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2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九龙坡区(石桥铺,白市驿镇) >> 陈昌英,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市渝北区
有关恶人: 一科恶警李茂海,双凤派出所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4-1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4-26: 重庆余光河、周虹等五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重庆九龙坡区法院开庭宣判余光河、周虹、杨昌琴、陈昌英、刘建平五位法轮功学员,判余光河九年,周虹四年、杨昌琴三年六个月,陈昌英二年六个月,刘建平二年,并勒索罚金,律师的无罪辩护等意见均未被采纳。五位法轮功学员均表示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重庆九龙坡区法院非法对余光河、周虹、杨昌琴、陈昌英、刘建平进行庭审,杨昌琴、陈昌英、刘建平家人聘请了律师,法院为余光河、周虹指派了律师。五位法轮功学员都坚称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真善忍无罪、讲真相无罪。

三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了全面、充分有力的无罪辩护。法院给余光河、周虹等二人指派的律师在五位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引导和律师的辩护得到启发,认识到法轮功学员无罪。在法庭辩护阶段,当余光河、周虹自我辩护后,法官问两个指派律师的意见时,二人均回答:“我同意被告人的意见”。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龙坡区国保警察绑架了九龙坡区法轮功学员陈昌英、刘建平、牟玲、王燕。上午十一点左右,九龙坡区国保警察闯到曹淑华寄宿的法轮功学员周虹家(在重庆市巴南区李家沱花溪医院附近租的子),绑架了曹淑华和周虹。十一月二十八日,这些警察又绑架了李家沱法轮功学员余光河、杨昌琴。杨昌琴在李家沱马王坪农贸市场上班时,被警察绑架并抄家。

余光河、杨昌琴、陈昌英等几位法轮功学员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九龙坡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6/重庆余光河、周虹等五人被非法判刑-346175.html

2017-04-22: 重庆法轮功学员余光河等五人面临宣判

重庆九龙坡区法院将于2017年4月24日对法轮功学员余光河、周红、杨昌琴、陈昌英、刘建平开庭宣判。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2/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5948.html

2017-04-16: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
实例七:渝北区:“你不签字,今天把你弄死在这里都没人晓得!”

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底,渝北区五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陈昌英被绑架在重庆市渝北区看守所,为抗议邪党的迫害她绝食绝水十几天,身体很衰弱,但看守所恶警张元莉仍一直给她戴着重犯刑具——四、五十斤重的脚镣和手铐,张元莉还指使六、七个男劳改犯把陈昌英抬到水泥地上,野蛮的用竹筒灌又苦又咸的水(含不明药物),把嘴、牙龈都撬得鲜血直流。男恶警龚安福更是用带有坚硬厚钢板的特制警鞋,猛踢陈昌英头部好几脚,致使陈痛昏过去,并在灌食后产生连续呕吐,常常头昏头痛得厉害。

一次,陈昌英炼功被恶警王治涛发现,随后叫了陈永莉、苏文娟、王芳、刘学莉等六七个狱教轮番毒打陈昌英,直至打得陈昌英全身发紫。最后,陈昌英还被铐在铁床架上,脚尖点地,整整七天没有松过铐,更没有睡过一觉。等到第八天晚上十二点,才解开铐让陈昌英睡了三、四个小时,早上四点多钟又叫醒陈昌英,再铐起来,直到人都不行了,才最后解铐。

渝北区公安一科恶警李茂海、张元莉等对陈昌英进行了两个多月的拳打脚踢式的刑讯逼供后,仍一无所获。一天,由游贞凤、李茂海、李云等七、八个恶警,加上六、七个男劳改犯,把陈昌英带到看守所一个很隐蔽的屋内,拿出一张白纸叫陈昌英签字,陈昌英坚决不签。这时一个恶警说:“你不签字,今天把你弄死在这里都没人晓得!”随后指使恶警和劳改犯们蜂拥而上,狠狠地按住陈的头,恶警李云(科长)竟卑劣无耻地把陈的头按在裆下,用大腿死死地夹住陈的头使其不能动弹,陈昌英被夹气都憋不过来。其他恶警恶犯协助,三四个人扳一只手臂,一边骂,一边连掐带打,残暴的反撇过陈昌英的手指头,强行按了手印。致使陈昌英手指、手臂、身上发青发乌,半年内手都无法拿东西,身上的青紫三个月不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6/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345697.html

