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金昌市 >> 郭群英, 女, 6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金昌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2-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1-26: 甘肃金昌市六十六岁郭群英再次遭骚扰等迫害

甘肃金昌市今年六十六岁的郭群英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说公道话,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被上“关公背大刀”的手铐酷刑,被折磨生命垂危,之后心慌、浑身发软。十一月二十一日,刚刚从医院回来的郭群英又遭国保警察代宝吉等骚扰、非法抄家,绑架未遂。

郭群英,现年六十六岁,家住金昌市,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大法,她曾经身患的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她被非法关押、两次劳教迫害,十九年来,一直被监控,家里电话被窃听,尤其一到节日,就有社区的人来骚扰,逼按手印,签名。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早晨九点半,金昌市公安局龙首分局国保警察代宝吉,威胁逼迫郭群英的儿子,限半小时内从单位金川集团有限公司到他妈家。

郭群英的儿子刚到家,代宝吉带领一男一女开着私家车,穿着便衣,逼郭群英的儿子开门,闯进郭群英的家里。郭群英刚出院不久,还躺在床上。代宝吉晃了一下搜查证,不理会郭群英的身体状况,就开始乱翻乱抄,抢劫了两个MP3、一张明慧年画,一边抄家,一边录像。

代宝吉等又威逼郭群英的儿子从郭群英身上拿出钥匙,然后拿到钥匙就开柜子,企图继续乱翻乱抄,可他们怎么开都打不开柜子,才停手。

代包吉一帮警察一直非法抄家三个多小时,然后,代宝吉给郭群英做笔录,说有人举报了她,曾经给过某人法轮功经书。代包吉说,今天抬也要把郭群英抬走,郭群英拒不配合。代宝吉逼郭群英在三张纸上签字,按手印。

郭群英被暴力殴打 出心慌、抑郁等症状

在二零零四年九月,郭群英曾被金昌市公安局金川分局李叙和、刘建国等警察绑架,被非法审讯时,李叙和、刘建国等八人暴力殴打郭群英

郭群英被上“关公背大刀”的手铐酷刑,结果手铐断裂,他们又换上新的手铐,桌上摆着绳子和啤酒瓶,威逼说,再不老实,就上别的刑。李叙和、刘建国等人还按住郭群英的头使劲往墙上撞。

当时郭群英五十二岁,被折磨得不省人事,警察用刘建国的私人黑色轿车把她劫持到金昌市看守所。

在金昌市看守所,李叙和、刘建国等人见郭群英好长时间醒不过来,又押送到八冶医院抢救,逼迫郭群英的丈夫交医药费。郭群英丈夫伤心地说:“好好的人,被你们折磨成这样,还逼交钱。”李叙和、刘建国等见家人不交钱,又把她押送到看守所。

过了几天,看郭群英生命垂危,李叙和、刘建国等人怕承担责任,又逼郭群英家人交了两千元钱,才放人。

打那以后,郭群英就开始心慌、快速心跳,浑身发软,有时几天躺在床上起不来,有时心慌得到处乱跑,几次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抑郁症。今二零一八年就住院四次,花费了大量人力财力,一家人欲哭无泪。

曾遭两次非法劳教迫害 频繁的骚扰、洗脑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八日,郭群英去到北京上访,被警察绑架回来,在金昌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转入金昌看守所关押四十五天,逼家人交了三千元钱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郭群英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到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可是体检出心脏有病,劳教所不收。警察孟佳贤急忙拿出白沙烟,又说好话,强行让劳教所收下了。郭群英被非法关押到七大队三中队,白天干活,晚上背监规,护监犯人张口就骂,抬手就打,郭群英身体受伤害过重,第三天干活时心脏病突发,医生说是 “心肌缺血”,七天后,丈夫把她接出劳教所。

