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唐山 丰润区 >> 孙建忠(孙建中), 男, 38

个人情况: 原唐山市丰润区内环城公交车司机下组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唐山市丰润区祥和小区313楼3门402
有关恶人: 唐山市610办公室主任、唐山市委副书记陈满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0-0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9-27:唐山市法轮功学员孙建中遭受的残忍迫害
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的十三年中,唐山市丰润区法轮功学员孙建中多次遭非法抓捕和酷刑摧残,曾被非法判刑七年。狱中,他曾经被严管、禁闭大约四百五十天,两次肋骨被打折,两次被打得耳膜穿孔,大腿被打坏,多次上背铐,遭拳打脚踢、扇耳光无数。共被勒索一万元钱,加上十来年被关押迫害不能挣钱,经济损失无法计算。

下面是孙建中自述其经历:

我叫孙建中,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说真话办真事,能为他人着想,善待他人,也能忍让,不和人争斗。而这一切都是学了法轮大法才能做到的。然而这么好的功法,中共江泽民集团却不准炼,在九九年七月开始了腥风血雨的镇压,我也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记得九九年六月份,我们在丰润区农行小广场有个炼功点,六月份就有公安局的警车来,下来警察看我们炼功,后来他们就告诉不准在这里炼功了。后来搜走了介绍大法和写着“真善忍”的条幅。一个好端端的炼功点被他们强迫解散了,使我们失去了集体炼功的环境。

七月二十二日,电视广播直接宣布不准修炼法轮功。很多学员被骚扰,不准炼功。我也被丰润县公安局找去,被关在铁笼子里一天一夜,让写不炼法轮功,然后放回。当时参与迫害的有政保科的梁福新和曾祥海等。此后丰润镇塔湾大队多次找我,那时有陆树领等人参与,严重时每天都有人打电话问“在家没有”,也有时有人到家里来看是否在家,这些事都是让我邻居做。

二零零零年底,我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关进天安门派出所、顺义看守所,后被接回关进丰润看守所。接我前,他们到我家勒索一万元钱,后来我们要回五千元。非法关押十八天后,又被转到塔湾大队非法拘禁,不准出去,不准回家,昼夜有人看守,几天后才回家。在丰润看守所,犯人在恶警指使下给我冲凉水澡,让我蹲下,然后一脸盆凉水从头上慢慢浇下来,十冬腊月,浑身颤抖。再浇我就制止了他们。后来于树庭骗我说写个不炼了就回家,再后来他引导成了他们需要的保证书。内心的本性痛苦使我清醒,我告诉他“保证不算数了,我没错”。过了几天他们让烧书,然后马上回家,我决不烧,所长于从瑞指使给我戴上了背铐,还是那种无链小死铐。大概七天。三天后臂膀肿痛,手也肿了,又有犯人说:帮你活动活动,用拳狠捶,疼痛难忍。

一周后我又被他们强迫关进了小八里洗脑班。抓我那天已是农历腊月二十五,大年在即。年迈的母亲以泪洗面,那年的传统新年全家都在痛苦和焦虑中度过。在小八里洗脑班,几个人被关在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铁门、铁窗栏,门在外面锁着,不准出去。地铺,大小便在屋子便桶里。外面有看守巡视,不准学法炼功。屋里安有小喇叭,不停的播放,不让人安静。强制上洗脑课,练队列,逼迫写不修炼保证。针对个人手铐、吊铐、电击、木棒、绳捆绑、冻、烫、等等酷刑。我记得有一次,那天是下午,大伙都被强制去后面大屋上课洗脑,把我单独留下,是周秋生和公安局一个小个子、黑瘦的,把我叫去到一个“办公室”里。

屋子里烧着“扫地风”炉子,火烧红了的烟筒足有1.5米高。强行给我穿上两个棉大衣,铐在椅子上,又在外面连我带椅子裹了一个棉大衣。然后抬到炉子近旁,打开炉盖开始烤我,一会儿头如雨淋,全身湿透。他们却加煤不断升温。这过程中他们嘴里不断侮辱个人、诽谤大法。约烤了一小时,把我抬到一边,然后在我头上套上了大塑料袋,袋口扎到脖子上,勒紧不透气,一两分钟后,由于缺氧,急促的呼吸呼呼的煽动着塑料袋,他们摸着脉搏,到了极限就放开一点口,人体本能的急促呼吸,刚有一点缓解,又扎上了袋口。那天在生死线上,坚持约一小时。那天下午结束迫害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别跟别人说啊,谁也不要说。作为公安人员,知法犯法可有多么胆虚,敢迫害却又怕人知。

记得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十六,丰润镇石爱成把我留在一个屋里,以亲朋探望还不转化为由,对我施暴,无数的耳光、拳打脚踢,打得我脸、嘴都是血,一个多小时后打累了,他就把炉钩子烧红,对着我叫:还炼不炼?我说炼。他就用力把炉钩子烫在我脖子上,当时一股烟呼的就起来了,难闻的焦糊味很呛人。第二天早上,他看着烫伤伤口说:转化不转化?我说不转化。二零零九年,迫害的恶报拿去了他可怜的生命,他才是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

