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娄底 双峰县(双丰县) >> 杨菊生(杨菊松), 女,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省双丰县
个人近况: 2006年11月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11-2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97(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劳教  毒打/体罚  曾被迫害致残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孙莉虹(孙莉红) 孙莉萍 孙辉
夫妻/父母: 杨菊生(杨菊松)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7-04: 一家五人遭迫害 母死三子女精神失常
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孙莉华一家人,因修炼法轮功,几年来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母亲被迫害致死,弟弟和两个姐姐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近日,中共“六一零”人员竟企图将他们造下的罪恶,诬蔑法轮功。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娄底市及双峰县“六一零”(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闯到孙莉华家,逼迫孙莉华接受他们带来的记者采访,要求她照着他们提供材料念,材料诬蔑她家因为炼法轮功而造成一死三疯,并要保证以后再也不炼了等等,想在电视等媒体上来欺骗、毒害世人,并想以此作为向上级“六一零”邀功请赏。孙莉华对此断然拒绝。

孙莉华说:“你们把我们家迫害成这样,还要我去说一些违心的话,我决不会那样做的。”过了几天,那伙人又来说,只要你上镜头接受采访,你说什么都可以,他们阴谋想利用邪恶人员来诬蔑配音来做诬陷材料。孙莉华仍然断然拒绝了他们的邪恶要求,最后那伙人灰溜溜地走了。

法轮功学员孙莉华,女,三十多岁,原双峰县供销社职工,被迫害失业,现在每天靠在县城里擦皮鞋维持生计,还要照顾被邪党迫害致疯的姐姐孙莉红、孙莉萍和弟弟孙辉,她的母亲杨菊生已被邪党迫害致死。

母亲杨菊生被迫害致死、两姐姐被迫害精神失常

杨菊生,女,六十多岁,原双峰县饮食公司职工,住湖南省双峰县工农南路四十一号。杨菊生原身患多种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四个儿女也都相继走上修炼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独裁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杨菊生、孙辉母子俩进京依法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被绑架到双峰县非法关押三个多月,还被以伙食费的名义勒索三千多元。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杨菊生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四年四月,杨菊生因讲真相被绑架,家中被非法抄走大法书籍及资料。杨菊生老人的女儿因恶警绑架母亲而跟他们理论,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十五天,其间受尽折磨,被迫害成“精神分裂”。孙莉红、孙莉萍现在仍精神失常。

杨菊生曾两次被非法送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第一次是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因杨菊生不肯转化,被非法加一年教期。在此期间遭恶警丁彩兰、尹彬唆使的吸毒犯多次毒打辱骂。第二次是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至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邪恶的警察袁佳为了让杨菊生老人所谓转化,对她进行电棍打、连续蹲或站多少天、不准大小便等流氓式的残酷迫害。后看到法轮功学员杨菊生不“转化”,又被非法加教几个月,

酷刑演示:电棍打
酷刑演示:电棍打

杨菊生在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被绑架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一直坚决不写“三书”。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至二十七日,劳教所调动了七十名警察以及吸毒犯近二百人组成所谓“攻坚队”,分五个“攻坚点”,对二十九名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人的迫害。由副所长张燕平、管理科科长朱志刚亲自上阵;特警队队长及有关警员天天到场,负责“攻坚队”的主要恶警有劳教所纪检书记赵晋岳、教育科科长龚超连、管理科副科长王焕生、办公室主任符军,七大队(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大队长袁利华、副大队长郑霞等。

杨菊生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被关进强行转化的“严管队”,由二十多岁的女恶警袁佳负责对六十多岁的杨菊生“攻坚”迫害,在这里恶警袁佳对杨菊生实施了灭绝人性的迫害。从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下午七时开始,杨菊生被强制立正站好,一直站到第二天上午八时,十三个小时不准动一下,稍微动一下,值班员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由于立正站得太久,同时不准大小便,致使杨菊生肛门脱肛,大肠从肛门拖垂下来好几寸(当时由副所长赵桂保的老婆卢咏泉诊断过),流了不少血,把裤子弄得脏兮兮的。即使这样,恶警袁佳也不允许她换裤子、洗澡。从八时起,恶警袁佳又强制杨菊生蹲下,两手放在腿上,两脚并拢,连续蹲了六天六夜,吃饭也不许站起来;脚筋痛得无法忍受,稍动一下就招来一顿毒打。恶警袁佳说她蹲的不好,用脚重重的踢她,还说死了连狗都不如。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拳打脚踢

