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徐水县 >> 梁永风(梁永凤), 女, 45

个人情况: 徐水县环卫所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保定徐水县
拘留时间: 2005年2月26日
有关恶人: 国安胡长青等5人。保定劳教所李大勇、阎庆芬、李秀琴。徐水县610办公室任德申(原主任)、张成旺(现主任)、刘贺群(副主任)。徐水县八四洗脑班卢民、魏文進、何红立、许金霞。保定法制教育中心方全。徐水县法院强制判决离婚案的审判长李建伟、审判员蔡保亮、陪审员张洪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9-2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5-15: 河北省徐水县法轮功学员梁永凤遭迫害纪实

河北省徐水县环卫所职工梁永凤,女,四十五岁,曾患有严重心脏病、高血脂、胃病、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底,梁永凤有幸学炼了法轮功,在很短的时间里,全身的疾病全部消失。她及全家人都赞叹大法的神奇、殊胜和美好,感谢李洪志师父洪大恩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梁永凤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天安门被绑架。警察将她劫持到燕山分局刑警队,强行给她戴上钢盔,疯狂地毒打她,打完后立刻叫她吃东西,还伪善地给她端了一杯水叫她喝水,梁永凤没有配合。后来得知,警察在吃的东西和水里都下了药物。

徐水县公安局警察李金龙等人将梁永凤等法轮功学员拉回徐水县安素镇,刑讯逼供。公安局政保科警察袁建国、李年生等人又把她们拉到拘留所。在非法拘留期间,她们经历恶警的非法审讯、强行洗脑,半夜十二点钟被恶警大吼大叫地叫起来,在院子外边冻。恶警强行搜身时抢走她一百多元现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公安局政保科警察把梁永凤等七、八个法轮功学员拉到徐水县小礼堂,开揭批法轮大法的会,梁永凤她们认为大法是最正确的,当场就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气急败坏地把她们拉回到拘留所,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袁建国指使两个手下疯狂殴打法轮功学员,当时就把一个学员打的心脏病复发,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她丈夫被停止了工作,让环卫所长通知她丈夫拿钱放人,她的丈夫被逼迫下给环卫所财务科交了7500元,还给开了收条,可是收了钱却不放人。三月二日,政法委的李金龙把梁永凤拉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因为她坚定信仰,遭到各种折磨,如恶徒把她用手铐铐在一张床上,五、六个卖淫女、吸毒犯把她围成一圈,疯狂的对她拳打脚踢,第二天就让她干活,糊纸袋,干奴工。

一次在奴工的时间,她看师父的经文,警察指使犯人对她毒打,用军警鞋打头,打脸,直到他们打累了才住手。

一次她被拉到一楼恶警办公室里,一帮女犯人把她围住乱打,一直打得她昏过去才住手。然后又用冷水把她泼醒。

因为她一直都不配合恶徒,就让她两个胳膊伸直抱头,双腿蹲下,后脚跟紧挨着,过一会儿浑身就疼痛难忍。抱头不转化,又被体罚(脸朝墙站着,站半天腿痛的疼痛难忍)。经常体罚还是不转化,就用另一种新招数,用电棍电。劳教所恶警李大勇用电棍电她,逼她转化,一边用电棍一边恶狠狠的说:“叫你不转化,叫你不转化!你再不转化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恶警还用“铐死人床”酷刑折磨她,用一块很厚的大木板,让她躺在上边,两个胳膊伸直用手铐铐上,两腿伸直,脚腕用特制的绳子捆上,两脚不能动,一动绳子就越紧,所以她根本就不敢动,铐的时间长了就是疼痛难忍,恶警不让她睡觉,用火柴棍支上眼睛,头顶放着诬蔑大法的录音机,由犯人看着,除了吃饭,解手时才把她放下来,完了就赶紧把她铐上。她就这样在“死人床”上被迫害了四天四宿。恶警还用打、抱头、体罚、“死人床”,折磨她七天七宿,这一切的主谋是李秀琴,帮凶是一个吸毒犯白杰。

受了这些酷刑,还逼她干奴工,不让休息,经常打骂。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不让和别人说话,说话就打,不让家人看望。

