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5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宁夏 >> 吴忠市 >> 郑凤英(郑风英), 女, 67

个人情况: 原宁夏吴忠仪表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宁夏吴忠市
拘留时间: 2004年7月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15
家庭成员: 儿女: 马钊
夫妻/父母: 郑凤英(郑风英) 马勋德(马雄德)
亲戚: 郑凤英(郑风英)的侄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4-23: 宁夏社保系统助共为虐 停发法轮功学员工资

......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马雄德、郑凤英(女,六十七岁)夫妇,二零一二年九月被绑架诬判,后来俩人的养老金遭停发。郑风英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退休职工,马勋德原来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大专文化、工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3/宁夏社保系统助共为虐-停发法轮功学员工资-385400.html

2018-11-23: 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郑凤英结束七年冤狱,十一月十日前后,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3/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77524.html

2017-04-24: 宁夏目前仍有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据不完全统计:
1、被非法关押在银川监狱的7人:
王德生 十三年
马雄德 七年半
孙建锋 五年半
闫兰江 三 年
赵玉虎 两年半
孙 磊 刑期不详
范国富 两 年
2、被非法关押在宁夏女子监狱的5人:
郑凤英 七年
张学彦 七年
罗新平 四年
陈 晨 三年
单季宁 三年
3、被非法关押在青海省监狱(具体不详)的1人:
胡 红 四年
4、被非法关押在新疆监狱(具体不详)的2人:
王富贵 四年
胡菊莲 四年
5、被秘密绑架劫持到青海省至今情况不明的1人:
胡建才 2015年5月被秘密绑架抄家劫掠至今情况不明
6、被关押在银川看守所的7人:
姜 涛 已被非法判刑两年;
谢毅强 已被非法判刑两年四个月;
曹桂兰 已被非法开庭;
苏青玲 已被非法开庭;
谭秀霞 已被非法批捕;
徐润燕 已被非法批捕;
吴进荣 已被非法批捕。
注:上述二十三人中
马雄德、郑凤英系夫妻;
王德生、单季宁系夫妻;
王富贵、胡菊莲系夫妻;
胡菊莲、胡红、胡建才三人系姐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4/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46116.html#1742401920-5

2016-04-12: 宁夏青铜峡市国保大队副队长王浩恶行

王浩,男,警号:320127,宁夏吴忠市青铜峡市国保大队副队长。

王浩多年来一直参与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抄家、非法审讯等。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王浩再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杨洁等人。

明慧网多次曝光过王浩,但相信其参与的迫害案例还有更多起没有被曝光。以下是王浩参与迫害的情况简述: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长李军、副队长马宝珍带几名警察伙同利通区古城派出所薛明华、朝阳派出所馘建军,青铜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正江、王浩等先后绑架了岳钦、钞旌佩夫妇、马雄德,还有马雄德的儿子马钊,并非法抄家,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吴忠看守所。此后岳钦被判刑七年(已提前回到家中),马雄德和妻子郑凤英二零一二年九月再次被秘密绑架,分别判刑七年半、七年,目前仍关押在银川监狱和银川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2/宁夏青铜峡市国保大队副队长王浩恶行-326584.html

2015-10-08: 宁夏马勋德夫妇被非法关押 家人控告江泽民

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几年中,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马勋德、郑凤英夫妇因坚持信仰屡遭迫害,二零一二年底前又分别被邪党公检法非法秘密判刑,马勋德七年半、郑凤英七年。现在马勋德的姐姐马风兰代被非法关押中的弟弟、弟媳控告迫害元凶,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已收到最高法院、检察院签收回执。

马风兰在控告书中陈述的事实:

以前我一身病,到处求医都看不好。尤其腰痛,痛了二十多年,干点重活腰就痛的不能动了,连路都不能走,有时叫人扶着走。有次上班,骑车子不小心摔倒把右臂摔成粉碎性骨折。到医院住院做手术也没治好,干活有时还是痛。我是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后时间不长,身体的各种不适就逐渐好转了,胳膊也不疼了、腰也不疼了,感觉一身轻。随着修炼,我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要按“真善忍”做人,遇事再也不和人争斗了,也不斤斤计较了,心情也好了。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对师父的感激无法用语言表达。

我弟弟马勋德原来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大专文化、工程师。修炼前有严重的肾结石,曾做过两次手术。每次犯病时疼的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一九九七年五月得法。得法修炼后原来严重的肾结石等病都好了。

我弟媳郑风英原来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职工。一九九七年因身患多种疾病无法上班,四十五岁提前退休。那时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十指变形、不能用凉水;天冷时腿疼的上厕所蹲不下去,左腿不能弯曲,上厕所只能歪着身子;严重的气管炎,只要躺下就不停的咳嗽,胸部、腹部疼痛;还有严重的肠炎、胃下垂。全身都是病,哪疼医哪。中医、西医、气功、偏方试了个遍,哪个也不起作用。还脾气不好,无理搅三分,得理不让人,经常和别人发脾气、吵架。一九九七年五月得法修炼,三天后她的肠炎、胃下垂就好了,以后再也没犯过。其它的病也逐步痊愈了。修炼后能容忍了,对家人、对朋友宽容了,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变了一个人。

