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 潍城区 >> 于延芹(于雁芹) ,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0-3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01-07: 山东女学员自述六年来遭受的迫害

我叫于雁芹,今年39岁,97年11份喜得大法,至今已整整8年了,从同学、朋友话语中不难听出得法后的变化是巨大的,有的问“你怎么变了?又胖又白,几乎都认不出来了。”有的还问:“你是不是做美容了?”我的一个同学曾问:“你炼法轮功,又被抓又被打,加上做生意,怎么会胖呢?气色又好看。”我大弟媳妇见我后惊讶的见人就说,“我不知道法轮功什么样,但我看到我二姐可神了,从前满脸雀斑且又有褐斑,脸色黑黑的,现在变得一点也不象以前的她了。”

上访遭迫害

就在我满怀希望沐浴在师父博大精深的佛法中时,1999年江××政治流氓集团发起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当时在国家得到好多项褒奖、并且电视台还向广大群众推荐对国家对人民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一夜之间被打压。栽赃、陷害,简直是黑云压顶,让人无法透过气来。

1999年10份,我进京上访,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刚走进去,看到里面早就排满了警车,整个广场阴森恐怖,马上有便衣警察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是炼法轮功的。就这样我被当地公安带到了潍坊驻京办事处,到了那里,把我随身带的2000元钱及一本《转法轮》强行搜走,然后把我铐在沙发腿上。第二天,我见到了我的母亲,刚见一会我母亲被昌邑公安带走,我被公安带到了另一房间,晚上被看管,某派出所所长骂了我们几个小时,直到累了才结束。回潍坊后,我被非法拘留15天。

炼功遭迫害

2000年元月5日因集体炼功,我们6个功友被强行带到潍城区于河镇政府综合治理办公室进行强制洗脑(当时市里开会口头传达,对待炼法轮功的学员只要不打死就行),在那里遭到了十几名打手的毒打。他们都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看样子他们是早有准备。其中有派出所所长,不分青红皂白对我们拳打脚踢,然后恶狠狠的说:脱去棉衣。接着上来几个人把我们按坐在地上,伸直双腿,有一个人把我们的毛衣和内衣掀起,露出后背,用扫地笤帚狠狠的抽打,有的用脚踢,有的用脚在我们的腿上狠狠的踩,嘴里还吼叫着:“还炼不炼?”只要说“炼”,就不停的打。

笤帚打在我背上,顿时断为两截。暴徒们就这样反复的打,笤帚都打碎了4、5把,后来又换上胶皮棍。因为我坚持信仰,最后十几名暴徒轮流毒打我,直到把我打昏为止,然后再用凉水往身上泼,过了一会总算苏醒过来。经过这次毒打,我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后背肿的连胳膊都不能动,数日生活不能自理。在我受到百般折磨的同时,我不修炼的二弟被潍坊市南关派出所抓走,逼迫他拿上1万元钱,第二天才被放出来。

目睹李永谦遭迫害

我们被非法关押在于河镇十几天后,于河镇的大法弟子李永谦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押回镇政府。他刚进门就被本镇政法委书记王新民带领的一帮不法人员轮流毒打,一根6公分的木棍被打断。暴徒王新民一边打一边喊:“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在王新民的指挥下,其他暴徒们更加凶狠,直到把李永谦打昏,再用凉水把他泼醒后,再用炉子上的热水从领口倒进内衣,然后将他的衣服脱去,只剩一件衬衣,将他拖到厚厚的雪地里去,这时大约已在晚上九点多钟了。

就这样,暴徒们还不罢休,又到外边将他打了一顿,扔在那里好长时间没有过问。等他们想起来过去一瞅,发现李永谦已昏死过去,后经医院抢救勉强脱险。据说他的两条肋骨被打断,四十多分钟没有血压。李永谦被打的整个过程我们全部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这时只听暴徒们怒喝一声:“你怎么办?”我没吱声。这个暴徒二话没说,上去揪着我的头发,按在地上再次毒打我。血、水、碎木板、打碎的笤帚遍地都是。我们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28天中,除挨打外就是受罚。我们经常被强迫站在雪地里,两胳膊伸直,这样的姿势一冻就是2、3个小时。

