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南 >> 周口 淮阳区(淮阳县) >> 赫俊英, 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5-21:
河南省淮阳县法轮功学员赫俊英、彭彩兰仍在被非法关押

河南省淮阳县法轮功学员赫俊英(被非法关押在项城市看守所)、彭彩兰已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由于多种原因,恶警没有勒索到钱财),邪恶企图加重迫害。请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0/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1168.html
2011-05-07: 河南省淮阳法轮功学员赫俊英、彭彩兰仍被非法关押
河南省淮阳法轮功学员赫俊英、彭彩兰二月十七日在大街上被“六一零”、国保恶警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7/二零一一年五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0237.html

2010-07-11: 河南淮阳县警察恶行:抓不到妻子逼丈夫
(明慧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淮阳县国保大队警察刘冠华、王乐,近日为了绑架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赫俊英,将她正生病输液的丈夫从病床上逼起,拉去审讯。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一点多钟,河南省淮阳县国保大队教导员刘冠华、警察王乐,开一辆白色警车闯到村医院,向一名正在输液治疗的男子出示传唤通知书。

该男子是法轮功学员赫俊英的丈夫,因半边身体不灵活入住村医院。他的妻子赫俊英已被迫流离失所,在外漂流。

看到警察刘冠华、王乐出示的传唤通书上写着要他立即到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接受讯问、否则予以拘传,赫俊英的丈夫不得不拔掉正在输液的吊瓶,由小儿子搀扶着,搭车到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淮阳县国保大队警察王乐问赫俊英回家过没有,赫俊英丈夫说没有,王乐便威胁道:知道回家不报,你就是犯法。

赫俊英的丈夫遂向刘冠华、王乐要手机号码,说好跟他们联系,两警察都心虚不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1/226802.html

2009-11-30: 淮阳县国保大队和冯塘乡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文/赫俊英
从九九年七月开始,我受到了河南省淮阳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和冯塘乡派出所的多次迫害。

第一次是二零零二农历十二月八日,我在郸城县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夜里十二点警察把我从朱家老店抓到郸城县南关派出所,当天上午送到郸城县公安局,又有淮阳县国保大队负责人赵继山、王全动,把我从郸城县公安局接回来,非法把我送本县看守所关押四天,赵继山骗我丈夫一千五百元钱,还不叫我丈夫跟外人说,赵继山还说,最少就是一千伍佰元,多了不限,还拿着一个厚厚的账本,让我丈夫看,账本上写着罚多少万的都有。

第二次是二零零三年农历七月初五,我在鲁台乡花庄学校南面路边看法轮大法经文时,被派出所便衣警察看见,没收了我的东西,我自行车的挎包里有四百六十多块钱,被鲁台派出所副所长于东风私吞,当天上午鲁台派出所负责人,开警车把我送到淮阳县公安局,有国保大队王全动直接带我到本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两个月后,王全动又骗我到郑州十八里河非法劳教我两年。在非法劳教我不到一年,包夹人员吸毒犯陈杰、王姗、沙文霞在大队长胡照霞、贾美丽的指示下,把我迫害的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时,大队长胡照霞怕我死里头担责任,开着劳教所的车,带着医生,把我送到淮阳县公安局,有赵继山接待他们,赵继山还请他们吃了顿宴餐,说以后送人好送。

我在家一年多不能干活,凭着我对师、对法的坚定,又有丈夫精心照顾我,我活过来了。在那一年多里,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干警,没有一个登门拜访的。

第三次是二零零五年农历三月初五,鲁台派出所王世民、刘华春、王宁等五六个警察冒充是淮阳县公安局的,说让我到公安局去一趟,我说:哪公安局的对我无所谓,你们就是邪党培养的一群大流氓,江泽民手下的小丑,不叫做好人。王世民、刘华春他俩不容分说,架着我的两只胳膊把我塞进车里,拉到鲁台派出所,王世民把我从床上拉到水泥地上。第二天早上我坐在警车里,跟鲁台派出所,所有的警察和世人讲了法轮功真相,他们都听的很认真,听完真相鲁台派出所王世民、刘华春、王宁等五个警察又把我送到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我八天无条件释放。

