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秦皇岛 海港区 >> 张德意(张德义), 女, 58

个人情况: 秦皇岛市电子元件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秦皇岛市桥东里31栋2单元1号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12-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8-01: 屡遭迫害 几度命危 秦皇岛任建国夫妇控告江泽民

河北省秦皇岛市居民任建国和妻子张德意,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因不愿违心说假话,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屡遭非法关押,任建国被迫害左耳失聪、牙齿脱落,张德意被殴打、吊铐、野蛮灌食、扎电针等,几度生命垂危,是法轮大法使她一次一次重生。

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任建国夫妇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任建国在《刑事控告书》说:“十六年来,我被非法刑拘一次三十天,三次非法行政拘留二百二十五天,送洗脑班一次五十三天,曾被刑讯逼供,电击、殴打,导致左耳失聪,牙齿松动,逐渐脱落,至今已经掉了十多颗,身心遭受到严重的摧残。”

任建国今年六十岁,秦皇岛市拆船公司职工;妻子张德意,今年五十八岁,秦皇岛市电子元件厂职工。下面是任建国在《刑事控告书》陈述的事实和理由: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我夫妻二人依据宪法的规定上访的权利,到北京信访办上访,想以我们身心受益的经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去病健身的好功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还没走到信访办的门口,就被等在路边的便衣警察截住,戴上手铐拉上警车带回本地。我被刑事拘留三十天后又改行政拘留三十天。妻子被行政拘留了三十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日,我在家中于功友交谈,公安一处徐英斌带领十几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闯入我家抄家,把我和妻子带到公安二处被刑讯逼供,我被电击、殴打,导致左耳失聪,牙齿松动,逐渐脱落至今已经掉了十多颗,身心遭受到严重的摧残。我被送到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行政拘留长达一百零五天。(法律规定行政拘留最多不超十五天。)

我妻子被公安二处张启明(局长)连续左右开弓抽打嘴巴子。又将她双手交叉用手铐铐住,向上缠,吊在暖气管子上,从晚上十一点吊到次日上午十点多。把她送到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行政拘留。几天后的一次外提中,她被公安一处、公安二处的两个人带到公安一处的一个小会议室里,他们将我妻子的双手扭到背后,再从椅子靠背缝隙中掏出来,用手铐铐上,然后左右开弓抽打嘴巴子,她被打的鲜血直流。又用一根细绳捆住她的双手使劲往上拽。这样从上午九点折磨到傍晚才送回看守所。

非法拘留五十四天后,于二零零零年四月五日,我妻子和另外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带上一辆汽车,在车上一个姓范的女警,拿出劳教三年的劳教票让她们签字,并说签不签都执行。就这样,在没有通知家属、没有经过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我妻子被送进了河北第一劳教所迫害。

在河北第一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睡觉要和其他的犯人合睡一张单人床,(其他犯人都是一人一张床)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由其他的劳教犯人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劳教所以给她们减刑鼓励、威胁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

我妻子在那里被强迫做劳工、被包夹犯人打骂、被罚站、被强行鼻饲野蛮灌食等。由于野蛮灌食造成我妻子胃膜、食道、鼻孔损伤,每天大量咳痰带血,口干舌燥,舌头僵硬,象有一层厚厚的盐,说话困难。三次灌食后,出现灌食后马上腹泻症状,并一直持续这个状态,人瘦得皮包骨。一次野蛮灌食中,身体出现痉挛抽搐,狱医视而不见,继续灌完喊:“抬走”,几个犯人将她扔到车间的水泥地上,就不管了。我妻子绝食四十多天,生命垂危。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劳教所以送医院看病为名,把我妻子送进了精神病院(唐山第五医院),没经过任何检查,直接推进病房。当我妻子和医生解释自己不是精神病人时,那里一主治医师说:“你和政府对着干,不吃饭就是精神病。”

在精神病院里,我妻子被强迫吃和精神病人同样的药、输液、扎电针(一台仪器四个人,两个精神病人;两个法轮功学员,另一位石家庄市的邱丽英),通电后,精神病人大哭大叫。护士情急之下,喊出真情:“叫什么叫,给法轮功开二档,给你们才开一档。”

