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曹莲娣(曹连蒂,曹连娣,李鹏妻), 女, 5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家住黑龙江省阿城涤纶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13
家庭成员: 儿女: 李晓微(李晓巍李晓威)
夫妻/父母: 曹莲娣(曹连蒂,曹连娣,李鹏妻) 李鹏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5-07-30: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二)
以下是万家劳教所恶警使用的部份酷刑手段:

拳打式

2001年5月24日,12队阿城市聋哑学校副校长谢金贤拒绝写保证,被恶警打昏过去,用水泼醒后再打;李晓燕被吊打得直翻白眼儿,扔到床上好半天才缓过气来;曹连娣被恶警打的全身是伤,右腿外侧肌肉坏死皮肤的硬度很厚;刘桂香被9队队长和一男恶警扣在铁椅上拳打脚踢顿时鼻子流血不止。

电棍式

依兰的吴淑莲、韩丽荣、崔淑香,阿城的曹连娣、曹玉娥姐妹都是单独拽出去用拳脚电棍猛打,曹连娣被绳子吊起来当时就晕过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306.html

2005-06-15:  黑龙江阿城市曹玉娥和曹连娣一家人惨遭迫害
黑龙江省阿城市大法弟子曹玉娥二次被非法抓捕,遭到恶警毒打,在万家劳教所男监被吊在床栏上、用绳子绑在床柱上迫害。大法弟子曹连娣的家曾是炼功点,多次被抄家,一家三口在阿城第二看守所遭到非人迫害。曹玉娥17岁的女儿被阿城第二看守所副所长张文礼把脚拿起来用塑料管抽,从大拇脚趾开始打,一直排到大腿根,一鞭子挨着一鞭子的抽;曹玉娥三次被非法关押,在阿城市城北派出所和万家劳教所遭到非人的迫害。
二、大法弟子曹连娣自述一家人所遭受的迫害
我叫曹莲娣,今年52岁,家住黑龙江省阿城涤纶厂,我爱人李鹏50岁,我女儿李晓威23岁,都是1996年2月份喜得大法。
99年7月22日电视开始播出诬蔑法轮功之后,因我家是学法点,多次遭到强行抄家,收走大量书籍、师父法像、录音带、录像带、法轮章、收录机,大家坐的垫子全部被收走。2000年2月3日下午4点多钟,城北派出所把我们全家叫去,问在家炼不炼功,回答说炼。一个炼字就把我们一家三口,都非法押入阿城第二看守所,当时已是晚9点多钟,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准备过年的两千元钱的东西全都烂掉。

我和我爱人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68天,我女儿80天。在这期间,打、骂、用铁环锁在铁窗上,一吊就是几天几夜。大年初一,大法弟子炼功,管教李明启点燃鞭炮往每个人手里、怀里扔,别的管教就开始往身上浇水,骂、拳打脚踢、用笤帚把打、塑料管抽,特别是我的女儿仅有17岁,天天被环着,用盆子往头上、身上倒水,内衣都湿透了,再开开窗户冻。有一次,副所长张文礼把我女儿的脚拿起来用塑料管抽,从大拇脚趾开始打,一直排到大腿根,一鞭子挨着一鞭子的抽。最后让我和李鹏每人交5000元钱,李晓威交了3000元的保释金才放出来。

2000年6月19日,阿城市城北派出所又非法把我和李晓威抓起来押入阿城第二看守所,为了要求无罪释放,我们在里绝食,半个月每人交2000元钱才放出来。我家共计交17000元钱。(我已要回)

2000年12月18日,因進京上访,中途被截回,带到城北派出所后,给我爱人脱了衣服,只剩背心,光脚站在窗台上,两边窗户打开冻了两个多小时,还打他耳光,然后押入第二看守所。后来他被送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我女儿李晓威被非法押入阿城第一看守所,最后又送到“转化班”,地点在阿城市纺校楼内,是阿城市政府、610、公安局办的。一直到2001年7月末,我女儿才被保释出来,共把我女儿抓起来三次,留级三年,2004年才考大学。

我被带回城北派出所后,恶警任广林强制给我上衣脱掉,就剩内衣,光着脚在雪地里站着,把双手在背后用手铐铐上,再用人吊着。后来又把我弄到二楼所长办公室,所长王伟民,副所长孟庆义,让我穿上毛衣、棉大衣戴上棉帽子,然后强迫我撅着,全身大汗淋漓,从脸上往下淌,还打我的腰。一直到第二天早上4点来钟才把我押入阿城第一看守所,一个多月我的腰都不能平躺着,非常疼。

