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上海 >> 徐汇区 上海交通大学 >> 熊文旗(熊文其), 男, 40

熊文旗(熊文其)
大法弟子熊文旗在一大队绝食期间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打成头皮脱落头盖骨外露
个人情况: 上海普陀区工商管理所职工,曾获全国化学奥赛特等奖、数学一等奖、毕业于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普陀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29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8-14: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的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4/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的罪恶-295984.html

2013-08-25: “强制灌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
.......
在中共监狱里,“强制灌食”是一种残忍的酷刑,中共恶警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救人,而是利用强制灌食折磨人,让人生不如死:滚烫不能入口的粥,被恶警们强行灌入受害者的胃中,造成烫伤食管、胃壁;还要故意多加盐,造成受害人口渴,然后控制饮水的量来折腾人;鼻饲灌食时,恶徒们故意来回抽拉鼻饲管,使受害者遭受惨烈的剧痛,更卑鄙的是,灌入不明药物,让被害人慢慢中毒……

熊文旗遭“强制灌食”折磨

熊文旗,男,现年四十岁,毕业于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曾获全国化学奥赛特等奖、数学一等奖。原上海普陀区工商管理所职工,一九九七年十月有幸修炼法轮功,在工作中踏踏实实勤劳肯干,曾连续三年被评为先进。迫害发生后,熊文旗多次遭绑架。

二零零一年五月三日,熊文旗在上海杨浦区再次被非法抓捕,他绝食抗议迫害。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恶警对其进行了长达半年多的非人摧残,后非法判了他四年半,把他关到了提篮桥监狱继续迫害。

熊文旗因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用“扎死人床”的方式,五根长绳将他四肢身体固定绑在床上,强行插管,长达一年多。监狱为了让熊文旗放弃绝食就采用各种手段逼迫和虐待他。熊文旗在提篮桥监狱中被隔离,不准任何人探视,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时被绑在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监狱局长来查监,对熊文旗说:“只要你承认法轮功是×教,我马上放人。”(中共才是货真价实的邪教)熊文旗拒绝放弃自己认识的真理。

二零零五年三月,熊文旗被转到一监区(重刑事犯大队)四中队(暴力犯中队),加强“转化”力度。恶警指派多名死缓、无期的重刑犯来看管熊文旗,那些犯人打手在得到恶警的直接指令“只要不死,哪怕搞得只剩一口气了,出去也没有关系”。打手们在只要能完成任务便可得到“劳改积极分子”并可以减刑一到二年的利益驱使下异常积极,对熊文旗开始进行残暴的迫害。

熊文旗被绑在床上一年多,肌肉萎缩,身体极度虚弱,恶警还强行罚他从早上五、六点钟坐到晚上八、九点钟,绕电线圈的塑料小得根本无法坐的圆盘给他当凳子来坐,而且表面突出,顶着臀部的肉却强制让他久坐到晚上,不然就不给他睡觉,目的就是要消磨他的意志;恶警把他架起来象打桩一样往水泥地上撞,吊起来往墙上撞,又用手猛戳他的两肋,腰际,用脚拼命踢他的两腿,膝盖,挤踹他的胸部,熊文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以“灌食”为由,将他摁住把辣椒粉、花露水、风油精往他嘴里、鼻子里倒,往眼睛里涂抹,再用木棍撬开他的嘴并顶住,塞进橡皮管,捏住鼻子不让他透气,往嘴里灌水,呛得他透不过气来,把刺激物都呛到气管里去了,直接导致熊文旗气管发炎,肺部严重感染。

结语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现今仍关押着上百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夏天上海高温天气达三十多天,最高温度达四十度,提篮桥监狱3.3平方米牢房内关押三个人的恶劣环境。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处境极其危险,生存环境极其恶劣,各项基本人权被剥夺,随时面临恶警、及其指使的人渣犯的暴力侵犯,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呼吁外界关注迫害黑窝——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营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在此我们正告正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和犯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必须悬崖勒马,停止行恶,将功补过,否则,你们的恶行必将遭受即将来到的正义力量的审判!你们的生命必将遭受历史的淘汰!引用《追查国际》的一段誓言:“我们将一如既往的追查一切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以及相关机构组织及个人,无论是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我们将追查到底,直至每一个罪犯绳之以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5/“强制灌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278639.html