二零零零年七月五日,见我妻子已经生命垂危,怕担责任,制造假病历,将我妻子送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晚八点,秦皇岛市公安二处两人来我家,谎称叫我去传话,一会就回来。在我妻子需要照顾的情况下,他们却不顾我妻子的死活,将我骗到了看守所,一关就是六十天。所谓关我的理由是:“怕我去北京”。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晚,西港路派出所指导员张平等三人到我家,说让我妻子去派出所传话,一会就回来。把我妻子带上了车,妻子见车开的方向不对,质问张平说谎。他说:“没办法,他是执行上级的命令。”结果我妻子被带到了秦皇岛市第二看守所关押,第二天被送劳教所继续迫害。

二次进劳教所,劳教所的队长们不敢相信我妻子还活着,好奇的问我妻子,“你丈夫是怎么把你的身体调养好的?”妻子告诉她们事实真相是大法救了她的命。她们说我妻子太邪,就把妻子关进了小号迫害。妻子绝食绝水反迫害,在小号关了五十三天,生命垂危,才被送回家中。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九日,我妻子去早市买菜,顺路去一学员家看望。被在她家蹲坑的交通分局的警察扣住,他们拳打脚踢把我妻子拖上了汽车带到交通分局,拽着我妻子的脚把她拖上二楼,又从二楼拖下一楼,关进小号内一个特制的能卡住腰和腿的铁椅子上到晚上。

妻子被送秦皇岛市山海关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第二天,所长张海青带十几个警察刑讯逼供。彭某等几个警察将我妻子的双臂拧到背后,用手铐将她吊在铁笼子里使她双脚离地。过一段时间,彭某还要猛抖手铐,加强痛苦。还声称“看警察对你多好,还给你按摩”。如此反复多次后又换上一种铐法,重新吊上,从上午折腾到傍晚。

一天,我妻子炼功,被一姓王的警察将她的双手拧到背后用手铐铐上,用墩布把将手铐挑起,吊在铁笼子里,使她左脚点地,把她的右脚从铁栏杆缝中掏到外边,将鞋袜脱去,将脚心朝上绑在铁栏杆上,然后他用木头板打她的脚心,打一会,用牙刷刷一会,再打再刷,直到木头板打折了。姓王的警察问我妻子恨不恨他,妻子回答:不恨,因为你是被蒙蔽利用的,告诉他打好人是在做坏事,善恶有报是天理。他竟然不知羞耻的说要报先报你,问我女儿在哪个学校上学,说他最有本事把人教坏了,他要把我女儿教坏。这哪里是人民警察?不是流氓又是什么?我妻子的脚被打的肿的象面包呈黑紫色,脚心被打出象乒乓球那样大一个硬核,一年多才消失。我妻子被非法拘留五十三天后,被三次送进劳教所迫害。

此时的劳教所已是邪恶至极,集人类邪恶之大全,所谓的“春风化雨的转化”完全是欺世之谈,劳教所里一整套系统的洗脑办法。对付不同个性的人用不同的手段,威胁、恐吓、暴力、酷刑、谎言、伪善、强盗逻辑、不转化不让睡觉,一群所谓的“帮教”人员没日没夜的轮番围攻:挖苦、嘲笑、辱骂、让人的精神和肉体长期极度承受,使其精神恍惚、身心极度疲惫、然后再逼你写什么所谓的四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给人留下的却是永远也无法愈合的精神和肉体的创伤。

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我妻子去秦皇岛市青龙县看望一朋友,无理由被青龙县公安局绑架,送青龙县看守所非法拘留,被吊在院内铁管子上七个小时,放下来时不能走路。妻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被强迫用铁夹子夹着嘴野蛮灌食,致使她嘴唇肿得老高,满嘴大泡,绝食九天,极度虚弱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我妻子被道南派出所警察绑架,送秦皇岛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妻子绝食十五天,生命垂危回家。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九点多。西港路派出所民警一男一女,没有着装。女的敲门谎称是暖气公司的。打开门后,西港路派出所陆松等七八个人强行闯入抄家,把我妻子绑架到秦皇岛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我妻子绝食七天后,被我接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9507.html#16531233733-1

