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郴州市 >> 蒋喜莲, 女, 7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郴州302队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4-10-2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07: 湖南省郴州市78岁蒋喜莲被警察骚扰

“那里出什么事了?围满了人”“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围得路口水泄不通”

“你妈妈没有被抓吧?”平日安宁的小区突然闯入群人,来者不善,气氛紧张,人们不同程度受到惊吓。

2017年4月27日晚上20点左右,一伙郴江派出所的警察十多个人,带着摄像机,闯到我家骚扰我,想绑架我,还想非法抄家,还好我儿子也在家,我们一直抵制他们这违法行为,一直折腾到晚上近23点才离开。

我叫蒋喜莲,我修炼法轮大法已21年了,我现在已近80岁了(今年78岁),我居住在湖南省郴州市302地质队。

4月27日晚上八点左右,我家闯进一群人,进门就问:“你是蒋喜莲吗?”

我说:“我是。”他们又问:“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胁迫我不要炼了,我说:“我炼定了!我一直要炼下去。”

他们问:“你为什么要炼?”我说:“法轮大法好啊,法轮大法是正法。炼功能使身体健康,法轮功修炼修真、善、忍,能使道德回升,能提高人的思想素质,如果人人都能炼法轮功,都能按照我们师父讲的真、善、忍做,那世界就太平了,就没有坏人了,也就没人做坏事了,人人见面都会相敬如宾,那整个世界真的就太平盛世了。我已快80岁了,都说我不像快80岁的人,看着像60多岁的样子,这就是修炼法轮大法得来的。两年前,有一天我从窗户上摔倒在地,当时躺在地上气也抽不上来,话也说不出,后来我一粒药也没吃,二十天就好了,是我师父救了我啊。”

恶警侮辱我师父,诽谤法轮大法,我严肃制止,正告他们:“不准你们侮辱我师父,诽谤法轮大法!我们法轮功是正法,能使人心向善,能使道德回升。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难道这有错吗?难道修真、善、忍这三个字不好吗?如果修真、善、忍这三个字不好,那还有什么是好的呢?修真、善、忍首先想到的是别人,把他人放在第一位,不伤害他人,自己锻炼身体,强身健体,思想素质提高了,难道这也错了吗?”

恶警不讲道理、不讲法律,还逼迫我:“政府不准练,就是不准练!”还污蔑法轮功是××。我义正词严的正告他们:“我只知道法轮功是正法,我炼了身体好,心情也开朗,我一定坚持炼下去,我今天告诉你们:我炼定了!”我就问那个和我对话的恶警叫什么名字,他说:“等你到了那里(警局)就知道了我叫什么名字了。”我心想:你没资格带走我,你说了不算,我有师父管,我不会跟你们走的。

我三儿子看穿了他们的阴谋,义正词严地说:“你们又来这一套,上次(2008年)你们来我们家把我用的电脑也抢走,连小孩的奶粉钱都抢走,你们就是一伙强盗、土匪。”“你们来这么一群人对付一个快八十岁的老人,到人家家里来抢东西……”这时他们就全都冲向我三儿子,与我儿子争执得很激烈。我三儿子一边说一边用手机录像,把所有人的对话和整个经过全都录下来了。然后他们把我三儿子带走扣留在警车里,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两小时。还扣帽子说他妨碍执法,扰乱治安,把他手机里的录像全都删除了。

有几个人在我家抢我师父的法像,还口吐狂言要烧毁。我劝告他们:“你们千万不能这样做,这对你们不好。”有个恶警说:“我不怕。”我又劝告他们:“如果你们真要这样做你们就犯了天法,你们的后果不堪设想。我劝你们是为你们好,你们要思量一下,要为你们的子孙后代着想,要为你们家人着想啊。”

他们还在我每个房间拍了照,做了笔录,要我签字,我不签。我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宪法》第35条、第36条都说的很清楚,公民有信仰自由权。”

恶警要我跟他们走,我说:“我凭什么跟你们走,我在家好好的。”他们说:“你儿子还在车里,你不担心吗?”我说:“他是好人,他没犯罪,是你们的错,我们四个儿子和我们全家人都是好人,我们家没有坏人。”