2010-05-22: 上海中共机构迫害法轮功真相报告(二)
熊文旗绝食600余天抗议残酷迫害

熊文旗,男,30多岁,普陀区工商管理所职工,毕业于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曾获全国化学奥赛特等奖、数学一等奖。2001年5月3日,在上海杨浦区被非法抓捕后,被判四年半,送至提篮桥监狱。

熊文旗被监狱隔离,不准任何人探视,一天到晚24小时被绑在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监狱局长来查监,对熊文旗说:“只要你承认法轮功是×教,我马上放人。”熊文旗绝食抗议,恶人采取“扎死人床”的方式,用5根长绳将其四肢固定绑在床上,强制插管长达一年多。后来转到一监区暴力犯中队,警察指派多名死缓、无期的重刑犯看管熊文旗,说是“只要不死,哪怕搞得只剩一口气了,出去也没有关系”。打手们不顾熊文旗肌肉萎缩、身体极度虚弱的现实,强制他从早晨5、6点钟罚坐到晚上8、9点钟,而且将大凳子改为小凳子。还借口熊文旗长期缺乏运动需要“松动筋骨”为由,把他架起来象打桩一样往水泥地上撞,吊起来往墙上撞,又用手猛戳他的两肋、腰际,用脚拼命踢他的两腿、膝盖,挤踹他的胸部。又以帮他“灌食”为借口,在每次给他“活络筋骨”折磨之后,将辣椒粉、花露水、风油精往他嘴里、鼻子里倒,往眼睛里涂抹,再用木棍撬开他的嘴并顶住,塞进橡皮管,捏住鼻子不让他透气,往嘴里灌水,以致他气管发炎,肺部严重感染,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检查出来各项指标严重恶化。可是犯人打手在压力下仍不断加大“力度”并叫嚣:“现在不需要你配合,不需要你放弃绝食抗议,我们现在就是要搞你,搞到你出去,让你生不如死!”

2005年4月24日,熊文旗从监狱闯出时,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此前,他已绝食约600多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4076.html

2010-05-16: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纪实(下)(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6/223702.html

2007-08-20: 上海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依然严峻(图)
上海提篮桥监狱内部通用有个专用词叫“技术处理”,大概意思就是里面警察借用各种理由运用各种方法与手段来处理整治犯人而又不被外面人发现找到把柄。实际上提篮桥监狱处理问题最主要的特征就是阴险狡猾并且狠心毒辣。为了要摆平他们认为难搞的人时一贯有这样的做法--“不让家属接见”。原因在于不想让恶行败露,维护虚假名声,目的是为了更好迷惑家属与世人,这就是中共彻底的本性“假、恶、斗”。

近来得知几个大法弟子已经几个月没有得到正常的接见,几个大法弟子现在被关押在提篮桥一监区内。监狱方无视家属应有的正常权力,剥夺了家属的探视权与知情权。610则轻描淡写声称是大法弟子在监狱中的表现不好而导致的。大法弟子在4、5月份与家人接见时就嘱咐把冬天的衣物准备好送入监狱,而另有大法弟子则告诉家属:“最多失去生命也决不低头……”

从这些只言片语中,不难看出一监区内对大法弟子所迫害的形势相当严重。

一直以来,提篮桥监狱警察口口声声为自己辩解是“讲法律”,而且是在公正执法,声称大法弟子曝光出上海提篮桥监狱的情况是编造的。对此借曾发生在提篮桥一监区内残酷“依法执法”的事情述说一下,让世人再次看一下上海这百年“文明”老监狱在这“人权最好时期”是如何“改造”人的,如何体现出恶党的“人性化”管理。


