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8-05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 金牛区(成都金牛洗脑班,金牛区林业中心医院) >> 祝霞(夫王仕林), 女, 32

祝霞(夫王仕林)
有不满4岁儿子的四川大法弟子祝霞被非法劳教期满,成都市610不法人员却不放人,相继把祝霞辗转关押到彭州市洗脑班、郫县洗脑班、新津县洗脑班,由于在长期不让睡觉,及性侵扰等的折磨下,承受达到极限,后被逼疯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市金牛区光荣小区金荣巷
拘留时间: 2001年4月
有关恶人: 光荣辖区610办公室何元富
迫害情况: 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9-06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祝霞(夫王仕林)
夫妻/父母: 倪清惠(倪清慧)
女婿: 王仕林(王时林,王世林,王实林)

看了令人痛心至极的照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0-21:成都抚琴派出所和街办610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1/成都抚琴派出所和街办610犯罪事实-264283.html

2012-02-21: 8、祝霞,女,三十三岁,家住金牛区光荣小区。二零零零年二月一日,身孕八月有余的祝霞女士被单独软禁在光荣小区抚琴派出所内。产期越来越近,软禁期限却没有止境。母亲因坚修大法被拘留,父亲患有间歇性精神病,本人没有工作单位和经济来源;祝霞生小孩才20多天,还在坐月子,光荣派出所杜所长、户籍李红迫不及待地到祝霞家来,不但没有丝毫关心,还非法叫祝霞放弃信仰,甚至威胁:如果不写就把小孩送福利院。在对祝霞五年多惨绝人寰的迫害中,直至祝霞被迫害致疯后,光荣辖区六一零办公室何元富自始至终起着主导作用,是最直接的主要责任人。祝霞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遭到抚琴派出所(原光荣小区派出所,后合并到抚琴派出所)绑架关押、非法劳教多次(哺乳期刚满)、强送几个洗脑班并受到各种令人发指、灭绝人性的摧残虐待、强奸,致使原本风华正茂、健康美丽的祝霞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此案例在国际上引起了广泛关注。祝霞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其丈夫同样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曾经连续三次被非法劳教。在此期间,在文革中被迫害成精神病和肺心病的父亲气恨交加而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1/四川成都金牛区中共黑恶势力历年罪行录-253292.html

2011-04-13: 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
中共派出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等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所使用的酷刑手段中,最普遍的是剥夺睡眠,即俗称的“熬鹰”——运用车轮战术,昼夜不息,不允许受害者休息,长的达42天之久,那是对肉体的极度摧残,对精神和意志的绞杀,目的就是摧毁人的意志,索取口供、迫使屈服。
尽管有众多受害者的叙述,但因其不如其它肉体折磨看上去那么血腥,加之一般人没有直接切身感受,而不为外界重视。其实,剥夺睡眠是最隐蔽、最非人、最卑鄙的酷刑。
据 不完全统计,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11年中,数万人被判刑入狱,数十万人被劳教关押,百万人次被关押在洗脑班,至于被抄家、软禁、短期关押的人数无法统 计。每一个被抓捕过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他(她)不向邪恶妥协,几乎无例外的、不同程度的遭受过剥夺睡眠的折磨。比较典型而被明慧网刊登过的、遭受酷刑迫害 者就达65590人,这些人无论记录所受酷刑名目如何不同,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大都遭受过剥夺睡眠的苦痛。
绑架之初的剥夺睡眠
中 共公安国保610及其他警务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绑架,为了得到所谓“口供”、迫使出卖他人、强制放弃信仰、强制转化和妥协,惯常首先使用剥夺睡眠酷 刑,不让法轮功学员有休息的机会。他们这样做既没有伤痕,又没有罪证。他们一开始通常是把人固定或捆绑,软硬兼施,一些人唱白脸:威胁、毒打、下流咒骂、 制造恐怖气氛,另外的人充当红脸:软语劝诱、伪善呵护。当不奏效时,他们就会放下伪装、凶相毕露,分成几个小组,轮番审讯,一天24小时不允许你休息睡 眠,有的人实在困的不行,就会招致打骂、烟头烧灼、上铐、冬天里把冷水猛地灌到人脖子里,或者干脆用手扒开学员的眼皮,甚至往学员的眼睛上抹清凉油、辣椒 水等刺激性的物质。一天精神折磨、肉体摧残之后,紧接着又一个漫漫白昼与黑夜……见诸报道的最长记录是50天。 有人一夜青丝变白发,有人几天不见就脱相。

