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大渡口区 >> 刘亚林, 男, 64

个人情况: 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重庆市大渡口区锁口丘27栋84号
拘留时间: 99年7月下旬
有关恶人: 重庆市永川监狱监区医院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9-27
家庭成员: 儿女: 刘春梅 刘佳丽
夫妻/父母: 王召玉 刘亚林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04:遭劳教、判刑、酷刑折磨 重庆刘亚林控告江泽民
现年68岁的刘亚林于2015年6月17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被劳教、判刑,遭酷刑、奴工迫害。刘亚林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刘亚林叙述遭迫害事实:

1999年10月,我因修炼法轮功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大渡口区看守所15天。

2000年6月,我去北京上访,信访办人员通知重庆驻京办事处,于7月1日将我劫持到永川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到期后又被劫持到永川强制戒毒所继续关押10天,接着我被劫持到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我两次被非法加期共8个月,到期后再被转入另一中队迫害,超期关押6天,身体实在不行了,劳教所才通知单位出面接人,至今没有给本人任何释放证明书。

在西山坪劳教所一年零八个月的迫害中,我曾被施以强制灌食迫害,继而使6颗牙齿松动、脱落。迫害期间,在长期吃不饱,饥饿状态下还要强迫无偿劳动,超体能训练,站立弯腰,警棍暴打,拳打脚踢等等身体迫害,并被剥夺睡眠等。

2005年10月,我被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抄家,并被非法拘留10天。

2007年6月1日,我又一次被非法抄家,被关押在大渡口看守所近一年,后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在永川监狱被强迫干繁重的奴工——抬煤炭,导致血压一直居高不下(已超过230mmHg),并且引起心衰、脑血栓症状,视力模糊、头晕乏力、四肢麻木、哮喘,连走路都需要人搀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4/遭劳教、判刑、酷刑折磨-重庆刘亚林控告江泽民-315183.html

2011-07-13: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陈咏梅、陈廷芬等被“610”迫害
重庆市大渡口区法轮功学员陈咏梅、陈廷芬、刘亚林,遭到“610”恶人数次上门骚扰,强迫签字。九龙坡区法轮功学员陈红也遭绑架到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非法关押15天,强行洗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3/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3790.html

2010-11-29: 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2010-04-12: 重庆九龙坡区马王村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3月29日,中共邪党重庆市九龙坡区法院非法判处马王五村法轮功学员刘世英(女、60多岁)八年、唐万秀(女、60多岁)五年、马王四村法轮功学员李洪容(女、80多岁)三年(监外执行)。

据知情的同修说,当地(属于原重庆大渡口)为迫害严重地区。从1999年7.20以来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几十人,其中2000年何海欧被非法判刑10 年、2000年何坤良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2010年3月被非法劳教二年)、2000年陈奇被非法判刑12年、2001年王荣被非法判刑7年、 2007年刘亚林被非法判刑5年(曾先后被拘留和劳教过)、2009年馀洁蓉被非法劳教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2/221389.html#10411231417-1

2009-12-27: 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后,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派出所一直参与迫害,长年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关押,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带来极大的痛苦。现将大渡口区公安派出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提供如下:
一、新山村派出所的犯罪事实
......
3、非法扣押法轮功学员刘亚林

刘亚林,法轮功学员,为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退休职工,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锁口丘,六十多岁。刘亚林一家非常和睦,夫妇俩与三个美丽的女儿正直、善良,深得同事朋友和街坊邻居的喜爱。因为不背叛自己的良心和坚持信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刘亚林被恶警强行扣押在大渡口区体育宾馆七天。回家后刘亚林随即在户外炼功,又被新山村派出所非法关押三天后放回。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7/215154.html

2009-12-07: 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图)
自九九年七月以来,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一直紧跟邪党政策,甘愿充当中共打手,迫害善良民众,多次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事件当事人、知情人進行恐吓、绑架、非法关押、非法抄家、刑讯逼供以及非法劳教。现将大渡口区公安分局的纍纍罪行公布于众。

