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2-0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茂名 电白县 >> 李少清, 女, 5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茂名市袂花镇石九岭乡陂塘村
拘留时间: 2005年1月26日
有关恶人: 茂名袂花派出所恶警郭進、所长梁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09
交叉列在: 广东 > 茂名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1-08: 茂名袂花镇610持续骚扰法轮功学员 俩人含冤离世
二零二零年八月至十月,广东茂名市电白区袂花镇610头目吕建国和袂花派出所警察,持续骚扰多位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并签诬陷法轮功的“三书”,法轮功学员拒绝签字。其中,67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洋清和65岁的赖菊英在骚扰迫害的压力下,含冤离世。
……
数次骚扰袂花镇法轮功学员李少清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茂名市电白区袂花镇610头目吕建国和袂花派出所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李少清家,逼迫李少清在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和诬陷法轮功的“三书”上签字。李少清不配合,不签。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袂花镇610头目吕建国和袂花派出所三个警察,又到李少清家。李少清不在家。来人威胁她家人,要找到她签名,并拿走了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和一个挂历、一个大护身符。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和二十五日,袂花镇610和袂花派出所警察,又上李少清家逼迫李少清签名,李少清不签。李少清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他们看李少清不肯签,就威胁说,你不签,我们还会来的,并拿走的一本法轮功师父的著作《精进要旨》。

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至四日,袂花镇610和袂花派出所警察再次上李少清家,逼迫李少清签名。李少清在房间里,他们在门口看到她在炼功,问她丈夫,她要炼多久?她丈夫说,不知道。他们就逼她丈夫签名。李少清从房间里跑出来,不让她丈夫签,李少清又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后来,他们就走了。

电白区袂花镇610和袂花派出所警察连续多次到李少清家骚扰。
……

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是在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法轮功是真正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价值,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真正在迫害自己。常言道:“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迫害修炼者的罪行不仅仅是局限在人间法律的制裁,更有天理报应的严惩。认清中共,别再为中共站队,是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走向未来的唯一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8/茂名袂花镇610持续骚扰法轮功学员-俩人含冤离世-414738.html

2016-01-17: 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广东农妇李少清控告江泽民
广东省茂名市袂花镇农妇李少清,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期间一次她被洗脑班囚禁长达一年半,遭到浇开水、喂蚊子等酷刑折磨。

现年五十二岁的李少清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李少清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的事实:

我从小就有支气管炎,到了中年又有贫血,心悸心慌,胃下垂,最严重时会突然四肢无力,脸色苍白,好象人就要垮掉一样,去医院拍片治疗,钱花光了,也不见好,就放弃治疗了。但身体越来越虚弱,有一次曾在床上躺了三个月。修炼后,随着不断的看书炼功,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所有疾病不治而愈。看了《转法轮》之后,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了怎样去做一个好人了。性格开始变得善良宽容了,不再与家人、家婆争吵了,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