2017-03-23: 重庆法轮功学员余光河等五人面临二次开庭

距第一次开庭五个月后,重庆九龙坡区法院欲于3月28日再次对法轮功学员余光河、周红、杨昌琴、陈昌英、刘建平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88.html

2016-11-01: 法院指派的律师:同意被告人意见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重庆九龙坡区法院对余光河、周虹、杨昌琴、陈昌英、刘建平五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杨昌琴、陈昌英、刘建平家人聘请了律师,法院为余光河、周虹指派了律师。

五位法轮功学员都坚称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真善忍无罪、讲真相无罪。三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了全面、充分有力的无罪辩护。

法院给余光河、周虹等二人指派的律师在五位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引导和律师的辩护得到启发,认识到法轮功学员无罪。在法庭辩护阶段,当余光河、周虹自我辩护后,法官问两个指派律师的意见时,二人均回答:“我同意被告人的意见”。

当天,九龙坡区国保队警察全部到场,还安排了许多不明身份的人坐满了审判庭的座位。参加旁听的人也都不同程度受到震撼和启发。

2015年11月24日上午,重庆市九龙坡区国保警察绑架了九龙坡区法轮功学员陈昌英、刘建平、牟玲、王燕。上午11点左右,九龙坡区国保警察闯到曹淑华寄宿的法轮功学员周虹家(在重庆市巴南区李家沱花溪医院附近租的子),绑架了曹淑华和周虹。11月28日,这些警察又绑架了李家沱法轮功学员余光河、杨昌琴。杨昌琴在李家沱马王坪农贸市场上班时,被警察绑架并抄家。

余光河、杨昌琴、陈昌英等几位法轮功学员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九龙坡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法院指派的律师-同意被告人意见-337092.html

2016-09-11: 重庆九龙坡区法院对余光河等五位法轮功学员的庭审推迟

重庆九龙坡区法院已经通知律师对余光河、周红、杨昌琴、陈昌英、刘建平等五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推迟。没有确定开庭时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1/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4291.html

2016-06-21: 重庆大法学员余光河、周红等被迫害近况
构陷余光河、周红、杨昌琴、陈昌英、刘建平的案卷已经于近段时间到达九龙坡区检察院。这几位学员于2015年11月,被重庆市九龙坡区国保警察绑架,至今一直关押在九龙坡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1/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0316.html

2016-02-14: 曾三次被非法劳教 陈昌英再次面临冤狱迫害

重庆法轮功学员陈昌英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被重庆九龙坡区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被关押在九龙坡区看守所。日前,陈昌英被非法批捕,再次面临冤狱迫害。

陈昌英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身体上的痼疾不翼而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陈昌英多次遭绑架、关押,曾三次被非法劳教。

以下是陈昌英遭迫害的主要事实:

遭绑架、关押、劳教事实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陈昌英被劫持到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九月底,陈昌英被双凤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渝北区看守所,一周后又被劫持到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六年,宜宾市警察妄图绑架陈昌英未得逞,此后多年一直非法通缉她。导致陈昌英被迫害长期流离失所。

二零一二年五月,陈昌英在向民众发放神韵晚会光盘时遭绑架,被华岩看守所关押两个月后,被劫持到沙堡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遭酷刑折磨事实

陈昌英在看守所和劳教所遭到的酷刑折磨包括:殴打、饿饭、罚站、暴晒、吊铐、胶带缠全身、灌药等等。

二零零二年,陈昌英被关押在渝北区看守所时,她绝水绝食抵制迫害十几天,身体很衰弱,无力行走,还被狱警戴上四、五十斤重的脚镣、手铐,两个多月不解铐;狱警指使六、七个男劳改犯把陈昌英抬到水泥地上,强行按住全身,用竹筒野蛮灌又苦又咸的水(含不明药物),把陈昌英嘴、牙龈被撬得鲜血直流;还不准洗澡、换衣服;被渝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的两个月中,她遭警察轮番刑讯逼供两个多月;警察龚安福曾用带有厚钢板的特制警鞋狠踢陈昌英头部,致使她痛昏过去,导致她此后剧烈头痛反复发作。