一、多次绑架、非法劳教刘亚林一家

年已六旬的法轮功学员刘亚林,为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退休职工,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锁口丘,六十多岁。因为不背叛自己的良心和坚持信仰,刘亚林及三个女儿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

二零零零年八月初,刘亚林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法西斯集中营——西山坪劳教所饱受毒打和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月,刘亚林小女儿刘佳丽被非法劳改三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四日,刘亚林、刘春梅父女俩被大渡口国保支队恶警从家中绑架到大渡口区戒毒所迫害,同时抄走了他们许多私人财产。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上午约九、十点钟,法轮功学员刘亚林、王召玉夫妇出门买菜,被大渡口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华勇、王光林、刘光静、符刚等十几个人强行绑架、抄家。为掩人耳目,整个绑架过程所有恶警都身着便衣,车辆也全部为地方牌照。六月九日,刘亚林从渝北区洗脑班被转到大渡口区看守所。

二、绑架、刑讯逼供刘范钦、高婕、李彰琼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刘范钦(女,五十七岁,家住北碚区,是重庆光学仪器厂工人)、高婕(女,四十多岁,是重庆合川区云门镇双碾完小教师)和李彰琼(女,六十多岁,家住重庆江北区新建东路,退休工人),一同被重庆大渡口区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大渡口看守所。在绑架的同时,大渡口公安分局抢走了刘范钦、高婕和李彰琼的生活费一万多元,抢走了手提式电脑一台、台式电脑一台、刻录机一台、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和光碟若干,还抢走衣物等东西。

刘范钦被劫持时身体完全健康。六月二十九日,大渡口区公安分局恶警用车把刘范钦拉去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進到一房间里就立即将刘范钦双手反铐吊在了铁窗上,严刑逼供,突出的窗沿顶着刘范钦的腰,迫使脊柱一直弯曲着。恶警华某(大渡口区公安分局主任)和国保支队长文方红现场负责。另有恶警李轲、黄小月(女)、胡斌、谭旭等多人参与迫害,分班轮流折磨刘范钦。不准大小便,不准打瞌睡,不准吃饭喝水,吊铐折磨了三十多个小时才放下来。

从此,刘范钦双手臂完全失去了知觉和一切劳动能力,只能耷拉着双手,生活不能自理。经重医、西南医院、重庆市骨科医院等五家大医院诊断,确诊为:双肩及手臂神经严重损伤,韧带严重拉伤,造成肩关节逐渐脱位。经大渡口看守所狱医治疗一段时间没有效果,至今没有好转,生活不能自理。而且,法轮功学员刘范钦在身体已被严重摧残的情况下,还被大渡口法院秘密判刑九年,多次送永川女监狱都因她身体检查不合格而拒收。过了一年后,恶警不知用了甚么勾当将刘范钦送入了重庆市女子监狱(已从永川搬到九龙坡区走马镇)第六监区,严管封闭强迫洗脑继续迫害。

高婕在刘范钦受迫害的同时,也同样遭受到大渡口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残酷迫害,恶警刘光進等把高婕弄到个陌生地方,双手反背吊铐(只能脚尖挨地)三天三夜不准吃喝、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迫使她大小便、月经都流在裤裆内,事后又转入看守所审讯室继续吊铐在刑架上两天两夜。高婕的手脚都肿的很大,恶警还用竹签去刺痛高婕的手脚,并抓着高婕的头发往铁栅柱上猛撞,强拉着高婕的手在一张白纸上打指印,拿去伪造恶警们所要的伪证材料。由于酷刑迫害,高婕身体严重受伤,还被大渡口区法院秘密判刑五年。多次送去永川女监狱都因身体检查不合格遭到拒绝。一次送她去的恶警对狱警说,我们多给你们一点钱,你们把她收了等话。最后不知用了甚么勾当才将高婕送進了重庆市女子监狱五监区。现在高婕也常常出现了血压突发性升高。

李彰琼也受到了大渡口公安分局的迫害后,秘密判刑四年,劫持至重庆市女子监狱继续迫害。李彰琼每天被强迫重体力奴役,一百斤重以上的货袋卸车扛上三楼,又从三楼扛一百斤以上的货物袋下楼上车,每天如此。劳动完后就体罚站立三个小时,不准动,不准大小便,不准说话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被强迫干这么重的活,还天天被体罚,一直熬到二零零七年刑满释放。