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后,突然有一天她的丈夫(赵永忠)来看她,她很高兴,可是旁边的一个自称是法院的人拿出了几张离婚所需签字的一些手续,她一下子愣住了,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她的丈夫为什么要离婚?她没做错任何事,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做好人,却无辜的被非法关押,不能照顾自己的孩子、丈夫和孝敬老人,她的丈夫这样做,她无法理解,所以她不同意离婚,因为她和丈夫之间感情很好,不是她不想照顾他们。她这样说了,她的丈夫没有说话就和那个人走了。过了一段时间,她的丈夫和法院的人又一起来找她,还是让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她还是不同意,这时法院的人却拿出了一张判决书,在判决书上还赫然写着“为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她看着这张判决书,欲哭无泪,仰望苍天,这是自己从小就热爱社会吗?这个社会怎么了,就这样把一个好端端的幸福家庭拆散了。参与迫害的有法院院长:李建伟 审判员:蔡保亮 陪审员:张洪祥)她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年。

期满后,也没有让她回家,直接被劫持到徐水县大寺各庄洗脑班,在这里被关押了一年。在这期间,强行洗脑,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还是叫她转化。因为她不转化,被发现半夜炼功,洗脑班的队长卢民把她叫到一间办公室,开始用鞋底子没头没脸的乱打,打了一会儿,就用加蜂窝煤的夹子在身上乱抽乱打,直到把她打的昏过去。他不但不抢救,还用铁架子撬嘴、牙,打的嘴巴肿的不能吃饭,打的眼睛出血,脸、牙身上都是伤,过后还在外面冻着她(寒冷的雪天),一个叫史金霞的女人在旁边看着。整天住小号,不让和别人说话,大小便都在屋里,冬天门口也不让栓门帘。

在洗脑班被迫害了一年,“六一零”的人又把她运往所谓的“保定市法制教育中心”,头子叫李明,还是让她转化。到了那里以后,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她不转化,就又对她体罚(打人的都是被他们雇的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打骂、不让睡觉,上厕所有人看着,不让和别人说话。

二零零三年,她认为自己没有错,不能在这里呆,就一个人从洗脑班走了出来,来到一个亲戚家,不一会儿,她的前夫赵永忠就领着“六一零”的人和她的单位上的一个叫汤同发的人,把她绑架回洗脑班。还逼迫她的单位交一万元的生活费。

不让说话、关小号、扭胳膊,恶徒用种种的残酷手段迫害她。经过这一连续的迫害,她的身体已经被迫害的奄奄一息。过了几天,邪党人员一看人已经成了这样,怕担责任,就给她的亲戚打电话,叫把人接走,他们还让亲戚担保,才让亲戚把她接回家。

她出来以后听说,当地的“六一零”和保定市“六一零”的恐怖人员到她的女儿的学校,对她的女儿进行恐吓威胁,使她的女儿心灵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学习成绩一下子下降了,根本就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二零零五三月份,她去朋友家去串门,在回来的路上,突然一辆警车把她拦在了路上,车上的恶警一个叫胡长青,其他几个人二话不说就把她绑架到徐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在他们的办公室里,他们就对她开始非法审讯。审讯的人员是王文彬、胡长青等人,她没有配合,还要给她照相。过了一会儿,就又把她绑架到徐水县拘留所,王文彬带着人,她不配合他们,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做坏事,却被他们非法关押起来。第一天,她就绝食反迫害,一共绝食了九天。在这期间,单位上多次被邪党人员指使来规劝她吃饭,娘家好多人也来向他们要人,他们不放,绝食到第九天,他们开始对她灌食。公安局、拘留所的人把她从监室里抬出来(因为她已经不能走路了,已经瘦得皮包骨),把她抬到县医院,一些公安局和“六一零”的人使劲的给她灌食,又给她输液,单位上出面担保,才把她送回了家。过了几天,她就去单位上班,上了几天班,她感到单位的气氛不正常,她怕再受迫害,决定离家出走。这一走就是一年零八个月。

在这一年零八个月里,她尝尽了人间的酸甜苦辣,不敢到亲戚家住,只好去朋友家,也不敢常住,怕给朋友添麻烦。离开朋友家,不知道上哪里去。就这样东一天,西一天,过着流浪的生活。给别人当保姆,被侮辱、谩骂是经常的事。唯一的女儿结婚都没敢回家看女儿一眼。后来,徐水县国保大队找到她当保姆的地方,把她绑架到公安局,然后单位上给她租了一间房子,在外面住了一天才让回家,到家里一看已经破烂不堪。