大概是二零零一年四月份,转化无果,就想把我们男法轮功学员转到看守所。我们质问他们:“我们犯了什么罪”?他们说;“扰乱社会秩序”,我们说“天天把我们锁在屋里,我们怎么扰乱的社会秩序?”真不知道按真善忍做人怎么会扰乱了社会秩序。他们把我们强行抬上车,用脚踩着我的头,按倒在车里,强行送到看守所。开始把我们和行政拘留的人关在一起。普通行政拘留的人最多半个月就必须放人,可我们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我们几次向住检人员反映,未果,一个多月后把我们几个分别关到了不同的刑事拘留监室。大概在五月中旬才重获自由。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又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这次我没消极承受,开始我就绝食抗议,它们疯狂迫害,管教郑立军让四个犯人把我按在椅子上,想插管灌食,我就不让插,后来他们警犯十多人强按我,捏鼻子、撬嘴灌食。又一次,几个人把我按在椅子上,两只脚铐在椅子上,手背铐在椅子背上,恶警用脚踩着手铐子,一人按头两人按肩,有人捏鼻子、撬嘴、抠腮,我就用铐着的脚蹬地,有时蹬翻椅子,就是不让他们得逞。

后来有一次在2号风场,同样椅铐一套,在监室拎出了两大桶水,按住我,捏住鼻子不让喘气,只要一张嘴喘气就是一杯子水,那天真把我迫害急了,今天就是死也不让你们灌,几次水呛进气管,连人带椅子翻趴在地上大咳,最后实在筋疲力尽支撑不住,半昏死中他们灌进了大量凉水,过程中抠腮抠掉了有牙洞的半颗牙。灌后他们也是疲惫逃去,我全身衣服像刚从水池中上来一样,半昏死在汪着水的风场中。这是郑立军主使亲手迫害。后又一次在2号监室内,椅铐一套,郑立军用橡胶警棍从头脸到腿,打遍了我全身,然后强行灌食。以后很多次都是拖我去,折腾无力后强行灌食,然后拖回或抬回。

又一次郑立军直接“开棍儿”,我被打的臀部黒紫不能坐。后来插管强灌后把管子保留,我就拔掉,为此长期背铐,十几天后食管坏了,吐血,他们还是强灌。有一次把我弄到医院灌食,灌进几秒钟都吐出来了(年轻的叫小张所的)。后来中医院去了大夫助恶,他们相对专业,按在床上,撬开嘴,牙间塞上大号广告笔杆,然后插管灌食。后来怕咬断又塞14圆钢筋、医用开口器,又改鼻饲。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7/唐山市法轮功学员孙建中遭受的残忍迫害-263294.html

2010-01-28: 孙建中已于1月26日从冀东监狱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8/217068.html

2009-05-13: 唐山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案例汇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3/200810.html

2008-12-01: 唐山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关押情况
......
2.孙建忠

孙建忠,唐山市丰润区法轮功学员孙建忠,曾遭丰润公安局残酷迫害,屡次被折磨致生命垂危,二零零四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七年,目前在河北冀东第二监狱(南堡监狱)遭受严重迫害。监狱总队命令:三个月必须“转化”孙建忠

孙建忠,家住唐山市丰润区祥和小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后,孙建忠因为法轮功進北京上访被丰润县公安局非法拘禁在丰润镇塔湾村大队部五天五夜。在郊县看守所,在寒冷的冬天被强迫脱光衣服,用毛巾蘸凉水擦湿全身受冻。

二零零一年一月,孙建忠在丰润镇小八里庄“洗脑班”被迫害,石爱成用烧红了的炉钩子烫孙建忠的脖子,至今伤疤清晰可见。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孙建忠被丰润区公安分局一科的恶警齐连富诱捕。恶警用塑料袋套住他的头,并扎紧脖子处的袋口,使其因缺氧而窒息。恶警达不到目的又施毒刑,用铜线绑住他的十指,另一端接上手摇电话机对他施以惨无人道的电击酷刑,迫害持续三天三夜。随后将他关入丰润看守所继续迫害。为了抵制迫害,孙建忠绝食抗。在绝食期间两次被送進安康医院被强行野蛮灌食,被绑在床上几天几夜不许翻身。劫持回看守所后,恶警和其指使的犯人对孙建忠進行了非人的残害:其中包括电棍电击、灌尿、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灌食不张嘴就把人放在椅子上,将两脚腕铐在椅子腿上,把两臂铐在椅子背后,用铁棍撬嘴时把两个嘴角全部撬裂,撬开嘴后,将去掉底的大塑料瓶插入他的口中,对其强行灌人尿。最后七天七夜不让他睡觉,一闭眼即遭毒打。长时间的酷刑折磨致使孙建忠左半身麻木瘫痪、腿部严重受伤、精神发生错乱。随后把孙建忠抬到楼下装進警车绑架至“唐山第一看守所”。在唐山第一看守所时,孙建忠还遭受了铁钉穿骨、灌屎灌尿的酷刑。

二零零四年三月唐山市路北区法院非法判处孙建忠有期徒刑七年。被送至冀东第二监狱(南堡监狱)非法关押。

孙建忠被非法关押在南堡监狱二支队期间,二支队的教育科长等人逼迫他放弃信仰并要求他写出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遭到孙建忠的拒绝,并继续绝食抗议。在二支队绝食期间遭到两天一次的野蛮灌食。一个月后被转到四支队医院关押,灌食管仍然长期插在鼻孔内不予拔出,每天灌入大量菜汤兑水,但四支队队长郝某和专门管制法轮功的中队长耿某却欺骗大家说每天给他灌奶粉、鸡蛋和碎猪肝汤以保证他的“身体健康”。

