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广东 >> 湛江市 >> 陈少清, 女, 4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1-27: 广东湛江市女教师陈少清被迫害经历

陈少清,女,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大法弟子,一九七一年十二月出生,原是湛江市麻章区赤岭小学教师,为了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十五年来遭到中共恶党的种种迫害,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一二年,她被绑架、劳教、判刑、囚洗脑班,几乎年年被非法关押。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7/广东湛江市女教师陈少清被迫害经历-300762.html

2013-02-19: 广东湛江市女教师陈少清被迫害致残

广东省湛江市陈少清女士,原本是一名小学教师,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屡次被中共邪党恶徒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再次被湛江“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绑架折磨、枉判五年,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被灌药下肢瘫痪,留下残疾。

陈少清女士只是坚持用“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被中共邪党从一个身体健康、四肢健全的人迫害致残。恶警曾用石头夹住她的双脚,然后用手铐铐着长时间吊起来,使她的双脚肿胀,导致瘫痪。陈少清亲人饱受邪党株连迫害压力,丈夫因受不了这种打击,被迫与她离了婚。

陈少清女士陈述说:“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的生活过得很规律,有工作、有家庭、有自己的社交、有自己的信仰、有人生的目标,过着一个正常的生活。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为了自己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为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却遭到中共恶党迫害了十三年,我的生活环境被中共恶党破坏了,工作被开除,家庭被破裂,生活环境没着落,被强制迫害放弃自己的信仰。”

“在这十三年里,我曾经被中共恶党经常来家骚扰,拘留、关押洗脑班、劳教、非法判刑过。在洗脑班、劳教所、监狱那些邪恶的环境里,我遭受过的迫害手段有:长期精神折磨,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洗漱,二十四小时蹲着看、听洗脑光碟,双手长时间被手铐铐起在栏杆上,双脚被手铐铐在床上,冬天被用冷水泼在身上,甚至打、骂等等。”

在三水劳教所中受尽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陈少清女士在一条大街上被警察又一次绑架。第二天恶警就把她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受尽肉体和精神的折磨。

刚进三水妇教所,陈少清女士就被单独关押在劳教的医疗室里,由三个恶警和三个夹控日夜轮流监视迫害,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站也不准坐,昼夜二十四小时蹲在地上,蹲不好,两个“夹控”就把她的手架起来,压住脚,就在她身上捏,全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时还用肘使劲地捣她的背后。邪恶的狱警看到时说:“你就当我没看见。”恶警所长唐广莉还叫恶警用电棍吓唬她。白天逼迫看中共造谣的电视节目,深夜用耳机放大音量播放辱骂法轮功的见不得人的鬼话。当她困倦时,恶警就指使“夹控”用草扎她的鼻孔,或把她的上眼皮翻上去,贴在额头上。两个“夹控”有时把她架成大字形来折磨她,有时还用冷水从头泼下,衣服都被淋透了。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恶警改变迫害方法,把陈少清关到专门关押法轮功修炼者的大队,上午强迫劳役,下午强行洗脑,写什么思想汇报。陈少清不配合,恶警就叫三个“夹控”把她从二楼拖下楼,再拉到三百米远的教学楼,有一次拖到楼梯口,一把将她从楼上滚下一楼,头被撞了一个洞,脚被扭伤。

二零零四年三月,恶警因陈少清抵制洗脑,又一次把她关进“严管房”,陈少清又绝食抗议三十天,骨瘦如柴,双脚不会走路。恶警怕出人命,才把她转回到原来的班里去,与做厨房工的普教人员在一起,一天二十四小时由两个夹控轮流监控。白天其他人做工去了,两个夹控就留在班上监控她。

二零零五年二月,陈少清再次绝食抗议恶警对她无休止的迫害。绝食一百四十天,体重从一百斤降到七十多斤,只剩皮包骨头,双脚萎缩,生命危急。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当地六一零头目把她送回家。