在她流离失所期间,邪党人员到处疯狂的找她,所有的亲戚家都找遍了,多次骚扰亲戚,她的亲戚们精神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也都很害怕。因为流离失所,20个月的工资至今也没给,二年劳教的工资也没给。

从劳教所出来以后,她继续回单位工作,一到邪党所谓的敏感日,单位就派车接送她上下班,甚至去串亲戚也派车接送。他们派车接送的目的是怕她去北京上访,每到达她要去的地方,他们就给单位打电话汇报,致使她的生活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没有了人身自由。

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因胡锦涛来保定易县石家统,她的单位打电话到她女儿的单位,女儿单位的经理让她女儿看着她妈妈,不叫她女儿到单位上班,让她回家过年,其实是让她看着她妈妈,哪里都不让去。她当时在徐水县城住,本来就想去女儿那里过年(女儿在保定市住),因为她这里是平房,也没有暖气,天太冷还把水管冻住了,她的女儿却给她打电话,说不让她来保定,要回娘家过年。她的女儿来了以后,一看家里的情况,她们就找了别人的房子去住,住了3天才回保定。

以上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为强身健体做好人遭受的残酷迫害。善良的相亲们看一看,她错了吗,她只是行使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去向自己的政府说句心里话,她的师父是被诬陷的。大法是被诬陷的。却遭受了如此的残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5/河北省徐水县法轮功学员梁永凤遭迫害纪实-257549.html

2005-03-24: 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大法弟子梁永凤,46岁,徐水县城建局环卫所职工,于2月26日夜被非法关押在徐水县拘留所(没有任何手续)。此期间,梁永凤正念抵制迫害并绝食抗议,于3月10日被释放,单位领导怕有生命危险,住院3天后,于3月13日出院回家,现正常工作。

2005-03-03: 河北徐水县大法弟子粱永风,46岁,原徐水县城建局环卫所职工。于2月26日在回家途中被国安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徐水县拘留所,已绝食三天。

2月26日晚上,粱永风骑车往家里走时,到徐水小学附近,被国安胡长青等5人强行绑架。当时他们看到粱永风车筐里有东西,就跟着,到死胡同时,就下手绑架。他们发现墙上有九评,说是她做的,当时车筐里没有任何与九评相关的东西。到拘留所粱永风的手机被警察拿走,望与跟其联系的同修注意更换号码。

2004-09-26: 河北省保定徐水县环卫所职工梁永风,女,45岁。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严重心脏病、高血压、胃病、乳腺增生、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对生活失去了信心。1998年底是她的命运转折点,在去医院看病时,有幸学炼了法轮大法,在很短的时间里奇迹在她身上出现了,全身的疾病全部消失了,那时他们全家都沉浸在幸福和欢乐之中,是伟大慈悲的师尊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及她的亲朋好友都赞叹大法的神奇、殊胜和美好,这真是一部使人心道德回升、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啊!

一、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这么好的功法在1999年7月20日被江氏集团公开镇压迫害,这使梁永风无法理解。为了将她身心受益和炼功后的巨大变化告诉政府,并希望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于是她行使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合法权利,于2000年12月5日去北京上访。可是才到了天安门,警察根本就不让她说话,直接把她带到燕山分局刑警队。梁永风遭到暴恶严刑拷打,被打得嘴都流血,经10个小时的迫害,到后半夜当地公安局把她接到徐水县徐水镇政府所在地,在那里梁永风又遭到了恶人的打骂、罚跪、双臂托棍子等迫害。

与此同时,不法人员停止了梁永风家属的工作,并敲诈勒索7500元人民币,宣称拿款放人。但是要了款却不放人,继续非法拘留,送至拘留所。梁永风在拘留所被强制搜身,所带的现金被全部搜去,期间受尽各种虐待:不许睡觉、体罚等迫害。

2001年3月2日,梁永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往保定劳教所。在被非法关押的两年时间里,她受尽了种种非人的折磨和摧残:拳打脚踢、抱头、体罚、电棍电击、睡死人床、不让睡觉(闭眼就用火柴棍支眼皮),用鞋底子(警靴)打头部、打脸,打得昏过去就用冷水泼等等酷刑,还让连夜干活,不让休息,打骂经常发生,住小号、不让和别人讲话,上厕所有人跟着,不让家人探望。期满后仍不放她回家,直接送至徐水县八四洗脑班。

