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呼伦贝尔 扎兰屯市(扎兰屯看守所,百姓叫南头监狱) >> 于振杰, 女, 54

于振杰
呼伦贝尔盟扎兰屯市法轮功学员于振杰被保安沼女子监狱折磨致精神失常,直至离世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呼伦贝尔盟扎兰屯市
有关恶人: 内蒙古保安沼女子监狱恶警周建华
个人近况: 2011年9月7日 迫害致死 (2011-10-1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11-1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5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4-24: 内蒙古女子监狱残酷迫害主流社会的民众

......呼伦贝尔盟扎兰屯市法轮功学员于振杰,因维护大法讲真相,被非法投入保安沼女子监狱。监狱里时常回荡着于振杰震慑邪恶的正义之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于振杰遭到恶警副监狱长周建华等人的残酷迫害,多次被投入监狱的禁闭室,遭到各种酷刑折磨。从监舍到禁闭室一路打骂,踢踹,无数次的打耳光,使她鼻孔流血,头部红肿。在禁闭室里不论冬夏,都没有床铺和被褥,恶警就在水泥地板上用铐子、铁镣铐住于振杰,有时把四肢大叉开用铐子铐住,有时以坐、卧、蹲都不能的方式铐住,大小便就地解决,有时背铐,往往把肉都给铐烂,并且折磨时间很长,以几个月为一轮来折磨,之后改变方式进入下一轮的迫害。

有一次,上面来人参观,于振杰高喊“法轮大法好!”,使参观的人员大为震惊,恶警周建华赶紧上前周旋,谎称此人有精神病,从而挡住了有关人员的过问盘查,送走参观的人员后,周建华大发淫威,发疯似的迫害于振杰,对于振杰大打出手,那双黑手不断的打着于振杰的耳部、面部,于振杰毫不畏惧,依然坚定有力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气急败坏的周建华下令再将于振杰投入禁闭室。禁闭室离监舍有一段距离,周建华一路打,于振杰的鼻孔、嘴角鲜血直流。目击的常人说:“周建华哪有人性!纯粹是兽性大发,早晚有报啊!”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保安沼监狱解体后与内蒙呼市女监合并。于振杰在被迁到呼市监狱时,下车便喊:“法轮大法好!”使恶警们既怕又恼。于振杰在呼市女监一监区受着暴打和折磨,处境难以想象。于振杰拒绝穿囚服、背监规,恶警指使犯人对于振杰大打出手,每天折磨她,后来于振杰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即使这样,恶人还在迫害她。

于振杰只要来检查团,就证实法,被“包夹”用抬水的四棱木棒(长约七十公分,直径约六公分)打得双腿剧烈疼痛,打过的地方,二、三年没有知觉。由于不穿囚服,四个“包夹”一起动手打,于振杰耳后的皮肤被抓挠破出血,后来变成疮一直到脖子都是,流脓不止。一次检查团来监狱,于振杰喊“法轮大法好”,一个副监区长把她拽到二楼办公室,拿电棍电嘴,电流打到皮肤上直冒蓝色火花,嘴里还不停地骂。电完后,又把于振杰拉到一楼浴室铐到暖气管子上,“包夹”吴秀杰继续毒打,用拖布把打于振杰的嘴,打得青紫瘀血,然后关进小号一星期。当时小号刚施工完,水泥地还没有完全干透,铺的褥子第二天早上都是湿的。

后来,于振杰被关进洗脑班,不让睡,邪悟者、狱警强制于振杰写“五书”,并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威胁不服从、不“转化”的就送到内蒙古自治区通辽“转化基地”,那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地方。

出狱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于振杰正在单位上班,扎兰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宇平等恶警,突然非法抄家,翻出于振杰平时看的大法书籍、《明慧周刊》、十几本真相小册子、几个光盘,于振杰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再次把于振杰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监狱,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被迫害得住进劳改局医院,经多家医院诊断,结论都是宫颈癌和丙肝,在医院里,身体仍血流不止、疼痛。医院无法医治,情况十分危险,监狱为不承担责任,以保外就医之名,在于振杰已是奄奄一息时才送回家。于振杰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4/内蒙古女子监狱残酷迫害主流社会的民众-256151.html

2011-10-15: 内蒙古扎兰屯市于振杰遭中共迫害离世

内蒙古扎兰屯市法轮功学员于振杰(女、五十四岁)屡遭中共迫害,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在身心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