然后,有个人打了个电话说:“这么大年纪就算了吧。”后来还在磨蹭着要我签字,我坚决不签,这时我四儿子回来了,他们就让我四儿子签字,我四儿子推脱。

后来,我四儿子接过笔录看上面有其他几个派出所的人签了名字,想了一下就签上自己的名字。签好之后,他就马上拿出手机要拍照,派出所的人马上来抢笔录说:“那搞不得,搞不得。”我四儿子一把按住说:“搞不得可以,等我再看看。” 我四儿子马上又把自己的名字从笔录上划掉了,并说:“哪有只准你们留证据,不准我们留证据的呢?这个法轮功是真好,我是没时间,我要有时间我也会炼。”恶警说:“那你是支持啰?”我四儿子说:“当然啦!这样好的功法肯定支持呀!”然后,他们就灰溜溜地走了。

每到中共所谓的“敏感日”,各派出所、公安局、街道办事处就会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近期中共又针对法轮功学员搞“敲门行动”,已经导致郴州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非法抄家、非法拘留,有的流离失所,同时也给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带来伤害,给周围的世人造成心理恐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7/湖南省郴州市78岁蒋喜莲被警察骚扰-346917.html

2017-05-06: 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蒋喜莲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八点左右,郴江派出所共八人,带头的是李所长(应该是李立平)在郴州法轮功学员蒋喜莲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一直折腾到晚上十点多钟才离开。

派出所的人敲开蒋喜莲家门,蒋喜莲问你们来干什么?他们说了解一下情况。当时,蒋喜莲的三儿子也在家,说:“你们了解情况来这么多人?你们是来打劫吧,上次你们把我俩兄弟的两台电脑也抢走了,你们就是土匪!”然后把接下来的过程、所有人说的话全部录起来了。派出所的人知道了,要带他走,他说:“我跟你们去,我堂堂正正,我怕什么,是你们在犯法。”派出所的人把蒋喜莲的三儿子带到楼下扣留在警车里二小时,且把录像都删除了。

蒋喜莲家还有几个警察,一个人去抢法像,蒋喜莲正告他:“你不要动,你动就是犯罪,我的命是师父给的,你动了就是犯天法”,那人说:“我不怕。”强行把法像取下来,蒋喜莲说:“我师父的法像你们要保管好,到时候我会向你们要的。”抢法像那个人说:“我们要烧掉。”蒋喜莲说:“那你们就是犯天法,会遭报应的。”那人说:“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不听”蒋喜莲说:“你要为你儿子着想,也要为你家老人着想,你听不听是你的事,我是为你好,你最好要保管好,我会向你们要的”。那人不做声了。

然后要蒋喜莲跟他们走,蒋喜莲说:“我凭什么跟你们走?我在家好好的。”那人打电话请示,说:“这么大年纪了就算了吧,录个笔录。”

接着,有一个人拿出纸笔做笔录,一个人拿着摄像机准备摄像,但被蒋喜莲制止了录像。笔录记录了蒋喜莲的年龄、炼功时间、学法轮功后身体受益、道德提升的情况。那人要蒋喜莲在笔录上签字,蒋喜莲不配合。

接着,蒋喜莲的四儿子也回来了,说派出所的人以前抢了多少东西包括自己用的电脑、现金,是违法行为,今天又来。派出所的人说:“我们今天可没有动你家的东西”(除了师父法像没有动其它东西),那人又要蒋喜莲的四儿子签字,蒋喜莲四儿子开始推脱,最后接过笔录看上面有其他几个警察签了名字,就签上自己的名字,签好后马上拿出手机拍照,警察马上来抢笔录,蒋喜莲的四儿子一把按住说:“你们要留证据,我为什么不能留证据?”他们说:“那搞不得搞不得”,蒋喜莲的四儿子就把手机收起来,把自己的名字又划掉了。然后,派出所的人就都灰溜溜的下楼离开。蒋喜莲说:“你们一定要把我师父的法像保管好啊,我会找你们要的!”抢法像那人答道:“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5/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6680.html
2017-04-30: 湖南郴州警察抄家 蒋喜莲及家人抵制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二十点左右,八个郴江派出所的警察闯到郴州市法轮功学员蒋喜莲家企图进行非法抄家。

当时蒋喜莲的三儿子正好在家。他不解地问道:“你们派出所的人来干嘛?”派出所的人说,来了解了解情况。

蒋喜莲的三儿子义正词严地揭穿他们的谎言:“你们了解情况怎么来这么多人,你们不是来打劫吗?你们就是土匪!”