2011-07-25: 河北秦皇岛法轮功学员张德义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左右,河北秦皇岛法轮功学员张德义在海阳北港镇附近讲真相时,被北部工业区派出所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北部工业区派出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5/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1)-244397.html#11724224235-10
2010-10-14:唐山法轮功学员遭毒针迫害案例(图)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一年来,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使尽各种手段,其中最恶毒的手段之一,就是用药物摧残法轮功学员。唐山市恶警将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公安局安康医院注射损害神经的毒剂。
.......
(七)唐山市开平劳教所歹徒犯罪记录

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开平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张德义、邱立英、段晶晶、何静都曾因绝食被关进精神病院被灌入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

张德义、邱立英、段晶晶、何静都曾因绝食被关进精神病院。因长期插胃管不取出,导致咽喉脓肿、溃烂,被摧毁中枢神经的“威力200”所折磨,目的是摧毁她们顽强的意志,使她们成为痴呆。这些药物导致何静等昏迷,段晶晶舌头伸出一寸不能缩回。当她们被残害得生命垂危时,医德丧尽的“医生”请示劳教所是否继续用药,教育科一个戴眼镜的干部凶狠地说:“继续用药!”直到同年十二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才有机会向赵处长反映此事,赵处长居然说:“我们为了她们的健康着想,才把她们送进精神病院,至于精神病院采取什么措施,那是他们的责任,与我们无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0998.html

2004-12-31:2004年11月17日上午9点,河北省秦皇岛市西港路派出所一男一女没着警服,窜到桥东里31栋2单元1号大法弟子张德意家,谎称是暖气公司的骗开了门,随后派出所指导员路松等7、8个恶警闯入张德意家强行抄家,抄走大法书籍、VCD、录音机等,并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将大法弟子张德意非法拘禁在秦市第二看守所。

2004-11-26: 大法弟子张德义,在2004年11月17日上午10点多钟,被海港区西港路派出所非法抓走,并非法抄走家里的大法书集等有关物品。

2003-06-02: 大法弟子张德意仍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女儿被学校保出,丈夫被迫流离失所,现在仅剩下上高中的女儿一个人在家,无人照看。

2003-01-18: 张德意,女,40多岁,因坚修大法多次被拘留,受尽了酷刑折磨,2001年被送到开平区劳教所,因坚持炼功遭犯人毒打,三次被送进劳教所,也无法改变她对大法的正信。

2001-02-16: 张德义、邱丽英、段晶晶、何静都曾因绝食被关进精神病院。因长期插胃管不取出,导致咽喉脓肿、溃烂,被摧毁中枢神经的"威力200"所折磨,目的是摧毁她们顽强的意志,使她们成为痴呆。这些导致何静等昏迷,段晶晶舌头伸出一寸不能缩回。当她们被残害得生命垂危时,医德丧尽的“医生”请示劳教所是否继续用药,教育科一个带眼镜的干部凶残的说:"继续用药!"在此间她们还要被打电针,邱丽英在被打电针时电压被开到极限,邱丽英当时固守一念"坚修大法心不动",凭着对大法的信心安然度过此劫。她们每个人被单独隔离在一个房间里,长期不能与人交谈,见不到只言片语。邪恶妄图以难耐的寂寞来摧毁她们的精神与意志,但是用尽伎俩,使尽招数,也没能达到他们邪恶的目的,在伟大而坚不可摧的大法弟子面前,邪恶穷途末路。于是又把她们送回劳教所,继续迫害。直到12月17日我们大法弟子才有机会向赵处长反映此事,赵处长居然说:"我们为了她们的健康着想,才把她们送进精神病院,至于精神病院采取什么措施,那是他们的责任,与我们无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16/8107.html

2000-10-08: 唐山开平区河北省第一劳教所绝食情况

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
抚宁县:刘维义, 8月26号开始绝食
青龙县:王庆会, 8月22日开始绝食
青龙县:张青树, 8月28日开始绝食
山海关区:郑志成 8月21日开始绝食
山海关区:佐洪涛 8月28日开始绝食
海港区:陶晓平, 8月22日开始绝食
海港区:高树纯, 8月22日开始绝食
海港区:崔传奇, 8月24日开始绝食
海港区:李琪越, 8月26日开始绝食
以上九人仍在绝食

