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金昌市 >> 高吉银(妻王玉红), 男, 4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金昌市8号区(黑风口)中心街53号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0-25
家庭成员: 儿女: 王玉红(王永红,夫高吉银)
夫妻/父母: 王其永(王玉红的父亲) 高尚先(高吉银的父亲)
女婿: 高吉银(妻王玉红)
交叉列在: 甘肃 > 武威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1-29: 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高吉银被绑架 已回家

2017年11月24日上午7:25,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高吉银下楼打牛奶,刚到楼下,就被三、四个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大约8:40分左右,金昌市金川路派出所警察协同社区人员六人,拿着从高吉银身上抢来的钥匙想开门,家属将门反锁住,他们就在门外敲门,在楼下拍摄摄像,直到10点左右,才离开。当天晚上约9:30分,高吉银才回到家中,借口是因为他们家门上贴了快一年的对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9/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7284.html#171128225223-1

2016-06-01: 遭冤狱折磨 甘肃高吉银王玉红夫妇控告元凶江泽民

甘肃省金昌市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十几年来遭到中共人员的人身、精神和经济迫害,两人都曾被非法判刑,财物被掠夺,电话被监听,还时常遭到派出所、街道人员的恐吓。两人的父亲也因这场迫害而过早离世。

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高吉银王玉红夫妇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遭迫害事实。

两位老人在迫害中过早离世

王玉红的父亲王其永,一九四二年出生,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大柳乡东社村十一组村民,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无偿帮助孤寡老人,义务教功,是远近闻名的好人;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大柳乡政府、派出所人员骚扰 、恐吓、限制人身自由,王其永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含冤离世。

高吉银的父亲高尚先,一九四四年出生,原甘肃省金昌市八冶公司职工,吸烟、喝酒成瘾,身体瘦弱,患偏头痛。修炼法轮功后,烟、酒自然戒掉,体重增加,精力充沛。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单位人员以拒发退休金要挟,高尚先在高压恐怖下放弃了修炼;在儿子、儿媳被绑架判刑后,压力更大,二零零六年六月含冤离世。

夫妇俩被绑架 五岁儿几天无人照看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晚八点左右,金昌市“610”、国家安全局警察梁波等,金昌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李新华、李廷琴(女)、郭某,金川路派出所、广州路派出所等十余人闯进我们夫妻开的商店,把顾客堵在门外,把整个商店封锁,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进行非法抄家,掠夺财物。

我们夫妻被绑架,当时年仅五岁的孩子亲眼目睹了恐怖场面,吓得一声不敢出,呆呆坐着。可怜的孩子几天无人照看,直到邻居通知我们老家的父母。

我们夫妻被绑架后,金昌市“610”一帮人再次闯进商店,恐吓夫妻俩年迈的父母交出法轮功的书籍,诱骗老人说这样能减轻夫妻俩的罪行,同时抄走了夫妻俩的户口簿、身份证、照片。后来家人到“610”要证件,他们只退还了户口簿;身份证和照片一直扣押至今。

我们夫妻被绑架后,当晚高吉银被绑架到金昌市国安局,连续四十八小时讯问逼供,十七日把高吉银押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王玉红当晚被押到金昌市戒烟所,晚上两点多又被押到金川路派出所双手背铐在高低床架上,连续讯问逼供到十六日下午,又被押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们俩在看守所被野蛮灌食,高吉银被拉到医院插胃管,至今鼻孔还经常流血。看守所所长徐福有、副所长陈国民指使男犯人,把王玉红按倒在地,压住胳膊,用温水冲的面糊强制灌食,连续几天的灌食迫害,王玉红嘴角被撕裂出血,身体虚弱。

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八日,金川区法院第一次秘密开庭,二零零五年三月第二次秘密开庭,对高吉银非法判刑五年,对王玉红非法判刑三年。 两人分别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和兰州女子监狱。

王玉红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在兰州女子监狱,王玉红曾因拒绝写“不炼功保证书”,被关禁闭迫害,禁闭室窗户无玻璃,寒风刺骨,狱警杨晓芬拿着电棍强迫她骑在冰冷的铁凳上,双手铐在铁凳腿上,只能弓着腰身体无法挪动。王玉红来例假,血渗透外裤,沾满铁凳,监狱长段生成还辱骂她。