二、在洗脑班受尽惨无人道的迫害

在2002年11月29日,不法人员把梁永风绑架至徐水县八四洗脑班。期间,梁永风受到恶人的体罚、打骂、用木棍打、鞋底子打、用夹蜂窝煤的大铁夹子打、还撬嘴牙,打得嘴里胖肿不能吃饭,打得眼睛出血、脸、牙、身上都是伤。在寒冷的雪天,打过后在外面冻着她,整天住小号,不让和别人说话、大小便都在屋里。冬天屋里不让挂门帘。

洗脑班恶徒用尽了各种变招手段迫害梁永风,还一年逼迫她的单位交一万元人民币作为生活费。可是在洗脑班,大法弟子吃的是剩饭、剩菜,还不让吃饱,每天都吃咸菜。在高温的夏天过夜的饭都不加热就让吃。政府给的生活费、从单位、家属勒索的钱财,除值班人员买菜外,其余都被不法人员私分了。

恶徒们根本不考虑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如何。通过修炼大法身体健康强壮的梁永风经酷刑折磨迫害,加上精神的摧残,身心交瘁、骨瘦如柴。

610不法人员又把她送往所谓的“保定市法制教育中心”,继续進行法西斯式的暴行迫害:体罚、打骂、不让睡觉、上厕所有人跟着,不让和别人说话、关小号、扭胳膊,恶徒用种种残忍手段迫害她。

就这样,梁永风经受了3年的迫害,至今扭伤的胳膊还疼痛,腿脚麻木没有知觉、疼觉,一共33个月的工资没有补发。

三、610恐怖人员威胁破坏梁永风的家庭

在非法关押梁永风期间,当地政府、单位对她的家人進行迫害,停止她丈夫的工作,并经常找他谈话,所谓的谈话,其实就是在精神和金钱上的恐吓和施压迫害。

在万般无奈之际,梁永风的丈夫被迫提出离婚,政府、法院、劳教所不但没有劝阻还支持。可是一个坚持真理、按“真、善、忍”去做、处处做好人的梁永风坚决不同意离婚,而且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

然而法院却在她没有同意、没有签字的情况下,强制判了离婚,在判决书上还赫然写着“为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就这样把一个好端端的幸福家庭拆散了。

当地610和保定市610恐怖人员还不甘心,不停手,几个恶人找到梁永风女儿的学校,对其女儿恐吓威胁,使其女儿没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心灵受到很大创伤。现在梁永风和她的女儿一直在受迫害中,不能团聚。

保定 徐水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5-09-05: http://pkg2.minghui.org/mh/2015/9/4/phone-hebei-xushui-police.zip

2014-06-25: 徐水县

高林村镇派出所电话 0312--8552204
安肃镇派出所 0312--8903919
徐水县公安局总机 0312--8601655
办公室 0312--8696319--25318
政治处 0312--8696319--25320
0312--8601654
0312--8601653
0312--8601651
0312-- 8601656
治安警察大队 0312--8696319--25331
0312--8696319--25337
国保大队 0312--8696319--25335

2008-12-06: 袁建国 原徐水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现高林村镇派出所所长袁建国 办0312-8596565、宅0312-8670333
袁建国父亲袁吉如 宅0312-8670333 徐水县安肃镇盛源大街隆宝胡同一巷三楼四门

徐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徐水县拘留所
王文斌(彬) 徐水县公安局第三家属院(3号楼)3单元306(三层东门)
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国保大队长0312--8668256(宅)

2008-12-01:
主要参与单位:

徐水县公安局王文斌(彬),徐水县公安局第三家属院(3号楼)3单元306(三层东门)
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国保大队长 0312--8668256(宅)
王文斌 原籍,徐水县大因乡范马庄村,父亲王荣浩 电话:15933126806
徐水县检察院
安肃镇政府
综合治理办公室:0312—8666137,书记:8685651
徐水县民族宗教事务局 城内北大街23号,办公室:8683692
安肃镇派出所:8683375
徐水县人民政府 城内北大街23号,办公室:8683977 8661538
法制办:8681260,地方志办公室:8660979,保卫科:8688973,人防办:868697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