大法弟子熊文旗在一大队绝食期间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打成头皮脱落头盖骨外露

一监区(重刑事犯大队)四中队(暴力犯中队),恶警指派多名死缓、无刑期的重刑犯看管法轮功学员熊文旗,直接指令 “只要不死,哪怕搞得只剩一口气也没有关系”。 少则四五个多则七八个人,两人一组轮番迫害熊文旗,累了就换人,从早到晚每隔二小时搞一次,每天搞得熊文旗精疲力竭瘫倒为止。

在短短的一个多月内,熊文旗被这些流氓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直至休克,提篮桥监狱尽力想掩盖事实,对外宣称说是他自己绝食造成的。

打手们为了得到“劳改积极分子”减刑一到二年的利益,不顾熊文旗被绑在床上一年多,肌肉萎缩、身体极度虚弱,强行拉他从早晨5,6点钟开始罚坐到晚上8、9 点钟,那些无人心的罪犯在“罚坐”上翻花样,大凳子改为小凳子,后将绕电线圈的塑料圆盘当凳子来罚坐,圆盘表面凹凸不平,时间一长肉与骨头就会陷落凹凸中痛苦异常。这样的罚坐每天15个小时不然就不给熊文旗睡觉。

平时打头打耳光更是家常便饭,随手就来。恶徒们把熊文旗的鞋子袜子脱光,用木棍狠命的打脚底,把棍子都打断才罢休,它们说这样疼又看不见伤痕。犯人打手还拿肮脏的扫帚往他的脸上猛戳,弄得满脸伤痕,对外说是他自己抓破的。熊文旗的头被这些流氓打得到处是血泡、血肿,结起来的血痂厚得象戴了一层头盔,当有外人质问时,他们就说是他自己撞的、摔的。

在恶警的强大压力下,犯人打手不断的加大“力度”并赤裸裸叫嚣:“现在不需要你配合,不需要你放弃绝食抗议,现在就是要搞你,搞到你出去,让你生不如死”。恶警指派的打手借口缺乏运动需要“松动筋骨”为由,把他架起来象打桩一样往水泥地上撞,吊起来往墙上撞,还用手猛戳他的两肋,腰际,用脚拼命踢他的两腿,膝盖,挤踹他的胸部,搞得熊文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

打手们不断想出各种方法来折磨熊文旗,如“喷气式飞机”、“跷跷板”、“简易老虎凳,这些犯人打手还以“灌食”为借口,在每次给他“活络筋骨”折磨之后,将他摁住把辣椒粉、花露水、风油精往他嘴里、鼻子里倒,往眼睛里涂抹,再用木棍撬开他的嘴并顶住,塞进橡皮管,捏住鼻子不让他透气,往嘴里灌水,呛得他透不过气来,把刺激物都呛到气管里去了,直接导致熊文旗气管发炎,肺部严重感染,出现生命危险而被迫送往监狱医院。

在提篮桥一监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杜挺,在06年底一度出现肺结核,监狱方面不给他与妻子接见的理由是杜挺身体不好不能接见。而现在加拿大公民林慎立的弟弟林鸣立,在既无人证又无物证的情况下,普陀法院宣判了他6年刑期被关押在提篮桥一监区,已经几个月没有与家人见面,理由是他在监狱中表现不好而剥夺了家属的探视权与知情权。

另一位大法弟子郭锦富于2006年7月被绑架失踪后,家人一直没有他一丝的消息,可是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徐汇法院对郭锦富非法秘密判刑3年现被关押在一监区内。他的妻子与女儿已有几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亲人了,不知他现在的处境怎样?