三、绑架、非法关押丁长虹夫妇

法轮功学员丁长虹,妻子郭锡珍,重庆石棉厂职工。二零零零年,郭锡珍被家抄,并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已从茅家山搬到沙堡)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郭锡珍从劳教所回家后,被单位强行开除,丁长虹夫妇只好离开重病在床的老人,外出打工。不久老人病重,急需两人回家照顾,可郭锡珍、丁长虹刚回家不久,大渡口区国安支队的华勇、李轲、贾思元等就到茄子溪来绑架了。不法人员们完全不顾邻居和围观群众的众声谴责,强行搜走丁长虹夫妇外出打工挣来给重病的老人看病治疗的钱和书籍等物品,将他们绑架到国保支队,随后又将他俩关押在看守所,一月后又被绑架到戒毒所非法关了二十天,然后又将他们劫持至邪恶的洗脑班。

四、绑架劳教七旬法轮功学员邓阳生

法轮功学员邓阳生,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是重庆钢铁集团退休职工,已年满七十四岁。自从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晚,邓阳生被大渡口区“六一零”恶警绑架并非法抄家,抢劫走了大法书籍和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在被劫持到公安局和看守所的两天时间里,邓阳生遭到强行背铐、双手成一字形绑铐、罚站等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导致因修炼以来十几年未犯的高血压突然发作,头部剧烈疼痛,恶警们怕承担责任,赶紧将邓阳生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六点,大渡口区国保支队的华勇(队长)、王东林、市公安局李×到邓阳生家里追问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抄家时,那些电脑、打印机、纸是谁买来的?之后叫邓阳生签字,被拒绝,华勇、王东林在笔录上签了字。李×对邓阳生非法宣布: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7/213955.html

2009-11-26: 重庆法院、检察院构陷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导)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重庆市大渡口区法院、检察院多年来一直紧跟邪党践踏法律,迫害大法弟子,对辖区内大法弟子非法判刑、关押。现将大渡口区法院、检察院非法审判大法弟子的案例揭露如下:
......
三、非法审判老年法轮功学员刘亚林

法轮功学员刘亚林,重庆市大渡口区人,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退休职工,现年六十四岁。刘亚林原本患有严重的风湿、肺气肿、肾虚、哮喘等病,经多年治疗均不见好转。自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以来,疾病不治而愈,身体已完全康复,为单位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他处处与人为善,淡泊名利,无论在家里、在单位、在邻里间都有口皆碑,是个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十几位警察突然将刘亚林从家里强行绑架。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左右,大渡口区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处刘亚林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至今仍被关押在永川监狱。

刘亚林自入狱以来,身体每况愈下。由于他满口的牙齿脱落,進食十分困难,每天只能吃少量的稀饭,导致严重营养不良,骨瘦如柴。在这种情况下,以六十四岁的高龄在永川监狱十四监区被强迫干繁重的奴工——抬煤炭,这直接导致他高血压发作。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刘亚林被紧急转往监区医院,至今他的血压一直居高不下(已超过230mmHg),并且已引起心衰,脑血栓症状,视力模糊,头晕乏力,四肢麻木,哮喘,连走路都需要人搀扶,已是生命垂危。家属再三要求监狱放人,但遭到百般推托,拒绝放人。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6/213328.html

2009-08-19: 刘亚林和魏秀英被迫害案例已提交联合国
鉴于法轮功学员刘亚林和魏秀英在中国被迫害严重,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法轮功人权工作组将这两个紧急行动案件呈递联合国人权机制。

报告中详细描述了刘亚林和魏秀英被迫害的情况。

受害者魏秀英,女,六十二岁,家住辽宁省凌海市金城镇,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七日被锦州市公安局和凌海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警察用热水浇魏秀英的头,踢她的心窝,用有水的瓶子打她的右耳,致使右耳失聪。现在魏秀英不能行走,并出现心脏衰竭、抽风、高血压等症状,吃喝全吐出来,非常瘦弱,生命极度危险。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景山拒绝释放魏秀英,并把魏秀英送到抚顺洗脑中心,拒收后又把她送回凌海市看守所,不许家人接见。