原本身体健康的于振杰,由于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被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策划绑架洗脑,并非法判刑两次(共七年),在扎兰屯市看守所、呼和浩特女子监狱受到非人的酷刑折磨,最后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经诊断为宫颈癌和丙肝,无法医治。

狱方为逃脱罪责,于二零一零年九月才把一息尚存的于振杰以保外就医之名送回家中。期间扎兰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还去于振杰家中恐吓骚扰,致使于振杰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使病情更加恶化,不久便含冤去世。

以下是于振杰生前自述她遭迫害的部份经历。

一、在扎兰屯市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我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捕后,劫持到扎兰屯、关入看守所。狱警逼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看到我仍然坚持炼功,就用“抱门”刑法折磨我,就是把人的一只手臂从铁门左下侧空隙穿过,另一只手臂从门的右下侧空隙穿过,两只手在铁门的另一面被铁铐子铐住。这种刑法让人既不能直立,也不能蹲下,撅着身体很难受。

恶警们见这种刑法不能让我屈服,又换一种刑具叫“马绊”。“马绊”就是用铁链子把双脚连在一起,然后把一只手铐在两脚间的铁链子上,弓着腰,不能直立,行走很困难。

在这期间,扎兰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勇逼迫我在他们写的提审材料上签字,我签的是“祸国殃民的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总后台、总导演”。他气急败坏地象野兽般向我扑来,抓住我的头发往下拽,一缕头发连同头皮一起被撕扯下来,鲜血顺着我的脸庞流了下来。

我在看守所喊“法轮大法好”,狱警就把我的嘴用“铁嚼子”勒住。嚼子是农民为了驾驭,横放在牲畜嘴里的小铁棒,两端连在缰绳上。同时又把我的腿戴上支棍,支棍也是一种刑法,就是一根长约六十公分左右的铁棍,把两脚支住,手和脚都用铁链子连住,使我不能说话,不能走路,无法入睡。戴刑具九天时间,我食水未进,看守所所长梁元宝、副所长王长和、薛指导员等数人用一把筷子撬开我的牙齿,用粗管子插到胃里强行灌食,真是惨无人道。

我在扎兰屯看守所一直被关押到二零零二年十月。

二、在内蒙古保安召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扎兰屯市法院对我非法判刑四年,我被从扎兰屯看守所转到内蒙古自治区保安召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因为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犯罪,所以我不服从狱方无理的安排,坚决不做奴工,恶警就把我呈大字形铐在地铺边,这种刑法就是把左右胳膊抻直铐在地铺两端,两腿叉开抻直拴在左右两个沙发上,人坐在水泥地上,不管白天、黑夜,二十四小时都是这种姿式,先后二次遭到这种迫害,共计三个多月,一百多个日日夜夜。

他们把我关在小号里,里边没有窗户,阴暗潮湿,地上到处是虫子,连老鼠都钻到我的衣服里(后背),因手脚被束缚而无法驱赶,忍受着非人的折磨。我从小号里放出来的时候,两只胳膊已经不能归位了,手支着很长时间放不下,疼得不能入睡。

有一次监狱有上级来所谓检查,我跑过去和检查组人员讲法轮功真相,并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监狱负责人恼羞成怒,指使人把我绑在晾衣桩上,副监狱长周建华上来就扇我的耳光,不停地连踢带打,逼我跪着,口出脏言辱骂我,“包夹”也帮着打,打够了,又把我关到小号里。

我绝食抗议,恶警就召集人野蛮地给我灌食,有的坐在我的胳膊上,有的坐在我的腿上,有的按住我的脑袋,有的捏鼻子、撬牙的,七手八脚,强行将管子插到了我的胃里,一插就是两个多月不拔,胃里返出来的恶臭连狱警都不愿意进入监舍。我一米七的大个子,被折磨得体重不足四十公斤,身体已是弱不禁风。

三、在呼和浩特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秋,由于女子监狱合并,我被转押到呼和浩特第一女子监狱。在那里,我不参加奴工劳动,不穿囚服,只要来检查团,我就证实法,被“包夹”用抬水的四棱木棒(长约七十公分,直径约六公分)打得双腿剧烈疼痛,打过的地方,二、三年没有知觉。由于不穿囚服,四个“包夹”一起动手打我,我耳后的皮肤被抓挠破出血,后来变成疮一直到脖子都是,流脓不止。