回家后,公安分局法治科科长朱小军又逼家人交一千五百元钱,才免于非法劳教一年半,之后,郭群英被 “不准外出,上访,串门,每天八点钟到派出所报到一次”。一到节日,总会有几个人逼她到“社区”让签名,按指印。在恶人种种手段的压力下,郭群英的精神垮了,导致不能吃,不能睡,心急不稳,使家人压力很大,送她到医院看病,还动了手术。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号,郭群英刚从兰州医院回家,滨河路派出所所长赵多鹏、马永国就闯到她家,非法抄家。当时郭群英生活还不能自理,仍被骗到派出所,结果又被劫持到戒毒所,二零零一年元月八日被第二次非法劳教。

那时,在劳教所,郭群英身体很虚弱的,话都说不完整,中队长李晓青下狠心洗脑转化。一次,李晓青把郭群英叫到办公室,警察敬雪锋拿来一张表,让郭群英打对号(表格里面全是骂师父的话),郭群英就不打,她说,你们不了解,我师父是救人的,不是这上说的。敬雪锋就恶狠狠地咬着牙,拧着郭群英的嘴,拧转了一圈就走了。又叫来大队长戴文琴(现已调到甘肃女子监狱),戴文琴进办公室,就手指捣住郭群英的头皮说,你想怎样,连说带骂一场,就走了。

几天后,中队长李晓青让包夹把郭群英带到队外的一个专吊人的小房里,进去一看,桌子上放着手铐、绳子、电棍、鞭子、救心丸、笔和纸等等。李晓青说,你是写三书,还是上刑?一连问了几遍郭群英没回答,她恶狠狠地和包夹给郭群英铐上手铐,手铐的中间把绳子系上,把绳子穿到离房顶不高的一根铁管子上(迫害人专用的设备),给包夹说一小时升一级。

前一小时,郭群英的脚还在地上,一小时后,她的脚就不着地了,手铐的牙更紧,手腕剧烈的疼痛,又加上身体虚弱,到一小时半时,郭群英就晕过去了。第二天,警察不叫郭群英出去劳役,逼写“三书”。李晓青威胁说;“今天再不动笔,到医院去,还是那个刑。医院里死人是正常的。” 郭群英在劳教所里就这样一直在恐怖状态下生活。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八日,非法劳教期满。郭群英从劳教所被接回到家。恶徒还是经常来骚扰。

中共警察对郭群英的迫害,使她生活不能自理,在金昌进过三个医院,没有效果,又到武威红十字精神病院住了两个月不行,又到兰州安定医院住了两个多月,还是不行,后来到河南郑州七里河精神病院治疗半年,医生说,已经迫害成 “抑郁症”了。这一切给郭群英的家庭造成极大的损失,经济上损失三万元以上。

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十六时五十分,郭群英又一次被非法抄家,师父的法像和五本大法书,七个护身符,两部手机,电脑主机,三个MP3都被抢走了。警察还要绑架郭群英,小儿子说:“你们要带我妈,我也跟上去。你们不让我妈回家,我也不回家。”警察就把郭群英和小儿绑架到滨河路派出所。

这时,郭群英的大儿子和媳妇也都赶来了,郭群英的大儿子问警察:“我妈怎么了,你们这样?”媳妇说:“我妈几次让你们这样折腾,多次抢救,现在心脏不好,你们要负责任。”警察让小儿作担保签个名回去,还逼郭群英大儿子让在传唤妈妈的证上签名、按指印。之后,市公安局警察陆林(原金川分局政保科副科长,现任金昌市公安局一一零指挥中心主任) 又进来了,他狠狠抓住郭群英的手强行滚黑手印、照相。

郭群英回家后几天,社区两个女的又到她家骚扰,郭群英没让她们进屋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6/甘肃金昌市六十六岁郭群英再次遭骚扰等迫害-377676.html

2012-11-21: 甘肃省金昌市郭群英自述被迫害经历

我叫郭群英,女,现年六十岁,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佛法。通过修大法,我身患的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公开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金昌公安局,局长刘治国,金川分局政保科科长恶警孟佳贤打电话,把我骗到公安分局。十一个同修被关在一间小房里,房子上空一根横着的铁管子,上面挂着两副手铐。到第二天,恶警逼每人写一份再不炼功的保证书。孟佳贤说;“今天谁不写都不行,不让走。”下午滨河路派出所所长赵多鹏,马永国等人把我们几个人带到派出所一起逼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