二零零五年六月,孙建忠被转送到五支队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到五支队后直接把他关押在严管中队,每天上午面对墙壁坐在小板凳上,不许随便挪动。下午走队列、练操。因为监狱总队对五支队头目下达了三个月必须转化孙建忠的命令,所以五支队的教育科长黄连胜、指导员李xx、严管队的队长谢xx等人不遗馀力的对他進行精神上的迫害和生活上的刁难。为了孤立他不让和另外十几名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接触,每个人单独关押,不许家人探视,不许和家人通信、通电话,不许用自己存在监狱中的钱购买食物,夏天不许每天洗澡,等等邪恶手段,目的是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
到目前为止,孙建忠仍然在南堡监狱中遭受着非人的迫害。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190831.html

2008-07-07: 冀东监狱利用地理隐蔽猖獗迫害河北大法弟子
河北省冀东监狱位于唐山东南丰南区的海滩盐场,方圆约百里内分布九个支队,总队设在岸边的尖坨子。一、二、五支队离总队较近,一、二十里;四支队最远,位于离尖坨子七十里的南堡,离渤海只有十来里。道路和各支队的监舍都是斜向的,就是晴天也很难辨别方向。冀东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是一、二、四、五几个支队。二零零二年时,冀东监狱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六十来人,现在仅四支队就非法关押一百多人,都是全河北各地区劫持来的大法学员。

二零零八年,冀东监狱又从广东、北京转来很多。由于地理位置偏僻,一眼望去几十里都是盐滩,而且消息封锁非常严密。这里的恶党人员倚仗着地理位置特殊和消息的闭塞等诸多因素,继续猖獗的迫害大法弟子。

据不完全统计,被冀东监狱迫害致死的有: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大法弟子陈爱立、河北省冀州市小寨乡辛庄村大法弟子李会民。被迫害致残的有:廊坊市杨建坡、北京市刘永旺,被迫害的唐山大法弟子有:市区:孟凡全、张云平、李国才;丰润区:孙建忠、韩学禹、安振杰、李相杰;玉田:边长学;滦南:刘宗勇丰南:曹顺亭;迁安:宋耐文、刘伍权;迁西:陈百合;唐海:吴俊士。

被迫害的河北大法弟子有:保定市大法弟子魏海武、王刚、鞠志恭、张秀忠;秦皇岛市山海关大法弟子吴文章、陈奇江、秦皇岛市昌黎马坨店乡后马坨村周向党;石家庄市王新中、段荣欣、谢军校、焦梅山、刘记廷;沧州东光县戴建功、李志法、刘泽升、蔡国增;河北定州张强;河北南部农村赵长余;河北雄县崔志强;正定县范宝森;涞水县王村乡祖各庄村石文水;衡水地区武强县豆村乡李马村韩国锋、衡水彭景涛;河间市顾幸昌;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乡大法弟子丁玉明、张家口市温宽;三河市燕郊大法弟子杜缚苍、张连存、周再田、狄文柱、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任丘市陈凤雷;高碑店张德明;辛集市陈西健;涿州董汉杰。还有武士虎、张瑞峰、郑志成等大法弟子。

因消息闭塞,对冀东监狱的迫害手段知之甚少,以下只是凤毛麟角。

一、关禁闭

所有的学员被非法关進监狱后,恶警不间断的找学员“谈话”、施压、和洗脑,给学员灌输中共流氓集团蓄意编造的种种谎言。过一段时间后,一看达不到她们的企图,就撕下伪装,露出狰狞的面目,强行将学员关進禁闭室。夏天遭受闷热、潮湿、蚊虫的叮咬;冬天遭受凛冽寒风的侵袭,无任何取暖设备。在禁闭室,它们强迫大法学员学念诬陷、诽谤大法的黑材料,稍有不从,恶警就指使罪犯对大法学员進行殴打。如被非法关押在冀东监狱二支队的大法学员张强,就被二支队狱侦科副科长陈开强行关進禁闭室,因张强不放弃信仰,陈开就指使罪犯马俊等对张强拳打脚踢。

二、不让睡觉

恶警们几天几夜都不让学员睡觉,有四天四夜不让学员睡觉,还有更长时间不让睡觉。而所有的这一切卑鄙行径,最终目的就是要摧毁学员的修炼意志,放弃修炼,背离大法。

三、身体上折磨大法学员

恶警对于坚信大法、不配合恶人要求的学员,就安排他们干最重最累的奴役活,从身体上折磨大法学员,藉此发泄自己的私愤。

四、限制大法学员交谈

在冀东监狱,恶警不让大法学员和其他人交谈,就是一些家常话也不允许说。当问及这样做的理由时,回答是:“这是上边规定的。”

五、接见、通讯、通信受到严格限制

恶警为了达到他们毁掉大法学员的目地,不让学员接收到任何外界信息,尤其是关于大法修炼方面的信息。为此,他们就采取了对坚持信仰的学员不让接见亲属,或缩短接见时间,限制谈话内容等无理手段。同时,他们也非法剥夺了学员与亲属电话交谈的权利,那些真正的罪犯们随时都可以打电话与亲属交谈,而对于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它们却常常以各种藉口不让学员给亲属打电话。另外,更为恶劣的是,他们经常无辜扣压大法学员给家属的信或家属写来的信,而且扣压了信件也不承认。