那时我弟弟、弟媳同修“真、善、忍”,家庭和睦,亲朋好友对他们羡慕不已。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我弟弟被拘留十五天,关押在戒毒所五十六天,劳教两年,判刑两次共十二年半(一次五年、一次七年半)、关押到洗脑班十四天;弟媳被拘留十五天,关押在戒毒所四十八天,劳教两年加教两个多月,判刑两次一共十年(一次三年监外执行、一次七年),关押到洗脑班一个月;我弟媳的大弟弟被关押三十七天;我弟媳的侄女被关押三十七天;我弟弟的儿子马钊也曾被绑架关押。目前我弟弟、弟媳仍被分别关押在宁夏银川监狱、宁夏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马勋德、郑凤英说真话,被非法拘留、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弟弟、弟媳还有其他几个大法弟子给国家信访办、宁夏信访办联名写了一封信。信发出后被我们当地的公安部门截了。三月一日晚上,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队长王文章、警员马宝珍、任小荣、郭建军,还有其它几个警察到他们家非法抄家,把他俩抓到吴忠戒毒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弟弟和弟媳再次被吴忠国保大队的警察抄家绑架到戒毒所关押。弟媳被关了一个月的时候,脚趾头和趾头缝流着脓和血水,溃烂、脓肿严重。家人找到王文章、马宝珍要求放人,他们不放。又过了十几天,狱警看弟媳脚肿的太吓人,怕担责任,就请示王文章和马宝珍,他们才同意放人。这次她被关了四十八天,勒索了两千元钱(后来要回来了)。我弟弟在戒毒所肾结石犯了,疼得满地打滚,戒毒所的人怕出人命放回了家。一共关了五十六天,被勒索了三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王文章、马宝珍带着吴忠电视台的记者、摄影师等在吴忠仪表厂开了一个所谓的揭批现场会。厂子把炼法轮功的人都找来了,要大家表态,我弟媳不发言。会后国保大队警察将她绑架到吴忠公安局,当天下午没走任何法律程序,直接将她送到银川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在银川女子劳教所她被“包夹”,监视一言一行、被禁止和大法弟子说话、来往,绝食抗议后被加期两个多月。

我弟媳在银川女子劳教所期间,我弟弟去给送衣服。因衣服里装了大法经文,劳教所政委马燕给吴忠国保大队打电话诬告。国保大队的王文章就直接将我弟弟劳教两年。

二零零四年八月,我弟弟和弟媳、弟媳的大弟弟和侄女四人相继被绑架、三家被抄家。其他俩人关押三十七天回家了。我弟弟、弟媳被关到十二月底。弟媳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弟弟被判重刑五年,送到吴忠关马湖监狱,后转到了石嘴山市惠农监狱。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冤狱到期后,610的直接把他绑架到了银川洗脑班,延期迫害了十四天才回家。我弟弟被黑窝关了五年多,期满回家时骨瘦如柴,身体虚弱,走路直不起腰,精神恍惚。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上午,吴忠市“六一零”的马旭东一伙、国保大队的几个警察、仪表厂保卫处的齐洪林等强行将我弟媳绑架到了银川“六一零”洗脑班关了一个月。

二零零九年三月,我弟媳被绑架到宁夏青铜峡国保大队关了一天,后来办了取保候审手续回家,后来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长李军、副队长马宝珍带几名警察伙同利通区古城派出所薛明华、朝阳派出所馘建军,青铜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正江、王浩等,先后绑架了岳钦、钞旌佩夫妇、马雄德,还有马雄德的儿子马钊。并非法抄家,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吴忠看守所。随后马钊、钞旌佩、马雄德相继回家。

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弟弟和弟媳再次被跟踪绑架,随后被非法关押到了吴忠市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底前俩人被非法秘密判刑,马雄德七年半、郑凤英七年,此后二人都上诉了。吴忠市中级法院经非法二审后、维持了诬判。

因我弟弟、弟媳多年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一月弟媳的母亲含恨离世,弟媳当时被关押在劳教所,没有见她母亲最后一面;我弟弟的儿子马钊是重点大学毕业的,很有才华,但因父母多年遭受迫害,至今已三十六岁了还没有成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8/宁夏马勋德夫妇被非法关押-家人控告江泽民-317200.html

2013-11-16: 宁夏几起“庭审”案 尽显中共践踏法律
第二起:二审“公开庭审” 法官多次威胁将律师逐出法庭 维持诬判

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退休工程师马雄德、退休职工郑凤英夫妇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被警察跟踪绑架后,非法关押在吴忠市看守所。二人在二零一二年底前分别被邪党公检法非法秘密判刑,马雄德七年半、郑凤英七年,此后二人都上诉了。吴忠市中级法院在二零一三年二月对郑凤英非法二审、维持诬判。

马雄德上诉后,吴忠市中级法院定于三月十五日二审“公开庭审”。马雄德家人聘请的两位正义律师为马雄德做无罪辩护,他们一致认定: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有罪!

在法庭上,律师问马雄德:是否受到威胁和诱供、刑讯逼供?马雄德说,国保大队警察马明朗曾威胁如果不配合就把他(马雄德)的儿子抓起来。律师又问马雄德:为甚么炼法轮功?炼的效果如何?马雄德说:自己因有病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好了,同时修心向善做好人。律师还问:“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马雄德回答说:是当局为了迫害法轮功,编排的闹剧。

针对一审判决书认定马雄德制作、传播了一千五百张法轮功真相光盘, 辩护律师向法庭指出:这是马雄德作为法轮功修炼者,出于对其个人信仰而遭遇不公所采取的依法维权举措,这是他的个人权利。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宪法第三十六条),还明确规定了公民的言论表达、文化研究创作交流等各项基本权利,宪法第三十三条明确规定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律师并忠告司法人员:要讲法律、讲良知,以刑事司法的方式对信仰者進行迫害,违背天理、国法、公道、人心,坚信这一不光彩的历史即将掀过。而在这一过程中,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当事人采取非法关押、刑事处罚,相关责任人都已涉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非法拘禁、制造伪证、徇私枉法、枉法追诉、枉法裁判以及迫害宗教信仰自由等违法犯罪行为,这些伤天害理的罪行,一定会受到追诉、严惩,接受历史的审判。

律师作以上辩护时,当庭法官艾進春多次威胁把律师逐出法庭。公诉人马玲燕一直比较邪恶,坚持维持原判。

吴忠市中级法院无视律师有理有力的无罪辩护,维持了对马雄德的诬判。“公开庭审”就是事先编排好的一场闹剧,法官就是“610”手中的玩偶而已。

马勋德和郑凤英夫妇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6/宁夏几起“庭审”案-尽显中共践踏法律-282679.html

2013-03-24: 马雄德上诉案律师: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有罪
宁夏吴忠市中级法院于三月十五日对法轮功学员马雄德上诉進行二审开庭。两位正义律师为马雄德做无罪辩护,他们一致认定: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有罪!