一次检查团来监狱,我为证实大法,喊“法轮大法好”,一个副监区长把我拽到二楼办公室,拿电棍电我的嘴,电流打到皮肤上直冒蓝色火花,嘴里还不停地骂。电完后,又把我拉到一楼浴室铐到暖气管子上,“包夹”吴秀杰继续毒打,用拖布把打我的嘴,打得青紫瘀血,然后关进小号一星期。当时小号刚施完工,水泥地还没有完全干透,铺的褥子第二天早上都是湿的。

后来,我被骗进洗脑班,不让睡,邪悟者、狱警强制我写“五书”,并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威胁不服从、不“转化”的就送到内蒙古自治区通辽“转化基地”,那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地方。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非法刑满到期,扎兰屯市“六一零”及国保大队没让我回家,下了火车,恶警直接把我劫持到当地的洗脑班继续迫害。

四、被呼和浩特女子监狱迫害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正在单位上班,扎兰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宇平等恶警,突然闯到我工作的地点,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后,又非法抄家,翻出我平时看的大法书籍、《明慧周刊》、十几本真相小册子、几个光盘,晚上九点多,我被送进扎兰屯市看守所。

有一天半夜,公安局副局长韩杰带着六、七个便衣闯入监室,把我弄到提审室,把我绑在铁椅子上,恶警韩杰往我的脖子里、头上浇水,呛得我喘不上气来,直到心脏病突发才罢手。

在非法提审中,恶警王宇平对我说,你这事不算啥,说大就大,说小就小,你要弄明白了(暗示给他们钱,勒索钱财),咱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小呢,明天就送你回去,要说大呢,就判你,叫你回来见不到两个老人和丈夫。我不配合他们,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非但不听,反而以莫须有的罪名继续迫害,这次,我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七点多,恶警再次把我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监狱,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就被迫害得住进劳改局医院,经多家医院诊断,结论都是宫颈癌和丙肝,在医院里,身体仍血流不止、疼痛。医院无法医治,情况十分危险,监狱怕承担责任,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以保外就医之名,把已是奄奄一息的我送回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5/内蒙古扎兰屯市于振杰遭中共迫害离世-247892.html

2011-05-25: 内蒙古法轮功学员于振杰遭迫害经历

内蒙古自治区扎兰屯市法轮功学员于振杰,女,今年五十四岁。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于振杰坚持修炼法轮功,长期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她曾二次被关入洗脑班,两次被扎兰屯市法院非法判刑,累计刑期长达七年之久,“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及恶警们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使尽各种招术,动用多种刑具折磨,令她身心备受摧残,被迫害出宫颈癌和丙肝症状,奄奄一息,监狱才在二零一零年九月让她以保外就医之名回家。以下是于振杰自述遭迫害经历。

一、在扎兰屯市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我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捕后,劫持到扎兰屯、关入看守所。狱警逼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看到我仍然坚持炼功,就用“抱门”刑法折磨我,就是把人的一只手臂从铁门左下侧空隙穿过,另一只手臂从门的右下侧空隙穿过,两只手在铁门的另一面被铁铐子铐住。这种刑法让人既不能直立,也不能蹲下,撅着身体很难受。

恶警们见这种刑法不能让我屈服,又换一种刑具叫“马绊”。“马绊”就是用铁链子把双脚连在一起,然后把一只手铐在两脚间的铁链子上,弓着腰,不能直立,行走很困难。

在这期间,扎兰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勇逼迫我在他们写的提审材料上签字,我签的是“祸国殃民的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总后台、总导演”。他气急败坏地象野兽般向我扑来,抓住我的头发往下拽,一缕头发连同头皮一起被撕扯下来,鲜血顺着我的脸庞流了下来。

我在看守所喊“法轮大法好”,狱警就把我的嘴用“铁嚼子”勒住。嚼子是农民为了驾驭,横放在牲畜嘴里的小铁棒,两端连在缰绳上。同时又把我的腿戴上支棍,支棍也是一种刑法,就是一根长约六十公分左右的铁棍,把两脚支住,手和脚都用铁链子连住,使我不能说话,不能走路,无法入睡。戴刑具九天时间,我食水未进,看守所所长梁元宝、副所长王长和、薛指导员等数人用一把筷子撬开我的牙齿,用粗管子插到胃里强行灌食,真是惨无人道。

我在扎兰屯看守所一直被关押到二零零二年十月。

二、在内蒙古保安沼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扎兰屯市法院对我非法判刑四年,我被从扎兰屯看守所转到内蒙古自治区保安沼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因为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犯罪,所以我不服从狱方无理的安排,坚决不做奴工,恶警就把我呈大字形铐在地铺边,这种刑法就是把左右胳膊抻直铐在地铺两端,两腿叉开抻直拴在左右两个沙发上,人坐在水泥地上,不管白天、黑夜,二十四小时都是这种姿式,先后二次遭到这种迫害,共计三个多月,一百多个日日夜夜。

