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金昌市 >> 王淑申(王树申,王淑圣), 男

王淑申(王树申,王淑圣)
王淑申

出生时间: 一九七三年八月八日
个人情况: 原是西安冶金建筑大学的学生,金昌市自办明智辅导学校老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甘肃金昌市广州路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4-2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淑申(王树申,王淑圣) 谢小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4-10: 甘肃金昌公安分局国保冒充李新华骚扰王淑申

2017年3月30日早上,甘肃省金昌市公安局金川分局国保警察冒充李新华骚扰金昌市法轮功学员王淑申。李新华是金昌市公安局国保警察,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一直跟随江泽民集团积极迫害法轮功,几乎迫害过金昌市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与家属都认识他。

2017年3月30日早上,王淑申在家中为学生补课,九点左右听见有人敲门。敲门的是位中年妇女,王淑申不认识,便问:“你找谁?”女人说:“就找你,我们是社区的,找你聊一聊。”王淑申说:“我又不认识你,又什么可聊的。”王淑申没有给开门,一个穿制服的便衣向前恐吓王开门。王问: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身份证、工作证给我看!“在王淑申一再追问下,穿制服的说:我姓”李”。便衣紧接着高声喊:”我叫李新华。“王淑申说:“你叫李新华,李新华化成灰我都认识,冒充谁不好,冒充李新华!你是个骗子!怎么可能给骗子开门。”便衣随后又哄骗王淑申以朋友的身份约个时间聊聊。

王淑申表示不可能与冒充李新华的骗子做朋友;不告诉我你叫什么,姓什么,怎么做朋友!既然做朋友吗,告诉我你家在哪?我去拜访你!冒牌李新华说:那不能说。

参与骚扰的有五六人,骚扰大约持续了一个半小时,王淑申最后没能给学生补课,不得不让学生提前回家。

后来得知冒充李新华的是金川分局国保警察,穿制服的是广州路派出所警察韦万俊。曾在2012年5月12日广州路社区人员李红冒充学生家长,骗开门后,一伙警察闯进去绑架了王淑申夫妇。虽然家人在一审、二审都请了北京维权律师为王淑申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但是王淑申还是被金川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酒泉监狱被酷刑摧残迫害,身体留下多处内伤,出狱一年多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0/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5226.html#174100016-4

2017-04-04: 甘肃金昌国保近期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上午九点左右,甘肃金昌广州路派出所警察配合国保大队三个警察,预谋对法轮功学员王淑申所谓的家访,因警察不出示证件,被拒绝。随后,五名警察又去敲开了地质六队八十多岁法轮功学员石汝珍的家,进屋后又是拍照又是摄像,抄走了一本《明慧周刊》、一本《共产党百年真相》,准备抄走《转法轮》未遂,不让我炼功了,把家里的固定电话号码和子女们联系的电话号码也要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3/甘肃金昌国保近期骚扰法轮功学员-345124.html


2013-09-29: 入监三月被迫害致心脏病 酒泉监狱称“正常”

甘肃金昌市法轮功学员王淑申,被枉判入冤狱仅三个月便被迫害致脱相、心脏病(心脏早搏)。家属向狱政科索取体检单遭狱方阻挠。

酒泉监狱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采取各种酷刑折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包括罚站,熬鹰,禁闭,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迫害等等。

金昌市法轮功学员王淑申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被劫持到酒泉监狱。六月二十八日,家属接到酒泉监狱通知王淑申被关押在四监区。家人在接到通知不到两周的时间去接见,发现人已被迫害的脱相,脸发黑,人已黑瘦黑瘦的,手脚都肿了,还时不时的咳嗽,接见时身后还有两个包夹看管。王淑申一到四监区就由六个包夹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减少睡眠时间,罚站,监控他的一举一动。

会见结束后,家属非常担忧王淑申的处境,前往狱政科了解详情。一王姓科员接待了家属,他表示这些现象是“正常”的。所有的人在入监队都要进行“军训”,是“训练”造成的。家属质问“军训”难道还包括罚站,剥夺睡眠吗?此人无言以对,便搬出监狱规定“不会虐待被监管人员,不会做违法的事情”搪塞家属。

七月十日,家属二次去监狱要求探视王淑申,监狱以不满三十天为由,不让见人,家属无奈返回。

九月十一日,家属再次来到酒泉监狱,却在接见前被找谈话,目的是不能与王淑申谈有关“法轮功”等敏感词,否则切断通话,结束接见。家属接见时,通话是全程监听和录音的。并告知家属王淑申才转入十三分区监区(所谓严管分区)大概6天,体检过一次,一切正常。

王淑申入监的几个月内进行了三次体检,监狱谎称身体一切正常。其实据一名刑满释放人员透露,王淑申在7-8月份被禁闭长达两个多月,刚从禁闭室出来转入严管分区。禁闭期间还遭受包夹的迫害,剥夺睡眠,最终造成心脏病。

王淑申王树申),男,一九七三年八月八日出生,原是西安冶金建筑大学的学生,成绩优异,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明白了“真、善、忍”法理的内涵和人生的意义。然而,却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剥夺了研究生资格和就业的机会。二零零零年,王淑申通过了本校研究生入学考试。在面试时,面试人提出了变异的选择:放弃法轮功就可以读研究生,而且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王淑申表示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做好人更没有错。就这样,王淑申失去了读研究生的机会。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本在西安打工的王淑申被甘肃金昌市国安特务绑架到金昌市,后来被劫持到兰州市平安台劳教所迫害两年。