在法庭上,律师问马雄德:是否受到威胁和诱供、刑讯逼供?马雄德说,国保大队警察马明朗曾威胁如果不配合就把他(马雄德)的儿子抓起来。律师又问马雄德:为甚么炼法轮功?炼的效果如何?马雄德说:自己因有病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好了,同时修心向善做好人。律师还问:“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马雄德回答说:是当局为了迫害法轮功,编排的闹剧。

针对一审判决书认定马雄德制作、传播了一千五百张法轮功真相光盘, 辩护律师向法庭指出:这是马雄德作为法轮功修炼者,出于对其个人信仰而遭遇不公所采取的依法维权举措,这是他的个人权利。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宪法第三十六条),还明确规定了公民的言论表达、文化研究创作交流等各项基本权利,宪法第三十三条明确规定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律师并忠告司法人员:要讲法律、讲良知,以刑事司法的方式对信仰者進行迫害、迫害,违背天理、国法、公道、人心,坚信这一不光彩的历史即将掀过。而在这一过程中,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当事人采取非法关押、刑事处罚,相关责任人都已涉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非法拘禁、制造伪证、徇私枉法、枉法追诉、枉法裁判以及迫害宗教信仰自由等违法犯罪行为,这些伤天害理的罪行,一定会受到追诉、严惩,接受历史的审判。

律师作以上辩护时,当庭法官多次威胁把律师逐出法庭。公诉人马玲艳(音)一直比较邪恶,坚持维持原判。

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马雄德和妻子郑凤英是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被警察跟踪绑架的,他们夫妇被绑架后一直关押在吴忠市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年底二人分别被秘密审判,且马雄德被判七年半、郑凤英被判七年,此后二人都上诉。吴忠市中级法院在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对郑凤英非法二审、维持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4/马雄德上诉案律师-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有罪-271315.html

2013-03-07: 宁夏吴忠市夫妻俩被中共偷偷判刑
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屡遭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刚回家一会儿就被绑架,于年底被秘密诬判七年刑,近日获悉,被非法关押在宁夏吴忠市看守所的郑凤英出现严重的高血压。家人呼吁正义人士伸出援手,紧急关注。

郑凤英的丈夫马雄德同时被绑架,也被秘密判刑七年半,现在已经上诉。

郑风英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退休职工,她丈夫马勋德原来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郑凤英以前患有多种疾病,肾结石很严重,每次犯病时,疼得无法忍受,只得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因患多种疾病无法上班,四十五岁提前退休。马雄德也患有几种疾病。一九九七年五月,经朋友介绍郑凤英和她丈夫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的几个月后,俩人所患疾病都陆续痊愈。

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开迫害法轮功后,马勋德和郑凤英夫妇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他们夫妇和儿子三人聚少离多。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青铜峡市法院企图对三名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开庭,图谋迫害,郑凤英被迫离家,漂流在外近三年。

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郑凤英打算回家找相关部门要工资(工资被长期扣发)、取衣物,结果她刚回家一会儿,吴忠市古城派出所的一伙警察就上门了,将郑凤英和她丈夫马雄德同时绑架。随后他们夫妇二人被非法关押到了吴忠市看守所,至今已超过半年。

郑凤英和丈夫同时被绑架后,亲友一直无法获得任何消息,直到二零一二年年底,她被邪党徒秘密判刑七年,欲劫持到监狱之前,看守所才给她家人通知送衣物,且看守所的人放话:通知郑凤英家人是因郑凤英的“态度较好”,但看守所并未让她家人接见。

被秘密判刑七年后,郑凤英上诉,在今年的二月二十二日二审,目前二审结果尚未出来,在这期间她出现了严重的高血压病状。

关于郑凤英和丈夫马勋德遭迫害经历,请参考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九日文章《宁夏吴忠市马勋德、郑凤英夫妇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7/宁夏吴忠市夫妻俩被中共偷偷判刑-270709.html

2013-02-21: 宁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韩书存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1/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0270.html

2013-01-29: 宁夏郑凤英被中共偷偷判刑七年
近日获悉,曾屡遭迫害流离失所的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已被宁夏青铜峡市法院在一月十五日前后秘密诬判七年刑,目前她还被非法关押在吴忠市看守所,正准备上诉。她丈夫马雄德也被秘密庭审。

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流离失所近三年的郑凤英打算回家找相关部门要工资(工资被长期扣发)、取衣物,结果她刚回家一会儿,吴忠市古城派出所的一伙警察就上门了,将郑凤英和她丈夫马雄德同时绑架。随后他们夫妇二人被非法关押到了吴忠市看守所。因恶警绑架他们时,家中无人,详细情况无人知晓。

郑凤英的亲友曾到看守所要人,看守所推托让找古城派出所的警察。在这期间,郑凤英的儿子有一天到银川市一个亲戚家做客,刚坐下不到半小时,这个亲戚家所在地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就到了,企图强行闯入被拒绝。郑凤英一个朋友家也被吴忠市国保大队的人偷偷抄家、抢劫了手机等物品(估计是通过监控郑凤英儿子的电话跟踪而至)。