受害者刘亚林,男,六十四岁,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原在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工作。二零零七年刘亚林遭绑架后被判刑三年半,现被关押在永川监狱十四监区。刘亚林被关押后,身体状况不断恶化,由于满口的大牙全部脱落,他每天只能吃少量的稀饭。由于营养不良,他非常瘦弱。在这种情况下,监狱警察还强迫他做抬煤炭这样重体力的奴役劳动。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刘亚林被送往监狱医院,血压已超过230mmHg,并有脑血栓、视力模糊、头晕、四肢麻木和哮喘等症状,他无法行走,家人到监狱要求放人,但是被拒绝。报告中还描述了刘亚林以前被迫害的情况。

“紧急行动案件”是联合国人权机制的一部份,提交时需提供受害者详细个人情况和被迫害过程。普通案件投诉的是人权迫害案件,紧急行动案件则是为了防止可能发生的严重迫害,当被害人被严重迫害,其同一地区被关押的人也面临类似危险,上述两个案例中受害人年龄都在六十岁以上,迫害严重并危及生命,属于紧急行动案件。在联合国人权机制中,有一些机制会自动地将新近发生的案例按紧急行动处理。例如,任何强行绑架失踪的案例在绑架失踪发生之后的三个月内都自动成为紧急案件。

联合国以《世界人权宣言》的精神为基础设立并任命了相关的特派专员或工作委员会,监督各国实施落实相关公约或宣言所规定的人权标准。这些特派专员或工作委员会统称为“联合国人权机制”,他对所有会员国都有约束力,一旦联合国特派专员就某个迫害案例向会员国進行质询,该会员国必须予以回覆与跟踪调查。二零零五年,“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酷刑问题 ”特派专员、“针对妇女暴力”特派专员就河北涿州两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警察强奸的案例作出联合紧急质询后,中共不得不承认事实,此事后来被登在联合国年度报告上。

(法轮功人权供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9/206796.html

2009-05-22:重庆大法弟子刘亚林狱中生命垂危
重庆市大渡口区大法弟子刘亚林,两年前被邪党恶警被劫持到重庆市永川监狱,目前已经被迫害致不能自理,生命垂危。

自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刘亚林出现高血压高危症状,一个多月被送入监狱医院,在所谓“治疗”后,病情急剧恶化,四月二十五日开始出现吐血症状;医院给他注入不明药物后,刘亚林即刻出现头部剧痛、心慌、气喘、手脚抖动、记忆力减退等严重症状,现已丧失自理能力。

刘亚林病情如此严重、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监狱医院竟从五月十五日停止对他進行所谓“治疗”,强行让他出院,并于五月十七日将他转往永川监狱第十一监区。如此罔顾病人生命的医院,让人强烈质疑之前的一个多月的“治疗”是甚么“治疗”!

该监狱医院还心虚的向家属隐瞒刘亚林的病情,家属再三要求看病历,均无理拒绝。家属提出无条件释放刘亚林的要求,也遭到恶警拒绝。

另外,大法弟子朱止安也被永川监狱医院转往十一监区,大法弟子张全良也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

在此,我们呼吁正义和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并伸出援手,与我们共同制止这场迫害,紧急营救刘亚林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早日与家人团聚,您的正义之举会给您带来美好未来。

正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人员,不要再助纣为虐,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2/201409.html

2009-05-17: 重庆市大渡口区大法弟子刘亚林被迫害近况
被非法关押于重庆市永川监狱监区医院的大法弟子刘亚林,自2009年4月1日出现高血压高危症状,至今身体状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急剧恶化。不但血压一直居高不下(一直在180mmHg至230mmHg之间),4月25日开始已出现吐血的症状,监区医院对此不给家属作出任何解释,只是说:“依照常理,高血压是不会引起咳血的”,但究竟是何原因,一直避而不答。