与友人吃饭遭迫害

2000年夏季的一天,我们几个功友不约而同的来到另一个功友家,正在吃饭时,火车站派出所的几个警察突然闯进来,强行把我们带到派出所进行审讯。恶警问我们为什么在一起吃饭,谈论的什么事等。

借宿遭迫害

2000年初秋,我到文登市联系业务,晚上顺便在功友家住下。晚九点多钟突然听到敲门声,一开门便闯进了两个民警来,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去。第二天我被劫持到文登市公安局,在遭到恶警毒打后被拘留。恶警因找不到抓我的证据,他们就把从当地没收的一份法轮功真相材料硬说是我带去的。我坚决不承认,恶警气急败坏的对我拳打脚踢,最后就从抽屉里拿出一只专门打人用的鞋,狠狠的抽打我的脸,我的脸很快就变形了。

当不法警察通知潍坊火车站派出所接我时,因找不到证据,就硬把他们准备好的一份材料塞进了档案袋,作为我所谓的“罪证”。

回潍坊后因我被几次毒打,加之绝食4天,身体非常虚弱,独自行走困难,潍坊火车站怕承担责任,因此将我释放。

2000年9月底,我居住地方被无故查抄,从此被迫流离失所。

再次上访遭迫害

2000年10月底我再次进京上访,被公安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在这里受到非人的折磨。最卑鄙的是他们把新疆的一名50多岁的功友同我关在一起,恶警问她说不说地址、姓名,并指着我对那位同修威胁说:“因你年纪大,不够打,她年纪轻就打她吧。”

恶警说完,因同修依然不报姓名,三个恶警就开始了对我拳打脚踢,耳光重重的打在我的脸上。打一会问同修说不说。从同修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想征求我的意见(可能她对我的挨打看不下去了),我对她摇头示意不要配合他们。就这样反复不知道多少次。

恶警们认为这种办法达不到目的,然后又采取了更下流的手段,无耻地说:“别人能干的,我们公安也能,什么都会做出来。”这些流氓企图当着同修的面侮辱我,动手来掀我的衣服。我拼命抵抗,两名恶警就开始把我往里间警察休息室里拉,想对我施暴。我警告他们:“对你们没有好处。”

后来,人性丧失的恶警将同修拖到隔壁分头迫害,那边不时传来阵阵打骂声和喊叫声。这边恶警用电警棍电我的头,变着花样毒打我。直到我倒在地上不能站立,他们就用脏拖把在我脸上抹,弄的我满脸都沾上了脏物。恶徒们从下午一上班一直折磨我到深夜。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酷刑,我感到头脑昏沉,浑身疼痛,已不能行走。两个恶警将我拖回牢房。

第二天下午恶警又对我非法审问。我对他们提出条件,因为我没做错什么。我提出:“我自己来的,自己回去。”他们一听不肯讲话的我终于开了口,立即答应,并作了“保证”。结果答应我的条件变成了骗局。两个小时后,潍坊公安就来了,将我送到潍坊驻京办事处。几天后将我送回潍坊火车站派出所。从这次被抓到回潍坊共6天中,我一直绝食抗议,当时身体状态恶劣,他们不想承担罪责,当晚又将我释放。

讲真相遭迫害

2002年8月底,我到青州市发真相材料,被恶警发现后,将我带到王坟派出所。因我不报姓名,又被转押到青州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后被非法刑事拘留。当晚就遭到4名恶徒的毒打。第二天晚上,我趁看守不备,抽脱了手铐,光着双脚,走脱了。在被抓的4天中,我一直绝食抗议,后流离失所至今。

在6年多的被迫害中,我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我本来是经商的,由于市公安局及火车站派出所到处抓捕我,我不得不将家庭的唯一经济支柱――月收入不低于一万元的商店转让于他人,经济受到严重损失。