这些所谓的执法者,你们能真实做到依法执法而不是为了利益为了职权,根本不需要口头上的认识与作为,因为事实胜于雄辩。大法弟子本着善意一直在与你们讲述大法的真相,讲述当今中共利用手中的权力、不讲法律迫害着大法弟子与世人,同时共产党也在利用着你们对世人在真正犯罪。人唯有道德的存在才配称作为人。如果当人没有了人的思想与良知、做人的标准的时候就如同动物一般,是要被老天所淘汰的。每个人的生命来之不易,不要把自己的生命当成儿戏与玩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0/161195.html

2007-03-29: 上海提篮桥监狱近期迫害情况
上海提篮桥监狱现已将大部份大法弟子从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五大队分散到各个大队。但坚定的大法弟子周斌、瞿延来、杜挺等还被非法关押在五大队,即所谓的青年试验中队。

在过年的前夕,提篮桥监狱又对大法弟子進行了大调动,而且还新关押很多大法弟子。因为分散的原因,现在很难统计大法弟子的人数。据不完全的统计,上海的各个看守所里总共关押有大法弟子一百人左右。

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自己讲,不到快死了我们不会放人。就是认准了不可能有希望了才放人,以此推卸责任。

大法弟子熊文旗在二零零五年被保外就医时候就已经奄奄一息,可是怎么会到奄奄一息的地步呢?就是监狱恶警叫下面的打手每天轮班打熊文旗造成的。

前不久,提篮桥监狱将新得法的大法弟子陈军打得已没有生还的机会,才让他保外就医,造成陈军出狱后很快离世。

大法弟子仇坤,被非法判刑九年,可是现在得到消息,他已得了肝硬化,而且是晚期了,所以监狱才让他保外就医。

大法弟子杜挺一直在绝食抗议。近来传出消息,杜挺的身体已经到了非常虚弱的程度,走路也需要人扶助了,里面的警察也讲他的身体器官很衰弱了,而狱方还不让他的妻子接见,也不让他保外就医。

大法弟子瞿延来一直在绝食,因监狱有来自外界的压力,所以瞿延来一直以来还可以在监狱中自行炼功。可是在今年过年时,瞿延来被警察上了皮带手铐给绑架到另一个地方去了,到现在不知道他的处境怎样?

大法弟子蓝兵,有高血压,还患上了视网膜病变,视网膜的病变会导致视网膜脱落而失明,他的家人非常担心。

大法弟子王剑平,现被非法关押到一大队残酷迫害,他的处境很差,因为身体长期关押而导致有病,提篮桥监狱恶警设下圈套跟他讲让他保外就医,可是这个保外就医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要他写所谓的保证,不然就不给办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9/151745.html

2005-09-19: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对大法弟子迫害事实
些法轮功学员包括:华威、杨久青、张一明、郭晓军、耿兆军、张占杰、周斌、张勤、杨育辉、熊文琪、瞿延来、蔡君、陶湘为、朱桦、蓝兵、蒋业祥、唐仁亚、江勇、何冰钢、梅建琦、刘雪岩、吴文明、胡志明、蒋东坡、任泽军、李亮、王旭东、陈永根、戴亮、李岩、刘锦芳、蒋斌、仇申、朱德贵、杜挺、林森、叶小平、王文义、姚惠华、沈吉、郑康、严斌、刘顺明、郭士豪、郑健、谢珩、张曦川、梁威霖、沈惠华、孙晓峰、王剑平、吴钢、奚晓成、杨伟峰、余雷、张璐、张南平、郑康、余祖军、陈明亮、陈正国、黄惠君、黄治保、蒋滨、贺红海、潘浩良、郑军,等等。范彦铭、曹红如(65岁)05年直接从看守所移押至六监区。目前曹红如在六监区的二分监区,范彦铭在三分监区,蓝兵在四分监区,江勇在五分监区。其他:梅建琦在七监区,王文义在三监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9/110698.html

2005-08-18: 曾被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名单(包括已释放的):

林慎立、熊文琪、张曦川、张松松、马新星、林鸣立、侯亚刚、谢学文、吕金龙、刘灿荣、陆幸国、陈鹏辉、施独鹤、刘向阳、周正国、胡凌根、褚学仕、马国彪、 袁顺华、丁志斌、冯旭鹏、沈峰、 罗伟大、顾培良、娄青松、李文宇、孙淑好、 郭锦富、杨亦宁、刘枝亮、潘继军、李纯、 法正平、金闻峰、吕民、 蔡君侯、 刘波、 黄肇义、沈海平、马来雁、蒋得胜、邓国平、席杰、 胡义春秋、季平、 马玉官、凌祥、 孔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8/108646.html#2005-8-17-ch-8