二零零五年为维持生计,王淑申创办了中小学生的课程辅导班,名为明智辅导班,收费低廉,辅导效果却很好。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十一时左右,金昌市国保支队恶警李新华,金川分局恶警李叙和、贾德兰、广州路派出所恶警李玉俊、李生云等十几人,伙同社区人员李红(女)骗开了门。恶警、便衣非法抄家,王淑申上完课回家后,发现家中有十几名恶人,王淑申质问恶人非法闯入民宅乱翻东西。随后恶警绑架了王淑申和妻子谢小芳,家中只有一五岁男孩,并把家中王淑申用于办学用的电脑、打印机、复印纸以及电脑中储存的语文、化学辅导材料抢劫一空。

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金川区法院非法庭审,两位北京律师做了无罪辩护。三月六日,金川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李叙和跟踪律师,企图骚扰律师。三月七日早晨庭审前,律师被谈话,金川区法院领导及法官李永东向律师施压,干扰律师做无罪辩护。三月二十五日,区法院枉判王淑申三年六个月。

王淑申不服一审判决向金昌市中级法院上诉,家属继续聘请了北京律师参与诉讼,家属和律师两次书面向法院申请公开庭审,但审判长徐兴,审判员狄培明,刘维亮惧怕民众了解真相,不敢公开庭审,暗箱操作。六月五日,金昌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裁定书六月十二日才送达本人,六月十四清晨六点多王淑申便被劫持到酒泉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9/入监三月被迫害致心脏病-酒泉监狱称“正常”-280450.html

2013-05-20: 请金昌父老乡亲关注优秀教师王树申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0/请金昌父老乡亲关注优秀教师王树申的遭遇-274251.html

2013-03-23: 律师为甘肃教师做无罪辩护 法庭人员频拭汗

甘肃省金昌市明智辅导班创办人及教师、法轮功学员王淑申,二零一二年五月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后,金川区公检法机构互相勾结,以王淑申修炼法轮功为由,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对他進行非法庭审,图谋判刑迫害。两位北京律师为王淑申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

金川区法院小动作不断

在非法开庭前后,金川区法院進行了一系列小动作,充分显示所谓开庭只不过是在金川区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控制之下的一个装门面的把戏。

如法庭人员安排了大量的不相关人员旁听,甚至法院的保洁员都坐在旁听席中,却不许王淑申的妻子旁听,为了装样子,他们让王淑申的高龄父母旁听,因为两位老人都耳背。

在开庭前,法官私下叫律师不要辩护的太厉害,以免令他们下不了台。他们还在律师使用的麦克风上做了手脚,当律师辩护时,麦克风声音忽高忽低,有时完全听不清。

律师没有理睬法官的无理“建议”,为王淑申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指出王淑申修炼法轮功无罪,“真善忍”是全人类公认的普世价值观,推广神韵晚会没错,神韵晚会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检察院的所谓公诉人难以应对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紧张的频频拭汗。

据悉,法庭原本仅打算四十分钟就结束庭审,结果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目前此案处于所谓合议阶段。

金川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王淑申的过程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下午,金川区法院审判员李永东通知王淑申亲属,只允许王淑申的父亲一人参加旁听,遭到亲属强烈的抗议,王淑申的妻子谢小芳提出旁听请求,李永东表示不能做主,需请示领导。

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上午九点,甘肃金昌市金川区法院非法对法轮功学员王淑申开庭,金川区法院的法警不到八点就把王淑申偷偷押到金川区法院,国保大队早早就進入了高度戒备状态,法院旁边的牛肉面馆内坐满了吃饭的警察,桂林路、滨河路、新华路、广州路派出所的警察被分成几组,有的穿便衣,有的穿警服,分别被安排在法院前延安路两边的楼房内,大约有八十、九十人,一男一女交警专门查停在延安路两边车中驾驶员的证件。

在现场还有桂林路派出所的马某、滨河路派出所的韩某、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永生、市公安局侦查处处长胡忠山、金昌市信访处的刘斌(女),他们在肆意的给法院外等待参加旁听的市民摄像,政法委、安全局、司法局也都来了人。

法院门前楼梯下早早围起了警戒线,楼梯上堂而皇之的架起了两部摄像机,有两个人不停的给法院外的市民摄像。路过法院的许多市民纷纷打听到底法院给谁开庭?怎么大的阵势,当得知是给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而且有来自北京的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也都想看个究竟,当得知法院标榜公开庭审却又不让人旁听时,都议论纷纷,急得假装成市民的便衣们,左顾右盼,东走西窜,总想获取一些他们认为有用的信息。

王淑申亲属到法院后,再次要求领取旁听证,刑事庭庭长严天平让王淑申的父母進去旁听,王淑申母亲说:“我耳朵不太好,让我儿媳妇進去。”严天平立即说:“定好了谁進就是谁進,不能换,否则老太太也别進去旁听了。法庭非法剥夺了谢小芳及其他亲属的旁听权,而俩位老人都耳背。

据了解,法院发放旁听证是根据政法委“六一零”和安全局拟定的名单,名单上有的就发给旁听证,名单上没有的就不发,至于只让王淑申的父母亲参加旁听也是上面定下的,法院根本没有自主决定权,那么多馀的旁听证自然是发给了“六一零”和安全局安排的人员了。