六、从外边找来犹大误导、欺骗学员

七、用橡胶的三角棒毒打

这种三角棒外面是橡胶,里面是铁。打人皮肤表面看不见伤,却能伤到骨肉。被打的大法弟子有被非法关押在四支队的杨建坡。

八、野蛮灌食

九、死人床

十、老虎凳

十一、趟脚镣、戴手铐

十二、长期不给热水,包括冬天只能用凉水洗澡。

请知情人把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姓名、照片及详细情况发到明慧网。让我们共同解体冀东监狱的邪恶,营救在里面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7/181604.html

2008-04-22: 孙建忠被非法判刑七年
孙建忠,家住唐山市丰润区祥和小区。二零零四年三月唐山市路北区法院非法判处孙建忠七年徒刑。在法庭上,孙建忠高喊“法轮大法好”。伪法院非法宣判后他依法上诉,却遭非法驳回。二零零四年三月底被送至冀东第二监狱(南堡监狱)非法关押。

孙建忠被非法关押在南堡监狱二支队期间,二支队的教育科长等人逼迫他放弃信仰并要求他写出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遭到孙建忠的拒绝,并继续绝食抗议,期间遭到两天一次的野蛮灌食。一个月后被转到四支队医院关押,灌食管仍然长期插在鼻孔内不给拔出,每天灌入大量菜汤兑水,但四支队队长郝某和专门管制法轮功的中队长耿某却欺骗大家说每天给他灌奶粉、鸡蛋和碎猪肝汤以保证他的“身体健康”。

在四支队医院继续绝食半个月后,孙建忠停止了绝食,这时郝某和耿某似乎看到了机会,每天对他進行三至四小时的所谓“谈心”,逼他写出“三书”放弃修炼,孙建忠不为所动。恶警达不到目的就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不许和别人说话、下棋,从外地找来几个犹大对他進行包夹。

残酷的精神折磨丝毫未能动摇孙建忠对“真、善、忍”的坚定信念。他还经常向转化他的人讲真相,归正他们的思想。气急败坏的恶警作出了“不许家属探视,不许和家人通信”的违反《劳动改造中法》中“被监管人有依法探视和通信的权利”的决定。

2005年6月,孙建忠被转送到五支队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到五支队后直接把他关押在严管中队,每天上午面对墙壁坐在小板凳上,不许随便挪动。下午和触犯狱规的严管犯人一起走队列、练操。因为监狱总队对五支队头目下达了三个月必须转化孙建忠的命令,所以五支队的教育科长黄、指导员李、严管队的队长谢等人不遗馀力的对他進行精神上的迫害和生活上的刁难。为了孤立他不让和另外十几名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接触,每个人单独关押,不许家人探视,不许和家人通信、通电话,不许用自己存在监狱中的钱购买食物,夏天不许每天洗澡,等等,目的是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

到目前为止,孙建忠仍然在南堡监狱中遭受着非人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2/176995.html

2006-11-26: 冀东监狱五支队迫害大法弟子
2003年8月份,大法弟子孙建忠被转到五支队教育科進行迫害,包括:关小号、不准睡觉、没有任何人身自由、不给饭吃、并逼迫他陪犯人罚跑步。不许用自己存在监狱中的钱购买食物,夏天不许每天洗澡,等等邪恶手段,目的是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家属多次要求下才得以见上孙建忠一面,并且在见面前,教育科黄连胜、李恩远还对家属训话半小时,语言极其恶毒。当孙与家人见面谈话时,黄连胜、李恩远好几个人在场监听,稍有一句不符合他们要求就被打断,同时,扣留孙建忠家属为其所带的食物。不久孙建忠又被转到五支队化工一队,强制劳动,严管恶警叫马建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6/143302.html

2006-11-26: 我在冀东监狱目睹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我曾在河北冀东监狱服过刑。偶得《冀东真相》监狱特刊传单,一幕幕痛苦的回忆浮现在眼前。在冀东监狱,被称为尚有所谓“人权”的普通刑事犯都如同生活在地狱中,何况没有任何法律保护的那些法轮大法修炼者。现将我耳闻目睹的一些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写出来,揭露罪恶、制止罪恶,让我们都伸出正义之手,尽绵薄之力早日结束对善良、良知的杀戮。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河北丰南市冀东监狱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一百多人,而冀东监狱五支队是“转化”大法弟子的基地。二零零一年主抓此工作的是狱政科王国胜,教育科黄连胜。

河北唐山市丰润区大法弟子孙建忠曾让我们看他身上满身的伤痕,说是烫的。我没听见他说具体用甚么烫的,因为我们都司空见惯,很麻木。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郭翔宇,被非法关押期间强制二十四小时包夹、“洗脑”、“谈话”,他无法忍受这种摧残,迫使他在晚上上厕所时想以结束自己生命来抗议和制止这种残酷的折磨,结果颈椎受创,头部留下数道伤痕。

沧州市运河区朝阳街的葛怀强,是位学医的博士。他被非法关押在五支队时由于长期超强度、超负荷劳动,加上长期不让睡觉,整个人非常虚弱。

徐水县大王店镇六各庄村大法弟子梅艳昌,长期被包夹“洗脑”,一举一动有人监视,没有任何自由。白天出外劳动,晚上“谈话”一般要到凌晨。当我要走出这个用黑暗包裹的大院时,梅艳昌诚恳的对我说:“你要让外面的人知道这里面的情况”。