第四次是二零零六农历十二月初二下午三点,我给世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方震营告发,淮阳县国保大队“六一零”和冯塘乡派出所警察都出动了,我又给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足足讲了三个小时的法轮功真相,所有警察都张口结舌无言以对。整个过程我都是听师父的话,师父叫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我知道邪党和江小丑不让做好人,是江小丑把邪党搞垮了,犯了天法,老天要灭它,谁也挡不住,我师父慈悲,不想让邪党里边的人与它一起陪葬,就叫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目地是把邪党里边的人一个一个的都救出来,所有的警察和世人都听的很认真,天黑了,他们都走了,我也回家了。

自从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起每逢所谓的邪党的敏感日,不分白天黑夜,警察经常到我家去骚扰。

今年十月十日深夜十一点多钟,我丈夫正在看电视,没听见有人敲门,警察使劲敲,我丈夫听见敲门就去开,一警察说门开的晚了,十来个干警进院就分成几组,到各个屋里去找我,我没在家,警察就问我丈夫,我去哪了,我丈夫说:外出打工三个多月了,一警察说让她回来说清楚就没事了。我丈夫说:跟你们这帮人没啥可说清楚的,不就炼个法轮功吗?一警察问我丈夫,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丈夫说:咋不炼呢?他们很尴尬,又有一警察问丈夫你东屋有一张床是谁睡的,我丈夫说:是孩子睡了。他们就走了。

干警们,你们跟江小丑跟的也太紧了吧,我是中国的一位普通公民信仰自由是我个人的权利。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你们才是执法犯法者。

今年十一月二十日早起,天还没亮,有冯塘乡派出所副所长带一帮警匪,到我家抢东西,抢走了大法弟子省吃俭用买来的救人的法器,打印机两台,一个大裁纸刀,两箱多纸,还有大小订书机,订书针,还有两本经文,三本《转法轮》,还有书皮纸和《九评》的书皮等。折合现金三千多元。

我不必多说因为你们天天都在看明慧网,这十年来为邪党卖命,迫害法轮功遭报的各级官员无计其数,难道你们看了能不胆寒吗?能不动心吗?你们真的就不为自己的亲人和孩子着想吗?非得为邪党卖命才能养家户口吗?你们的生命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可怜,因为你们分不清善与恶、好与坏,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天灭中共是天意,是因为邪党不叫做好人,才违背了天理,老天才要灭它。这不是儿戏,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希望你们能真正珍惜自己的生命。明智者赶快把抢走我所有的法器还给我,不要耽误我救人,如果不听后悔晚矣,到时候加倍弥补也是偿还不了的。

我想大道理你们都懂,我家真相光盘还有几套送给你们,让你们和你们的亲朋好友共同观看,我真心的希望你们明白真相后,赶快做出明智的选择,脱离邪党的一切组织,愿您和你的家人及亲朋好友都能够平平安安躲过这一劫。

我师父就是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师父叫救的,我就听师父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0/213583.html

2008-09-13: 赫俊英自述河南淮阳恶人对她的迫害
修改稿——明慧九月十三日文章《赫俊英自述》Memo: 如果方便,可以将原登的文章用该文章替换。原文: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3/185817.html
含很多细节,有些方面不一定能证实大法,如妥协处。该修改稿比较简洁,就说明了问题。

淮阳一个农家妇女所遭受的迫害

我叫郝俊英,一九五八年出生,是淮阳县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九八年三月,正当我重病缠身、经济陷入困境而走投无路时候,我得到了宝书《转法轮》。读了一遍,整个世界观都变了。我师父给了我在这世上活下去的勇气。后悔的是,当时我没有珍惜难得的机缘,为了供孩子们上学,我在河南、安徽城乡到处跑着一门心思做小生意挣钱,把修炼的事放在了脑后,一放就是三年半。直到旧病复发动手术、感觉生不如死的时候,才想起曾经救了自己一命的法轮大法,才按“真、善、忍” 的标准真正的开始修炼。

做梦也没想到,九九年七月,俺们这些一心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却遭到了恶党一次次残酷的迫害。

一、第一次遭绑架

二零零二年,我在郸城做生意,住在县城南关朱家店二楼。

腊月初七深夜时分,突然有人喊“开门”。我问“找谁”?那人说:“就找你”。我说:“我一没偷,二没抢,半夜三更的找我干什么?”说着就去开门。门刚开开,就闯进来四个人,三人进屋翻东西,一人站门口。

他们翻出一本大法书《洪吟》,书里夹个小纸条,然后让我上警车到了郸城南关派出所。下车进屋后,六、七个人看着我,其中一个警察客气的说:“给你一个棉被盖着,别冻伤了腿”。所长吩咐一下就走了。我坐下来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听的都很认真,我一直讲到天亮。天亮后,所长来了,派人给我买了吃的。所长问我叫什么名、家庭情况和住址,我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了。所长问我小纸条是谁写的,我说“我写的”,他问我“为啥写这个”?我说:“同屋住的有个年轻女子是湖北襄樊的,被坏男孩骗到此地,回家没路费,我卖日用品一天只卖了五十元钱,都给她了还不够,我打算再卖一天,够路费就劝她回家。她让我给她留地址,我就写了这个小纸条。你们把我抓来了,她钱不够咋回去呀?”