在“法制学校”被关小号开水烫

陈少清回家后,邪恶的六一零头目经常到她家或她工作的地方骚扰她,甚至连她家人也无法安宁,每天都提心吊胆。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晚上八点左右,湛江市麻章区六一零邪恶头目孙康琼、尤兰英带领一大帮警察、几辆警车再次闯进陈少清家,以她还没写“转化书”为罪名,又一次强行绑架她,劫持到湛江市“法制学校”(强制洗脑班),把她单独关在一个不到二平方米的房间里,不准出入,房子只有一个铁门,一个铁窗,里面装着一个喇叭、一个监控器,吃、住、拉都在里面,每天那些所谓的“老师”、“校长”进行谈话或者放高音喇叭,对她进行精神折磨。有一次,陈少清敲门抗议无理迫害,“校长”王建军叫保安把她拖进黑房子里,这里没有窗口,装着喇叭、监控器,里面黑洞洞的。再有一次,陈少清敲门抗议放高音喇叭,被“校长”符少群重重一巴掌打到她的太阳穴上,陈少清当时晕倒在地上,符少群就把开水倒在地下烫醒她,头、身全部湿透,脸也变肿了,连饭都吃不了。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下,陈少清要靠双手扶着东西才能走动,湛江市六一零主任陈军怕陈少清家人知道她的情况,四月二十二日又匆匆把她劫持到广东省三水“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直至恶警见她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经医院检查她得了晚期肝癌,湛江市六一零主任陈军才于四月三十日将她放回家。

再次遭绑架,被迫害致残

回家后陈少清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超常使她身体在短时间内恢复健康。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七点钟,陈少清在租屋门口又遭绑架,多台电脑设备、钱物等被恶人洗劫一空。陈少清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第二看守所迫害,中共邪党人员长期不准亲人朋友探望。零九年五月,朋友去探望她时,陈少清是被别人背着来接见的。当时陈少清骨瘦如柴,非常虚弱,双眼紧闭,神志不清,不会说话,下肢蜷缩,不能动弹,生命垂危。

她每个月被限制只能花五、六十元买些日用品(其他人可以用一百五十到两百元)。有两个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她,不许她接触其他人。

陈少清女士说:“五年前(二零零八年七月),我被湛江市国安非法关进麻章区看守所,被湛江市洗脑班的头目符某某指使恶人打、骂我,把我压在水龙头下,打开开关,用水管子对着我的嘴灌自来水,被折磨到休克后恶人才停手;被强行灌食灌药,不知是什么药导致我双脚瘫痪。”

中共恶党还动用湛江市分局、法院、司法机关非法判陈少清女士五年,关进广东省女子监狱。当时陈少清女士已经被折磨成体重三十多公斤,双脚瘫痪的人,广东省女子监狱不但不按照规定拒收,还把她关进去继续迫害。

广东省女子监狱四监区是迫害坚持“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在这里,陈少清女士被天天关在小房间强制看洗脑光碟,诬蔑法轮功的书籍。中共怂恿的恶徒天天在她的双腿上用力压、拉等不同手段折磨,每天逼迫写所谓的“四书”,不写不让睡觉,长时间坐椅子,恶言攻击,直至被广东省司法医院鉴定,陈少清女士的脚是“双腿功能性障碍,腰椎间盘膨出,骨质增生”后,狱警对她的迫害才有所收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9/广东湛江市女教师陈少清被迫害致残-270194.html

2011-02-05: 广东湛江法轮功学员陈少清被迫害得无法行走

广东省湛江女法轮功学员陈少清,2008年奥运前被湛江“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绑架迫害,枉判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广州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陈少清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现已被监狱恶警恶徒折磨得骨瘦如柴,脸部浮肿,说不出话来,下肢瘫痪,无法行走。

恶警曾用石头夹住她的双脚,然后用手铐铐着长时间吊起来,使她的双脚肿胀,以致瘫痪。她每个月只能花五、六十元买些日用品(其他人可以用一百五十到两百元)。有两个刑事犯人24小时包夹她,不许她接触其他人。