这是我所认识的几个大法弟子,还有叫不出名的,还有外县、市的,所有大法弟子被不间断的進行“谈话”,“洗脑”、24小时包夹,来摧毁他们的意志。说出来写出来很简单,但期间的那种精神折磨和痛苦真是无以言表。这还不算,他们“谈话”的方式很多,我见过王国胜、黄区与大法弟子经过一夜“谈话”后,原本洁净的地面满地都是抽打人时散落的细碎的扫帚糜子。

一切卑劣行径最终目的是摧毁他们的修炼意志,用高压手段使他们放弃修炼,放弃信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6/143321.html

2006-09-12: 河北冀东监狱迫害大法弟子
自99年7.20以来,河北省丰南市冀东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一百多人,恶警们用强制手段残酷折磨大法弟子,对坚定“真、善、忍”,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长期关小号,戴手铐、脚镣,并每天24小时灌输邪悟谬论,不准睡觉等等……

住在沧州市运河区朝阳街的葛怀强是脑科CT专家,博士学位,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判刑4年,关押在冀东监狱五支队。恶警曾五天五夜不准他睡觉,只要一合眼,恶警就指使犯人把葛怀强的头摁在水池子里灌水。在铲盐中队又强迫葛怀强抬砖,在他的大胯被扭伤的情况下,仍被强迫劳动,不让他休息。葛怀强多次提出申诉,至今杳无音信。

徐水县大王店镇六各庄村大法弟子梅艳昌长期遭恶警打骂、戴手铐、脚镣、电棍电等残酷折磨。

丰润区丰润镇大法弟子孙建忠被非法判重刑7年。2002年12月遭丰润区公安、610、国保大队非法抓捕,遭酷刑折磨,在恶警用手摇电话线电击时曾多次昏迷,用凉水泼醒后继续电击迫害;遭毒打时被戴上手铐、脚镣。孙建忠在丰润看守所绝食期间,恶人用铁棍撬牙强制灌食。他们还指使犯人给孙建忠灌尿,孙建忠被迫害的左半身瘫痪不能站立,生活不能自理。2003年孙建忠被转到唐山第一看守所,他继续绝食,恶警强制孙建忠坐铁椅子两个多月,长期進行灌食迫害,致使孙建忠不能行走。

2003年8月份,大法弟子孙建忠、韩学禹、张云平、张金路、安振杰、郭小慧被唐山市路北区法院秘密开庭,被非法判刑3-8年,强制送冀东监狱非法迫害。当时孙建忠被非法关押在二支队,被24小时包夹,恶警强制给他洗脑并不许睡觉。孙建忠在绝食反迫害过程中,身体极度虚弱,后被转到四支队中心医院强制灌食,但不许家人接见。同时恶警还指使邪悟者轮番对其散布邪悟言论,见孙建忠不为所动,他们又秘密把他从四支队转到五支队教育科進行迫害,包括:关小号、不准睡觉、没有任何人身自由、不给饭吃、并逼迫他陪犯人罚跑步。家属多次要求下才得以见上孙建忠一面,并且在见面前,教育科黄连胜、李恩远还对家属训话半小时,语言极其恶毒。当孙与家人见面谈话时,黄连胜、李恩远好几个人在场监听,稍有一句不符合他们要求就被打断,同时扣留孙建忠家属为其所带的食物。现孙建忠又被转到五支队化工一队,强制劳动,严管恶警叫马建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2/137628.html

2005-12-31: 中共唐山市委头目(陈满)曾叫嚣:宁可死几个人也得实现转化率。所以从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到现在,已经有55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唐山执法机关迫害致死;610为了让孕妇刘素军進入洗脑班,强迫其在怀孕七个月的情况下堕胎;野蛮灌食,绑架学员到精神病院、安康医院等注射不明药物致使人极度痛苦,几近崩溃;遵化堡子店镇旧寨村50岁的孟金成没学法轮功前是离不开双拐的残疾人,通过修炼法轮功扔掉了双拐,成了能自食其力的人。只因说法轮功治好了我的病,2003年7月7日被遵化610非法劳教,绑架到荷花坑劳教所当天,就被恶警王玉林指使八九名犯人毒打致死。(王玉林:家住唐山市文北西楼19楼2门102室)孙建忠被铁钉穿骨、灌屎灌尿;19岁女孩孙静被玉田公安放狼狗咬、毒打后致死;荷花坑劳教所610办公室主任的高永敬更不只一次的狂妄叫嚣“不对骨灰盒转化”,意思是只要法轮功学员还活着,就不停止迫害,其邪恶嘴脸更是暴露无遗。(高永敬住址:路北区钓鱼台北楼13-1)开平劳教所恶警王建忠曾两次向法轮功学员董树桂叫嚣:“江泽民要让活埋人,我第一个先把你挖坑活埋了!”唐山恶警的凶残可见一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31/117670.html

2005-09-17: 唐山大法弟子孙建忠被转到冀东监狱五支队迫害
大法弟子孙建忠近日又被转到冀东监狱五支队進行迫害。呼吁各地大法弟子及正义人士伸出正义之手,营救大法弟子孙建忠。明慧网在九月十日曾以《唐山大法弟子孙建忠在河北冀东监狱遭受严重迫害》为题报导过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7/110569.html