这样好的功法,真是利国利民,本应大力提倡,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手挑起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运动。致使我十六年来多次被抄家绑架、非法关押等。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晚,袂花镇派出所警察等人强闯我家,把我绑架到袂花镇政府。由于我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第二天又将我劫持到茂名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到期后又将我带回袂花镇派出所,逼迫我放弃修炼大法。我拒绝后,警察对我拳打脚踢,把我头、脸、四肢打得全身红一块,青一块。他们不让我回家,竟然又将我绑架到茂名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我又被茂名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六个月,期间每天被逼做奴工长达十七到十八小时。之后我又被警察转到茂名“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二十天,并向我家人勒索二千三百元才释放我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晚,袂花镇派出所警察闯到我家非法抄家,又将我绑架到茂名“六一零”洗脑班非法关押。我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打,被辱骂,被酷刑折磨等。在炎热的天气,洗脑班人员叫保安把门窗密封,使房间内不通风透气。因我喊“法轮大法好”,洗脑班人员吴华仔往我脸上浇开水。我还被洗脑班人员关小黑房,房间内又热又臭,蚊子成群,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也不给便纸,呆在里面令人窒息。我就绝食抗议,直到第七天,他们才把我放出来。我被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年六个月,直到二零零四年四月中旬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晚,袂花镇派出所警察强闯我家非法搜家,他们还想绑架我,当晚我再次被迫离开了家,半个月后才回家。但在十二月二十六日晚,我干完农活回家,袂花镇派出所十几个警察把我家包围了,又把我绑架到茂名“六一零”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他们企图从我口中逼问真相资料的来源,从而迫害其他同修,但我严词回绝。“六一零”人员企图把我送劳教迫害,我绝食抗议,到了第三天,他们强行给我灌食一些不明药液,很难受。绝食二十三天后,整个人都变相了,他们才叫我丈夫把我接回家,儿女看到我骨瘦如柴的样子放声大哭。回家后我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晚,我在地里浇菜,袂花镇六一零人员近十人又强闯我家,他们不见我在家,又到我家周围搜寻我。过了十几天,我和丈夫刚下班回到村边,就被袂花六一零黄瑞维所长等人绑架我到茂名“六一零”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我丈夫每天去派出所要人,最后派出所所长说:要放人就走茂南区长黎树清,是他指使命令的。这样我的丈夫只得天天去找黎树清要求放人。这次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五天才释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以来,袂花镇派出所六一零人员经常在节假日,所谓敏感日到我家骚扰恐吓,在精神上给我施加压力。因我修炼法轮功,我的孩子在学校被老师辱骂,也致使我的家人被社会歧视,在精神上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和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7/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广东农妇李少清控告江泽民-322307.html

2009-08-06: 广东茂名袂花镇石九岭乡陂塘村法轮功学员李少清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6/205990.html

2009-07-25: 请茂名市广大民众关注李少清的遭遇
善良的茂名父老乡亲们:
你们好!请关注我们身边的一位善良朴实农妇——李少清——因坚守信仰而遭受残酷迫害的不幸遭遇。今年六月二十八日,她与她丈夫干完建筑工回家路上碰见袂花镇派出所所长黄瑞维、潘森等,就又被他们劫持到“茂名法制学校”(实为洗脑班),正在承受着暴力“转化”,被强迫改变思想。善良的父老乡亲们,让我们本着良知和道义,共同制止迫害,呵护善良,匡扶人间正义。

广东省茂名袂花镇石九岭乡陂塘村法轮功学员李少清,女,46岁,因坚持修炼大法,几年来被不法之徒多次扣留、囚禁、洗脑、折磨,被迫害的一贫如洗,孩儿失学。以下是她遭迫害的部份事实。

李少清七岁时起就患了支气管炎无钱治疗,身体非常虚弱,头晕、贫血、心悸、妇科等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到了96年,几乎被病魔夺去生命。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正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从而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能孝敬老人、辛勤持家教子。99年7-20后,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关押到茂名看守所、洗脑班多次长时间迫害。

2000年12月20日晚9点,袂花派出所所长吴华康带两人到李少清家非法抄家,抢走了一本大法书,把她绑架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6个月。警察勒索她丈夫三千元,又转她到茂名洗脑班非法关押40天,又勒索她丈夫一千二百元才放出。

2002年9月30日傍晚8点钟,袂花镇派出所恶警所长梁正带领几人闯入李少清家,非法翻箱倒柜,抢走一批书籍,并将李少清绑架到派出所,铐了一整夜。第二天将李少清劫持到茂名洗脑班里囚禁,企图强迫她放弃修炼大法。李少清拒绝放弃信仰,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温汝雄命令手下人将她双手反背铐着,投入一单房里,一关就6个钟头,李少清全身又痛又麻又饿,急尿又不能便,苦不堪言。

李少清不肯屈服,恶人张冲云、保安人员洪雍、亚龙将她关進密封的一个小黑房里,那里没有床,只有一个便桶,那时天气非常炎热,黑房又臭又脏,蚊子又多,四周黑暗无光。少清日夜都是满头大汗,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她难受得喘不过气。因此绝食抗议非法虐待。可这黑房一关就是六天时间。

