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2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 彭卫东(彭未冬), 男, 42

个人情况: 武汉卷烟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汉正街东富商城租住处
有关恶人: 武汉市硚口区利济街派出所恶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5-1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5-02: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黑社会手段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2011年4月20早上,武汉市11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从家中或单位绑架并抄家,一个共同特征是事发突然,无旁人在场。事隔多日,他们的家属仍未获得任何书面或口头通知告知其亲人下落,更不知绑架的原因。

家属分别找到社区、派出所等负责法轮功案件的相关单位,他们相互推诿,先是说24小时后会有正式通知,让家人回去等消息,第二天又推搪说3天后给答复,家人在不安中度日如年。唯一得知的是这次的突袭行动是经过市公安局国保处(一处)蓄意策划的结果,且和中共头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四月初到汉有关。

法轮功学员在转述这一消息时说:“又是‘一处’干的。”这个“一处”可不象它的名字那么简单。在政法系统中,它从1996年就开始参与对法轮功出版物的暗中调查、收缴、罚款,之后是监听、跟踪,派特务混入炼功群众中刺探“情报”,为中共镇压寻找借口。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它成了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打手,武汉市被非法重判的法轮功学员及跨区域案件,全是由“一处”绑架并罗织罪名;它还是行事最诡秘的机构之一,不穿制服、不出示证件、突然袭击、秘密行事,凡是经他们绑架的学员,家属都长时间得不到音讯。

这次被绑架的学员中,家住武昌的冯震已是第六次被“一处”绑架,曾遭冤狱7年。青山区的夏阳于2009年被“一处”绑架过一次,当时洪山区法院正开庭审理陈曼等多名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当天“一处”绑架了27位前去观看的学员。

特务机构?黑帮?

武汉市公安一处原名“政治保卫处”,下设9个中队。随中国加入WTO也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国内安全保卫大队(简称“国保大队”),因为他们着便衣,不穿制服,俗称“特务”。

它原址在江岸区青岛路1号,后搬迁至发展大道118号。这个特务机构大门口没有挂牌子,如果不是大门口有警车,根本就看不出来。

作为中共在60年专政统治下系统培养起来的产物,在历史上“一处”还有一个名字,叫“反革命处”,因为当局要打倒谁,就给他扣上个“反革命”的帽子,进行镇压。

“政治保卫处”在公安系统被排为第一处,就是因为它采用专业手段,在中共的各次运动中充当前锋。据知情人说,如果不是镇压法轮功,“一处”可能已经被取消了。为了通过迫害捞取政治资本,“一处”在对付法轮功时也特别卖力。讨得当局欢心后,“一处”一改这些年在注重经济发展中被冷落的处境,开始活跃起来,“招兵买马”添置先进设备,系统地对全市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电话监听、绑架、抄家、刑讯逼供和为劳教、判刑收集编撰证据。还参与中央电视台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造谣电视片的拍摄和其它媒体的各种诬陷、诽谤和造谣。成了活脱脱的黑社会组织。

跟踪、绑架、逼供

2004年1月11日,法轮功学员吴克燕在家中遭“一处”警察绑架,“一处”动用了10几辆警车,警察翻箱倒柜的抄家、拍照,从晚上9点一直到11点。警察说:“我们跟了你3个月。”

闵长春是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毕业生,瘦弱斯文,是众多法轮功修炼者中普通的一员。2002年7月17日,闵长春在某小区院门,被迎面走来的两个人按倒在水泥地上,随即又过来了5、6个人,对他拳打脚踢,将他的头踩在地上,使他手、肘、膝,脚、脸等处在水泥地上严重擦伤,几个月未痊愈,几年后还留有伤痕。全身多处被打的青紫淤血,手臂严重扭伤。后来得知,殴打闵长春的人是“一处”一科的黄海喆、张宁、刘华、康宝等人。

这群暴徒将闵长春铐上手铐塞进一“的士”车里,劫持到附近一派出所,其头目邱汉华(队长)来看了一下,蒙住闵长春的头,又将其劫持到江汉区姑嫂树的“武汉市公安局大案要案审讯室”,用两副手铐把闵长春铐在专设的钢管上,只让穿一条短裤坐在水泥墩上,几天日夜不让睡觉,轮番审讯。其间,以队长戴忠维为首的警察,用铁管包上报纸、书殴打闵长春,黄海喆用开水烫闵长春的腿。这次闵长春被判刑4年,在监狱被群殴致生命垂危。