蒋喜莲的三儿子原本用手机把接下来的过程中所有人的言行全部录起来了。可是派出所的人发现了,就把他强行带到楼下,非法扣留在警车里整个整两小时,且把录制好的录像都删除了。

这些警察就如土匪一般野蛮、凶恶地抢大法师父的法像。抢法像的时候,蒋喜莲正告他们:“你们不要动,你们动就是犯罪,我的命是师父给的,你们动了就是犯天。”那人回道:“我不怕。”他就强行把法像取下来。

蒋喜莲继续说:“我师父的法像你们要保管好,到时候我会向你们要的。”抢法像那个人不知天高地厚地说:“我们要烧掉。”蒋喜莲立刻说:“那你们就是犯天法,会遭报应的。”那人不耐烦地说:“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不听。”

蒋喜莲善意劝告:“你要为你儿子、子孙后代着想,也要为你家的老人着想,你听不听是你的事,我是为你好,你们最好要保管好,我会向你们要的。”那人不做声了。

然后他们要求蒋喜莲跟他们走。蒋喜莲拒绝道:“我凭什么跟你们走?我在家好好的。” 那人无奈打电话说:“这么大年纪了就算了吧,录个笔录吧!”接着有一个人拿出纸笔做笔录,一个人拿着摄像机准备摄像,但被蒋喜莲制止了非法录像。

他们笔录记录了蒋喜莲的年龄、炼功时间、学法轮功后身体受益、道德提升的情况。那人要蒋喜莲在笔录上签字,蒋喜莲不配合。

这时蒋喜莲四儿子也回来了。他跟派出所的人说,你们派出所的人以前抢了很多东西包括自己用的电脑、现金,这是违法行为。派出所的人马上说:“我们今天可没有动你家的东西。”

那人又要蒋喜莲的四儿子签字。开始蒋喜莲的四儿子推脱。后来,他接过笔录看上面有其他几个派出所的人签了名字,就签上自己的名字。

签好之后,他就马上拿出手机要拍照。派出所的人马上来抢笔录。蒋喜莲四儿子一把按住说:“你们要留证据,我为什么不能留证据?”他们说:“那搞不得搞不得。”蒋喜莲的四儿子就把手机收起来,把自己的名字从笔录上划掉了。

到了最后,派出所的人就都灰溜溜地走了。蒋喜莲叮嘱:“你们一定要把我师父的法像保管好,我会找你们要的!”他们答道:“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30/湖南郴州警察抄家-蒋喜莲及家人抵制-346429.html

2017-04-30: 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蒋喜莲被非法抄家

2017年4月27日晚上20点左右,郴江派出所10余人,带着摄像机,带头的是所长李立平,闯入郴州302地质队法轮功老年学员蒋喜莲家进行非法抄家,蒋喜莲的三儿子提出抗议,部分派出所人员强行将其带到楼下扣留在警车里2个多小时。剩下的人员威胁蒋喜莲放弃修炼,还强行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蒋喜莲要他们保管好法像,到时要找他们要回来的。他们企图绑架蒋喜莲蒋喜莲不配合,他们企图非法录像,被蒋喜莲制止,做完笔录,要蒋喜莲签字,蒋不配合,一直折腾到晚上22点多钟,才离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30/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6406.html

2014-08-13: 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蒋喜莲遭骚扰

2014年8月2日,湖南郴州法轮功学员蒋喜莲遭当地恶人上门骚扰,并威胁和恫吓要她办洗脑班,给她本人及家人在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3/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5947.html

2014-08-05: 湖南郴州市廖晓红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

8月4日,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廖晓红(男)。他家属下午六点被办事处电话告知全市要办洗脑班,廖现在到洗脑班。时期有二十来天。