二零一二年年底,有消息称他们夫妇二人已被秘密开庭,直到最近郑凤英的家人才得到确切消息,说她已被非法判刑七年。

郑风英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退休职工,她丈夫马勋德原来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郑凤英以前患有多种疾病,肾结石很严重,每次犯病时,疼得无法忍受,只得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因患多种疾病无法上班,四十五岁提前退休。马雄德也患有几种疾病。一九九七年五月,经朋友介绍郑凤英和她丈夫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的几个月后,两人所患疾病都陆续痊愈。

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开迫害法轮功后,马勋德和郑凤英夫妇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他们夫妇和儿子三人聚少离多。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青铜峡市法院企图对三名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开庭,图谋迫害,郑凤英被迫离家,漂流在外近三年。十三年多来,每次他们遭迫害后,儿子都得由亲戚、朋友、同事照顾。郑凤英的母亲因承受不了女儿、女婿一次次遭迫害的打击,在郑凤英被非法劳教期间悲愤离世。

此次他们夫妇二人遭迫害,致使这个家庭再次骨肉分离。关于郑凤英和丈夫马勋德遭迫害经历,请参考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九日文章《宁夏吴忠市马勋德、郑凤英夫妇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9/宁夏郑凤英被中共偷偷判刑七年-268343.html

2013-01-28: 宁夏法轮功学员郑风英被非法判刑7年
宁夏法轮功学员郑风英,吴忠市仪表厂退休职工,2013年元月15日,被邪党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青铜峡市法院非法秘密判刑7年,并扣个人财物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各一台,U盘4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8326.html

2013-01-25: 宁夏郑凤英被恶党徒秘密判重刑
近日获悉,宁夏吴忠市大法弟子郑凤英已被恶党徒在一月十五日左右秘密判重刑七年,马雄德还被非法关押在在吴忠看守所,详情待查。

此前,马雄德、郑凤英被秘密劳教的消息有误,在此更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5/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8187.html

2013-01-21: 宁夏中卫市法轮功学员孙建锋已被关押在银川监狱
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马雄德、郑凤英夫妇已被秘密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8053.html

2013-01-01: 宁夏吴忠市马雄德、郑凤英夫妇被秘密非法庭审
近日获悉,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马雄德(马勋德)、郑凤英夫妇已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被吴忠市邪党公检法人员秘密非法庭审,结果不明。现俩人仍被非法关押在吴忠市看守所。

马雄德、郑凤英夫妇是在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被绑架。事后郑凤英家人曾到吴忠市看守所要人,看守所推托让找古城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7277.html

2012-09-30: 宁夏吴忠市马雄德、郑凤英夫妇被非法批捕
近日获悉,宁夏吴忠市马雄德、郑凤英夫妇已被邪党恶警非法批捕。

今年九月一日,流离失所近三年的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郑凤英打算回家找相关部门要工资(工资被长期扣发)、取衣物,结果她刚回家一会儿,吴忠市古城派出所的一伙警察就上门了,将郑凤英和她丈夫马雄德同时绑架。随后他们夫妇二人被送到了吴忠市看守所。因恶警绑架他们时,家中无人,详细情况无人知晓。事发后,郑凤英的儿子到看守所要人,看守所推托让找古城派出所的人。现俩人仍被非法关押在吴忠市看守所。

郑风英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退休职工,丈夫马勋德以前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郑凤英因身患多种疾病无法上班,四十五岁提前退休。郑凤英以前患有严重的肾结石犯病时,她疼得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一九九七年五月,郑凤英和丈夫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的几个月后,两人所患疾病都陆续痊愈。

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开迫害法轮功后,马勋德和郑凤英夫妇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与儿子聚少离多,十三年多来,每次他们遭迫害后,儿子都得由亲戚、朋友、同事照顾。郑凤英的母亲因承受不了女儿、女婿一次次遭关押的打击,在郑凤英被非法劳教期间悲愤离世。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青铜峡市法院企图对三名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开庭,图谋迫害,郑凤英被迫离家,漂流在外近三年。

此次他们夫妇二人遭迫害,致使这个家庭再次骨肉分离。绑架他们的是吴忠古城派出所的警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30/二零一二年九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63523.html

2012-09-23: 宁夏政法委系统近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
马雄德、郑凤英夫妇被绑架

九月一日,流离失所近三年的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回家中被邻居诬告,和丈夫马雄德同时遭吴忠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吴忠市国保大队警察非法绑架他们夫妇二人后,将他们押到宁夏青铜峡市公安局,随后,青铜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王浩又将他们关押到了吴忠市看守所。此前,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青铜峡市法院欲非法起诉诬判郑凤英郑凤英被逼无奈流离失所至今。

郑风英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退休职工,马勋德以前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郑凤英因身患多种疾病无法上班,四十五岁提前退休。郑凤英以前患有严重的肾结石犯病时,她疼得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一九九七年五月,郑凤英和丈夫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的几个月后,两人所患疾病都陆续痊愈。

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开迫害法轮功后,马勋德和郑凤英夫妇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与儿子聚少离多,十三年多来,每次他们遭迫害后,儿子都得由亲戚、朋友、同事照顾。郑凤英的母亲因承受不了女儿、女婿一次次遭关押的打击,在郑凤英被非法劳教期间悲愤离世。

目前,俩人仍被关押在吴忠市看守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3/宁夏政法委系统近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263163.html

2012-09-19: 关于绑架宁夏吴忠法轮功学员郑凤英恶警情况补充
参与绑架的恶警:李正江,宁夏吴忠市青铜峡国保大队队长
王浩,宁夏吴忠市青铜峡国保大队副队长
吴忠地区邮编 75110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9/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2857.html

2012-09-06: 曾屡遭迫害 宁夏郑凤英流离失所中再被绑架
被迫离家漂泊近三年的宁夏吴忠市法轮功学员郑凤英,于九月一日回家取衣物时,被蹲坑警察绑架。这是郑凤英第七次遭绑架。