酷刑演示:熬鹰
明 慧网2005年9月8日曾报道,一位上海法轮功学员2000年10月的一个晚上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遭警察绑架,在派出所的72小时里,惨遭警 察侮辱和迫害。恶警先将法轮功学员摁坐在铁椅子上,然后用手铐和铁索绑缚四肢不使其动弹,若手臂稍动,手铐就往里收缩,嵌入肌肤,痛楚难当。警察先是对他 诱之以利,见不奏效,就将他连人带椅抬到地下室的一个小审讯室。地下室内灯光惨淡,墙壁上写满了恫吓威胁的标语,刻意营造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又因审讯室 临近下水道和厕所污水排放口,阴风吹来,更是恶臭难闻。恶警采用熬鹰战术先是不让该法轮功学员睡觉,继而在法轮功学员精神倦怠的夜半之时突然提审。期间威 胁恫吓、侮辱谩骂、拳脚相加,根本就无人性可言。
....
看守所里的剥夺睡眠酷刑
美 国哈佛医学院精神科学教授J. Allan Hobson在《睡眠》一书中说:“大脑是睡眠的受益者,当睡眠被剥夺时,大脑的能力也将逐渐衰退。首先,无法集中注意力,无法做一些具有协调性的自主动 作,然后变得易怒并且极度想睡。若有5到10天没有睡眠,大脑会失去各方面的功能,让人变得疯狂和愚蠢;亦即由信任变为偏执,理性变为不理性,并且开始产 生幻听和幻觉。”Hobson也举“洗脑”当作例子来说明“剥夺睡眠可导致一个爱国主义者否定他的国家和理想,并且签署显然违背个人信念的宣言,甚至参加 他一向反对的政治活动。”
中共正是摸透了洗脑的精髓,并用剥夺睡眠这一酷刑来对付成千上万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 2005年7月22日报道,32岁的成都法轮功学员祝霞,在经过1年半多的非法劳教和整整10个月连续3个洗脑班(即:郫县洗脑班、彭州洗脑班、新津洗脑 班)长期关押、连续不让睡觉酷刑折磨和疯狂洗脑、毒打、游街示众折磨后,于2004年4月2日回到家中时,身心已经受到严重摧残,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迫害前
迫害后
遭受迫害的祝霞经常出现幻觉幻听,并且不分昼夜的折腾、哭、笑、骂人、打门窗,大小便弄得到处都是,盖被子要把被套扯掉只盖棉絮,并且经常用手捂住头部惊恐的大声喊叫:“你们要强奸我吗?”
唐 山市古冶区赵各庄医院内科的主治医师, 在开平劳教所,因为拒绝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被连续一个多月剥夺睡眠,强行罚站,二十四小时站着,不许睡觉,吸毒的女犯奉命看着她,一阖眼就会挨骂,困得 她直说胡话,站得两条腿肿多粗,劳教所管这叫‘熬鹰’……换着班车轮战,不允许她休息。有时还强制她双手抱头、长时间蹲着,蹲的两脚又麻又疼;还不屈服, 就有大耳光扇过来了,而且是连续地扇;再不屈服,电棍就上来了,‘噼哩啪啦’闪着蓝火,电在身上象针扎一样。”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238990.html

2010-09-02: 中共十一年迫害法轮功的残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229094.html

2008-10-19: 四川泸州罗水珍自诉遭受的迫害
......七中队玩“军训”的花招迫害法轮功学员。张小芳在其他中队挑选来一些年轻的吸毒犯当打手,指令她们两个、三个人架住一个法轮功学员,拖着朝前跑,后面一人用力猛推。法轮功学员多是上了年纪的妇女,不管你跑不跑的动,连拉带推逼你跑,其中吴厚玉、祝霞等人内裤都磨成碎片,血肉模糊,一路血迹,惨不忍睹。抵制“军训”,耿小俊、郑才仙、张晓英遭到四、五个吸毒犯强行双盘腿捆绑,连续捆绑几天后,郑才仙瘦的脱了人形,耿小俊、张晓英腿脚肿胀全是大水泡。身体的摧残与精神的高压逼的燕宝萍、邓中素、黎云撞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9/188046.html