从此我就被监控,家里电话被窃听,时时都有社区的人来骚扰。一到节日就来逼我按手印,签名。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到一个同修家交流,恶警孟佳贤带几个人闯入同修家,绑架了七名同修。非法审讯后,我们被关押到金昌市拘留所十五天,期间受尽折磨,家里送吃的不让吃,用的不让用。动手就打,张口就骂,一天两顿白水面条,收生活费一百八十元,收钱人金昌市拘留所所长刘利国。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八日,我去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车拉到附近一个派出所,遭登记、搜身,五、六十人被关進一小房间,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下午又被拉到金昌驻京办事处,关押两天后被强行带回,在金昌拘留所被关押十五天后,又被转入金昌看守所关押四十五天,逼家人交了三千元钱才放人。我才回家两个晚上,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又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半。恶警孟佳贤将我劫持到兰州平安台劳教所,体检出心脏有病,劳教所不收。孟佳贤急忙拿出白沙烟,又说好话,强行让劳教所将我收下了。

我被非法关押到七大队三中队。第一、二天被逼白天干活,晚上背监规,不会背就罚站到夜里十二点才让去睡,吃的一顿一个芽麦面馍,一碗辣椒水,护监犯人张口就骂,抬手就打,就连穿的,盖的,都让她们给霸占去了,身体伤害过重,第三天干活时心脏病突发,被拉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 “心肌缺血”,当天就通知金昌分局接人,但直到七天后他们才通知我丈夫去把我接出劳教所。

刚回家第三天,公安分局警察又通知我丈夫带我到分局法治科去一趟。科长朱小军说我身体不行,就要用钱买劳教,判刑一年半,必须交一千五百元钱,又逼我丈夫当天下午交钱,还订了几条 “不准外出,上访,串门,每天八点钟到派出所报到一次”。

一到节日,总会有几个人逼我到“社区”让签名,按指印。在他们的种种手段的压力下,我的精神垮了,导致不能吃,不能睡,心急不稳,使家人压力很大,送我到医院看病,还动了手术,在动手术的前一天,公安分局孟佳贤还到医院非法讯问我。我在就医的七个月里转了三个医院,花费七千多元钱都没治好。又到兰州医院住了两个月。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号,我被家人从兰州医院接回来,刚到家,一桶洗澡水都没烧热,滨河路派出所所长赵多鹏、马永国就闯到我家,让我到派出所问话,边说边抄家,翻了一个多小时,什么也没翻出来。当时我生活还不能自理,他们就逼我丈夫将我送去。到那一看,已经有杨成梅,刘桂华,侯有香,白淑芳,赵凤莲等不少同修被骗到派出所。当时我身体一下子就栽倒了。赵多鹏让马永国带我到医院检查。医院让住院检查,马永国打电话请示,对方回话说不让住医院。马永国又骗我说 “上车回家吧”。结果又把我直接拉到了戒毒所,元月八日将我第二次非法劳教。

到劳教所门口,七大队教导员恶警敬雪锋就大喊一声:你郭群英又来了。这次你等着吧。他恶狠狠的把我分到三中队,第二天三中队队长李晓青找我谈话,我当时身体很虚弱的,话都说不完整,我就慢慢的一句一句的把情况说了一遍。李晓青就钻我身体不好的空子,第一个对我下狠心洗脑转化,一个星期一份思想汇报,包夹孙建英、张素梅等五人时不时的就找我谈话,我一直保持沉默,她们软的不行,硬的来。记得最清的一次;李晓青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恶警敬雪锋来问我。恶警敬雪锋拿来一张表让我打对号(表格里面全是骂师父的话)我就不打,我说你们不了解,我师父是救人的。不象这顶上说的。她就恶狠狠的咬着牙,拧着我的嘴拧转了一圈就走了,边走边说,你等着,又叫来大队长戴文琴(现已调到甘肃女子监狱)。戴文琴進办公室就手指捣住我的头皮说,你想怎样,连说带骂一大场就走了。