在洗脑班期间,李少清还曾被保安人员郑国伟抓住李少清的头发拖,又打又骂,而原来练过功现被邪党利用着的犹大——张冲云拿着大法师父的像逼李少清踩,不踩就使劲猛踢猛打。直到2004年3月28日,李少清才被释放回家。

2005年1月24日,袂花镇派出所所长吴华康不去维护社会治安,却去迫害好人,带领手下二人非法闯入李少清家,又非法翻箱倒柜,搜走大量书籍资料。又过了一个星期的一天晚上6点,正副所长梁政、吴华康等人拉了三车恶人恶警气势汹汹的赶来,包围整条村,再包围李少清的家,当时李少清干完农活刚到家,晚饭还没吃,就被他们反背铐上手绑架到茂名市洗脑班進行残酷迫害,李少清绝食抗议,就在李少清被迫害到生命垂危有气无力的情况下,恶人强行抓住她的手按了手指印,然后问她以后还炼不炼功,她坚定地说“炼”。她识穿了恶人为迎合上头,不择手段迫害信仰的阴谋,不吃不喝。绝食到第22天,李少清已瘦如枯木,恶人怕出人命,无奈只好把她放回家了。

每到甚么节日或敏感日,李少清还常常被“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指使下的人到家恐吓,还有几次是从他们的围追中走脱。村中的人都常议论:几十人来劫持手无寸铁的善良农妇,这是甚么世道?

善良的乡亲们,媒体上天天唱着“和谐社会”,可现在社会上到处都是偷、抢、骗、嫖、赌、黄、毒,是不是和谐呢?或者是百姓都跟着贪官们高喊和谐,没有不同声音,就如以前的全社会都喊粮食十万斤一亩,就合了上面的意,就是他们所说的和谐了呢?法轮功是按“真、善、忍”修炼,以提高自己的心性、道德,达到返本归真的目地,是不求名利的,与权势无缘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合法的,是对社会最有利的,现已洪传114个国家和地区。而迫害好人,阻止百姓上访,害怕民众说真话,这是某些人在维护其自身的贪污腐败!可是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论是谁,都要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去承担,都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或人民的公审。相信善良的人们用不了多久就会看到还在作恶者的最可耻下场。

乡亲们,谁家没有父母妻儿老小,李少清常常平白无故抓的抓,给她的孩子、家庭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也与尊重人权的现代文明社会格格不入。愿你们伸出你的正义之手,支持善良,共同早日结束这长达十年的最邪恶、最残酷的毫无人性的对信仰的迫害。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干出一个有良知、正义的人该干的,将来的人们会见证你们的英明及由你们的善举所得到的丰厚回报。

李少清的朋友敬致
零九年七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5/205275.html

2009-06-30: 广东茂名恶警绑架大法弟子李少清
广东茂名市茂南区袂花镇派出所恶警黄瑞维、华仔等三个恶警在六月二十八日,等李少清夫妇下班回到村边恶警拦车把李少清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30/203695.html

2006-02-17: 广东茂名市恶警吴华康、梁政等围追绑架李少清未遂
广东茂名市袂花镇女大法弟子李少清,2006年2月10日再次遭到袂花镇派出所长吴华康、梁政等人围追绑架,被迫从家里二楼跳下走脱。李少清几年来多次被610恐怖组织非法扣留、囚禁、洗脑、折磨,被迫害的一贫如洗,孩儿失学。

大法弟子李少清七岁时起就患了支气管炎无钱治疗,身体非常虚弱,头晕、贫血、心悸、妇科等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到了96年,几乎被病魔夺去生命。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正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99年7.20后,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关押到茂名洗脑班迫害十八个月。

