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1-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武清区 >> 聂宝利, 男, 50

个人情况: “津武电子有限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天津市武清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1-05: 投诉天津市港北监狱不法警察张士林—— 我有责任站出来配合对天津港北监狱(现滨海监狱)酷刑犯罪的调查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聂宝利

天津港北监狱地处天津市大港区学海路,二零一一年五月更名为“滨海监狱”。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这里就成了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狱警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采用高压洗脑、高强度奴役劳动、禁止家属接见和“独居”禁闭、地锚、毒打、电刑、坐小板凳等种种恐怖行径,唆使没有道德底线的强奸、吸毒、杀人犯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对外还装点门面,欺骗国际社会和世人。

原天津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于今年三月五日被再次绑架到天津港北监狱,引起家属持续的控告和抗争,老母亲在监狱门口穿状衣抗议被非法剥夺会见权,控告港北监狱此前曾对向阳施用的地锚、电击等酷刑迫害。

然而中共机构敷衍塞责,不但不对控告内容进行调查,甚至对监狱内部的非法行为进行袒护。对此,曾经在天津港北监狱遭受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聂宝利致信当地公检法部门,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以下是聂宝利给公检法人员的信。

公检法司有关人员:

我叫聂宝利,是天津市武清区“津武电子有限公司”职工。也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受益者。后来曾经在港北监狱遭受过严重的酷刑虐待迫害。

几个月来,我一直在关注着周向阳家属控告港北监狱张士林酷刑虐待犯罪行为一案,也听说了有人举报了港北监狱普遍存在此类罪行,(其中也包括我的案例),前不久又听到了法轮功学员李希望在港北监狱仅仅十天就被地锚酷刑折磨致死的消息,我很难形容自己的悲愤心情,同时也为自己不能同他们站在一起去控告港北监狱的罪行而感到愧疚。

据说现在天津市二检在调查港北监狱,但是却没有期限,对于家属提供的证据线索也并不予调查,而监狱管理局的调查结果是“根本没有那回事”,作为一个同样被港北犯罪行径迫害过的人,我无法接受,无法因为自己现在的自由,就无视那些同胞仍在冤狱酷刑中痛苦的申诉。

在周向阳的家乡近一千五百位民众,很多都与他素不相识,却能做出联名救助的义举,这不能不让我感慨。正义力量正在崛起,人类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特别是当我听到周向阳妻子因控告再一次被陷害绑架的时候,我再也无法回避,我应有的责任,我现在站出来,积极主动的配合检察机关对港北监狱的调查。

下面请允许我以自身在港北监狱的遭遇说明那里酷刑迫害确实存在,而张士林是一贯犯有虐待被监管人罪、渎职罪的执法犯法者。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我再一次被非法送进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天津滨海监狱)。

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天津滨海监狱)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非常残忍,到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天津滨海监狱)后,每天蹲坐十多个小时,我跟他们讲我们炼法轮功没犯法,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为抵制迫害我进行绝食抗议。狱政科把我送到没人知道的地方关押,五监区指导员张士林、五监区监区长杨忠水他们二人是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和迫害的。

张士林他们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不让我睡觉。把我关在“独居”,我一困张士林和刘海军就踢我,我绝食抗议,受狱警张士林和杨忠水的指使监狱犯人每天在监狱医院给我灌食(其中有大港区盗窃犯刘海军、南开区贪污犯曹靳革、津南区诈骗犯黄震、还有一北辰区经济犯,其他人姓名不详),每次灌食六个犯人按着我,受张士林指使后来他们把我绑在椅子上,每次灌食都要昏死过去,有时甚至昏迷三、四次,张士林和监狱医院院长蒙某指使四名犯医轮流用钢针往我十个手指扎,见我仍昏迷不醒,就扎脚心,往鼻子上抹氨水,使用各种手段想让我放弃信仰和绝食抗议。唆使犯人刘海军打我、经常踢我。在医院四个犯人揪着我的四肢把我抛起来往地下摔,我的脊骨被他们给摔裂了。张士林和监狱医院院长蒙某对我说:你怕死不怕死,你不怕死签个字,明天上手术台就刺死你。张士林还穷凶极恶的说:“你不写悔过书你别指望出监狱,让你生不如死!”