2001年1月18日,不法人员把我送入万家劳教所12大队,非法劳教两年。万家劳教所更是邪恶。2001年5月24日,万家劳教所把我们女大法弟子分到各个男大队,每队分七八个人,我被分到八大队,首先强迫写“保证”,不写就开始迫害,用各种刑具,黑天白天都强制在地上坐、蹲、站、吊、打、骂、电棍电、警棍打、拳击,用绳子捆在床头上,把头往水池子里按,然后再用电棍电,打昏过去就开始用凉水浇。不许说话,一说就用脏东西把嘴堵上,等等各种卑鄙手段迫害。

在5月26日晚间,警察孙庆开始用电棍对每个大法弟子進行上电。我被关到管教室,恶警开始用电棍电我的头、脸、嘴、耳、脖子、手、腰、把电棍塞入嘴里多次,脸都电坏了。27日中午,又开始迫害,把我用绳子捆在床头上,带拳击手套,往脸、头、前胸打,然后再用警棍打,一直打到昏过去为止。醒来后,我的腿非常疼,从腰部往下一直到大脚趾都是酱黑色的,我的左腿,大小腿肌肉已被打死,也就是肌肉坏死,完全就是万家劳教所对我的迫害所至。已经五个年头了,到现在我的腿还没有完全恢复好,打我的是八大队的大队长张某,可能叫张铁民。

十多天后,恶警又把我们弄回十二大队,队长张波阴险毒辣,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软硬兼施。张波又开始对我们進行迫害,把我绑在床头上,蹲不下,起不来,五天五夜,最后又开始上大挂(就是把人倒背手吊起来),不让吃饱,还不让自己买东西吃,干活一直干到晚9点多钟。

2002年3月我们被关到七大队進行迫害。每班有十七八个大法弟子,一共七个班,每班有四个女警察,后来每班進入4个男恶警,進行各种刑具的迫害。2002年9月,恶警又把我弄到集训队進行迫害。首先让在“三书”上签字,不签就是让犯人骂、打、铁椅子、电棍、上大挂、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从早五点起一直蹲到晚12点,蹲不住就打,集训队是最邪恶的,用尽一切邪恶手段,到期不放,又加期一个月,这三年真是受尽折磨。

参与迫害的警察有:科长:赵余庆、□洪勋、姚福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5/104061.html

2004-11-13: 2001年5月24日,在(万家劳教所)所长卢振山的指示下(让学员写保证书),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又進行了一次全面迫害。12 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被分成八、九个人一组,分别被拉到男大队進行疯狂打骂、体罚,学员谢金贤(现在万家劳教所)被打昏过去用水泼醒后再打,李小燕被吊的直翻白眼扔到床上好半天才缓过气来,曹莲娣被恶警打残(整个右大腿外侧大腿肌肉坏死),郭宏宇、张宏、谭桂珍、李兰、林秀如、刘桂香被拖入小号,刘桂香被当时九队队长和另一男恶警扣在刑椅上拳脚相加,顿时鼻子流血不止,另外几个学员分别被男恶警拳打脚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3/89084.html

2004-02-09: 那是2000年12月18日,法轮大法弟子付双印、关慧莲(夫妇)、李鹏曹连娣(夫妇)与女儿李晓巍(高一学生)、曹玉娥等十一人,因去京上访被绑架回到所在地阿城城北派出所。此时正是王伟民任所长,孟庆义任副所长。那是个寒冷的冬天。他们看到这些别无他求、只想修炼做好人、只想進京说句公道话的善良百姓,怎么那么仇视、凶残!也许那时他认为是这些人给他仕途上的荣升带来麻烦,所得奖金数字会缩小。于是他们当时发疯似的扑向他们。把迫害大法弟子作为向上爬的垫脚石,把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绝顶做法当成他们的工作成绩,把这次机会视为正好是他向上司领功请赏、升官发财的大好时机。因此竭尽全力地表演着他们整人的高明招术,残酷地折磨着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9/66966.html

2003-01-15:万家劳教所暴行:吊起来之后用10多个电棍同时电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自2002年7月25日以来,调动了大量的男干警,采用非人的高压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恶警先逼迫大法学员蹲着,有时蹲到半夜12点才让睡觉,它们还利用刑事犯充当打手来迫害大法弟子,被逼蹲着的大法弟子动一点儿它们就打、骂,最后给上大挂,吊起来之后用10多个电棍同时电,试图强迫大法学员背叛信仰。恶警还每天强迫大法学员听、读、写污蔑大法的材料,然后让答卷,不按它们的标准答就残酷地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万家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受着精神折磨及肉体的迫害,有很多大法学员非法劳教到期也不放,又被无理加期。超期关押的大法学员有:张淑芹、程文婷、于国荣、孔祥平、王淑荣、吕会文、孙立芝、周华、曹连弟、曹玉娥等人。