2005-08-01: 曝光邪恶的上海司法系统(图)
大法弟子熊文旗在正念闯出提篮桥监狱前经历了非人的折磨。恶警指使恶人24小时不间断对熊文旗進行殴打,原来180斤重的人,被折磨的不到100斤,皮包着骨头。头皮被恶人敲击殴打导致头皮脱落,可是恶警却造谣说,那是法轮功学员被精神控制“妄图自杀”,自己把头撞墙撞的。即使把熊文旗保外就医,也是看到熊文旗实在不行了,为了推卸迫害责任才不得已把熊文旗保外就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07491.html

2005-06-24: 大法弟子熊文旗2005年4月24日从上海市提篮桥监狱闯出时,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在他已绝食约600多天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恶警仍指使、奖励包夹犯以种种非人的手段不断的折磨他,把辣椒粉、风油精往他鼻子里倒,往眼睛里涂抹;以“松动筋骨”为由把他架起来往水泥地上撞,吊起来往墙上撞,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4/104732.html

2005-05-28: 上海大法弟子熊文其失踪
上海大法弟子熊文其被判2年劳教,在狱中绝食后生命垂危,被保外就医,现已又失踪。

2005-05-16: 提篮桥监狱二监区的大队长欧利刚是上海市崇明县人,所以在它的所属管辖监区内崇明籍犯人就是欧利刚的亲信犯人,担任犯人组长的有李荣、袁忠等,都是崇明籍的。在欧利刚的直接纵容和暗示下,这些犯人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并進行体罚和虐待,打手犯人还因此而获得欧利刚的奖赏,有的还被监狱评上的“劳改积极份子”并得以减刑。

恶警及其指使的监狱犯人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动辄拳打脚踢,多位大法弟子被打伤,打得头破血流,甚至把大法弟子周斌的生殖器都被踢成重伤;对于被非法关押而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杜挺,它们就会采取强行灌食并再加上掐脖子、在水泥地上来回拖,使得大法弟子昏迷;对绝食抗议的熊文旗用绳子把四肢绑在床上达一年多,使得他全身肌肉萎缩;对大法弟子蒋业祥的绝食抗议,它们就把人作为一种人体生命极限试验,在10天内不问不闻,把大法弟子张一明的头按在马桶里,强迫大法弟子闻马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6/101964.html

2005-04-24: 大法弟子熊文旗已正念闯出上海提篮桥监狱。由于熊文旗已绝食约600多天,身体被折磨得极度虚弱,目前仍在医院。

他曾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重刑犯大队。“刑期”将于今年11月到期。张姓恶警(中队长)曾叫嚣,如果他出去,也只给他留一口气。为了让他放弃绝食,在他已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恶警仍指使包夹犯命令他每天从早晨5点到晚上8点做小板凳,两腿伸直,两手放在腿上。恶警曾许诺包夹犯如谁能逼迫修炼者放弃绝食,就可减刑。那些包夹犯就时常煽他耳光,狠命用脚踢他背部,脸被打得不成人样,面色青紫,脸肿胀得破了皮,恶警还说他是自己抓破的。

家属接见时,他已无法自己行走,两腿瘫痪,坐在手推车里,无力抬头,电话都无力拿起。在家属强烈要求下,他才被送医院。4月15日,家属接到病危通知。熊文旗已休克,血压降到21-40。此时恶警拒绝家属要求吊白蛋白,血浆甚至还要家属自己出钱。在家属正义要求,熊文旗个人坚定正念,和整体上海大法弟子正念加持下,上海提篮桥监狱害怕了,4月19日,熊文旗终于提前堂堂正正,正念闯出上海最黑暗的“百年老监”。