坚强的陈少清曾传出话来:正告湛江“六一零”,是他们把我抓来这里,害的我成这样。为什么?我做好人错了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5/二零一一年二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5899.html

2011-01-09: 湛江市法轮功学员陈少青在广东省女子监狱受迫害

湛江市麻章区沙屯村法轮功学员陈少青正在广东省女子监狱遭受严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题为《在广东女子监狱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提到“一位茂名籍的法轮功学员,约三十多岁,是做老师的,其丈夫不堪邪党压力与之离婚。该法轮功学员现被关在小号,被迫害得非常厉害。她曾屡次被吊“飞机”、锁脖子等各种酷刑,现双脚已无法行走,脖子喉部受损,很艰难才能听到她发出的声音”。

据知情人证实,里面提到的“茂名籍的法轮功学员”其实是湛江市麻章区沙屯村法轮功学员陈少青,因信息封锁造成的误差。

关于陈少青被迫害的情况,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上的文章有详细报道,望海内外正义人士伸出援手,继续关注陈少青的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9/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34698.html

2010-04-10: 珠海市何志维十年来遭受的迫害

在三水妇教所,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都是在卑鄙下流的高压和酷刑下被迫写了什么所谓的“转化书”。有的被电棍电击,有的不肯踩师父法像,被手铐扣的伤痕累累,有的被用脏卫生巾塞进嘴里等等。一个叫陈少清的小学教师,因抗议恶警逼迫她踩师父的法像而绝食,她被通宵罚站十多天,在医务室陈少清被强行灌食,由于她拼命抗争,并告诉她们善恶有报,不要助纣为虐;看其他人不肯施暴,队长梁桂玲大发雷霆,赤膊上阵,操起针筒狠命往陈少清身上乱扎,顿时被扎的鲜血直流。这种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也不仅仅局限在三水妇教所,在被中共控制的所有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随处可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0/221295.html

2009-06-27: 广东湛江被迫害大法学员名单(部份)
广东省湛江市大法学员目前还正在遭受邪恶残酷迫害的,据不完全统计,仅知道有名有姓的如下:
1:李太文、男、42岁、湛江市霞山六中教师,2006年11月24日遭非法绑架关押看守所,2007年被非法重判7年在阳江劳教所至今未放人,饱受折磨。
2:吴海波、男、45岁,湛江市外加剂制药厂技术员,于2006年4月17日遭非法绑架送看守所至2007年强迫阳江劳教4年,至今未回,受到残酷迫害。
3:卓江山、男、34岁,于2006年11月遭绑架送广东吴川梅禄看守所至2007年3月乱判12年,强迫送至阳江劳教所酷刑折磨并打断手骨。
4:周建源、女、广东吴川梅禄人,于2006年遭非法绑架关看守所后乱判7年强迫送广东阳江劳教所,受尽折磨。
5:王家芳教授、女、广州人,于2005年12月遭非法绑架乱判6年强迫送阳江劳教所残酷迫害。
6:李珍娣、女、广东湛江赤坎人,2007年遭非法绑架麻章看守所至今进行灭绝人性摧残,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7:陈少清、女、小学教师2007年遭非法绑架麻章看守所至今,遭迫害身残,不能自理。
8:周阳东、男、24岁,2009年2月邪恶上门非法抄家,他在街边以修理电器为生,辛辛苦苦积累一万多元被抢走并强行抓送湛江市洗脑班迫害。
9:湛江郊区太平镇姓黄的一位学员,男20岁左右,在街边以理发为生,被邪恶拷打残废,家里一贫如洗,经济、肉体被残酷迫害。
10、湛江市遂溪县洋青镇杨再、陈旺财母子,杨再曾被湛江和遂溪610恶人多次迫害,曾被非法送三水劳教,2009年4月在中山市打工时再被绑架,租住的出租屋被抄,先被非法关押中山五桂山看守所,目前情况待进一步了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7/203500.html