王玉红被迫害得极度虚弱,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被送往兰州劳改医院(对外称康泰医院),医生说:再晚来就没命了。 当时医生诊断是肺结核,血色素只有七克。王玉红在劳改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又被押回监狱开揭批会,罚站,导致王玉红病情恶化,再一次送到劳改医院,诊断为胸膜炎,胸膜已经粘连,动了手术,手术时未使用麻药,疼的撕心裂肺,在肋骨缝隙处插了引流管,抽出来的全是脓和血。过了两天引流管太细被脓堵塞,第二次又插了更粗的引流管,五十天后引流管才被拔出。

甘肃女子监狱看到王玉红已经没有生命迹象,怕承担责任,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把她推给了家人。他们断定王玉红回家也活不成。王玉红回家时,经营多年的商店及住房因拆迁已荡然无存。只得借宿亲戚家,她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

高吉银狱中被打断肋骨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高吉银被押入兰州监狱,入监的第一天狱警指使犯人徐爱民逼高吉银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被高吉银拒绝,七、八个犯人一起对他拳打脚踢,把他的肋骨打断,三个月疼痛难忍,上床都很吃力。

同年十二月三十日,高吉银被押到武威监狱。十二月三十一日,高吉银和武威监狱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秘密押往酒泉监狱。酒泉监狱狱警施行暴力强制“转化”,长时间不让睡觉,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狱警唆使心狠手辣的犯人毒打。狱警唆使犯人毒打软肋,外表看不出伤,身体多处内伤。长期的精神、肉体折磨,高吉银头发花白、语言迟钝、经常失眠,很长时间颈椎疼痛、手指无力。回家后,酒泉监狱还指派当地的居委会进行所谓的“回访”,不断上门骚扰。

我们夫妇出狱后,仍多次遭骚扰、抄家、绑架。我们目前只把江泽民列为控告对象,是想给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控告江泽民也是在为他们鸣冤。作为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肩负着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重任,现在该是把江泽民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了。因此我们请求最高检察院对造成我们严重伤害的元凶江泽民依法提起公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遭冤狱折磨-甘肃高吉银、王玉红夫妇控告元凶江泽民-329515.html

2015-07-15: 甘肃金昌市公安局、派出所非法传唤诉江公民

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至九日,甘肃省金昌市公安局龙首分局、滨河路、新华路、金川路派出所和社区人员,非法传唤、骚扰向最高检察院投寄控诉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的法轮功学员刘桂菊、符文玲、马咏雁、曹芳、王玉梅、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俩等。

七月八日上午十点,下着大雨,金昌市公安局龙首分局代宝吉等人员把刘桂菊的儿子强行带到龙首分局,胁迫刘桂菊到龙首分局接受非法传唤,代宝吉问刘桂菊你想干什么,你发的什么东西,刘桂菊回答:我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投寄控诉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代宝吉讯问:控告状写的什么内容,谁写的,在哪打印的,在哪邮寄的,邮寄的回执在哪,家里有没有电脑、打印机等,非法讯问一个多小时后回家。

七月八日上午九点多,马咏雁单位领导问马咏雁,你近期是不是又给我找麻烦了?你最近寄过什么东西没有?马咏雁回答:我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投寄控诉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单位领导感到很震惊,也感到压力很大,因为单位领导被金昌市公安局龙首分局施压。

七月九日,龙首分局安来寅、幸福路派出所祁世龙等人员把马咏雁从单位用警车劫持到幸福路派出所非法传唤两个小时,安来寅、祁世龙讯问:“个人家庭成员情况,受到过哪些处罚,邮寄的是什么,控告状的内容,谁写的,在哪打印的,在哪寄的,回执单在哪?家里有没有电脑以及打印机等等。你还有什么补充,马咏雁说:“中国法律规定:中国公民有控告的权利,控告权利受法律保护,不能被打击、报复。”

七月七日下午,金川路派出所和金芝里社区的六、七位人员,其中有三女到高吉银王玉红夫妇家骚扰,门未敲开。

七月八日,滨河路派出所和社区的人员到符文玲家,说:你再不要告了,你有什么问题我们给你解决,符文玲说:“我控告江泽民,你能解决得了吗?”