8月2日,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蒋喜莲遭居委会人员上门骚扰,要她到外面住几天,并说那里是宾馆,有空调。蒋老太太说,老头子去世十多年,政府没有人关心她,她现在这么大年纪了哪里都不去,到宾馆“享福”也不去。邪党居委会人员磨了几个小时也没用就走了。

郴州市嘉禾县有一位曾姓新学员也被当地警察在查找,估计也是送洗脑班。其它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5/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95603.html

2011-02-21: 帮民众安装新唐人 父子俩陷冤狱

湖南省郴州市法轮功学员廖松林和廖志军父子因为替当地民众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被中共当局绑架并非法判刑。廖松林被非法判刑四年,廖志军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新唐人电视台总部位于纽约,致力于播报关于中国的真实信息。廖松林和廖志军父子为民众安装新唐人,完全是合法的,却遭到中共法庭的陷害,至今仍被劫持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湖南郴州市“六一零办”(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操纵郴州市国安局、公安局、北湖区“六一零办”及公安分局、苏仙区“六一零办”及公安分局等对廖松林一家实施暴力绑架。继而郴州市北湖区检察院以“郴北检刑诉字(2008)第172号起诉书”公然诬陷廖氏父子帮民众安装新唐人卫视天线是“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五十分,郴州市北湖区法院对廖父子非法开庭,庭上没有宣布结果。过后法院刑事判决书 “(2008)郴北刑诉初字第227号”分别非法判廖父子四年、三年半刑期,投入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七监区和一监区继续关押迫害。

父子俩屡遭中共迫害

廖松林和廖志军父子,家住湖南郴州市山川塘北湖区军人招待所生活区。廖松林生于一九四一年十月十六日,郴州市军人接待站退休职工;廖志军生于一九七一年三月九日,湖南衡阳车辆段郴州火车站列检所职工。父子俩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中共自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廖家没有几天安宁团聚的日子。廖志军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关押二次,无理罚款六千元,继而被单位软禁一年。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二零零四年在郴州又被非法抓捕劳教。

廖松林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洗脑班关押。二零零二年八月被非法抓捕,关押在郴州市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九月六日被郴州市北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

廖志军心地善良,憨厚勤快,乐于助人,是一个好青年。其父廖松林修炼法轮功后,以前患的神经官能症、肺结核、鼻窦炎、前列腺炎及三十多年的胃病、工伤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都好了,每年节约药费几千元。他还多次为单位维修水电设施,不要一分钱报酬。为邻居维修水电器具,不收礼也不让他们请吃喝。单位领导委托他做生活区物业管理,坚持不收一分钱管理费,义务为大家服务。然而这样好的七旬老人却长年累月关押在黑牢里遭受折磨。

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

法轮功学员因安装卫视天线一事被电话监听、跟踪,多人遭绑架,被抄走财物很多,无法统计。湖南省郴州等地遭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郴州市雷安祥,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五监区;郴州市地质大队302队蒋喜莲,三年,关押在湖南长沙女子监狱;郴州市桂东县郭名高,遭冤狱三年,关押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七监区(二零一零年八月已回家);湖南怀化罗家兵,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关押在湖南长沙新开铺劳教所。

二零零七年遭警察绑架抄家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上午,湖南郴州市“六一零”主任张和平、副主任吴代明发出指令,以郴州市国安局为主,北湖区、苏仙区国保大队为辅,对廖松林一家進行迫害。当时来了四、五辆小车,十几人强行扣押廖松林、孟庆莲老俩口。老廖不服,被一人踢倒在地,抢去钥匙,然后将他双手反扣推入一辆白色小车。孟庆莲被扣着推上楼進屋看着他们抄家。他们的儿子廖志军上班时遭绑架。儿媳带着四岁孙女佳佳一周前回娘家探亲,在湖南常德安乡她娘家门口被绑架。警察强行将她拖上汽车,连鞋子都没穿,四岁的佳佳看到妈妈被抓的恐怖场面嚎啕大哭。