恶梦没有完结。2007年8月22日,骑着助动车的闵长春被一辆突驶过来的白色轿车撞倒在地,从轿车下来几个人将闵长春打伤,然后绑架到市公安局。这帮歹徒抢走了闵长春的随身背包、物品(有手机、银行卡、电子书、工作用的激光测距仪等),并将闵长春所骑助动车遗弃路边,致使丢失。

来者事先没有表明身份、出示证件。在市公安局,闵长春才被告知绑架他的又是“一处”的警察。

闵长春第一次被绑架的隔天,市检察院有两个人来见闵长春时说:“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警察打人,前来调查。”原来是小区内的善良民众看到暴徒殴打闵长春,确实太狠毒了,打了举报电话。

谁敛财?

在国内群体事件和上访的人群中,处处有一处忙于所谓“维稳”的身影。一处在用维稳经费装扮自己的同时,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掠夺。他们在这场迫害中双重受益。

2006 年10月26日,“一处”伙同硚口分局、汉中街派出所共计8名便衣闯进汉正街小江的家,强行绑架了小江的家属胡国平,并抄走家里价值2万多元的财产和价值 16万元的小车,没有出具任何证明,完全不顾小江的家里有70多岁的老母瘫痪在轮椅上和家里的2个小孩需要抚养。

武汉卷烟厂的职工彭卫东因为修炼法轮功,身份证一直被公安扣压,彭就借用工友华某的身份证在银行存入2.3万元的工资积蓄。2001年3月彭从存折中取出1万元后,仍交给华某保管。几天之后,彭被“一处”绑架。当日深夜,警察在没有搜查证和第三方见证人的情况下,闯入了彭的住所,抄走了1万元现金和其它财物。这还不算,因为“一处”一直在暗中监视跟踪彭,所以他们又到工厂找到华某,以开除公职为要挟,逼迫华某交出了存折和密码。而按照法律,只有法院才能下法律文书判决封存或划取银行账号的现金。

2003年之后,彭卫东和家人多次向“一处”索要自己的工资存款,但他们一直不予理会。2005年6月,彭向市公安局信访办反映“一处”违法行为。“一处”为了应付信访办的督办,就编造了一份长达40页的虚假材料,重新伪造了搜查证、物品扣压单,并虚构了搜查见证人。但这份材料只让彭看了3页,而且是隔着一张桌子、上下遮着看了几眼,更不让复印。

2005年7月全国公安系统搞“公安局长大接访”活动,彭向市公安局的一名副局长反映此事。副局长当时批示市公安局纪委调查,局纪委也郑重表示一定认真核实。但不久,又将此事转给了“一处”。彭无奈地说:“由被告来裁决,结果可想而知。”

法轮功学员在被绑架抄家中被劫走现金、存折、电脑、打印机、复印机、首饰、车辆等贵重物品,已是家常便饭。据法轮功学员介绍,几乎每人都被勒索5000至几万元不等的金额“一处”才肯放人。“一处”赚的脑满肠肥,二大队长徐生铨却在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等喉舌媒体诽谤、污蔑法轮功创始人敛财。

据网上披露的消息,徐生铨当时是法轮功书籍调查的主要负责人,他嗅到这是一次能够名利双收的机会,安排自己亲信把持调查,从中渔利。因为当初的出版合同在中国广电出版社手上,他们知道这本书销量好,不愿放弃,一直在私下里印刷这本书。徐生铨非常清楚这些出版物的来龙去脉,资金流向,但他一直不提中国广电出版社这个事,却将这些资金算在法轮功创始人身上。

伪造证据

已在国际上披露并获得多方证实的消息,在最早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决中,收集的“证据”也是由“一处”伪造后给检察院、法院,并在媒体上造谣播放的。这种伪造一直延续到现在。

2008年元月初五,武昌陈曼因给法轮功学员的子女开办英语补习班被“一处”绑架,生活自理困难的母亲说:“女儿失踪3个月,音讯全无,死活不知。2008年5月我们才收到逮捕书。”为了配合江岸区“610”重判陈曼(这次被判8年),“一处”编造了陈曼于2007年被非法劳教1年的证据。被律师戳穿后,“一处”又重新编撰新的证据,更改起诉内容,致使作为检控方的洪山区检察院的两次起诉文件竟使用同一个批号。