新华路派出所和社区的人员到曹芳家骚扰,说:省上要来人,不要再去发传单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5/甘肃金昌市公安局、派出所非法传唤诉江公民-312479.html

2015-07-09:  甘肃省金昌市高吉英、王玉红夫妇家遭骚扰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下午四点左右,甘肃省金昌市金川路派出所与金芝里社区六、七位不法人员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高吉英、王玉红夫妇家,门未敲开,到邻居家询问高吉英、王玉红夫妇家的情况,家里来的什么人,他们家的房子是买的吗?听说还住着一位女的等等。迫害以来,他们家的电话就一直被窃听,派出所与金芝里社区的时常上门骚扰,还到他们家门口照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9/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2172.html#1578231935-2

2015-01-08: 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俩接到恐吓电话

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十点钟,金昌法轮功学员高吉银接到一位女的电话,自称是金芝里社区(甘肃金昌市金川区金芝里社区)的,电话其中说:“你们是重点人员,配合我们抽血做化验、做DNA检查。”高吉银问:“什么重点人员?”她说:“就是你们炼法轮功的……”等等。高吉银说:“明确些告诉你,不能配合你们。”她又恐吓、威胁说:“你不配合我们,那就叫派出所(金昌市金川区金川路派出所)的警察到你家强行去;那样对你孩子有影响,邻居知道也不好。”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修炼大法做好人,邻里都知道,只有警察、社区恶人做坏事的才怕人知道,企图偷偷把坏事做了。

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俩在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被绑架时,五月十日十一点左右,金昌市金川区金川路派出所的一警察在派出所办公室里,在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俩的耳朵上强行抽血,说做什么化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8/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2891.html

2014-07-03: 甘肃国安特务、610绑架高吉银王玉红夫妇 未遂
2014年6月29日晚10点左右,甘肃国安特务、610伙同金川路派出所,企图绑架迫害金昌大法弟子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俩,恶人未能得逞。

据目击者反映,有四、五辆车,大约十多人在楼下面,两辆黑色小车,其中一辆是金川路派出所的交警巡逻车,好几人穿黑色衣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3/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4208.html

2012-06-03: 甘肃金昌市历经苦难的年轻夫妇再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中午十二点,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高吉银王玉红夫妇刚刚下班回家,一看家中有六个陌生人,其中一女叫庞艳玲,巡警大队长李玉忠。

原来孩子放学回家,刚开开门,两个陌生的男人从五楼下来,顺势拽门入户,其中一位朱某约四十岁,自称是所长,打电话说:“人已经来了”,随即金昌市金川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李叙和冲進门,就开始抄家抢劫,期间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抢走电脑、大法书籍、移动硬盘、mp5一个、音乐播放器一台,光盘七盘。

恶警强行给高吉银戴上手铐,王玉红不跟他们走,紧紧抱着十三岁的孩子,这时三个彪形大汉强行将王玉红拖走,王玉红大喊:“我的孩子!”恶警朱某不让喊,上去就打了她两个耳光,另一个恶警在她身上还踩了一脚,三个警察倒提着腿,从四楼拖到一楼,孩子哭喊着:“我要爸爸!我要妈妈!”邻居们听到后含泪说:“太残忍了”。

就这样,恶警把高吉银夫妇绑架到金川路派出所,刑讯逼供直到深夜,第二天中午王玉红被送到永昌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当体检时,查出有胸膜炎,永昌拘留所拒收,结果金川公安分局局长史文全(原是永昌县公安局局长)打电话说:“要收下”。

高吉银被送到金川集团公司戒烟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金昌市法轮功学员高吉银(男,四十一岁)和王玉红(女,三十九岁)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但是在中共对“真、善、忍”的迫害中,他们被特务、恶警非法监控、抄家、绑架、判刑,在监狱中饱受摧残。 高吉银的父亲在高压恐怖中含冤离世,五岁的儿子饱受惊吓、伤痛。夫妻出狱后,原来赖以生计的商店、住房因拆迁已荡然无存,他们现在居无定所,靠打工维持艰难生活。

一、幸得大法,身心受益

高吉银王玉红曾住贵阳路八冶公司家属区,是八冶公司职工子女,八冶公司职工长期失业,子女无法就业,他们靠经营商店维持生活。 高吉银王玉红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道德升华,家庭和睦,身心健康。尤其王玉红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医治不好的鼻窦炎、遗传性偏头痛不治而愈。他们做生意以诚信为本,公平交易。二零零三年的一天,高吉银到金昌市汽车站旁的烟草公司批发香烟,回来后发现烟草公司的收款员少算了两百元,高吉银立即骑着自行车去送钱。收款员当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真不敢相信现在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人。他们多次无偿的给居民修复地下自来水管道。

高吉银的父亲高尚先,吸烟、喝酒成瘾,身体瘦弱,患偏头痛。修炼法轮功后,烟、酒自然戒掉,体重增加,精力充沛。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在高压恐怖下放弃修炼,在儿子、儿媳被绑架迫害后,压力更大,不幸患胃癌,二零零六年六月含冤离世,临终也未能见日夜牵挂的儿子、儿媳一面。