2005-03-19: 2001年3月为了坚持信仰,我被当地寿安派出所逼得流离失所,2001年9月9日在都江堰发放真象资料时,被恶警非法抓捕,关進都江堰看守所,把我手脚铐在一起,不能吃饭睡觉和大小便,为了抵制迫害我绝食抗议,恶警王所长和几个男犯把我按在地上多次强行灌食、插胃管,10月25日又把我送往成都宁夏街转运站非法劳教1年半,后又转到郫县监狱,身体被迫害得很虚弱,送到成都市三医院检查,不知详情,听说是严重高血压,送到楠木寺两次被拒收,在这种情况下都不放我回家,12月又被再次强行送往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在入所队每天由几个“帮教”轮番对我精神迫害与洗脑,面对邪恶的谎言,我坚决抵制。后来编入七中队,队长张小芳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黑,毫无人性。我亲眼目睹祝霞姑娘和几个坚修者被一群毒犯轮换着在地上拖着跑,身上被划出一道道伤痕,停下来就灌脏水,一只脚离地一只抬在桌上还加上数块砖。迫害之惨烈,当时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9/97660.html

2005-03-14:祝霞在一起的日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4/97305.html

2005-02-20: 在炎热的夏天里,张小芳让坚定的大法弟子‘军训’(实际就是迫害)。祝霞实在走不动时,张令吸毒犯轮番架着走,当她累昏迷后,张却用冷水将她泼醒,继续迫害;张小芳那时还狂言:“没转化的你们就别想在中国呆,你们吃的住的都是共产党的,连空气都是共产党的。”

2004-10-25: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祝霞由于连续受到一年半多的非法劳教和整整10个月的三个洗脑班的残酷的反复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于2004年4月2日回到成都市光荣小区家中,现已有近半年了。祝霞的症状不但没有减轻,最近,在邪恶之徒的干扰下还表现得越来越严重。

现在,因精神失常,祝霞不管白天黑夜时常冲進冲出叫骂不停。祝霞的母亲倪清惠一个人既要照顾有精神病的老伴、还要照看祝霞4、5岁的幼子,压力非常大。祝霞的母亲出门买东西时,又随时感到有人跟踪监控,不便找到同修帮助。

2004-07-23: 2003年6月9日,祝霞突然失踪。经查实是被光荣小区610办公室何元富等人绑架。后来,据曾被在“彭州洗脑班”关押过的人证实祝霞又被关押在“彭州洗脑班”,此时祝霞就已经被折磨得说胡话、出现幻觉、精神失常。但光荣小区610办公室何元富等人不但不放人,而且还将祝霞转到(具体时间不详)郫县洗脑班、新津县洗脑班继续“洗脑”、迫害,并且在郫县被非法游街示众……致使祝霞症状加重。2004年4月2日祝霞被放回家中,仍然经常出现幻觉幻听,并且不分昼夜的折腾、哭、笑、骂人、打门窗,大小便弄得到处都是,盖被子要把被套扯掉只盖棉絮……,并且经常用手捂住头部惊恐的大声感叫:“你们要强奸我吗?”(祝霞年仅4岁的幼子都学会了)……而且经常说自己二十多年都没有与人上过床,最不能容忍这种事了,特别痛恨的咒骂那些臭男人,在说这些事时,常常咒骂一个叫陆中华(音)的,还有吴波(音)、陈英(音),还有赵威(音)、刘伟(音)等。她还让她母亲打电话去叫吴波(音)他们放稳重一点。从祝霞在精神失常的情况下的这些反应来分析,祝霞很可能是在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被恶人强奸,精神受到刺激而失常或加重了精神失常……现在,祝霞精神、神经已全部失常,后果十分严重!给我全家人及亲戚朋友造成了十分严重的痛苦。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3/80041.html