有时“一处”甚至连证据都懒得编造,就直接投入劳教所。

第二次被绑架时,“一处”的警察给闵长春宣读了劳教一年半的通知,说闵长春“破坏法律实施”,却无任何事实依据。闵长春问他们:“我一直在正常上班、工作,你们为什么无故打人、抓人、判刑?”他们只说:“你心里清楚”,没有给任何法律文书。

27岁的武汉市蔬菜科学研究所职工高云辉,2000年12月去天安门打横幅并拍了照。“一处”于2001年3月29日将他抓捕,非法劳教一年半,劳教书上写的是“因进京打横幅及拍照。”

判重刑

早在1999年4月25日之后,“一处”就在上级的指使下,秘密展开有关出版法轮功书籍的武汉“5.14”案和“6.14”案等的调查、收缴、抓捕和审讯活动。

徐祥兰是法轮功辅导站武汉总站站长。1999年7月22日,“一处”处长杜望中亲自带队将徐祥兰夫妇绑架。2000年1月6日,武汉市中级法院开庭,以“莫须有”罪名分别判处徐祥兰夫妇8年和6年监禁,没收了王汉生私有企业的所有财产。这是继北京李昌、王治文等原法轮大法学会成员被非法判刑之后全国第二起,也是湖北省和武汉市第一起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案件。

继此之后,“一处”就开始疯狂的抓人、判刑之旅。

法轮功学员徐建君、谢凤翼、刘水生、余钢海,于2003年3月被武汉市“六一零”和“一处”绑架。徐建君被判13年,65岁的谢凤翼被判8年,56岁的刘水生被判8年,60岁的余钢海被判9年。当事人全然不顾及这几位老人年岁已高。

由于“一处”行事诡秘,在明慧上收集到的仅有四、五十个学员被迫害的案例,而且绝大多数只有“一处”“参与绑架”等寥寥数语。但据法轮功学员透露,“一处”实际参与绑架的案例数以百计,而且参与程度、迫害手段远比曝光出来的严重的多。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黑社会手段-239957.html
2009-04-13: 武汉大法弟子彭卫东被迫害情况
彭卫东于三月二十五日上午在汉正街上,被武汉市公安局六处、一处跟踪绑架,并非法搜身殴打,打掉了彭的一颗下牙。还非法搜查,抄了汉正街一个住户家,抓走了房东。彭卫东后来被转到硚口区公安分局一科,一科当天将彭非法关押在额头湾洗脑班,在洗脑班彭卫东遭到残酷迫害,被吊铐、殴打。致使彭的满口牙齿松动,全身疼痛,从四月二日上午开始不能吃东西,现在瘦得皮包骨,已奄奄一息,一科也不送彭去医院,强逼彭卫东的家人写了一份甚么“不炼功,随叫随到”的保证书,才于四月八日交给家人看护,企图如果彭好转就继续迫害,如果被迫害死了,就推卸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3/198857.html

2009-04-09: 2009-04-09: 武汉市恶警绑架迫害孔庆兰、彭卫东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610、硚口区公安局一科伙同利济街派出所恶警杨志等人,经过长期布控、蹲坑等流氓手段,绑架流离失所近两年的大法弟子彭卫东。三月二十五日下午,利济派出所恶警多次到孔庆兰家中查户口,彭租住在孔庆兰的另一处堆货的房子里,门上有孔庆兰的联系号码。下午恶警摸到东富商城五楼,开不了门。他们佯装有人要提货,把孔庆兰骗到五楼堆货处,冲入房间,绑架了彭卫东彭卫东沿途高喊“法轮大法好”。
恶人们采用的手段是把彭卫东的登记像片放在有人执守的公话亭中,还把像片拿到汉正街各社区居民中辨认,问居民看到过照片中的人吗?他是法轮功的“宣传份子”,如看见告诉居委会。

孔庆兰、彭卫东两家家属得到消息后到处打听、寻找,可恶的是当孔庆兰的婆婆、侄女到硚口区公安局一科要人、询问下落时,一科的金志平、陈新忠、张小桃等不文明接待,还推搡人、打人骂人。彭卫东的哥哥找到金志平问他弟弟的下落时,金志平骗他在汉阳二看守所、市国安等地,他哥哥赶到几个地方都查无此人。