他们把我关在小号里,里边没有窗户,阴暗潮湿,地上到处是虫子,连老鼠都钻到我的衣服里(后背),因手脚被束缚而无法驱赶,忍受着非人的折磨。我从小号里放出来的时候,两只胳膊已经不会归位了,手支着很长时间放不下,疼得不能入睡。

有一次监狱有上级来所谓检查,我跑过去和检查组人员讲法轮功真相,并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监狱负责人恼羞成怒,指使人把我绑在晾衣桩上,副监狱长周建华上来就扇我的耳光,不停地连踢带打,逼我跪着,口出脏言辱骂我,“包夹”也帮着打,打够了,又把我关到小号里。

我绝食抗议,恶警就召集人野蛮地给我灌食,有的坐在我的胳膊上,有的坐在我的腿上,有的按住我的脑袋,有的捏鼻子、撬牙的,七手八脚,强行将管子插到了我的胃里,一插就是两个多月不拔,胃里返出来的恶臭连狱警都不愿意进入监舍。我一米七的大个子,被折磨得体重不足四十公斤,身体已是弱不禁风。

三、在呼和浩特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秋,由于女子监狱合并,我被转押到呼和浩特第一女子监狱。在那里,我不参加奴工劳动,不穿囚服,只要来检查团,我就证实法,被“包夹”用抬水的四棱木棒(长约七十公分,直径约六公分)打得双腿剧烈疼痛,打过的地方,二、三年没有知觉。由于不穿囚服,四个“包夹”一起动手打我,我耳后的皮肤被抓挠破出血,后来变成疮一直到脖子都是,流脓不止。

一次检查团来监狱,我为证实大法,喊“法轮大法好”,一个副监区长把我拽到二楼办公室,拿电棍电我的嘴,电流打到皮肤上直冒蓝色火花,嘴里还不停地骂。电完后,又把我拉到一楼浴室铐到暖气管子上,“包夹”吴秀杰继续毒打,用拖布把打我的嘴,打得青紫淤血,然后关进小号一星期。当时小号刚施工完,水泥地还没有完全干透,铺的褥子第二天早上都是湿的。

后来,我被骗进洗脑班,不让睡,邪悟者、狱警强制我写“五书”,并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威胁不服从、不“转化”的就送到内蒙古自治区通辽“转化基地”,那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地方。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非法刑满到期,扎兰屯市“六一零”及国保大队没让我回家,下了火车,恶警直接把我劫持到当地的洗脑班继续迫害。

四、被呼和浩特女子监狱迫害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正在单位上班,扎兰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宇平等恶警,突然闯到我工作的地点,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后,又非法抄家,翻出我平时看的大法书籍、明慧周刊、十几本真相小册子、几个光盘,晚上九点多,我被送进扎兰屯市看守所。

有一天半夜,公安局副局长韩杰带着六、七个便衣闯入监室,把我弄到提审室,把我绑在铁椅子上,恶警韩杰往我的脖子里、头上浇水,呛得我喘不上气来,直到心脏病症突发才罢手。

在非法提审中,恶警王宇平对我说,你这事不算啥,说大就大,说小就小,你要弄明白了(暗示给他们钱,勒索钱财),咱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小呢,明天就送你回去,要说大呢,就判你,叫你回来见不到两个老人和丈夫。我不配合他们,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非但不听,反而以莫须有的罪名继续迫害,这次,我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晚七点多,恶警再次把我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监狱,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就被迫害得住进劳改局医院,经多家医院诊断,结论都是宫颈癌和丙肝,在医院里,身体仍血流不止、疼痛。医院无法医治,情况十分危险,监狱怕承担责任,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以保外就医之名,把已是奄奄一息的我送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5/内蒙古法轮功学员于振杰遭迫害经历-241429.html

2010-02-18: 内蒙古扎兰屯市政法委书记王平遭恶报车祸死亡
2009年11月初,内蒙古扎兰屯市公安和国保恶警在没有证据情况下对孟惠玲、王玉民、周福民、于振杰、孙玉莲进行非法抄家、拘留,现证实孟惠玲、王玉民、于振杰、孙玉莲四人被非法劳教。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8/218153.html