二、非法监控、抄家、绑架

二零零四年期间,金昌市国家安全局特务梁柏(音)等人多次到他们店内,假装找人、问事、假扮成收垃圾的,夏季,梁波开车到商店对面的大院内租房,日夜监视他们。夫妻俩当时不知道他们是特务,遭迫害后才知道已被监控、跟踪很久了。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晚八点左右,金昌市“六一零”、国家安全局特务梁波等、金昌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李新华、李庭琴(女)、郭××(音)、金川路派出所、广州路派出所等恶警十馀人闯進高吉银王玉红的商店,把顾客堵在门外,把整个商店封锁,没有出示任何手续,進行非法抄家,翻箱倒柜,从里到外,到处查抄,当时商店只有王玉红和五岁的小孩。

高吉银从外面骑车刚到门口,未来得及下车,四、五个恶警猛扑上去,把他从自行车上拽下来,拳打脚踢,双手背后用绳子紧紧捆绑,塞入一辆黑色轿车押到十九小区租住的楼房再次非法抄家。王玉红刚喊一声:“警察抓好人了!”一个恶警猛扑上去把王玉红的头发抓住,双手背铐绑架。五岁小孩吓的一声不敢出,呆呆坐着。夫妻俩人被绑架时,家中只有孩子一人,几天无人照看,好心的邻居通知他们老家的父母,才把小孩接走。

当晚高吉银被绑架到金昌市国安局,连续四十八小时讯问逼供,十七日把高吉银押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王玉红当晚被押到金昌市戒烟所,晚上两点多又被押到金川路派出所双手背铐在高低床架上,连续讯问逼供到十六日下午,才被押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高吉银王玉红被非法绑架后,金昌市“六一零”一帮人再次闯進商店,恐吓夫妻俩年迈的父母交出法轮功的资料,诱骗老人说这样能减轻夫妻俩的罪行,同时抄走了夫妻俩的户口簿、身份证、照片。后来家人到“六一零”要证件,他们只退还了户口簿,身份证、照片一直扣押至今。

夫妻俩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被野蛮灌食,把高吉银拉到医院插胃管,高吉银至今鼻孔还经常流血。看守所所长徐福有、副所长陈国民指使男犯人,把王玉红按倒在地,压住胳膊,用温水冲的面糊强制灌食,连续几天的灌食迫害,使王玉红嘴角被撕裂出血,身体虚弱。

夫妻俩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不许亲人接见,家人送的日用品也收不到,严密封锁消息,企图用高压动摇他们对“真、善、忍”的信仰。王玉红和其他四名大法弟子拒绝照像,狱警陈××(男,已调离)指使男犯狠劲往外拽拉她们,把她们的衣服拽成一条一条的。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金昌市金川公安分局李叙和、樊永明对高吉银王玉红非法执行逮捕,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八日金川区法院第一次非法秘密开庭二零零五年三月第二次秘密开庭。高吉银被非法判刑五年,王玉红被非法判刑三年。

三、监狱中惨遭酷刑洗脑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天下着倾盆大雨,徐许福有、陈国民、甘晓兰(音)强制押送高吉银王玉红到监狱。押送到兰州劳改医院体检,王玉红不配合,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徐福有拽着她的辫子,狱医把门、窗关严强行按住抽血后,强制押到兰州女子监狱。三个恶警曾强行压住胳膊在一张纸上按了手印。

王玉红在入监队因拒写“保证书”,被关禁闭。后到四监区又被关禁闭,禁闭室窗户无玻璃,寒风刺骨,狱警强迫她骑在冰冷的铁凳上,双手铐在铁凳腿上,只能弓着腰无法挪动。王玉红来例假,血渗透外裤,沾满铁凳。监狱长段生成(男)進去辱骂她说:“你看你像不像一条狗!”等等脏话,这样折磨了七天后,血压奇高,才让回到监区。监区长文雅琴(女)召集了二百多名犯人,开了文革式的批斗会。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监狱开始了又一轮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四监区教导员侯俊红(女)、狱警杨晓芬(女)叫嚣的最凶,晚上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指使四、五个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刚一闭眼,就推搡、折磨,白天逼迫看诽谤法轮功的碟片。精神和肉体的超极限摧残,王玉红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往兰州劳改医院(美名曰:康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你们把人弄成这个样子才送来,再晚就没命了”。