二零零二年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一次陈昌英炼功,狱警唆使一群犯人轮番对她拳打脚踢,抓住她的头发使劲往铁窗上撞;狱警还曾将她连续铐了七天七夜不解铐,晚上只让睡三、四小时,手仍被铐在头顶铁床上。夏天烈日下暴晒,冬天水龙头冲冷水,恶徒还将矿泉水瓶子装满水,用一根线吊挂在奶头上;不准睡觉,一闭眼睛就用针刺;她还被灌辣椒水和月经水……

如今陈昌英又遭迫害。她家中还有一个八十三岁婆婆和九十五岁的老公公需要陈昌英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4/曾三次被非法劳教-陈昌英再次面临冤狱迫害-324138.html

2016-01-17: 重庆九龙坡法轮功学员陈昌英、刘建平已被非法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7/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2349.html

2015-11-28: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陈昌英、王燕、王峰等被绑架

2015年11月24日,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陈昌英、王燕、王峰等人(据说共5-6人)被重庆市九龙坡区国保支队警察绑架,九龙坡区国保支队警察十几个人还到这些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抄家,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8/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19672.html

2015-11-28: 重庆九龙坡区法轮功学员陈昌英、刘建平、穆琳、王燕等被绑架

2015年11月24日上午,重庆九龙坡区法轮功学员陈昌英、刘建平、穆琳、王燕在发真相资料过程中,被九龙坡区国保绑架,全部被抄家。王海峰(王燕的妹妹,兄妹俩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当天上午在家时,被来非法抄家的九龙坡区国保绑架。

另一法轮功学员胡明素当天上午也在家中被绑架。据称恶警已跟踪法轮功学员很长时间。

重庆九龙坡区国保支队长 邱建
重庆九龙坡区国保支队电话:023--6895902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7/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08511.html

2013-07-30: 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陈昌英结束非法劳教一年,于今年五月平安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30/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7248.html

2013-07-27: 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近两年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陈昌英遭受迫害经历

50多岁的陈昌英女士, 2012年5月28日向人传享誉世界的神韵晚会,遭到被中共邪教洗脑毒害的人追问,被绑架到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派出所。在九龙坡区华岩看守所关押两个月后,被绑架到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遭受近一年(二零一二年七月至二零一三年六月)的迫害。

一踏進劳教所大门,就扑上来一群人,那些值班的普教,像要吃人一样,很凶,喊“脱衣服”,穿“所服”。穿好后,陈本辉(队长)马上喊黄有丽等包夹来(吸毒的),把陈昌英弄上楼去关進单间里。進去后,包夹就围上来,“砰砰”的踢陈昌英,打她。有摄像头,包夹又怕,她就遮着(摄像头)踢。陈昌英后来不站了,认为又没有错,没有罪,就坐下来哭。她们给队长说了,陈本辉和朱玉就跑来。朱玉把吸毒的唐亚平(音)喊上来,此人最邪,也最狠,她和黄有丽等七八个包夹,把陈昌英按倒,拿胶纸(封口胶),周身缠,从膀子、脚缠到嘴。又喊陈昌英站,陈昌英站不稳倒在地下。朱玉说赶快把揩脚帕拿来,把嘴巴给她揍到,拿胶布给她缠到,不准陈昌英哭。她们看着陈昌英睡在地上。

后来她们叫(包夹)谭红霞(音)来,喊陈昌英配合她们,给她解了绑,要她站。以后每天陈昌英就这样被强制站。早上五点起床,做卫生,挨着挨着做。做完卫生就站,站到晚上十一点。锁舍后还要写思想汇报,强迫每天写,还要写周记,凶的很。当时6、7个包夹,都凶的很,一点不合她意就是打,逼你怎样写就得写,不那样写就拿裁纸刀(音)砸,打了好几回。陈本辉跟黄有丽说,这个权力下放给你,由在你怎么,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弄“转化”作数。吸毒犯心很狠,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喊怎么写就怎么写,不那样写她就打。