海港区:张德义(女),5月23号开始绝食,7月4号被送往唐山市精神病院(唐山市第五医院),7月5日送回家。张德义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备受虐待,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强迫进行药物注射和打电针。张德义和主治大夫说:"我们是大法弟子,不是精神病患者,不需要精神病治疗。"而医生却说:"你们不吃饭,跟政府对着干,跟我们对着干,就是精神病。"张德义与另外一名功友和另外两名精神病人同时被电针治疗。精神病人在大声喊叫,医生又说:"你们喊什么?法轮功开二档都没有叫,给你们只开一档,你们就叫唤。"如此医生,哪里还有医德可言?俨然刽子手的帮凶。

后来在送张德义回家的途中,一位劳教所的工作人员透露,该精神病院一名有名的大夫已经对三十多名被捕的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精神病"治疗了。一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精神病院进行虐待已经3个多月了。

另外,石家庄市学员邱丽英在张德义出来时仍在绝食,当时她已经绝食4个月之久了。唐山市学员段晶晶绝食两个月时,双目失明,当时7天给她灌食一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8/1116.html

2000-10-07: 邱丽英、段津津、何静被关精神病院近两个月

另外,大法弟子张德义、吕春凤在绝食极度衰弱后均被送精神病医院,而张德义竟被过电,但仍没能使她们屈服,劳教所不得不将她们送回家。目前邱丽英、段津津、何静又重回所部医院,我们知道她们同样是不能征服的,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令邪恶胆颤的伟大生命。据传她们三人拒绝回家,条件是释放所有的大法弟子!

张德义:秦皇岛桥东南里31栋1单元1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7/1215.html

2000-09-16:河北省第一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

被送入医院的另三名大法弟子秦皇岛的张德意,被送入精神病院经历“过电”等治疗后被送回家,而今段晶晶和邱丽英不知现在在何处。这里环境有所改善,但前几天还出现殴打大法弟子的现象,还有一段较艰难的路要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16/1998.html

2000-08-01: 根据来自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唐山开平)女队的消息,自1999年10月底,大法弟子被判劳教以来,这里的大法弟子经历了严峻的考验,她们不畏拷打等诸多艰险磨难,坚持学法练功,堂堂正正地修炼,并为此进行了旷日持久的绝食。

目前石家庄的白玉枝、邱丽英,唐山的段津津,秦皇岛的张德意已被送进医院,名为救护,实为隔离。北京三河学员吕春凤自2000年2月中旬绝食绝水,直到5月底被送走,历时百日,送走时尿已显血色,最近纷纷传闻吕春凤早已抢救无效献出生命。这里的大法弟子询问吕春凤的生死,均遭到搪塞,因此我们希望此事能得到外界的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3374.html

秦皇岛 海港区联系资料(区号: 335)

2019-09-19: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杜庄派出所电话:0335-6086110 邮编:066326
杜庄派出所 党立友电话:15232388678
秦皇岛市海港公安分局电话:0335-3552111、0335-3651283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公安分局长 刘晓光电话:13383351199

2019-01-19: 迫害河北省秦皇岛市彭秀丽责任单位信息
河北省秦皇岛市北部工业园区派出所:
户籍室0335-3821269
内勤室15373607091
专管员室0335-3556110
办案中队18931902397
警察:
张大勇13784529898
王世斌13933676366
林凡启13933633577
潘志平13603352222
谢景会13703351522
张子奎13103352243
陶爱忠18103353366
方晓明15333332216
侯正伟13513368588
李露茜18630379617
刘梓佑17717159180
董杰13081884567
赵勇15350898326
苏刚13933951551
李静15076008691
于洋13333335244
田宇17603391894、13933667272

2018-12-06: 秦皇岛海港区北部园区派出所:
地址:秦皇岛海港区北港大街3号(西港路东、丰业路西)
值班电话:0335-3808110
所长张大勇 13582402535
副所长董杰 13081884567
王世斌 13933676366
陶爱忠 18103353366
林凡启 13933633577
苏 刚 13933951551
崔光辉 15533532288
侯正伟 13513368588
秦皇岛市海港公安分局电话:0335-3552111、0335-3651283
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公安分局:
局长刘晓光 13383351199 (18603381199)

秦皇岛市公安局海港分局
国保大队
周晓东 男 135033555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