廖家被抄走的财物有两台电视机、助力摩托车一台、一台影碟机、十套电视接收器、MP4一个、MP3三个,邮政存折八本、现金四千多元(只要回一千九百多元)及大量法轮大法书籍和法轮功真相资料,就连老廖年轻时朋友送做纪念的日记本(里面有几十元收藏币)、儿媳的记帐本和孙女的成长日记及老孟准备十一月回老家的路费、嫂嫂送给老母亲的红包(放在衣柜棉衣口袋内,衣在钱不在)都一并搜走。还有他们每个人的钥匙共四套,在被抓的当天也被国安抢走了。据邻居说,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国安警察又来过三次,包括杂房,想怎么翻就怎么翻。

被关押在郴州市看守所时,老廖的儿媳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遭受如此苦难,精神崩溃。一个月之后,老廖一家全部释放。从后来发生的情况来看,国安警察当时是有意实行“放长线钓大鱼”的诡计。

二零零八年再次被警察绑架抢劫

时隔半年之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廖松林一家再次遭到同样的迫害。来了十七人绑架抄家,九套电视接收器和按安装工具(如起子、锤子等)被洗劫一空。郴州市国安局谢功香、郭神光等连放在衣柜里的卫生巾都一张一张的捏过,一分钱生活费都不留。搜走存折一本、定期存单一张计三万多元,还有孙女衣裤里准备上幼儿园的八百元学费,老廖夫妇准备回岳阳老家长住一段时间的开支约六千元和二张火车票,别人的有线电视费四百元等。其中那张定期存单二万多元是法轮功学员许郴生躲避迫害不能回家时托其儿媳保管的。当廖家多次向他们要这笔未开具手续的钱时,谢功香、郭神光不认账,郭神光还伸出胳膊挥舞道:“你胳膊拧不过大腿,自认倒霉吧。”无奈许郴生只有办新二代身份证到银行挂失,办身份证时被查网上通缉而遭警察绑架(现已经回家)。

当时小佳佳和奶奶被绑架到国安局,被审讯至半夜后放人,国安用警车送她们回家,而小佳佳扯着奶奶的衣角,不肯坐警车,要走路回家。当奶奶抱她上车,佳佳在奶奶的怀中仍然发抖,要求奶奶下车走路。此后小佳佳一看到穿警服的和警车就紧张的说:“坏人来了。”

参与迫害的人员

对廖家父子非法起诉的责任人是郴州市北湖区检察院袁章午(科长)。一审责任人是郴州市北湖区法院田忠民(审判长)、罗红荣(审判员)、黎建(审判员)、陈扬(代书记员)。二审责任人是郴州市中级法院赵学军(审判长)、胡承兰(审判员)、张波(代理审判员)、李雄雄(书记员)。提供的所谓“证据”是湖南省电信有限公司提供的通话详单,郴州市分公司安保后勤部提供的信息查询单,郴州市马家坪市场宏达电器商行(三栋二楼四十一号门面)店主唐向东的供词。

廖松林父子常去唐向东店里购买卫视接收器,向店主夫妇讲法轮功真相。据唐向东说二零零七年他店子遭国安警察查抄,损失八万多元,原因与廖松林有关。国安诱惑他如果提供情报就把查抄的电视接收器归还他。此后他一边照旧大量卖出卫视接收器,一边假意的向廖父子索要大法真相资料,然后交给警察。

《郴州日报》通讯员胡永庆、郭芳还对此案作歪曲报导,诬陷法轮功学员,欺骗民众。

这次国安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突击查抄新唐人卫视天线,还导致二个大法资料点和一个学法点遭破坏。被绑架的人都是在几个月内与廖松林父子有电话联系或其它紧密联系的(除个别被撞上的外),涉及的人数众多,人财物损失惨重。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1/帮民众安装新唐人-父子俩陷冤狱(图)-236606.html

2008-09-04: 郴州又有七名大法学员被释放、雷安祥被非法开庭
2008年截至9月4日,据悉在奥运期间被郴州邪党非法劫持的大法学员又有七名安全回家,分别是汤学林、罗新球、陈丽文、陈建妹、罗美琴、侯细女和另一不知名的学员,在营救过程中,大多数大法学员的亲人表现出做人的正义和勇气,到有关部门要人,讲道理。