2005 年1月4日,袂花镇派出所长吴华康不去维护社会治安,却去迫害好人,带领手下二人非法闯入李少清家,非法抄走大量真相资料。又过了一个星期的某天晚上6 点,正副所长梁政、吴华康等人拉了三车恶人恶警气势汹汹的赶来,包围整个村子,再包围李少清的家,非法绑架李少清到茂名市洗脑班進行残酷迫害,将李少清迫害得生命垂危还不肯放人。在她有气无力的情况下,恶人强行抓住她的手按了手指印,然后问她以后还炼不炼功,她坚定地说“炼”。恶人又骗她丈夫要她吃东西,欺骗说吃好身体后放她回家。她识穿了恶人的阴谋,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恶人怕出人命,无奈只好把她放回家了。

2005年10月1日,610恐怖组织又拉了两车恶人恶警气势汹汹的赶来,刚到村边就遭到了报应:车蹋在地上开不动了。但这些恶人恶警死不悔改,继续气势汹汹的扑到李少清家。李少清在师父的呵护下没有遭受610恐怖人员的绑架。不法人员不见人,四处非法搜找。此后,这些恶人恶警不断来骚扰李少清

2006年2月10日(本村年例)11日9点,恶党邪徒又拉了两车恶人恶警来到她家门口。李少清正在吃饭,看见了恶人。恶党恶人大声叫骂。李少清马上跑上二楼跳下。恶人慌忙下车,想進屋追赶,李少清家人急忙锁上铁门,恶人進不来。李少清伤了右脚,请求师父加持,最后从恶徒的围追中走脱。

恶人们在邻居那边搜找,遭到明白真相的人厉声谴责:“坏人杀人放火你不去管,专迫害好人”。恶党人员无耻的说:“本来年三十晚上就想来了,到今天才来。”最后恶人没有得逞,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7/121031.html

2005-07-31: “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设在茂名市七小附近,与官山市场排水沟相隔。表面看上去,就像一个很秘密的地方,实则就是法西斯洗脑班。

整栋大楼有五层,大门是密封的,有一个门卫室。大门正面二至四楼被用来关押法轮功学员。每层五个房,房门,楼层门,都是铁门,且三楼窗户是密封的,环境比真正监狱还恶劣。五楼设有禁闭室。“法制教育学校”内藏有大量的手铐、警棍等整人的刑具,专门用来对付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最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有近十个610恶警人员,几个犹大,还有普通恶警,十个保安左右。“学校”工作人员用尽一切恶毒的手段去迫害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正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迫害致死、致残……

2002年春节前,在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恶校长温汝雄,恶人吴宗钰签了一张“保证书”给关押在法制学校的法轮功学员,由法轮功学员蔡安保管。“保证”内容是不准干扰任何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四楼被关押法轮功学员自由往来。恶校长还给了法轮功学员邓汉兆一本《转法轮》,让四楼所有法轮功学员学习。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还以为工作人员理解法轮功学员,其实是恶校长等人要过春节,稳住法轮功学员的毒招。

2002年农历正月十五日早上,学校保安将四楼所有房门关闭,涌進大批恶警、保安及610人员,乱抢、乱翻、乱丢法轮功学员的东西,抢走大法经文,恶校长签下的“保证书”和法轮功学员的日用品。将法轮功学员的衣物、被等全部翻遍,随之将物品扔在地下用脚踩。对反抗的法轮功学员進行上吊、毒打,蔡安、蔡华兴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打得讲话都困难,叫救命的声音都是呻吟声。将吊了2天没進过一点水的法轮功学员柯朗生毒打后,保安权仔推其头部撞墙。在610人员指挥下,保安用冷水泼醒柯朗生。这位法轮功学员因当时绝食抗议,导致身体虚弱,全身抽搐,用救护车送医院抢救。抢救脱离生命危险,又带回法制学校继续迫害。当时被吊打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汉兆廖红梅苏伟权沈元雄等人。