每天吃饭就扣饭,只给一点点大团饭,小半碗。包夹吃饭,吃不完掀来倒了都不给法轮功学员吃饱。只准法轮功学员吃一点点。分饭,包夹分很多,法轮功学员每个人吃饭都不够,吃点点,都很饿,一个个都瘦的不像人样儿,犯人们就长的肥咚咚的。剩的饭菜倒也不拿给法轮功学员们吃。开始陈昌英就这样饿,饿的人没精神,一两个星期都解不出大便。陈本辉很邪,她安排黄有丽来整,说这个权利交给她了,随便怎么整,打人不准打青(怕留下迫害证据)。严大队(长)曾喊陈昌英问话,得知被逼转化后,她说要不要再写一遍,陈昌英说不。她说我看一下她们打你没有,陈昌英说打了的。她说没有哦,她还敢打哟。陈昌英说你看嘛,就把脚撩起,踢青完了,她们都看见了。恶警当着你说不准打人,背地里就喊她们往狠里打。队长背后给包夹撑腰。

陈昌英被拉到324医院检查,没咋地就扣几百元钱。检查说她有尿路的病,因为她老想小解。陈昌英从来没得过这些病,被弄去吃了几十元钱的药。刚去就不准喝汤,也不准喝水,两个月,不准洗漱(不准漱口、洗脸、洗脚、梳头)。一到就一刀把头发剪了。

每天被强制站,陈昌英脚肿得很高。一天她悟到,不应该脚这么肿,转到恶人身上去,第二天起床脚就不肿了。每天扣饭,也不准买吃的,每天饿,陈昌英心里就有点发慌,站不起了。在厕所蹲了起来,站起来头就昏,眼睛也看不清。陈昌英身体支撑不住了,违心的向队长妥协了。队长就喊她写,又喊包夹廖小英和罗道英(被转化的人)两个来所谓“学习”。继续洗脑,搞了两个多月,直到十月八号才从楼上下来。陈昌英打电话叫孩子来,孩子说她(他)来了,衣服拿来了,但不准见面。衣服没收到。十月十号,下来后仍被强迫每天写思想汇报,写的无比恶毒,不写就要遭整。岳春华就是不写被弄去打,弄去严整。

现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可能还有一二十个。队长都是二三十个,比劳教人员还多。大队长五个,还有些分队长,她们是邪党用的那种腐败分子,寄生虫——普教给队长们取的。队长每天就耍,买来水果,坐那吃这样吃那样,打电脑耍。队长来了不上班,让普教来值班,给她们做帐做事。值班的,民管会的,一个一间办公室,给队长甚么都做完。值班的把大门口看着,所部或者领导有人来了,马上把门全部关了。值班的现在是劳教人员,原来是吸毒的。吸毒的现在走完了。四大队对外说是不准做生产,说是“学习”,实际上,所部知道在做生产,也在给劳教所接业务。所部的人来了没啥,照样做生产。但是,只要上头的来检查,就要把这些东西藏,把她们所有生产的机器呀,材料呀,搬到四楼、五楼顶上,把屋打扫干净放里面,把屋锁了。等检查的一走了,下午马上就搬下来,又做生产。完全是做假。吃东西也是,帐上公布吃的甚么,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买东西也乱扣帐。加餐,一点点儿,就是十五元钱。陈昌英被弄到医院去跟着跑一趟,啥子都没搞,就扣了280多元。甚么都贵,价格翻倍,敲,乱扣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7/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近两年迫害事实-277283.html

2013-03-03: :陈青青是陈昌英的化名,两个名字是同一个人,陈昌英流离失所住在九龙坡 区,在九龙坡区被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3/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0560.html

2012-08-13: 重庆法轮功学员夏东、曾德容、陈昌英、张德全、晏晓悦被劫持到华岩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3/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1506.html

2012-08-12: 重庆法轮功学员夏东、曾德容、陈昌英、张德全、晏晓悦被劫持到华岩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2/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61459.html

2012-06-02: 重庆市渝北区法轮功学员陈昌英被恶人绑架 现下落不明

陈昌英,渝北区法轮功学员。2005年从劳教所被迫害三年才放出来,在被迫害期间受尽酷刑折磨。此后,为避免当地的恶人骚扰,一直在外不敢回家。

2006年左右,宜宾市公安采取逼供的手段得到对陈昌英的构陷词,并用这份构陷,给重庆施压,妄图绑架陈昌英,未得逞。但此后多年,一直非法通缉被宜宾市公安构陷的陈昌英,把对善良人的迫害当作要绩。至此,也请知情者提供宜宾市公安局参与迫害陈昌英的主要迫害者姓名和电话,以及重庆这边参与迫害的人,不能让参与迫害的恶人逍遥法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一)-258332.html