只要哼一声,吸毒犯王芳就把脚上的袜子脱下来强行塞在她嘴里。她们用尽全身的力气对杨菊生暴打,杨菊生被打得脖子都伸不直,头昏眼花蹲不稳,不是向后倒,就是向前倒,不知摔了多少跤。她们还不许杨菊生上厕所,她只好憋着,憋的时间太长,小便都憋没了,两只小腿及两只脚肿得好大,站也站不稳。

杨菊生还被连续十三昼夜不允许睡觉,眼睛不许眨一下。有一次困极了,闭了一下眼,被恶警袁佳指使吸毒犯照她的眼睛打了一百多下。

长时间的站、蹲、毒打致使杨菊生两脚受到严重的伤害,脚板都成了紫红色,脚板硬皮开始脱落,两腿筋骨痛得很厉害,两脚麻木得没有知觉。特别是右脚腕弯不得,就拖着走路,不知摔了多少跤,头上也摔了好多包,走路一瘸一瘸的,已被迫害致残。她曾经向白马垅法庭起诉过,但石沉大海。

杨菊生第二次被非法送入攻坚队,她被连续罚站十二天十二夜,恶警及坏人日夜轮番对她进行迫害,致使昏死几次,造成严重伤残。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杨菊生本应该释放,说什么没有人来接,拖至三月九日才放。

杨菊生从劳教所出来后,因身体遭受到严重摧残,一直不能吃东西,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含冤去世。

弟弟孙辉两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孙辉被劫持到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恶警指使吸毒犯、包夹强迫孙辉整日整夜的做奴工,孙辉高喊“法轮大法好”,遭到恶警关禁闭、殴打的折磨,恶警还给孙辉注射不明药物,并在他的饭里下药,致使孙辉的身心遭到严重摧残,神志不清。劳教所达到目的,就以“精神分裂症”为由将孙辉送回家。

孙辉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后来他在长沙打工期间,在向世人讲真相过程中,被恶人告密、包围、绑架;长沙雨花公安分局警察抢走他的四百六十元现金,将他非法拘留三天,期间对他进行毒打、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孙辉在双峰县沙塘乡讲真相中再次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电棍毒打,被迫害成“精神分裂”,后恶警还非法判孙辉劳教一年零七个月,所谓“监外执行”,但“六一零”人员后将他绑架到精神病医院迫害。孙辉现在仍精神失常。

共产邪党蔑视生命,娄底市及双峰县参与迫害的邪恶人员不但不忏悔自己对杨菊生一家迫害的恶行,反而想诬陷法轮功,利用造假宣传想继续毒害世人,迎合邪党的非法迫害,想作为自己在邪党里升官发财的邀功品,完全丧失人的良知底线,自甘沦为邪党迫害人民的杀人工具。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4/一家五人遭迫害-母死三子女精神失常-243412.html

2007-05-17: 杨菊生老人被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折磨而含冤去世

湖南省双丰县法轮功学员杨菊生老人,因坚持信仰,二次被非法劳教,在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遭受了四年惨无人道的折磨,2006年3月9日释放后,一直不能吃东西,于2006年11月含冤离世。

杨菊生,女,67岁,湖南省双丰县饮食公司职工。曾两次被非法送白马垅劳教所迫害,第一次是2001年至2002年原判一年,劳教所因杨菊生不肯转化,加刑一年。在此期间遭恶警丁彩兰、尹彬唆使的吸毒犯多次毒打辱骂。第二次是2004年4月19日至2006年3月9日,在此期间遭受了劳教所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

由于杨菊生坚决不写“三书”,从2004年9月14日下午7时开始,杨菊生被强制立正站好,一直站到第二天上午8时,13个小时不准动一动,稍微动一下,值班员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由于立正站得太久,致使杨菊生肛门脱肛,大肠从肛门拖垂下来好几寸(当时由副所长赵桂保的老婆卢咏泉诊断过),流了不少血。即使这样,干警也不允许换裤子、洗澡。从8时起,恶警袁佳强制杨菊生蹲下,两手放在腿上,两脚并拢,蹲了6天6夜,吃饭也不许站起来;脚筋痛得无法忍受,稍动一下就招来一顿毒打。恶警袁佳说她蹲的不好,用脚重重的踢她,还说死了连狗都不如。

只要哼一声,吸毒犯王芳就把脚上的袜子脱下来强行塞在她嘴里。杨菊生被打得脖子都伸不直,头昏眼花蹲不稳,不是向后倒,就是向前倒,不知摔了多少跤。还不许上厕所,她只好憋着,憋的时间太长,小便都憋没了,两只小腿及两只脚肿得好大,站也站不稳。