610人员用种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将二,三楼的法轮功学员放到学校一楼地下。强迫这些法轮功学员军训。不配合口令的法轮功学员就会受到保安毒打。被吊、被打得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有李美,邓玉莲,黄梅等人。而邓玉莲被打时,保安将其口塞上毛巾,双手用手铐铐紧。这些都是在610人员的指挥下所为。610人员还教唆保安,见到法轮功学员炼功或做着怀疑是法轮功炼功动作时,保安即用手铐锁上或毒打。保安吊扣法轮功学员时,法轮功学员如果不配合,将法轮功学员毒打得更狠。那段时间,学校里几乎天天都听到法轮功学员的呼救声,鸣冤叫喊声,整栋楼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其间有送法轮功学员去医院抢救的救护车鸣叫声,这分明是一所“法西斯学校”,哪里讲甚么“法制”?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法轮功学员崔伟娥被恶保安郑国伟将两颗门牙打断,李少清被保安毒打,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吊到大小便都泄到裤子里还不给开锁,不让吃饭,睡觉更不在话下,惨无人道。被非法关押在“法制学校”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吊扣,被毒打的惨例数不胜数。连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陈炳刚、近70岁的法轮功学员沈元雄也不例外,经常受到吊扣或毒打。被这样折磨过的法轮功学员有多少,现在还不能全部统计清楚。就连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多少,目前还没有准确数字。因为这间“法西斯学校”曾在十六大期间关过近70人以上。

承受过这种吊扣,毒打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贺敬、梁小霞、郭秀群、邓水玉、李国华、黄诗净、田惠英(已去世)、李燕琼、林丽珍、周华健、卢秀清、李文珍、杨美莲、李建、邓碧(现在还关在三水劳教所迫害)、杨明芬等人,还有从三水劳教所被非法劳教到期放回学校的法轮功学员罗基、梁少琳等人。

这一切恶毒的迫害都是在610人员指挥下干的。有一次恶人杨辉指挥保安亚豪、红雁(音)、何仔等保安毒打法轮功学员,保安都说是杨辉下的命令。610有一个叫李锦洪的,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叫保安打法轮功学员赖贞瑞。吴宗钰亲口对一个叫亚龙的保安说,将贺敬吊起来。犹大张冲云曾指使恶保安郑国伟,何仔毒打法轮功学员邓碧,犹大张冲云曾当着法轮功学员李建的家人的面,一掌打到李建的脸。曾有一名姓李的班长(外省人)以搜经文为由,在一个女法轮功学员上身乱摸。李少清、小吕(音)两位女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五楼的禁闭室,导致小吕全身腐烂。也不及时放人。

这间“学校”直接或间接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的有:法轮功学员黎亮、李美、杨明芬、田惠英。迫害致残的有:卢秀清。直接送三水劳教或广东省法制学校進一步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蔡安蔡华兴邓汉兆苏伟权邓玉莲黄梅黄诗净李源东刘振学廖红梅邓碧祝方霞黎亮(已去世)李燕琼梁小霞梁少琳柯朗生李建等人。法制学校曾经非法长期关着一个被三水劳教折磨到特级残废后转送到这里的黄柱峰,直到最近才释放。现在法制学校还在继续迫害善良的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378.html

2005-03-28: 广东省茂名袂花镇石九岭乡陂塘村法轮功学员李少清,女,41岁,因坚持修炼大法,几年来被不法之徒多次扣留、囚禁、洗脑、折磨,被迫害的一贫如洗,孩儿失学。以下是她遭迫害的部份事实。

2002年9月30日傍晚8点钟,袂花镇派出所恶警所长梁正带领几个恶警闯入李少清家,翻箱倒柜抢走一批大法书籍,并将李少清绑架到派出所,铐了一整夜。第二天十月一日,恶警将李少清劫持到茂名法制学校(洗脑班)里囚禁,企图强迫她放弃修炼大法。

李少清拒绝放弃信仰,坚持炼功、背法,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温汝雄命令手下人将她双手反背铐着,投入一单房里,一关就6个钟头,李少清全身又痛又麻又饿,急尿又不能便,苦不堪言。

李少清不肯屈服,恶人张冲云、保安人员洪雍、亚龙将她关進黑房里,那时天气非常炎热,黑房里又臭又脏,蚊子又多,四周黑暗无光,日夜都是满头大汗,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李少清难受得喘不过气。李少清绝食抗议非法虐待。这黑房一关就是六天时间。