之后,我被带到郸城公安局。有个警察问我:“看过电视吗?”我说:“没有。”他说:“国家把法轮功取缔了,你知不知道?”我说“不知道”。他问“法轮功被列为邪教了,你知道吗”?我看着他,慈悲而又威严的说:“法轮功叫人学会真、善、忍,堂堂正正,真、善、忍三个字邪吗?邪到哪?”他被反问的张口结舌。接着,他转换话题,又问了很多,最后问我:“你炼法轮功,你丈夫管不管你?”我说,法轮功能使人心归正、道德回升,身体好,对人善良,家里人更是直接受益,他管我干啥?他叫我蹲下,我不配合,他狠狠的踹了我一脚,嘴里说:“叫淮阳县公安局管你!”

半个多小时以后,过来一个面包车,下来两个淮阳的公安,交接一番后叫我上车,一路无话。我被带到淮阳县国保大队三楼办公室,看到几个大柜里放的全是非法抓大法弟子时抢的大法书籍。国保大队头目赵继山伪善的问了我几句,我坦诚的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最后我问他:“我们一心做好人,难道错了吗?错在哪里?你说说。”他说:“我们是执行上级命令”。然后非法把我投进淮阳看守所关押了四天。

回到家里我才知道,赵继山敲诈我丈夫一千五百元钱,没有开任何手续。他对我丈夫说这是最低的罚款了,多了不限,还拿着厚厚的帐本叫我丈夫看,还不让我丈夫跟别人说。我丈夫跟我说,帐本上罚上万的都有。

二、被非法送劳教

二零零三年农历七月初五上午十一点多,我在淮阳县鲁台乡花庄学校门前的路上卖日用品,那会没人,就抽空在树阴下乘凉学法。这时,从北边过来两辆摩托,车上三个鲁台派出所便衣警察发现我在看书,就象土匪一样扑过来抢走了我所有的东西,并打手机叫来了警车。我对他们说:“你们好好看一看我看的是什么书,上面写的都是教人学好的。”他们根本就听不进去,把我塞进警车,开往鲁台派出所。副所长于东风还把我从鲁台农业银行取的四百元现金和卖日用品的六十元零钱私吞了。

接着,他们又把我劫持到淮阳县公安局。而后,我又被非法关押。

在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的一天,国保大队恶警王全栋骗我说:“你在释放证上按上指印,签上名,就送你回家。”我照办了。出来后才知道是一个骗局:恶人们是要把我送劳教。

出了监狱的门,让我上了二门外停着的一辆警车。车里面已经有四个人,都戴着手铐。其中两个是朱集乡的大法弟子曹参举、曹贵义(上车后知道的)。还有个男的我也不认识,他向警察要烟吸。原来,他没炼过法轮功,公安抓他的妻子没抓住,就把他抓去凑数,塞进劳教所。

警车开到许昌一所医院里,给他们四个男的检查身体后,送河南许昌劳教所。曹贵文没送掉,又拉到医院二次检查。国保大队的头目肖震跟同伙张睿(女,小矮个,三十多岁)说:“给医生送钱,也得叫他进去。”就这样又把曹贵文硬塞进劳教所。在车上,张睿问我对她印象怎么样?我说:“在看守所关押的朱振英(六十五岁)漱口时,从嘴里掉出一颗大牙,她说是个小矮个女的使劲打她的脸打掉的,是你打的吧?”她红着脸不承认,说是何立群打的。

中午吃饭时,司机问我“在看守所能吃饱吗?”我说:“那里做的饭连猪食都不如,一碗面条吃了,碗底上净是碗渣、石灰片,能吃好吗?”他们喝酒时,有个六一零成员把几样菜并一块儿,送到我跟前。吃饭时,司机怕我吃不饱,又给我添吃的。我至今也不知道他俩的名字,但从这点可以看出,有好多中共官员对迫害法轮功是被迫的、不情愿的。