杨菊生还被连续13昼夜不允许睡觉,眼睛不许眨一下。有一次困极了,闭了一下眼,被恶警袁佳指使吸毒犯照她的眼睛打了一百多下。

长时间的体罚〔站、蹲、打〕致使杨菊生两脚受到严重的伤害,脚板都成了紫红色,脚板硬皮开始脱落,两腿筋骨痛得很厉害,两脚麻木得没有知觉。特别是右脚腕弯不得,就拖着走路,不知摔了多少跤,头上也摔了好多包,走路一瘸一瘸的,已被迫害致残。她曾经向白马垅法庭起诉过,但石沉大海。

2004年 9月3日至27日,劳教所调动了70名警察以及吸毒犯近200人组成所谓“攻坚队”,分5个“攻坚点”,对29名拒绝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进行了非人的迫害。负责“攻坚队”的主要恶警有劳教所纪检书记赵晋岳、教育科科长龚超连、管理科副科长王焕生、办公室主任符军,七大队(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大队长袁利华、副大队长郑霞等。

杨菊生第二次被非法送入攻坚队,她被连续罚站12天12夜,恶警及坏人日夜轮番对她进行迫害,致使昏死几次,造成严重伤残。2006年3月3日杨菊生本应该释放,说什么没有人来接,拖至三月九日才放。

杨菊生从劳教所出来后,因身体遭受到严重摧残,一直不能吃东西,于2006年11月含冤去世。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5/18/155088.html

2006-12-26: 湖南白马垅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纪实

杨菊生:由恶警袁佳负责“攻坚”。一个六十七岁的老太太,被强迫蹲六天六夜,脱肛,肠子掉出五寸多长(当时由赵所长的夫人卢医生诊断过),还要她蹲着,最后大小便没有,全身发肿,人只剩下一口气,方才不蹲。后来一只腿失去知觉,走路一瘸一瘸的。经过一年多在大法中调整方才痊愈。在残酷的军蹲期间,恶警袁佳说她蹲的不好,用脚重重的踢她,还说死了连狗都不如。袁佳指使包夹不停的打骂杨菊生,她闭了一下眼,一个包夹照她的眼睛打了一百多下,她曾经向白马垅法庭起诉过,但石沉大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6/145482.html

2006-05-29: 我两次被白马垅劳教所劫持期间见到的迫害事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9/129083.html

2006-01-28: 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分队是七大队,分为三小队,七一,七二,七三。七三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每间房只关押一个大法弟子,由三四个吸毒人员夹控,用各种手段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不准睡觉,不准坐,不准上厕所,扯头发,用胶布封住嘴巴,殴打。

去年9月,白马垅组织七个干警5个小组,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电棒,迷魂药,不准上厕所,站,蹲,不准睡觉,没有转化的迟迟不放人。

杨菊松,娄底人,67岁,被非法抓进白马垅劳教所,强迫写保证书,蹲了六天六夜,没有睡觉,打了几十个嘴巴,用脚踢,不准上厕所,对他进行无人性的迫害,脱肛几寸,已经奄奄一息才放手。

杨翠仙,60岁,被非法抓进白马垅劳教所,进行残酷迫害,蹲、不准睡觉、用胶布封住嘴巴,把厕所的脏纸往口里塞。

徐少安,湘潭人,57岁,被非法抓进白马垅劳教所迫害,干警叫四个吸毒的劳教人员把他捆绑在凳子上进行迫害,打得满身是伤,还被用针扎十指,不准睡觉,饭里面放刺激性药,打得脸变形,现在已被折磨得神志不清,才被放回家。

胡正喜,常德人,60岁被非法抓进白马垅劳教所,对他进行残酷迫害,牙齿被敲掉三颗,不知道被打了什么药使他抬不起头,后来慢慢地将他折磨死。

张运兰,浏阳人,53岁,被非法抓进白马垅劳教所,1个月站着没有让他睡觉,要他写所谓的保证,后来又站了一个星期,折磨成了精神不正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7/119608.html

2005-10-22: 刘菊花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屡遭迫害

在白马垅劳教所,与刘菊花同住一室的杨菊生遭迫害,肠子从肛门漏出5寸多长,仍被强迫蹲了六天六夜,并且不准上厕所,几天没有大小便,双脚肿得很大,蔓延到胸部,导致腿已残废。另一位刘牡红被吊铐三十多天,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小便尿在裤子里。

白马垅劳教所已知道的就有六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夹控人员还对刘菊花说:“你不要做第七名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2/112920.html

2005-10-08: 白马垅女子劳教所2004年9月犯下的罪恶

2004年9月3日至27日,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调动了70名警察以及劳教人员近200人组成所谓“攻坚队”,分5个“攻坚点”对29名拒绝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进行了非人的迫害。