2010-01-03: 重庆市渝北区公安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3/215624.html

2009-11-07: 陈昌英遭重庆市渝北区看守所酷刑折磨

大法弟子陈昌英,女,五十多岁,重庆市渝北区人。因坚持法轮大法信仰,曾到北京上访,屡遭邪党恶警绑架、关押、拘留、逼供、毒打、强按手印,被重庆市渝北区看守所、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酷刑折磨和精神折磨,饱受摧残。

一、野蛮灌食(含不明药物)

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底,陈昌英被关押在重庆市渝北区看守所时,为抗议邪党的非法迫害而绝食。她绝食绝水十几天,身体很衰弱,但看守所恶警张元莉仍一直给她带着重犯刑具——四、五十斤重的脚镣和手铐,张元莉还指使六、七个男劳改犯把陈昌英抬到水泥地上,强行按住四肢、身体和头,野蛮的用竹筒灌又苦又咸的水(含不明药物),把嘴、牙龈都撬得鲜血直流,地上、脸上、脖子、身上都是血水。

男恶警龚安福更是用带有坚硬厚钢板的特制警鞋,狠狠的猛踢陈昌英头部好几脚,致使陈痛昏过去,并在灌食后产生连续呕吐。陈昌英在此后,好长一段时间,常常头昏头痛得厉害,反覆发作。

二、残酷毒打、刑讯逼供

一次,陈昌英炼功被恶警王治涛发现,随后叫了陈永莉、苏文娟、王芳、刘学莉等六七个狱教轮番的毒打陈昌英,直至打得陈昌英全身发紫,最后,陈昌英还被铐在铁床架上,脚尖点地,整整七天没有松过铐,更没有睡过一眨眼觉。等到第八天晚上十二点,才解开铐让陈昌英睡了三、四个小时,早上四点多钟又叫醒陈昌英,再铐起来,直到人都不行了,才最后解铐。

渝北区公安一科恶警李茂海、张元莉等对陈昌英進行了两个多月的拳打脚踢式的刑讯逼供后,仍一无所获。一天,由游贞凤、李茂海、李云等七、八个恶警,加上六、七个男劳改犯,把陈昌英带到看守所一个很隐蔽的屋内,拿出一张白纸叫陈昌英签字,陈昌英坚决不签。这时一个恶警说:“你不签字,今天把你弄死在这里都没人晓得!”随后指使恶警和劳改犯们蜂拥而上,狠狠地按住陈的头,恶警李云(一科长)竟卑劣无耻地把陈的头按在裆下,用大腿死死的夹住陈的头使其不能动弹,陈昌英当时被夹住气都憋不过来了。其他恶警恶犯协助,三四个人扳一只手臂,一边骂,一边连掐带打,残暴的反撇过陈昌英的手指头,强行按了手印,致使陈昌英手指、手臂、身上发青发乌,半年内手都无法拿东西,身上的青紫三月不退。

就这样,这群邪党恶警采用卑劣的强制的手段,非法劳教陈昌英两年。

三、株连亲人、勒索钱财

陈昌英原本有一个和睦的家庭,也被邪党迫害的不得安宁,最后家庭破裂,陈昌英被迫流离失所。陈昌英多年失业,无生活来源,但仍被恶警两次勒索现金,共三千二百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7/212109.html