亲人朋友遭受的迫害

自99年7.20以来,我的亲人们也遭受了疯狂迫害。我母亲今年68岁,因99年10月份进京上访,在昌邑市被非法拘留15天。回饮马镇后,又在计生办被非法关押20多天。

更为残忍的是,恶徒们还将我不修炼的父亲骗到饮马镇派出所,关到了一阴冷的车库内不给饭吃,没有被褥,也不通知家人。弟媳、姐姐,经一好人捎信赶到后,已是第二天。看管的人也不给开门,隔着窗户,父亲老泪纵横的说:“他们真想害死我啊,眼泪也哭了有一茶碗。”父亲这位被公认的忠厚、老实的好人,竟然无缘无故被关押了10天。

家无安宁之日,家里经常受到村委及派出所的骚扰。父亲一直生活在恐惧中,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身体愈来愈不好,于2004年5月去世。

在这期间,我的好朋友也受到了不同的牵连。当时我在小商品城做生意,摊位是用朋友的名字买的,为此,公安想把他家的东西全拉走,幸亏村委解围才罢休。但毕竟给家人及朋友造成精神上的极大伤害。弟弟租房和我住在一起,从此以后,市公安、火车站派出所、南关街办开始了对我和弟弟一家的骚扰与迫害。

女儿遭受的迫害

当时我那不满12岁的女儿,在她3岁时失去了父爱。6年多以来,我这个当母亲的由于邪恶的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她又不能得到应有的母爱,不但失去了温暖的家,而且在学校还要受到被邪恶谎言蒙骗的师生们的歧视,有时走在路上还要受到公安便衣的堵截与讹诈,使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严重的伤害。

与我类似情况的在我的身边就有许多,被打死、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也不在少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7/118183.html


2004-10-28: 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是潍城区“七大酷刑转化点”之一。镇政府在打压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方面,素以“花样多、手段狠”而享有“臭名”。 酷刑手段主要有:电棍电、木棍打、皮管子抽、钢针扎指甲缝、开水烫等等数不胜数。

主要受迫害大法弟子:玄成喜(迫害致死)、张志友、李玲云、李爱英、陈树彬、张怀祥、陈进学、李龙乾、张继明、王桂芬、张凤英、孟庆华、高继升、陈文礼、王艳青,于秀华、徐淑珍、李建刚、孙可云、、王桂芬、王桂兰、陈进兴、高继芳、高继荣、陈红英、陈红玉、郭兰芬、郭玉兰、孙云霞、陈乐河、李素芬、丁学花、王春燕、张树才、李树兰、于延芹、陈文中、考静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8/87813.html

潍坊 潍城区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8-05-14:望留派出所:0536-8138110

2017-04-30:
潍坊市潍城区于河派出所:5368167110
所长:孟令兴18663663536
教导员周鸿超18663663578
副所长:曹建军
副所长:卢森才18663663665

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分局:13857179499
局长 夏光:5368189966536878396613605361506
国保大队:53681899395368189926
大队长 张安斌
副队长 张 毅:18663663180

潍城区政府:53681886565368188123
纪律检查委员会:5368188067

潍城区610办:5368188610
主任 花光勇:13606365196
成员 范建国:139636099615368316165
潍城区政法委办:53683226155368322888
潍坊市潍城区委:5368322632
区司法局:5368188528




2017-04-11: 4月4日绑架山东潍坊老年女学员责任单位信息:
潍坊市潍城区望留派出所:
所长李学新15853619969

2016-01-20: 潍坊潍城分局国保大队
李鲁春 大队长 18663663179 0536-8189926
姜新颖 秘书室主任 18663663177 18605364080
武雪峰 中队长 18663663306 13356788617
赵春国 中队长  0536-8189927
郭梅 民警 18663663577 13884700746
于志海 副大队长 18663663288 5368189975
李宗强  18663663373 0536-8189927

2016-01-13: 潍坊潍城分局北关派出所
谭德田 所长 18663663672 13505360099
孙占霞 副所长 18663663588 13905369912
钟大宇 教导员 18663663678 139536579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