家属要求看病历,遭到无理拒绝。因此家属有理由怀疑监区医院隐瞒刘亚林的病情。

从4月29日,医院强行给刘亚林输入不明药物之后,刘亚林即刻出现心慌、气喘、手脚抖动的严重症状。又给他注入强降血压的针药后,不但没有降下血压,反而更高。要求医院对他的身体做一个全面检查,但医院对此置之不理。对家属提出的释放刘亚林的要求更是置若罔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7/201049.html

2009-05-10:  刘亚林被重庆市永川监狱劫持迫害、生命垂危
被非法关押于重庆市永川监狱第十四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刘亚林,于2009年4月1日出现高血压高危症状,家属前去监狱要求放人,接到家里照顾,遭到拒绝。在随后的一个多月内,刘亚林的病情急剧恶化,血压时常超过230mmHg,并出现长期头晕乏力、四肢麻木等脑血栓症状,且引发哮喘,视力模糊几近失明,已是生命垂危。
现在刘亚林的家属紧急呼吁善良的人们赶快伸出援助之手,营救刘亚林。在此也呼吁国际社会谴责重庆市永川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关押和迫害,并要求立即释放无辜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刘亚林

刘亚林是重庆市大渡口区人,原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退休职工,现年64岁。原本患有严重的风湿、肺气肿、肾虚哮喘等病,经多年治疗均不见好转。自1995年修炼法轮功以来,疾病不治而愈,身体已完全康复,为单位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这更加坚定了他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他处处与人为善,淡泊名利,无论在家里、在单位、在邻里间都有口皆碑,是个公认的好人。

然而自从1999年“720”以来,法轮功遭到中共邪党的疯狂镇压,对法轮功的污蔑、谩骂铺天盖地,军、警、特务全面开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上消灭”、“精神上搞垮”、“经济上截断”的群体灭绝政策,数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刘亚林不顾个人安危,去北京信访局反映情况,被当地公安机关带回先后非法关押于戒毒所、洗脑班、劳教所等地,受到非人折磨。

2000年,刘亚林被关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时,因为拒绝写不再炼功的“保证书”,被恶警绑在大树上用皮带抽打,他绝食抗议,恶警用撬棍将他的大牙全部撬松脱落。后来刘亚林被折磨至双目失明,骨瘦如柴,生命垂危,才被单位接出送回了家。

刘亚林回家后,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视力也恢复了正常,体重也增至一百五十多斤,他说:“是法轮功再一次挽救了我的生命。”

然而这样安宁的日子并没过多久,2007年6月1日,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十几位警察突然将他从家里强行带走,后来被大渡口区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处3年6个月徒刑,至今被关押在永川监狱。

刘亚林自入狱以来,身体每况愈下。由于他满口的大牙全部脱落,進食十分困难,每天只能吃少量的稀饭,导致严重营养不良,骨瘦如柴。在这种情况下,以64岁的高龄在永川监狱十四监区被强迫干繁重的奴工——抬煤炭,直接导致他高血压发作。于2009年4月1日被紧急转往监区医院,至今他的血压一直居高不下(已超过230mmHg),并且已引起心衰,脑血栓症状,视力模糊,头晕乏力,四肢麻木,哮喘,连走路都需要人搀扶,已是生命垂危。家属再三要求放人,但遭到百般推托,拒绝放人。

在此,我们呼吁正义和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并伸出援手,与我们共同制止这场迫害,紧急营救刘亚林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早日与家人团聚,您的正义之举会给您带来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0/200568.html

2008-07-15: 重庆市大渡口区刘亚林被非法送永川监狱继续迫害
大法弟子刘亚林,于2007年6月1日被重庆市大渡口区国保支队绑架后,在大渡口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时间,看守所一直不允许家人看望,并且扣押家里写给他的书信。

2008年3月份,大渡口区法院对刘亚林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5月28日,在未通知刘亚林家属的情况下,大渡口看守所将刘亚林送往永川监狱,刘亚林现被非法关押于永川监狱第十监区(原十二监区,今天七月更名为第十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5/182050.html