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开迫害法轮功后,郑凤英和丈夫马勋德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与儿子聚少离多,十三年多来,郑凤英夫妇每次遭迫害后,他们的儿子都得由亲戚、朋友、同事照顾。郑凤英的母亲因承受不了女儿、女婿一次次遭关押的打击,在郑凤英被非法劳教期间悲愤离世。

以下是郑凤英和丈夫马勋德遭迫害经历:

郑风英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退休职工,丈夫马勋德以前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郑凤英因身患多种疾病无法上班,四十五岁提前退休。郑凤英以前患有严重的肾结石犯病时,她疼得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一九九七年五月,郑凤英和丈夫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的几个月后,两人所患疾病都陆续痊愈。

给政府写信讲述法轮功真相 夫妇俩遭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二月,郑凤英和丈夫马勋德及吴忠市几个法轮功学员给国家信访办、宁夏信访办联名写了一封信,信中讲述了他们修炼法轮功以后的感受,并恳请政府做调查,实事求是,允许继续炼功。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警察王文章、马宝珍、任小荣、郭建军等得知消息后,绑架了这些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和马勋德被劫持到吴忠戒毒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夫妇俩被囚戒毒所 遭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郑凤英和丈夫及当地几名法轮功学员再次被绑架到戒毒所关押了一个多月。在关押期间马勋德肾结石犯了,疼得满地打滚,戒毒所怕出人命,勒索了三千元钱让回家了;郑凤英脚趾头和趾头缝流着脓和血水,溃烂、脓肿严重,走不成路,戒毒所勒索了两千元钱让回家了。

夫妇双双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初,世纪谎言天安门“自焚”伪案在“殃视”播放。二月九日早,吴忠市国保大队警察王文章、马宝珍带着吴忠电视台的记者、摄影师等,在吴忠仪表厂开了一个所谓的“揭批现场会”,把法轮功学员召集到会场,逼当场表态。郑凤英拒绝说话,国保警察就用脏话辱骂。会后,警察将郑凤英绑架到吴忠公安局,当天下午,将她劫持到银川女子劳教所夫妇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她绝食反迫害,又被加教几个月。

二零零一年九月,马勋德去劳教所给郑凤英送衣服,因在里面夹带了法轮大法的经文,被恶警查出。劳教所政委马燕打电话向吴忠国保大队恶告,恶警王文章直接将马勋德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全家四人遭迫害 郑凤英夫妇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四年八月,马勋德和郑凤英的侄女被警察偷偷跟踪,银川市、吴忠市、吴忠利通区国保十几个警察到郑凤英侄女、大弟弟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马勋德和郑凤英的大弟弟、侄女。

绑架时,郑凤英的侄女正抱着一岁的女儿,毫无人性的恶警从她怀里抢过孩子,直接摔到地上,孩子鞋掉了、哭不出声音、气都上不来了,恶警们连看都没看。当晚一帮恶警又闯到郑凤英家非法抄家,将郑凤英也绑架。

郑凤英的大弟弟、侄女被非法关押三十七天;郑凤英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马勋德被判重刑五年,送到吴忠关马湖监狱,后转到了石嘴山市惠农监狱。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到期后,“六一零”的恶徒直接把他绑架到了银川“六一零”洗脑班,又迫害了十四天才回家。

郑凤英被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上午,吴忠市“六一零”的马旭东伙同国保大队的几个警察、仪表厂保卫处的齐洪林等闯到郑凤英家(那时马勋德还在监狱),强行将她绑架到银川“六一零”洗脑班,关了一个月。

郑凤英被迫离家近三年 第七次遭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郑凤英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来办了取保候审手续回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青铜峡市法院企图对三名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开庭,图谋迫害,郑凤英被迫离家,漂流在外。

九月一日,因天气转凉,郑凤英回家取衣物,不料被跟踪、蹲坑的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6/曾屡遭迫害-宁夏郑凤英流离失所中再被绑架-262454.html

2012-09-03: 宁夏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在吴忠家中被绑架

宁夏吴忠法轮功学员郑凤英于9月1日在吴忠的家中被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3/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2315.html#1292232117-1

2011-01-15: 二零一零年宁夏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宁夏青铜峡市法院将法轮功学员吴進荣、王学芳非法判刑

四月,宁夏青铜峡市法院将法轮功学员吴進荣、王学芳(教师)非法判刑,刑期都为三年(监外执行)。

此前,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宁夏吴忠市、青铜峡市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吴進荣、王学芳等被非法绑架,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去向不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青铜峡市检察院将三名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吴進荣、王学芳起诉至青铜峡市法院,郑凤英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5/二零一零年宁夏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234890.html

2010-08-02: 宁夏各市六一零警察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七月七日至九日,宁夏银川市、吴忠市、灵武市、石嘴山市六一零警察无辜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抄家,甚至绑架法轮功学员。

七月七日至九日,宁夏银川市六一零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张淑芳、辛林原等人家中骚扰。

七月九日,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长李军、副队长马宝珍带几名警察伙同利通区古城派出所薛明华、朝阳派出所馘建军,青铜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正江、王浩等,先后绑架了三名法轮功学员岳钦、钞旌佩、马雄德还有马雄德的儿子。并非法对三名法轮功学员抄家,抢劫了大法书籍、电脑、手机等物品。马雄德的儿子被关了一天一夜后放回。其他三人现还被非法关押在吴忠看守所。

据悉,几名警察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马雄德家,逼问其妻郑凤英的下落(二零零九年三月遭迫害,十月流离失所,至今不知去向)。马雄德父子无法告知。警察便将马雄德父子强行绑架到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7849.html#108203526-1

2010-06-19: 宁夏青铜峡市伪法院将法轮功学员吴進荣、王学芳非法判刑

...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宁夏吴忠市、青铜峡市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吴進荣、王学芳等被非法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去向不明。十一月四日,青铜峡市伪检察院将三名法轮功学员郑凤英、吴進荣,王学芳起诉至青铜峡市法院。郑凤英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0/6/27/11819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9/225628.html