2005-04-08: 大法弟子瞿延来,从被捕之日起就开始绝食,至今已有将近900馀天;大法弟子熊文旗,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时间累计已有500馀天,绝食的同时反迫害,直接促使了流氓书记傅克琥的下台;大法弟子江勇将囚服扔出监房,高喊“我们没有罪,穿甚么囚服?!”大法弟子耿兆军直接向监狱当权者反映看管犯殴打学员,使殴打学员恶人被处理,恶人不敢赤裸裸的行恶;大法弟子蒋业祥,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写记录所谓对×教的“教育”,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大法弟子余雷,坚定的向周围的人宣扬大法,绝食抗议至今已有120馀天;大法弟子吴文明,用自己所学的法律知识来反驳邪恶所谓的“维护法律说”;大法弟子张一明理智严肃,使一批又一批看管他的犯人明白了真像,连恶警都佩服“真是好汉子”;大法弟子胡志明,绝食反迫害,堂堂正正闯出邪恶魔窟;大法弟子张勤,残酷的殴打并没有使他屈服,最后正念闯出提篮桥;大法弟子张占杰,妻子同时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被非法劫持,最后也堂堂正正走出“百年老监”……

2005-04-03: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熊文奇,绝食很长时间了,现身体非常消瘦,皮包骨头,下肢已经瘫痪。

2005-03-02: 大法弟子熊文旗一直绝食抗议邪恶对自己的迫害,被监狱邪恶之徒捆绑在床上已经将近一年。他们对坚定的熊文旗非常恼火又无计可施,竟然有的说在给熊文旗强迫灌食时所灌食物中不提供必要的营养,竟然邪恶的说“让他死了吧!”。

近期,在明慧网上刊登了《曝光邪恶的提篮桥监狱》和揭露熊文旗被迫害的文章,使上海中共当局打着人权的旗号践踏人权的实质得以彻底曝光。使全世界都看清了邪恶的真实嘴脸。又有最新消息说,上面下了命令,要保证熊文旗的营养,不能让上海监狱再死人。

2005-02-04: 恶警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长期禁闭在3.3平方米的小监内(最长达4年,如周斌),24小时不准出来,包括吃饭、睡觉、上厕所。早上5点30分就要起来静坐,双手背在后面不许动弹,摆出各种姿势,如背蹲、背手,长时间塞高音“揭批”录音耳机、夹腿坐地板、坐小碗,实施暴力“转化”:犯人胡凯峰早、中、晚、半夜殴打大法弟子陶湘为,头揿入马桶;对出监前1个月仍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对坚持炼功、绝食、不配合者施加暴力,大法弟子华威被4~6名劳役犯群殴三次,两腿全部青紫;大法弟子杨久青、张勤被多名劳役犯群殴,发肿发紫;大法弟子杜挺绝食431天,喊口号时被掐脖子至昏迷,被灌食时在水泥地被拖至皮肤破损;大法弟子熊文旗绝食431天,两手两脚24小时被绑;大法弟子瞿延来在八监区被多次殴打。这里经常要开所谓讲评会,来批判和恶毒攻击大法,对拒绝听讲的大法弟子就给套上耳机,强迫听。对那些特别坚定的学员,邪恶就把他们分到其他监区实行特别虐待。

2005-01-28: 被非法关押在提篮桥监狱的上海普陀区大法弟子熊文旗,已经绝食抗议有380多天了。目前被隔离,不准任何人探视,一天到晚24小时被绑在床上。旁观的有良知的人无不落泪。

熊文旗,男,33岁,上海普陀区工商管理所职工,1997年10月得法,在工作中踏踏实实勤劳肯干,曾连续3年被评为先進。当99年法轮功被非法取缔时,就是这样一个好人,本着对政府负责的态度,连续写下了17份自己对法轮功的实践体会向各级领导部门反映真实情况。然而真心换来的却是打击和不信任。工商局领导伙同普陀公安分局对熊文旗進行了密集的洗脑“教薄?