2005-09-11: 河北唐山市丰润区大法弟子孙建忠,曾遭烧红铁钩子烫、浇凉水电击,屡次被折磨致生命垂危,2004年3月被非法判刑7年,目前在河北冀东第二监狱(南堡监狱)遭受严重迫害。监狱总队命令:三个月必须“转化”孙建忠

孙建忠,家住唐山市丰润区祥和小区,在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后,孙建忠因为法轮功進北京上访和担当炼功点辅导员被丰润县公安局非法扣留一天一夜,后被拘禁在丰润镇塔湾村大队部五天五夜。2000年12月,孙建忠再次進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真善忍”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李老师清白”、“真善忍好”等口号,被天安门恶警非法抓捕后关押在郊县看守所,在寒冷的冬天被强迫脱光衣服,用毛巾蘸凉水擦湿全身受冻,恶警对所有被关大法弟子都施此酷刑。当时丰润县公安局主管副局长李春元和丰润镇610办公室头目王志存以去北京接人为名,向孙建忠家属勒索人民币1万元,其中6千元用于向北京公安人员行贿,其馀4千元下落不明。孙建忠从北京被押回后关在丰润县看守所,遭受18天迫害后被逼写下“保证书”,被迫交了6千元罚款并向塔湾大队交了5千元“保证金”才被放回。回家后塔湾大队派专人每天对他進行监视和骚扰。孙建忠经过几天理智的思考后认识到了向邪恶妥协的错误,毅然向丰润公安局写信声明所写“保证书”全部作废。

2001年1月孙建忠被丰润县公安局和丰润镇610强行绑架送進丰润镇小八里庄“洗脑班”進行迫害,遭受了多次辱骂和毒打,一天夜里洗脑班副校长石爱成酒后将孙建忠拉到办公室强迫他放弃修炼,遭孙建忠严词拒绝后恼羞成怒,兽性大发的石爱成用烧红了的炉钩子恶狠狠的烫在了孙建忠的脖子上,至今伤疤清晰可见。2001年7月在家人的努力营救下孙建忠被放回家。

2002年9月的一天,以丰润镇610李金虎为首的几名恶警和村干部闯進孙建忠家,欲对在家休息的孙建忠施行绑架,孙建忠的妻子为救丈夫挺身而出与恶警讲理,被恶警两记耳光打倒在地,将孙建忠再次绑架到小八里庄“洗脑班”强行洗脑。孙建忠不配合邪恶于当晚正念闯出“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

2002年12月孙建忠被丰润区公安分局一科的恶警齐连富诱捕。恶警用尽酷刑逼他说出资料点的下落,遭到拒绝后恶警用塑料袋套住他的头,并扎紧脖子处的袋口,使其因缺氧而窒息。恶警达不到目的又施毒刑,用铜线绑住他的十指,另一端接上手摇电话机对他施以惨无人道的电击酷刑,迫害持续三天三夜。随后将他关入丰润看守所继续迫害。为了抵制迫害,孙建忠绝食抗议,不屈不挠。

到2003年6月孙建忠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生命危在旦夕。为了逃避责任,不法人员让孙建忠的家属将其接回家中养病,并许诺决不再抓他,却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居住。可是不法人员出尔反尔,十几天后齐连富再次带人将孙建忠绑架回看守所進行迫害。孙建忠继续坚持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两次被送進安康医院被强行野蛮灌食,孙建忠抗议野蛮灌食却被绑在床上几天几夜不许翻身。劫持回看守所后,恶警和其指使的犯人对孙建忠進行了非人的残害:其中包括电棍电击、灌尿、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灌食不张嘴就把人放在椅子上,将两脚腕铐在椅子腿上,把两臂铐在椅子背后,用铁棍撬嘴时把两个嘴角全部撬裂,撬开嘴后,将去掉底的大塑料瓶插入他的口中,对其强行灌人尿。恶人真是惨无人道、毫无人性。最后七天七夜不让他睡觉,一闭眼即遭毒打。长时间的酷刑折磨致使孙建忠左半身麻木瘫痪、腿部严重受伤、精神发生错乱。不法人员怕出人命,恶徒齐连富叫孙建忠的家人将其接回家中调养,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

十三天后恶警又去家中抓人,遭到孙建忠家人的合力抵制不给开门,恶徒恼羞成怒,李春元、曾祥海率领几十名警察,手拿气割、铁锤、钢钎等作案工具,历经一个多小时凿开了孙建忠家的防盗门。恶人的凿门声传出几十米远,吸引了居民区内几百名围观群众,恶人们不顾大家的谴责,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干着违法的勾当。

孙建忠六十多岁的母亲扑在儿子身上抗议非法抓人,结果被恶警强行扔到一边,随后把孙建忠抬到楼下装進警车绑架至“唐山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内,孙建忠继续坚持绝食抗议非法抓捕,恶警狱医对他野蛮灌食,他坚决不予配合,为了省事恶警连每天灌食用的胃管都不给拔出来。2004年3月唐山市路北区法院非法判处孙建忠有期徒刑七年。在法庭上孙建忠高喊“法轮大法好”,宣判后他依法上诉,却遭非法驳回,2004年3月底被送至冀东第二监狱(南堡监狱)非法关押。