2008-07-14: 刘亚林被非法重庆永川监狱迫害严重
大法弟子刘亚林,六十几岁,零七年六月一日被大渡口区国安恶警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关押一年,期间不准家属探望。最近,大渡口区邪党法院非法对刘亚林判刑三年半。

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刘亚林被转到重庆永川监狱十监区迫害。刘亚林现被迫害得身体十分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4/181992.html

2008-03-18: 法轮功学员刘亚林被重庆市大渡口区法院非法判刑
3月17日上午10点30分,重庆市大渡口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刘亚林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刘亚林现年61岁,系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退休职工,家住大渡口区锁口丘27栋84号。刘亚林自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原本身患哮喘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作为大法的亲身受益者,他对大法坚定不移。自99年7.20中共对大法的疯狂迫害以来,他坚持不懈的向民众讲真相,揭露迫害,先后遭到非法拘留、劳教等,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受到非人折磨。2007年6月1日,刘亚林在自己家中被大渡口区国保支队华勇、王东林、刘光静等二、三十馀名警察绑架并抄家。大渡口区公、检、法串通一气,罗织罪名,对刘亚林進行了两次非法审判。

2008年3月17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重庆市大渡口区法院对刘亚林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刘亚林现被非法关押于大渡口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8/174572.html

2007-07-14: 重庆六一零人员苏邑钊近期恶行
苏邑钊近几年来随恶党迫害大法、大法弟子,是操控伪法院秘密审判多名大法弟子的主要行恶者。

2006年对重庆市大法弟子张全良刑讯逼供,并秘判张全良。

2007年又对被绑架到渝北区、鹿山村洗脑班的余清珍、严光碧、刘亚林等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主要人员,半个月后又秘密把以上同修绑架到各地看守所迫害的主要做恶人员。

重庆市政法委电话:86—023—67908003
重庆市六一零人员:主任、黄--,人员、高--,苏邑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4/158758.html

2007-07-07: 刘亚林遭重庆大渡口区610绑架及重庆大法弟子遭迫害综述
2007年6月1日上午约九、十点钟,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锁口丘年已六旬的大法弟子刘亚林、王召玉夫妇出门买菜,被大渡口区610的华勇、王光林、刘光静、符刚等十几个人强行绑架、抄家。为掩人耳目,整个绑架过程所有恶警都身着便衣,车辆也全部为地方牌照。

6月9日,刘亚林从渝北洗脑班被转到区看守所,当刘亚林家人问刘亚林6月1日被绑架,为何“刑拘通知书”却写6月9日,国保支队恶警厚颜无耻的说,前面是“监视居住”,并扬言,“如果听话,关几天就放出来,若不听话,就整他个几年。”

刘亚林是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退休职工。刘亚林一家非常和睦,夫妇俩与三个美丽的女儿正直、善良,深得同事朋友和街坊邻居的喜爱。

然而八年来,因为不背叛自己的良心和坚持信仰,刘亚林及三个女儿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

——1999年7月21日,刘亚林被公安强行扣押在大渡口区体育宾馆7天。回家后随即在户外炼功,又被新山村派出所扣押3天放回。
——1999年9月刘亚林被永川汽车运输公司强行监督于公司招待所办“学习班”。后被送進永川戒毒所非法关押15天,随后再次送回大渡口区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
——2000年6月24日,公司以继续修炼法轮功为由将刘亚林下岗,25日刘亚林即去北京上访。30日被送回重庆关押在永川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30天,8月初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法西斯集中营——西山坪劳教所饱受毒打和酷刑折磨。
——2001年10月小女儿刘佳丽被非法劳改3年。
——2005年9月24日刘亚林、刘春梅父女俩被大渡口国保支队恶警从家中绑架到大渡口区戒毒所迫害,同时抄走了他们许多私人财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7/158381.html

2007-06-17: 重庆大法弟子刘亚林被绑架到看守所继续迫害
近日,年近六旬的大法弟子刘亚林已从洗脑班转到大渡口区看守所继续迫害,6月9日下了所谓的刑拘通知。刘亚林很坚定,抵制邪恶对他的迫害。请重庆同修不被表像带动,不等不靠,各尽所能,持续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同一天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李文龙、李亚敏现在华岩看守所。李亚敏被绑架后,恶警随后抄了她的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7/157048.html