没几天中队长李晓青让包夹张素梅把我带到队外的一个专吊人的小房里,進去一看桌子上放着手铐、绳子、电棍、鞭子、救心丸、笔和纸等等。李晓青问我,你是写三书,还是上刑,一连问了几遍我没回答,她恶狠狠地和包夹给我铐上手铐,手铐的中间把绳子系上,把绳子穿到离房顶不高的一根铁管子上(迫害人专用的设备),给包夹说一小时升一级。前一小时,我脚还在地上,一小时后,我的脚就不着地了,手铐的牙更紧,剧烈的疼痛,又加上身体虚弱,到一小时半时我就晕过去了。不知她们把我什么时间放到沙发上了。我清醒时满嘴都是救心丸。我大叫了一声,包夹就把我的嘴捂住,把我弄到号室,一头扎在床上。同修来关心,包夹就骂我,不让我说,骂同修,不让问。第二天就不叫我出去劳役,逼写三书,我不接笔和纸,一连抗了九天,哭了九天。李晓青威胁说;“今天再不动笔,到医院去还是那个刑。医院里死人是正常的”。包夹说:“我写你签名,我也真不想再看你受这个罪。真到医院里你就完了。你家里的丈夫,孩子怎么办。”我在劳教所里就这样一直在恐怖状态下生活。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八日,非法劳教期满。儿媳把我从劳教所接回来。恶徒还是经常来骚扰。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晚上九点二十分钟,两个女便衣来敲我家的门,说是查暖气的,我把门一开,就闯進前后二十个左右的恶警,后知有幸福路派出所、滨河路派出所、金昌市公安局、金川分局的,其中一个叫赵多鹏,其中两恶警把我架住压在沙发上不让动,又两恶警把正在学习的小儿子架住压在另一组沙发上不让动。来串门的同修刘桂花,为了护师父法像,被恶警打翻在地,剩余的恶警满屋子乱翻,还照了像,楼道里、门口上站了几个盯梢的,把楼道的灯熄灭,恶警整整翻了两个多小时,抢走了很多东西,连家中的生活用品也抢走了,直到十一点四十分钟才走。

恶警把我和刘桂花绑架到戒毒所,戒毒所不收,又把我拉到滨河路派出所一楼,一只手铐到暖气上,另一手铐到排椅上成一字形铐了一晚上,不让上厕所。恶警把我小儿子也押到二楼,审讯到夜里两点钟才放人。孩子吓的到家直哭,给哥嫂打电话,没想到恶警李廷琴等几人早就到大儿子家抄过家了,把面缸翻个底朝上,什么也没抄到,当时儿媳生下孙子才四十三天,儿媳妇被连吓带气,奶没了。恶警走时还硬逼儿子、儿媳妇在搜查证上签名。

第二天,恶警把我拉到金川分局拷问,我拒绝戴手铐,我说这两天,天气为什么突变,大风,大雪,大雨交加。你们记住手铐不是给好人戴的。恶警李叙和、小马(刚转业的兵)抓住我的头往墙上撞,把我撞晕了又把我背铐上,又拿来两个啤酒瓶子,还有绳子,威胁我:你再不老实就全用上。就这样折腾了一天,又将我关到看守所。

第二次非法提审时,八个人二十四小时讯问,李叙和找来不少法轮功的真相小册子,逼我拿着照像,我不配合。一个象是头目的恶警,从抽屉里拿出一种怪东西 (后知是微形电击工具),对着我的心脏电击,当时我的心开始发抽,全身发抖,他慌忙用他自己的黑色小车把我送回看守所。看守所三次送我到八冶医院抢救,医生叫来院长处理,院长让住院,恶警不出钱,打电话让我丈夫送钱到医院。我丈夫看我昏迷不醒,说:“好好的人成这样了,你们要负完全责任。”他们气的不行,把我丈夫赶走了。恶警看到我生命垂危了,让一个贩毒的人员写了一份保证,逼我按了手印,通知我家人交了二千元钱才放我回家。