参与非法开庭的法庭人员有:审判长程光,审判员:俞志斌、李永东,书记员沈勤学,金川区检察院赵凯等三人。而旁听席中几乎坐满了人,除了王淑申的父母外,其馀全是政法委、“六一零”安排的年轻的便衣,金川分局国保大队的贾得兰、李庭琴也在其中,甚至连区法院的保洁员都被安排到旁听席中。

王淑申辩护的是两位北京律师。非法庭审开始前,法院人员就要求律师不要说与政策有关的问题,不能演讲,不要说不该说的话,只能就事论事,又私底下跟律师说:“你们不要辩的太厉害,得给我们留点面子。”

在非法庭审开始后,审判长程光就气势汹汹的问王淑申:“你一直拒绝签字,你能拒绝服刑吗?”王淑申回答:“我拒绝签字有两个原因,一是对法轮功的定性不符合事实。”程光打断说:“定性问题不是你说的。” 王淑申接着说:“二是因为办案单位违法,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有五个不认识的人在我家翻箱倒柜,我问他们是谁?他们说是警察,我让他们出示搜查件,他们没有出示,我让他们出去,并警告他们这是违法的行为,他们才出示警察证,并强行把我背铐起来,继续搜查,直到下午四点多,才把搜查证拿来,我拒绝签字,警察就举着搜查证摄像,想以此证明他们的行为合法。”

律师辩护说:“请审判长注意自己的言行,我的当事人还未判刑,怎么能说服刑呢?”程光一言不发。律师说:“我的当事人拒绝签字,因为办案人员办案程序违法。”公诉人赵凯说:“广州路派出所警察和所长李玉俊到王淑申家例行走访。”律师辩护说:“例行走访本身就是违法,这样公民根本没有安全感。”

進入所谓证据质证阶段,检察院人员赵凯让人把电脑、打印机、扫瞄仪、订书机、书籍、《明慧周刊》等摆在庭上,说提取了王淑申的电脑上明慧网的记录一百九十多次,《明慧周刊》由兰州警察技术学校進行了监定,是王淑申的打印机打印的。

律师辩护说:“我的当事人是法轮功学员,这些书和资料是他学习用的,属于当事人的合法财产,并没有违反法律,应该归还给我的当事人。”律师还对公诉人提供的所谓技术监定提出质疑,认为作为证据的资料,其性质也未监定。公诉人赵凯开始紧张的不停擦汗。

律师指出,公诉人出示的证据宣传品的内容,比如《转法轮》、《转法轮法解》、《法轮佛法》等,都是叫人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做一个好人的,当然没有甚么违法之处,更不会破坏甚么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是我的当事人为了向他人推荐、介绍法轮功、讲的法轮功的好处,“真善忍”这是全人类公认的普世价值观。关于“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中国共产党亡”,等口号,从法律层面看,也没有任何法律禁止,也没有法律规定喊这样的口号是违法的,而且是一种天然的权利。至于神韵晚会和新唐人电视节目光盘等歌舞节目,是由法轮功学员编导和演出的,但他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律师还根据《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宪法《刑法》等条款,指出: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基本人权,国家机关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应该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律师最后说,本案程序违法,证据不足,事实不清,起诉书中的罪名不成立,希望法庭人员能本着良知和道德,本着对历史负责的精神,以高度的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来维护社会正义,做出正确的选择,还本案被告人一个清白,无罪释放。

非法庭审大约在十一左右结束,整个非法庭审过程中,审判长和公诉人多次打断律师的辩护,而且他们还在律师使用的麦克风上做了手脚,当律师辩护时,麦克风声音忽高忽低,有时完全听不清。

据悉,法庭原打算四十分钟就草草结束非法庭审,结果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非法庭审结束后,警察害怕在法院门前的金昌市民看见王淑申,悄悄将王淑申从法院后门送走。

王树申遭迫害情况简述

王树申,一九七三年八月八日出生,原是西安冶金建筑大学的学生,成绩优异,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明白了“真、善、忍”法理的一些内涵和人生的意义。然而,就是因为信仰“真、善、忍”,中共剥夺了王树申的研究生资格和就业的机会。二零零零年,王树申通过了本校研究生入学考试。在面试时,面试人提出了变异的选择:放弃法轮功就可以读研究生,而且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王树申表示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做好人更没有错。就这样,王树申失去了读研究生的机会。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本在西安打工的王树申被甘肃金昌市国安特务绑架到金昌市,后来被劫持到兰州市平安台劳教所迫害两年。

为维持生计,王树申于二零零五年创立了中小学生的课程辅导班,名为明智辅导班,收费低廉,辅导效果却很好。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十一时左右,金昌市国保支队恶警李新华,金川分局恶警李叙和、贾德兰、广州路派出所恶警韦万俊等十几人,伙同社区人员李红(女)骗开了门。恶警、便衣非法抄家,王树申上完课回家后,发现家中有十几名恶人,王树申质问恶人非法闯入民宅乱翻东西。随后恶警绑架了王树申和妻子谢小芳,家中只有一五岁男孩,并把家中王树申用于办学用的电脑、打印机、复印纸以及电脑中储存的语文、化学辅导材料抢劫一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3/律师为甘肃教师做无罪辩护-法庭人员频拭汗-271277.html