2004-05-06: 2002年10月27日,祝霞被非法劳教期满。成都市610不法人员却不放人,相继把祝霞辗转关押到彭州市洗脑班、郫县洗脑班、新津县洗脑班。

祝霞在洗脑班里,精神和肉体继续遭受非人的折磨。经核实,由于在长期不让睡觉等的折磨下,承受达到极限,后被逼疯。早在2003年9月,被关押在彭州洗脑班期间,祝霞就已被折磨得出现幻觉、说胡话、精神失常。可恶人何元富仍不同意她回家,继续洗脑迫害,致使祝霞症状加重,不分昼夜地哭笑、打门窗、大小便弄得到处都是,盖被子要把被套扯掉只盖棉絮。直到2004年4月2日才被准允回家,回到家中仍是这样。

祝霞家中现在有一个文革中被迫害成精神病的老父亲,还有一个不满4岁的儿子,祝霞的母亲已经70岁了,每天要照顾两个精神失常者和一个幼小的孩子,加上精神上的压力和经济上的负担,已被拖得身心疲惫,难以支撑。

为此,强烈要求有关部门赶快弥补,立即无条件释放祝霞的丈夫王仕林回家(也是大法弟子,现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使祝家的病人、孩子能得以照顾。如今人权已被写入宪法,祝霞一家的合法公民权益理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同时也希望光荣辖区610办公室何元富等人认清江泽民一伙操控群众(包括何元富本人在内)迫害善良修炼人的变态心理,能良心发现,痛改前非,从今以后能帮助大法弟子,弥补罪过。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大法弟子真心劝善不图任何回报,只为每一个生命不至于在无知的作恶多端中被淘汰掉。

2004-02-16: 成都大法弟子祝霞,于2003年6月被成都市610办公室非法绑架至新津县洗脑班。8个多月来,祝霞在洗脑班里遭受了残酷的迫害,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经核实,由于在长期不让睡觉等的折磨下,承受达到极限,祝霞现已被逼疯。这是成都市610及新津洗脑班的又一罪行。

2004-01-20: 祝霞,一个年轻活泼的女性,家住成都市光荣小区。99年后,祝霞仅仅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为大法讲几句公道话而多次遭受残酷迫害。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

2000年元旦,祝霞怀着身孕与爱人王仕林(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申诉法轮大法的冤屈。王仕林被非法劳教1年,出狱后,为向善良的人讲清法轮功真相两度被非法关押,至今仍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迫害。祝霞怀着小孩,仍被软禁在阿坝州老家十余天后才放回。

刚回成都光荣小区的住处,祝霞就被非法监管。光荣派出所让户籍李红叫祝霞每天坐在派出所的值班室,从早上9点到下午6点,中午不准回家吃饭,除解便外,不准走动。知道这事的人说:大人不吃饭,肚子里的小孩要吃饭啊。半个月后,杜所长才让祝霞回家吃午饭。到了春节也不让她回家,家里只剩下文革时遭受迫害患精神病和肺心病的老父亲独自在家过春节。直到祝霞生小孩前一个月,派出所才同意回家,回家后,派出所没有任何手续仍对祝霞母女進行监管,派出所不定时点名,出去买菜也要在电话中补假。

每逢春节、元旦等节假日等所谓敏感日期,别人都在欢天喜地过节、放假。祝霞一家却在遭受迫害。每到这时,派出所就会来到家里无端地要祝霞和母亲写不修炼的保证。金牛区“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会举办“洗脑班”(非法强迫修炼者放弃信仰的监禁场所),强制灌输报纸、电视、书籍中一面之辞的谎言,强迫修炼人看、听,其目的是强制性地改变他(她)们的信仰,甚至威胁不放弃信仰就送劳教所。祝霞妈妈因为不写保证就被送洗脑班两次,共几个月时间。祝霞生小孩才20多天,还在坐月子,光荣派出所杜所长、户籍李红迫不急待地到祝霞家来,不但没有丝毫关心,还非法叫祝霞放弃信仰,甚至威胁:如果不写就把小孩送福利院。此后,派出所又费尽心机想要将祝霞母女带走,让把重病的老父亲送到阿坝州的小女儿处,遭到祝霞一家的强烈反抗,才没有得逞。