2009-07-08: 重庆大法弟子陈昌英被迫害事实

重庆市渝北区陈昌英,女,五十岁,因坚持法轮大法信仰,九年来屡遭邪党恶警绑架、监禁、酷刑折磨,她曾二次被劫持到茅家山女教所非法劳教,饱受摧残。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陈昌英因到北京上访、说真话,被北京恶警绑架,后被渝北区双凤派出所叶正刚等人押回,非法关押在双凤派出所二天一夜,恶警勒索了二千二百元后,将陈昌英放出。但几天后,又把陈昌英抓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陈昌英被邪党人强行拉到石油基地“洗脑班”,迫害了一周多,被迫交“保证金”一千元,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天,渝北区双凤派出所恶警叶正刚等二人突然闯進陈昌英家,将她抓到渝北区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星期。公安一科科长陈大明、游贞凤(音)、恶警李茂海和几个双凤派出所恶警一起轮番对她非法提审,每天十六个小时以上,逼其说出真相资料来源,恶警未得逞,一周后把陈昌英劫持到重庆茅家山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九月底一天晚上七点多钟,双凤派出所二个恶警再次闯到陈昌英家,陈昌英不开门。恶警叫来渝北区政法委书记周勇,周勇命令找“开锁大王”强行将陈昌英家的卷帘门用万能钥匙打开,恶警闯入后,疯狂将里间木门砸烂,非法抄家,将许多大法书、法像等一些私人物品也抢劫一空。恶警连打带骂将陈昌英双手反铐欲带走,见围观群众很多,恶徒周勇心虚,说:“还有这么多人,等会儿再走。”陈昌英说:“怕被人看到啊?”一言中的,激怒恶警,就将陈昌英抬上警车拉到双凤派出所。恶警要陈昌英在白纸上签字,被陈拒绝,就将她关進铁笼里,一个多小时后拉到双龙派出所迫害。

在双龙派出所,陈昌英又被关進铁笼里,恶警对她逼供了一个多星期后,把陈昌英关進渝北区看守所。看守所恶警张元莉为不让陈昌英炼功,给她戴上四、五十斤重的脚镣、手铐。陈昌英一直绝食抗议,身体极为虚弱,恶警每天强行野蛮灌食,陈昌英的嘴被撬的鲜血直流,恶警在灌的食物里面都放了不明药物,灌的水又苦又咸,灌進后马上反胃就吐了。恶警张元莉还叫嚣:“首先把她的药戒给她破了。”

陈昌英被关進看守所第二天早上,渝北区公安一科的李茂海带了二个打手,叫了几个犯人把陈昌英抬到恶警张元莉办公室,摔在地上。当时陈昌英已绝食十几天,无力行走,还被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手铐。这时,李茂海及几个打手将陈昌英毒打了一、二个小时,刑讯逼供。下午双凤派出所恶警又刑讯逼供了二个多小时,当日参与刑讯逼供所的有李茂海、李云、游珍风等十几个恶警,这样轮番刑讯逼供陈二个多月后,由七、八个恶警强行按住陈昌英的手打手印。陈昌英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二个多月中,恶警一直不解铐、不准洗澡、换衣服。后恶警把陈昌英劫持到重庆市茅家山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陈昌英不配合劳教所恶警的邪恶指令,不放弃信仰“真、善、忍”,曾被恶警百般折磨:关小间黑屋、吊铐、不准洗漱、每天只给吃一点饭,连吃饭都不解铐、不准大、小便,等等,恶警还三天二夜将陈昌英手 “苏秦背剑”式铐起,脚被捆起。后又对她长期体罚军蹲、站军姿和随时被吸毒犯毒打辱骂等等。更邪恶的是怕大法弟子喊口号,将臭袜子、擦桌帕等脏东西塞進大法弟子嘴里,再用宽的黄封口胶将嘴一层一层缠死,有时连鼻子都缠住只剩一丝缝,连呼吸都困难。

一次,陈昌英等大法弟子炼功,恶警刘某将大法弟子铐在储藏室后,唆使犯人王芳、刘学莉、苏文娟、陈永莉等抓住陈昌英的头发使劲往铁窗上撞、拳打脚踢、轮番毒打,陈昌英被打得全身青紫,双腿肿得像泡巴,全身发麻,双脚如针扎。陈昌英曾被恶警铐了七天七夜后仍不解铐,晚上只让睡三、四小时,手仍被铐在头顶铁床上。恶警罗川梅、王子涛还叫犯人将陈昌英两脚离地,双手铐在四楼一个角落的风口窗台上,大约一周后恶警见陈昌英生命垂危才将其解铐。

还有一次,陈昌英等全体大法弟子绝食反迫害,被恶警、狱医用胶管从鼻子插進胃里灌食。大法弟子们不配合邪恶,胶管插不進。恶警余某说:“插不進不要紧,插一根管扣二十五元钱。”陈一次就被扣了七十五元钱。