中共恶警对我的迫害长达二年多,使我生活不能自理,在金昌進过三个医院,没有效果,又到武威红十字精神病院住了两个月不行,又到兰州安定医院住了两个多月,还是不行,后来到河南郑州七里河精神病院治疗半年,医生说,已经迫害成 “抑郁症”了。这一切给我的家庭造成极大的损失,经济上损失三万元以上。

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十六时五十分,女警申军英(13993579015)和三个男警来敲我家的门,说:“这水管从顶楼修下来了,开门看看你家的。”他们都穿的金川公司的工作服,丈夫信以为真就把门开开了。申军英一進门就对我说:你就是郭群英吧,听说你最近活动的很厉害。我们到你家查一查。他们没有任何手续就到处乱翻,申军英又打电话叫来了金昌市公安局两警察,把师父的法像和五本大法书,七个护身符,两部手机,电脑主机,三个MP3都抢走了。还要把我绑架走。小儿子说:“你们要带我妈,我也跟上去。你们不让我妈回家,我也不回家。”恶警就把我和小儿绑架到滨河路派出所,让我在扣押物品清单上签名,我不签名。这时大儿子和媳妇也都赶来了,我儿子问恶警:“我妈怎么了你们这样?”媳妇说:“我妈几次让你们这样折腾,多次抢救,现在心脏不好,你们要负责任。”恶警让小儿作担保签个名回去,还逼我大儿子让在传唤我的证上签名、按指印。这时又進来了市公安局恶警陆林(原金川分局政保科副科长,现任金昌市公安局一一零指挥中心主任),他狠狠抓住我的手强行我滚黑手印、照相。

我回家后几天,社区两个女的又来我家骚扰,我没让她们進屋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1/甘肃省金昌市郭群英自述被迫害经历-265708.html


2012-05-15: 甘肃省金昌市近期发生三起绑架案
...2012年5月9号晚上7点,大法弟子郭群英又被绑架,晚上9点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5/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一)-257575.html

2012-05-12: 甘肃金昌市法轮功学员郭群英被绑架

甘肃金昌市法轮功学员郭群英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下午七点左右被金昌市恶警便衣骗开家门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2/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57294.html

2004-11-26:2004年 10月15日晚9:10分金昌市国家安全局、金昌市金川公安分局、滨河路派出所20多人,其中有两名干部,骗说是查暖气的,先闯進10多人,而后又不断打电话叫来了几个,当时家里有郭群英、刘桂花和郭群英的小儿子。刘桂花为保护师父法像被它们毒打,当晚郭群英被绑架到滨河路派出所,整个晚上一只手铐到暖气上,一只手铐到排椅上,呈一字形,第二天下午4点左右被强行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20号下午2点第一次提审,两人把郭群英带到公安分局二楼办公室,用卑鄙的手段诱惑郭群英,说:“给你办取保候审,马上让你家人领走。”它们的目地就是要让郭群英说出金昌学员的全部情况,郭群英回答说:“你们再也不用提了,我甚么也不知道。”它们气急败坏,强行逼郭群英跪下,给郭群英戴双手铐,郭群英不断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硬挣着不戴,一个手铐坏了,它们更是狗急跳墙,李叙和(音)、陶XX费了很大劲才戴上一个,另一个郭群英还是不戴,它们就把郭群英的头往墙上撞,想给郭群英上背铐没有铐上,就把双手铐在身后,约两个小时后,郭群英半身发抖,手发软,王XX、陶XX藉机抓住郭群英的手在笔录上按了手印,它们说:“你做好准备吧!你不说,我们有的是办法,我们已经安排好了换班整你。”随后它们又拿来一盘绳子,说:“手铐戴不上,就用绳子,还有啤酒瓶上劲,用上五个看你说不说。”27个小时一直戴着手铐,恶警轮换着進来骂郭群英,对她進行人格上的侮辱,郭群英就对它们一直讲真像,发正念,就这样持续了五天五夜,最后它们开了个会,不知说了些啥,于是把郭群英又强行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第二次提审郭群英首先揭露了它们强制郭群英按手印的卑鄙手段,并声明强制她按的手印作废,它们审讯后马上又变了一种手段,韩局长把郭群英往墙上撞,她昏迷倒地后,隐隐约约感觉5个人韩局长、李叙和、王XX 、陶XX、刘XX ,其中一个人把一只手吊起来,其馀四人将另一只手扭开,强行用她的手在笔录上按了手印,郭群英完全清醒后,又声明强按的手印作废,它们还说:“电影《白毛女》中恶霸黄世仁的手段就是给你们用的,就是让你们在法庭上无法翻供。”这就是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2004-10-25: 2004年10月15日晚,甘肃省金昌市大法弟子郭群英、刘桂花、高吉银、王永红同时被绑架,绑架事件系金昌市国家安全局和金川区公安分局所为,从情况看,郭群英、高吉银、王永红已被国家安全局做为资料点长期监视,而高吉银因带了大量资料前去郭群英家,而遭邪恶之徒的绑架。据悉,在此前几天,大法弟子唐斌已被绑架。