还被非法关押的有十一名。罗家宾和曹高强被当地邪恶组织“610”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凡三发、李花林、史君娥被非法转到郴州安仁县看守所,史君娥是永兴大法学员,因为五年前的事情被一恶警认出而遭绑架;郴州302队大法学员周晓红不知关押在甚么地方;雷安祥、廖松林、廖志军、蒋喜莲、被非法关押在郴州看守所,雷安祥于9月3日下午3点50在北湖区法院被非法开庭,未宣布开庭结果。

另外,大法学员李湘鲸关押在郴州看守所,不准接见。他不是本地人,请帮忙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4/185268.html

2008-08-17: 郴州大法弟子雷安祥、廖松林等面临被非法判刑

2008年5月11~12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雷安祥、廖松林、廖志军、蒋喜莲,于8月26日将陆续面临非法开庭。

另外,根据确切的消息,七月份以来被绑架到“柿竹园洗脑班”的大法学员有4人(罗新球、陈丽文、陈建妹、罗美琴),经常有亲属去探望,除了失去人身自由之外,没有对他们怎么样;而周晓红是被绑架到北湖区党校,正在绝食抵制迫害;资道玉已经放回家了。

因为讲真相绑架到郴州看守所的有李月南、汤学林、史君娥(永兴的)、侯细女(安仁送来的),还有两位郴州同修出去发资料有一个星期了还没有回家。而非法关押在桂阳看守所是曹高强,肖桂娇;安仁看守所是凡三发、李花林。郴州其它县没有异常情况发生。

建议当地同修自发的快速成立发正念小组,每个整点发;或理智的近距离发;或当成亲属到庭发。请同修互相增强正念,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不要人心浮动,不要揣测一些不符合事实的消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7/184225.html

2008-08-16: 湖南郴州恶人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
2008年8月11日,住在湖南郴州市苏仙区林业局老家属区内的七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汤学林在楼下给别人一份真相资料时被恶人绑架,并被非法抄了家。

7月份以来被绑架到“柿竹园洗脑班”的学员有四人(罗新球、陈丽文、陈建妹、罗美琴),周晓红被绑架到北湖区党校,现正在绝食抗议,资道玉已从被绑架的宾馆回到家中;因为讲真相被绑架到郴州看守所的有李月南、汤学林、史君娥(永兴)、侯细女(安仁),关押在桂阳看守所的是曹高强、肖桂娇,安仁看守所的是凡三发、李花林。

2008年5月11-12日被绑架的雷安祥、廖松龄、廖志军、蒋喜莲将于8月16日左右面临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6/184158.html

2008-05-15: 湖南郴州邪党人员以收看卫星电视为藉口实施迫害
2008年5月10日上午,湖南郴州市开五金店的曾四凤、郴州军人接待所退休员工廖松龄一家五口,遭邪党人员暴力绑架,店子、家均被抄,私有的合法财物被抢。下午,曾四凤的丈夫李某某批货回来,也被公安便衣绑架,正在上学的10来岁的儿子豆豆浑然不知家中遭此横劫,不知谁在照料他?

廖松龄的老伴孟庆莲被非法扣押了几个小时,4岁孙女佳佳一直大哭不止,祖孙俩被放回家。

目前大法弟子曾四凤和丈夫李某某、廖松龄及儿子廖志军、儿媳张燕均被拘押在郴州市看守所。另外,曾经和廖志军一起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遭受迫害的湖南怀化大法学员罗某某也失踪了,没有请假,直到现在都没有去上班。

2008年5月11日中午12时左右,郴州市国保大队、610邪党人员等10多名公安闯入80多岁的大法弟子马敦山家非法抄家,强行抢走卫星电视全套设备、电视机、资料及现金400元等。

下午,同住华宁花园的60多岁大法弟子李大尧拿一包大法资料到马老家,被正在行恶的邪党人员非法搜包,随即,邪党人员又非法抄了他的家,李被抓到公安局,据说李大尧于12日逃离公安局,现下落不明。

同日,另10多名邪党人员、公安闯入郴州市地质302大队,非法搜查了10多名大法学员家,安装了卫星电视设备的都被抢走,一姓叶(音)的老太太还被抢走一万多元的存折。近70岁的蒋喜莲家,不但被抄走了“锅子”,还被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厚形切纸刀、影碟机、10来本《转法轮》书和大法真相资料、5、6千元小孙女的抚养费等等。目前蒋喜莲被非法拘押在郴州市看守所,两个月的小孙女,7~8岁的大孙子无人照看(因为她儿子、媳妇都在外面打工)。