孙建忠被非法关押在南堡监狱二支队期间,二支队的教育科长等人逼迫他放弃信仰并要求他写出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遭到孙建忠的拒绝,并继续绝食抗议。在二支队绝食期间遭到两天一次的野蛮灌食。一个月后被转到四支队医院关押,灌食管仍然长期插在鼻孔内不予拔出,每天灌入大量菜汤兑水,但四支队队长郝某和专门管制法轮功的中队长耿某却欺骗大家说每天给他灌奶粉、鸡蛋和碎猪肝汤以保证他的“身体健康”。在四支队医院继续绝食半个月后孙建忠停止了绝食,这时郝某和耿某似乎看到了机会,每天对他進行三至四小时的所谓“谈心”,要他写出“三书”放弃修炼,孙建忠不为所动。恶警达不到目的就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不许和别人说话、下棋,从外地找来几个被转化者对他進行包夹。残酷的精神折磨丝毫未能动摇他对“真、善、忍”的坚定信念。他还经常向转化他的人讲真像,归正他们的思想。气急败坏的恶警作出了“不许家属探视,不许和家人通信”的违反《劳动改造中法》中“被监管人有被依法探视和通信的权利”的决定。

2005年6月,孙建忠被转送到五支队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到五支队后直接把他关押在严管中队,每天上午面对墙壁坐在小板凳上,不许随便挪动。下午和触犯狱规的严管犯人一起走队列、练操。因为监狱总队对五支队头目下达了三个月必须转化孙建忠的命令,所以五支队的教育科长黄、指导员李、严管队的队长谢等人不遗馀力的对他進行精神上的迫害和生活上的刁难。为了孤立他不让和另外十几名未转化的大法弟子接触,每个人单独关押,不许家人探视,不许和家人通信、通电话,不许用自己存在监狱中的钱购买食物,夏天不许每天洗澡,等等邪恶手段,目的是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

到目前为止,孙建忠仍然在南堡监狱中遭受着非人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1/110136.html

2005-04-13: 河北唐山大法弟子孙建忠被非法判重刑7年,关押在冀东监狱四支队三中队。因不放弃信仰,现正被四支队全天二十多人围攻,强制洗脑,家人探视不许接见,私自扣押信件,全部封锁一切信息,孙建忠近况如何令人担忧。

2005-04-12: 唐山丰润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董福存,男,40岁左右,丰润区国持营村人,现住21小区203楼3门302室,是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其人奸诈狡猾,伪善阴险,它亲自参与并指使它的手下恶徒们对大法弟子行凶、酷刑折磨、非法抄家、绑架、夜闯民宅、罚款、非法判劳教、判重刑、公报私仇、迫害大法弟子家属……罪恶滔天。

2003年,董福存及恶徒们将家住祥和小区的大法弟子孙建忠家防盗门割开,非法从家中将大法弟子孙建忠绑架到唐山看守所关押,判重刑7年(现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四支队三中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12/99433.html

2004-10-16: 在丰润区就有成百上千的大法弟子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判刑7年(如孙建忠、张学禹、张金路、安振杰等)。这一切都是在610恐怖组织的秘密实施下進行的,陈会良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丰润区祥和小区孙建忠(原区内环城公交车司机下组长),因不放弃修炼,多次被抓、被打,被巨额罚款约两万元,逼迫写保证书,先后送洗脑班、看守所遭受迫害。最为严重的是2001年12月,在丰润区高丽铺乡遭丰润区公安局科长齐连富、曾祥海等人非法绑架。受尽酷刑:手棍、电棍、手铐脚镣、手摇电话电击十个手指,直至烧焦。在丰润区看守所疯狂迫害期间,孙建忠绝食,它们就用铁棍撬牙,并指使犯人灌尿等。迫害得奄奄一息才放回家,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左半身麻木,不能站立、不能翻身,整个人都折磨得脱了相,在回家后,丰润区公安局派人24小时监视,不许出楼道口,回家仅十三天又被丰润区公安局局长李春源、科长曾祥海等几十人,用气焊切割开防盗门,野蛮的把孙建忠再次绑架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后被非法判刑7年,送河北省第一监狱四支队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16/86742.html

2004-05-17: 唐山大法弟子孙建忠于2004年4月15日被劫持進丰南南堡监狱,一开始孙建忠、张金路、张云平、安振杰、韩学禹他们五人被送四支队(据说四支队是严管队,强制洗脑,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几人被背铐、不许睡觉……

后安振杰分一支队,孙建忠、韩学禹分二支队,张金路、张云平分五支队。孙建忠为了抵制迫害一直绝食,由背铐改前铐,身体状况不好,人瘦得不像样了。后支持不住被送四支队医院住院,现仍在医院里,目前情况如何,未曾得知,恶警不许家属探望。

2004-05-03: 唐山大法弟子孙建忠、张云平、张金路、韩学禹、安振杰及廊坊大法弟子郭晓慧,因做大法真相资料,被唐山路北区法院非法判刑3—7年。唐山中院驳回上诉。现这几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唐山市南堡监狱,关小号迫害,恶警妄图强制“转化“。孙建忠已绝食抗议一个多月,生命受到极大危害。

2003-12-31: 自从99年7.20以后,唐山市公安局、610、唐山市路北区公安局、丰润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破坏大法资料点,多人被打死、打伤、打残,送入精神病院、劳教所、监狱、洗脑班……恶警们惯用的手段:抄家、上万元罚款、电棍、胶皮棒、坐铁椅子、上绳、上大床、手摇电话电击等……
   