2001年元旦,祝霞带着8个月的小婴儿到北京讲大法真相,恶警用皮鞭打得小孩惨叫。祝霞被从北京非法押回光荣派出所。每天派出所用尽各种方法试图强迫祝霞放弃信仰。光荣辖区610办公室何元宣安排了各种方式進行非法监视:祝霞出门有多人跟踪,甚至跟到祝霞母亲家。节假日、敏感日期,前门警车堵,后门有人守。

2001年3月初,办事处又要祝霞参加洗脑班,祝霞为避免再次遭受迫害,不得已离家出走。4月初的一天深夜因出门撕毁污蔑大法的标语,被派出所非法刑事拘留,拘留所拒收正在哺乳期的祝霞,户籍李红强迫对方收也未得逞。不得已,派出所只好把祝霞送回家,但仍派二、三十人非法看守。祝霞一家人受到如此迫害,仍善待监管人员,每天准备好两瓶开水,凳子,告诉他们大法真相。小孩刚满1岁,祝霞就被逮捕。

祝霞在宁夏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4个月中,就有1个月被强迫戴手铐、脚镣,手和脚都肿得极大。光荣辖区610办公室何元宣给祝霞准备了送劳改的材料,经调查与事实出入很大,所谓祝霞与国外有联系也属子虚乌有,结果由于证据不足,又非法改判为1年零6个月的劳教。

祝霞被转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后,她母亲多次找何元宣转交给祝霞的衣服、钱,何每次都找理由推诿,愚弄老人家,让老人白跑路。例如:2002年7月中旬一星期五上午,何说下周一去看祝霞,下午就派人来说他下周要开几天会,去不成,下周二,老人家再去,却看见他坐在办公室根本没去开会。

祝霞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更是受到非人的待遇。据从劳教所出来的目击证人讲:从2002年5月起,劳教所为逼祝霞放弃信仰就采用法西斯刑法折磨祝霞。迫害手段之惨烈,即使描述出来我们也无法深刻体会受害人所承受的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以下仅举几例,让我们看看江××宣称人权最好时期劳教所中的酷刑。

例如:1.劳教所七中队队长张小芳指使2名吸毒犯把祝霞的嘴用烂脏布塞紧,弄到沙石地上拖,拖到监控器位置时就放开又说又笑(怕被监控器看到),过了监控器又拖,这批人累了换下一批人接着拖。拖得祝霞的背部、臀部、腿满是沙石,血肉模糊。张小芳见人不行了还不罢休,又换一种方式折磨,叫十几名犹大一涌而上,扯头发的、吐口痰的、扯脚、扯手的、骑在身上打的,边打边骂都搞累了才算完。此时,祝霞已无法站立。张小芳就叫医生来挑沙石,根本无法挑出来,还要叫祝霞自己付高额医药费。2.张小芳指使吸毒人员在地上放长条凳,凳上放砖,让祝霞坐上去,又在双腿上放砖,然后坐上人在上面来回摇摆,把嘴塞紧以防惨叫声被人听到。3.经常抓住祝霞的头发将头往墙上碰,边碰边骂:“碰死你,碰死你,甩在山沟里无人知道,把你碰成脑震荡,碰成疯子!”它自己碰累了就换吸毒人员来接着碰。有一次,张小芳打祝霞把手镯碰断,说是祝霞折断的,差点叫祝霞赔。4.常见的折磨手段有:不准大小便、洗澡、洗漱、洗衣,月经来了不准换纸,让其他人故意在这些方面進行羞辱、谩骂。夏天晒烈日,冬天挨冻。每天只睡5个小时,或有时不准睡,站着面壁。白天整天坐军姿,不准眨眼,张小芳经常在祝霞面前晃,指使犹大找借口折磨祝霞,只要祝霞动一下不是打骂就是扯住头发碰墙。管教为让犹大卖力地打,说:不用力打就是假转化,就是没和党中央保持一致。有时,祝霞听外面的同修被打得惨叫,冲出去制止,抓回来被用同样的办法来折磨她。如果绝食就更是残酷迫害。