在非人的折磨下,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心跳每分钟只有三十至四十下。监狱怕承担责任把我转到大港区医院,在医院里他们给我输了一种不明药物,二十—四十分钟就能输一瓶,输液后我感到血管疼,我就把输液针头拔了,医院的一个主治大夫对狱警说这药对他不起作用,都输了八、九个小时了,一般两三个小时就起作用(我怀疑他们给我输的是一种迫害身体的药物),当时有姓董的和姓郝的,还有两个警察轮流看着我,晚上是两个人看着我,直到我身体实在不行了,我家人看到我这样,对张士林他们说:“五十多天就把人折腾成这样,人就交给你们了,人不行了我们跟你们没完!”怕家人追究他们责任才再一次通知我的家人把我接回了家。

这一次我在天津市港北监狱(现天津滨海监狱)被迫害了四十多天,在大港区医院被迫害了十多天。整个迫害过程是:张士林,杨忠水、和监狱医院院长蒙某参与并指使狱警和犯人实施的。

我希望执法部门能够秉公执法,追究张士林、蒙某等执法人员的犯罪行为。那些为了身名利益,以执行命令为借口,无视自己良知天职,无视自己作为一个人的生命的公职人员,当您明知可能是在包庇犯罪,执行非法意志的时候,请想想,你在与什么势力为伍,你的生命将去向何方?

在这历史巨变时刻,选择好我们的未来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5/投诉天津市港北监狱不法警察张士林-248772.html

2011-04-24: 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一)
.......
(十三)聂宝利

聂宝利,男,五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他依法去北京上访,被非法绑架进武清区看守所拘留二十天,扣押二百八十元钱。自此每到节、假日育才路警察就到他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他回老家,还没到家就被武清区刑警队非法绑架。在刑警队一个姓高的恶警把他的双手背到身后戴上手铐,叫他跪下,他说不跪,就用脚踢,把他按倒在地,用竹竿往身上抽打。并从他身上拿走二百元钱,然后把他送进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

他被关在看守所,每天给他分三个人的活,由于给的活太多,干不完活恶警就不让睡觉还每天毒打,用鞋底抽嘴巴、用脚狠命的踢他的前胸、两肋,恶人把他的右手小拇指打骨折。犯人还叫嚣炼法轮功就打,说管教让打的。管教警察姓卢,教导员姓张。

他在武清区看守所里被折磨得身体由原来的六十四公斤降到只剩下四十公斤,五个月后,他被武清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送进天津市第一监狱。由于在武清区看守所的非人折磨,身体受到了严重伤害,吃不下饭,走路都非常费力。在第一监狱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又转送天津市港北监狱继续迫害,在港北监狱,他腹部经常疼痛,吃不下饭,走路都非常艰难。监狱看他的生命有危险,怕承担责任,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让家属接回家中。

二零零二年他回家不久,育才路派出所经常到家进行骚扰,跟踪、盯梢。二零零二年九月份,他在石各庄打工,石各庄乡派出所恶警闯进他的住宅,抄走了大法书,并把他非法绑架到派出所进行迫害,用电棒点击他的头部及全身。在他昏迷不醒时,用凉水浇他的头。事后武清区公安局、六一零不法人员再一次把他送进港北监狱。港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非常残忍,每天蹲坐十多个小时,为抵制迫害他绝食抗议,结果被关小号。狱警张士林、狱政科长(姓杨)他们二人是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和迫害的。

在绝食抗议期间,监狱不法人员每天对他灌食迫害,每次灌食六个犯人按着,灌得上不来气,昏迷过去了,就叫狱医给扎刑针(就是钢丝),往十个手指扎,见仍昏迷不醒,就扎脚心,往鼻子上抹氨水,使用各种手段想让他放弃修炼和绝食抗议。唆使犯人刘海军打他、经常用脚踢、四个犯人把他抬起来往地下摔,他的后背骨给摔裂了。狱警张示林和(姓蒙)院长说:“天津市政法委叫我们把你整死。”在非人的折磨下,他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心跳每分钟只有四十下。监狱怕承担责任,才再一次通知家人把他接回了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4/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一)-239357.html

2004-11-05: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天津市武清区大法弟子聂宝利自述被迫害事实

文/聂宝利  
   
我叫聂宝利,是天津市武清区“津武电子有限公司”职工。更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受益者。在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脾气急躁、爱和别人争吵,患有多种疾病:如美尼尔综合症、伤寒、支气管炎、肠炎、后背疼、失眠、眼睛有时看不见东西,走路有时都很困难。每年都要住一次或几次医院,给家庭、单位带来很大的经济负担,每次住院由于花钱多,单位的领导都很着急。1997年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不到半年的时间身体一身轻,各种疾病不翼而飞。邻居都说我待人和气了,象变了一个人。法轮大法真正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99年7•20日,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忌,利用政府、公安局开始迫害法轮功,不让上亿人民修炼法轮功。为了说明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没错,99年11月我依法去北京信访局上访,询问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可是不容分说,就被绑架,被戴上手铐扔進警车,拉回武清区育才路派出所非法审问。然后被非法送進武清区看守所拘留20天,扣押280元钱才放人。从此以后每到春节、假日育才路警察就到我家,通知说上边有指示,不要出门,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晚上监视我的行动。