2002年年底,有六名大法弟子:郭小慧、张云平、孙建忠、韩学宇、安振杰、张金路因做真像资料被唐山市路北区公安局、丰润区公安局联合抓捕,多处资料点被抄,复印机、电脑、汽车、摩托车、衣物、现金,全被洗劫一空,损失达几十万元以上。
   
在刑讯逼供中,大法弟子孙建忠被折磨得体无完肤、坐铁椅子,十个手指头缠上铜线,浇上凉水,接上电话,用手摇电话电击,手指被烧焦,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不停,痛苦不堪、上绳、电棍电击、野蛮灌食、注入精神病药物,指使犯人灌尿,致使孙建忠左半身麻木,生活不能自理,浑身青紫。
   
安振杰等四名大法弟子同样受到非人折磨,现在这六名大法弟子仍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被超期关押一年之久。路北区法院扬言要重判这六名大法弟子。2003年11月3日在没有通知其家属旁听的情况下,私自开庭审理,因这六名大法弟子拒绝在非法私庭上签字,才草草收场。

2003-12-24: 2003年11月3日路北分局非法开庭。和张金路一起被非法判刑的有郭晓慧、张云平、安振杰、韩学宇、孙建忠等大法弟子。这几位大法弟子拒绝非法审判,拒绝签字。法庭上恶警只好草草收场。这几位同修至今仍在唐山市第1看守所遭受迫害。

2003-12-21: 孙建忠,38岁,男,丰润人,2002年12月17日晚6点左右骑摩托车给丰润一大法弟子送资料在高丽铺附近被丰润区公安局非法抓捕,当时车上有大法真像资料三大书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1/62971.html

2003-12-21: 据市第一看守所内部消息,唐山市路北区法院、检察院、公安局、610办公室曾于11月3日秘密开庭非法审判张云平、郭小慧、张金路、韩学羽、孙建中、安振杰六位大法弟子。在法庭上,六位大法弟子正气凛然、全盘否定邪恶的审判。使审判没能進行下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1/63006.html

2003-01-09: 2002年12月20日丰润新区公安局非法绑架送资料的大法弟子孙建忠并对其施行酷刑折磨达三天三宿,随后破坏了唐山地区的大法资料点,在查抄资料点时,大法弟子韩雪宇和冯海娟因不配合邪恶的恶行当场遭到恶警的暴打,现在此三位大法弟子仍在被非法关押之中。

唐山 丰润区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19-07-10: 丰登坞派出所电话5541110
陈振东所长:13832986046
吴春鹏:13832980330 警号086180 (主要迫害参与者)
警号010033(姓名不详)
警号XF9090(姓名不详)

2019-07-08: 丰润拘留所:
电话:5192110
孔德会 所长 5192110 13832989672
刘学民 指导员 13831522168
于贵存 副所长 2534861 13931514231
许明林 副所长 2534861 13832984084
钱会权 主任科员 13832984056
蔺文军:丰润区国保大队大队长,办公室:0315-2534676,手机:13832982044(家住丰润城西小区)
蔺文军的父亲,蔺宝存:家住丰润镇老魏庄子。
岳父,蒋凡军:原丰润区政法委书记,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谋之一,家住丰润区城西静园东侧。
丰润区端明路派出所人员:
赵 民 所长0315-2534760 5118728、13832985978
刘维兵 指导员5170319、13832984487
马 余 副所长13832982187
艾维梅 副所长2534763 5131696、13832985536
郑连营 侦察员2534762、13832982209
周立双 科员5533816、18832987945
李洪然 科员3136376、15832585526
孟新峰 科员3224622、13832985827
郑春明 科员2534763、13832987952
崔志仁 科员13784620546
刘 涛 科员138329897
吕立军 科员13832989834
刘海涛 科员13832985825
李贺良 工勤18832989056
王 岩 协勤13832984441
蒋记业 协勤18832984889
张宝印 协勤18832984885
王 磊 协勤15932551023
韩 斌 协勤5123817、1393151025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5)

参与迫害唐山市丰润区大法弟子孙建忠部份恶警电话号码:

支队长:邸士金 手机 13323250669 宅0315-8310908
书 记:文英豪 手机 13703151379 宅0315-8310776
教育科长:
黄连胜(最邪恶) 手机13328250678 单位0315-8323083 宅0315-8320510
张启星 手机13703378208 0315-8501336
谢×× 宅0315-8317712

冀东监狱五支队支队长:曲广怀
书记:李某 电话:13933339489
科长:孙杰

河北省丰润区610主任陈会良 办0315-3081152 手13933338669
副主任何爱荣 手13503259108 宅0315-5129958

南堡监狱电话:0315 8515106
唐山市丰南南堡监狱四支队电话:0315—8515168

唐山市路北区检察院:3724171 路北区法院:2818664 院长办公室:2818531
路北区分局:2824452-8011(8051) 路北分局局长:2824452
主抓迫害法轮功的不法科长:许伯君 宅2834618 妻子:马淑华 住宅:乔屯楼14-3-502
恶警:高会强 第一看守所所长:刘浩 第一看守所电话2871523
邪恶副所长:么淑君(13832981250) 副科长:刘向红(13832981179民舍) 恶警:霍继霞
灌食恶警:陈正堂 丰润公安局一科:3126330 三科:3227566
主抓迫害法轮功的不法局长:李春原 科长:曾祥海 办公室主任:齐连富 丰润看守所灌食恶警:郑立军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