熊文旗于是在1999年12月22日進京上访。“信访是公民的神圣权利”,宪法是这样向人民承诺的。但是熊文旗的遭遇和我们大多数法轮功学员所经历的一样,信访办已经变成了公安局,很多法轮功学员曾经遭受过北京及地方派驻北京的恶警凶狠的拳头。当熊文旗被非法遣送回上海时,他的整个头已经被打的又肿又青了。这还不算,不法人员以所谓“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把他非法关押至普陀区看守所一个月之久。原单位对他同时進行经济制裁,一个月只发他600元工资。

在当今的中国大陆,一个对政府、对人民负责的好人就是这样的遭遇。在2000年2月普陀区恶警蔡美菊非法把熊文旗强行押送至看守所,并判劳教18个月。当然,这一切都被用谎言披上“合法”的外衣。熊文旗面对邪恶迫害没有随和,从一开始就绝食。在看守所绝食30多天,被转到桃浦卫生院。熊文旗趁恶警不注意时正念走出。

2000年5月,熊文旗在北京再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海淀区花园路派出所,后被移押至上海、非法劳教加刑至2年半。在上海大丰劳教所里,熊文旗继续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同时遭受恶警的精神肉体双重折磨。在这期间,他的肩关节严重受损,连续绝食长达122天,生命垂危,于2000年10月被保外就医。在此期间,不断有人上门骚扰,强迫其放弃信仰。熊文旗被迫二次流离失所。

2001年5月3日,熊文旗在上海杨浦区被非法抓捕后,拒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迫害。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恶警对其進行了长达半年多的非人摧残,直至熊文旗奄奄一息,因怕承担责任,才将其送至医院抢救。杨浦区政保处的恶警毫无人性的叫哮:“哪怕你这次绝食200天,都不会放你出去!”在熊文旗身体稍有恢复时,不法人员便迫不及待地非法判了他四年半,把他关到了提篮桥监狱继续迫害。

目前熊文旗在提篮桥监狱中被隔离,不准任何人探视,一天到晚24小时被绑在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监狱局长来查监,对熊文旗说:“只要你承认法轮功是×教,我马上放人。”熊文旗拒绝放弃自己认识的真理。

2004-11-27: 上海大法弟子熊文旗,现仍在绝食,他曾数次绝食,坚决否定和抵制迫害。每次长达数月,甚至达1年半。

2004-11-22: 提篮桥监狱是一个阴森恐怖却又打着维护人权幌子的百年老监。在这里大法学员遭到了残酷迫害。信仰没有自由,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
熊文齐1999年曾被上海市公安局非法劳教,后绝食成功闯出。2000年第二次入狱被判刑4年,2001年转押至提篮桥,就开始绝食,家人被禁止探监。在2003时恶警逼迫他转化时,他又重新开始绝食。监狱把他绑在床上,大小便也不松开。至今这种情况仍然在继续。他的这种处境,任何有良知的人看了都会落泪。

2002-08-29: 上海大法弟子被恶警野蛮摧残
5~7月份上海警方采取连续跟踪,监视住所,手机监听定位等非法手段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上海所有大法弟子家电话都被监听。恶警采取半夜砸门抄家把大法弟子投入监狱。对大法学员采取洗脑、威吓、车轮战、不许学员睡觉的方法逼问资料来源。上海资料点被恶警破坏,许多大法弟子收不到师父的新经文。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都能用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拒不写所谓的“三书”。部份大法弟子绝食绝水抗议。

大法弟子熊文其在2000年曾被绑架至劳教所,后经过长期绝食抗议,2000年10月冲出魔窟。不到一年后,大法弟子熊文其又被恶警抓捕,非法判刑4年半。熊文其从去年一直绝食绝水抗议至今,每日被绑在床上,野蛮灌食,打点滴,如今被折磨得眼神散乱,骨瘦如柴。