孔庆兰,女,三十多岁,九九年后开始炼法轮功,家中有一个正要高考的女儿,丈夫在家不管事,家中还有一个年岁大的婆婆,公公去年过世,孔庆兰是家中的顶梁柱。四月四日家属接到通知,孔庆兰被非法关押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

彭卫东,男,四十二岁,瘦长,白净。原武汉市卷烟厂工作,住居在硚口区宝丰街站邻村社区。1999年7月20日大法被迫害后,多次被绑架、关押,2001年3月至2003年3月非法关押在何湾劳教所,之后恶人又把他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他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脱了人形才被放回。2007年6月,硚口区公安局一科金志平、周德胜一伙在他住处绑架他时,错把其哥绑架,彭卫东走脱。七十多岁的母亲也被他们非法绑架到洗脑班,数小时后才送回,老人家受到极大的惊吓。他家中长期被监控,家属长期被监视。彭卫东流离失所至今,恶警不放过他,这次又被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关押迫害。(他哥已到额头湾去见过彭卫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9/198657.html

2009-03-28: 武汉大法弟子彭卫东等被非法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利济街派出所恶警程汉桥,带人跟踪大法弟子孔玉兰到汉正街东富商城彭卫东租住处,彭卫东、孔玉兰二人被恶警非法绑架,现下落不明。

硚口区一名大法学员曹某某,女,五十多岁,二零零三年开始修炼大法,已失踪一个多月,请知情人提供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8/197869.html

2009-04-06: 武汉大法弟子彭卫东被绑架
据知情者透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武汉大法弟子彭卫东是被武汉市国安绑架,目前可能被秘密关押在额头湾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6/198445.html

2009-04-03: 武汉大法弟子彭卫东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彭卫东是被武汉市国安绑架,目前可能被秘密关押在汤逊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3/198309.html

2009-03-29: 武汉大法弟子彭卫东被绑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利济街派出所恶警带人跟踪孔玉兰到汉正街东富商城彭卫东租住处,把彭卫东绑架走,现下落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9/197960.html

2007-07-09: 发生在武汉市硚口区宝丰街的绑架案
六月二十二日下午,武汉市市民彭某骑车到硚口宝丰街站邻村30号楼看望母亲和弟弟。彭某将自行车停靠在墙边,然后上五楼母亲家。过了一会儿,彭某下楼时,见有两辆的士将他的自行车围堵在墙边。当彭某弯腰开车锁时,突然从四周和的士车内冲出来六个不明身份的歹徒,不由分说,采用暴力绑架了彭某,并将彭某塞進小车内。

光天化日下绑匪竟然如此嚣张,令四邻目瞪口呆。汽车开到硚口公安分局,原来这帮绑匪是硚口公安国保大队的,奉命秘密绑架彭某的弟弟-法轮功学员彭卫东,误绑了其兄长。

当彭母听到声响下楼时,又上来两个五大三粗的歹徒,竟然毫无人性的将七十四岁的瘦弱老人两边一夹,塞進另一辆小车(不是警车),恶警队长周德胜叫人强行抢走了彭母脖子上的房门钥匙。然后将彭母劫持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硚口区专门用于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机构。将这位老人从下午四点一直关到凌晨一点。非法拘留达九个小时,至今没有一个说法。

恶警抢走钥匙后,冲上五楼,开锁闯進空无一人的彭家,几个强盗在没有主人的私室内乱搜、乱翻、摄像后,还守候在彭家,妄图等彭卫东回家将其绑架,直到凌晨一点才败兴而撤。

事后,彭母惊魂未定的回忆:“他们真的和绑匪一样。我患有高血压、脑梗塞,每天要定时吃药,却被他们关了半天。”七十四岁老人受此惊吓,现在见生人就躲。恶警仍不罢休,至今彭的家人被跟踪、监视,电话遭窃听,妄图达到绑架彭卫东的目的。

彭卫东大学毕业,原在武汉卷烟厂工作,只为修炼法轮功被单位非法开除,并多次遭关押。曾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又被非法关押在额头湾洗脑班,受尽酷刑折磨,直至四十多天不能進食,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硚口区政法委害怕人死在洗脑班,才让家人抬走。

今天,彭卫东又被逼得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作为一名遵纪守法,道德高尚的公民,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就被逼得走投无路。彭卫东事件仅仅是千千万万个遭此厄运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例。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正在中国发生着,仅上月底本月初的近半月之内,武汉市就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无故抓捕。