2002-11-28: 万家劳教所的恶魔史英白指使、纵容、鼓励管教对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还常常亲临现场指挥。酷刑名目繁多,管教心狠手毒。电击,吊打,围打,调动刑事犯打学员,把女学员关進男监等等。学员张春艳被吊两天,狱警用十个电棍一起电她,她的脸、腋下,都被电出泡来。把学员宋玉素按在水里又拖出来,吴淑莲身上被浇上水,然后用电棍电,曹连弟被吊起后电得晕过去。

2002-09-07: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以血腥暴力强迫大法弟子背离信仰
2002年8月21日,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所谓的“集训队”的大法弟子下楼吃饭时,看见有人脸上带血。后听说8月20日三楼十名大法弟子遭毒打。8月22日,二名大法弟子被从三楼抬了出去,是输氧抬出去的。8月23日又有一个被抬了出去,打着吊瓶。8月23日,刑事犯白雪莲从外面拿着玉米面和盐上了三楼,大家都知道这是强行给大法弟子灌食用的。

这些管教在干什么?这不是行凶杀人吗?我们无从知道管教们是用什么具体手段打人的,因为消息封闭得很厉害。每当三楼人员进出时,都有干警在前边清道,若有在二楼的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或打扫卫生的,都被赶到楼道里拉上铁门,而且在万家七队的外所管教还被要求夜间看监控时要回避三楼的情况,恶警们为什么这么害怕?分明是干着见不得人的暴行。

听说近期恶警也要对二楼的所有大法弟子下手,因为一个多月来,这些先期到万家的大法弟子一直在抵制所谓的“走队列”体罚及强制劳动。三楼的暴力开始后,二楼的大法弟子们又纷纷见队长要求解决问题,七大队也把各班人员分成类,要进行什么分班整治。另外阿城大法弟子曹连娣在2001年12大队“5.24”事件中被拉到男八大队毒打,腿被打残,至今未好。今年3月万家管教领她去医院,诊断成“硬皮症”,不但到现在不放她,还月月向其家属索要“看病费”200元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7/36188.html

2002-03-21: 12大队40名曾被迫放弃信仰的人员中有十馀名学员在春节前后纷纷向大队、及明慧网递交“严正声明”,放弃修炼的人员也大多不愿再做洗脑迫害。

最近7大队把“疥疮”严重的大法弟子组成一个班,由一个因打架而臭名昭着的刑事犯付丽娜“看管”。此人经常骂人,举手打人。近日因看到大法弟子发正念,付丽娜与管教一起用板凳把已经遍体疥疮的大法弟子打伤(大法弟子许伟腿被打烂)。2002年3月14日,管教刘影唆使付丽娜又把大法弟子李慧文痛打一顿,李慧文被打得鼻青脸肿。利用残暴的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是7大队队长武金英、齐队长又一新罪行。

万家7大队近况

由于公安不断地把大法弟子往万家送,3月1日有12名大法弟子被调入7大队。大法弟子为铲除邪恶每天坚持发正念,恶警张丽见到后,魔性大发,用皮鞋踢大法弟子刘桂香的手,用湿毛巾抽打。大法弟子李文俊坚持立掌,张丽竟恶毒地用湿毛巾抓住其手指用力掰,李文俊手指几乎被折断;大法弟子吕适平在发正念,张丽用手用力拽住她的头发,将她几乎从铺上大头朝下摔下来。恶警张丽每次值班,张嘴便骂,举手便打。一次大法弟子崔秀琴正在上铺发正念,张丽悄悄地拿起灌满水的大号饮料瓶子,冷不防从其背后打她的腰,崔秀琴坚持发正念不动,张丽便上去撕扯,把崔秀琴的衣服扯断了三枚扣子,险些摔下床来。

曹玉娜、曹连蒂在发正念时,周木歧用拳头猛打他们后背,嘴里还不断地骂着脏话。恶人贾春岩、王恩光、吴波、张殿云谤佛谤法。

2001-07-03: 从狱中传出的信息这样形容狱警“把宋玉素按在水里又托出来,吴淑莲身上被浇上水,用电棍电,曹连弟被吊起后晕过去。”

消息还透露,劳教所让几名男犯人把身上长脓包的女学员王芳、左秀云、李艳红按住,“用刮刀刮勺在血肉中刮来刮去”。

狱警将高淑艳,陈亚丽等人被强迫坐一种铁椅子28天,每天长达14小时,有时昼夜不开锁,这种铁椅连狱警也承认“男犯人坐不上两天就受不了”。

消息来源还指出,小号里的女教头每天只给学员两次玉米粥,只一点点儿,刚能盖住碗底,两口就喝光了,人被饿得眼冒金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3/12800.html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6-08: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8-12-0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和会宁派出所的警察。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自横 15945125260
会宁派出所:
范日宏 所长15945125079
邴立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7/10702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