2009-05-16: 广东湛江市大法弟子陈少清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女大法弟子陈少清,奥运前被绑架迫害,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前几天,朋友去探望她时,陈少清是被别人背着来接见的。陈少清骨瘦如柴,非常虚弱,双眼紧闭,神志不清,不会说话,下肢蜷缩,不能动弹,生命垂危。

在此之前,邪党人员一直不准亲人朋友探望。多年来,陈少清亲人饱受邪党株连迫害压力,丈夫因受不了这种打击,被迫与她离了婚。在亲人很少探视的情况下,邪恶之徒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

陈少清,原本是一名小学教师,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邪党迫害八年,屡次被邪党恶徒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陈少清在一条大街上被警察又一次绑架。第二天恶警就把她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受尽肉体和精神的折磨。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晚上8点左右,湛江市麻章区六一零邪恶头目孙康琼、尤兰英带领一大帮警察、几辆警车再次闯进陈少清家,以她还没写“转化书”为罪名,又一次强行绑架她,劫持到湛江市“法制学校”(洗脑班),把她单独关在一个不到2平方米的房间里,不准出入,房子只有一个铁门,一个铁窗,里面装着一个喇叭、一个监控器,吃、住、拉都在里面,每天那些所谓的“老师”、“校长”进行谈话或者放高音喇叭,对她进行精神折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使她瘦的皮包骨头。中共邪恶之徒见使尽花招都转化不了,又把她送到广东三水劳教所。在检查身体时发现严重乙肝、肝癌。恶徒们怕担责任才放回家。

回家后陈少清得以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超常使她身体在短时间内恢复健康。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七点钟,陈少清在租屋门口又遭绑架,多台电脑设备、钱物等被恶人洗劫一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6/201002.html

2008-09-27: 长沙沈玉霞在广东湛江市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沈玉霞,湖南省长沙市人,在广东湛江市做生意,于2008年8月12日在湛江市北桥市场自己的豆腐档,被“610”(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绑架,在8月27日家人被告知死亡。验尸时,发现沈玉霞全胸口呈黑色,全身遍体鳞伤,家属见后问医生,医生讲沈玉霞来到这里已经死亡。

沈玉霞丈夫于进南(大法弟子)已经被恶党人员劫持回湖南省非法关押迫害。沈玉霞有二个孩子,一个不满3岁。

湛江市大法弟子林石莲失踪,后来才得知被邪恶之徒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所谓的“法制学校”(强制洗脑班)。湛江市麻章区麻章第二小学老师邹秀琼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被恶警非法抄家,被劫持到湛江市洗脑班迫害。

2008年7月24日,湛江“六一零”散布湛江市霞山区法院开庭审判大法弟子的假消息,欺骗其他大法弟子去旁听,邪恶头目陈军就暗中跟踪偷拍大法弟子的相片。7月25日夜11时左右,赤坎区恶警非法强行围攻湛江市粮食局宿舍四楼,砸锁、撬门,抢走价值5、6万的各种器械和几千元现金等私人财物,绑架一位大法弟子(张仔)。7月26日早上7时左右,赤坎恶警又非法包围大法弟子陈少清的住处,强行绑架大法弟子陈少清,并抄家,抢走家里,更无人性地把家里的电风扇、被子、草席等一切生活用品搜刮一空。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27/186660.html

2008-09-24: 补充湛江大法弟子陈少清的情况

陈少清现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麻章第二看守所,陈少清于2008年7月26日被邪恶之徒绑架,于2008年9月4日10时被发出所谓的逮捕通知书。陈少清在非法关押期间以绝食进行抗议,陈少清严重受伤被恶人打得奄奄一息。

湛江大法弟子李真娣多次以绝食抗议麻章第一看守所的邪恶非法关押的迫害。

湛江市麻章第一看守所  0759-3301844,2705544
湛江市麻章第二看守所   0759—3300137,270614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4/186405.html