当时医生诊断是肺结核,血色素只有七克。在劳改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又被押到四监区,开揭批会,王玉红不配合,身体非常虚弱,双腿无力,杨晓芬恶狠狠的说:“不配合开会,一直站着,看你能挺几天!”这样超强度的持续迫害,王玉红病情恶化,再一次送到劳改医院,诊断为胸膜炎,胸膜已经粘连,动了手术,插了引流管,抽出来的全是脓和血。因为引流管太细被脓堵塞,第二次又插了更粗的引流管。

兰州监狱看到王玉红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怕承担责任,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把她推给了家人。临出狱,兰州监狱、金昌市“六一零”、金川路派出所还逼迫王玉红写“不炼功保证书”。他们断定王玉红回家也活不成。金昌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李叙和都听说王玉红已经死了,曾经问一位法轮功学员:“金昌又死了一个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是不是?”王玉红回家后,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高吉银被押入兰州监狱,因为不配合监狱的任何要求,十二月三十日被押到武威监狱,十二月三十一日高吉银和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秘密押往酒泉监狱。监狱施行暴力强制转化,长时间不让睡觉,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狱警唆使心狠手辣的犯人毒打。高吉银的肋骨被踢伤,三个月疼痛难忍,上床都很吃力,狱警唆使犯人毒打软肋,外表看不出伤,身体多处内伤。长期的精神、肉体折磨,高吉银头发花白、语言迟钝、经常失眠,很长时间颈椎疼痛、手指无力。回家后,酒泉监狱还指派当地的居委会進行所谓的“回访”(意即是否还坚持修炼),不时的上门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3/甘肃金昌市历经苦难的年轻夫妇再被绑架-258415.html

2012-05-22: 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李玉珍等被绑架

甘肃金昌近期连续发生几起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中午一点,甘肃金昌法轮功学员李玉珍被广州路派出所不法警察和人员抄家后绑架,当日下午七点被劫持到金昌市永昌县非法拘留。
金昌市自办明智辅导学校老师王淑申因受陆军牵连,被广州路派出所警察抄家、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金昌市看守所。
金川集团冶炼厂职工马志强在工作地点被绑架,被非法拘留,目前已回家。
金昌市法轮功学员高吉银王玉红夫妇被工人新村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随后高吉银被劫持到金川集团公司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王玉红被劫持到永昌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目前已经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2/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57879.html

2012-05-15: 甘肃省金昌市近期发生三起绑架案
...2012年5月9号中午,大法弟子高吉银王玉红夫妇被绑架,家中只有十一岁左右小男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5/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一)-257575.html

2009-11-18: 甘肃金昌市一对夫妇经历的苦难
甘肃省金昌市大法学员高吉银(男,38岁)和王玉红(女,36岁)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但是在中共对“真、善、忍”的迫害中,他们被特务、恶警非法监控、抄家、绑架、判刑,在监狱中饱受摧残。

高吉银的父亲在高压恐怖中含冤离世,5岁的儿子饱受惊吓、伤痛。夫妻出狱后,原来赖以生计的商店、住房因拆迁已荡然无存,他们现在居无定所,靠打工维持艰难生活。

一、幸得大法,身心受益

高吉银王玉红曾住贵阳路八冶公司家属区,是八冶公司职工子女,八冶公司职工长期失业,子女无法就业,他们靠经营商店维持生活。

高吉银王玉红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道德升华,家庭和睦,身心健康。尤其王玉红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医治不好的鼻窦炎、遗传性偏头痛不治而愈。他们做生意以诚信为本,公平交易。2003年的一天,高吉银到金昌市汽车站旁的烟草公司批发香烟,回来后发现烟草公司的收款员少算了200元,高吉银立即骑着自行车去送钱。收款员当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真不敢相信现在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人。他们多次无偿的给居民修复地下自来水管道。

高吉银的父亲高尚先,吸烟、喝酒成瘾,身体瘦弱,患偏头痛。修炼后,烟、酒自然戒掉,体重增加,精力充沛。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在高压恐怖下放弃修炼。儿子、儿媳被绑架后,压力更大,不幸患胃癌,2006年6月含冤离世,临终也未能见日夜牵挂的儿子、儿媳一面。

二、非法监控、抄家、绑架

2004年期间,金昌市国家安全局特务梁波(音)等人多次到他们店内,假装找人、问事、假扮成收垃圾的,夏季,梁波开车到商店对面的大院内租房,日夜监视他们。夫妻俩当时不知道他们是特务,迫害后才知道已被监控、跟踪很久了。