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罄竹难书,这里写出的只是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8/204170.html

2003-12-31: 陈昌英,女,40多岁,2000年8月3日因为寄真像资料被渝北区公安分局一科科长陈大明带领双凤派出所公安十来人非法抄家、绑架、判劳教1年半。劳教期间丈夫与其离婚。2002年9月22日晚被一科恶警李茂海带双凤派出所十多人非法抄家。当时陈和母亲(大法弟子)在家不开门,恶警气急败坏,叫来街上的开锁匠要将门打开。这时围观的群众近两百人,人们看到恶警的恶行,敢怒不敢言。强行打开门后,恶警疯狂抄家,非法将陈昌英带走。恶警李茂海又对陈進行非法审问、签字等,陈都不配合。李茂海又叫人把陈的手脚铐在一起,按倒在地,用力击打手铐。后陈昌英被非法判三年。

2003-12-19: 陈昌英 女41 岁 2000.9—2001.11被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2003-01-29: 大法弟子陈昌英于2001年11月被非法关押一年,从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堂堂正正走出来后,再次遭到迫害。2002年9月18日晚6、7点钟左右,大法弟子陈昌英在家中被十几名恶警撬门入室绑架。恶警撬开陈的家门后公开殴打她,并非法抄了她的家。陈在重庆渝北区两路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到了恶警李茂海等毒打,被强打脚镣、手铐。为抵制邪恶迫害,大法弟子陈昌英在看守所绝食20多天,因抵制邪恶之徒灌食,嘴被撬出了血。前不久,陈昌英再次被劫持到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刑三年。

2001-12-17: 曾被超期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郑永琛、黄恩菊、陈昌英、白术英、王爱华、唐丽等在遭到劳教所恶警和其所纵容包庇的吸毒药教滥施多种精神和肉体摧残分别出狱后,却未获得真正的人身和言论自由。常被警察和其用重金收买的恶徒监视和跟踪。警察放着众多的社会治安问题不管,却怂恿和欺骗群众去举报大法弟子。

2001-10-17: 陈昌英、陈利、郑小琴、王燕等大法弟子被抓后在重庆的西山坪劳教所里打横幅,展现了大法弟子的伟大,同时也有力地震慑了邪恶。如此,邪恶恼羞成怒,陈昌英被邪恶非法加刑三个月,王燕下落不明。

2000-12-24: 目前为止渝北区大法弟子劳教情况:
陈昌英,女,40岁左右,石油钻探公司家属,因写信给政府劳教1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4/5889.html

九龙坡区(石桥铺,白市驿镇)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7-11-01: 重庆市九龙坡区洗脑班在华岩寺看守所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6152.html#171031221422-1

2017-09-24: 重庆九龙坡区政法委电话 023-68789519
地址:重庆九龙坡西郊路27号 邮政编码:400050
联系人:蒋达祥 023-68425119
政法委书记:何立伟 13808386681
重庆市九龙坡区610头目:
黎绍玉 023-68781805;孙小平 023-68784628
重庆市九龙坡区公安分局: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红狮大道,邮编400051
传真:023-68159688
局长廖勇 023-68158110 、副局长 卢波、王金水
其他局长:023-68159588、023-63750070、023-63750071
重庆九龙坡区国保支队:
电话:023-63752701、023-68959029
支队长:舒银 办公电话:023-68159501
原支队长 邱建
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看守所
重庆市九龙坡区看守所
地址:重庆市华岩镇共和村56号
电话:023-65253395,邮政编码:400050
周所长 023一65258850 陈所长 023一65253300 杨所长 023一65258831

2017-08-23: 曝光重庆市九龙坡区洗脑班地址
重庆市九龙坡区洗脑班位于重庆九龙坡区玉清寺尖刀山玉仙家苑酒店(森林公园)。

2017-07-26: 重庆九龙坡区政法委电话 023-68789519
地址:重庆九龙坡西郊路27号,邮编400050
电话 023-68789519
书记何立伟 13808386681
蒋达祥 023-68425119
九龙坡区610头目:
黎绍玉 023-68781805
孙小平 023-68784628

谢家湾街道办:
电话 023-68716849、68481684、6848168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