2008-07-31: 广东省湛江“六一零”的一连串卑鄙行为

2008年7月24日,广东省湛江“六一零”散布湛江市霞山区法院开庭审判大法弟子的假消息,欺骗其他大法弟子去旁听,邪恶头目陈军就暗中跟踪偷拍大法弟子的相片。当大法弟子发现后,想夺下其相机,并指责其图谋不轨的流氓行径时,陈军狡猾的逃走了。

2008年7月25日夜11时左右,赤坎恶警在没有任何证据、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强行围攻湛江市粮食局宿舍四楼,用强硬手段砸锁、撬门,抢走价值5、6万的各种器械和资料,还有几千元现金及一部新买女式摩托车。另外绑架一位大法弟子(张仔)。

7月26日早上7时左右,赤坎恶警又非法包围大法弟子陈少清的住处,即赤坎海平路,强行绑架大法弟子陈少清,并抄家抢走家里所有的电脑和打印机,更无人性地把家里的电风扇、被子、草席等一切生活用品搜刮一空。

7月26日下午5时左右,赤坎恶警又继续非法包围大法弟子李珍娣的住宅,即赤坎北云路23号,十几个恶警从后门闯入强行抄家。大法弟子李珍娣揭露恶警的卑鄙行为,并设法走脱。最后,恶警抢走2台电脑和所有打印机,并恐吓大法弟子的小女儿,让她打开其它房间,但邪恶的阴谋不得逞。

以上湛江“六一零”的一连串卑鄙行为,真正暴露了它的邪恶本质。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去向不明,详细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31/183131.html

2008-07-29: 经证实湛江大法弟子李真娣没有被绑架

7月25日早上7点半左右已经发现邪恶之徒已在周围监视,下午5点左右,他们开着几台警车包围李真娣的家,并闯进去,当时李真娣威严地指正610的邪恶行为,并边说边往外走,在恶人的眼底下顺利地走脱。

于7月24日在霞山法庭附近,李真娣制止610邪恶头目陈军对自身进行近距离的拍照。当时李真娣大声地呼叫:“大家快来看,这个人专拍女人照”引来众人的围观。这个疯狂的邪恶头目陈军怀恨在心,要进行报复。抄走李真娣家中的电脑等物品。

据说另一位弟子陈少清也被跟踪,8月26日下午后没有音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9/183030.html

2007-10-07: 广东湛江陈少清被迫害的经历

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的陈少清,原本是一名小学教师,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邪党迫害八年。

丈夫承受不了迫害被迫离婚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陈少清因为在当地公园炼功,被非法刑拘15天。同年十一月,她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刑拘15天。陈少清回家后,单位将她非法开除。

二零零零年三月,麻章区瑞云派出所警察李承觉(专门抓捕法轮功学员)和一位警察三更半夜闯进陈少清家,把她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只问她一句话,就把她关在麻章区看守所一年十个月。期间,丈夫因受不了这种打击,被迫与她离了婚。

两次被迫流离失所

陈少清从麻章看守所回家后,警察每天两次到家骚扰她,还吓唬她家人如果陈少清再去北京,就抓她家人去拘留,即使她去探亲,也要经过派出所的批准方可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陈少清被迫离开家到处流浪,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七月,陈少清在一间住宅里被不法警察强行绑架,她绝食抗议28天,骨瘦如柴,生命危急,恶警怕她死在那里,想推卸责任,就通知她家人背她回家。回家不到二个月,恶警又到她家去绑架她,她再次绝食抗议11天,口吐鲜血,恶警为了推卸责任,就叫她家人背回家。邪恶对她还是不罢休,背地里要劳教她,准备就去抓人。十月,她再次流离失所。

被非法劳教 三水劳教所中受尽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陈少清在一条大街上被警察又一次绑架。第二天恶警就把她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陈少清刚进三水妇教所,就被单独关押在劳教的医疗室里,由三个恶警和三个夹控日夜轮流监视迫害,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不准站也不准坐,昼夜24小时蹲在地上,蹲不好,两个夹控就把她的手架起来,压住脚,就在她身上捏,全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有时还用手肘使劲地捣她的背后。邪恶的恶警看到时说:“你就当我没看见。”