2007-06-05: 曝光重庆邪恶洗脑班
6月1日,由重庆610苏姓科长牵头,各个区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到渝北区两路鹿山村洗脑班集中洗脑,其中有沙坪坝区的老王、余二姐,江北区的严光碧、何红,大渡口区的刘亚林,北碚区的小费,还有渝北区的某大法弟子等多人。

洗脑班原在望乡台渡假村,现在青草坝农家乐(从鹿山村大门進去一百多米路边)。各个区负责洗脑的基本上都是原来从恶的国保人员。洗脑班的开销是每人每天50元,一天大约要花1250元,邪党就是这样折腾人民的血汗钱。

大法弟子小费已于6月2日从洗脑班闯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5/156274.html

2007-06-03: 重庆市大渡口区刘亚林被非法关押
2007年6月1日上午约九、十点钟,家住大重庆市大渡口区锁口丘的大法弟子刘亚林、王召玉夫妇出门买菜,刘亚林刚下楼至二楼时,突然被几个身着便衣的男子(后经证实为大渡口区610人员)强行按在地上,搜去身上的钥匙,之后这群恶警用抢来的钥匙打开刘的家门,随后上来十几个警察(全部身着便衣)進入刘的家里搜查。搜去大法书籍和炼功音乐带等,随后将刘亚林强行抬上车(车辆全部为地方牌照)。王召玉在买菜回家的途中被身着便衣的610警察塞入车里强行带走。当天晚上王召玉被放回家,刘亚林至今被关在大渡口区春晖路派出所。请知情的大法弟子继续正念加持同修早日闯出魔窟。

刘亚林及家人因修炼法轮功讲真相先后多次被迫害,明慧网曾有此报导。

这群警察中有几人是大渡口区国保支队(即610办公室)的华勇、王光林、刘光静、符刚等人,其馀人姓名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3/156174.html

2007-06-02: 重庆市大渡口区刘亚林夫妇被绑架
重庆市大渡口区刘亚林夫妇二人于2007年6月1日上午10点多钟在家中被国安局的二十几个公安抓走,现在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56120.html

2005-10-13: 2005年9月26日上午10点左右,郭锡珍被所在单位大渡口区重庆石棉厂骗到单位劳资科,去后被大渡口区610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大渡口区洗脑班所在地─“凤阳山庄”。同时被关押在此地还有大法弟子赵纯友,李中菊。大渡口区洗脑犯罪人员由区检察院、法院、各派出所及地方单位抽调人员组成。公开叫嚣此次绑架是为了重庆亚太地区市长峰会。

为了应付强大的社会舆论和家属的抗议,他们哄骗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和家属称市长峰会一完就放人。

另悉,大渡口区新山村大法弟子刘亚林、刘春梅(刘亚林之女)于10月25日深夜被恶警绑架。刘亚林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刘春梅被非法关押在大渡口区看守所。

大渡口区是重庆地区经济较落后的一个区,不管经济、治安却动用大量人力、财力、物力非法抓捕善良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3/112300.html

2005-10-02: 重庆大渡口恶警绑架大法弟子

大渡口公安分局和重庆市国安于9月24日中午将大法弟子刘亚林、刘春梅父女俩从家中绑架到大渡口区戒毒所迫害,同时抄走了他们许多私人财产。

9月24日中午,大渡口公安分局和重庆市国安将大渡口茄子溪大法弟子郭锡珍从家中绑架到大渡口区洗脑班迫害,并抄走了她的许多私人财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111598.html

2004-09-27: 许多国安“610”恶徒藉此趁火打劫,找外快。用他们的话讲:“法轮功的钱最好找,上告也没有人受理”。随着不法人员们的罪恶行径的曝光,这种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行为花样也在不断翻新。像在99年7月下旬,大渡口区国安将正盘腿打坐的法轮功学员刘亚林,原样(盘着腿)抬去洗脑;2004年上半年,江北区区国安,将户外炼功的法轮功学员亢宏绑架,二话没说,就被判刑12年;……如此花样百出的绑架迫害比比皆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7/85157.html