2013-03-17: 甘肃金昌市王淑申遭非法庭审 妻子被剥夺旁听权

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甘肃金昌市金川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王淑申,因惧怕非法行径被民众知晓,阻碍干扰家属旁听。三月五日,法院通知仅允许王淑申的父亲旁听,其妻谢小芳向法官李永东提出旁听请求,李永东表示不能做主,需请示领导。刑庭庭长严天平对家属的要求也以各种理由搪塞。

七日上午庭审时,法庭非法剥夺了谢小芳及其他亲属的旁听权,仅允许王淑申的父母旁听,而俩老人都耳背。目前案件处于所谓合议阶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7/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1028.html

2013-03-04: 甘肃金昌市金川区法院欲于三月七日上午九点半非法庭审王树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4/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70610.html

2013-01-24: 甘肃省金昌市法轮功学员王树申,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金昌市看守所已八个多月,面临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4/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8157.html

2012-06-25: 甘肃金昌教师被警察绑架 婆媳要人遭粗暴对待
甘肃金昌市中小学课程辅导班教师王树申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被警察绑架,妻子谢小芳当天也被绑架,后被放回。王树申的妻子和母亲找警察要人,警察互相推诿,婆媳并被警察粗暴对待。

甘肃金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伙同金昌市金川区广州路派出所警察,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树申老师时,王树申的父母正在山东老家休养,恶警们居然无理的将俩位老人在金昌的家也抄了,金昌市金川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叙和还要求亲属通知王树申的父母赶紧回金昌,他们要進行所谓的“调查”。

王树申的母亲赶回金昌后,立即去到金川公安分局广州路派出所要人,结果所长李玉俊说:“我做不了主,你到分局找国保大队李叙和,找市局李新华去。”接下来的日子里,王树申母亲与王树申妻子婆媳俩个几乎天天到金川公安分局寻访,结果所有相关的警察、局长全部躲避、推诿。

王树申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被从家中绑架,并非法关押在金昌市看守所,至今已一个多月了,不允许家属见面或探视,家人非常担心他的人身安全。

夫妻遭恶警绑架 家中只有一五岁孩子

王树申,原是西安冶金建筑大学的学生,成绩优异,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明白了“真、善、忍”法理的一些内涵和人生的意义。然而,就是因为信仰“真、善、忍”,中共剥夺了王树申的研究生资格和就业的机会。二零零零年,王树申通过了本校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在面试时,面试人提出了不公正的选择:放弃法轮功就可以读研究生,而且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王树申表示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做好人更没有错。就这样,王树申失去了读研究生的机会。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本在西安打工的王树申被甘肃金昌市国安特务绑架到金昌市,后来被劫持到兰州市平安台劳教所迫害两年。

二零零五年,王树申为维持生计,创立了中小学生的课程辅导班,取名叫明智辅导班。在办班期间,始终坚持较低的收费标准,辅导效果好,成绩比较突出。

在二零零九年的金川公司职工子女招工考试中,他办的辅导班成绩较好。二零一零年有六十二人被录取,二零一一年又有八十几人被录取。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十一时左右,金昌市国保支队恶警李新华,金川分局恶警李叙和、贾德兰、广州路派出所恶警韦万俊等十几人,伙同社区人员李红(女)骗开了门。恶警、便衣非法抄家,王树申上完课回家后,发现家中有十几名恶人,王树申质问恶人非法闯入民宅乱翻东西。随后恶警绑架了王树申和妻子谢小芳,家中只有一五岁男孩,并把家中王树申用于办学用的电脑、打印机、复印纸以及电脑中储存的语文、化学辅导材料抢劫一空。

王树申和妻子谢小芳被绑架到广州路派出所后,恶警又强迫谢小芳于晚上到王树申父母家(因其父母去山东老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谢小芳于半夜一点多回家,而王树申却被非法劫持到金昌看守所迫害。

快七十岁的母亲公安分局要人被推伤

为了营救亲人,王树申的母亲赶回金昌后,立即去到金川公安分局广州路派出所要人,结果所长李玉俊说:“我做不了主,你到分局找国保大队李叙和,找市局李新华去。”当王树申家人质问:“为甚么他们在老人居家无人时,非法闯入抄家?”李玉俊回答声称:“我们是依法办案、合法搜查”,而且说:“如果你觉得我们违法,你可以到检察院去告我们。”

五月二十三日下午,王树申母亲和亲属又到金川分局国保大队找队长李叙和要人,王母站在办公室门口质问李叙和:“我儿子被你绑架到甚么地方去了?他没干坏事?你们快点放人?”李叙和发现是王树申的母亲,起身准备溜走,一边说:“我不跟你说”,一边推搡王母,老人被推的倒退两步,跌坐在沙发上,致使王母左腿膝盖扭伤,走路一颠一颠的,无法追上李叙和。

接着老人又想找局长,结果被值班女警推诿到信访办公室,当老人再次找到李叙和时,李叙和已在办公室架起摄像机,完全变了一副嘴脸,和和气气的说:“老大娘,是你主动来找我们的,不是我叫你来找我的,老人说:“我在山东,不是你叫我来找你的,是谁叫的?你们这些穿着警服的大骗子!”

