-24: 贵州省六盘水市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近况
王良军,在六盘水市第一看守所遭毒打致残,被放出在家中被监控,不法人员利用家中亲人,每月发低保工资收买进行监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2.html

2004-12-19: 王良均,一个中国贵州农村的普通的农民,只因为要为自己的信仰说句真话,就遭冤狱两年。在贵州都匀监狱那人间地狱里,王良均所经历的非人的折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法之徒犯罪的铁证。那一道道伤疤、那红肿流血的脚趾、那失聪了的耳朵,还有那睁大了却看不清字的眼睛,让人们真切的看清了二十一世纪“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血腥,看清了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王良均,今年50岁,原籍贵州遵义桐梓县,现住贵州六盘水钟山区凤凰乡松树坪八一社区(邮编:55300l)。1998年,第一次从母亲手中接过《转法轮》,他就看了一个通宵。接着他用了三天时间看完了李洪志老师写的七本书。从此,王良均在家中学炼法轮功。

1999年7月,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后,王良均用各种方法讲清真象。2001年9月11日,他在遵义被抓捕,在桐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公安们要他承认遵义市红花岗的大法标语是他挂的.王良均说:“我连遵义红花岗的名字都没听说过,我承认什么?”遵义公安非法没收了他的手提皮包、录音机、耳机、磁带。王良均被关押在桐梓期间,2001年9月,六盘水公安非法抄他家,恶人们把家中柜子打烂,没收了他家两桶油漆、他妻子做鞋子的布、大法书籍、炼功磁带。

2001年9月27日,遵义公安把王良均送到六盘水。在车上,他被公安人员殴打。当遵义公安把王良均交给六盘水公安时说:“你们好好干(他)。”意思是叫六盘水公安收拾王良均

在六盘水市第一看守所,王良均被恶警指使犯人们殴打。一个姓宋的男警指使犯人把王良均在地上长时间拖,王良均的衣裤被拖出几个大窟窿.都不能穿了。

2002年8月,王良均被关押在贵阳一个月。那时正是中秋,他却在水泥地板上睡了一个月,没有一丝盖的,也没有任何垫的东西。

2002年8月7日,王良均被判刑,法官判刑的依据如下:王良均写过 “法轮功使人类道德回升,法轮功使人心向善;”他还写过“还法轮功清白!”法官在这些“证据”下判王良均三年劳教,但没有判决书。这是世界上最无耻的判决。

2002年9月至2004年9月,王良均一直被关押在都匀的监狱,他在床上整整躺了两年。2004年9月他被六盘水公安拖回后扔在家中,至今卧床不起。他的双耳几乎失聪,已经听不见亲朋们对他说什么了;他看字要手指头大的字才能勉强看见。他一句又一句的告诉周围的人:“我被拖怕了,我被拖怕了!”“他们把我拖着(在地上)走,我被拖老火了(严重了)!”“我被饿坏了!”(他曾被饿过十五天)。他的颈部在监狱被折磨受伤,至今还有如项链一圈的伤痕(见上图),现在他说话发音也不太清楚。从他断断线续的讲述中,让人已经感受到他在都匀的监狱中经历了地狱般的残酷折磨。

在都匀的监狱中,王良均颈部被犯人们抓伤,(在江氏邪恶集团的“打死算自杀”的命令下,犯人们殴打法轮功还可以立功、减刑)王良均颈部严重化脓.医生和犯人们拿来剪刀剪他的脓包,王良均听见自己的肉被剪开的声音,他痛得昏过去。接着他们又用酒精来给他洗感染了的伤口,王良均痛得撕心裂肺的大叫,可那些人装“听不见”,他又被折磨得昏死了过去。洗完后又缝针,时至今日,两年前缝针的线还在他的肉中.他的右手腋窝处也被犯人抓了一道四寸长的伤口,至今伤痕还很清晰。他的胸部全被感染。

他还被残酷的折磨性灌药:被铐上四肢,被人压在身上,用金属棒之类的坚硬物撬牙,不张嘴就挨打。

一次恶警把他打昏,他自己都不知道昏死多长时间。嘴被撬烂,牙被撬开,血和药粉一起被硬灌進去。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下.王良均的伤势越来越严重。