2001-02-27: 甘肃省金昌市被劳教弟子名单(部份)
李桂英,女,58岁。因上京护法、做大法工作,被非法关押二个多月,3月26日被判劳教2年。后被迫交了几千元钱保外就医。2001年1月2日又被送去劳教所。
路凤兰,女,49岁。原辅导站负责人。因上京护法、做大法工作,被多次非法关押和勒索钱财。劳教一年六个月。其丈夫马跃峰因上访被多次关押,现已开除厂籍,留厂查看,停发工资。
李得香,女,37岁。于2000年3月26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
郭群英,女,49岁。同上。
陈立高,男,46岁,八冶公司职工(已开除),劳教情况同上。
郝 军,男,约40岁。地税局分局副局长。因印刷大法资料被安全局秘密非法劳教。
何斌英,女,40岁。因上访和发大法资料被多次非法关押和勒索钱财,2000年11月29日被非法劳教二年。
朱兰秀,女,47岁。情况基本同上。
赵月琴,女,49岁。劳教一年半。
王爱玲,女,30岁,大专文化,其姐王树花。姐妹俩一起被非法劳教。其父王成堂,69岁,原村支部书记,也被非法抓進戒烟关押。与姐妹俩一起劳教的还有赵凤莲和一位姓白的女学员。
王树开,男,29岁。因上京护法和做大法工作被非法劳教,详情不明。
另外,还有侯有香、杨城梅、孙爱玲、雷占香等人被非法劳教一至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8396.html

金昌市联系资料(区号: 935)

2019-05-06:金川分局国保大队:
队长王永东13993580580
王晓刚0935-8396178
李庭琴0935-8396143、13519456999
参与人员:
国保警察沈燕
国保警察李新华9358212293、13993578855
代宝吉13830566862、9358811323宅 9358336258(警号041025)

金昌市公安局:
局长盛云峰
副局长弥善庆0935-8396002、13909455818
副局长刘建国0935-8396101、13909458398
副局长张永生(主管国保处)13993569598宅9358211689、9358396035
国保支队:
政委张余胜0935-8396026、13993568095
主任樊永明0935-8396025·13830563088
科员许浩13519465616

金昌市“610”主任陈永锋(已调纪委)9358221309、13830588137

2018-10-23:金昌市金川区政法委(区号:0935):
主任刘某18893505599
李有旗13884508225(广州路派出所,警号040504)

宝晶里社区:
主任马恒元15352135311(直接参与迫害)
副主任姚敏善13014159555
副主任刘琨13884508018
李华雄8310342、13993567888
张海兵8216537、15393558853
陈建军8311042、13993569817
丛漫82225438、13399458665
岳华13993585671
王芳15209456899
赵慧18193508988
刘荣13993596615
张琴13619358224
张睿13993569950
李红13993566232
聂霞15009459127
吴丹13993566583
杨玉梅15101928880
薛克剑13830576961
闫淑芹18093593136
杨衍静1819350708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