这时办公室里的俩位女警(李庭琴、某某苹)拿着手机给同去的亲属拍照,并威胁要以“扰乱办公秩序罪拘留她们,来几个拘留几个!”亲属们问:“在老人不在家的情况下,入室搜查是否合法?”李叙和声称,“无论人是否在家,入室搜查都是合法的,无需出示任何手续。”

相关警察、局长全部躲避、推诿

接下来的日子里,婆媳俩个几乎天天到金川公安分局寻访,结果所有相关的警察、局长全部躲避、推诿。

六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半左右,王树申的妻子谢小芳又到金昌市公安局找国保处的李新华问情况,一進楼门,值班室的女警拦住问找谁,谢小芳说找李新华,值班人说李新华不在,让谢小芳先与李新华联系,谢小芳说我上次来过,我没有李新华的手机号。值班人员接着说:“李新华出差了”,又问胡忠山在办公室不?值班室人说,胡处长休年休假了,也没来上班。正在这时,谢小芳看见金川分局国保大队指导员贾得兰和李庭琴出现在大厅,不一会看见李新华拿来几张纸走到贾得兰旁边,把纸递给李廷琴后准备离开,谢小芳赶紧跟了过去说:“李新华,我问你,你把我丈夫绑架走,关押了一个多月了,你得给个说法,要不然就赶紧放人”。李新华一边逃走,一边说:“你不要来找我,派出所会给你答覆。”谢小芳说:“你们警察别踢皮球,我到派出所去问,派出所让我来找你们,你们总是躲着不见面,今天见着了,你又让我去找派出所,我就找你问。”

李新华掉头就往楼上逃走。谢小芳紧随其后,李新华从一楼到三楼,又通过走廊从另一端楼梯口下到二楼,又到四楼横穿走廊,从另一端楼梯口下楼,如此反覆好几趟,谢小芳一直追问公安非法搜查,绑架,迫害好人。李新华说:“怎么说非法搜查,你都签字了。”

谢小芳说:“你们把我们夫妻俩绑架到派出所,从下午三点多直到晚上十二点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还威逼利诱,晚上十二点多还不让我回家,我惦记我的孩子,是你们逼我签字的,我说我不签的时候,你们的国保大队长李叙和还站到我跟前想打我呢!我一个柔弱的妇女,被你们一帮恶警轮番审讯,恐吓。李叙和说一会可以让你回家,但你必须配合我们的工作,该签的字得签上,若你的态度好,我们会在合适的时候给你丈夫取保候审,让他早点回家。”

李新华走到三楼挂有“国保处处长”办公室门口,谢小芳看见此办公室坐着胡忠山,就進来办公室,李新华趁机溜走了。谢小芳就对胡忠山说:“我是王树申的妻子,来问问我丈夫的事,他没有做坏事,你们甚么时候放人?”

胡忠山说:“我们依法办事,跟你说过了,你再别来了。”

谢说:“你们抓好人不对,赶快放人”。胡忠山说:“你是好人吗?”正说着话,胡忠山的手机响了,他一边接电话,一边挥手示意谢小芳先出去。谢小芳就走出办公室,想继续找李新华,看见胡忠山办公室紧挨着的门开着,谢小芳就進去了,这间办公室没挂牌子,里面有五六台电脑,一个便衣和一个穿警服的警察分别坐在各自的电脑前,谢小芳认出这个便衣就是参与抄家的警察,就说:“原来你在这里,那便衣说:“是的,你干甚么?”另一个警察高声说:“快出去,这里不能随便進。”谢小芳说:“我和他说完话就走。“这时,李新华冷不丁冲進来,把谢小芳狠狠的一把推到门外,人差点栽倒在地,胡忠山也凑过来,恶狠狠的说:“你想干啥,这里你想進就進吗?”谢小芳说:“不让進你说就行了,干吗要动手?”李新华指着谢小芳的鼻子说:“你小心一点,再别到这儿来!”谢小芳说:“你们抓好人,我该来的时候就来。”胡忠山和李新华继续威胁谢小芳,这时上来一个姓宋的女警察,是信访办公室主任,对谢小芳说:“别吵了,回去吧,走,我带你下楼!”谢小芳说,我也想好好说,但他们先动手,我能不激动吗?我不吵就要被他们打死了。女警边劝边拉着谢下楼了。

妻子被副局长打耳光嘴出血

六月十五日下午四点左右,王树申的母亲和妻子谢小芳再到金昌市公安局找国保处李新华、尚克武、胡忠山等,要他们释放王树申。婆媳到了三楼找人,但“国保处处长”办公室没人,对面副局长办公室坐着副局长和另外一个人,他们说:“你找谁?”谢小芳说:“我找国保处处长胡忠山”。那副局长答:“国保处处长姓尚”。谢说:“姓尚吗?不是叫胡忠山吗?”副局长答:“没人,不在。”王的母亲说咱们到其他办公室看看,国保处办公室隔壁的警察说:李新华在五楼。谢说咱们先看这层楼。

婆媳俩往楼道另一头走,有个写着“国保处副处长”的牌子的办公室门开着,里面坐着一个穿便衣的警察。王的母亲见此人眼熟,就问这人,你认识我吗?那人说:“不认识”。老人说,我以前在十九区当治安员时见过你,你姓张。我是王树申的妈,李新华这伙人把我儿子绑架走了一个多月,我来找他。你说说我老太太上哪里去找他,他到底在几楼。张永生说:“他不在,你别找了”。老人说,我儿子没干坏事,一不偷,二不抢,也不杀人放火,不打人,不骂人,你们抓好人不应该,快把人放出来。张永生不爱听,陪着笑脸对老人说:“你不要说了,快回家做饭去吧”。边说边动手把坐在沙发的老人拽起来。

谢小芳连忙起身说:“你干吗?她一个快七十岁的老人了,你别把她拉伤了,若有闪失,你负得起责任吗?”张永生这才藉口倒水喝,走过去拿杯子喝水,坐在办公桌旁。老人给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也不接茬,嘴里一直不停的说这污蔑法轮功。老人耳朵有点背,有的听不清,老人劝他不要胡说,并告诉他,最近永昌有一个公安部门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李国玉遭报应了,快成植物人了。谢小芳在一旁也插话说,老人说的都是实话,你可以不理解(法轮功)不相信,但你说话可要注意点,说不好的话对你自己也没有好处!