2002年10月27日,祝霞被非法劳教期满,祝霞母亲四处打听被告知11月20日回家。到期后老人家去光荣辖区610办公室,何元宣等人先以祝霞不服管教为由,说劳教所不放,以此为超期非法关押找借口欺骗老人,后又以工作忙为由推诿不去接祝霞。2002年12月30日晚,祝霞母亲接到郫县洗脑班消息说祝霞在郫县,第二天,老人找何,何坚决否认,说是造谣。几个月来,一直否认,直到春节前,何才承认祝霞被送到郫县。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何不得不答应老人去看祝霞,多次与老人约时间又多次找理由推诿。直至2月22日,也就是非法劳教期满后4个月,老人家才在洗脑班与祝霞见面。原来120斤体重的祝霞已皮包骨头,不成人形。何说到3月18日,再接祝霞回去。为达到监控祝霞的目的,何先已安排了祝霞到老年活动中心收费。

祝霞回家后,家人才得知,洗脑班逼祝霞承认何元宣报祝霞劳改时的材料,多次逼祝霞写“保证”,威胁说否则永远关在洗脑班。

四年来,祝霞全家都被以光荣辖区610办公室何元宣为首的一伙恶人愚弄。何说,对法轮功的人就要说假话。它自己干的坏事全往上推,后来,在祝霞、区610办公室、何三方对质时,何才承认是自己把祝霞送洗脑班。何在郫县时对祝霞说:“为你我都花了两万多元了。”何为什么要在祝霞身上花这么多钱?居然敢在祝霞身上“投资”两万多,不知何要得到多丰厚的回报才有这样大的胆子?这笔资金是谁出的?又是谁许诺给何这样大的回报?何为何有这样大的权力想把人关多久就关多久,想怎样整人就怎样整人?诺大的中国又有多少象何这样的“投资者”?又有多少象祝霞这样无辜受害的善良普通百姓?多少这样的受害家庭?

2003-09-06: 成都市光荣小区金荣巷大法弟子祝霞于2001年春节期间,怀着孩子与爱人進京证实大法,被当地公安非法拘留。其爱人被非法判劳教,至今仍被关押在四川新华劳教所。祝霞生下孩子没几天,就被抓捕关到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一年半非法劳教期满后,由于她坚定信仰,被非法延期八个月,于今年四月份回到家。在这期间她受尽各种残酷的折磨,就在她绝食抗议的两个月当中,恶警还强行不让她大小便。

今年六月份,光荣派出所恶警勾结小区居委会不法分子骗说给她安排工作,她干了几天后发现单位原来是个赌博场所。她就不干了。六月十九日下午两点,这帮歹徒又以帮她找工作为由闯入她家,将其绑架,至今下落不明。迫害祝霞的歹徒现在已经都被调走,派出所和居委会严密封锁祝霞的消息。祝霞家中现在只有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希望知情者将祝霞被迫害的详情和歹徒的情况進一步曝光。

2002: 据知情者透露,四川女子劳教所七中队从2002年8月中旬以来,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越来越残酷。先是以军训为由,从入所中队和生产中队临时调来一批劳教人员,这些人明是来规范法轮功学员的动作,实质是来当打手(这是它们自己说的,不干不行)。特别是七中队队长张小方,干事毛玉春,经常指使因吸毒被劳教的人员陈红、邓某某(外号步步高)、张超群、汪丽娟、陈立艳、庄小林、蔡敏、何平、刘林等,先是强行拉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快跑,跑着跑着突然将其猛推一掌,有意让其摔伤,伤了跑不动躺在地上就被一帮人拳打脚踢群殴。如大法弟子韩洁、杨华莲等当时就被打得鼻青脸肿,手、脸都被弄破出血;祝霞、万古芬、吴厚玉、何玉梅、李桂香等不仅衣、裤、鞋被打手们跑着拖磨得稀烂,而且臀部、腿、膝、脚等处都被拖得大口子往出淌血。

2001-05-11: 成都大法弟子祝霞一家的悲惨遭遇   文/大陆大法弟子 祝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1/10893.html

2000-07-03: 6月30日上午9时许,家住成都光荣小区金荣巷5号4幢3单元1号的祝霞女士,因光荣小区派出所认为她仍坚持修炼法轮功,可能赴京上访,去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派出了五名公安要强行将她带走关押,到发稿时为止,公安仍在她家中。