恶警、坏人将每位大法弟子单独关入一间空房,日夜轮流迫害,实施肉体与精神折磨,逼迫她们背弃信仰。然而体悟了宇宙真理的大法修炼者的意志是坚不可摧的。以下是在那个黑色九月被残酷迫害的部份大法弟子。

杨菊生,60岁,第二次被非法送入劳教所,她被连续罚站12天12夜,恶警及坏人日夜轮番对她进行迫害,致使她被迫把大便拉在身上……但所有这些都未能改变她坚修大法的信念,恶人到最后再也无招可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8/111987.html

2004-11-22: 65岁的法轮功学员杨菊生,因坚持信仰,自从2004年5月被关押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后,遭受了无人道的折磨,罚站致使肛门脱肛,13昼夜不允许睡觉、长时间体罚,导致两脚受到严重伤害,已无法正常行走。以下是杨菊生的自述:
我叫杨菊生,今年65岁,湖南省双丰县人。

我因修炼法轮大法,于2004年5月10日被非法关押在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9月14日被关进强行转化的“严管队”。在这里他们对我实施了灭绝人性的迫害。从进来当日下午7时开始,叫我立正站好,一直站到第二天上午8时,13个小时不准动一动,稍微动一下,值班员对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由于立正站得太久,致使我肛门脱肛,大肠从肛门拖垂下来好几寸,流了不少血。把裤子弄得脏兮兮的。即使这样,干警也不允许我换裤子、洗澡。我只好放一些卫生纸垫在裤子里。粘着血的卫生纸顺着裤腿掉到办公室的地上。把我迫害成这样还不放过。

从8时起,干警袁佳叫我蹲下,两手放在腿上,两脚并拢,蹲了6天6夜,吃饭也不许站起来。脚筋痛得无法忍受,稍微动一下就遭来一顿毒打。只要叫一声痛,值班员王芳就把脚上的袜子脱下来强行塞在我嘴里。他们把全身的力气都施在我身上,打得我脖子都伸不直,头昏眼花蹲不稳,不是向后倒,就是向前倒,不知摔了多少跤。他们还不许我上厕所,我只好憋着,憋的时间太长,小便都憋没了,两只小腿及两只脚肿得好大,站也站不稳。

他们还连续13昼夜不允许我睡觉,眼睛不许眨一下。长时间的体罚〔站、蹲、打〕致使两脚受到严重的伤害。脚板都成了紫红色。脚板硬皮开始脱落。两腿筋骨痛得很厉害,两脚麻木得没有知觉。特别是右脚腕弯不得,就拖着走路,不知摔了多少跤。头上也摔了好多包。到现在已有40多天了还没有恢复,走路一瘸一瘸的。我的脚被他们迫害致残。

娄底 双峰县(双丰县)联系资料(区号: 738)

2017-11-18: 双峰县政法委:
610主任曾江海18075689555、13609676958、0738-6820791
610副主任宋海波13907383200、0738-6831969

双峰县卫计局副局长李三清13973847670
双峰县国保大队:李卫13607383559张建良13707383832
双峰县杏子铺派出所:所长肖景明13347389000副所长聂海涛0718-6333110
2012-11-01: 双峰县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员:
双峰县电话区号:0738 邮政编码:417700
双峰县沙塘乡专管迫害法轮功的胡楚南:15080804455
双峰县沙塘乡派出所所长:刘永盛6591110(办)6826735(宅)13875486768(手机)
双峰县沙塘乡派出所副所长:冯和泉 13873820000
双峰县沙塘乡邪党书记:朱新桥6591002(办) 13973826838
双峰县沙塘乡乡长:刘小惠6591002 13873805958
双峰县原“610办”主任:张波6822380(办)6828298(宅) 13327280298
双峰县“610办”副主任:宋海波6832318(办)6832788(宅) 13907383200
双峰县公安局6822436(值班电话)
双峰县公安局局长:李彦6835333(办)6830333(宅)13907382168(手)
双峰县公安局政委:刘道光6838098(办)6831880(宅)13907386769(手)
双峰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定青6838056(办)6827999(宅)13873897999
双峰县公安局副局长:聂省约6856936(办)6821268(宅)18973823908(手)
双峰县公安局副局长:罗光明6856937(办)6827985(宅)13873885789
双峰县公安局副局长:罗世福6856938(办)6821667(宅)13907383459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7-26: 因信仰真善忍,湖南一家五口惨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6/159591.html

2006-03-15: 在湖南株洲白马垄劳教所遭迫害的大法弟子家属呼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5/12290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