在洗脑班期间,李少清还曾被保安人员郑国伟抓住李少清的头发拖,又打又骂,恶人张冲云拿着大法师父的像逼李少清踩,不踩就使劲猛踢猛打。直到2004年3月28日,李少清才被释放回家。

2005年1月24日晚,镇派出所副所长吴华康及手下五个人再度闯入李少清家,搜走大量真像资料。2月2日晚上6点钟,全镇工作人员、正、副派出所所长围村围屋,来势汹汹。当时李少清干完农活刚到家,晚饭还没吃,几个彪形大汉就将她推倒在地,反背铐上手,连拖带拉拖上警车,把李少清的儿子吓得直哭,李少清高声喊:“坏人抓好人啦!学大法的人被坏人害啦!”村中人都出来了,人们议论:几十人劫持手无寸铁的妇女,这是甚么世道?

在派出所,恶警逼问真像来源,李少清拒绝回答,恶警再次将她非法劫持到洗脑班。李少清在绝食抗议同时,向恶警讲真像,告诉它们善恶有报的天理,人要对自己生命负责。

李少清绝食的第五天,恶警对她進行残酷灌食。绝食第20天,李少清已瘦如枯木,全身无力,奄奄一息,恶警看要出人命案了,才肯将濒死的李少清扔回给其丈夫、孩子料理。2005年2月25日,李少清在绝食的第22天,被家人接回家,堂堂正正闯出洗脑班。

2005-03-03: 2005年1月26日晚,茂名袂花派出所恶警郭進带着几名恶警闯入大法弟子李少清家,抄走一批大法书籍。2月1号李少清从娘家回来,被恶人举报,第二天袂花派出所所长梁政带着两车恶警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将李少清从家里绑架,当时其丈夫不在家,儿子和女儿要阻止被恶警死死按住,梁政以不许他们读书、上学相威胁。

家人问他们赌博到处都是为何不抓,反而要抓修『真善忍’的好人?恶警无言以对,说这是共产党政府反对的,自己要保饭碗,没办法。

2004-11-06: 我叫李少清,今年41岁,家在茂名市袂花镇石九岭。我出生于一个贫苦家庭,从小就受苦。小时候靠自己扒柴卖(卖给糖厂),才念了几年书。六七岁时起就患了支气管炎无钱治疗,身体非常虚弱。到结婚生育孩子后,身体就更差了,头晕、贫血、心悸、妇科等多种疾病缠身。特别是到了96年,几乎被病魔夺去生命。

那年清明节,我去扫墓回来就感觉四肢无力,乏累,跟着就开始感冒。过了几天,病情渐渐严重了,又去医院检查,吃药、打针都无效,花了不少钱。钱用完了,生死由命,无钱再去医了,整天迷迷糊糊的睡着,有气无力。有时一听到我的第四个孩子(三岁)在外面哭,我也哭,心想:何时病才能好啊?何时才能有个好身体啊?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美好,吃了这么多苦,原来都是在寻找大法,寻找师父。

我在98年12月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得到了一个健康得身体。99年7 .20后,我因坚持修炼,被关押到茂名洗脑班十八个月才释放。

2000年12月20日晚9点,袂花派出所所长吴华康带两人到我家抄家,抢走了一本大法书,把我绑架到袂花派出所,警察所长吴华康把宝书放在办公台,警察问完话都出去了,我赶快把书放在身上。他们回来发现书不见了,到处寻找,最后在我身上搜出,一警察拿着一条木片朝我头脸打来,打完后将我推入留置室。第二天警察将我和一个女教师铐在一起,送去茂名看守所拘留15天。到期不肯放人,又把我抓回袂花派出所,要我写“转化”书,我不配合,恶警指导员梁正就恶狠狠的踢打我,把我送回看守所非法关押6个月。爱人去接见,骂我、要我放弃修炼,我由于放不下执着,痛苦的“转化”了。最后警察勒索我丈夫二千元,把我放出洗脑班。