公安威逼她,除了自己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谁也救不了她,这次非把她送上山不可,这是上面的决定。

祝霞女士的小孩不满2个月,正处于哺乳期,其丈夫王仕林因赴京上访,去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判劳教,现关押在资阳大堰劳改农场;其母亲赴京上访,去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正被公安关押。家中只有一年迈的、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老父亲(文革迫害所致),祝霞如果离开,小孩将成无人照顾的孤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3/1853.html

2000-03-04: 祝霞近况。
法轮功修炼者祝霞,现已怀孕8个月。从拘留所出来至今,每天仍要去派出所强制“学习”。最近又有数人去她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祝霞的母亲刚从拘留所放出来。她丈夫是制茶专家,厂里的技术骨干,也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判刑上山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4/4142.html

2000-02-27:【成都市】2月21日《明慧网》报道的成都市金牛区在茶店子举办的学习班上18名被拘留的张卫华等法轮功学员,在2月15日释放后,16日休息了一天,17日又被集中到位于茶店子的营门口派出所继续進行“教育转化”。现在派出所对他们已没有什么好讲的了,规定他们不论节假日必须每天上午9:00到派出所报到,下午6:00才许离开。只要不保证“不练功、不上访、不串联”,就不许离开学习班。

学员们的家属以及所在单位已被公安折磨得精疲力竭,身孕8月有余的祝霞女士被单独软禁在光荣小区派出所,派出所地址:成都市光荣小区内电话:011-86-28-7656434,产期越来越近,软禁期限却没有止境。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27/1932.html

2000-02-23: 2月1日,成都市金牛区公安将在茶店子举办的“教育转化”学习班上的张卫华(家住光荣小区)、陈和秀(家住成都链条厂)等18名法轮功学员(除一名怀孕妇女外),仅以“顽固不化”为由,全部处以15天治安拘留。

祝霞女士因有8个月身孕,丈夫王仕林因赴京上访、向中央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被判刑一年半,母亲因坚修大法被拘留,父亲患有有间歇性精神病,本人没有工作单位和经济来源,此次未被拘留。但派出所要求她春节期间必须从上午9:00呆到下午4:00,若哪天不去,警察将到家里找人。祝霞女士在压力面前,表现得非常坚定与坦然,她以自己的善心和高尚的言行举止,感动了许多警官,鼓舞了许多学员。

在茶店子举办的学习班已开办3个多月,不少班上的学员并没有赴京上访或写信给各级政府说心里话,仅表示要坚修大法,就让他们长期在学习班或监狱中,剥夺了他们的人身自由,直到保证“不练功、不上访、不串联”后,才能被放出学习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21/2079.html

成都 金牛区(成都金牛洗脑班,金牛区林业中心医院)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7-19:
行恶人员:警察谢和平:电话:17360055070、13032861566.社区人员女;杨某某:电话:13438698863
派出所电话:83110105
1、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沙河源街道泉水社区
电话:028-83116831
书记:黄继锋028-83119110、肖君028-83150244
主任:姚光龙028-83119110
成员:彭红028-83150244、姚娟028-83116831、周元贵028-83137909
2、成都市金牛区沙河源派出所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洞子口北街5号32号 邮编:610031
电话:028-83110105
阮国光 13550187061
曾雪成 13088039399
王万昆 13908036136
侯静 13438810118
吴翰 13880236627
谢和平 13032861566
代军 15882458889
王连坤 15378191575
任澜 13518210758
王胜芳 13008156222
俞昕 15008419444
丁毅 13880929272
程林 13558626947
赖毅 13881784110
杨俊平 13981935960
孟加 13808090931
王志强 13880681187
杨波 13882194886
丁嘎 13438381117
黄珣 13880286677
郝旭源 13908006051
李凯 13980978661
陆林 18019529201
王方宏 15198200171
齐宇 13228221313
吴志鹏 13408606925
雷云 13730618598
谭良建 18980851567
李辉 13608211151
曾小明 13608185261
廖超 18202887674
黄德新 13982005693
杨瑾 13438698863 汉源县富林镇友谊路45号1栋2单元7号
骆杰 13378122433
徐保东 1582856525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祝霞家电话:(+8628)7643584光荣小区派出所电话:(+8628)7656434

四川成都地区被恶警迫害致精神失常的祝霞的家庭住址
祝霞
住址:光荣小区金荣巷五号四幢三单元一号
家庭电话:028-87643584


把迫害大法弟子祝霞的主谋何元富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0/65317.html
何元富,男,成都市光荣小区恶人,迫害成都大法弟子祝霞的主谋,惯用欺骗、恐吓等无赖流氓手段残害善良百姓...