王良均还亲眼目睹了狱中恶人对其他功友的迫害:一个叫余忠臣(音)的功友被强行打针、灌药;一位姓宋的功友被灌药时牙被撬掉;一个叫石登生的功友被酷刑折磨,生不如死。

邪恶之徒殴打法轮功学员的目地是要强迫他们放弃对大法的信仰。每次殴打后,恶警就强迫他写所谓的“三书”,王良均说:“我不写,我是个好人,让我不讲良心,做不到,我情愿死也不写。”

由于被迫害得伤势太重,王良均无法站立行走,王良均被犯人和恶警们放在地上长时间拖来拖来去 。他脚趾甲被拖掉,血肉模糊。他全身缠满了胶布,动不了,吃不了饭。由于被犯人们拖怕了,王良均经常不敢吃东西(比如有时拖他去厕所,就丢他在厕所地板上几个小时不管)。他颈部的伤刚好一点.犯人们就来撕胶布,揭伤疤,于是鲜血又流了出来.等伤刚好—点,犯人们又来揭伤疤。就这样,两年的时间,他的伤都没有好,人始终站不起来,他在狱中整整躺了两年。

在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里,王良均始终没有向邪恶低过头.他说:“身上的伤痛都没事,只要能证实大法好我就满意了。”他和功友们被关押在哪儿,就向哪儿的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真象。

王良均说他在狱中常常想师父,在他躺在床上全身巨痛时,他能感到师父帮他调整身体。是慈悲的师父保护了他,他才能活着“走”出那个人间地狱。“如果不是师父,我早被整死了。”这时,他眼中噙满了泪水。这位多次被酷刑折磨得昏死过去的男子汉,在讲述他受迫害时没有流泪,当提到师父时他流泪了。

2004年9月,当他的刑期满了的时候,六盘水公安去都匀“接”王良均时,他不能站立,他是被车拖回六盘水的,一路上,他的伤口还在流血。

2004-12-08:大法弟子王良均在贵州各监狱遭受的野蛮摧残
王良均是贵州遵义桐梓县大法弟子,由于坚持信仰,在贵州的看守所和监狱受到了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如同认识他的同修所说,从王良均所受的折磨之残酷,人们闻到二十一世纪“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血腥。但王良均始终不渝,坚信师父和大法。

王良均,男,今年50岁,原籍贵州遵义桐梓县,现住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凤凰乡松树坪村。王良均因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9月11日至2004年9月11日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桐梓看守所、六盘水看守所、贵阳分流中心、贵州都匀看守所,历时三年。期间,受尽毒打、灌药等酷刑折磨,身体受到严重摧残,释放回家近3个月,至今只能卧床,头、耳、眼、脚多处受伤。现眼不能看,耳不能听,四肢麻木,脚趾仍在流血。

2002年8月至2004年9月,王良均一直被关押在都匀看守所。在都匀看守所,他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年。2004年9月又被六盘水公安拖回扔在家中,至今卧床不起。他听不见亲戚朋友们讲的话,看字要手指大才看得清。他一句又一句的告诉周围的人:“我被拖怕了,我被拖怕了。他们拖我走,拖老火(严重)了。”颈部至今还有戴枷锁受伤留下的伤痕。他说话也不太清楚,从他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我们得知他在都匀监狱里经历了地狱般的残酷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8/90915.html

遵义 桐梓县联系资料(区号: 852)

2018-11-20: 迫害重庆长寿法轮功学员邹华兰责任单位信息
贵州省桐梓县法院
地址:贵州省桐梓县娄山关镇,邮编563200
院长:周延
副院长:梁昌荣、王良波、冉贤平、令狐斌、苏小波、王家怒、刘文辉、唐奇
法官:文彦 0852-26724066、0852-26724030(负责邹华兰案)

桐梓县检察院:
地址:贵州省桐梓县娄山关镇,邮编563200
举报中心:0852-26665001
检察长:黄梅松(女)
副检察长:范明强、周德胜、喻安贵、余小强、陈华峰
公诉人:周德胜

桐梓县花秋镇派出所 电话:0851-26881007
所长:樊金平 15085056668
副所长:王刚 1388520622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