2010-02-25: 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综述

本文是宁夏地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以来遭受迫害的事实综述。
……
二.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
16.法轮功学员郑风英 马勋德

郑风英,今年五十八岁,原来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职工。马勋德,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大专文化,工程师。

一九九七年,郑风英因身患多种疾病无法上班,四十五岁提前退休。那时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十指变形、不能用凉水;天冷时腿疼的上厕所蹲不下去,左腿不能弯曲,上厕所只能歪着身子;严重的气管炎,咳嗽的上不来气;只要躺下就不停的咳嗽,嗓子像刀割,胸部、腹部疼痛难忍;还有严重的肠炎、胃下垂。全身都是病,中医、西医、气功、偏方试了个遍,哪个也不起作用,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修炼大法不久后的一天上吐下泻、上厕所都来不及,恨不得坐在马桶上不下来,又吐的厉害。整整三天的调整身体,三天后肠炎、胃下垂好了,以后再也没犯过。炼了一年以后,气管炎、风湿性关节炎全好了,用冷水洗衣服手一点也不疼了。从得法至今一片药也没吃过,省了不少的医药费。

老伴马勋德,修炼前有严重的肾结石,曾做过两次手术。每次犯病时疼的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一九九七年五月和郑风英同时得法修炼后,原来严重的肾结石也好了。

法轮功不光是要炼五套动作,更重要的是要让人提高心性。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大法师父教修炼人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与人为善,做事为人着想。在利益面前不争,多包容、体谅别人。郑风英过去脾气不好,无理搅三分,得理不让人,经常和别人发脾气、吵架。修炼后能容忍了,对家人、对朋友宽容了,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变了一个人。那时她们夫妻同修大法,家庭和睦,亲朋好友们羡慕不已。

零零年二月俩人和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给国家信访办、宁夏信访办联名写一封信,讲述了修炼法轮功以后的感受,并恳请政府做调查,实事求是,允许继续炼功。信发出后被当地的公安截了回来。晚上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队长王文章、警员马宝珍、任小荣、郭建军等几个警察非法抄家,之后把俩人绑架到吴忠戒毒所非法拘禁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因向世人散发真相资料,吴忠国保大队的几个恶警当晚非法抄家后再次将俩人绑架到戒毒所。因坚决不写不修炼的保证书,他们就关着不放。关了一个月的时候,郑风英脚趾头和趾缝流脓和血水,溃烂、脓肿严重,大拖鞋也穿不進去,垫上卫生纸一会儿就湿透了。戒毒所看她的脚肿的太吓人了,怕担责任,家人和朋友也再次找他们要人,关了四十八天,勒索了两千元钱才同意放人。马勋德在戒毒所因为炼不了功、学不了法,肾结石犯了,疼得满地打滚。戒毒所的人怕出人命,就将他送到医院。就这样关了五十六天,勒索了三千元钱后也回来了。

二零零一年,世纪谎言天安门“自焚”伪案在“殃视”播放,因不配合当地国保、吴忠电视台在吴忠仪表厂开的一个所谓的揭批现场会,郑风英当天下午被绑架到银川女子劳教所劳教迫害两年。在劳教所期间,老伴去给送衣服。因衣服里装了师父的经文,被劳教所的恶警马燕给吴忠国保大队打电话诬告构陷,老伴也被劳教迫害两年。郑风英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眼泪都哭干了,她拖着病体去看郑风英,泯灭人性的管教百般刁难,只让见过一次。零二年她几天不吃东西奄奄一息了,经家人的奔波,给劳教所押了一千元钱,准了两天假。母亲见她高兴的喝了稀饭,第二天就能起床了。没想到这竟是和母亲的永诀,零三年一月母亲去世了。郑风英回到家时和母亲已是生死两茫茫了,女儿没能为母亲送终。儿子在学校得知两人被劳教,非常的绝望。有一天到六楼的楼顶想跳楼自杀,经过一番思考,才没有铸成大错。

零零四年七月,马勋德从劳教所回来后和郑风英的侄女被恶警跟踪。银川市、吴忠市、吴忠利通区国保的警察十几个又去家抄了郑风英和她侄女及大弟弟的家。抢走了不少东西,并绑架了四人。绑架郑风英的侄女时,她正抱着一岁的女儿,那些毫无人性的恶警从怀里抢过孩子,就直接摔到地上了,孩子鞋掉了、哭不出声音、气都上不来了,它们连看都没看。

郑风英的大弟弟、侄女被非法拘禁了三十七天。郑风英关到十二月底后枉判三年(监外执行)。马勋德被判冤狱五年,送到吴忠关马湖监狱,后转到了石嘴山市惠农监狱。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到期后又被直接绑架到了银川“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了十四天。马勋德在邪恶的黑窝被囚禁了五年多,再次被迫害的尿血。期满回家时骨瘦如柴,身体虚弱,走路直不起腰,精神恍惚。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上午,吴忠市“六一零”的马旭东一伙、国保大队的几个警察、仪表厂保卫处的齐洪林等强行将郑风英绑架到了银川“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零九年三月,郑风英被绑架到青铜峡国保大队关了一天,后来办了取保候审手续回家。青铜峡伪法院企图非法庭审,郑风英被迫流离失所。

从九九年至今,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期间,俩人的工资都被停发。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803.html

2010-01-24: 宁夏郑风英与老伴遭迫害十年
(明慧通讯员宁夏报导)宁夏马勋德、郑风英夫妇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流氓集团迫害后,多次遭受迫害,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