前几天,一些单位、居委会等相关人员所谓的“走访多名大法学员家,谈话的内容大多是单位被迫交了保证金(金额有的高达1万),8月8日北京奥运不要去上访等;有的还跑到屋顶上确认有没有卫星电视的“锅子”,因为邪党人员害怕老百姓从新唐人电视台了解真实的消息。

邪党实施迫害的单位有:郴州市政法委、610办、国安、国保大队、居委会、单位保卫科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5/178486.html

2004-10-25: 2004年7月8日中午,湖南省郴州市302队守门保安罗志、李岱江将身背一大纸箱经文和真像资料的安化大法弟子龚佑成截住,强行检查纸箱,将其绑架送入公安局,致使302队大法弟子蒋喜莲非法关押了一天。

2004年8月26日罗志带领公安到蒋喜莲家,非法抄家,并把她绑架到郴州第一看守所,一个月都不许家人接见。为了邀功请赏,从7月8日后,罗志每晚7点至12点都开着专用摩托车巡逻,企图抓捕发真像资料的大法弟子。

在江氏非法镇压法轮功的五年中,302队的恶人及一些不明真像的领导积极执行市“610办”的指示。带领公安到大法弟子家缴书、抄家、罚款。比如:302队的保安罗志、喻琼辉、景红伟2001年3月带领郴州市北湖区公安分局陈刚、高永志等到大法弟子家抄家。2001年5月罗志、喻琼辉、景红伟带领郴州市邪恶的国安人员许仲立、张强、黄旭东去一大法弟子家抄家,302队的副队长付检生也麻木不仁。2001年9月付检生和302队学校校长周灵芝逼迫一位当老师的大法弟子下岗。2002年1月罗志带公安到大法弟子蒋喜莲家抄家,并把蒋喜莲非法关押一个礼拜。2003年1月22日罗志、喻琼辉、景红伟带领安仁县的国安到大法弟子周晓红家抄家,致使她被非法关押了135天。罗志、舒韵华、付检生等人对大法弟子唐桂香等同修的最低生活费進行刁难。2003年6月底付检生的独生子溺死,其妻胡跃辉至今不醒悟,还在助纣为虐。

郴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735)

2019-08-04: 苏仙区法院
地址:湖南省郴州市城东新区郴县路与观山大道交汇处
邮编:423000
值班电话:0735-2896280
传真电话:0735-2896881
黄建高 院长 2896009 18973549599
李中权 刑事庭庭长 2896615 18073567661
张菊芝 主审法官

苏仙区检察院
值班电话:7602366(工作日) 7602300(节假日)
传真号码:7602233 邮 编:423000
胡永庆 检察长 7602266 13507359898

侦查监督局
余永忠 局 长 7602271 13975502948
李萍丽 7602277 15096192677

公诉局
刘 力 局 长 7602275 13907351815
王 琼 7602272 13975566478

2018-12-04: 白鹿洞派出所:
李湘平  13087353333
谭志龙 2299259 13607353138
卜刚 7499110 13517355639
汤宇 2224432 13975531696
邵方林  15973578888
唐庆林 0735-2546110 13975523166
王启平 2885932 13873565864
李莉 2371336 13407357133
陈睿  13875529333
黄长青 2885932 13807357686
伍钢
刘云海  18774294376
胡兴辉 7499110 13975531429
张宇清 2885932 13907352825
邓林威
邓敏
肖异子
刘鑫
王薇  18173562656
何浩宇
李传农
郭伟
李石桥 7499110 13787353068
陈帅
曹冬梅 7352888626 13973541086
彭新 2224432 13487868444
盛传德 2224432 13973510796
李俊锋  15873549999
高士锦 0735-2592110 1387355046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7-05-06: 郴江派出所
李立平 0735-2270125 13807359800
陈焦录 2832843 13975720811
曾亚凯 18773583498
窦鹏飞 18807351875
陈维超 18873536218
王婕 18073560880
杨洁红 13975741669
曾诚慧 18873532828
李启招 2791329
陈效 13875501515
龙琼 1871113708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