警车开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检查身体时,狱医叫我骂师父,我心平气和的跟她们说:“俺师父教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骂谁都招罪,我谁都不骂。”第一关过去了。第二关就是逼着写所谓的“三书”。郑州市的张云清是专门为邪党服务做“转化”的,她用一套伪善的面目和手段迷惑法轮功学员,还成立个“转化小组”,如不“转化”,就关小号,用“人渣子”看着,不让睡觉和大小便,罚站。有一次我实在站不稳腿,脚肿的要崩,又瞌睡,眼一黑栽倒了。吸毒犯陈杰和另一个吸毒犯拽着我的头发拳打脚踢,说我是装的,一会儿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第二天梳头时,才发现头发被拽掉一大把。吸毒犯王姗还用脚使劲踩着我的脚,用手捏着我的奶头往上拽,拽出了血,她还说是奶水出来了。

在劳教所期间,我受到多种刑法的残酷折磨,最后被迫害的肚子浮肿的要爆炸,昏了几次。大队长胡照霞怕我死了,带着医生把我送回淮阳国保大队。

在我被非法关押的一年里,家庭没有了经济来源,孩子们没钱上学,我丈夫只好到亲朋好友家借钱、贷款,借遍了还不够,还借了私人的八百元高利贷(一元钱一个月三分钱利息,用一年多)。回家后,我身体极度虚弱,病状严重,又没治病钱。我想,只有靠师父了,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持炼功,渐渐的有了精神,最后慢慢的恢复了,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三、第三次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五年农历三月初四晚上十点多钟,我回家的时候,看到村头停一辆白色的车,我围车转了一圈,看看没人,心想:这车象抓人的车。我想是抓坏人的,不是抓我的,我做的都是好事、善事,肯定不是抓我的,也没在意,就回家了。刚到大门口,就看见鲁台派出所的五个警察(在我家已等候多时),他们听见有走路声,就往外跑,问是不是我,我说是的。到了屋里,有个警察说他是淮阳公安局的,说“有人举报你,让你走一趟”。我说:“哪个公安局对我无所谓。说实话,你们就是共产党养活的一帮流氓,跟着江魔头做坏事的小丑,不叫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不去。”他们几个架着胳膊把我塞进了车里,扔到鲁台派出所的屋子里,几个人看着我。派出所恶警王世民把我从床上拉到水泥地上,不让我睡觉。天明了,他们把我押在警车里,我还是抱着善意给在场的警察讲真相,让他们不要再跟着恶党干坏事,当替罪羊。

在被劫持着去县城的路上,王世民问我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为什么都是夜里挂横幅、贴条幅、散资料?”我说:“邪党有几百万军队,有坦克、飞机、大炮,有江魔头撑腰专抓好人,可你们为啥都是夜里抓?”他哑口无言。停了一会,王世民拉开他的手提包,拿出一个小本的大法书让我看,说是在我家收的。到了国保大队,他们几个去领赏。我发现有个秘密:车上几个警察互相之间不喊名字,喊代号。这证明知道自己做的是见不得人的坏事,怕曝光。可笑的是,喊代号还没演习成熟,光漏嘴,还是被我听清楚了:同车去的有王世民、刘华春、王宁,一个姓曹的年轻女警察,还有一个不知姓名,共五人。

上午九点多就到了,天快黑时,还是这帮人,开车把我送到看守所大门口,有王世民、刘华春二人架着我的胳膊,得意洋洋的说:“非把你关进看守所。”

第二天,国保大队李昌锋对我非法审问。他说:“你在本字上签个名、按个指印。这本子上写的都是在你家搜的东西,这就是证据。”我说:“本子上写的那些东西,都是江魔头教你们这帮小丑瞎编的,你们一贯是想咋栽赃咋栽赃,想陷害谁就陷害谁。国保大队办公室里大法书多着呢,随便拿几本,往谁家一扔,这就是证据。”李昌锋无言以对。但是,恶警们还是无理把我关进了监狱。

后来,鲁台派出所警察到我家,请我丈夫去领我。我丈夫说:“我老婆没做过坏事,你们想抓就抓,想放就放。我不去。”警察们劝了好一会,我丈夫才同意去接我。到了公安局,检察院不知哪位检察官跟我丈夫要一百五十元什么费。我丈夫说“没钱,人我不要了”。说着就走。有个人赶快拦住他说:“交一块钱,就放人。”把我无条件释放了。