2003-12-19: 刘亚林 男 55岁 2001年—2002年被非法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2000-09-06: 刘亚林,男,重庆永川人,今年7月因坚持修炼被下岗,随即進京上访,被抓回刑拘一月后判劳教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6/2315.html

2000-08-11: 重庆大法学员刘亚林,男,53岁,重庆市永川汽车运输公司下岗职工,家住重庆市大渡口区文体路133号,99年7月20日以前是重庆大渡口区辅导站站长。

99年7月21日被公安强行扣押在大渡口区体育宾馆7天,未能转化。放回家后随即因在户外炼功又被派出所扣押3天放回。99年9月被永川汽车运输公司强行监督于公司招待所办"学习班"。由于刘亚林对大法非常坚定,转化期间不断向帮教人员说明真像而被视为"骨干分子",又被送進永川戒毒所关押15天進行再次转化。

面对步步升级的迫害,刘始终以大善大忍之心面对这一切,毫不动摇,随后再次送回大渡口区看守所关押,15天后被家属保出。

今年6月24日,公司以继续修炼法轮功为由将刘亚林下岗,25日刘即去北京上访。30日被送回重庆关押在永川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天,8月初被判劳教一年。

刘亚林同时被判劳教的还有两位永川的女功友(详情另补),刑期均为一年。

另,大法学员李洪高,男,30馀岁,重庆福星防盗门厂职工,8月初因向世人散发资料,说明真像而遭警方拘留,至今仍被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1/3266.html

2000-07-29: 重庆大法弟子近期由于向世人讲明法轮功真像或在家修炼而无故被公安抓走刑拘、劳教和在押未放的情况简要如下(抓走关押几天后放回的未计在内):

杜汉文,男,四川管理局重庆转运站干部,7月18日上午被公安从家中抓走,现刑拘;赵燕和妹妹正好去他家(刚到家门口),也被一同抓走,无任何理由,至今在押。

王艳,女,渝北区某中学教师,7月14日被抓,现刑拘,说是发放老师经文。

黄冰容,女,重庆群慧印刷厂退休,7月20日在家被抓,并被抄家,说是散发资料,现刑拘且不告知家属关在何处,不准看望。

刘亚林,男,永川汽车运输公司职工,6月25日去北京上访,30日被单位保卫押回永川送当地看守所关押(刑拘),至今不准家属看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29/3451.html

大渡口区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5-12-03: 大渡口区
区政法委书记陈中举
公安分局政委孙玉龙
跳蹬镇610办公室 68535987
建胜镇610办公室 68152507
跳蹬镇派出所

2013-08-06:
绑架迫害重庆退休女教师付俊光的人员信息:
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
支队长周年国13808356098
政委赖国华13808362389(绑架责任人)副支队长刘光静13368088865(绑架责任人)副支队长王帅13983890202
警察:
黄怡13883073198
成娟15086885701
李旭明13752858898
高蓓13667653930
马峰13883844830
石建13883531124
孙洋13996412940
李旭明13752858898
卢世尚13883322125

2013-08-04: 参加迫害付俊光的相关单位人员:
刘光静: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手机13368088865,电话023-65367116
赖国华: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队长,023-65367116
石件: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手机13883531124,电话023-65367116
晏飞,重庆市大渡口区法院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法官
重庆市公安局大渡口区分局地址:重庆市大渡口区翠柏路100号
邮政编码:400084
投诉电话:023-68834671(24小时)
政治处:023-65367022
办公室:023-65367028
法制科:023-65367104
国保支队:023-65367116
看守所:023-65367242

2013-05-19: 参加迫害付俊光的黑手:
刘光静: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手机13368088865,电话023-65367116
赖国华: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队长,023-65367116
石件: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恶警,手机13883531124,电话023-65367116
宴飞,重庆市大渡口区法院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法官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3)

2009-05-17: 相关电话:
永川监狱狱政科:023-49890529
监狱执行科:023-49890527
驻监检察室:023-49838099

主审法官:晏飞 办023-6890301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