2004 年10月15日晚8点左右,金昌市“六一零”、国家安全局特务梁波等、金昌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李新华、李廷勤(女)、郭××(音)、金川路派出所、广州路派出所等恶警十馀人闯進高吉银王玉红的商店。把顾客堵在门外,把整个商店封锁,没有出示任何手续,進行非法抄家,翻箱倒柜,从里到外,到处查抄,当时商店只有王玉红和5岁的小孩。高吉银从外面骑车刚到门口,未来得及下车,四、五个恶警猛扑上去,把他从自行车上拽下来,拳打脚踢,双手背后用绳子紧紧捆绑,塞入一辆黑色轿车押到19小区租住的楼房再次非法抄家。王玉红刚喊一声:“警察抓好人了!”一个恶警猛扑上去把王玉红的头发抓住,双手背铐绑架。5岁小孩吓的一声不敢出,呆呆坐着。夫妻俩人被绑架时,家中只有孩子一人,几天无人照看,好心的邻居通知他们老家的父母,才把小孩接走。

当晚高吉银被绑架到金昌市国安局,车行驶到路上时,车胎突然爆裂,一恶警惊奇的说:“车胎刚换上一星期,怎么又爆了!”到国安局進门时,又一恶警撞在厚玻璃门上,胳膊被划破,被送到医院缝了几针。连续发生的稀奇事,也没有使恶人醒悟,他们还是执意做恶,连续48小时讯问逼供,17日把高吉银押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王玉红当晚被押到金昌市戒烟所,晚上2点多又被押到金川路派出所双手背铐在高低床架上,连续讯问逼供到16日下午,天下着倾盆大雨,被押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高吉银王玉红被非法绑架后,金昌市“六一零”一帮人再次闯進商店,恐吓夫妻俩年迈的父母交出法轮功的资料,诱骗老人说这样能减轻夫妻俩的罪行,同时抄走了夫妻俩的户口簿、身份证、照片。后来家人到“六一零”要证件,他们只退还了户口簿,身份证、照片一直扣押至今。

夫妻俩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被野蛮灌食。把高吉银拉到医院插胃管,高吉银至今鼻孔还经常流血。看守所所长许福有(音)、副所长陈国民指使男犯人,把王玉红按倒在地,压住胳膊,用温水冲的面糊强制灌食,连续几天的灌食迫害,使王玉红嘴角被撕裂出血,身体虚弱。

夫妻俩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不许亲人接见,家人送的日用品也收不到,严密封锁消息,企图用高压动摇他们对“真、善、忍”的信仰。王玉红和其他四名大法弟子拒绝照像,狱警陈××(男,已调离)指使男犯狠劲往外拽拉她们,把她们的衣服拽成一条一条的。

2004年12月3日,金昌市金川公安分局李叙和、樊永明对高吉银王玉红非法执行逮捕,2004年腊月二十八日金川区伪法院第一次非法秘密开庭,2005年3月第二次非法秘密开庭。高吉银被非法判刑五年,王玉红被非法判刑三年。

2005年3月12日晚,看守所里忽然停电,犯人们看见五颜六色的法轮在囚室内不停的旋转,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真实美好。

三、监狱中惨遭酷刑洗脑

2005 年7月20日,天下着倾盆大雨,许福有、陈国民、甘晓南(音)强制押送高吉银王玉红到监狱。押送到兰州劳改医院体检,王玉红不配合,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许福有拽着她的辫子,狱医把门、窗关严强行按住抽血后,强制押到兰州女子监狱。三个恶警曾强行压住胳膊在一张纸上按了手印。

王玉红在入监队因拒写“保证书”,被关禁闭。后到四监区又被关禁闭,禁闭室窗户无玻璃,寒风刺骨,狱警强迫她骑在冰冷的铁凳上,双手铐在铁凳腿上,只能弓着腰无法挪动。王玉红来例假,血渗透外裤,沾满铁凳。监狱长段生成(男)進去辱骂她说:“你看你像不像一条狗!”等等脏话,这样折磨了七天后,血压奇高,才让回到监区。监区长文雅琴(女)召集了二百多名犯人,开了文革式的批斗会。