恶警所长唐广莉还叫恶警用电棍吓唬她。白天逼迫看电视,深夜用耳机放大音量播放辱骂法轮功的见不得人的鬼话。当她的眼睛困时,恶警就指使“夹控”用草扎她的鼻孔,或把她的上眼皮翻上去,贴在额头上。两个“夹控”有时把她架成大字形来折磨她,有时还用冷水从头泼下,衣服都被淋透了。

陈少清在这人间地狱里,受尽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恶警改变迫害方法,把陈少清关到专门关押法轮功修炼者的大队,上午强迫劳役,下午强行洗脑,写什么思想汇报。陈少清不配合,恶警就叫三个夹控把她从二楼拖下楼,再拉到300米远的教学楼,有一次拖到楼梯口,一把将她从楼上滚下一楼,头被撞了一个洞,脚被扭伤。

有一天晚上8点多钟,恶警把陈少清叫到“办公室”,说她传经文,叫她认罪,她问恶警:“我犯什么罪,就凭你手中拿的小本子:就说我犯罪,那么你就把你手中的小本子里的内容读给我听听。”恶警被问得无话可说,就叫两个夹控把她折腾了九个小时,罚她不准睡觉,坐小板凳,象这样的迫害手段,用在她身上是经常的事。

二零零四年三月,恶警因陈少清不配合,又一次把她关进“严管房”,陈少清又绝食抗议30天,骨瘦如柴,双脚不会走路。恶警怕出人命,才把她转回到原来的班里去,与做厨房工的普教人员在一起,一天24小时由两个夹控轮流监控。白天其他人做工去了,两个夹控就留在班上监控她。

恶警还变相地对她进行迫害,把个人卫生作为迫害的借口。在劳教所里不准女性留长头发,陈小清认为自己没有犯法,不是犯人,就坚持不剪,恶警就叫几个普教和夹控压住她来剪。还有每天在班上要排队查人数时,她不排,又叫普教把她抬到队伍去,按住她,点到她的名字,夹控就把她压倒在地下,说是点名就要下蹲,在这种无人性的迫害下,她只有大声叫:“警察指使犯人打法轮功学员。”她们才停止迫害。

二零零五年二月,陈少清再次绝食抗议恶警对她无休止的迫害。绝食140天,体重从100斤降到70多斤,只剩皮包骨头,双脚萎缩,生命危急。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当地六一零头目把她送回家。

陈少清回家后,邪恶的六一零头目经常到她家或她工作的地方骚扰她,甚至连她家人也无法安宁,每天都提心吊胆。

关小号开水烫 被迫害致肝癌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晚上8点左右,湛江市麻章区六一零邪恶头目孙康琼、尤兰英带领一大帮警察、几辆警车再次闯进陈少清家,以她还没写“转化书”为罪名,又一次强行绑架她,劫持到湛江市“法制学校”(洗脑班),把她单独关在一个不到2平方米的房间里,不准出入,房子只有一个铁门,一个铁窗,里面装着一个喇叭、一个监控器,吃、住、拉都在里面,每天那些所谓的“老师”、“校长”进行谈话或者放高音喇叭,对她进行精神折磨。

有一次,陈少清敲门抗议无理迫害,“校长”王建军叫保安把她拖进黑房子里,这里没有窗口,装着喇叭、监控器,里面黑洞洞的。再有一次,陈少清敲门抗议放高音喇叭,被“校长”符少群重重一巴掌打到她的太阳穴上,陈少清当时晕倒在地上,符少群就把开水倒在地下烫醒她,头、身全部湿透,脸也变肿了,连饭都吃不了。

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下,陈少清要靠双手扶着东西才能走动,湛江市六一零主任陈军怕陈少清家人知道她的情况,4月22日又匆匆把她劫持到广东省三水“法制教育所”继续迫害。直至恶警见她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经医院检查她得了晚期肝癌,湛江市六一零主任陈军才于4月30日将她放回家。