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在上述绑架彭母、彭某的过程中,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也未出示警官证表明身份,不着警服,开的车全部是民用车。当他们认定彭卫东(实际是其兄)上五楼進家门之后,他们并不是上门当着家人出示证件带人,而是等其下楼走在大街上才实施绑架。他们自知违法,才采用这种黑社会的恐怖手段,这样,即使路人看见,也会以为是私家纠纷而不愿过问。显然,这是早有预谋的秘密绑架。整个绑架计划周密,手法娴熟。下面两个例子也表明这种黑社会绑架手段在被整个邪党政法机关经常使用,已成为“执法”常态。

例一.三个月前的三月二十一日,家住江岸区花桥花北三村的法轮功学员张伟杰,在上班途中失踪。经家人二十多天的到各政府部门苦苦寻找,打市长电话等,才知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而且家人要求见亲人的面,也被抓去遭威胁恐吓。至今张仍被非法关押。这种显然违法的流氓行为不但政府部门无人过问,反而帮着推脱隐瞒,或唯恐避之不及,任由市公安局无法无天。

例二. 二零零四年三月,还是这个硚口分局,任该分局一科科长的恶人金志平带国保大队将法轮功学员黄曌、刘宁从其租住处秘密绑架,非法抄家,并且不通知家人。黄曌被带到硚口分局内,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恶警活活打死,行恶者还封锁消息,不通知家人。另一名被绑架者刘宁侥幸跑出告知黄曌父母说,黄曌已被硚口分局绑架,此时他们都不知黄已去世。黄父马上向分局一科金志平要人,金大吃一惊问:“你怎么知道黄曌在分局?”实在瞒不住了,又欺骗黄父说,黄曌现在很好,但此时黄曌已去世几天了。过了半个月,硚口分局实在瞒不过去了,方通知黄家:黄曌已死,并诬陷黄是自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9/158531.html

2007-06-24: 武汉硚口国保恶警欲绑架大法弟子彭卫东
2007年6月22日下午,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像黑社会土匪一样,错将大法弟子彭卫东的哥哥(常人)当作彭卫东强行绑架進警车。望武汉大法弟子加强正念,彻底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让邪恶之徒立即遭报。
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4/157511.html

2005-09-17: 武汉卷烟厂的职工彭卫东因为修炼法轮功,身份证一直被公安非法扣压,彭就借用同厂工友华某的身份证在银行存入二万三千元的工资积蓄。2001年3月彭从这存折中取出一万元(存折中还剩馀一万三千元)后,仍交给工友华某保管。几天之后,彭就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以前叫政治保卫处)在路上绑架了。当日深夜,公安在没有搜查证和第三方见证人的情况下,非法闯入了彭的住所,抄走了那一万元现金和其它财物,也没有打任何收条。这一行径与土匪的打家劫舍应没有甚么区别?!唯一不同之处是他们的身份不同,打着“执法“的幌子而更显明火执仗。这还不算,因为公安局国保处一直在暗中监视跟踪彭,所以他们又到工厂找到工友华某,并与武汉卷烟厂相勾结,采用各种手段威逼,威胁华某如果不交出替彭卫东保管的财物,就以“私通法轮功”的名义开除等等,高压之下华某被迫交出存折。按照法律,只有法院才能下法律文书判决封存或划取银行账号的现金。但是这些惯于巧取豪夺的国安们有的是办法,表明他们对此早已轻车熟路,他们将华某非法带到银行,威逼华某说出密码,取光了存折中的一万三千元。

2003年之后,彭卫东和家人多次向公安国保处索要自己的工资存款,但那些人一直以种种理由赖着不还,有时根本就不予理会。2005年6月新的《信访条例》颁布之后,彭向武汉市公安局信访办反映市公安局国保处非法抄家,劫走财物,不打扣压清单的违法行为。国保处为了应付局信访办的督办,就虚构罪名,歪曲事实,编造了一份长达40页的虚假材料,重新伪造了搜查证,物品扣压单的复印件,并虚构了搜查见证人,企图给他们的抢劫披上合法的外衣。但这份40页的材料因为见不得人,只给彭本人看了三页,而且是隔着一张桌子双手捏在手里,上下遮着看了几眼,不让多看,也不让复印,足见其造假心虚。公安国安的智慧都被用于如何掩盖自己和同行的罪恶,这就是拿百姓的纳税钱“保卫国家、人民安全”的公安国安的行径。