2002-05-25:上海大法弟子熊文旗自2001年5月3日在上海市杨浦区被非法抓捕后,因其坚持正念,拒不配合邪恶,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的恶警对其進行了长达半年多的非人摧残。它们直至见熊文旗奄奄一息,因怕承担责任,才将其送至医院抢救。在熊文旗身体稍有恢复时,恶人便迫不及待地非法判了他四年半,把人关到了提篮桥监狱。可见杨浦、普陀两区的恶警曾一度狼狈为奸,遇事又相互推诿责任。

熊文旗自一开始就不配合一切邪恶的迫害,至今仍然坚持绝食、绝水,目前身体状况极差,危在旦夕;而恶人还在继续强行灌食。

2002-04-27: 上海大法弟子熊文旗和周斌遭严重迫害 呼吁密切关注
熊文旗,男,30岁,大专文化。于2001年5月3日在上海市杨浦区住处被恶警强行带走。在看守所内,他拒不配合一切邪恶的安排,不回答任何问题。明慧网曾在去年有过报导。其家人被告知他每天只能靠强行输液而维持生命(这种情况可能持续到现在)。

2002年1月28日,杨浦检查院枉法“起诉”熊文旗后,杨浦区法院对熊文旗非法判刑4年半,继而熊文旗本人对非法判刑提起上诉。2002年3月5日,在事先没通知任何家人到场的情况下,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直接宣判,现结果不详。

最为可笑的是恶人对他的“指证”主要是:他曾在2000年12月底与法轮功学员切磋交流过并介绍过他绝食抗议迫害的情况(熊文旗曾于2000年5月14日在北京被非法关押,后带回上海,继而被非法劳教2年。他用绝食表示对迫害的抵制,于2000年10月被保外就医,堂堂正正地从劳教所走出来)。

对于这样一个惨遭迫害,现在靠输液而维持生命的大法弟子,我们呼吁国际社会给予人道主义的关注和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7/29185.html

徐汇区 上海交通大学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9-07-10:
上海交通大学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东川路800号
邮编:200240
电话:86-21-54740000

交大领导
姜斯宪 党委书记
秘书 关汉男 新行政楼A410室 电话:021-34206288 移动分机:68036

林忠钦 校长、党委副书记
秘书 王牧之 新行政楼A401室  电话:021-34206510 移动分机:691214

丁奎岭 党委常委、常务副校长
(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所长 零陵路345号 021-54925146 kding@sioc.ac.cn)

范先群 党委副书记
陈国强 党委常委、副校长
黄 震 副校长
张安胜 党委常委、副校长
徐学敏 党委常委、副校长
顾 锋 党委副书记
奚立峰 党委常委、副校长
周 承 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
毛军发 党委常委、副校长
王伟明 党委常委、副校长
吴 旦 校务委员会专职副主任
仰 颐 党委常委、党委组织部部长
胡 昊 党委常委、党委宣传部部长
张卫刚 党委常委、党委统战部部长
吴静怡 副教务长

党政办公室
主任 林立涛 新行政楼A411室 电话:34206501移动分机:63010 Email:ltlin@sjtu.edu.cn
副主任 赵亮 新行政楼A411室 电话:34206645 移动分机:63711
Email:lzhao@sjtu.edu.cn
张逸阳  新行政楼A403室  电话:34206503 移动分机:61711
Email:zhangyy@sjtu.edu.cn
沈丽丹 新行政楼A405室  电话:34207159 移动分机:61120
Email:linda_shen@sjtu.edu.cn
陈中润  新行政楼A410室 电话:34206645 移动分机:61380
Email:chenzhongrun@sjtu.edu.cn

上海交通大学教务处
地址:上海市闵行区东川路800号 新行政楼B306
电话:(021)3420 6409

丁奎岭 常务副校长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1)

上海市杨浦区检查院、负责此案检查员:夏国宝
电话:021-65434292
上检二院:电话:021-56621010
上法二院:电话:021-56700000

辩护方律师: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 褚江律师、黄怡律师
电话:021-62567577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8-01-30: 上海提篮桥监狱酷刑:窄凳罚坐、禁闭室(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30/171386.html

上海提篮桥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种种方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6/98989.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