善良的人们啊,你们来看看,陈少清只是坚持她的信仰,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就遭到共产党这样的迫害。这是个什么社会啊?!公理何在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7/164086.html

2007-03-18: 广东湛江市洗脑班非法关押十多名大法学员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二十点左右,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六一零派出两辆车到陈少清家,不由分说就把陈少清绑架。

围观群众拉着陈少清,质问恶人:“为什么抓人?”邪党恶人却说:“这事与你无关”。恶人张扬:“因她不写‘转化书’,案未完结,随时可以抓人”。

陈少清母亲便上前拦着车门,被邪党人员打成重伤。陈少清现被非法关押在湛江市所谓的“法制学校”(洗脑班)强制洗脑班迫害。

湛江市所谓的“法制学校”非法关押陈少清、郑彩云、陈小霞、梁荣芳等十多名大法学员,进行强制洗脑迫害。

麻章区山墩村大法学员陈少清,几年来一直以来遭到邪党人员的迫害。零三年被湛江市邪恶非法绑架,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妇女劳教所,受尽非人的酷刑摧残,导致生命垂危,才通知家属接回家。回家后,麻章六一零恶人一直到她家骚扰,没有人身自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8/151019.html

2005-07-14: 被非法关押在广东三水劳教所里的陈少清,三年来受尽了邪恶非人的折磨,她坚定正念一次又一次地度过了难关,这次她又遭受迫害,已绝食了一个多月了,可能生命危在旦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4/106142.html

2002-10-06: 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大法弟子陈少清,2002年7.20期间被绑架,在洗脑班绝食30多天,生命垂危,610恶人怕承担责任,才让家人把她接回。经学法炼功,身体得到了康复。2002年9月某天,麻章区610恶人指使二十多名打手,把陈少清家包围,打烂门窗,强行入屋,把独自在家的陈少清再度绑架,现详情不明。望知情者提供线索,揭露邪恶。

2002-08-18: 广东湛江多处资料点被不法警察破坏
7月20日前一段时间,广东湛江有三个资料点被破坏,20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目前情况不明,望知情者提供详细的情况。另:陈少清,是一名教师,曾上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8个月,后流离失所一年多。2002年7.20前在一大法弟子家被警察绑架進洗脑班(在广丰糖厂内)。陈少清在洗脑班里绝食30多天,生命垂危,邪恶之徒才让家人把她带回家。该地区现有多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生活极为艰苦。

610凶犯:陈天右,钟康来
瑞云派出所犯罪恶警:叶景成 周飞如(音) 电话:2711770

湛江市联系资料(区号: 759)

2019-03-10:
坡头区国保队长李亚生手机:13318013168
2018-03-21: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消息:
一、湛江市赤坎区610头目黄祖华电话:1379099115313005622925;办公室:0759-3368422.
湛江市赤坎区政法委书记:骆华庆 手机:18922098333,办公室:07598208008
副书记:欧毅 手机:13822522908,办公室:07593201472,宅:07593105522
副书记:黄祖华 (赤坎区610主任)手机:13790991153, 办公室:07593368422, 宅:07593205663
副书记:张建福 (赤坎区维稳办主任)手机:13922099358, 办公室:07593201470
副书记:黄华民 (赤坎区综治办主任)手机:13828253783, 办公室:07593203635, 宅:07593205685
政工办主任:庞彩云 手机:13922087111, 办公室:07593337576
610副主任:容原庆 手机:13729188832, 办公室:07593337576, 宅:07593190078
维稳办副主任:李付军 手机:13828268253, 办公室:07593200685, 宅:07593369936
综治办副主任:谢水胜 手机:13178565070, 办公室:07593200685, 宅:07593325790
国安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梁瑜 手机:13729061399,办公室:07593368422
国安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陈理光 手机:13828280193
二、赤坎区公安局政委:王保祝 手机:13828268999, 办公室:07593361138
副局长:温聪 手机:13828207856, 办公室:07593221681, 宅:07592121000
副局长:蔡广传 手机:13802826777, 办公室:0759211607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