最近这几年,邪党表面上对法轮功的迫害放松了,其实是变换了手法,搞的是内紧外松,仍然在偷偷的搞迫害。特别是零七年七月以后,我家就没有过上平安日子。每到邪党所谓的“敏感日”,冯塘派出所都是倾巢出洞,有姓陆的所长带头,开着警车,也不分白天夜晚,无故窜到我家骚扰。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13/185817.html

2004-11-20: 赫俊英被包夹残酷迫害
赫俊英97年曾得法,淮阳县人,由于其它原因做起了生意,不修炼了。直到2001年由于劳累得了一身病看不好,又重新修炼没几天病就好了,她就到处证实大法,一边做小生意一边讲真象,后被坏人告发抓到劳教所被判二年,到劳教所后一直很坚定,正点发正念、背法,曾利用写周记的方式揭露邪恶、向干警讲真象,后来因坐车间盘腿打坐干活,被其它犯人告发,于04年5月16日被包夹。

16日早上下楼吃饭时被恶队长胡兆霞叫住,从那以后被两个刑事犯包夹到小屋里,由于不配合邪恶写保证、检查,被吸毒犯王珊殴打,王珊虽是28岁的大姑娘,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恶毒,她揪住赫俊英的头发往墙上撞,把赫俊英按倒在地踏她的肚子,踢赫的阴部,两只手还揪住赫俊英的乳房来回拽着前后左右甩,以至于流出血,手段残忍,令人发指,赫俊英吃不下饭,每顿饭就强迫着吃,分的一个馒头、一碗汤、一份菜不吃完不行,致使赫俊英天天发烧,持续了快两个月。原本身体很壮实、胖胖的赫俊英但包夹以后,以瘦得皮包骨头,脱了象,肚子胀的大大的,后来胀的快走不成路,一走动肚子里的水晃的她很难受,因肚子一天大一天,就让她到人民医院检查,化验结果等了好几天,估计是得的肝腹水,就是肝癌后期,可恶警们对她说是胆结石,后来在8月中旬让她提前回家看病了,还不是解教。

吸毒犯王珊之所以敢如此猖狂,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大法弟子,背后还不是得到恶警贾美丽、胡兆霞的指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0/89664.html

周口 淮阳区(淮阳县)联系资料(区号: 394)

2020-09-08: 周口市淮阳区国保队长:程维峰 18336592069
警察:张沛 18336592312
警察:张喜民 18336592302

2020-08-15: 闫然生 周口东新区国保警察 18638095073
彭 磊 许湾乡派出所所长 18638095068
许新卫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3839476467
许成杰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5839460656
许刘涛 许湾乡行政村干部 15938614499

2020-05-13:
淮阳区委书记:马明超13838618138 18639481369
淮阳区区长: 王毅18639432369
淮阳区副区长:薛燕15936091699(分管:教育、宗教等)
淮阳区人大副主任:段业林 13781295888 13803941088(原公安局长,现人大主任)
淮阳县公安局领导班子分工:
李凤丽 县政府党组成员、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负责全局工作 。13592293696 13603949966 13903879716
王钟杰 公安局政委,负责政治思想、队伍建设、党建工作 。15936085388
张如意 副局长,分管交警大队、巡特警大队 。13903874032
殷秀福 副局长,分管刑警大队、禁毒大队、经侦大队、装备财务股、监管工作、情报中心、天网办。13608410592
郑艳芳 副局长分管治安大队、派出所、危爆管理大队、食药环大队、消防大队。13839463086 18939413086
陈文成 副局长 分管国保大队、反恐大队、网警大队、出入境管理股。
刘向东 纪委书记,分管纪委、督察、监察、审计,代管法制室、控申大队。
耿玉柱 党委成员政办室主任,分管政办室,代管警令室、110指挥中心、通讯股。
范闽杰 法院院长 0394-2618589 13707626028
严新爱 检察长 0394-2677001 13838663389
淮阳县法院审监庭庭长:梅殿军1360842073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1-05-21: 河南省淮阳县六一零办公室   郑艳芳, 13839463086
河南省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程维锋, 13838657286
河南省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刘冠华, 13939441196
河南省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王 勇  13603873733
河南省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王 剑  13673566366
河南省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李昌锋13938049957 13939465160 0394---8766785

2006-03-15: 螺丝刀戳阴道 用过的卫生巾堵嘴─ 郑州女子劳教所禽兽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5/12284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