2001年1月17日,我从杨村回老家大王古庄乡看望我父亲,走到大孟庄乡,还没到家我就被武清区刑警队非法绑架。带到武清区刑警队進行非法审讯,一个姓高的恶警把我的双手背到身后戴上手铐,叫我跪下,我说不跪,他就用脚踢,把我按倒在地,用竹竿往我身上抽打。他从我身上拿走200元钱,然后把我送進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

看守所的管教人员受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的毒害,天天诽谤大法,对法轮功学员从精神到身体進行摧残。每天还要强迫劳动。我被关在看守所18号监室,每天给我分3个人的活,由于给的活太多,干不完活恶警就不让睡觉还每天毒打,用鞋底抽嘴巴、用脚狠命的踢我的前胸、两肋,恶人把我的右手小拇指打骨折。犯人还叫嚣炼法轮功就打,说管教让打的。18号的管教警察姓卢,指导员姓张。

我在武清区看守所里被折磨得身体由原来的64公斤降到只剩下40公斤,5个月后,我被武清区法院非法判刑3年零6个月,送進天津市第一监狱。由于在武清区看守所的非人折磨,我的身体受到了严重伤害,吃不下饭,走路都非常费力。在第一监狱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又转送天津市北大港监狱继续迫害,关押在北大港监狱里,腹部经常疼痛,吃不下饭,走路都非常艰难。监狱看我的生命有危险,怕承担责任,叫我的家人于2001年11月30日把我接回家中。回家后,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2002年我回家不久,育才路派出所经常到我家進行骚扰,我到哪里他们就跟踪、盯梢到哪里。

2002年9月份,我去石各庄乡林海板厂打工,石各庄乡派出所恶警闯進我的住宅,抄走了我的大法书,并把我非法绑架到派出所進行迫害,用电棒点击我的头部及全身。当时我被打倒在地,昏迷不醒,他们就用凉水往我的头上浇。事后武清区公安局、610办公室不法人员再一次把我非法送進北大港监狱。

北大港监狱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迫害的手段非常残忍,到北大港监狱后,每天蹲坐10多个小时,我跟他们讲我们炼法轮功没犯法,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为抵制迫害我進行绝食抗议。北大港狱政科把我送到没人知道的地方关押,狱警张示林、狱政科长(姓杨名字不详)他们二人是专门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转化和迫害的。

我绝食抗议期间,监狱不法人员每天给我灌食,每次灌食6个犯人按着我,灌得我上不来气,昏迷过去,就叫狱医给我扎刑针(就是钢丝),往10个手指扎,见我仍昏迷不醒,就扎脚心,往鼻子上抹氨水,使用各种手段想让我放弃修炼和绝食抗议。唆使犯人刘海军打我、经常用脚踢、四个犯人把我抬起来往地下摔,我的后背骨被他们给摔裂了。狱警张示林和(姓蒙)院长说:“天津市政法委叫我们把你整死。”在非人的折磨下,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心跳每分钟只有40下。监狱怕承担责任,才再一次通知我的家人把我接回了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通过学法和炼功,我的身体迅速恢复,没几天就从新溶進证实法和讲清真象中。

武清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8-10-25: 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
地址:武清区杨村镇机场道(与武宁公路交口南侧500米) 邮编:301700,联系电话:022-82124253.
电话:02222165836 02282171513 022-82179218

现所长:王永革 13920412737
刘副所长 警号 43067
手机号码:13702155059
办公电话:82124357
教导员:王舜
副所长:刘毅 刘斌
副所长:周建林13321051399
恶警:刘兆刚

2017-12-31: 上马台派出所:022-82289307
河西务派出所:022-29439003

武清区
政法委电话:022-82138637022-82138607
武清区610电话:022—82138667
褚立红(市检察院)13920893771
武清公安局法制办顾亮18920921777
武清检察院起诉科张志超022—29360139
武清公安法制办022—82167122
武清法院姚长胜:022—82167088转80709
武清区黄花店镇西田庄村村长杨玉杰13821180528
武清刑侦三队022—82108569
陈德军(国保大队大队长)022—82167128
渎职侵权科022—29342586
武清公安局监察室022—82167106
武清区委办公室022—82138601
泉兴路派出所022—82109110
天津市信访办022—83605622
武清公安局督查022—82167123
武清检察院监所科021—29322452
武清检察院控申科022—29342000
武清信访办022—82111053

政法委书记王志强,电话:13516225888
武清区政法委副书记李占峰,电话:13072276518;老家:武清区大碱厂镇长屯村
武清区政法委处级干部马宏骊电话:15822551852宅电:022—82111222
武清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尤月成,电话:13820766828;老家:武清区东马圈镇董标伐村
... 更多

媒体报导

[希望之声第052集]-天津武清区聂宝利的自述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476/15423-1.asp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