下面是郑风英诉述他们的经历。

有幸得法,疾病痊愈

我叫郑风英,今年五十八岁,原来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职工。一九九七年,因身患多种疾病无法上班,四十五岁提前退休。那时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十指变形、不能用凉水;天冷时腿疼的上厕所蹲不下去,左腿不能弯曲,上厕所只能歪着身子;严重的气管炎,咳嗽的上不来气;只要躺下就不停的咳嗽,嗓子像刀割,胸部、腹部疼痛难忍;还有严重的肠炎、胃下垂。全身都是病,哪疼医哪。中医、西医、气功、偏方试了个遍,哪个也不起作用。我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才四十几岁,就感觉活着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我老伴马勋德,原来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大专文化、工程师。修炼前有严重的肾结石,曾做过两次手术。每次犯病时疼的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

一九九七年五月,听人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正好我在吴忠文化宫广场看到有好多人炼,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就跟着学起了动作。那时每天晚上吴忠图书馆还有人放师父的讲法录像。这样我就每天早上炼功,晚上看录像,成了一名大法弟子。不久后的一天我上吐下泻、上厕所都来不及,恨不得坐在马桶上不下来;可又吐的厉害,整整三天。我没有害怕,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呢!三天后我的肠炎、胃下垂好了,以后再也没犯过。

炼了一年以后,我的气管炎、风湿性关节炎全好了,用冷水洗衣服手一点也不疼了。从得法至今一片药也没吃过,给国家省了不少的医药费。

我老伴一九九七年五月和我同时得法。得法修炼后原来严重的肾结石也好了。

法轮功不光是要炼五套动作,更重要的是要让人提高心性。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师父教我们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与人为善,做事为人着想。在利益面前不争,多包容、体谅别人。我过去脾气不好,无理搅三分,得理不让人,经常和别人发脾气、吵架。修炼后能容忍了,对家人、对朋友宽容了,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了一个人。那时我们夫妻同修“真、善、忍”,家庭和睦,亲朋好友对我们羡慕不已。

说真话,被非法拘留等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在全国各种媒体上诽谤污蔑大法。我是大法的受益者,我应该出来向政府说真话、说实话。零零年二月我和老伴,还有其他几个大法弟子给国家信访办、宁夏信访办联名写了一封信,签了我们的真实姓名和单位。在信中我们讲述了修炼法轮功以后的感受,并恳请政府做调查,实事求是,允许我们继续炼功。

信发出五天后,被我们当地的公安部门截了回来。三月一日晚上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队长王文章、警员马宝珍、任小荣、郭建军,还有其他几个警察到我家非法抄家,之后把我和老伴抓到吴忠戒毒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向国家设的信访办写信就成了犯人。不调查、没证据就抓人拘留,这真像老百姓说的顺口溜:政府是流氓政府,警察是政府流氓。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国所有的媒体对法轮功的歪曲、诬陷报导口径一直。大法弟子没有任何渠道可以反映真相,只能自己向世人讲明大法和师父不是政府造谣诽谤的那样。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我们吴忠市的十几个大法弟子带着自己制作的资料,向世人散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好的,师父只是教人做好人,修炼“真、善、忍”无罪。结果当晚吴忠国保大队的几个警察又到我家非法抄家,我和老伴再次被绑架到戒毒所。一起的两个同修被非法关押到了吴忠看守所。

我们被非法关押期间,王文章、马宝珍、任小荣、朱玉多次到戒毒所逼迫我们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并说:只要写就放我们回家。我和老伴不写。我给他们讲我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变化的亲身经历,我说:你不让我炼,就是不让我做好人。可是他们根本不听。王文章、马宝珍还吓唬我说:不写保证就劳教。我坚决不写,他们就不放我。

我被关了一个月的时候,脚趾头和趾头缝流着脓和血水,溃烂、脓肿严重,大拖鞋也穿不進去,垫上卫生纸一会儿就湿透了。我家人和朋友看我时,非常难过,就劝我赶紧写保证。我还是不写。因为我没犯罪,大法就是好,我就是要炼。家人和朋友回去就找到王文章、马宝珍,说了我的情况,要求放人。王文章、马宝珍骗他们说,我不写保证但嘴上说一下也可以。我还是不说,他们也不放我。又过了十几天,管教看我的脚肿的太吓人了,怕担责任,就打电话请示王文章和马宝珍,我的家人和朋友也再次找他们要人,他们才同意放我。刚出来走不成路,是我侄子把我背到车上的。

我回家两天,我老伴在戒毒所因为炼不了功、学不了法,肾结石犯了,疼得满地打滚。戒毒所的人怕出人命,就将他送到医院治疗。一星期后他也回来了。就这样我被关了四十八天,勒索了两千元钱。我老伴被关了五十六天,勒索了三千元钱。我被勒索的钱后来我去国保大队要回来了,我老伴的至今他们还不还。

被非法劳教两年多

二零零一年,世纪谎言天安门“自焚”伪案在“殃视”播放,中共在全国又开始新一轮迫害法轮功。二月九日早上王文章、马宝珍带着吴忠电视台的记者、摄影师等在吴忠仪表厂开了一个所谓的揭批现场会。厂领导及有关职工参加,厂子还把炼法轮功的人都找来了,要大家表态。我不搭理他们。他们就说我:脑子有虫,态度不好。

会后,国保大队的警察就将我绑架到了吴忠公安局,当天下午,没有走任何法律程序,国保警察直接将我送到银川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银川女子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之一。我们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互相不能说话、不能来往,每个人都有两个吸毒犯“包夹”,监视一言一行。为了减轻迫害、争取炼功的自由,我们集体绝食了几天。为此,我被加期两个多月。由于长期学不上法、炼不了功、邪悟者反覆的说教,我渐渐的失去了正念,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我被邪恶“转化”了,在转化书上签了字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给大法抹了黑,也给自己的修炼增加了更大的魔难。零三年四月从劳教所回家。