2005年11月底,监狱开始了又一轮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四监区教导员侯俊红(女)、狱警杨晓芬(女)叫嚣的最凶,晚上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指使四、五个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刚一闭眼,就推搡、折磨,白天逼迫看诽谤法轮功的碟片。精神和肉体的超极限摧残,王玉红身体极度虚弱,被送往兰州劳改医院(美名曰:康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你们把人弄成这个样子才送来,再晚就没命了 ”。当时医生诊断是肺结核,血色素只有7克。在劳改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又被押到四监区,开揭批会,王玉红不配合,身体非常虚弱,双腿无力,杨晓芬恶狠狠的说:“不配合开会,一直站着,看你能挺几天!”这样超强度的持续迫害,王玉红病情恶化,再一次送到劳改医院,诊断为胸膜炎,胸膜已经粘连,动了手术,插了引流管,抽出来的全是脓和血。因为引流管太细被脓堵塞,第二次又插了更粗的引流管。兰州监狱看到王玉红已经没有生命的迹象,怕承担责任,2007年2月 15日把她推给了家人。临出狱,兰州监狱、金昌市“六一零”、金川路派出所还逼迫王玉红写“不炼功保证书”。他们断定王玉红回家也活不成。金昌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李叙和都听说王玉红已经死了,曾经问一位法轮功学员:“金昌又死了一个年轻的(法轮功学员),是不是?”王玉红回家后,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2005年7月20日高吉银被押入兰州监狱,因为不配合监狱的任何要求,12月30日被押到武威监狱,12月31日高吉银和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秘密押往酒泉监狱。监狱施行暴力强制转化,长时间不让睡觉,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狱警唆使心狠手辣的犯人毒打。高吉银的肋骨被踢伤,三个月疼痛难忍,上床都很吃力,狱警唆使犯人毒打软肋,外表看不出伤,身体多处内伤。长期的精神、肉体折磨,高吉银头发花白、语言迟钝、经常失眠,很长时间劲椎疼痛、手指无力。回家后,酒泉监狱还指派当地的居委会進行所谓的“回访”(意即是否还坚持修炼),不时的上门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8/212856.html

2006-01-10: 从2005年11月1日,甘肃省兰州市监狱开始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四个犯人轮流看管,不让睡觉,一天一个馒头,一小杯水,進行精神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关禁闭、戴上脚镣、手铐;有的大法弟子被吊在高空中折磨。还有的大法弟子到今天为止已面临生命危险。

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大法弟子有:孙赵海被关禁闭一个月(

2005-11月7日--12月8日),出来后,又再次被迫害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四个犯人看管,不让睡觉。魏兴柱被关禁闭28天,张广立被关禁闭,李文明被关禁闭一个月。安基衡和王演文现在还在遭受邪恶的疯狂迫害。

据消息,有北京警察到兰州监狱强迫大法弟子写“五书”,由8个包夹来迫害一个大法弟子。不写“五书”就不让睡觉,大法弟子不写“五书”就让管教警察下岗。

兰州监狱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所在地和监区:
一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何文卓(兰州) 陆宝良(平凉) 高吉银(武威)赵庭儿 (兰州)
二监区非法关押的有:魏兴柱(白银) 芦占山(武威) 孙赵海(黑龙江) 周军奇(张掖)
三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田锁海(庆阳) 李文明(兰州) 安基衡(兰州)
四监区非法关押的有:张润(天水) 段维军(庆阳) 常炬兵(白银)
五监区非法关押的有:魏安月(金昌) 李志兵(兰州) 王友江(兰州)
六监区非法关押的有:杨应黑(兰州) 薛留彦(安徽) 何健中(兰州)
七监区非法关押的有:文仕学(兰州西固)章大全(武威) 李宝胜(会宁)王演文(平凉)
八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何影国(兰州) 黑会玉(天水) 赵长瑞(武威)朗改中 (兰州)
九监区非法关押的有:席浩学(庆阳) 余有文(四川)张广立(白银)
十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王永希(天水) 曹玺(平凉) 魏俊仁(平凉)
十一监区非法关押的有:程荣(天水)邵彦波(会宁) 苏万洲(兰州)
老残监区非法关押的有:于進方(兰州)
入监中队非法关押的有:王允波(辽宁) 张露禅 蒋明辉(兰州) 郭学泽(兰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0/118377.html

2005-10-01: 甘肃金昌地区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学员六年来,已知金昌地区有近百名大法弟子被绑架,非法判刑、劳教。

2002年以来部份被判刑的大法弟子名单:

李桂英(13年)、付桂琴(5年)、马志刚(12年)、单思源(13年)、丛金霞(11年),范玉成(12年)、朱兰秀(4年)、李德香(5年)、赵凤莲(不详)、安占峰(10年)、郝俊(7年)、龚月华(2年)、王爱玲(7年半)、何冰英(3年)、王玉红(3年)、高吉银(5年)、郭红(13年)、魏安月(10年)、张永龙(7年)、岳佩福、张延勇、秦德武、楚大义、李长风、胡尚学(12年-7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111541.html

2005-07-21: 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像信件汇编

致金昌市各级政府、警察 、安全局、法院、检察院人员
惊闻金昌市中级法院秘密对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二审作出非法判决,维持金川区法院的非法判决。你们政法系统自己人也坦承:这个案子“上边”早就定了,法院、检察院“只是走个过场而已”,特别是市610全盘操控此案,坚决要判高吉银王玉红夫妇四年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1/106450.html

2005-06-12: 2005年6月3日,金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大法弟子高吉银王玉红(夫妻)非法预审,大法弟子和家属找有关人员询问,回答说:“只要交钱,写保证就可以当庭释放”,而且还劝大法弟子说:“你们真傻,写个保证就可以回家了,干吗硬顶着。”

我们希望知道这个消息的同修,共同营救大法弟子,每晚8、9、10发正念清除旧势力黑手和共产邪灵的迫害,有条件的同修到金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看守所、市政府等地近距离发正念。不允许对大法弟子判刑,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高吉银王玉红

2005-05-22:目前,甘肃金昌市看守所还有大法弟子高吉银、王永红夫妻俩(明慧曾有报导)被非法关押在那里,具体不予释放原因不详。请大法同修向有关部门、人员讲真像,积极营救他们。

2004-11-26: 高吉银 男 33岁 家住金昌市8号区(黑风口)中心街53号

王玉红 女31岁 高吉银之妻
高贤德 男5岁 高吉银王玉红的孩子

2004年10月15日晚,金昌市金川区公安分局、金川路派出所一群恶警闯入二人经营的小店,对小店非法搜查,当时大法弟子高吉银正骑自行车刚回到店中,还没来得及从车上下来,就被恶警一把扯住头发从车上拽下,恶警蜂拥而上一阵拳打脚踢后,将其用绳子捆绑,其妻大喊“快来看,警察又抓好人了!”立即被恶警扯住头发并将其扭住动弹不得,屋里床上躺着孩子(高贤德)吓得惊恐万分,缩成一团,孩子的爷爷奶奶及其他亲人均不在金昌,恶警毫无人性的不管孩子的死活,强行将二人带走非法关押在金昌市看守所。小贤德成了“父母双全”的孤儿。

2004-10-25: 2004年10月15日晚,甘肃省金昌市大法弟子郭群英、刘桂花、高吉银、王永红同时被绑架,绑架事件系金昌市国家安全局和金川区公安分局所为,从情况看,郭群英、高吉银、王永红已被国家安全局做为资料点长期监视,而高吉银因带了大量资料前去郭群英家,而遭邪恶之徒的绑架。据悉,在此前几天,大法弟子唐斌已被绑架。

金昌市联系资料(区号: 935)

2018-10-18: 金昌市金川区司法局
地址:宝运巷区统办2号楼7楼

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司法局社区矫正办公室 李建忠 电话:0935-8328348
金川路司法所 所长 赵文天 电话:8312523

2017-10-24: 甘肃省金昌市金川集团生活公司经理王瑞生13830597779

2017-10-16: 甘肃金昌龙首分局:
电话(区号0935)
国保大队:
代宝吉13830566862、09358811323宅 09358336258(警号041025)
安来寅13830576942宅09358230469(警号041042)
王群13519466070宅 09358229112
金昌市武威路派出所:0935-8812785
法制科:科长王艳0935-8811636(警号041016)
田昆山 8811651宅8335678、13830579915
王玉春 8811578宅8215466、13830589516
史万荣 8811651宅8227557、13830598503
高春霞 8811578宅8215143、15101912291
刘长江 8825547宅8219887、13389453458
马 军 8825547宅8222570、13884516108
毛 坤 8825357宅8336960、13830585061
马保国 8811259宅8217185、13909452887
王 林 8811343宅8219020、13830598971
姚 云 8811343宅8216632、13993578930(610成员)
代宝吉 8811323宅8336258、13830566862(610成员)
王 群 8811636宅8229112、13519456070(国保科成员)
安来寅 8828651宅8230469、13830576942(国保科成员)
代长军 8811636宅8217167、13830566858(参与洗脑班)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