张永生一听这话,从凳子上跳起来,手指着谢小芳,冲到跟前,气急败坏的说:“你再敢说我揍你!”抬手给谢小芳一记耳光,并连推带搡要把谢赶出办公室,谢小芳一摸嘴,手上全是血。就说:“警察就可以随便的打人吗?我不出去。”张永生硬拽着把谢小芳从沙发拖到地上,手推脚踢的把人推出办公室。这时婆婆赶紧起来拉住张永生说:“不能打人,打人犯法”。张永生说:“她就该打,她太坏了,打的就是她”。

这时,一楼值班室的女警也来了,谢小芳说:“他打人,我们找局长去。女警把倒在地上的谢小芳拉起来说:“走吧,先下楼,找说理的地方去!”张永生还吹胡子瞪眼,手指着谢恶狠狠的说:“你小心着点,我要把你丈夫狠狠的收拾!”谢说:“你敢,你光天化日之下打人,还要公报私仇,真是无法无天了!”张永生锁上办公室的门,扬长而去。婆媳俩个执意要找三楼的国保处处长办公室对面的副局长,但值班的女警提高了嗓门说:“你们也太不听话了,让你们上信访办公室,你们就走吧,再别犟了。”

于是,婆媳俩个随值班女警来到了一楼,但信访办公室没人,值班女警又上楼一趟说是找别人答覆,让婆媳俩在值班室等一会,谢小芳在值班室看见三个穿着便衣的男警察坐在沙发上,就过去坐下,其中一个说:“你怎么了,这是我们市局王处长,你可以给他说一说”。谢当时嘴还在流血,就哭着说:“警察随便打人,把我的嘴打流血了,这就是你们市公安局张永生打的,太无法无天了。这个王处长就对谢小芳破口大骂。谢小芳说:“我们老百姓做好人没有错,来找警察,警察又乱打人,太黑暗了,没有我说话的地方。”眼泪刷刷的往下流。这个王处长一看谢小芳哭的不停,就缓和态度说:“你反映问题不应该带情绪吧,换位思考你受得了吗,不管是谁,打人肯定是不对的。现在五点来钟了,信访的人办事不回来了,你们星期一来吧,找信访给你一个答覆。”

谢当天嘴受伤了吃不了饭,知道他们恶警会耍赖,就去医院检查并保留相关证据,决定星期一再找信访办公室。

星期一以后的日子,所有的相关肇事警察、迫害责任人都躲避不见。

张永生:男,约五十岁,原金昌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负责人,现任金昌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国保处、出入境管理。手机号码:13909459598。

胡忠山:金昌市公安局反恐支队支队长 8396105 13993565707

尚克武:金昌市公安局国保处处长,永昌人,其妹在永昌县医院工作。

李新华:金昌市公安局国保处副处长(此人自九九年开始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5/甘肃金昌教师被警察绑架-婆媳要人遭粗暴对待-259350.html

2012-05-30: 甘肃金昌市恶警绑架王树申 推伤其母
甘肃金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伙同金昌市金川区广州路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树申老师时,王树申的父母正在山东老家休养,恶警们居然无理的将俩位老人在金昌的家也抄了,金昌市金川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叙和还要求亲属通知王树申的父母赶紧回金昌,他们要進行所谓的“调查”。

王树申的母亲赶回金昌后,立即去到金川公安分局广州路派出所要人,结果所长李玉俊说:“我做不了主,你到分局找国保大队李叙和,找市局李新华去。”当王树申家人质问:“为甚么他们在老人居家无人时,非法闯入抄家?”李玉俊回答声称:“我们是依法办案、合法搜查”,而且说:“如果你觉得我们违法,你可以到检察院去告我们。”

5月23日下午,王树申母亲和亲属又到金川分局国保大队找队长李叙和要人,王母站在办公室门口质问李叙和:“我儿子被你绑架到甚么地方去了?他没干坏事?你们快点放人?”李叙和发现是王树申的母亲,起身准备溜走,一边说:“我不跟你说”,一边推搡王母,老人被推的倒退两步,跌坐在沙发上,致使王母左腿膝盖扭伤,走路一颠一颠的,无法追上李叙和。

王母膝盖受伤

接着老人又想找局长,结果被值班女警推诿到信访办公室,当老人再次找到李叙和时,李叙和已在办公室架起摄像机,完全变了一副嘴脸,和和气气的说:“老大娘,是你主动来找我们的,不是我叫你来找我的,老人说:“我在山东,不是你叫我来找你的,是谁叫的?你们这些穿着警服的大骗子!”