2005年7月全国公安系统搞所谓“公安局长大接访”活动,彭向市公安局的一名副局长反映此事。副局长当时批示市公安局纪委调查,局纪委也郑重表示一定认真调查核实。但不久,又将此事转给了弄虚作假的市局国保处调查处理;转了一圈又回到被告手中。而由被告来裁决案子,结果可想而知。这就是目前大造声势的“公安局长大接访”的普遍现状;许多访民带着多年积怨,满怀冤屈而来。却依然带着委屈失望而归。只是被再耍弄一回。热热闹闹走过场,说一套做一套,糊弄老百姓。当然也使许多访民明白了:指望这个党想改良甚么,改善甚么,几乎就是痴人说梦,因为流氓就是流氓,要想从强盗土匪抢来的财物中希望他们发善心归还一点点属于自己的东西,无异是与虎谋皮。而整个过程中也充分显现了共产恶党“邪、抢、骗、斗、痞”的邪恶基因,同时也显露了恶党不惜一切代价做假行恶,表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专门欺压人民,鱼肉百姓的流氓本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7/110588.html

2003-04-16: 武汉大法弟子彭卫东于2001年3月非法劳教二年,期满后,又被直接送往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继续迫害。彭卫东与另一名大法弟子徐金荣为抗议邪恶迫害现已绝食40多天,生命危在旦夕。恶警为封锁消息,不让家属接见。在那里,邪恶之徒收买下岗职工或犹大充当打手,对那里的大法弟子残酷迫害。邪恶硚口区司法局副局长朱静曾扬言要打手们放开手脚干。许多被劫持的大法学员大多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及肉体上的迫害,有的甚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彭卫东,男,33岁,武汉卷烟厂职工,(被非法劳教期间已被该厂非法开除),于2001年3月上旬因做大法资料被恶警抓走,后判劳教2年送何湾劳教所。在这期间他坚修大法,受邪恶的折磨,也没屈服。2003年3月8日非法劳教期满后被武汉市桥口区宝丰街派出所接出直接送桥口区洗脑班强行洗脑,逼写“三书”,在遭彭卫东拒绝后,洗脑班歹徒对其残酷折磨,把他吊起来倒挂,拳头巴掌是家常便饭。他至今仍被残酷地折磨。
湖北省武汉市桥口区洗脑班电话号码:027-83253549,责任人:李为

2003-02-15: 法轮功学员彭未冬肚子泻要上厕所,才斌就是不准去,就是要让学员拉在裤子里,这还不算,还有卑鄙的,学员换衣服要向打手喊报告,用手抓痒要喊报告,眼睛不能到处望,眼睛不能闭上,如果有学员闭上眼睛,就说是背经文,被恶狠狠地毒打一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6/44605.html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8-11-19:武汉市公安局:
局长李义龙
电话:027-85396507
指挥中心:027-85396280
国保支队:027-85395240
政治部主任徐精华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国保处:
电话:027-85393569
值班电话:027-85393500、027-85393600
处长刘南华027-85395240、027-85393567
副处长焦健027-85393567
中队长蔡恒027-85393569、13971015811
黄晓喆027-85393569
吴志国027-85393569、13871034683
张宁027-85393569
袁泉027-85393569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东西湖大道舵落口大市场内
乘公交741、737、621、560、505、222到舵落口大市场下车,或者坐轻轨到额头湾下车
电话:027-85395040、83899479、83899950、83899747、83230973、61675700(投诉电话)
所长姚卫平13006365985 所长张文化13871031338 涂小红 15337261756
18971637787

武汉市委政法委:
书记曹裕江
综治办主任周滨
维稳办主任邹耘
防范办主任殷玉梅027-85481689
防范办副主任陈仕国027-87403060

湖北省政法委:027-87237073、027-87232446、027-87824302
湖北省防范办(610):027-87233234、027-87233496、027-87133820、办027-87133985


2018-11-03: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
电话:027-83781888
局长张晓红
政委胡曙光
政治处主任张涛
副局长:高明德、姚昕、杨斌、王洪涛、吴万桥、胡宏洲
武汉市硚口区汉中派出所:
地址:武汉市硚口区长堤街,邮编46003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2009-03-29:
利济街派出所电话 027-85363043
辖区警察程汉桥电话 62865571
辖区警察刘忠召电话 1387134088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