2006-08-22: 内蒙古扎兰屯市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于振杰:男,内蒙古扎兰屯市大法弟子,2001年因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扎兰屯市南头监狱。释放后上京证实大法,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广场恶警殴打,被扎兰屯恶警押回,送到扎兰屯看守所,至今无音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2/136154.html

2005-03-12: 内蒙古女子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以下所记录的只是一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所见到的一部分。

于振杰被折磨致精神失常

大法弟子于振杰,女,内蒙人,因维护大法讲真象,被非法投入保安沼监狱。监狱里时常回荡着于振杰震慑邪恶的正义之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于振杰遭到恶警副监狱长周建华等人的残酷迫害,多次被投入监狱的禁闭室,遭到各种酷刑折磨。在禁闭室里不论冬夏,都没有床铺和被褥,恶警就在水泥地板上用铐子、铁镣铐住大法弟子,有时把四肢大叉开用铐子铐住,有时以坐、卧、蹲都不能的方式铐住,大小便就地解决,有时背铐,往往把肉都给铐烂,并且折磨时间很长,以几个月为一轮来折磨,之后改变方式进入下一轮的迫害。有一次,上面来人参观,于振杰高喊“法轮大法好!”,使参观的人员大为震惊,恶警周建华赶紧上前周旋,谎称此人有精神病,从而挡住了有关人员的过问盘查,送走参观的人员后,周建华大发淫威,发疯似的迫害于振杰,对于振杰大打出手,那双黑手不断的打着于振杰的耳部、面部,于振杰毫不畏惧,依然坚定有力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气急败坏的周建华下令再将于振杰投入禁闭室。禁闭室离监舍有一段距离,周建华一路打,于振杰的鼻孔、嘴角鲜血直流。目击的常人说:“周建华哪有人性!纯粹是兽性大发,早晚有报啊!”

保安沼监狱解体后与内蒙呼市女监合并。于振杰在被迁到呼市监狱时,下车便喊:“法轮大法好!”使恶警们既怕又恼。于振杰拒绝穿囚服、背监规,恶警指使犯人对于振杰大打出手,每天折磨她,后来于振杰被折磨得精神失常,即使这样,恶人还在迫害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2/97199.html

2004-11-07: 内蒙古保安沼女子监狱恶警周建华,活活折磨死周彩霞和于秀兰两名法轮功学员,其残暴同魔窟渣滓洞的做法大同小异;田苗、刘亚芝被折磨致残;赵宏娟、于振杰也深受迫害,于振杰被折磨、毒打得精神有些失常。周建华把法轮功学员长期铐在小号,不能坐卧,变着法儿得折磨他们,强迫大小便就地解决,加之毒打、谩骂、侮辱的手段,夏天在高温下曝晒几十个小时,以至昏厥过去。

呼伦贝尔 扎兰屯市(扎兰屯看守所,百姓叫南头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70)

2019-01-17: 扎兰屯市法院:
马庭长:0470-3217192
内蒙古扎兰屯市公安局:
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玉章:04703216671
副局长室 04703202106、04703204893
副局长韩杰:04703240178、13904706016、13314806016
特警队长齐力:18647023699
国保队长王文生:15847039911
国保大队王宇平 13947035888其它:04703216556、04708311600、04703202899
扎兰屯繁荣派出所电话 04703302953
所长陈大刚 1864704853613327008688
所长 0470-3309066
扎兰屯市政法委:
巴建华 04703212362、04703213388
书记室 04703205809
办公室 04703211085
综合办 04703211039
维稳办 04703203794
扎兰屯市“六一零”头子徐连臣 04703214910、13848030939、13190990088
内蒙古阿荣旗看守所:
电话 0470-4222643
值班室 0470-4257321
狱警康乐 13948402461
呼伦贝尔市阿荣旗法院的电话:0470--4251508 0470--4213291
地址:阿荣旗逸兴路与阿伦大街交叉口东100米。

扎兰屯市委书记:焦刚伟
政法委书记:姜绪年
宣传部长:李淑艳。

2018-07-26: 呼伦贝尔市阿荣旗法院的电话:0470--4251508 0470--4213291
地址:阿荣旗逸兴路与阿伦大街交叉口东100米。

2018-05-27: 扎兰屯市委书记:焦刚伟
政法委书记:姜绪年
宣传部长:李淑艳。
扎兰屯市法院:
马庭长:0470-3217192
内蒙古扎兰屯市公安局:
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玉章:04703216671
副局长室 04703202106、04703204893
副局长韩杰:04703240178、13904706016、1331480601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