这时办公室里的俩位女警(李庭琴、某某苹)拿着手机给同去的亲属拍照,并威胁要以“扰乱办公次序罪拘留她们,来几个拘留几个!”亲属们问:“在老人不在家的情况下,入室搜查是否合法?”李叙和声称,“无论人是否在家,入室搜查都是合法的,无需出示任何手续。”

王树申,原是西安冶金建筑大学的学生,学习优异,修炼法轮大法后, 他明白了“真、善、忍”法理的一些内含和人生的意义。然而,就是因为信仰“真、善、忍”,中共剥夺了王树申的研究生资格和就业的机会。二零零五年,王树申为维持生计,创立了中小学生的课程辅导班,取名叫明智辅导班。在办班期间,始终坚持较低的收费标准,辅导效果好,成绩比较突出。在二零零九年的金川公 司职工子女招工考试中,他办的辅导班成绩较好。二零一零年有六十二人被录取,二零一一年又有八十几人被录取。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十一时左右,金昌市国保,金川分局恶警李新华、李叙和、贾德兰、韦姓恶警等十几人,伙同社区人员李红(女)骗开了门。恶警、便衣非法抄家,王树申上完课回家后,发现家中有十几名恶人,王树申质问恶人非法闯入民宅乱翻东西。随后恶警绑架了王树申和妻子谢小芳,家中只有一五岁男孩,并把家中王树申用于办学用的电脑、打印机、复印纸以及电脑中储存的语文、化学辅导材料抢劫一空。谢小芳于凌晨一点多回家,而王树申却被非法劫持到金昌看守所迫害。

当辅导班的学生知道他们可敬的王老师被非法关押后,都非常气愤,大骂恶警不做好事,只会祸害好人,不仅祸害了王老师,还祸害了我们,我们的考试怎么办?

甘肃金昌近期连续发生几起不法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五月十九日中午一点,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李玉珍被广州路派出所不法警察和人员抄家后绑架,当日下午七点被劫持到金昌市永昌县非法拘留。金川集团冶炼厂职工马志强在工作地点被绑架,被非法拘留,目前已回家。法轮功学员高吉银、王玉红夫妇被工人新村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随后高吉银被劫持到金川集团公司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王玉红被劫持到永昌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目前已经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30/甘肃金昌市恶警绑架王树申-推伤其母-258256.html

2012-05-24: 甘肃金昌王树申信仰真善忍遭绑架 家人堪忧
在中共近十年的迫害中,甘肃金昌大法弟子王树申不仅失去了学业,也失去了就业的机会,曾多次被非法拘留、劳教。王树申勤勤恳恳自办的辅导班也被恶人强制停课,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王树申和妻子谢小芳被金昌市国保恶警绑架到金昌看守所。家人不知王树申近况,忧心如焚。

王树申,原是西安冶金建筑大学的学生,学习优异,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明白了“真、善、忍”法理的一些内含和人生的意义。然而,就是因为信仰“真、善、忍”,中共剥夺了王树申的研究生资格和就业的机会。二零零五年,王树申自己为维持生计,创立了中小学生的课程辅导班,取名叫明智辅导班。在办班期间,始终坚持较低的收费标准,辅导效果好,成绩比较突出。在二零零九年的金川公司职工子女招工考试中,他办的辅导班成绩较好。二零一零年有六十二人被录取,二零一一年又有八十几人被录取。

二零一二年二月份,王树申就又开始办辅导班。然而,就在王树申孜孜不倦传授知识时,邪恶之徒不间断的骚扰,便衣特务假借学生家长的身份骚扰,甚至有人还问“明智”与“明慧”有何必然的联系等等。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十一时左右,金昌市国保,金川分局恶警李新华、李叙和、贾德兰、韦姓恶警等十几人,伙同社区人员李红(女)骗开了门。恶警、便衣非法抄家,王树申上完课回家后,发现家中有十几名恶人,王树申质问恶人非法闯入民宅乱翻东西。恶警将王树申摁倒,戴上背铐。

下午三点多钟,恶警绑架了王树申和妻子谢小芳,家中只有一五岁男孩,并把家中王树申用于办学用的电脑、打印机、复印纸以及电脑中储存的语文、化学辅导材料抢劫一空。恶警非法抄家后,还不罢休,于当天下跑到辅导班進行骚扰,企图为迫害王树申罗织罪名。

王树申和妻子谢小芳被绑架到广州路派出所后,恶警又强迫谢小芳于晚上到王树申父母家(因其父母去山东老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谢小芳于凌晨一点多回家,而王树申却被非法劫持到金昌看守所迫害。当辅导班的学生知道他们可敬的王老师被非法关押后,都非常气愤,大骂恶警不做好事,只会祸害好人,不仅祸害了王老师,还祸害了我们,我们的考试怎么办?