回家不久,我马上写声明作废。这段时间610经常来干扰,要我放弃修炼。我向他们讲真像,告诉他们要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缘。在2002年9月31日8点,他们又来抄家,抢走了师父的一张像片。四五个人把我推上车送到派出所,把我双手拉开一字形铐在办公室,铐了一整夜。国庆节就把我送去茂名洗脑班。十六大后有一次,我和四个同修发正念,三个被铐,被打。张洪瑞被铐在厕所,邹琼华被铐在窗户旁,我被铐在四楼单独一个房,他们把我双手反向背后铐住,有几个保安围住骂我,保安吴亚华(班长)捧着开水喝,我向他们讲真像,他不准我说话,将开水泼在我头发上。

2003年二月初十中午,我在抄写经文时被发现,保安国伟恶狠狠的揪住我的头发,又打又骂,要我交出经文,我坚决不配合。张冲云拿着师父法像放在地上,叫保安亚波和国伟拖我坐在师父法像上,保安国伟在张冲云指使下,将我又打又骂,恶狠狠的使劲推我,踢我,要我交出经文。最后邪恶之徒达不到目的,灰溜溜的走了。

四月份丈夫又来逼我离婚 。由于江氏集团的迫害造成家庭困难,两个大孩子无钱再上学了。

五月初四上午保安张冲云、红雁、亚龙把我关進黑房6天,我绝食抗议。那时天气非常热,黑房又臭又脏,蚊子又多,难受得喘不过气来,旧病复发,头晕头痛,日夜满头大汗,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六月,镇政府又派两个女青年日夜给我洗脑四个星期,我给她们讲真像,最后她们都明白法轮功好,不想再来做洗脑的事了。

十二月有一次,“帮教”叫我去看迫害法轮功的录像,我不去,被保安红雁拳打脚踢。又一次,我和崔景泉都不去看,被保安军伟把我们铐在窗户上。今年四月份一天,我和化州许美连在发正念,保安张冲云一边骂,一边拿着矿泉水瓶装上水,从窗口向我们的头、脸、衣服喷,还捡脏东西砸我们。

茂名 电白县联系资料(区号: 668)

2020-11-08: 电白区袂花610头目 吕建国 13828614013
电白区袂花派出所所长 陈梅宏 电话:13580088991

2020-08-15: 七迳派出所凡警察(电话 19927282378)负责办案
分局莫警察(办案警察,电话 19927282383)

2019-02-04:负责“案子”的检察官是:茂南区检察院控诉科科长 高金生,电话:0668-3397070

参与迫害吴朝棋、林燕梅、林丽珍一家三人相关单位和个人:

广东省茂名市公安局滨海新区公安分局电城镇派出所:电话 0668 5342318

办案负责人 所长: 温木生,二级警督,警号:224467,电话:13702898756,负责全面工作。(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办案负责人,科员:杨桂添,二级警司,警号:224565,电话 :13929794110,0668 5342318。(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科员:高俊明,三级警督,警号:224735。(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科员:卢俊宇,二级警司,警号:225923。(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科员:凌亚会,二级警督,警号:224570。
科员:邓 政,二级警司,警号:225930。(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科员:钟那生,三级警司,警号:225941。(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科员:黄湛文,三级警司,警号:225947。
科员:梁胜盛,二级警督,警号:224594。

茂名市边防大队长:吴海晶

茂名市公安局滨海新区公安分局:
局长:毛继军 (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副局长:陈晋权 (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副书记、政委:施宜明 (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邓警察,警号:225921
滨海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勤华 (610人员,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陈广业。
610警察:李振峰,陈客明。
滨海新区电城镇综治办: 谢振坤
王继伟 13802408345

构陷林燕梅一家三人的居委会人员:

作伪证的 1、黄炳添 男 ,24岁,大专,身份证号码:440923199310201497.电白区水东镇东阳北街社区居委会治保主任,电话:15219915815.家庭住址:广东省电白县村仔镇清泉街5号。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668)

2009-06-30: 恶警华仔 电话:13432328769

茂名法制学校(洗脑班):
校长温汝雄 手机13828688798 办0668-2910005
张冲云电话:0668-328736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