成都市光荣小区:
恶人何元富 办028-87660510 小灵通:028-89826007
610办恶徒丁卫 办028-87660283 小灵通:028-88083533
菜市场负责人余娟(何元富之妻,参与绑架祝霞) 办028-87642546
光荣小区派出所所长应樊小灵通:028-88151930
户籍警巫志强小灵通:028-88196133
金荣巷居委会 028-87649264

光荣小区派出所户籍:梁小兵(此人正直主持公道)
光荣小区派出所所长:应樊 小灵通88151930
光荣小区派出所户籍:巫志刚 小灵通88196133
光荣小区街道办事处:
光荣小区居委会主任:刘永秀
光荣小区居委会副主任:谬世明
金荣巷居委会:87649264
成都市劳改局:
新津洗脑班总机:82461088 分机:82461166
光荣小区610办公室主任:何元富 87660510

埌塘县县委书记杨克宁 办0837-2378306 手机:13909049976
埌塘县委办公室:0837-2378201
埌塘县文教局:0837-237822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6-28: 四川610洗脑班的种种罪恶(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8/131607.html

女儿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祝霞母亲控告恶人
控告状
控告人:倪清惠,70岁,1934年8月4日出生,民族:汉、住址:成都市光荣小区金荣巷5号4幢3单元1号。是受害人祝霞的生母。

控告人:王笑,男,2000年4月24日生,住址:成都市光荣小区金荣巷5号4幢3单元1号。是受害人祝霞的儿子。

被控告人:张小芳,女,35岁左右,文化程度不详、工作单位: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7中队,任该队队长,住址:该劳教所宿舍。

被控告人:何元富,男,岁,民族:汉、文化程度不详、工作单位:成都市光荣小区“610”办公室,任该办公室主任、住址:成都市光荣小区。

被控告人:金牛区公安分局光荣小区派出所所长及全部警员。

被控告人:成都市彭州市洗脑班、成都市郫县洗脑班、成都市新津县洗脑班负责人及全部管教人员。


控告事项:

1、依照我国《刑法》的规定追究前列被控告人故意致残祝霞的刑事责任。

2、要求前列被控告人对受害人祝霞造成的人身损害和精神损害作出赔偿。


事实和理由:

1999年10月1日,成都《商务早报》擅自将法轮功说成是“×教”,报道完全颠倒是非。王世林、祝霞夫妇到报社反映情况,作为修炼人的祝霞意图说明法轮功的真象,当时已有几个月身孕的祝霞与丈夫被非法治安拘留15天,开始遭受非法迫害;

2000年元旦,祝霞怀着身孕与爱人王世林根据《宪法》和《信访条例》到北京上访。祝霞怀着小孩,先后两次被非法拘留关在新都看守所、汶川太阳岛看守所,后被软禁在阿坝州老家十余天后才放回;

刚回成都光荣小区的住处,祝霞就被光荣派出所非法监管。光荣派出所让户籍警员李红叫祝霞每天坐在派出所的值班室,从早上9点到下午6点,中午不准回家吃饭,除解便外,不准走动。知道这事的人说:大人不吃饭,肚子里的小孩要吃饭啊。半个月后,杜所长才让祝霞回家吃午饭。到了春节也不让她回家,家里只剩下文革时遭受迫害患精神病和肺心病的老父亲独自在家过春节。直到祝霞生小孩前一个月,派出所才同意回家。回家后,派出所没有任何手续仍对祝霞母女進行监管,派出所不定时点名,出去买菜也要在电话中补假,对祝霞及全家人進行人身强制和精神强制;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