现如今家人没有一点王树申的消息很着急,辅导班学生也正急切的等待正直善良的王老师回来。

失去学业

一九九九年的黑色七月,中共的血腥迫害开始了。王树申進京上访,做了一名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二零零零年,王树申通过了本校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在面试时,面试人提出了不公正的选择:放弃法轮功就可以读研究生,而且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王树申表示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做好人更没有错。负责面试的考官说:你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就这样,王树申失去了读研究生的机会。

非法拘留、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本在西安打工的王树申被甘肃金昌市国安特务绑架到金昌市,秘密关押在安全局地下室,吊铐严刑拷打迫害。近一个月后,家人费尽周折才得知其情况,到安全局要人,恶人知其恶行败露,于十一月十三日,才将王树申转入金昌市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恶人非法劳教了包括王树申在内的十二名大法弟子。恶警孟家贤等人把大法弟子劫持到兰州市平安台劳教所進一步迫害。

在劳教所,王树申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魏京华是一大队的恶警,他参与迫害王树申的手段极其卑劣。王树申被铐在高低床上,两手拉开,迫害了五六天,不让睡觉逼迫转化。王树申曾绝食抗议迫害被关禁闭,出来后明显的白衬衣上血迹斑斑。两年后,王树申回家了。

又遭绑架

劳教回来后十天左右,王树申再次被绑架。恶警伙同社区一杨姓主任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骗开家门将其绑架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月之久。期间,王树申母亲到金川区六一零头目处要儿子,王树申母亲当时说:“如果继续非法关押,我就到市政府门口喊冤。”就这样王树申终于被营救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4/甘肃金昌王树申信仰真善忍遭绑架-家人堪忧-258019.html

2012-05-22: 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李玉珍等被绑架

甘肃金昌近期连续发生几起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中午一点,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李玉珍被广州路派出所不法警察和人员抄家后绑架,当日下午七点被劫持到金昌市永昌县非法拘留。
金昌市自办明智辅导学校老师王淑申因受陆军牵连,被广州路派出所警察抄家、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金昌市看守所。
金川集团冶炼厂职工马志强在工作地点被绑架,被非法拘留,目前已回家。
金昌市法轮功学员高吉银、王玉红夫妇被工人新村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随后高吉银被劫持到金川集团公司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王玉红被劫持到永昌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目前已经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2/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57879.html

2012-05-15: 甘肃省金昌市近期发生三起绑架案
...2012年5月12号中午11点,广州路派出所恶警非法闯進大法弟子王树申家,绑架大法弟子王树申、谢小芳夫妇,下午3-4点,夫妇俩被劫持到广州路派出所,非法抄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数本大法书籍。晚上恶警又胁迫大法弟子谢小芳到其公婆家非法抄家(公婆回山东老家),抄走数本大法书籍。谢小芳于凌晨1点回家,而王树申却被非法劫持到金昌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5/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一)-257575.html

2002-06-08: 金昌区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名单:
路凤兰:1年半
陈里高:1年半
郭群英:1年半
李桂英:2年
李德:1年半
朱兰秀:2年
何炳英:2年
赵月琴:1年
侯有香:2年
杨成美:2年
王树华:2年
王某:2年
宋蔼玲:1年半
雷占香:1年半
刘桂花:1年
老吴:1年
赵淑莲:1年
小白:2年
侯有芳:1年
牛晓琴:2年
付桂琴:1年
马永军:1年
郝军:2年
李波:1年
王树昆:1年半
王淑圣:2年

2001-02-05: 金昌市大法弟子王淑申参加2000届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成绩已超过录取标准。在面试中被问及对法轮大法的认识,并要他诬陷师父和大法时,被王淑申拒绝。在面对是要大法还是上研究生的选择中,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大法,因此未被录取。2000年5月,他進京为大法蒙冤之事上访,被押送回金昌市拘留15天,邪恶势力还非法罚其父母5000元。其后他去西安打工,给金昌市的朋友写了两封信介绍大法,此信后被金昌公安抄出。甘肃省安全局于11月派人去西安秘密抓捕了他,并押回金昌市判两年劳教。于春节前将他送往兰州1号劳教所劳动。

金昌市联系资料(区号: 935)

2018-10-18: 金昌市金川区司法局
地址:宝运巷区统办2号楼7楼

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司法局社区矫正办公室 李建忠 电话:0935-8328348
金川路司法所 所长 赵文天 电话:8312523

2017-10-24: 甘肃省金昌市金川集团生活公司经理王瑞生13830597779

2017-10-16: 甘肃金昌龙首分局:
电话(区号0935)
国保大队:
代宝吉13830566862、09358811323宅 09358336258(警号041025)
安来寅13830576942宅09358230469(警号041042)
王群13519466070宅 09358229112
金昌市武威路派出所:0935-8812785
法制科:科长王艳0935-8811636(警号041016)
田昆山 8811651宅8335678、13830579915
王玉春 8811578宅8215466、13830589516
史万荣 8811651宅8227557、13830598503
高春霞 8811578宅8215143、15101912291
刘长江 8825547宅8219887、13389453458
马 军 8825547宅8222570、13884516108
毛 坤 8825357宅8336960、13830585061
马保国 8811259宅8217185、13909452887
王 林 8811343宅8219020、13830598971
姚 云 8811343宅8216632、13993578930(610成员)
代宝吉 8811323宅8336258、13830566862(610成员)
王 群 8811636宅8229112、13519456070(国保科成员)
安来寅 8828651宅8230469、13830576942(国保科成员)
代长军 8811636宅8217167、13830566858(参与洗脑班)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935)

2013-05-07: 甘肃省金昌市法官狂言:应该往死里判才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7/甘肃省金昌市法官狂言-应该往死里判才对--273071.html

2013-03-17:
参与迫害王淑申的主要人员名单
主审法官程光:0935-833529018993503921
法官李永东:0935-8335249 13830576377 18993503925
法官余志斌:0935-8335265 18993503923
公诉人赵凯:0935-8393851 13993599159 1891935915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