我在银川女子劳教所期间,我丈夫二零零一年九月去给我送衣服。因衣服里装了师父的经文,被劳教所的恶警查出。劳教所政委马燕给吴忠国保大队打电话诬告。国保大队的王文章就直接将我老伴劳教两年。

夫妻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四年七月,老伴从劳教所被放回来。八月,老伴和侄女被警察偷偷跟踪。银川市、吴忠市、吴忠利通区国保的警察十几个就去我侄女家抄家了。他们抢走了不少东西,还把我大弟弟家也抄了,并绑架了我老伴、大弟弟、侄女。

绑架我侄女时,她正抱着一岁的女儿,那些毫无人性的恶警从我侄女怀里抢过孩子,就直接摔到地上了,孩子鞋掉了、哭不出声音、气都上不来了,他们连看都没看。晚上八点多一帮恶警又到我家抄家,虽然甚么也没搜到,他们还是把我也绑架了。

我们一大家四口被绑架,三家被抄家,家里一下炸锅了,所有的亲人都吓坏了。

我大弟弟、侄女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回家了。我和老伴一直被关到十二月底。我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我老伴被判重刑五年,送到吴忠关马湖监狱,后转到了石嘴山市惠农监狱。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到期后中共邪恶之徒直接把他绑架到了银川“六一零”洗脑班,延期迫害了十四天才回家。

我丈夫被邪恶的黑窝关了五年多,零五年再次被迫害的尿血。期满回家时骨瘦如柴,身体虚弱,走路直不起腰,精神恍惚。回家后炼功学法,现在基本正常了。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上午,吴忠市“六一零”的马旭东一伙、国保大队的几个警察、仪表厂保卫处的齐洪林等突然到了我家(那时我老伴还在监狱),强行将我绑架到了银川“六一零”洗脑班,关了我一个月,我又一次违心的写了“三书”。

零九年三月,我被绑架到宁夏青铜峡国保大队关了一天,后来办了取保候审手续回家。青铜峡伪法院企图对我非法开庭。我被迫流离失所。

亲朋的痛苦及经济上的迫害

从九九年至今,我和老伴被非法劳教、判刑期间,我们的工资都被停发了。

二零零一年,我和老伴同时被劳教,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眼泪都哭干了。她拖着病体去看我,劳教所泯灭人性的管教百般刁难,只让见过一次。零二年她几天不吃东西奄奄一息了。经家人的奔波,给劳教所押了一千元钱,准了我两天假。母亲见到我高兴的喝了稀饭,第二天就能起床了。没想到这是我和母亲最后的永诀。零三年一月母亲去世了。我四月十日回到家和母亲已是生死两茫茫了。我这个女儿没能为母亲送终。

二零零二年新年放假前,我和老伴都被劳教了,家里没人。儿子在学校得到消息后,非常的绝望。他有一天到六楼的楼顶想跳楼自杀。经过一番思考,才没有铸成大错。我一个朋友打电话反覆劝说,儿子才回家。这个朋友为了照顾我儿子,全家都搬到我家住了一个月,直到儿子开学。我和老伴每次受迫害后,她都来照顾我儿子。我儿子的学费她也给寄。我被关押时她去看我,经常被警察白眼。在我们夫妻遭受迫害的十多年中,亲人承受了巨大的折磨,朋友、善良的世人都曾帮助过我们。在此我深表谢意!

从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至今,我们夫妻两人屡遭迫害,大弟弟、侄女也曾被迫害。我和丈夫、儿子三人聚少离多,十年里没有过过几天安生日子。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而共产党对我们的迫害是违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4/216830.html

2009-11-12: 宁夏吴忠市三名大法弟子被迫害
2009年3月7日,宁夏吴忠市大法弟子吴進荣给青铜峡小坝大法弟子王学芳送真相资料时被邪恶之徒绑架,后在邪恶迫害下,在当地看守所说出资料来源为吴忠市大法弟子郑凤英(此事明慧网已做报导)。

目前,青铜峡伪检察院于2009年11月4日将三名大法弟子起诉至青铜峡伪法院。十几天以后将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2/212485.html

2004-11-13: 2004年7月份,宁夏吴忠大法弟子郑凤英夫妇(60岁左右)及其外甥女(亦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资料点被破坏。

吴忠市联系资料(区号: 953)

2018-10-15: 吴忠市朝阳派出所:
所长张兴发13895539444

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
杨梅13895139396
马明朗0953-2027252
李军、杨洁茹、谢贤

吴忠市看守所:
所长0953-6565088

2016-1-11: 吴忠市利通区“610”办:9532666673、9532666692
利通区公安局国保大队:
电话952027252
大队长马明朗:13995039928
朝阳派出所:
电话:9432012779
所长9532122835
副所长马少新
2014-09-20: 宁夏吴忠市
邮编751100 电话区号0953
1、吴忠市中级法院:电话:2272298
姓名 职务 办电 手机
陈大威 院长   2271962、15909638888
杨岩刚 副院长  2134002、18995361333
陶夏平 副院长  2134003、18995365333
马少清 副院长  213400418995386333
白建新 纪检组长 213400618995338418
李 炯 政治部主任213400718995369333
艾进春 审判长  2134036、18995339880 2271368
田进贤 法官   2134039(本案二审法官)
2、宁夏吴忠市民生街派出所:
朱申旭普、马慧、马小军
3、宁夏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区公安分局:
地址: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利通北街24号
电话:0953-2025866
传真:0953-2666573
局长贺占忠 办0953-2021210、13995139666
政委:0953-2025002
副书记赵斌(直接参与迫害) 办2025009、13895335955
副书记陈刚 办2025004、13995057218
副书记宋继忠 办2025007、13895036992
副局长丁朝炜 办2025005、13895256619
政工室主任王中东 办2025010、1399533915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953)

2012-09-30:
看守所有一警察叫徐帅1899538300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